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就要問問她了。」沈逸目光有些遊離,半年不見,有些想念玉雪鳳了。

上官雪菲看懂了他的眼神,心裡有些不爽,但沒辦法,畢竟他們可是公認的夫妻,而她則名不正言不順。

每次想到玉雪鳳,上官雪菲都會拿自己和她比較一下,看看誰更好,但結果都是玉雪鳳比較好一點。

玉雪鳳不論氣質還是容貌,都比上官雪菲強上一些,而且又是沈逸的第一個女人。

而且,玉雪鳳是主動出擊,而她上官雪菲卻是被動。

上官雪菲認為,自己唯一的優勢是,她和沈逸比玉雪鳳小了將近九歲。

年輕就是優勢!

或許再過幾年,玉雪鳳就開始衰老,那時她應該就佔據絕對優勢了。

只是,她也有些擔心自己老后,會不會被沈逸嫌棄。

也許,應該尋找什麼方法,使自己不會衰老。

沈逸自然不會知道懷中女子在想些什麼,只是很享受這一刻的寧靜祥和。

自從未能完全煉化煞氣以來,他都不大敢與上官雪菲太過親近,怕一時不慎傷了她。

現在,在上官雪菲主動進入他懷抱時,他才知道對上官雪菲的那份柔情,可以暫時壓制煞氣,心中鬆了老長一口氣。

不過,還是得儘快將煞氣完全煉化,排除危險。

也因為煞氣,他最近都不能修鍊,否則煞氣就會侵染他的意識。

當初煉化煞氣使他成為了七轉武士,修為猛增,但最近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卻一丁點鬥氣都沒增加,甚至還有些衰退,這不得不讓他心生憂慮,徹底煉化煞氣越來越迫切。

前段時間一直在趕路,現在可以休息幾天,倒是可以考慮這事了。

想來,在這山中找個僻靜的所在,藉助夜晚的月光之力煉化煞氣,應該不是件難事。

他把自己的想法跟上官雪菲說了,後者沒意見。

然後,他們就去找了找,發現了一個山洞。

山洞是不錯的藏匿之地,所以就選擇了這裡。

而他們在原來的地方留下了標記,陸昭二人回來后可以順著標記找到他們。

沈逸二人在洞外找到個大石頭,這就是沈逸晚上用來修鍊的地方了。

傍晚時分,陸昭二人回來了,說了兩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

一,沈逸被通緝了,到處都是他的畫像。

二,黒木王國、千林王國和赤沙王國再次聯盟,共同攻打一個小國,而那小國是玉龍王國的屬國,明顯這三國聯盟的最終目標還是玉龍王國。

目前還沒有玉龍王國的宿敵——新雲王國的動向消息,這勉強算是個不錯的消息。

上次就是這四國同時攻擊玉龍王國,最終以失敗告終,也不知道這次這三國哪來的勇氣,竟然僅憑三國之力就開戰了。

這似乎沒什麼好擔心的,但沈逸心中還是有些不安寧。

此外,他們也帶來了個好消息,那就是找到卡洛琳的哥哥卡拉波了。

只是,沈逸畢竟殺害了斯南城的城主之子,而卡拉波是戴維斯帝國的太子殿下,所以陸昭二人沒去見卡拉波,擔心因此泄露了沈逸的行蹤。

「等我煉化煞氣后,親自去找談談!」沈逸說。


其他人一驚,都認為這不妥當,讓陸昭去會更合適。


但沈逸主意已定,不再多言,當晚開始煉化煞氣。

煉化煞氣的過程是非常枯燥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因煞氣的緣故而渾身難受。

只坐了一小會兒,他就已經汗流浹背了。

半個小時,座下的大石頭都好像被雨淋了一般。

煉化煞氣足足用了半個多月時間,而這期間曾有兩隊兵馬上山搜捕。

還好,他們都喬裝改扮過了,而那些士兵明顯在消極怠工,所以輕輕鬆鬆矇混過關了。

半個多月後,沈逸終於徹底煉化了煞氣,但煞氣的影響卻沒有那麼容易消除,只是已經能比較好的控制自己而已。

緊接著,沈逸進入了修鍊狀態,上官雪菲三人也在努力修鍊。

沈逸做的只是穩固修為,稍作提升而已。


上官雪菲因為被那對金氏夫婦灌輸力量,雖然大部分封印在體內,但實力卻也被生生地提升到九轉武士境界,是四人中境界最高的,而經過前段時間的穩固,現在已經可以進行突破了,而且很輕鬆地就突破到了一轉武師境界。

