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給我破,」

見到自己武技竟然沒有擊碎對方的攻擊,黑衣青年面色頓時一沉,體內的真元旋即徹底的爆發出來,右手化掌,猛地拍出,

頓時,一隻真元大手顯現,終是將藍塵擊出的拳勁壓制而下,最後砰的一聲,生生的衝散開來,消失在天地間,

「唰,」

然而,就在黑衣青年剛剛將黑色拳芒被化解,藍塵已是暴沖而來,拳風呼嘯,毫不留情的對著黑衣青年的要害罩下,

「砰,」

面對著藍塵的狂猛進攻,黑衣青年則是一聲冷笑,催動著真元,凌厲的掌風席捲而出,將藍塵的攻勢,盡數的接下,

天空中,兩道光影糾纏在一起,彩色光芒和黑色光芒爭相輝映,可怖的衝擊波如澎湃的巨浪遠遠的擴散開來,

藍塵的修為畢竟只是真元境巔峰,雖然因為修鍊陰陽經的原因,真元雄厚程度接近了脫凡境後期,但是要比起黑衣青年依然是有所不及,所以這種僵持持續下去,對他並沒有太大的好處,

「轟,」

一次激烈的對撞后,藍塵接著巨大的力道急速的後退,與對方拉開了一段距離,

此刻,藍塵面色有些微白,呼吸也是有些急促,而對面的黑衣青年也是同樣如此,顯然先前的兩人,下起手來都沒怎麼留手,

經過之前一系列的交鋒,藍塵對黑衣青年的實力已經有所了解,在戰力上,雖然自己不如對方,但是也相差不多,

而黑衣青年望著藍塵的目光也是顯露出前所未有的鄭重之色,經過之前的交手,他也是感受到了藍塵強悍的戰力,再也不敢有一絲小覷之意,

黑衣青年冷聲道:「小子倒是有些能耐,難怪能擊敗有著脫凡境後期修為的聞人不語,」頓了下,他接著說道:「不過你也別太得意了,這才剛剛開始呢,」

黑衣青年眼神陡然間銳利起來,璀璨黑光自其體內洶湧而出,猶如萬千黑芒涌動,將其周身附近都渲染成了黑色,

「玄牧八掌,破滅掌,」

黑衣青年手低喝出聲,只見得其右手上黒芒瀰漫,旋即向前一拍,緊接著在其前方凝聚出一隻巨大的黑色遮天巨手,似乎一下子將整個天空遮蔽了,不

僅如此,黑色巨手在嗡鳴之中,滲透著一種極為凌厲的波動,

「唰,」

在巨手顯現的這一刻,黑衣青年冰冷的目光已是鎖定在藍塵身體之上,然後他冷笑一聲,右手向前一揮,只見得那遮天巨手,猶如一座巨岳,朝著藍塵所在的位置,猛的呼嘯而下,

過程中,黑色巨手撕裂空氣,帶起陣陣急促的破風之聲,就算是真正的脫凡境後期武者,也是不敢正面面對這一招攻擊,

此刻面對這一招,藍塵神色依舊是安定,他望著那遮天蔽日的黑色巨手,在那上面,甚至能夠見到有黑色的電弧在閃爍,

他的雙目突然在此時緩緩的閉上,這一刻耀眼的彩色的光芒,從他的體內瀰漫出來,而後包裹了整個身體,繼而沖霄而起,

而在他的手中中,顯現出一幅黑白相間的陰陽圖,

「陰陽遮天圖,」

輕輕的呢喃聲,自藍塵的心中響起,手中陰陽圖,陡然暴衝天際,飛射途中,陰陽圖徒然變大,直到最後化為七丈大小,

陰陽遮天圖上面黑白二光流溢,狠狠的與黑色遮天巨手對撞在一起, 第二百五十六章

巨大陰陽圖上,黑白二光流溢,攜帶著驚人的攻勢與如巨岳一般的大手,對撞在一起,

「轟,」

瞬間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便是在天地間響徹而起,陰陽圖與黑色巨手不斷的對撞,瘋狂的絞殺著,所產生的可怖波動,使得四周的空間在這一刻都呈現扭曲的跡象,

「怎麼可能,,」

這一刻,黑衣青年眼中流露出一抹震驚之色,要知道發動這一擊他可是施展了十層十的力量,此刻竟然被對方擋了下來,這如何不讓他心驚,

此刻,他終於開始感覺到,這個原本被他認為輕易解決的對手,有多麼的棘手,

「轟隆隆……」

經過短暫的僵持后,兩道攻擊經過再一次對撞后,便是發生了巨大的爆炸,

澎湃的能量洪流在天空上四下席捲,擴散開來,最後這能量洪流形成一股股威力龐大的風暴呼嘯,那等威勢,足以將脫凡境初期武者重創,或者身亡,

「嗡,」

就在藍塵抵擋襲來的能量洪流之時,對面突然傳出了嗡鳴之聲,旋即藍塵便是看到一道長有三丈的黑色指芒朝他疾射而來,宛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劃破虛空,

