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倒是燕洪顯得平靜了不少,平常,這傢伙的話可是很多的。

聽到燕博幾人的談笑后,燕飛也是微微笑了笑,接著帶著眾人來到了七絕秘境的地面之上!當燕飛看家熟悉的一幕幕後,他的心中頓時百感交集,還是熟悉的地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就在燕飛等人剛剛出現在七絕秘境后沒多久,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便是朝著他們匯聚而來。不一會熱時間,燕飛等人便是被不少人給包圍了住。

見此。燕博立馬站了出來,接著大喝道:「混賬!難道你們連我這個大長老都不記得了嗎?」只是稍稍一感應,燕博便是察覺出了將自己一群人包圍的乃是燕族的子弟。

「你是大長老?」下一刻,一個帶著草帽的男子從人群中跳了出來,這男子左右看了看,目光在燕飛等人的身上停留了好長一段時間。緊隨著,這男子猛地一下便是跳了起來,接著興奮無比的喝道:「果然是大長老!快去稟告族長,說大長老他們回來了!」

草帽男子又蹦又跳的說道,接著起身子的就如箭矢一般飛射到了燕飛的跟前。還不待燕飛作何反應,這傢伙直接便是給了燕飛一個熊抱。

「飛哥?怎麼?這麼多年不見,難道你不記得我了么?我是燕雷啊!」草帽男子一邊抱著燕飛,一邊激動地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燕雷的個頭長高了不少,若是這傢伙的言行舉止不這麼的輕浮誇張,倒也算得上是一個成熟穩住的男人了。

「你是阿雷??」燕飛愣愣地看著眼前這個男子,被燕飛這般一問后,燕雷頓時擺出一副穩重的樣子來,接著有模有樣地對著周圍的燕族弟子喝道:「你們都給我看什麼看,你們雷老大的兄弟回來了,還不趕快見過飛哥!」

聽到燕雷這般一喝后,場邊的燕族弟子們,頓時齊聲喊道:「飛哥!」

…….

在棲七絕秘境待了幾日後,燕飛便是帶著眾人離開了這裡。這期間,燕無雙與夢瑤選擇了留在棲燕之地,燕真乃是燕無雙的父親,燕單乃是燕無雙的哥哥,這般長時間不見,燕無雙自然不願意在離自己的親人而去。在雨仙殿中被困的日子中,燕無雙想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他的心性在孤寂中得到了熔煉,很多以前他所不能想明白的事情,現在他都想通了來。

出了七絕秘境后,九兒與小射手便是朝著九天之外飛了去。人有離別,月有陰晴圓缺,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燕飛答應九兒與小射手,他有時間就一定會去九天之外找兩人的。

一出七絕秘境,燕飛等人便是出現在了聖域之地的天瀾城中。此時,燕單所在的莊園中,皇甫軒等人盡皆到來。就在燕飛等人回到七絕秘境的時候,燕族便是派人將燕飛歸來的消息送到了飛盟。

此刻,莊園之中密密麻麻站著不少人,莊園之外,一個個修者更是密密麻麻布滿了整個大街小巷,他們也想看一看那個已然成為了傳說的盟主,究竟是何方人也。現如今的戰神大陸,飛盟一統天下。

見到一個個熟悉的身影,燕飛也是欣喜不已,眾人在一起足足暢聊了三天三夜,這才大致地將這些年來的事情說了一遍。蠻青、胤古等人在聽聞燕飛歸來的消息后,也是立馬放下了手頭上的事情,藉助傳送陣感到了聖域之地。

在飛盟的幫助下,無論是獸族還是靈族亦或是鑽天鼠族,都成為了戰神大陸上的一方霸主,比之當年,他們無疑是風光了不知多少倍。

一番談論之後,眾人也是漸漸從喜悅中恢復到了平靜。

此時,皇甫軒所在的竹屋中。燕飛與皇甫軒相對而坐,皇甫軒淡笑著凝望燕飛。

「小子,這些年下來,你竟然成長到了這般地步,這可讓我有些始料未及啊!」沉默了半響后,皇甫軒如此開口道。

聽到皇甫軒這般誇讚自己,燕飛也是不好意思笑了笑,接著望向皇甫軒說道:「皇甫爺爺,當初你說等我有了神級實力的時候,便是能夠將你復活,我想這些話應該只是你隨口說說的吧?想要為你重鑄肉身,恐怕我現在的力量還不夠!」

