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姐姐,不就比我早出生……」小孩子吵吵嚷嚷的爭執聲回蕩在四人耳邊,越來越近,伊斯科勛爵與身旁的艾瑞卡和東至交換了一下眼神,女騎士在古堡深處藏著兩個小孩子,看來似乎還保護著他們,以塔西婭·傑洛康的實力哪裡不能帶他們去得,為何要苦苦守在這座破舊不堪的古堡,其中必定有怪異之事,

女騎士帶領眾人走到一間入口十分開闊的房間前停住,孩子的聲音正是從這間看來頗為寬大的房間深處傳來,

「嗯……請諸位有個心理準備,他們……他們倆……他們倆現在的樣子……現在的樣子有點……」塔西婭·傑洛康言語模糊地交待說,

「我們知道了,」艾瑞卡代表三人回答,「好,請隨我進來,」透過房間四周類似窗戶模樣分佈各處的孔洞中隱隱透入的月光,三人跟著女騎士走向房間深處,

「哎,這裡的造型布置,似乎是……」不住四下里打量的伊斯科勛爵喃喃自語道,

「哦,勛爵閣下你知道這裡,」點燃房間兩邊盛滿某種黑色液體的槽型光源,塔西婭·傑洛康頗感意外地回首問道,


「是,這裡好像……」勛爵話音未落,便被在火光照耀下眼前出現的身影狠狠震撼了一把,要不是女騎士事先有所告誡,恐怕伊斯科勛爵立刻就要驚呼出聲,

東至能清晰地聽得見在他身旁的艾瑞卡喉間不住吞咽口水的聲音,火光下兩個**歲模樣的小男孩小女孩正瞪大眼睛和他們對視,兩人面貌十分相似,身高相若,一看就知道是一對雙生子,讓三人驚訝地是兩個小孩被一根墨綠色的植物粗大的藤蔓連結在一起,藤蔓似乎已經與兩人的後背血肉相容,

順著自上垂落的藤蔓抬頭,一株高大的植物生長在房間最內側,兩個小孩看起來就像是它在這裡開花后結出來的果實般與其相連在一起,仔細觀察房間高大的頂部,到處都是從該株植物身上延伸出來長短粗細不一的藤蔓,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看什麼看,再看我讓塔西婭姐姐揍你們,」三人怪異的眼神明顯激起了兩人中小男孩的反感,他瞪著小眼睛威嚇道;小女孩則不住往女騎士那邊看,一副尋求保護的樣子,

「芬妮、魯伯你們不要害怕,這幾位叔叔阿姨是好人,我請他們來看看是不是能一起想想辦法幫幫我們,」塔西婭·傑洛康急忙解釋說,

「哼,塔西婭姐姐這麼強大聰明的人都幫不了我們,就憑他們,」男孩用倔強的神情自語著,「真的嗎,你們真能幫我們離開這裡,」女孩子芬妮忽然不住湧出淚水來,吧嗒吧嗒掉落在身前地面上,

「不要哭,父親大人走的時候不是讓我們要堅強,要聽塔西婭姐姐的話,不要害怕、不要哭的,你……」男孩魯伯沖妹妹嚷道,

「嗚嗚……我害怕嘛……我不要一直這個樣子呆在這裡……我要出去……我要媽媽……」女孩被弟弟一吼,哭得越發厲害,凄慘的悲聲在空蕩蕩的房間內回蕩頗為懾人,

女騎士急忙走上前去安慰兩人,向艾瑞卡等三人使個眼色,三人會意地慢慢退出房間,半響塔西婭哄好芬妮后從裡外出來,「這兩位莫非是……」伊斯科勛爵道,「不錯,他們倆就是萊昂納多大公閣下的孫子魯伯·萊昂納多和孫女芬妮·萊昂納多,」塔西婭·傑洛康輕嘆一聲回答道,

「他們怎麼會……」

「唉,我們去大廳中慢慢談吧,此事說來話長,」壓抑心中多時的秘密終於有人分擔,女騎士頓覺身上的壓力舒緩許多,

「事情還要從德都城城破那日說起……」圍坐在大廳中,塔西婭·傑洛康緩緩開口向三人述說往事, 就在大虎的一腳掃出直面向林凡所在的山洞時,臉上的表情也是一下子就變得猙獰起來。在大虎想來,在自己的這一腳之下,林凡正在修煉的進度肯定會被打擾,而到了那時,也就不能成功的突破,那先前所想的一切也就能夠徹底的實現。

