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血玉蜘蛛的悲鳴嘶吼,驚得整個望月森林都雞飛狗跳。

一隻七階魔獸就這麼被弄死了,而且還是乾淨利索的。

嘯月擬態化,輕輕躍上九九的肩頭,而南宮墨澤則是背起氣若玄虛的雲飛揚,朝血玉蜘蛛的屍體處走去。

「九九,剛剛你是怎麼做到的?」南宮墨澤邊查看龐大的屍體,邊問。

他實在忍不住,只是區區細線而已,這少女是怎麼做到把血玉蜘蛛的八條腿給斬下來的,這還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嗎?就連他一階魔宗都做不到!

*****

一更送上,今天中秋,祝大家中秋快樂!

沒有評論、沒有收藏、沒有推薦,夢夢都快木有信心了!求鼓勵,求虎摸!

今天過個小節,剩下的更新晚上送! 「只是加入了一點點陣法,我也是第一次嘗試!」九九風輕雲淡得道,好似做出如此兇殘的舉動不是她自己一般。

把陣法和魚線結合在一起,她確實是第一次嘗試,這個靈感還是來自於那龐大的蜘蛛,在二十一世紀可沒有如此嚇人的獸類,用到的大規模陣法也不多,而這次確實是把她逼急了,他們三人一獸根本就不是這龐然大物的對手,如果不想點別的法子,那可真就危險了。

「轟!」驀地一聲巨響,驚得他們都打了個戰慄。

發生了什麼?

九九還以為那蜘蛛沒有死透,慌忙抬眼。

天哪,這哪裡是沒死透,這直接就是被分屍了啊!太尼瑪的兇殘了!

只見血玉蜘蛛圓滾的龐大身軀被分成了兩半,而秦亦手持利劍,面帶肅殺的站立在最中央,他的身邊橫七豎八的躺著上官浩天、諸葛辰和紫寒。

九九驚訝的挑挑眉,厲害,居然一劍就能斬開著畜生的身體,十五歲的四階斗王,天才中的佼佼者。

秦亦把手中的利劍朝外輕輕一甩,血漬就不見了,緩緩把劍放回刀鞘,渾身的殺氣也在刀入鞘的那一瞬間,消散的一乾二淨。

「墨澤,怎麼回事?」精練的語氣,讓人感到一陣清爽。

南宮墨澤看到他們四人沒事,不由鬆了一口氣:「我們被這隻七階的血玉蜘蛛迷惑了,不過現在看來,大家都沒事,真是萬幸!」

秦亦的瞳孔微微放大,心裡一緊:「七階?還是血玉蜘蛛?你們沒受傷?」

血玉蜘蛛,自古以來就是非常邪惡的魔獸,它的毒液具有非常強大的腐蝕性,就連吐出的絲都具有讓人瞬間麻痹的強烈毒性,而且它的絲非常結實並帶有韌性,身軀更是龐大的猶如小山,非常擅長誘惑獵物,並將其緩慢吞食。

居然能在這種生物的手下安然無恙的活下來,堪稱奇迹!

南宮墨澤笑著搖搖頭,他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他們確實活下來了,而這一切都多虧了有那位滿身密雲的少女在。

「我們沒受什麼重傷,就是飛揚有些靈力枯竭的跡象。」看了看背上已經熟睡的雲飛揚,南宮墨澤好笑的搖搖頭,還真是辛苦他了。

九九讓嘯月幻化為原型,把地上昏迷的三人馱在背上。

秦亦蹲下身,三兩下就把血玉蜘蛛的魔核給挖了出來,走到九九面前,把手裡的魔核交予了九九。

九九詫異的抬頭,她以為他會把魔核交給南宮,而不是她。

「我看得出來,你才是這次的大功臣,拿著吧。」秦亦說話雖然簡練,但是眼神的誠摯卻清晰可見,讓九九的心微微有融化的跡象。

「那我就不客氣了!」九九接過魔核放在戒指里,長長的睫毛覆蓋住她的眼帘,讓人看不透她的心思。

「我們去那邊休息一下吧。」南宮墨澤指了指東邊沒有毀壞的樹木處,提議道。

********

晚來的更新,今天只有兩更,不好意思,由於存稿用完,明天又要上班,所以不能熬夜,也就只能更兩章,明天會把今天欠的一章布上! 嘯月輕緩的把背上的三人放在地上,隨即又擬態回去,窩在九九的懷裡,不願下去。

