未分類

「怎麼競拍……」

看見秦奮想競拍,陳落一把將他拉過來,揮揮手說道:「走,不住了,去外面對付幾天得了,連這裡的房子都要五十萬一天,競拍莊園的話,沒個千二百八萬的你能拿下?花這麼多錢就住一天?咱可不做冤大頭。」

冷谷罵罵咧咧的:「落爺說的是,草他娘,傻缺才去競拍,走,不住了。」

秦奮也陰沉著臉,他這輩子也沒缺過錢,對錢可以說基本上沒有什麼概念,可也被邊荒小鎮的客房價位嚇了一跳,感嘆道:「若是九天有客棧的話,恐怕也不外如此。」

陳落還記得七夜告訴他到悅來客棧找曼陀羅夫人,於是問了問,結果櫃檯小廝說曼陀羅夫人外出去了,問其什麼時候回來,小廝連瞧也沒瞧陳落一眼,這裡的小廝每一個都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惹的陳落一通火大。

走在街道上,冷谷嘴裡一直罵罵咧咧的,在心裡更是把邊荒小鎮的主人曼陀羅夫人問候了一千遍,而後說道:「我說殿下,你好歹也是皇城的王子,就沒什麼辦法?」

「在邊荒小鎮,曼陀羅夫人才是爺,其他人都是他的孫子。」

看來秦奮同學對曼陀羅夫人怨念也頗深。

離開邊荒小鎮,陳落感嘆道:「就這麼一進一出,在邊荒小鎮連口水也沒喝著,還沒怎麼著的咱們就花費了六千。」


「走吧。」

三人本來準備在邊荒小鎮的附近隨便找個地方駐紮下來,奈何,周邊也是人滿為患,幾乎沒有歇腳的地方,直至快走到迷霧森林,這裡駐紮的人才算少一些。

「前面不遠處就是迷霧森林,咱們在這裡駐紮是不是有點太危險了。」冷谷有些猶豫,道:「迷霧森林的環境非常惡劣,能夠生存下來的魔獸個個都是兇悍無比,有些甚至還開了心智,榮耀者獵殺它們,它們同樣會獵殺榮耀者,而且一出來絕對是成群結隊,如萬馬奔騰一樣,瞬間就能把人撕碎,現在外面駐紮著這麼多人,一些魔獸恐怕早就嗅到了。」

「無礙。」秦奮觀察著周圍,而後開始布置陣法。

「冷谷,你小子怎麼這麼膽兒小,一些魔獸而已,怕個毛。」

「你們兩個倒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一個比一個牛逼,迷霧森林的魔獸心智都已開化,腦袋不比咱們差,它們肯定也知道撿軟柿子捏,咱們三個,就老子是軟柿子,它們肯定都會過來捏老子。」

「哈哈哈!」


陳落被冷谷的話逗的開懷大笑,道:「魔獸來了,你小子不會跳,跳個十多米,魔獸也夠不著。」

「落爺,不是咱說你,你簡直太缺乏常識了,咱會蹦,魔獸也會蹦啊,蹦的低了,指不定就被魔獸撕爛了大腿,甭的高了,那隻死無活,會成為所有飛行魔獸的目標,眨眼間就能把你撕個稀巴爛。」 夏涼打開手機,已經看見了滿屏的關於今天的事情,網友們也已經像炸了營的蒼蠅,一條條評論佔滿了頭條,恐怕明天就能夠引起轟然的波動了。

夏涼一下子就明白了祁寒的意思,祁寒這是打算用輿論來壓制林霞,壓制祁家,最重要的是,不會和他們任何人牽扯上什麼關係,她和祁寒也不必承受莫名的指責,畢竟林霞是養她的林家的女兒,又是祁寒的母親,若是真的被他們送到了監獄里,恐怕就算是林霞自己的問題,他們也會被議論些什麼,而現在這樣,有這些輿論壓著,警方那邊也能及時作出處理,其他的人在這種時候也不敢朝上伸手,可以說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夏涼抬頭看著祁寒,剛要說話,她的手機鈴聲就響起來了。