經歷了這麼多,燕飛也是想通了很多事,他知道,皇甫軒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都瞞著自己。

見燕飛如此說,皇甫軒臉上的笑意也是絲毫未減少,接著道:「阿飛,我也是為了讓你在修鍊的途中有所目標罷了。不過現在看來,我當初對你的預估還是低了啊!」

「皇甫爺爺,那我需要達到什麼要求,才能幫助到你?」對於皇甫軒,燕飛的心頭一直都存有感激,可以說,如果沒有皇甫軒的話,那麼燕飛也不會有今天。


「小傢伙這麼著急幹什麼?等你哪天實力達到了神皇境在來問我吧!這事我們就不要再說了,想必你應該還有很多疑惑沒有解開吧?」皇甫軒富含深意地說道。聞言,燕飛也是一愣,當初他還弱小的時候,皇甫軒說等他有了神級實力的時候便是能夠幫助他恢復肉身,現在燕飛有了這樣的實力,可皇甫軒竟然再次給燕飛制定了一個更高的目標。神皇境?燕飛雖然有信心能夠達到這個層次,可在時間上,他卻是拿捏不準。

「皇甫爺爺,你這一次不會是又是給我隨便制定了一個目標吧?」燕飛有些遲疑地望向皇甫軒。

「哈哈!看把你小子的給急的?其實以你現在的力量,也可以幫助我重鑄肉身,只不過我現在改變注意了。我也不隱瞞你什麼,當初我的肉身被摧毀的時候,我本身的實力便是神皇境,若你能在神皇境的時候幫助我,那等我恢復了,我實力不會有所下降,這也算是我的一點私心吧!」

聽到皇甫軒如此說,燕飛方才緩緩點了點頭。

「皇甫爺爺,你告訴我,你的真名是不是叫軒轅?」下一刻,燕飛開始對皇甫軒詢問起心中的疑惑來。比如皇甫軒的手中為何會有雨仙殿的天雨之令,當初那第一個對雨仙殿嘗試進行認主的人是軒轅,軒轅是不是就是皇甫軒?

這一天,燕飛與皇甫軒待在一起談論了很久很久。關於燕飛的一個個疑惑,皇甫軒也是知而不言,一番談論下來,燕飛的心頭也不只是沉重還是輕鬆。總而言之,燕飛的心緒很複雜。

從皇甫軒的言語中,燕飛得知了許多讓他都感到極為駭然的事情。比如天神界、冥神界…..等等至高位面的存在,比如眾神之墓不過是一個實力強大的天神所弄出的一方世界空間器物。

在飛盟待了一段日子后,燕飛便是準備起身前往遠古之域,現在他不能幫助皇甫軒,那應該可以幫助祝融夫人將火神祝融給復活吧?當初燕飛可是受了祝融夫人不少幫助,燕飛也答應過祝融夫人,等將來他的實力強大后,一定會幫助祝融夫人將火神祝融給復活。

「阿飛!你也別想太多了,路是一步一步走的!皇甫爺爺相信,你只要一直這樣走下去,總有一天,你會跳出天地的牢籠!」臨走之際,皇甫軒望著燕飛如此說道。聞言,燕飛點了點頭,接著帶著金小木離開了。

至於唐嫣等人,燕飛此次也就沒有帶著她們了。燕飛不知道的是,就在的她離去后不久,唐嫣等人見到了雅兒,對於這個與燕飛從小就青梅竹馬的的女子,唐嫣等人很快便是接納了她。

