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這也不能不激動啊……

誰讓這次隱族比斗中水藍家族取得了如此驕人的成績呢?

尤其是吳天這最後一招,竟是正面擊敗了金赤家族的雲龍幻滅,這簡直就是給他和給水藍家族大大長臉的事情……

「給你!」

見到水藍宏正的樣子,金赤洪波氣呼呼的瞪了一眼,甩手四個玉瓶直接飛到了水藍宏正的懷中,露出極為不舍的神情。

四個玉瓶,俱是無比古樸,上面雕著好似隨時要騰空飛翔的金龍,恐怕單單是這玉瓶的價格就極為不菲,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裡面裝著的龍息酒!

這龍息酒總共需要將近百年時間才能煉製出來,而且每次煉製最多只能有九瓶!

「哈哈,多謝了,哈哈……」

在水藍宏正的大笑聲中,金赤洪波身形一閃,來到那競技場中央,和眾人說了一句后便急匆匆的帶著金赤玄凌瞬移離開了。

沒辦法,他必須要抓緊時間帶金赤玄凌回去養傷,否則的話,若因為今日比斗而有所耽擱的話,那就很不妙了。

自此,吳天也成為了最後一個晉級第三場比斗的人選。

天玄凌然,水藍楊澤,水藍南彥,金赤蘅梓,吳天,以及經過之前抽籤直接晉級的木青家族木青瑩雪,總共六人成功進入了此次隱族比斗的最後一場!

六人的晉級名單中,水藍家族佔據半壁江山,可謂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但這是事實,任何人都不能否認!


天心族,水藍家族,金赤家族以及木青家族四大家族都有人進入,唯獨火朱家族以及土裂家族卻是失敗了,可他們卻並沒有離開,隱族比斗乃是六大隱族二十年一次的盛事,在比斗之後更有一系列的事情要商量,他們也不可能就此離去。

…………

「臭小子,你那最後一招到底是什麼招數,竟然這麼強?」

「就是啊,吳老弟,你到底有多少底牌?我怎麼感覺,你好像一直都在保留著實力啊?」

「吳兄,你最好老實交代,不然的話後果你知道的,嘿嘿……」

剛回到水藍別院,吳天便遭遇到了圍攻,水藍方希、水藍楊澤以及水藍南彥三人將他圍了起來,而之前受傷的水藍寒韜則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最令人吃驚的是,似乎經受了愛情滋潤的他,一改以往的那種冰寒,其臉上竟浮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看起來,愛情果然是能夠最大程度改變一個人的良藥啊!!

「呃……」

面對著三人的『圍攻』,吳天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只能不斷得以苦笑應對,可這樣子絲毫不能讓水藍方希他們三人放過他,繼續一個接著一個的如同炮轟似的圍攻著,這個現象一直持續到水藍宏正面帶笑容的走回院內,才算是暫時告一段落。

「好了好了,都別胡鬧了!」

水藍宏正擺了擺手,沉聲道,「你們都過來,我有些事情要說!」

幾人當即圍坐在了一起,水藍宏正翻手間,那他從金赤洪波手中打賭迎來的龍息酒便擺了出來,淡淡的道,「此物就是龍息酒,相信你們都應該聽說過吧?」

「龍息酒?」

除了吳天之外,其他四雙眼睛俱是一亮,水藍方希更是直接開口道,「四長老,這就是傳說中可以助人突破宗階桎梏的龍息酒?」

助人突破宗階桎梏?

吳天聞言,陡然身體一顫……

「不錯!」

水藍宏正點點頭,望了望吳天有些疑惑的眼神,他才恍然想起,自己這個外孫其實對六大隱族根本不算了解。

「天兒,這龍息酒乃是金赤家族的特產,據說是與龍族有關,但具體的已經不可考證,估計除了金赤家族的高層之外,沒有人會清楚!」

水藍宏正緩緩說道,「正如同方希丫頭所言,龍息酒可以助人突破宗階桎梏!眾所周知,宗階巔峰突破至尊階乃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往往百不存一!但是有了龍息酒,就可以將這種桎梏打破!」

「只要是在宗階階段服用龍息酒的話,將來突破至尊階的幾率將會提升到六成,甚至七八成之多!而以你們的資質,相信這個幾率會更高,甚至達到百分之百!」

說到這裡,水藍宏正又是一揮手,三瓶龍息酒立時分別飛到了吳天,水藍南彥,水藍方希以及水藍寒韜四人手中,淡淡的繼續道,「楊澤小子你已經是尊階了,這玩意兒對你沒啥大用!你們四個,趕緊的收好吧!等回去之後就立刻服用!」

「是!」

四人狂喜不已的將龍息酒各自收好,相信要不了多久,水藍家族便會再次多出四個尊階來了,尤其是吳天,今年才二十二歲而已,他若是能夠成功突破,不知道將會帶來多大的震撼呢!!