想到這裏,大虎的臉上在滿布猙獰的時候也浮現的了點點笑意,只是,這點點笑意在隨後就是陰沉了下來。

因爲大虎猛然之間就是看見,在自己剛剛踹出這一腳的時候,卻突然有着一道人影飛快的跑了過來,隨後就是擋在了山洞的面前,承擔了他原本狠厲無匹的這一腳。


而這還不是大虎最爲憤怒的,讓大虎最爲憤怒的是這道身影的主人赫然就是先前才倒飛出去的蘇月,大虎看到蘇月那凹凸有致的身體在承擔原本這狠厲的一腳時,臉上的表情也是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大虎想不到,到底是什麼,讓眼前這個一臉冷豔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女人竟然爲了林凡肯這樣付出,這簡直就是不要命一般的付出了。

大虎的心裏轉過這些想法,就是將目光看向了正擋住了她這一腳而身形變得搖搖欲墜的蘇月,一時之間,竟然是沒有再度出手。

而蘇月則是站在原地,剛剛承擔了大虎的那狠厲一腳,現在整個人的臉色變得異常的紅暈,隨後就是在周圍圍觀的數百輕騎衆目睽睽之下就是一口鮮血直接就是吐了出來,而在這口鮮血吐出來的時候,蘇月整個人的身子也是一下子就是支撐不住,隨後就是直接坐在了地上。

只是,蘇月雖然整個人的臉色都是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但那眼神裏卻是有着無比堅定的神色,隨後就是朝正在身後方向的山洞處看了一眼,眼裏劃過陣陣溫柔。

林凡,你看,我做到了呢,我沒讓他打擾你,只要我還有意識,那麼你就會一直的在這裏突破,你要加油啊。

蘇月的心裏想着這些,就是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想要借這短暫的空閒時間好好回覆一下體內現在早已經是受到重創的靈力。

可是,在剛剛閉上眼睛的時候,卻突然是感覺到眼前又有着靈力波動傳來,睜眼一看,那張冷豔的臉上頓時就變了臉色。

只見大虎正站在她的身前,臉色陰沉不定,但其身上卻是又升騰起陣陣靈力,顯然是要再度出擊,而就在蘇月臉色大變的時候,站在原地的大虎卻是又動了。

只見大虎這次沒有直接去攻擊山洞示圖擾亂林凡的修煉,而是直接就是將目光放在了正在山洞前臉色大變看着他的蘇月,顯然在大虎的心裏已經是打定注意,一定是先讓蘇月徹底的昏迷過去,這樣才能去擾亂林凡的修煉。

心裏打定注意,大虎也是不再多想,直接就是一掌憑空凝聚靈力,隨後就是一掌拍向正坐在地面之上的蘇月,掌風凌厲聲勢駭人,在片刻之間就是到了正坐在地面的蘇月面前。

蘇月看着迎面而來的巨大掌風,口中銀牙暗咬,隨即就是直接將身體內僅存的一口靈力提了起來,隨後就是正面相對大虎拍出的凌厲掌風,直接就是不退反進的衝了上去。

在蘇月和這一掌風剛剛碰撞上的時候,沒有任何懸念的蘇月就是直接倒飛出去,而在倒飛的出去,空氣之中也是劃過一道鮮豔的色彩,蘇月竟然在大虎的這一凌厲掌風之下,在空中就是大吐鮮血,整個人悲慘無比。

而大虎在讓蘇月又一次倒飛出去的時候,沒有絲毫的停頓,直接就是飛身而上,看這架勢,竟然是不準備放過已經倒飛出去的蘇月。

而在大虎飛身而上的時候,周圍的數百輕騎也是紛紛目瞪口呆,因爲他們實在是想不到這大虎竟然是沒有朝着山洞發出攻擊,反而是繼續追擊蘇月,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數百輕騎的心中都沒有想清楚,但是正倒飛出去的蘇月心裏卻是明白對方這是動了真火,勢必是要先將自己給打的再也不能承受攻擊,要不然,他每發出一波攻擊,自己肯定是要飛身上欄的,不管是攔得住還是攔不住。

現在對方盯上自己,雖然會有着很大的危險,但是隻要林凡能夠安全就好。

蘇月的心裏想着這些,就是朝着林凡所在的山洞看了一眼,眼裏劃過溫柔,只是這種溫柔看在已經追到她身邊的大虎眼裏來說,可就是不折不扣的催化劑了。

憑什麼??憑什麼你林凡竟然能夠擁有這等級別的女人爲你傾心,而我就只能守着那身穿黑色衣服的老女人,憑什麼!!