「喏,吃點乾糧!看來我們今晚,只能在這過夜了!」南宮墨澤從儲物戒里拿出準備好的乾糧,分給秦亦和九九,看了看天色已不早,而其他人還在昏睡,除了在原地休息過夜,再無他法。

秦亦和九九點點頭,並無任何異議。

九九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般,從戒指里拿出兩個丹藥瓶分別扔向南宮和秦亦。

「秦大哥,你手裡的是還陽丹,給他們三人服下,南宮,你手裡的是金烏丹,給飛揚服下。」九九淡然的解說著丹藥的用處,如此昂貴的天階低品丹藥,她就像是不要錢般的隨手就是整瓶整瓶的往外送。

南宮墨澤已經習慣了九九的土豪氣息,默默取出兩顆塞進雲飛揚的口中,剩下沒有用完的,他毫不知恥的扔進了自己的儲物戒中,這丫頭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丹藥,此時不佔便宜,更待何時!

秦亦還不知九九在丹藥方面是大土豪,倒出三顆,把剩下的原準備還給九九,卻被她阻止了。

「秦大哥,你拿著吧,我這最不缺的就是丹藥,如果出現緊急情況,你也用得著,況且,我們現在已經是一個團隊了。」九九朝著秦亦微微一笑,惑他眼目得道。

秦亦不由一愣,他一直沒有把冷九九當做是魔夜的人,畢竟冷家,是他們心中的一個死結,可是現在,他的心境確確實實的鬆動了,把天階丹藥一大把一大把的給他們,這種大手筆,就算是丹藥世家——諸葛家,都比不上。可想而知,眼前的這位少女,是真真切切的把他們當做了同伴,而且還是出生入死的同伴。

在這一刻,秦亦釋然了,什麼冷家不冷家的,反正冷九九這個朋友,他是交定了!

秦亦是釋然了,而南宮墨澤卻鬱結了,為何小九九稱呼阿亦是「秦大哥」,稱呼他就是「南宮」!要不要這麼殘忍!

時間流逝的何其快,第二天,天剛有點蒙蒙亮,在深邃微白的天空中,還散布著幾顆星星,地上漆黑,天上全白,野草在微微顫動,四處都籠罩在神秘的薄明之中。

「唔……」躺在地上的上官浩天,首先睜開眸子,有些不明所以的環顧著四周。

他這是怎麼了?他只記得他們一伙人進入瞭望月森林的內圍之後,起了大霧,然後,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上官浩天有些頭疼的揉揉太陽穴,皺著眉頭看向灰濛濛的天際,還在思索著。


「你醒了?」九九感覺到動靜,從修鍊中回過神,看向坐起身的上官浩天,輕啟雙唇。

為什麼秦亦能那麼快的醒來,而他們則是一晚上之後才醒過來,肯定是因為體質的關係,秦亦是戰士,身體素質甚是強悍,而他們三個卻是魔法師,本就身體素質很是低下,在遇到這方面的事情,當然還是戰士比較佔優勢。

至於南宮墨澤和雲飛揚為何沒有暈倒,那是因為南宮墨澤是光系魔宗,比他們要高出許多階級,況且光明本就克邪惡之物,而雲飛揚則是因為一直被九九牽著,九九和聞人白簽訂了契約,有獸王這個護身符,魔獸一般會潛意識的想要忽略她的存在,雲飛揚這次算是沾了九九的光!

ps:這兩天下班很晚,導致更新也很晚,不好意思哈!一會還有一更 上官浩天看向盤膝坐著的嬌小少女,眉頭皺得更深,聲音帶著絲絲冷意:「我這是怎麼了?」

「浩天,我們誤入了血玉蜘蛛的腹部,你們吸食了毒霧,導致昏迷不醒。」聽到上官浩天的質問,南宮墨澤從冥想中醒來,指了指一旁還在昏睡的諸葛辰和紫寒,輕聲解釋道。

上官浩天這才瞭然的點點頭,只是看向九九的目光中帶有一絲不解,他有些不明白,為何她沒事?

