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讓你偷偷回去?」

「對,我只是回去轉轉,天黑之前就回來,殿下說這就不值得他下令了,說我和你的關係,偷偷回去,偷偷回來就好,你還不信我?」

「不是,你這……。」

「魔刀,你怎麼這麼婆媽了?咱倆一起渡過多少生死了?我是不是逃兵,你不清楚?」

「呸呸,我當然知道,你這傢伙怎麼可能是逃兵,不過你說實話,殿下真的這麼說了?」

「魔刀,咱倆一起做生死搭檔,多少年了,我對你有過一句謊言?」

「停停停。」魔刀忙做出一個停手的姿勢,道,「走走走,趕緊走,天黑之前回來啊。」

「嘿。」古塵砸了魔刀一拳,道,「放心好了,天黑之前肯定回來,我還得帶著隊伍回去呢。」

言罷,古塵直接跳入下方的血池,隨後便是天旋地轉的感覺。

「嘭!」

感覺後背砸在了一個硬硬的東西上面,古塵踉蹌起身,使勁的搖了搖腦袋,這次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片暗灰色的天地中,而四周,則是一個個看向自己的夜叉。


二牛的聲音在古塵腦海響起;「向南,能更快的飛出這裡。」

一個聲音道;「這不是血劍兄嗎?你怎麼回來了?」

問話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夜叉,古塵拍打了一下身體,道;「外面的世界太無聊了,殿下給我幾天歇息時間,讓我回來耍耍,哈哈,我走了。」

背後蝠翼扇動,古塵直奔南方,片刻之間便是不見了蹤跡,並無一人對此懷疑。

……

乾涸的潭水深坑之中,魔刀從中飛出,剛欲返回自己的崗位,突然,他面前的虛空猛的蕩漾,隨後出現三個身影。

魔刀一驚,連忙抱拳低頭;「屬下參見統領大人!」

「血劍可曾來過?」蝠翼青王壓低聲音道,彷彿心中壓著一座火山。

… 血劍?


魔刀一愣,這是怎麼了?血劍不是奉了統領的私下命令,返回了冥界,怎麼現在反而追了過來?莫非是臨時有什麼急事?

可是看著架勢……。

想到這,魔刀忙道;「回,回統領大人,血劍剛走。」

「剛走?去了什麼地方?」凌霄道君忙問。

「回,回冥界了,說是奉了殿下的私令,回去散散心,天黑之前就回來。」

回冥界?

凌霄道君一臉愕然,他不解的看向蝠翼青王;「竟然去了冥界,他,他這是做的什麼打算?」

不止是凌霄道君,就連蝠翼青王都是一臉不解,怎麼就去了冥界?

突然,左護法道;「興許是我們剛才找他問話的時候,驚嚇到了他,他肯定知道事情敗露了,想要逃跑,但是,他混進來容易,想要逃跑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走投無路之下,便是先躲進了冥界。」

左護法說的有道理,古塵混進來容易,但是今日乃是他帶隊巡視的日子,身邊有十個巡視夜叉相隨,想要逃跑,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他自知不久就會被揭穿,這走投無路之下,先躲進冥界,倒是一個辦法。

凌霄道君緩緩的點了點頭;「左護法說的在理,若是古塵躲進了冥界,對我來說,倒是少了一件大麻煩,從今天起,殿下只要嚴格控制通道的進出,那古塵便是無法出來了,就算是這裡發生了天大的事情,他也插不上手。」

蝠翼青王默默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沒錯,你說的在理,但是你說過,古塵這個人心思縝密,詭計頗多,萬一他不是被我們逼進冥界的,而是主動的進入冥界的,那該這麼辦?」


聞言,凌霄道君一愣,緩緩的捻動手指道;「如果古塵是故意進入冥界的,那麼事情恐怕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夜叉族在冥界的勢力,一定要小心才行,他興許會做出什麼釜底抽薪的事情來。」

蝠翼青王緩緩的點頭;「這個古塵,倒真是一個不能小視的麻煩,看來,是我大意了,這樣吧,我返回冥界一趟,你們一切照舊,切勿將此時聲張。」

左護法抱拳!

蝠翼青王看向一臉茫然的魔刀,道;「從今天開始,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準出入通道,記住,是任何人!」

魔刀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事情,但是卻也聽得出來,自己放走血劍,好像是做了一件錯事,而且還很重要,當下低頭抱拳,不敢出聲。

蝠翼青王邁步,直接消失在深坑之中。

……

唰!