大虎眼裏閃爍不定,本就渾身熾熱的靈力再度猛地提升一個臺階,隨後就是悍然出手,這一擊要是落在蘇月的身上,那可就是必定要香消玉殞的程度。

顯然,蘇月剛纔的那個溫柔眼神竟然讓大虎的心中起了殺意,好,你不是想爲了林凡去死嗎,那我就成全你,先殺你再殺林凡,你們就到那陰間團聚吧。

大虎的心裏轉過這樣的想法,隨後就是再度洶涌靈力上翻,接着就是要落到蘇月的身上。

而蘇月這時候滿臉的平靜,她想着自從跟林凡認識以來所發生的一切,從原來的看不起到後來的滿心愛慕,這一個過程是多麼的美好。

蘇月想着這些,就是再度朝林凡所在的山洞看了一眼,本來這一眼就是想在生命來臨之前想着再看一眼林凡,雖然只能看見那個山洞,但內心也滿足了。

可是,蘇月這一眼之下,卻是那張櫻桃小嘴漸漸的張大,隨後再也合攏不上,而其臉上的表情驟然之間也變得歡喜起來。

正在蘇月對面的大虎看着蘇月臉上那突然表露出來的欣喜神色,內心也有些納悶起來,正想着是什麼讓蘇月這麼高興的時候,就突然感覺後背一緊,隨後整個人就是被強行提了起來,大虎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子已經被強行甩出了五六米遠的位置。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虎身子被強行提起來然後甩出了五六米遠位置後,站在被甩飛出去的位置,心裏疑惑大起,隨後就是將目光看向了蘇月的方向,這一看之下,頓時滿臉陰沉。

因爲大虎看見的是,一道修長的身影正站在蘇月的身前,少年那清秀的臉龐之上一臉的平靜,看不出是喜是怒,只是眸子裏有着憤怒流過,顯然是因爲身後蘇月那正在流血的嘴角而內心有着不少的震怒。

在看見林凡突然出現在蘇月身前的時候,大虎的心中就是暗道一聲不好,因爲先前林凡的那一手憑空把自己提起來隨後甩出五六米位置的那一手段,間接的證明了對方好像是已經突破了…

一想到林凡很有可能已經突破,大虎的心中就是在不可思議的同時又帶着點害怕,在林凡僅僅是武徒八階的時候實力就是已經差自己半籌了,如今連跨兩階,直接踏入武者級別,這種實力勢必會有着一個質的飛躍,只是心裏卻不確定這林凡到底是突破沒有。

大虎的心裏想着這些,就是滿臉陰沉的看向了林凡,正想着找個什麼辦法證明林凡現在到底是什麼實力的時候,下一刻林凡嘴裏說出的話就是讓他臉色大變。


林凡站在原地,本來一臉平靜的臉色突然就揚起一抹笑容,隨後看也不看正一臉陰沉的看向他的大虎,而是轉過身去,伸出手先是摸了一下蘇月那因爲先前那凌厲掌風而有些掛亂的柔軟頭髮,隨後纔是伸出手擦拭了一下蘇月嘴角處正不斷溢出的血絲,神態溫和,笑容安靜。

可是卻沒有人知道林凡那平靜笑容之下所蘊含的心情是一種怎樣的暴怒!

蘇月倒是感受到了,剛想張嘴說些什麼的時候,就是見到林凡用眼神制止了她,蘇月心裏一個停頓,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在看向林凡的眼神中有着止不住的擔憂。

“放心好了,現在的我可是有能力讓剛纔打的你成這樣的人也成爲這樣,你就在一邊看着就行,等我收拾了這羣苦追不捨的人之後,再好好照顧你。剛纔,辛苦了。”

林凡在說完這些的時候,就是手掌輕輕的拍在蘇月的肩膀處,隨後蘇月整個人就是輕盈的飛起,直直的落到了後方的一顆巨大樹木上,姿態優雅,而且蘇月在被林凡用手掌拍在肩膀處的時候,感覺到有一股溫和的靈力悄然從林凡的手掌中宣泄出來,隨後就是滋潤在了自己的經脈處,讓其蒼白的臉色都是變得紅潤了許多,再也不復原先的蒼白。