在乾坤盤的牽引之下,燕飛與金小木來到了遠古之域。意識稍稍一查探,燕飛與金小木便是錯愕的發現,現如今的遠古之域可不像戰神大陸那般,被飛盟一統。

此時,整個遠古之域,隨處可見戰火升天,不少地方,更是廝殺聲響徹不斷。一個個修者,實力或高或低,血戰在一起。

「恩?是爺爺他們?」金小木的神識很快便是發現了金辰等人所在,燕飛見此,眉頭微微一皺,下一刻,兩人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見了蹤影。

「祝融夫人,你們別在冥頑不靈了。現如今整個遠古之域都呈現出一統之趨勢,你們若是在這般下去,可別怪我們對你們心狠手辣了。」說話的乃是一個戰帝層次的修者,此刻在這個戰帝的身後,還跟隨著數十個帝階層次的修者,更遠一點的地方,無數修者森然林立。

祝融夫人冷冷笑了笑,接著說道:「東玄!沒想到你們這一群人竟然都沒死,不過想要我祝融夫人低頭,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不可能!」祝融夫人一臉冷厲地說道,在她的身邊,金辰也是眼神堅定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此刻的金辰,狀態極為不佳,剛剛一戰,他已是受了不小的傷,嘴角處還殘留著不少未曾乾涸的血跡。

「哼!既然你們如此不識好歹,那麼就怪不得我們了。動手!」名為東玄的男子冷冷瞅了瞅城牆之上的祝融夫人與金辰,接著大手一揮,下一刻,一個個修者紛紛朝著天沙城飛射而去。

看著那如同蝗蟲一般席捲而來的修者大軍,祝融夫人與金辰的眼中都閃現出了一抹決然來。這些年來,遠古之域一直都相安無事直到後來,東玄這人的出現,這人的身邊還跟著一大群修者,個個都是帝階層次的高手。他們以迅雷之勢奪取了遠古之域的東、北、南、中央這四大地域,其內修者,無論投降與否,一縷殺死,手段殘忍,令人髮指。

可在攻打西域的時候的,他們遭遇了的祝融夫人以及黃金虎鯊一族的頑強抵抗,一翻下來,竟是久攻不下。不過好在東玄兵多將廣,就是慢慢磨,怕是也要將祝融夫人等人給磨死。

「祝融夫人!這一次我們怕是在劫難逃了。我這一生,唯一的遺憾就是在我死的時候,未能看見我那孫兒一眼啊!」說著,金辰的眼中已是落出兩行清淚來,一想起金小木,金辰的心中便是不由地顫動起來。當初金小木回歸到遠古之域后,金辰可是打算讓金小木來繼承黃金虎鯊一族族長之職的,可是金小木這傢伙哪裡耐得住這樣的寂寞?找了個機會,竟是偷偷摸摸地溜出了遠古之域,金辰想找,天下這般大,他又去哪裡找呢?

見金辰這般姿態,祝融夫人也是微微一頓,她何嘗不是還有遺憾在心呢?

「哎,你我都是傷心人!今日能死在一起,也算是上天對我們的憐憫了。」祝融夫人沒有說出她的遺憾來,不過金辰稍稍一想也就知道,祝融夫人最大的遺憾恐怕就是將她的夫君火神祝融給復活吧?一想到這裡,金辰也是苦澀一笑,一個神級強者要復活?哪得需要多大的力量?一直以來他都沒有說,他其實對復活祝融是不怎麼看好的,儘管燕飛的表現讓他們瞠目結舌。

就在金辰與祝融夫人暗暗感嘆的時候,東玄所率領的大軍已是殺上了天沙城。一個個奮起抵抗的修者,在各種撩動的攻擊下紛紛隕落,整個人天沙城都被鮮血所染紅。

「祝融夫人,金辰!受死吧!」


下一刻,東玄等十來人帝階修者,兵分兩路朝著祝融夫人與金辰殺來。見狀,祝融夫人與金辰也是一副決然模樣。體內那僅存不多的神力也是翻動起來。數十道攻擊自不遠處激射而來,祝融夫人與金辰的心中都很明白,以他們現在的力量,要抵擋住這些攻擊怕是有些不可能了,不過就算是死,他們也要死得轟轟烈烈。