咻,

黑色指芒在眼瞳中映射而出,藍塵也是發動了反擊,一道黑色光束迎了上去,黑色光束所過之處,能量洪流則是猶如遇見熔岩的厚雪一般,所以根本沒有受到一絲的阻礙,反而像是如魚得水一般,

短短數息的時間,黑色光束就與襲來的指芒對撞在一起,然後轟得一聲,巨大的爆炸后,兩道攻擊便是同時消散殆盡,


「看來不拿出點手段還真是收拾不了你,」緊隨而來的黑影青年冷聲道,

隨著他話音落下,在黑影青年的頭頂之上,有一片幽黑的雲團悄然形成,緊接著這幽黑的雲團陡然暴衝天際,綻放出璀璨的黑光,黑色雲團消失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有著六丈高的六層黑塔,

這黑塔懸浮在黑衣青年的頭頂之上,黑光流溢,靜靜的矗立,給藍塵一種冰冷,詭異之感,

嗡,噹噹當……

一陣輕顫之後,緊接著清脆的金鐵之聲自黑塔之中傳遞而出,響徹在天地間,

「嗯,噗,」

在黑塔發出金鐵之聲這一刻,藍塵便是感覺全身氣血沸騰,宛如開鍋了一般,旋即一口鮮血噴出,

「不好,」

藍塵心中大驚,連忙運轉陰陽經,壓下沸騰的氣血,旋即他便是煽動身後的巨大羽翼,急速的後退,

這座黑塔僅僅發出的聲音就讓他受了傷,絕對是一件品級極高的靈器,

「逃得了嗎,」黑衣青年冷聲道,

嗡,

黑塔塔身一震,突然綻放出如墨一般的黑色光芒,然後從黑塔激射而出,幾個眨眼之間就出現在了藍塵的上方,攜帶著厚重的陰影,直接對著藍塵鎮壓而去,

黑塔呼嘯而下,一股無法形容的巨大壓力自塔身上瀰漫而出,這一刻,黑塔下方的空氣被排斥一空,形成了一個真空的空間,

巨大的陰影籠罩下來,藍塵臉上面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從這座黑塔上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足以危及自己的性命,

這個時候的他,藍塵不敢有一絲的保留,將體內的所有屬性真元催動到了極致,彩色的真元猶如潮水般洶湧而出,眨眼間就瀰漫了他的周身,最後化為了一柄足以斬碎虛空的七丈巨型長刀,

這長刀,猶如神鐵所鑄,那龐大的刀身上,有著紫色電弧在閃爍,與此同時,還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刀身上有著一道道黑白相間的圓形符文,強大的真元波動,一bobo的從這巨型長刀上擴散出來,

「長,」

一聲低沉的大喝聲,自藍塵的心底響起,旋即只見長刀暴漲,

彩色長刀猶如能伸縮自如的如意金箍棒一般直衝而上,攜帶極端雄渾的強大真元,當的一聲,刀尖狠狠的刺在那鎮壓而來的黑塔之上,

「給我滾,」

彩色長刀的刀尖狠狠刺在塔底下面這一刻,狂暴的能量衝擊波如滔天的巨浪一般席捲開來,


「嗡,」

在長刀的頂撞之下,黑塔的塔身顫動了一下,下行的速度也是瞬間慢了下來,

「給我鎮壓,」

感受到天羅塔的變化,黑衣青年眼中寒芒一閃,口中發出低沉的大喝聲,


「嗡,」

隨著聲音落下,黑色天羅塔劇烈的振動著,旋即一圈圈的黑色的光芒自塔身上擴散開來,

伴隨著那黑色光圈瀰漫開來,天羅塔瞬間變大的三分之一,向下落去,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彩色巨刀身上的光芒迅速黯淡下來,緊接著刀身上顯現出一道道的裂縫,隨即破裂開來,

這一刻,天羅塔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向藍塵呼嘯砸下,所過之處,真元巨刀盡數崩碎,

「唰,」

因為之前巨刀的阻攔,藍塵此時已經快要脫離天羅塔所籠罩的範圍,此刻望著那一路勢如破竹鎮壓而來的巨塔,他眼中露出震驚之色,旋即閃過一抹狠意,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旋即吞入腹中,瞬間經過秘法化為澎湃的真元,