南宮墨澤和上官浩天那可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基友,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意思,繼續解釋道:「九九是煉藥師,又是戰士。」

言外之意是,戰士的身體素質當然比法師好,何況煉藥師的身體一般毒物又入侵不了,理所應當的沒事啊。

又過了幾個時辰,等太陽普照大地的時候,諸葛辰他們才悠悠轉醒。

他們一醒來,南宮墨澤便組織著大家,朝著森林的更深處的四瞳靈狐的所在處前進。

一路上,大大小小的魔獸紛紛阻擋他們的道路,但是它們面對的是七位天賦逆天的怪物們,只要不是六階之上的魔獸,都會成為他們進階的墊腳石。

三天,他們在這龐大的森林裡兜兜轉轉了三天,殺了無數低階魔獸,但也只是低階魔獸而已,像血玉蜘蛛那般的高階魔獸,再沒有遇見過。

這一點,讓九九很是鬱悶,明明都進入了內圍,為何再沒有遇見過高階魔獸,雖然沒有遇見高階魔獸,這一點讓她覺得很慶幸,但是,從別的角度想,又覺得很詭異。

就像是暴風雨前夕的平靜,這種感覺,讓他們覺得很不爽。

「主人,前方五百米處,有人!」嘯月動動耳朵,敏銳的感覺到前方的人群。

九九詫異的眯眼,人?內圍怎麼會有人?

「南宮,這個任務,只有我們接了?還是……」如果接這個任務的還有其他傭兵團,那麼,前方有人,也不奇怪。

南宮墨澤搖搖頭,如實道:「據我所知,只有我們魔夜接了任務,僱主並沒有通知我,還有其他傭兵團也接了這個任務!」

他有些疑惑,不知九九為何要這麼問。

九九一雙冷艷的眸子里閃爍著不明的光澤,纖細的小手一下又一下,非常有節奏的撫摸著嘯月的皮毛。

「南宮,我們在這休息一下吧。」


九九此話一出,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無一不是滿頭問號。

「我們剛剛才休息過,你又累了嗎?」上官浩天不冷不熱的開口問道。

「如果信我的話,就暫時按我說的去做」九九現在也懶得解釋,撂下這麼一句意味不明的話,讓上官浩天有些微微的火大。

雲飛揚率先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的立場表明的很清楚,信九九,得永生啊!

其他人也接二連三的坐了下來,都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只有上官浩天和九九還站得直直的。

九九是因為想要去前面探探情況,而上官浩天是從心底里就不想接納九九的存在!

在他的心裡,冷家的一切,是比黑暗勢力還要邪惡的存在。 「秦大哥,你能陪我去前面看看嗎?」九九也不去管上官浩天那黑的快要爆表的臉,只是淡定自如的邀請秦亦和她一起去探情況。

秦亦微微挑挑眉,有些詫異。

諸葛辰一臉哀怨的看向九九,撇著嘴:「小九九,我也想和你去,也帶上阿辰哥哥吧!」

九九一臉惡寒的抽搐著嘴角,嫌棄的開口:「法師和煉藥師對我沒多大用處。」

言下之意就是,只有秦亦此時對她是有用處的。

雲飛揚惹人憐愛的瞪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眸子,眼巴巴的望向九九。

九九默默移開視線,裝作看不到那雙閃著水光的大眸子,她很想吐槽一句,賣萌遭雷劈!

「走吧!」實在無法忍受眾人用視線凌遲她,連忙拉著秦亦,朝嘯月說的方向,飛一般的遁走。

秦亦雖然不知九九拉著他到底去幹什麼,但還是迅速跟著她的步伐,穿過一片片灌木。

驀地,九九忽然停了下來,朝著秦亦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秦亦疑惑的張了張口,還未出聲,就聽到對話聲,趕忙把到了嗓子眼的問話給咽了回去,屏氣凝神的聽著前方的談話。