「另外,三日之後將會舉行第三場,但是要比些什麼還不知道!」

水藍宏正正色言道,「不過我希望你們都要努力,不管比斗內容是什麼,切記不可丟了我們水藍家族的面子!」

「是!」

吳天,水藍楊澤與水藍南彥三人紛紛應諾,至於水藍方希與水藍寒韜這新晉的小兩口,卻是並沒有太多的失望,對於他們而言,此次參加隱族比斗能夠收穫這一生的愛情,已經是極為滿意的事兒了。

…………


「吳天……」

一日後,吳天坐在院落中與水藍楊澤喝著茶,金赤蘅梓竟是不敲門的直接走了進來。

水藍方希與水藍寒韜攜手出去逛街了,而水藍南彥也去找他的土裂卞雲,簡直就是重色輕友。

這時,見到金赤蘅梓到來,水藍楊澤古怪的朝吳天望了一眼,隨即借口有事直接離開,讓吳天簡直無語的緊。

「有事么?」吳天起身為金赤蘅梓倒了一杯茶,而金赤蘅梓也沒有任何矯情的接了過來。

「有!」

放下茶杯,金赤蘅梓淡淡的道,「我說過了,等你打完了,我要向你挑戰!」

「呃……我能說不么?」吳天苦笑了一下。

「不行!」

「那好吧!」

吳天聳了聳肩,「反正這幾天不行,我還要好好的療養療養呢!誰知道接下來的第三場會弄些什麼,難道蘅梓小姐你就一點都不擔心?」

「你到底是什麼人?」金赤蘅梓沒有回答,直接反問道。

「呃……什麼意思?」吳天微微一怔,「我不就是我了?」

「你竟然能夠正面破了雲龍幻滅!」

金赤蘅梓沒有看到那一幕,但卻聽金赤洪波細細描述了一遍,也加重了她內心的那一幕幕好似虛幻般的畫面,這也讓她對吳天越發好奇,這才接著欲要挑戰之名直接上門。

「呵呵……」

吳天輕聲笑了笑,並未多言。


雖然他知道金赤蘅梓是天命之破軍,可卻不知該如何能夠取得金赤蘅梓的信任,讓她修鍊《破軍星霄訣》,從而真正的成為他的天命三星君之一。

故而,吳天在某些方面也極為保密!

見到吳天根本不正面回應,金赤蘅梓秀眉不禁輕輕一皺,「你……以前是不是認識我?」

這忽然的話,讓吳天頓時抬眼望了過去,看著金赤蘅梓那秀眉微蹙的模樣,心裡驀地快速轉了幾下,這才開口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在這裡才認識的么?」

「是啊,可是……」

金赤蘅梓的秀眉皺得越緊了,可偏偏她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使得她好幾次張嘴,都始終沒有說出什麼其它的話語。

「可是什麼?」吳天追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

金赤蘅梓快速的搖了搖頭,起身便朝外面快速走去,「吳天,我會重新來找你的!」

丟下這麼一句話便直接離開了,讓吳天直直發愣,望著金赤蘅梓遠去的背影,他並沒有出聲。

整個別院中再次安靜了下來,可沒多久,水藍楊澤帶著一張古怪的笑臉重新走了進來,「吳老弟,怎麼了?難道你和她吵架了?」

「……」

吳天被驚醒,直接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道,「楊澤老大,你出現的可真及時啊!」

「嘿嘿……我這不是給你們創造方便條件嗎?」

水藍楊澤嘿嘿笑著坐在吳天對面,「對了,吳老弟難道你不想找人結成一對兒?就像方希妹子他們一樣?」

「呃……胡說什麼?」

吳天又是一陣無語,旋即不管那水藍楊澤的古怪笑容,直接起身朝房間走去,擺手道,「懶得和你廢話,我回去休息一會兒,你自己慢慢在這品茶吧!」

「哈哈……」

水藍楊澤在身後大笑著,而回到屋內的吳天,卻是眉頭緊皺,他隱隱能夠察覺到,金赤蘅梓與之前的徐達和馮浩有所不同,可他卻又說不出不同之處到底在哪兒!

吳天其實很想將《破軍星霄訣》交給金赤蘅梓,可又該用什麼理由?即便就算是交給她了,誰又保證她一定會修鍊?要知道,金赤蘅梓在金赤家族中的地位肯定不低,再怎麼樣,現在的吳天也無法與金赤家族相比,又怎麼才能夠讓金赤蘅梓對他絕對信任呢?

這的確是個問題,讓吳天苦惱不已。

不過吳天同樣不知道,離開了水藍別院的金赤蘅梓也是與他幾乎一樣的皺眉神情,只不過金赤蘅梓想得更多的卻是那不斷浮現在她腦海中的一幕幕模糊畫面,似乎冥冥中有個聲音在呼喚著她,可偏偏始終無法得到任何真正的確認。 既然無法解決,那就暫時不去多想,如此平靜的時間過去了,轉眼間已是來到了第三場比斗開始的這日……

吳天,水藍楊澤,水藍南彥天玄凌然,金赤蘅梓以及木青瑩雪六人,站在競技場中心位置,周圍看台上如同之前那般人頭攢動,似乎除了過道之外,連一點可以多餘站人的地方都沒有了。