十六歲的一轉武師,拿出去那可是天才中的天才,比被稱為妖孽的君漠還要妖孽幾分。

然而,上官雪菲也知道,這力量主要還是來自別人,並非她自己修鍊而來,所以根本沒有任何驕傲自滿的情緒。

陸昭和歐陽琳並未有所突破。

如此,又過了半個月,四人才結束修鍊,準備下山去找卡拉波。

戴維斯帝國的太子卡拉波,也是戴維斯帝國皇帝的唯一的兒子,所以被當作唯一接班人培養。

兩個月前,他被派到戴維斯帝國東部邊境視察,恰逢那附近出現一窩盜匪,便留下來親自剿匪。

可是,這些盜匪非常狡猾,一旦卡拉波大軍出城,他們就消失在山裡;等卡拉波退兵,他們立刻又出現,然後燒殺搶掠。

卡拉波大怒,親率五千兵馬駐守在盜匪所在的山下。

盜匪再次消失不見了。

卡拉波便派兵上山搜查,卻大多有去無回,這讓他又驚又怒。

已經兩個月了,竟然還毫無進展,這對他的名聲可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這天正午,他聚集將領,商討怎麼攻打那些盜匪的老窩,想以此引出那些盜匪。

有個老將提出了異議:「太子殿下,現在還沒找到敵人就貿然攻打他們的老窩,是不是太冒險了?」

卡拉波嘆道:「我也知道這很冒險,但老將軍有其他辦法嗎?」

「這……」老將遲疑了,因為他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這時,有個士兵闖了進來,遞上一封信:「啟稟太子殿下,有人將這封信射入營中,指明讓太子殿下親自開啟。」

… 「信?」卡拉波眉頭微蹙,「拿過來!」

那士兵立刻將信交給卡拉波的親兵,由後者轉交給卡拉波.

卡拉波拆開一看,神色變化不定,最後竟然笑了,還將那封信給燒成了灰燼。

帳中眾將你看我,我看你,都疑惑不解。

那老將更是問道:「太子殿下,這是誰的信?信上說什麼?」

「沒什麼,一個故人約見而已。」卡拉波漫不經心地說,站了起來,「攻打匪窩的事暫時擱下,我出去一趟,你們別跟著。」說完,帶上一些親兵就走了,留下一眾面面相覷的將領。

有兩三個將領互相交換眼神,很快也退出了大帳。

營寨東面有條山脈,正是戴維斯帝國與某些王國的分界線,而那我盜匪就藏匿在其中。

此時,某座小山中,山腰處的一片樹林里,兩男兩女正藏在裡面的樹上。

他們的裝束看上去是普通的平民,其中一個更像是在魔獸口中討生活的冒險者。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喬裝改扮的沈逸四人。

打扮成村姑的歐陽琳有些擔心道:「老師,就這麼直接暴露我們的位置給卡拉波,會不會太危險了?而且我們四個都在這裡,很容易被一網打盡。我覺得留我和陸昭師叔在這裡就行了,老師和王后最好還是藏在其他地方。」

陸昭深以為然地點點頭,畢竟沈逸和上官雪菲身份特殊,難免卡拉波沒有其他心思。

上官雪菲依然沒發表任何意見,只是靜靜地等沈逸決策。

沈逸輕笑道:「沒事的,我們對他來說沒什麼用,不會對我們不利。」

歐陽琳和陸昭還是很擔心,但也不再說什麼了。

這些話已經不知說了多少次,而沈逸的回答總是那麼一句,也不知他是如何判斷的。

在他們看來,一個女王的丈夫,一個女王的王后,只要活捉他們,就能從玉龍王國得到許多好處,或是交給玉龍的敵對國家也能得到利益,那戴維斯的太子殿下怎麼會放過呢?

就這麼等著,大概半個小時后,卡拉波出現了,而且只帶了十幾個親兵。

這明顯不是來抓他們的。

沈逸看看卡拉波走過的地方,並沒有飛鳥驚走的現象,應該也沒有伏兵。

他這才放心地跳下去,其他人也跳下來跟上,正面迎向卡拉波。

卡拉波笑著走過去:「你們膽子可真大,竟然這麼約我見面。」

沈逸笑道:「我想太子殿下不會為了蠅頭小利就抓我們,那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哈哈,說的正是。不過……」卡拉波臉色微沉,「你們殺了我國大臣的兒子,這事可不能輕易了結。」