一道波動涌動,蝠翼青王出現在冥界,四周守衛的夜叉一愣,連忙低頭抱拳;「見過殿下!」

蝠翼青王環視,淡淡道;「你們可見血劍來過?」

「殿下!」

一個夜叉上前,道;「大概半個時辰之前,血劍隊長向南離去了。」

蝠翼青王緩緩的點了點頭;「你和我一起,去找找。」

去找找?

這夜叉不知蝠翼青王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是還是跟隨他一起向著南方飛去。

依著兩人的速度,頃刻間便是數百里,大概在萬里左右的時候,蝠翼青王兩人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他們看到了一具屍體,一具幾乎被劈開的夜叉屍體。


跟隨蝠翼青王而來的夜叉,忙下去檢查,不禁驚聲道;「殿下,這,這是血劍隊長的屍體!」

似乎早就料到,蝠翼青王臉色沒有任何波瀾,緩緩而下,從地上撿起了一張紙。

「蝠翼青王,好戲才剛剛的開始,咱們慢慢玩。」

一張紙上,只有這麼一句話,剩餘部分便是一張笑臉,似乎是在嘲笑。

蝠翼青王緩緩的點了點頭;「好你個古塵,原來你真的是計劃到冥界來的,傳我命令!」

一旁尚在悲慟的夜叉連忙起身;「殿下!」

「你去稟報大皇子,就說,古塵修習了變幻之術,已經混到了我們冥界之中,以後再有人想要使用通道,由他親自帶領,我親自接受!」

「這……。」

「沒事的,你就這麼稟報給大皇子就好,他會知道的。」

「屬下遵命!」見蝠翼青王說的如此肯定,這夜叉抱拳,隨後便是化作流光離去。

待到這夜叉離去之後,蝠翼青王這才狠狠的將拳頭攥了起來,手中的紙張更是在瞬間化成了齏粉,狠聲道;「古塵,你殺我愛將,殺我三弟,這個仇我和你勢不兩立,等著吧,除非你永遠不出現,不然,你就永遠呆在冥界!」

……

火靈世界,火鳳突然現身,他臉色陰沉道;「似鳳雀!」

撲稜稜!

似鳳雀忙從火焰深處飛出,然後化作一個管家模樣,道;「火鳳大人,何故生氣?」

「古塵怎麼回事?」

似鳳雀一臉茫然;「什麼怎麼回事?」

「為何我和他之間的感應突然斷了?還有,我試著利用火道召喚他,也沒有任何的反應,他怎麼做到的?」

「這……。」似鳳雀一愣,「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死了吧?」

「放屁!他若是死了,火道自然會回到我的身上,但是現在,火道不僅沒回來,他人竟然也不見了,在這之前,你可知道他在做什麼?」

「這個,我前兩天倒是偶然察覺到了他一下,他正混進入侵方州的冥族之中,難道是……。」

冥族?

火鳳細思,不禁的攥了一下拳頭,道;「看來,死倒是沒死,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不測,被逼到的冥界,這個傢伙,怎麼從來不安分一點,這下倒好,我看他怎麼出來,真是惹事!」

……

聖州,一座孤山之上,大書生手持古籍正翻閱,突然,他額頭一皺,緩緩的將書合了起來;「這個古塵,到底在折騰什麼?眼看計劃都要開始執行了,竟然跑到了冥界,他,唉!怎麼就不能安分一點,索性生命無礙,只是,想要從冥界出來,怕是沒有那麼容易了,真是關鍵時刻出亂子!」

……

天道世界,天道靜靜的坐在一處石亭之中,阿冰站在亭外彙報;「大人,按照目前的這種速度下去,我們不需要多久,只要再有兩年的時間,便能將這通道打開。」

只剩下兩年的時間,幾乎可以說是彈指一瞬,但是阿冰彙報完之後才發現,天道的臉上不僅沒有任何的喜色,相反,還一臉的凝重。

「大人,您?」

「你先下去吧。」

阿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天道既然讓他離開,他自然不敢停留,當下抱拳,轉身離去。

待到阿冰離去之後,天道這才緩緩的起身,道;「我就說,這和夜叉族作對的想法不理智,果然還是出事了,雖然不是最壞的結局,但是你現在被逼進了冥界,就不是我能插手的地方了,想要把你救出來,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真是耽擱我的計劃,哎!」

……

蒼茫無盡的大海之上,一座小島懸浮,一身穿麻衣的男子正在和眉心有劍型痕迹的男子博弈,突然,麻衣的動作一頓,嘴角浮現了一抹淡笑。

劍修道;「先生笑了,看來,古塵已經成功的進到冥界內了。」

麻衣緩緩的點了點頭;「古塵受訓自龍虎軍,加上本來就是一個心思縝密,善於謀划之人,對付三個法則靈識,倒也不是問題,一切都在意料之內,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看他在冥界怎麼渡過了,這才是最重要的,畢竟想要取得混沌劍,需要的不僅僅是智慧,還有實力。」