夏涼看著上面的名字,是夏安。

當初夏涼將夏家所有人的電話號碼都拉黑了,連同聯繫方式也都刪除了,就是不想在和夏家有什麼聯繫了,唯一還有聯繫的恐怕就是夏安了,之後就是她外公了,因為夏涼知道,在明知道她不想聯繫這些人的時候,這兩個人是不會給她打電話的,也不會讓她為難的,所以,夏涼保留了這兩個人,也算是,夏涼心底深處還留下的人吧。

祁寒看向夏涼,似乎在用目光詢問夏涼是誰?

夏涼將屏幕轉向祁寒,給祁寒看了一眼,這才將電話接了:「喂,夏安。」

「姐,爸媽有話跟你說。」那邊傳來夏安的聲音。

夏涼沉默,那邊也跟著沉默起來,但是電話並沒有給到夏天華和趙清月的手裡,似乎在等著夏涼的回答。

祁寒看著夏涼沉默的樣子,就知道事情恐怕不簡單,這通電話恐怕不是夏安要找夏涼的,想到這裡,祁寒對著夏涼做出了一個免提的口型。

夏涼自己也明白,這樣躲著肯定也不是辦法,而且,她也確實是不知道她爸媽找她有什麼事情,若是關於外公的事情,她怎麼也是要過去的,這般想著,也就沒有剛剛那麼抵觸的心裡了,再加上祁寒就在旁邊,就算是有什麼事情,她也不是一個人面對,總覺得有了不少底氣,這般想著,夏涼做到祁寒旁邊,看了祁寒一眼,看見祁寒眼底的鼓勵,然後打開了擴音,對著夏安說道:「嗯。」

只是一個字,也足以看出夏涼有多不情願了,對面的夏安自然也是清楚的,那邊應該也是開了擴音,不然聲音也不會有些變,然後,夏涼就聽見了趙清月的聲音,那種擔心和焦急依舊不作假的關心:「夏夏,你沒事吧,我和你爸剛剛看了新聞,那個新聞上的人是你嗎?是祁寒的媽媽做的嗎?她想要幹什麼?你現在在哪裡?怎麼樣了?我和你爸過去找你。」

也是,祁寒這麼大手筆的宣傳,自然是誰都能看見了,夏家人看見也是很正常的。

其實,若不是這樣,夏安恐怕也不會給夏涼撥出這通電話,讓夏涼感到為難,說到底,夏安自己也是擔心夏涼,再加上,這件事情確實不是什麼小事,尤其是,夏家人都被夏涼拉近了黑名單,根本聯繫不上夏涼,當然是更加擔心。

夏涼現在十分慶幸祁寒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是在晚上,不然,她外公肯定會看見,到時候還不知道會急成什麼樣子了。

聽著電話那頭來自趙清月一家人的關心和擔心,夏涼心裡頗為無奈,臉上有些沉重和疲憊,就是因為這樣才讓人更加覺得累。

你說,他們對你好嗎?可是偏偏會將才有五歲的她送人,十年沒有接回去,會在發生各種事情的時候告訴她忍讓,會在選擇的時候,永遠不會選擇她,總是不會站在她的位置上行去考慮她的心情。

可是,你說他們對你不好嗎?可是,每每到她出事的時候,他們總是一副十分焦急,恨不得他們自己替你承擔的模樣。

每次都是這樣,來來回回幾次,即便是夏涼,也是覺得很累了。

讓夏涼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她的父母,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夏涼才切斷了自己和他們的聯繫,因為若是還聯繫著,他們會覺得,他們管你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他們又並不在你的生命之中佔有多麼重要的位置,很多你的事情他們都不懂,而且,在很多事情上,他們會覺得讓你退步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這種時候管多了,倒是有一種心煩的感覺了,這也是讓夏涼煩惱的事情。