在把蘇月給安撫好並且讓蘇月離開這片區域之後,林凡才是把目光投向了正在不遠處站着一臉陰沉和謹慎的大虎,而在將目光投視過去的時候,臉上原本的溫和笑意卻是一點點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眉眼之間隱隱的暴怒。

林凡剛纔雖然沒有對蘇月說什麼而且一直面帶笑意,但在心裏卻是升騰起一股暴怒,僅僅是看到蘇月那溢出鮮血的嘴角和其蒼白的臉色就是知道剛纔蘇月肯定是爲了能夠讓他安靜的突破而一直奮不顧身的擋在身前,爲此承受了這麼多的攻擊。

而這些,本不該蘇月承受的啊。

想着這些,林凡臉色就是越發的平靜,看着對面的大虎就是掌心凝聚靈力,嘴上卻是淡淡的說道。

“雖然我現在還只是僞武者的實力,差一線才能踏入武者,但殺你卻如同屠狗!!”

ps;殺你如同屠狗,心情很高興,終於寫到這一段了,明天三更,10,12,17。嗯,就是這樣,另外說一件事,下個月上架,大家都做好充值準備吧,支付寶、網銀、或者短信充值都可以。下個月是一場大戰,我不死不休的碼字,八月更新60萬字以上,力求大家看的痛快。最近有人黑我,說我成績是個屁,我爲了證明自己,決定透支,也請大家給我挺直腰桿的信心。 時間已然過去兩年多.塔西婭·傑洛康回憶起當年那場浩劫往事彷彿就在昨日.一點一滴歷歷在目.

與自己擁抱道別義無反顧跟隨大公迎敵的哥哥;含淚將子女家眷託付給自己轉身加入騎士隊伍中的少城主;突圍時在身邊不斷犧牲的弟兄們;為保護女兒以身阻擋敵人兵鋒的少夫人……一切都似乎在剎那間發生.當塔西婭終於帶領著殘存余部在卡古倫族大軍合圍前衝出死地時.除去滿身傷痕的十三位騎士外就只剩下眾人拚死保護著的兩個孩子與一輛裝載著十多個黑檀木箱子的馬車.箱子內是德都城保存多年的珍貴文獻與一批貴重珠寶物件.

將魯伯·萊昂納多綁緊在背後的塔西婭率領眾人一路策馬狂奔.直到把卡古倫族的追兵遠遠拋在身後.根據少城主交給女騎士的密件.他們原本的目的地是位於大陸東北方的一座小城.看似地處僻遠不毛之地的所在其實一直由萊昂納多家族秘密派人把持著.那裡還有大公家族準備的五千精悍士兵.只要有了傳承騎士塔西婭·傑洛康的領導足以保護家族後人順利成長.不需要去其他城市避難仰人鼻息.

一場暴烈的豪雨使急於早日到達目的地的塔西婭不得不在中途尋找暫時歇腳處.十三位騎士中隸屬城主衛隊的榮耀騎士尤利西斯主動帶隊來到一座不知被廢棄多久的古堡避雨.對該座古堡頗為熟悉的尤利西斯請塔西婭帶著兩個孩子在古堡后側的寬闊房間內休息.自己則率領幾個城主衛隊舊部在外負責輪流放哨警戒.

對這些隨自己剛剛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騎士們十分信任的塔西婭絲毫不疑有他.萬萬沒想到突圍之後尤利西斯便對馬車上的那些箱子起了覬覦之心.萊昂納多城主父子正面迎擊攻入城中的卡古倫族軍隊是必死之局.而尤利西斯只要得到這批德都城多年累積下來的東西不論是自行吞沒還是投靠其他幾座大城都對他本人非常有利.

雖然塔西婭已然向眾人透露了他們接下來的目的地與將來的發展方向.但考慮到小城立廳萊內還有一位實力不俗的榮耀騎士在.自己去后也不過是位列在塔西婭與此人之下排在第三位.尤利西斯自問絕非傳承騎士的對手.憑自己的外貌與實力又沒可能追求到耀眼的「德都城紫百合」.而信奉騎士精神的塔西婭必定會忠心輔佐大公的兩位後裔.尤利西斯可不想自己今後要浪費十幾年光陰窩在窮鄉僻壤去等待一個小屁孩慢慢成長.正當盛年的尤利西斯有自己的追求與夢想.現在擋在他面前的只有區區幾個對自己毫無提防的騎士而已.突襲之下他有充分信心可以對付有兩個累贅在身邊的塔西婭·傑洛康.