「轟,」

藍塵身上猛地爆發出沖霄的彩色光芒,身後的赤紅色羽翼猛猛的用力一煽,唰的一聲,藍塵的身形就消失在原地,

嗖,下一刻黑色的天羅塔便是砸在藍塵所在的地方,重重的轟在了地面上,霎那間林毀地陷,

大地在顫動,猶如發生了一場七級以上的大地震一般,

「呼……」

出現在百丈之外的藍塵看到這一幕,重重的吐出一口氣,眼中流露出陰沉之色,

掃了一眼黑衣青年,藍塵再次煽動身後的羽翼,急速向遠方飛遁而去,他並沒有朝藍家的所在的方向,而是朝另外一個方向,

從遇到對方開始,藍塵心中就一直猜疑,對方為什麼會知道他途經這裡,難道是藍家出了什麼事情,

不過此時他來不及多想,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想逃,逃的了嗎,」

黑衣青年望著藍塵離開的背影,冷哼一聲,只見他一揮右手,地面上的黑色天羅塔化為一道黑光出現黑衣青年的腳下,

「嗖,」

黑色天羅塔載著黑衣青年,化為一道黑色長虹,如閃電一般的急速朝藍塵飛遁的方向追了過去,速度比起藍塵絲毫的不慢,甚至還要隱隱快上一絲,

飛遁在前面的藍塵,神念掃視了後面一眼,面色難看,單論實力他並不比對方相差多少,但是對方的那座黑塔太過厲害,自己根本沒有與其相抗衡的靈器,

後面的黑色長虹越來越快,每一次閃爍都會跨越百丈的距離,與藍塵之間的距離,在如此速度下急速的縮短著,

嗖,

一炷香時間后,黑衣青年腳踩黑色天羅塔攔住了藍塵的去路,面上露出嘲諷般的笑容,旋即開口道:「只要你交出你的功法,說不定我會留你一具全屍,如果頑固不靈的話,我想你應該落入我屍鬼堂的下場,」

最後兩句話,黑衣青年的聲音之陰寒,似乎像四周的空氣都冰凍了,

「妄想,」藍塵冷聲道,因為之前燃燒了不少的精血,此刻的他面色蒼白,身上的氣息也是衰弱了不少,-

「敬酒不吃吃罰酒,」

黑衣青年冷哼一聲,便是馭動腳下的黑色天羅塔,向藍塵呼嘯而來,幾乎眨眼之間就到了藍塵的近前,

嗖,


藍塵煽動背後羽翼,向後急退,旋即向更高處衝去,

刷,刷,刷,刷……

黑衣青年將體內磅礴真元注入天羅塔中,瞬間天羅塔射出近百道黑色的劍氣,向藍塵激射而去,

面對下來的近百道劍氣,藍塵面色驟變,旋即他將全身真元催動起來,然後在身前化為一面彩色的晶壁,抵擋射來的密密麻麻的劍氣,

砰砰砰……

密集的撞擊聲響起,彩色晶壁僅僅堅持了片刻,便是咔嚓一聲,上面就出現了無數道裂痕,緊接著嘭的一聲,化為粉碎,消散在天地間,

噗,


雖然,藍塵在這片刻間里已是後退了百丈,但還是被一道劍氣擊中,

劍氣擊穿了護體真元,落在了藍塵的身上,雖然玄級靈甲擋住了這道劍氣,但是在這股巨大的力道下,藍塵狼狽的倒射而出,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原本就不強的氣息幾乎是在頃刻間萎靡,周身蕩漾的真元波動,也是紊亂而虛弱,

嗖,

黑衣青年駕馭著黑塔悠悠的飄了過來,如果不出現意外的話,他可以輕易的擒下藍塵

藍塵面色煞白的望著黑衣青年,眼中充斥著冰冷的寒意,他心中明白,今日逃生已是無望,此刻唯有拚命了,

他從白承安的記憶中得到了幾部威力巨大的秘術,可以瞬間提升一倍乃是兩倍的戰力,藍塵相信就算擊殺不了,也足以將對方重創,

想到此處,藍塵正欲施展其中一門秘術,就在這時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他腦海中那一直沒有絲毫動靜的鏡子突然顫動了起來,緊接著一股蘊含著龐大能量的黑白色氣流流淌而出,最後匯入丹田之中, “哼!算你命大!”冷冷的瞟了一眼董千斤後,馮臨風將目光投到了場中向我解釋道:“下一個出場的就是我們最主要的對手,也就是那個可能取得傳說中異寶的神聖的祝福隊!”

“你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我好奇的盯着馮臨風道:“不是說抽籤來決定出場的先後嗎?”

“抽籤?抽什麼籤?那是我昨晚想了好久才定下來的!”馮臨風一臉無所謂的衝着我說道:“要不那有那麼巧!頭兩個出場的隊伍就剛剛是我們要對付的隊伍!”

虛假真是無處不在啊!

這時在城門口突襲阿福的那個紅衣主教和另外三個紅衣主教一起立在場中,十二個聖騎士將他們團團圍住,不住的在四周做一些突擊,劈砍的動作,顯是示意能將靠近的敵人擊退! 兵器大師

隨着四根權杖越舉越高,權杖頂端的白色光球也越來越亮,臺上那幾支坐立不安的異國隊伍騷動得更加厲害了。

“神耀世人!” 龍武帝尊 。我下意識的用手一擋,只覺得一陣輕柔的感覺過後,白色波浪穿過我的手繼續向我的臉上撲來。

“哼!”馮臨風看到白色波浪穿過了我的手頓時大感面目無光,冷哼一聲後,猛的發力。我頓時便覺得一個無形氣場將向我撲來的白色波浪擊碎,盪開。




當然,這也不能不激動啊……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