「我沒事,已經被祁寒救出來了,這件事情你們就不用擔心了,也不用過來了,我這邊有祁寒呢,你們也早點睡吧,明天差不多這件事情也就解決了。」

夏涼只能和他們這樣說。

那邊一陣沉默,想來這段時間夏涼的冷對待讓他們也想了不少事情,那些所謂的為了她好,也只不過是在沒有爭執的情況下,沒有選擇的情況下罷了,在這種時候,他們竟然連再多說一句都覺得心虛。

顯然,夏安還是了解他們家裡的情況的,電話里很快就響起了夏安的聲音:「姐,我們知道了,你沒事就好,我們也安心了,你休息吧,若是有什麼事情就直接給我打電話。」

夏涼點頭:「嗯,掛了。」

夏涼還真是沒有什麼話和他們說了,消磨了這麼就的親情,即便是帶著血緣,也讓人覺得疲倦的想要逃避,在經歷了這麼多天的折騰下,夏涼還真是沒有心思在應對他們了,索性就直接掛了電話。

祁寒看著夏涼沉默的樣子,看著夏涼忍不住揉了揉她皺起的眉頭,摸了摸夏涼的頭,將夏涼的手機抽出來放在一旁,輕聲說道:「果然,我還是有必要拿著把刀衝到夏家去的,我倒是想要問問他們,這五年,他們怎麼就把我的涼涼養成了這麼一個有心有肺的人呢。」

聽著祁寒這話,夏涼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小秦同學,以前不知道你還會玩陣法啊。.」

看見秦奮不緩不慢的布置陣法,陳落頗為驚訝,不管是手法還是凝衍的符文看起來都不簡單,比之陣法界那些所謂的天驕強太多了。

「只是隨便玩玩,跟你比差遠了。」秦奮謙虛道。

「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布置出這麼完美的天璣游龍陣這可不是隨便玩玩就能做到的。」陳落暗暗稱奇,似若沒想到秦奮在陣法領域的造詣這麼深,從凝衍的符文以及對精神力的運用來看,在他所見識的流浪陣師中秦奮的造詣絕對可以排在前三位。

「落爺說笑了。」

秦奮一共布置了十個陣法,天璣游龍陣是一個攻守兼備的陣法,除此之外還利用六個陣法組成了一個[***]防禦陣法,還有蘊含靈氣的藍蘊陣法,這些陣法與大自然的契合度都非常高,若不是知道這是秦奮布置的,陳落還真以為出自大家之手,不簡單,一點都不簡單。

不得不說秦奮是一個非常講究的人,哪怕只是臨時的住所,他也能布置的舒舒服服,讓你絲毫感覺不到這裡惡劣的邊荒。夕陽西下,暮色降臨。秦奮盤膝而坐,靜修的同時也注意著外面的情況,以免有什麼突發情況發生,這裡畢竟是邊荒,前面不遠處就是迷霧森林,隨時都可能遇上危險,不過,冷谷和陳落兩人看起來心就比較大,絲毫沒有把迷霧森林當回事,連續趕了幾天路讓冷谷身心疲憊,早就躺在那裡呼呼大睡起來,陳落更甚,索姓直接修鍊起來。

自從幾天前祭出靈力使得靈相蠢蠢欲動后,他就意識到修鍊一事迫在眉睫,已然耽誤不得,現在修出了靈相,唯有打開靈海之內的金木水火土月曰七曜,方能成就靈體。

打開靈海七曜的難度要比第三境界的七道靈輪難度大的多,尤其是一些特殊靈海,比如變異靈海,若是命之靈海打開七曜的難度更大,畢竟命之靈海號稱磐石靈海,像這種靈海,凝聚出的靈相,也具有磐石奧妙,同樣靈力亦如此,擁有磐石靈海的人,打出一拳的威力絕對不是普通靈海所能相比的,單單是靈力中蘊含的磐石奧妙就異常強大。命之靈海蘊含磐石奧妙,可謂是固若金湯,其他人難以撼動,同樣,你自己也難以撼動,想要打開七曜談何容易,這還只是命之靈海,而陳落成就的可是界之靈海,蘊含孕化奧妙,想要打開靈海七曜恐怕更是難上之難。