十三位騎士中有六人本就是尤利西斯在城主衛隊的直系部下.一番威逼利誘之後很快全數倒戈.就在當晚.原德都城城主衛隊副隊長尤利西斯榮耀騎士露出了埋藏的獠牙.猝不及防的塔西婭與其部下幾位騎士當場就有四人戰死.塔西婭幹掉對方三人後亦中了尤利西斯兩劍而芬妮更不幸落入反叛者手中.被鋒利的寶劍橫架在脖子上用來要挾女騎士放棄抵抗丟下手中雙槍.

雙方的激斗使房間內到處沾染上騎士們的熱血.某種他們聞所未聞的植物被喚醒了.就在騎士們相互僵持不下之時.從房間四處突然湧出許多詭異的藤蔓把他們各自緊緊纏繞起來.只有塔西婭立刻激發自己傳承血脈中的火焰之力脫身而出.其他人無一倖免.

驚駭萬分的女騎士手足無措.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部屬與反叛者毫無二致的被藤蔓吸干全身精血化作枯骨掉落在自己面前.她本以為兩個小孩子必定難逃此劫.沒有完成少城主重託的塔西婭都打算揮槍自刎了.是芬妮的尖叫聲給了她生存的動力.

當四周狂舞的藤蔓莫名收攏后.出現在塔西婭·傑洛康面前的便是東至等三人目睹到的景象.芬妮與魯伯兩姐弟變成了這被鮮血喚醒植物的一部分.根據姐弟倆對塔西婭的描述.他倆甚至有能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指揮那些吸血的藤蔓枝節.所以塔西婭才沒有受到它們的繼續進攻.

之後女騎士不是沒有試著想方法來解救孩子們.可當她試著想斬擊連結兩人後背的那根粗藤時非但沒有傷及此物分毫還使孩子們感受到巨大的疼痛.彷彿是她在斬擊孩子們自身一般.塔西婭不得不放棄這種嘗試.

隨之而來的還有魯伯與芬妮迅速改變的進食方式.他們倆失去了用嘴巴進食的能力根本無法吞咽而是需要通過那些藤蔓來吸食生物的血肉維持生機.為了讓兩個孩子存活下去.塔西婭不得不每天出去尋找大量獵物來供養他們.一個實力強大的傳承騎士被生生禁錮在古堡內.

「這兩年多來魯伯與芬妮對食物的需求量越來越大.那該死的植物長得也愈發粗壯.接下來我真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向三人說完自己噩夢般的經歷.塔西婭·傑洛康無奈地嘆息道.

饒是生活經驗十分豐富的艾瑞卡聽完女騎士的講述后同樣面犯難色找不到頭緒.外來者東至更是一臉茫然.只有伊斯科勛爵眼神閃爍若有所思著對塔西婭道:「塔西婭閣下.或許我有點辦法能夠為您分憂.不過要等天亮后我仔細查看完古堡全貌后才能做決定.」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如果事情能夠成功我塔西婭·傑洛康與萊昂納多家族會永遠感激勛爵閣下您的.」女騎士大喜.

「嗯.此事我有些把握.」伊斯科勛爵慎重地額首道.

天色曉亮后女騎士便迫不及待地引領著勛爵查看古堡各處形貌.被困在此地兩年多快三年.塔西婭可以說對這裡是瞭若指掌.艾瑞卡自去安撫橢圓房間內心懷忐忑的諸人.東至則跟隨在伊斯科勛爵身後與女騎士一同在四處查看.謹慎的伊斯科勛爵起先還擔心急於得到答案的女騎士會不會嫌對她起不到什麼助力的東至礙眼而打發他離開.勛爵對這個外表兇悍卻一直恪盡職責保護著自己全家的戰士很有好感.並不想他受委屈.

好在塔西婭·傑洛康對東至的行為沒啥異議.任他與兩人一起行動.讓勛爵對她越發感到欽佩.

「這古堡的歷史比我們能夠想象的還要長許多.我肯定它是傳說中蠻族的遺迹.」通過一整天的反覆考察.伊斯科勛爵對塔西婭說道.