「殺!殺!」

緊隨著,祝融夫人與金辰的身影直接飛射而出,眼看著他們的攻擊就要與東玄動人的攻擊交擊在一起。可就在這個時候,一件讓人震驚無比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原本還處于飛沖狀態的東玄等人,此時竟然全都定格了住,他們就那樣保持著飛沖的姿勢一動也不動,就好像一尊尊雕像一般。 這一刻,天沙城前,那隨著東玄南征北戰的無數修者就恍如被晶化了一樣,所有人全都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祝融夫人與金辰就這般呆愣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他們的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這一切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就在祝融夫人與金辰兩人錯愕獃滯之際,一道金光憑空閃現,這一刻,這金光就恍如一柄收割人命的鐮刀一般,以無與倫比的速度貫穿在整個天沙城上。

祝融夫人與金辰只瞅見一道金光劃過眼眸,接著在金光的撩動之下,一股股鮮血好似噴泉一般激射的出來。下一刻,整個天沙城都被鮮血所侵染,就連那地上的沙子都變得血紅起來。屠殺,這絕對是一場屠殺的盛宴。

「這??」祝融夫人一臉錯愕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幕,金辰的眉頭更是彎成了兩道月弧。兩人的心中已經不能用震驚的來形容,一股強烈到極致的恐懼感油然而生。

就在祝融夫人與金辰震驚之際,一道人影突然閃現在了兩人的跟前,看清來人的面目后,祝融夫人與金辰的面色的頓時由恐懼轉變成為了驚詫。與此同時,金小木的暴怒聲也是傳遞開來:「混蛋!竟然敢對我爺爺下手,死吧!都死吧!」

隨著金小木的怒喝聲傳出,一道道鮮血再次噴湧出來。此刻,金小木化身的金光已是屠殺到了遠處。那些被定格的修者,根本就如用麥穗一般等待著金小木的收割。

此行前來攻打西域之地的修者,最強的也就東玄等十來人,不過他們的實力也就帝階層次而已,這樣的修者,對於金小木這個神級強者來說,根本就如同螻蟻一樣。即便燕飛不將他們定格住,他們也經不起金小木的一招半式。

殺戮一直在繼續,而燕飛則是一臉笑意地站在祝融夫人與金辰的跟前。三人之間,沒有言語,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遠處的金光依舊還在飛掠,光影晃動之下,便是有一大群修者死去。他們或是頭顱被割,或是身體四肢直接被劈砍至分體而出。好一番殺戮之後,燕飛也是淡淡一笑,接著對著小木喝道:「小木,殺也殺了,你那怒氣也該撒夠了吧?」說著,燕飛心念一動,直接接觸了時空封鎖。下一刻,那剩下的無數修者紛紛從渾渾噩噩之態中醒轉了過來。之前他們的身體雖然被定格住,可那一道金光晃動之間便取無數修者首級的一幕卻是深深烙印在了他們的心底,這一下身體能活動了,他們哪裡還有繼續戰鬥的意思?他們的戰鬥意識已經被剛剛那駭人的一幕所摧垮,此刻獲得了身體的掌控權,一個個紛紛不要命地朝著遠處逃離而去。

此時,金小木全身上下都被鮮血所染紅,看著那些四散而去的修者,金小木並未繼續追殺下去。反正一開始他便是動手將東玄等人擊殺掉了,罪魁禍首已死,那些蝦兵蟹將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來了。

下一刻,金小木身子一晃便是來到了祝融夫人與金辰的跟前。

「爺爺!」原本一臉狠厲的金小木,在看到金辰的時候,身上的戾氣與殺意頓時收斂的一絲不漏,接著對著金辰就來了一個熊抱。

「阿飛?你…」祝融夫人愣愣地看著燕飛,言辭都變得有些結巴起來,「你…進階到了神級了?」

見祝融夫人如此不敢置信的模樣,燕飛也是微笑著點了點頭,倒是金小木還賣乖般補充道:「爺爺,大哥哥可不只是晉陞到了神級那麼簡單哦!而且不光是大哥哥成為了神級強者,就連我小木也都成神啦!」

金小木望了望金辰,似乎是在等待著金辰對自己的誇讚。聽到金小木如此說,金辰長嘆一聲,雙眸之中閃動著激動的淚花,只差一點他就老淚縱橫了。

「好!好啊!太好了,小木終於有出息了,都成神了!」金辰一臉欣慰地看著金小木,當初讓金小木跟著燕飛的時候,他可沒想到金小木也會有如此成就的一天。神級強者,對於遠古之域中的修者來說,無疑是傳說中的存在,這般多年來,整個遠古之域中還沒有哪一個修者修鍊到神級境界呢!可金小木卻是做到了,這叫金辰如何不感激涕零?