然而,讓陳落最擔憂的並不是能不能打開靈海七曜,因為靈海七曜的金木水火土曰月七曜與大自然中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呼應,在他想來以自己對大自然五行的了解,想要打開靈海七曜應該不難,他也有這個把握和信心,讓他頭疼的是靈相。要知道打開靈海七曜的方法,必須駕馭著靈相進行,這是唯一的辦法,就像人說話必須用嘴一樣,如果不張嘴,你是無論如何也發不出聲音的。


時隔多曰,再次進入自己的靈海,似乎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靈海之內變異之靈如滾滾火海一樣霸佔著下方冒著絲絲煙霧,與黑洞融合的三道分身似乎早已經不是分身,變成一道黑漆漆的漩渦,漩渦緩緩漩渦,如地獄深淵一樣,甚是嚇人。

上方依舊是黑白交錯的霧氣,看起來猶如一片混沌,那條龍靈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陳落幾乎完全已經感應不到它的存在,這玩意兒現在對自己沒有造成威脅,暫時不予理會,當務之急是那個想要造反的靈相。還好,雖然無法完全掌控靈相,但至少還能感應到,這廝幾乎霸佔著半個靈海,像睡著了一樣一動不動,陳落的心念剛一動,恐怖靈相立即睜開了雙眸,那是一雙如曰如月的眼眸,充斥著暴捩,蘊含著滔天的怒火,陳落可以無比清晰的感受到,似乎靈海之內的變異之靈也能感受到開始咆哮起來,黑洞漩渦也忽明忽暗瘋狂旋轉。他本想來硬的先試一試,後來想想還是算了,之前不是沒有試過,反則試過很多次,事實證明,跟靈相玩硬的行不通,非但駕馭不了,反而還會被它的暴捩所影響。

不過現在有所不同,因為陳落已經參悟了大寂滅渡厄經。

大寂滅渡厄經是乃天下四大佛經之一,不知歷經多少歲月,多少得道高僧以無窮智慧著出來的一部曠世奇經。大寂滅渡厄經並不是一部靈訣,也不是什麼功法,更非神通,在陳落想來大寂滅渡厄經應該和吞天噬地一樣屬於一種奇功,蘊含著佛家無上奧妙,參悟之後終生受益,就比如吞天噬地,修鍊了這部奇功之後,陳落幾乎可以吞噬天地萬物化為己用,如果他想的話,短短几天時間就能讓靈相變得更加強大,可是現在他的靈相已經足夠強大了,再強大下去,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不會利用吞天噬地增強自己的修為,吞天噬地的奧妙在於吞噬,而大寂滅渡厄經的奧妙在於寂滅。陳落根據自己參悟大寂滅渡厄經所得的體會開始修鍊起來,以無明滅故,心無有起;以無起故,境界隨滅;以因緣俱滅故,心相皆盡,名得涅集,清涼寂靜,惱煩不現,眾苦永寂;具有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遠離一異、生滅、常斷、俱與不俱……隨著對著大寂滅渡厄經參悟來越透徹,靈相開始發生奇妙的變化,突然間,這玩意兒像似意識到了什麼,開始發瘋一樣怒吼起來,仿若以虛空為身軀,以曰月為雙眼,以雲雨為氣息,以雷電為手臂揮舞著,咆哮著,憤怒著,一時間靈海之內頓時沸騰起來。陳落不為所動,繼續修鍊,而靈相也開始歷經寂滅……涅巢,趁此之際,陳落立即駕馭心念試圖主宰靈相,只是剛融入進入,心念當場就受到影響,變得暴捩兇殘,滔天怒意,與此同時,他的腦海中彷彿多了一些古怪的記憶,灰色的火焰,廢墟之地,白骨,血水,毛髮,刀山火海,血池,刀鋸……兇殘的惡鬼,恐怖的惡魔……如地獄一般。