「哦.那與孩子們到底有什麼關係呢.」

「根據我曾經研究過的古文獻記載.在因為戰鬥力突出的強悍而被卡古倫族作為重點攻擊對象消滅前.蠻族經常在他們的城堡中進行獨特的血祭儀式來喚醒他們稱為「神木」的奇特植物.嗯.我想控制著孩子們的那東西便是此物了.

塔西婭閣下你們與反叛者的戰鬥使得「神木」蘇醒.而記載中蠻族得到「神木」庇佑的方法正是「強者的血肉和雙生者的靈魂.」

芬妮與魯伯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幸運的是因為符合雙生者的要求而逃脫了被吸食的厄運.不幸的是他倆被「神木」同化.沒有蠻族特殊的手法不可能脫離其主幹獨自存活.」伊斯科勛爵向塔西婭解釋說.

「既然勛爵閣下說過有幾分把握解決.那必定是知道點蠻族的手法了.」女騎士追問道.

「確實如此.被「神木」同化的雙生子在蠻族中地位可是很高的.他們會擁有許多與眾不同的能力.還可以不斷提高成長.可惜涉及其中的方法早就隨著蠻族消失在人類歷史中而失落.即使我能夠將孩子們從「神木」上分離開來他們接收到的能力也只會是不多的幾種.而且今後不會再有提高.」勛爵有些遺憾地表示.

「能力不能力的我不在乎.只有能夠讓芬妮與魯伯得到自由就行.」女騎士可不像伊斯科勛爵般對上古時期的事物抱有強烈的研究欲.

「嗯.請問德都城搶救出的那些箱子中可有純金的物品.」伊斯科勛爵望著女騎士問.「這……肯定有的.不知勛爵閣下要何種形制的.」

「如果有類似武器式樣的最佳.沒有的話我們就必須溶解些純金物品來把它弄成有刃的武器.」

「哦.那沒問題.我知道有把代表城主地位的「德都之劍」就在其中一隻箱子內.它通體都是由黃金鑄成的.」塔西婭很有把握地說.

「那就請塔西婭閣下取來那支劍吧.蠻族推崇大自然物物相剋的規則.破解「神木」的器物正是黃金製件.「德都之心」應該合適.」伊斯科勛爵肯定道.

很快.手拿金光燦爛的黃金劍的塔西婭興奮地出現在兩人面前.「這個……」伊斯科勛爵有點尷尬地說道:「如果塔西婭閣下不使用你的火焰之力能發揮出多大的戰力.要斬斷神木必須只出一劍.而黃金製成的寶劍我恐怕承受不住閣下的火焰啊.」

「額……」女騎士頓時楞在當地.「假如不能一劍兩斷的話會有什麼後果.」一側的東至提問說.「不能一次完成的話.不光兩個孩子會承受巨大的疼痛.而且絕對不能再次出劍.只有等「神木」被斬破的傷口全部癒合后才能重新進行了.連續兩劍孩子們的身體絕對承受不住會垮掉的.而等待「神木」癒合傷口則至少需要一到兩年時間.」伊斯科勛爵的話讓塔西婭猶豫不決.她所有的能力都是以家傳的「烈焰槍法」為基礎.不使用火焰之力的話能發揮出的力量連平日十分之一都不會有.要想乾淨利落地斬斷粗壯的藤蔓還真是毫無把握.

見塔西婭左右為難.東至開口道:「要不塔西婭閣下你不用火焰之力與我比一下力量.這裡除去閣下外力量最強的應該只有我了.我願意為閣下你分憂.」

「好吧.你我站在原地握手互相向後拉動對方.看看誰的力量比較大.」女騎士果斷地同意東至的提議.

兩人當即面對面站立.雙手握緊之後一同發動.「哎……」不使用火焰之力的塔西婭還真是敵不過東至的力量被他猛然間拽了過去.踉踉蹌蹌地撞在東至身上.

「還請東至你出手吧.」毅然將黃金劍交到東至手中.塔西婭·傑洛康毫不猶豫地做出決定. 殺你卻如同屠狗!!