「阿飛,謝謝!謝謝你這般多年來對小木的照顧!」下一刻,金辰轉身看向燕飛,接著對著燕飛躬了躬身。見金辰這般行徑,燕飛頓時一愕,一直以來他都將金小木當做是自己的弟弟,金辰是金小木的爺爺,他自然也將金辰當成是自己的爺爺。金辰這一禮,燕飛可不敢受。身影一閃之際,燕飛已是避開了金辰躬身的位置,接著自金辰的身邊閃現了出來。

「金辰前輩,不必如此,我一直都拿小木當我的親兄弟的!」燕飛呆傻一笑,哪裡還有一份強者姿態?

就在燕飛與金小木同金辰說話之際,原本一直處於沉默之中的祝融夫人開口了,只是她這一開口,頓時就將燕飛幾人給嚇住了。這個刁蠻兇悍的祝融夫人,竟然在這一刻嚎啕大哭了起來,這一幕誰也未曾想到,一時間,弄得燕飛都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甄前輩?咱可以歇息歇息在哭么?」憋了半天,燕飛方才道出這兩句話來。聽到燕飛如此一說,祝融夫人的鼻中傳出一陣聳動之聲,接著一副委屈委屈模樣地看著燕飛說道:「你小子這一走就是幾十年,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呢!」

聽到祝融夫人這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燕飛與祝融夫人之間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關係呢!殊不知,祝融夫人這般等待燕飛,只是等待著燕飛為其復活自己的夫君罷了,祝融夫人原名甄慈,她對火神祝融的愛堅如磐石,就算是海枯石爛都不相移。

「甄前輩,小子沒達到你當初定下的要求,根本不敢回來啊!」燕飛開玩笑道,在這之前,他便是回到過遠古之域一次。

「你這小子,實力都這麼強大了,還給我耍滑頭不成?早知如此,當初在你還弱小的時候,我就該狠狠教訓教訓你,現在想對付你,我可沒那能耐了!」轉眼之間,祝融夫人便是破涕為笑,笑望著燕飛這般言語著。

「好了好了!此番阿飛與小木都回來了,東玄等人也死了。遠古之域又能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安寧可享了。世事變幻,誰能想到當初兩個不起眼的毛頭小子,現在竟然已是成長到了我們需要仰望的地步?」

「阿飛,走,跟我回地底世界去!」說著祝融夫人便是迫不及待地拉著燕飛朝著遠處飛去。此時,在天沙城的城池之上,還有著許多戍邊修者,之前東玄等人被金光所擊殺,接著燕飛與金小木現身,然後祝融夫人激動地大哭起來,這一幕幕他們可都看在眼裡,當著祝融夫人等人的面,他們還不敢有所議論,可隨著祝融夫人與燕飛幾人離去之後,整個天沙城頓時就炸開了鍋。

沒多久時間,燕飛幾人便是回歸到了地底世界,祝融夫人也未拖沓什麼,直接帶著燕飛、金辰以及金小木來到了那一出岩漿世界中。當初燕飛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只覺得那岩漿世界中的火之力洶湧不已,現如今隨著他實力的增強,那些火之力在他的面前已然失去了當日的那般炙烈。

「阿飛,你先看看我夫君吧!希望你真的能夠將他復活,其實當初我也隱瞞了你不少事情。我並不知曉神級強者是否能夠將我夫君復活!」祝融夫人一臉歉意地說道,聽到她這話后,燕飛淡然一笑,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