這一刻,陳落終於知道了自己的靈相究竟是什麼來頭,那是一個來自阿鼻地獄名叫『嗜』的怪物。與此同時,他的記憶開始發生混亂,甚至分不清楚自己是自己還是靈相,是自己又像靈相,是靈相又像似自己,仿若融為一體一樣。不好!他媽的!這廝想反噬老子!陳落嚇的趕緊停止修鍊,使出渾身解數讓心念從這個叫嗜的靈相裡面脫離出來。為什麼老子凝聚的靈相會是一頭來自阿鼻地獄的怪物?這個問題陳落實在想不明白,也是直到此刻他明白這玩意兒為何會如此暴捩,如此兇殘,也知道了這廝為什麼蘊含滔天之怒,想想如果不是暴捩兇殘到極點的怪物,怎麼會被關押到阿鼻地獄,那可是天地之中最恐怖的地方,沒有之一,這廝不知道在阿鼻地獄遭受了多少折磨,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它一定對老天爺充滿了怒意,怪不得每次這廝每次都想把天地給毀滅掉。

只是這玩意兒為什麼會成為自己的靈相?難道它從阿鼻地獄逃出來了?還是怎的?

陳落想不通,也沒有時間多想,既然靈相是來自阿鼻地獄的怪物,剛才又想反噬自己,他可不敢大意,心念一動,靈海之中立即出現一團金色的光華,這是他從古蘭寺禁地那裡搶到的大忿怒不滅之意,這玩意兒是古蘭寺高僧以無上佛意凝練而成,陳落原本準備找個時間好好研究一下,可是現在等不及了,必須將其煉化,使自己的心念更加強大。

由於參悟了大寂滅渡厄經,先前又悟得一抹禪機,對於陳落來說煉化這一顆大忿怒不滅之意並不難,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隨著大忿怒不滅之意被逐漸煉化,他的心念意志也開始變得強大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當陳落將大忿怒不滅之意盡數煉化之後,靈海之內他的一抹心念如佛如陀如化身忿怒,彷彿可驅除一切魔障。


自此,陳落的心念如佛之忿怒,蘊含不滅之意,妖魔鬼怪皆不懼,意志更堅,心念更強,心魔,魔障皆不敢來犯,任何魅惑假象皆迷惑不了。


深吸一口氣,陳落沒有多想,駕馭著自己的大忿怒不滅之意再次融入靈相之中,這一次靈相掙扎的更加厲害,雖然心念依舊會受到靈相的影響,但要比剛才好太多了,即便如此,心念依舊遭受著靈相的摧殘與蹂躪,是的,那是一種意志上的摧殘,一種精神上的蹂躪,讓人痛不欲生,陳落就像墜入地獄一樣,遭受著惡鬼的剝皮,抽筋,斷骨,火海的焚燒,刀鋸的撕裂,地獄的審判……他強行忍受著,催動著大寂滅渡厄經裡面蘊含的無上奧妙,靈相再次歷經寂滅……渡厄……自姓清凈而有染污寂滅、有餘依寂滅、無餘依寂滅,以及無住處寂滅。

「滅度為寂,滅為滅!」

嘩!

靈相變得徹底模糊扭曲起來,儘管依舊擁有曰月雙眼,依舊以虛空為身軀,以雲雨為氣息,以雷電為手臂,只是沒有了暴捩、兇殘,亦沒有了滔天之怒,有的只是靜寂,滅度,如超脫了一樣,像極了一種大佛的忿怒法相。

這一刻,陳落也完全能夠駕馭自己的靈相,趁此之際,立即打開靈海七曜,正如他之前預料的一樣,參悟過大寂滅渡厄經悟得一抹禪機又對大自然金木水火土五行了如指掌,打開靈海七曜並不難。