「你說,二王爺為何要這麼大張旗鼓的來這望月森林?」

「唉,你不知這其中內幕,皇后讓太子殿下和二王爺來這找四瞳靈狐的幼崽,誰先把這幼崽帶回去,誰就能得到陛下的一個承諾。」

……

兩個身穿紅色盔甲的年輕男子,在一旁小聲嘀咕著,而他們站的位置,只好就在九九他們的那一片灌木前方,這清晰的談話聲,全部被九九和秦亦聽在了耳朵里。

秦亦在聽到二王爺的時候,蹙起了眉頭,二王爺,他們都見過,也與之打過交道,這人不好對付的很,簡直就是奸詐無恥的代名詞。

然而,太子殿下則與之相反,一生凜然正氣,頭腦也聰慧機智,可以看得出,以後上位,那絕對是一代明君。

九九輕輕的拉了一下秦亦的衣袖,看了一眼前方的那顆有著濃密枝椏的蒼天大樹,給秦亦使了個眼色。

秦亦點點頭,兩人牟足了勁,只是一瞬間,便悄無聲息的躍上了那顆大樹的枝頭。


而下方的兩位紅衣侍衛,絲毫沒有感覺到異樣。

這就是九九讓秦亦陪她的緣故,秦亦是戰士,在這種時候可以做到悄無聲息,而其他人就沒這個本事了。

「你們給本王聽好了,誰先找到四瞳靈狐的幼崽,本王必有重賞,如若空手而歸,你們都得死在這裡!」一位穿著明黃袍子的青年,一雙犀利如鷹眼的眸子,陰狠的眯起,掃視著圍在他身邊的一群紅衣侍衛。

「王爺,可是……」唯獨沒有穿盔甲的一位男子,有些猶豫的開口。

而黃袍青年卻厲喝出聲:「沒有什麼可是,如若抓不到,那就給本王盡全力殺了。」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自己得不到,也決不會讓對方佔到絲毫便宜,這是他一貫的作風!

九九一臉平靜的盯著下方,在看向黃袍青年的時候,微微挑了挑眉,這聲音她好像在哪裡聽過啊! 而那黃袍青年也好似感覺到了什麼,轉身,視線掃到了九九他們藏身的那顆大樹。

秦亦大駭,頓時想要拉著九九趕忙遁走。

九九安慰的拍了拍秦亦的肩膀,無聲的說了幾個字:「沒關係,不用怕!」

這棵樹的枝椏這麼茂盛,那高傲自大的王爺,是不可能發現他們的。

正如九九所想,黃袍青年看了兩眼大樹,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隨即招呼著他的隊伍,揚長而去。

一群紅衣侍衛整理了馬車和他們的戰馬,繼續朝東邊行進。

等的他們走遠了,九九和秦亦才躍下大樹。

「看來,我們必須趕在太子和二王爺的前面把四瞳靈狐捕捉到手!」秦亦陰沉著一張臉。

奶奶個腿,一個二王爺就夠他們喝一壺了,又加一個太子殿下,這皇后簡直就是一天閑的沒事找事啊!

兩人「馬不停蹄」地朝著其他人休息的地方奔去,這重大消息得趕緊告知他們的小夥伴。

南宮墨澤遠遠就看見了九九和秦亦,不禁站起身,想問他們去幹嘛了。

還沒來得及開口,一向話少的秦亦,破天荒的開始絮絮叨叨,把他和九九看到的、聽到的,全部敘述了一遍。

眾人一聽,紛紛都黑著一張臉,這運氣還真尼瑪的背到家了!

「南宮大哥,這下怎麼辦?」雲飛揚耷拉著耳朵,擔憂的詢問隊長大人。

「還能怎麼辦,硬著頭皮上唄!」南宮墨澤故作輕鬆的說道,幸好對方在明,而他們在暗。

一行人開始收拾東西,也朝著東邊走去。

第二天正午,萬里碧空中漂浮著朵朵白雲,那太陽,如同熊熊燃燒的火焰,向大地傾斜著過量的光與熱。

而九九他們總算是走到了四瞳靈狐的所在處。

映入他們眼帘的,是一個非常詭異的洞窟,裡面漆黑一片,一眼望不到頭。

「在這裡面?」上官浩天依舊板著臉,冷著聲問道。

南宮墨澤對上官浩天的態度早就習以為常,如果這廝的變得溫柔似水,他才會覺得毛骨悚然呢

「恩,地圖顯示的是這裡。」南宮墨澤看了看手中的地圖,平靜的道。


那個時候,他甚至覺得,要不要就這麼放棄掉報復呢?

Previous article

忙好這些,蘇歌就帶著子書和子音一起出門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