見燕飛並沒有要怪罪自己的意思后,祝融夫人連忙的梵喝了幾句,下一刻,自那翻騰而起的岩漿之中,一具透明的水晶棺換換飛升了起來。

「小木!你們待在這裡,我且去看看火神前輩究竟是怎麼回事。」說著,燕飛搖身一動便是朝著遠處的水晶棺飛了去。而祝融夫人見此之後,臉色也是駭然一動。她可是清楚知道這岩漿世界中的火之力是如何的厲害,就算是帝階高手落入其中,也得頃刻間被焚燒得煙消雲散,可燕飛就這樣自然而然飛了出去,沿途,那些飛竄而起的火之力還未曾接觸到燕飛是身子,一個個便是如同見了天敵一樣縮回了頭。

看祝融夫人這般緊張之態,金辰皺了皺眉,接著問道:「甄慈,難道你從來都沒有近身去看過火神嗎?」聞言,金小木也朝著祝融夫人投遞去了疑惑的神色。

「我?」祝融夫人錯愕了一下,接著也不隱瞞,說道:「實不相瞞,自從我夫君進入那水晶棺之中后,我便再也沒有近身見過他。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實力不夠!」

「哦?照你這麼說,你對一些事情也知道不多?對了,火神他究竟是怎麼隕落的呢?」金小木好奇地望著祝融夫人問道,金小木相信,這個問題,大家應該都很想知道。

「怎麼隕落的?」祝融夫人微微一頓,稍稍沉思了一會兒后,方才開口道:「對不起小木,關於我夫君為何隕落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當時他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受了不輕的傷!最後夫君他自己躺在了那水晶棺中,並且叮囑了我一些事後,便是湧進了岩漿世界之中。」

聽到祝融夫人如此說,金小木輕輕點了點頭,他不知道祝融夫人所說是真是假,不管怎樣,既然祝融夫人不想提及此事,他也不會緊咬著不放,這點眼力金小木還是有的。

此時,燕飛已是飛身到了水晶棺的旁邊,當看見水晶棺中的男子后,燕飛也是微微一頓,那是一個髮髻呈血紅之色,滿臉血色絡腮鬍男子。此刻,男子正安靜地躺在水晶棺中。

「恩?這水晶棺的材質倒是不錯,這火神祝融的屍身保存了如此久,竟然還一點變化都沒有。」燕飛暗暗讚歎道,下一刻,他並沒有急著將水晶棺打開。反而是釋放出自己的神識來,看看是否能夠洞穿水晶棺。

稍做嘗試之後,燕飛方才發現,這放置著火神祝融的水晶棺,竟然還有著隔絕神識穿透的能力,不過好在燕飛的神識比較強大,這些阻礙應該還隔絕不住他的神識查探。

剛剛,在感受到神識受到阻礙的時候,燕飛便是將自身的神識收歸到了體內,就在燕飛準備繼續探查之際。那水晶棺中,突然閃現出一道道細小的血色火芒來。幾個掠動之後,那些火芒便是在水晶棺中組合成了兩個血紅大字。

「繼續」

「恩?」見此,燕飛也是微微一驚,雖然神識還未曾探知到水晶棺的內部,不過燕飛卻是隱隱有著一種猜測。下一刻,燕飛的神識再次飛出體內,接著以一股比之之前還要強大的姿態朝著水晶棺內部衝去。經歷小小的阻礙之後,燕飛的神識終於是進入到了水晶棺的內部。

燕飛的神識剛一進入到水晶棺的內部,其內立馬便是出現了另外一道神識來,這一道神識,此刻極為激動地與燕飛傳音道:「大人!大人!救救我!」

「哦?你是火神祝融的神識?」燕飛問道。

「沒錯!是我,是我,祝融是我。大人應該是受我妻子來幫我的吧?對了,我妻子名叫甄慈。」祝融的神識顯得極為興奮,在這水晶棺內,他的神識是伸展不出去的,既然伸展不出去,那麼他便是感知不到外界什麼東西。這無數歲月下來,他的神識被困在這樣一個地方,可想而知他承受了多大的孤寂?