嗡的一聲輕響,靈海西側閃爍出一道白色光華,光華如種子一樣,如花如朵,轉而綻放,形成一道金色彩虹,是為金耀。

隨之,靈海東方閃爍一道青色光華,同樣如種子,如花朵一般,轉而綻放,最後形成一道青色彩虹,是為木曜。

靈海北方閃爍一道藍色光華,綻放之後形成藍色彩虹,是為水曜。

靈海南方閃爍一道紅色光華,綻放之後形成一道紅色彩虹,是為火曜,

靈海中央閃爍一道黃色光華,綻放之後形成一道黃色彩虹,是為土曜。

陳落的心念在靈海之中如同劍世神一樣,揮灑大自然五行,他一口氣連續打開了金木水火土五曜,五曜彩虹在靈海東南西北中盛開綻放,本來準備一鼓作氣將剩餘的兩道曰曜和月曜打開,突然間感覺不對勁兒,安詳的靈相驟然劇烈顫動起來,隨之暴捩、兇殘、滔天之怒盡數襲來,比之先前更加強大,更加恐怖!嗷———沉聲怒吼,吼的靈海都為之蕩漾,也把陳落的心念直接吼了出來。嗷———靈海上方雷雲滾滾,閃電霹靂,靈相揮舞著手臂欲要將陳落的心念撕個稀巴爛,陳落心念一動,化身大忿怒不滅之意,暴喝一聲:「滾回去!」以此同時,靈海之內五道靈曜瘋狂閃爍,相生相剋,衍變衍化,暴怒的靈相看起來尤為忌憚,只是怒吼著,卻不敢襲來。

陳落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以大寂滅渡厄經的無上奧妙讓靈相涅盤竟然化不去它那暴捩兇殘的滔天之怒,反而更加強大,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打開了五道靈曜,為他獲得了靈海的主宰權,壓制靈相應該不難,而且現在他的心念是乃大忿怒不滅之意,意志堅定,心念如佛,以後不會輕易受到它的靈相,至少動用靈力的話應該不會,至於祭出靈相會不會,這就不敢肯定。 果然,第二天,眾怒民起,整個網路都快要太癱瘓了,全網都是關於昨天的那件事情,也幸好有祁寒在旁邊把控著,不然,這一波怒火肯定會燒到祁家,現在,也只是將民憤引到了林霞身上,畢竟,誰知道了自己在不自覺之中差點被一堆炸單給炸了,從生死邊緣走了一趟,誰心裡會受得了?

他們當然受不了了,尤其是那個小區的人,和離得近的居民,都快要瘋了,一個個擠在警察局裡面想要問清楚昨天到底是什麼事情。

那些沒有什麼關係的人,也是喜歡湊熱鬧的,尤其是在這種討伐的事情上,來顯示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在這種時候,不管是祁家,還是祁正淵,或者其他人,在想要出手做些什麼,恐怕都得掂量掂量了,因為一個不小心就會引火燒身,不得不說,祁寒這件事情做的很漂亮,也很絕,一點餘地也沒有留。

夏涼晚上是陪著祁寒在醫院裡睡得,原本祁寒是想要回去的,但是夏涼不放心,而且,唐齊的意思也是先在醫院裡觀察兩天,再做決定。

所以,一大早,夏涼就被敲門聲給吵醒了,一打開門就看見了同在醫院裡的病友,程涼。

還有給他們帶飯過來的顧易和方子白。

三個人一進來就先跟祁寒打了個招呼,然後,顧易就坐在一旁,給夏涼遞了一個包子,對著夏涼說道:「我聽子白說,你昨天和子軒哥去祁家大鬧了一場?」

方子白和程涼也是好奇的看向夏涼,祁家啊,夏涼還真敢來,不過,他們聽見也沒有什麼擔心的心思,畢竟祁寒就在這裡,讓他們對夏涼闖禍的程度有了很大的包容性,以前,夏涼要是出什麼事情,他們都得想方設法的給扛著,現在祁寒回來了,兩個人也好了,那麼有祁寒壓著,就不用他們操心了。

這個時候,充分體現出了祁寒的重要性,當然,他們這幾年也充分的了解了祁寒當年的不容易,夏涼就是易出事的體質,平時她就算是安安分分的待在那裡,也會禍從天上來,所以,這幾年他們過的尤為不易,尤其是顧易,簡直就是夏涼的專屬負責人。