雙方已經走得很近,陸昭和歐陽琳聞言,立刻神經緊繃。

沈逸冷笑道:「那小子自己找死,也怪不得我。」

卡拉波看了眼上官雪菲,竟然笑了笑:「我想,我知道他為什麼會死了。他的生死,我可不在乎,但他的父親卻有點來歷。斯南城的城主名叫希洛克·布朗,是我國帝國學院院長伊麗莎白·布朗的外甥。這位伊麗莎白大人還是當今十大高手中的第二位強者,而且沒有婚配,沒有子女,只有這麼一個外甥,而她外甥就這麼一個兒子。你殺了她家唯一的繼承人,這麻煩可大了。」

這次,除了沈逸,其他三人的臉色都變了。

沈逸心中一嘆,也明白為什麼那小子那麼囂張了。

不過,他並不懼怕那排行第二的伊麗莎白,因為他有個暫時沉睡的大殺器——瑤兒。

瑤兒現在就在他背上的背簍里,只要他的生命受到威脅,瑤兒肯定會出手。

雖然如此,但他還是有些擔心陸昭等人,畢竟瑤兒只會在他危險時出手,而其他人的生死她可不在乎。

這麼想著,他不露聲色道:「原來如此,不過也沒什麼,我們有自保的手段。」

卡拉波也不想在此事上說太多,問道:「叫我出來什麼事?」

「想見貴國公主一面。」沈逸說著,看了眼情緒有些激動的陸昭。

卡拉波也看了看陸昭,嘆道:「估計是見不到的,她被送去光輝學院上學了。光輝學院的入學條件是二十歲以下達到一轉武士,她雖然還沒到,但因為有祖父的關係,而且本身資質不錯,很容易就進去了。祖父想送她進去磨練性子,希望她見到更多優秀的人,就把陸昭給忘了。」

「一轉武士?」陸昭皺了皺眉,「這條件也太低了吧?」

「太低?」卡拉波愕然,心想這小子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沈逸笑道:「師弟,展示一下你現在的修為。」

陸昭雖然不大明白為什麼這麼做,但還是將氣息全部展現出來。

卡拉波臉色劇變,驚得倒退兩步:「五……五轉武士?天啊!怎麼可能?上次見面你連武士都不是,這還不到半年,你竟然已經到了這個層次?這怎麼可能?」

陸昭一臉淡定,並不覺得自己有多厲害,說:「我這樣夠資格進那什麼光輝學院了吧?」

「你……當然夠資格。」卡拉波頓了頓,苦笑道:「你想去那學院?」

「卡洛琳在那裡,所以我必須去。」

「好吧!」卡拉波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副地圖,交給陸昭,「這是去光輝學院的路線,你最好快點去。我妹妹當初只是一時衝動才和你在一起,小孩子心性太明顯,很容易被那裡的天才勾引了。不過,你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接近妖孽,很容易挽回她的心。」

陸昭卻沉聲道:「我不認為她當初是一時衝動,她也不會三心兩意。我只是擔心她在那裡受委屈。」又對沈逸說:「師兄,你是不是也去看看?雖然在那裡學習對我們來說毫無意義,但畢竟那裡有通向上層世界的通道。」

沈逸微微搖頭:「我暫時不去,先把玉龍的事搞定了再去。你和琳兒先去。」

歐陽琳一愣:「我也去?」

「不想去也無所謂。」

「去,為什麼不去?」歐陽琳笑了笑,很想挑戰一下那些所謂的天才。

卡拉波聽得一陣無語,聽他們說話的意思,貌似那個這片大陸碎塊上最好的學院,他們竟然是想去就去,簡直不把這所學院和那些天才放在眼裡。

沈逸還說得過去,畢竟沈逸的資質還是很強的,但上官雪菲和歐陽琳的資質貌似很一般吧?

沈逸幾人也不想解釋什麼,就已經商量定了,讓陸昭和歐陽琳儘快啟程去那什麼光輝學院。

陸昭去的目的是找卡洛琳,而歐陽琳的目的是挑戰那些所謂的天才。

卡拉波也不想在這種事上糾結,又問:「既然陸昭和歐陽小姐打算去光輝學院,那沈逸你和上官王后呢?」

「當然是回國。」沈逸說,「這次找太子殿下來,除了打聽卡洛琳公主的消息,也想和太子殿下商量個事。」

「哦?什麼事?」

「兩面夾擊黒木王國等三國聯軍。」

卡拉波眼中精光一閃,卻一臉為難道:「這可不好辦呀,紅河帝國可不會看著我們動手。」

沈逸心中一喜,因為卡拉波沒有對攻打三國聯軍表示為難,只是有些擔心紅河帝國罷了,便說道:「到時我還會找紅河帝國銀輝大要塞的君漠談一談,他或許對此事也很有想法。」


這些人也敢奢想鳳女?真是笑話!

Previous article

倒是燕洪顯得平靜了不少,平常,這傢伙的話可是很多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