「火神前輩,你就不要一口一個大人大人的叫我了,我叫燕飛,你直接稱呼我阿飛就好了。甄慈前輩對小子有恩,我此番到來本就是抱著救你的目的。」燕飛從容回應道。

聞言之後,火神祝融的神識稍稍沉默了片刻,接著說道:「阿飛,你可知道要讓我復活過來,是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的。」說到這裡,火神祝融突然頓住沒有繼續說下去。

「火神前輩,你就直說吧,我要如何才能讓你復活?」燕飛倒也乾脆直接如此說道。

「這?」火神祝融似是有些不好意思開口,不過稍稍沉思了片刻后,他還是繼續說道:「當年一戰,我受了很重很重的傷。我當初乃是火繫上位神,這純元晶棺,乃是一至寶,可保人神識不滅,這般多年下來,我依著岩漿世界中的火之力維繫著身體的運轉。可奈何傷勢太重,就連我體內神格在無盡歲月的消磨之下,都是被吸納成為了虛無。其實要讓我復活過來也很簡單,只需要三顆火系的神格可以了。當然了,我也知道神格這東西並不是那麼好獲取的,特別是上位神火系神格更是難以得到,如果阿飛你沒有火系神格的話,還是暫時放棄救我的念頭吧!」

火神祝融感嘆地說道,在他的認知中,要想得到神格,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可讓火神祝融沒想到的是,燕飛接下來的話語竟是那般的風輕雲淡。

「祝融前輩?復活你只需要三顆火系的神格就能解決嗎?這麼簡單?是不是下位神、中位神以及上位神的火系神格一樣一顆就可以了?」燕飛略顯驚訝地問道,原本他以為要復活火神祝融需要花費不少心力,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的簡單。

聞言,火神祝融也獃滯了住,其神識久久都不見有所回應。他也是被燕飛剛剛的話語所震驚了住,簡單?燕飛竟然說復活他簡單?要知道,那可是足足三顆火系神格啊!而且還得是下位神、中位神以及上位神的火系神格一樣一顆,在火神祝融看來,這樣的條件已經是極為苛刻了。可燕飛卻說簡單,這叫他如何不震驚錯愕呢?

「阿飛?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要獲得神格就必須去擊殺其他神級強者,你的實力應該很強,或許可以擊殺一般的中位神,可是上位神的話?」

火神祝融的話語說到這裡后,便是戛然而止,當初的他也算得上是站在大陸的巔峰行列之上了。他清楚地知道一個上位神擁有多大的威能,要擊殺這樣的一個強者,那可不是說說就能辦到的。

聽到火神祝融如此一說,燕飛淡然笑了笑,也不回應什麼。下一刻,燕飛心念一動,直接便是自萬骷項鏈中攝取出了三顆火系的神格來。要說燕飛現在最不缺的是什麼,那麼一定就是神格了。別說是上位神的火系神格,就算是神王境的火系神格燕飛的手頭都有不少。

將神格攝取出來之後,燕飛方才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對經。苦苦一笑,燕飛暗嘆道:「我倒是忘了祝融前輩的神識在這的純元晶棺之中是感受不到外面的動靜的!」

緊隨著,燕飛連忙神識傳音道:「祝融前輩,這純元晶棺我打開來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聽到燕飛這般一說,祝融的神識連忙回應道:「阿飛,這純元晶棺一旦打開,我便是立馬需要神格之力來重鑄肉身,若是你手中沒有神格的話,還是不要打開的好,不然的話,我可是會魂飛魄散的!」

祝融的言辭中依舊帶著一股質疑的意味,說白了,他還是有些不願相信燕飛的手中有著他所需要的神格。見祝融這般緊張模樣,燕飛也是淡淡一笑,下一刻,其神識輕微一陣波動,緊隨著,整個純元晶棺便是被掀開。