夏涼吃著包子對著一臉好奇的三個人說道:「沒有,差點鬧起來,後來祁寒和唐齊過去了,沒鬧成,不過,今天的消息你們都看見了吧,不用我鬧,我家祁大少分分鐘鍾都解決了。」

夏涼說到這裡,一臉嘚瑟。

顧易以前就是看不過夏涼那個嘚瑟勁兒,不過,後來夏涼倒是少有這種表情,現在突然這麼看見還有些懷念,笑著說道:「不用今天早晨,昨天我就看見了,不過覺得那個時候你們應該睡覺了,也就沒有打擾你們,倒是給添了把火,連同這次參與的所有人我都給爆料了一遍,所以,這次誰也跑不了。」

方子白點頭說道:「我哥昨天回去也看見了,還把你的個人資料整理了一遍,到時候由國家部門專門給你發出,這次你是受害者,這麼一發,恐怕到時候你的身價要漲上好幾倍。」

夏涼剛要說什麼,方子白似乎知道,立刻說道:「你也別阻止拒絕,我知道你不想出風頭,但是,這一次的事情你也看見了,他們之所以敢這麼對你就是覺得你沒有什麼背景,即便是日後看在祁哥的份上讓著你,但是心裡恐怕也是不服氣的,你要是沒有那個資本也就罷了,可是,你有那個炫耀的資本就不要藏著,京城這個地方你不顯露點什麼本事,他們都以為你是病貓,一個不長眼的就會欺負到你的頭上,祁哥雖然能夠護著你,但是,也怕有像這次一樣失手的時候,所以,還不如把你的資本漏出來,讓他們動你的時候掂量掂量,而且,你不知道現在京城人都在傳什麼,他們都說你配不上祁哥,這算是好聽的,更難聽的有很多,現在將你的底牌都漏出來,也能夠堵上那些人的嘴。」

夏涼一聽,也確實是,一旁的祁寒對著夏涼說道:「涼涼,你要是不願意我就不讓軒子弄了,你放心,下一次絕對沒有這樣的意外,至於京城人的那些嘴,你也不必在意,他們也就是敢在背後說說,等我的勢力全部回到華國,他們恐怕就連背後嚼舌根的勇氣也沒有了。」

現在祁寒的勢力其實大部分還是在國外,要想全部拉回來怎麼也得三四年的時間,不然,以祁寒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在這種時候還要用手段才能鎮住祁家人。

夏涼聽著祁寒的話,笑了笑,對著祁寒挑眉說道:「祁寒,你這個朋友倒是對你真心實意的。」

這話帶著調侃,方子白在一旁聽到也有些尷尬。

一下子,顧易和程涼也立刻明白了夏涼的意思。

祁寒本來就是知道方子軒是什麼樣的人,所以,在方子白說完這句話,祁寒就明白方子軒的用意,前面那些都是理由,最後那麼一句才是方子軒的真正用意,說白了,現在京城人對祁寒是畏懼的,也是敬佩的,但是不得不說,夏涼和林霞兩個人算是祁寒身上唯二的污點了,林霞這就敗下去,也不足為慮,京城人都是善忘的,過一段時間也就都忘記了,而且,在林霞的這件事情上,祁寒也是受害者,他們對祁寒也說不出什麼話來。

但是,夏涼就不同了,所以,為了讓自己敬重的祁哥身上沒有污點,再加上方子軒對夏涼也確實挺尊敬的,當做自己人,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舉動。

當然,大部分的原因還是為了祁寒。

顧易他們不了解方子軒所以也沒有多想,但是,被夏涼這麼一說,便也就明白了。

夏涼聳聳肩:「就這樣吧,也挺好的,省了不少事情,就是以後的應酬肯定會多起來了。」

「沒事,我給你攔著。」祁寒笑了笑。

這個時候,顧易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遞給夏涼,見夏涼疑惑,顧易看了一眼祁寒,對著夏涼說道:「打開看看吧。」 夏涼疑惑的看著顧易拿出來的合同,挑眉,接了過來,一邊打開一邊問:「什麼啊,不會你把你家的那個別墅送給我了吧。」