第三場的比賽內容,每一屆都不一樣。

誰也不會事先知道到底是什麼,因此此時的吳天他們心中都多出了一分期待。

包括火朱儷艷,金赤洪波,土裂崇煥,水藍宏正在內的六大隱族帶隊之人同時出現,其中,或許是因為水藍家族在此次比斗中取得的驕人戰績,讓水藍宏正成為了這第三場比斗正式開始之前的中心人物。

緩步上前,水藍宏正的目光一一從吳天他們六人身上掠過,而後這才淡淡的開口道,「首先,恭喜你們能夠進入到第三場的比斗之中!希望你們能夠各自努力,發揮出最好的實力!」

「眾所周知,咱們隱族比斗每一屆的第三場內容都是不定的,這次亦然!」

「經過我們六個老傢伙的商議,最終確定了比斗的內容……」

「此次比斗也算是個人賽的一部分,不過特殊在於,你們需要在特定的環境中兩兩捉對廝殺,勝利的最後三人又會在另一個特殊環境內比拼到最後,從而分出前三!」

說到這裡,水藍宏正停頓了一下,方才繼續道,「接下來,我宣布對戰名單!天玄凌然對戰水藍楊澤,水藍南彥對戰金赤蘅梓,吳天對戰木青瑩雪!」

這個順序,是按照眾人成功晉級的順序而來,吳天戰勝金赤玄凌是最後一個,便安排他對戰那木青家族的木青瑩雪了。

「是!」

六人紛紛應諾,也各自朝自己接下來的對手望了一眼,不過其中金赤蘅梓卻始終保持著冰冷的面容,面無表情可以說是最為特殊的一個,而那木青瑩雪卻在聽到自己的對手之時,不禁撅了撅嘴,似乎頗有幾分可愛之色。

「木青瑩雪……」

吳天望了一眼,卻正巧碰到木青瑩雪看他的目光,隱隱覺得,這個運氣好直接進入第三場的幸運女子,似乎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弱……

吳天一眼便看出,木青瑩雪是一個九階武宗,可帶給他的感覺,甚至比金赤玄凌更加威脅大一些。

讓吳天也在立時之間不禁提起了精神,沒有絲毫小覷。

「接下來,你們且站在原地!」

隨著水藍宏正的一句話,站在他身後的五人立時閃身而出,六道身影飛快的在競技場周圍急速掠閃,六種不同的光芒好形成了一幅瑰麗畫面似的,讓在場之人都不禁心生不解。

終於,足足過去了將近半個時辰,他們六人的身形才緩緩停住……

「這是……?」

周圍的環境雖然看似沒有什麼大的變化,可帶給眾人的感覺卻是與方才完全迥異,說不出的古怪……

在眾人有些狐疑的神情下,水藍宏正驀地道,「現在你們按照方才我的分組站好!」

六人立時聞聲而動,吳天與木青瑩雪,天玄凌然與水藍楊澤,水藍南彥與金赤蘅梓,很快的站好了。

接下來,六個聖階之人齊齊出手,霎時間便將競技場分成了三個區域,剛好每一組站定一個。

「你們此次對戰的環境,便是在重力陣法之內!陣法之中的重力程度會是平時的兩倍!」

隨著水藍宏正的話語,吳天頓時感覺到周圍壓力狂增,猝不及防的他忽然彎了彎腰,好在及時用自身真元進行抵擋,他才沒有任何狼狽的地方,當然此時的其他人也幾乎一樣。

重力陣法,這是第一次特殊的環境。

「好了,開始吧!勝者方可進入第二次特殊環境中進行比斗!」


水藍宏正的話語好似回蕩在幾人耳畔,讓他們的神情在瞬間肅穆了不少。

最左邊,吳天與木青瑩雪相視而立……

中間,則是水藍南彥與金赤蘅梓的地方,至於最後邊不用多說,當然是天玄凌然與水藍楊澤交手的區域了。

三個區域,都被一層結界隔開,讓三組人都無法看到其他人的存在,也就給他們創造了一個安靜的環境進行對戰,但是從外面看去卻可以將他們的一舉一動看的無比清楚!

這重力陣法乃是六大聖階之人聯手而立,自然會很特殊了,也不用擔心會被吳天他們給擊破!

「吳天大哥,請多多指教!」

木青瑩雪朝吳天微微欠身行了一禮,嘴角含笑的說道,「之前看了吳天大哥你比斗的情形,瑩雪自知不是吳天大哥你的對手!但是不管如何,瑩雪是不會認輸的!」

這木青瑩雪,應該不滿三十,但恐怕也差之不遠了,不過其天生長得一副童顏,乍眼望去恐怕就如同一個十八九歲的姑娘似的,其聲音更是甜糯糯的,好似甜入人心一般,頗有一種春風拂面般的感覺,更讓人不禁心生憐惜之意。

如此一個妙人兒,恐怕是個男人都不想與她動手吧?

「瑩雪小姐客氣了!」

吳天笑了笑,「請瑩雪小姐出手吧!」



忙好這些,蘇歌就帶著子書和子音一起出門了。

Previous article

「給我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