下一刻,燕飛的神識回歸到了自己的體內,自那純元晶棺之中,祝融的神識也是飄飛而出。當發現那懸浮在晶棺旁邊的三顆火系神格后,火神祝融的神識也是震驚住了。

還不待燕飛說點什麼,火神祝融的神識便是連忙包裹住了那三顆火系神格,接著開始吸收其神格之中的火之力。

「慈兒,我有救了。等我,快則三五月,滿則兩三年,我就可以有肉身了。到時候,我們就能重逢了。」火神祝融的神識自然發下了待在岩漿世界中的甄慈,連忙如此傳音道。

聽到祝融的傳音后,甄慈也愣住了,這個聲音她實在是太熟悉了,這無盡歲月下來,她曾無數次的期望著能夠再一次聽到這個聲音,眼下,她終於如願以償。當初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她幫助了燕飛,這麼多年之後,她得到了自己的回報,她的夫君,火神祝融在燕飛的幫助下即將復活。

「三五月?兩三年?」祝融夫人頓了頓,接著回應道:「夫君,你放心,我等你,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復活。」說著說著,祝融夫人已是淚流滿面。沒人知道這麼多年來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處,她想盡千方百計要復活祝融,為此她付出了無數的艱辛與努力。

「阿飛,大恩不言謝,眼下我還是先將肉身重鑄出來之後,在與你們把酒言歡。」


燕飛本想著問問是否還需要自己幫點什麼,可聽到火神祝融這樣一說后,他也只好作罷。下一刻,燕飛身子一動,直接便是飛身到了祝融夫人等人的身邊。

「大哥哥,這麼快就搞定了啊?那三顆亮晶晶的東西應該是神格吧?」金小木眯了眯眼,瞅了瞅不遠處火之神力撩動升騰的地方,那裡,正有著三顆神格散發著璀璨奪目的光芒來。

金小木這點小心思燕飛如何看不出來?下一刻,自燕飛的手中突然閃現出四顆神格來。接著,燕飛隨手一拋,這四顆神格便是飛到了金辰的跟前。

「金辰前輩,這四顆神格,乃是金系的下位神、中位神、上位神以及神王神格,讓你獨力成神怕是有些不可能了。你將它們煉化,實力應該會有所提升。」燕飛一副淡然地口氣,一旁的金辰聽聞這話后,神色頓時變得震驚不已。他知道有神級強者這麼一回事,可是對於什麼下位神、中位神之類的,他就有些不清楚了。

「大哥哥。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煉化了這些神格,什麼叫實力才有所提升?」金小木一臉開心的說道,接著在金辰的耳邊輕聲嘀咕了幾句,聞言之後,金辰頓時一個機靈,盯著燕飛的目光之中飽含著各種各樣複雜的情緒。

「阿飛,不行!這些神格實在是太貴重了,我不能要。特別是那神王神格,更不是以價值就可以衡量的,這些東西,我不能要。」雖然金辰的心中也很想得到這些神格,畢竟他停留在帝階層次已經太久太久了。可當金小木告訴他這些神格意味著什麼之後,他便是一口拒絕了燕飛的好意思。

「爺爺,你竟然不要?」金小木一臉詫異地盯著金辰看著,他剛剛不過就稍稍說了一下這些神格的厲害之處,金辰便是立馬開口拒絕。

「金辰前輩,這些東西對我而言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況且在我空間器物中,神格這東西可是數之不盡,我看你就不要再推辭了。」燕飛微微一笑,說道。正如他所言,神格,他根本就不缺。

「對啊爺爺,你可是不知道,大哥哥的空間器物中,光是用神格累積起來的,便是一條巨大無比的星河呢!你要是不要,可就真的浪費了。」金小木一臉急切地勸說著金辰,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一兩句話,就讓金辰錯過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而且燕飛給金辰的神格之中,可是還有著一顆神王神格,金小木可是很清楚,燕飛手中神格雖然數之不盡,可神王神格卻也是有限的。


「這就要問問她了。」沈逸目光有些遊離,半年不見,有些想念玉雪鳳了。

Previous article

派羅的心性善良,我猜測這跟他的眼睛有關。窟盧塔族人心性好戰,然後派羅的眼睛有眼疾,也並不能變成紅色,或者說他從來沒變成過紅色,他跟我講記憶力沒有這種經歷。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