林凡在經歷了青水小鎮的慘敗,又有着後來的萬里逃亡之後,終於是首次發出了自己的聲音,而且首次發出時,就是這般的讓人心頭大振。

周圍圍觀的數百輕騎的臉上終於是閃現出了一種震驚的表情,他們不知道林凡現在的實力,只是認爲林凡現在這麼囂張,那大虎的性格可是不會輕易放過的,所以在人羣出現了騷亂的時候,很快的就是將視線投向了就在林凡對面相對站着的大虎,看着大虎臉上的表情。

可是這周圍的數百輕騎卻是驚訝的發現,本該暴躁大怒憤然出手的大虎卻是滿臉的謹慎,而且腳步都是有着輕微的退後。

察覺到這一情況,這數百輕騎的心中就是猛然一個停滯,因爲他們覺得事情可能已經不是他們內心想的那個樣子了。

就在他們的內心轉過這個想法的時候,正站在林凡對面的大虎也是突然就動了,只見大虎身上本就濃郁的靈力在一刻就是猛然釋放了出來,隨後就是緩緩的拱起了身子,就如同一頭烏拉山脈的兇獸一般,靜靜的蟄伏在原地,等着發出攻擊的那一刻。

在場的數百輕騎的心中都是這麼想着,當即就是把周圍迅速的圍成了一個圈,想要看事情到底會是怎麼發展,平心而論,他們現在都還是不認爲林凡又能夠跟大虎相抗衡的本錢。


可是下一秒,事情的發展就是讓他們的嘴猛然張大,隨後就是心裏濃濃的不可思議。

只見大虎在全身靈力猛地釋放出來緩緩供起身子,就在衆輕騎都以爲下一秒大虎的身子就是會彈射出去發出無比凌厲的一擊時,卻是看見大虎的身子不僅沒往前衝,反而是在下一秒就是猛然後退。

看這架勢,竟然是想要逃跑!!

看着大虎那突兀離開的身影,衆輕騎的心中在不可思議的時候還涌上了點點的憤怒,現在的情況是如果大虎一旦離開,那麼他們這數百輕騎可能就是會盡數命喪於此,,可是大虎卻還是離開了,而且還是這麼的沒有任何猶豫。

所以他們的心中立刻就是充滿了憤怒,大虎竟然是沒有將他們的性命都放在眼裏,這個舉動實在是周圍圍觀的數百輕騎的心中都是涼了半截。

而身形已經猛然爆退的大虎卻是心中一陣謹慎和苦澀,他也不想爆退想着離開,實在是在他對面的林凡雖然渾身上下沒有着靈力的出現,可是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裏,居然就是帶給他一種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讓大虎心裏一跳,隨後就是爆退。

當然,在大虎的心裏,他這可不叫退,只是爲了趕回青水小鎮把現在林凡的實力告訴那身穿黑色衣服的女人,這樣,纔不會避免無所謂的損失。

就在各人有各人想法的時候,站在原地的林凡看着滿臉緊張的大虎身形爆退,那張清秀的臉上卻突然是揚起陣陣笑意,只是看在周圍圍觀的數百輕騎和已經倒退出去的大虎心中卻是感覺從心底深處泛起了一絲絲的涼意。

“呵呵,我可沒準備讓你逃,剛纔就說了,現在我殺你就如同屠狗,所以你還是給我回來吧!!”

林凡在臉上揚起笑意的時候,嘴裏也是突然出聲說道,而在嘴裏說話的時候,原先靜靜垂下的手臂也是悄然擡起,隨後全身就是凝聚靈力,只是在靈力凝聚的時候,盡數的就涌進了掌心位置。

隨着掌心位置的越發濃郁,林凡也是緩緩的擡起了一對手掌,隨後就是正朝已經倒飛出去數十米的大虎,嘴裏輕聲喝道!

“大地崩沙掌,給我回來!!”

而在林凡揚起手掌對着大虎輕聲喝道的時候,正爆退出去的大虎就是感覺到全身上下猛然一緊,隨後就是一股吸引力作用在他的渾身上下,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整個人就是來到了林凡的身前。

看着正在面前微笑看着他的大虎,心裏就是一陣發緊,隨後就是要再度逃脫,可是林凡會給他逃脫的機會嗎??當然不會,現在的林凡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想要發泄一下呢。

只見林凡在大虎被自己的一記大地崩沙掌給吸回來的時候,沒有任何停頓的就是直接一拳就轟到了大虎的下巴處,隨後就見到大虎整個人的身子就是被林凡的這一拳給搞的翻了一個後空翻,在還沒有在空中停下的時候,林凡就是一個縱身,隨後就是來到了正在半空中的大虎身前,接着就是毫不留情的毆打起來。

轟轟轟!!砰砰砰!!



「讓你偷偷回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