「沒錯,這也是我比較擔心的地方,古塵這個人的智慧是可以了,但是實力……。」

「呵,多思無益,一切等待他的表現吧。」

說罷這番話,麻衣手中的黑子落下,劍修一愣,不禁沮喪道;「我又輸了。」

……

天道和火道還有木道和麻衣,皆對古塵進入冥界做出了不同的反應,而當事人古塵,此時正在冥界之中閑逛。

為了不引人注意,古塵隨便化作了一個牛面人,不禁道;「二牛,難道血劍的記憶之中,真的沒有黑泉城的下落?」

二牛無辜;「真的沒有,血劍這個傢伙很古板,只在夜叉族的地盤活動,對外面的地方從來很少踏足,要不,你找個人讓我吞噬,也不麻煩。」

「這個辦法倒是簡單,但是,殺人總會引起注意,我們現在不易這麼做,還是我來問問吧。」

古塵正和二牛交談,突然,一個長著狐狸尾巴的女人從前方走了過來。

見此,古塵不禁的一愣,道;「二牛,我怎麼感覺,我們不是進到了冥界,而是妖界呢,這,這牛面狐尾的,怎麼感覺全是妖修呢?」

「這誰知道,你去問問吧。」

古塵點頭,連忙上前抱拳道;「這位……小姐。」

狐狸尾巴的女人一愣,噗呲笑了出來;「牛面人,你叫我什麼?」

「額,姑娘。」

「哈哈哈。」狐狸尾巴的女人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大笑起來,「你這個傢伙倒是真有意思,竟然如此禮貌,不過,沒有優惠,一次一顆葬靈丹,來嗎?」

說著話,狐狸尾巴女人直接撩起了自己的長裙,露出了雪白的大腿,看的古塵一臉茫然。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

什麼一次一顆葬靈丹?她這是什麼意思?

突然,古塵耳朵一動,猛的看向了身後,身後一個身材消瘦,但是長著狼頭的男子正大步走來。

狼頭男子直接來到古塵面前,他示意了一下旁邊的狐狸女人,道;「你的?」

古塵更加一臉茫然,什麼意思,但是下意識搖頭。

狼頭男子也不廢話,直接拿出一顆灰色丹藥扔給女人,然後拽著她的尾巴就往樹林里鑽,看的古塵一臉愕然。

似乎是明白了什麼,古塵忙道;「二位,黑泉城在什麼地方。」

「你傻啊,前方一百里就是了。」

「咯咯,小牛面人,要不要一起,姐姐我算你免費,啊……。」

淫靡的聲音在林間響起,古塵一臉汗顏;「這他娘的到底是一個什麼世界?」

「嘿嘿,我喜歡這裡,這裡對我來說,簡直是天堂。」二牛賤笑的聲音響起,古塵無語,不顧林間傳出的淫靡之聲,大步前行。

… 若大的黑色城池,像是一整塊黑石掏出來的,古塵和二牛靜靜的站在偌大的城門下,看著上面寫著的三個大字一陣發獃。

黑泉城!

那狼頭人說的果然沒錯,百里之後,他們果然看到了黑泉城,但是這三個字未免太大了,佔據了整個城門的三分之二,氣勢十足,但是同時也將城門顯得小了很多,實際卻是不小。

二牛唏噓;「沒想到黑泉城竟然這麼大,不知道這城內有多少叫老妖的人,這可是有點大海撈針的感覺啊。」

古塵贊同的點了點頭;「確實有點大海撈針,沒想到黑泉城竟然拿這麼大,想找老妖,怕是沒有那麼簡單。」

黑泉城,在血劍的記憶中都不存在,古塵還以為是什麼不知名的小城,但是見了之後才知道,一點也不小,規模甚至抵得上兩個鳳陽城大小。

古塵繼續道;「不過,我們現在總歸是找到了黑泉城,既然小紅那麼肯定的只給我們老妖這一個名字,想必,也不是無名之輩,打聽打聽或許就能找到線索,走吧!」

說罷話,古塵這才和二牛一起走進了黑泉城內。



「什麼姐姐,不就比我早出生……」小孩子吵吵嚷嚷的爭執聲回蕩在四人耳邊,越來越近,伊斯科勛爵與身旁的艾瑞卡和東至交換了一下眼神,女騎士在古堡深處藏著兩個小孩子,看來似乎還保護著他們,以塔西婭·傑洛康的實力哪裡不能帶他們去得,為何要苦苦守在這座破舊不堪的古堡,其中必定有怪異之事,

Previous article

這些人也敢奢想鳳女?真是笑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