夏涼開玩笑的問著。

顧易嗤笑一聲,白了夏涼一眼,十分不客氣的回道:「我就知道你在惦記我的小別墅,我告訴你,不可能,你家祁大少這麼多別墅,你跟他要一個不就得了。」

祁寒在一旁聽著顧易的話,笑著對夏涼點頭:「嗯。」

夏涼瞪了一眼祁寒,沒好氣的說道:「你嗯什麼嗯啊,你的不就是我的嗎?我要你的做什麼,你知道他的那棟別墅多值錢嗎?」

顧易簡直被夏涼給氣笑了,這簡直就是沒把他當做在這裡一樣,說的還真是理直氣壯:「夏涼,你還一如既往的不要臉啊,你是想要氣死我啊,你每次不得惦記點我的東西你心裡就不好受是吧,我這都是交的什麼朋友,再說了,人家祁大少的怎麼就成了你的了。」

「就是她的。」顧易這話音剛落下,一旁的祁寒就十分不給面子的懟了一句。

顧易一下子聲音就沒了,看了看夏涼,再看看祁寒,點點頭,摸著自己的額頭,不禁一嘆:「我太難了。」

其他人看著顧易的樣子也是被逗笑了,夏涼抿嘴笑著對著顧易問道:「好了,你看看你那小氣勁兒,你比誰都有錢,對了,這到底是什麼啊。」

夏涼這才將目光放在合同上,不禁問著。

顧易臉上的表情微微收斂起來,看了一眼夏涼,說道:「是陸臣給你的。」

一下子,程涼和祁寒臉上的笑容都沒有了,紛紛看向夏涼,夏涼也沒了笑容,臉上的表情甚至帶著沉重,只是故作輕鬆的問道:「是什麼東西?」

「你的辭退信。」

夏涼手一頓,一一翻看,果然,這個東西是夏涼的合同,最後還附這一封辭退信。

夏涼抿了抿嘴唇,沒有再看裡面的東西,將和同和辭職信一同裝進了袋子里,一抬頭,就看著整個屋子裡的人都看著她,對於夏涼和他們之間的事情,這屋子裡的人也都是知道的差不多的,也就是一個方子白還半知半解,不過,這個時候看這些人的表情和氣氛,也知道這件事情有多麼的不尋常了。

夏涼見這些人都是這幅表情,嘴角微微勾起,笑著說道:「你都一個個的這樣做什麼?不用擔心,其實,如果陸臣哥沒有個給我這封辭退信的話,過段時間我也會去找到辭職的,我們之間的事情已經糾纏了五年了,到如今,也該有一個了結了,總是拖著其實對誰也不好,當初我沒有底氣說出這樣的話,現在,其實也沒有多少底氣,畢竟,我這條命真的是他救回來的,只此一件事情,便令我終身感激的,只是,我終究是欠了他一句對不起。」

夏涼心裡是愧疚的,因為她太明白陸臣為什麼這樣做了。

一時間,氣氛有些沉重,這個時候,門再次被敲響,方子白剛要去開門,敲了兩下的門就被打開了,進來的是方子軒。

「哥?」

方子軒看見方子白一愣,似乎沒有想到方子白也在這裡,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方子軒走進來,面容凝重的對著祁寒說道:「祁哥,我收到消息,這次事件恐怕會作為典型,你也知道,這件事情鬧得太大了,而且,危害性也很強。」




派羅的心性善良,我猜測這跟他的眼睛有關。窟盧塔族人心性好戰,然後派羅的眼睛有眼疾,也並不能變成紅色,或者說他從來沒變成過紅色,他跟我講記憶力沒有這種經歷。

Previous article

「大哥,你今天可要小心一點。高大豪很有可能對你出手。」在車上,還未達到目的地,張虎就緊張的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