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個時候,他甚至覺得,要不要就這麼放棄掉報復呢?

「暮婉……暮婉……」陳立一遍遍的叫著他的名字,「為什麼不早點出現,我就不會……」不會做出那些連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事了。

「陳立,是你陷害郝景明的是嗎?你是為什麼要這麼做?而且為什麼你會變成這個樣子?」暮婉問道。

聽到暮婉的話,他動了動腦袋,看到了自己的身體,什麼時候自己竟然變成了這樣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再看看自己的手,竟然已經變成了令人作嘔的爪子。

「是我……郝景明他……就是我之前救過的朋友……」陳立的氣息變得有些虛弱,沒說一句話,都常常的喘著氣。

「什麼他竟然就是你之前救過的朋友?那你為什麼要害他!」暮婉驚訝道,當初那個人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是我對不起他……」陳立緩緩的說著,然後黑色的眼珠看起來很困難的轉動了起來,看著暮婉,「把你弄成這個樣子……對不起……」

他試圖用爪子去撫摸暮婉,可是爪子卻停在了半空中,自己如今的手已經沾滿了污穢,不再是一個真正的人了,如今也就不再適合去觸碰曾經的那份美好了。

「到底是誰把你變成這個樣子的?真正的你不該這樣……」暮婉突然間抓住了陳立的爪子,急切的看著他,就像高中的時候她對自己不經意的關注。

「都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沒能走出自己的屏障……」陳立的手漸漸的從暮婉的手中垂落下來「暮婉,請你幫我一件事……」

「什麼事?」暮婉問道。

「幫我向郝景明道歉……然後……好好的活下去……」獸化的陳立身體突然間開始漸漸融化,黑色的粉末隨著吹來的風開始擴散「暮婉……再見了……」

「不行,要道歉你自己去!聽到沒有!」暮婉眼睜睜的看著陳立的身體在短短的幾秒鐘化為黑色的顆粒被風吹走,卻無能為力,好好的一個人就這麼的消失了在了自己的眼前。

「陳立!」暮婉大聲的喊著,可是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你不用喊了,變成噬魂屍死亡就是他唯一的去處,不能控制心魔的人,別人是沒有辦法救他的。」穆子宸淡淡的說道。

「為什麼?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即便是別人這麼做,陳立他也不是這樣的……」暮婉極力的解釋著。

「世界上的人心,你又了解多少呢?即便是最親近的朋友,你也不可能完全的知道他心裡的想法,擁有的信任和最後的背叛,沒人知道下一秒自己面的的將會是什麼。人心也是最脆弱的,他極容易被感動,也更容易被污染,陳立走上這條路,怪不得別人。」穆子宸急促說著,然後沒有關暮婉驚異的表情,更沒有再說多餘的話,連忙跑到莫沉蕭的身邊,然後背起了這個之神下一口氣的傢伙,得趕快送去醫院才是。

而這一邊的暮婉卻看著頭頂上湛藍的天空,穆子宸的話回蕩在耳邊,世界上的人心,你又了解多少呢?

記憶里的陳立,是那麼正義的人,為了朋友甚至不顧性命,為了夢想不斷的追求,曾經的她甚至覺得,陳立就是自己的榜樣,甚至,在那段青春的時光里,她還喜歡過這個傢伙。

可是她卻沒有想到,在陳立的心理,竟然有著這樣的心魔,讓他有一天變成了一個真正的魔鬼,再然後徹底毀了自己。

天空的風夾雜著陳立存在過的氣息,劃過暮婉的髮絲,不管怎麼說,這一切就這麼消失了,才剛剛見面的人,就這麼消失了……

在這座城市裡,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生活,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追求,可是有些人卻在為了不切實際的權利在漸漸的迷失掉那些作為人的本質,走向一條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事。

到了後來才追悔莫及。

許多天之後。暮婉找到了郝景明。

她才知道,原來郝景明從陳立受傷之後就一直愧疚,他知道陳立的臉受傷之後便很難在演繹界這條路上繼續前行,所以他是多麼的自責,看著陳立臉上時不時出現的悲傷和無奈,他全部看在眼裡。


那個時候,他就想,既然陳立沒有了前進的步伐,那麼他就要做到更好,他要用自己的努力去換來能讓陳立和他一同向前的權利。

就這麼,在陳立不知道的背後,郝景明所付出的努力,為了能在比賽里獲得名次,郝景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練習上,甚至漸漸的連去找陳立的時間都變少了,他甚至有些擔心,陳立會不會怪他。

可是當他得到陳立沒有怪他的回答,他是那麼的開心,所以再後來他終於有了將陳立引薦給自己的贊助人的權利,他可以讓陳立作為自己的夥伴,和自己一切等上舞台的時候,本想告訴陳立,卻發現他在市裡的軟體開發研討會,原來放棄了演繹的生活,陳立過的那麼好。

在研討會上,他看著陳立如今擁有的一切,竟然連自己都有些羨慕。

所以再後來陳立找到自己的時候,他就沒有再提讓他和他一起的事。

可是誰知道,陳立會一直徘徊在心魔中做出這樣的事,甚至在他被警察抓走的那一刻,郝景明都沒有怪陳立,他總覺得,這畢竟是自己欠著陳立的,他只是擔心這樣的陳立,遲早會出事。

知道今天見到這個叫暮婉的女孩時候,才知道,陳立已經付出了他該有的代價。

「所以,我找到你是為了告訴你,陳立他想和你說對不起……」暮婉淡淡的說道。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那個時候我應該陪在他身邊,而不是什麼都不告訴他,讓他在誤會裡越走越遠……」郝景明看著天空嘆氣道。

「你沒有恨他嗎?」暮婉問道。

「恨,我只是恨,陳立這傢伙真是傻子,我只是恨,我們相聚的太少了,他是我郝景明最好的兄弟,竟然連一句再見都沒有說就再也見不到了……」說道這裡,郝景明的臉上顯出了淡淡的遺憾,雖然在這個演員的臉上暮婉也不能確定郝景明究竟是演戲還是真實,可是暮婉卻知道,郝景明卻是沒有再警察面前提到關於陳立的任何一個字。

「你真是好人。」暮婉說道。

「這世界上,恐怕最難懂的也就是人心了……」

「也是……」

窗外依然晴朗,只是時不時會傳來幾聲鳥鳴,這次事件雖然對郝景明造成了不小的影響,但是最後以郝景明是被陷害的結果而告終,只是人們不明白的是,公司那個很厲害的技術指導員為什麼要這麼做,還差一點讓個普通的小員工當了替罪羊,真是太不地道了。

但是那個罪魁禍首,卻似乎一夜之間知道了東窗事發,帶著一些線索跑的無影無蹤,到現在警方都沒能找到他本人。

而這一邊在醫院裡,之前還奄奄一息的莫沉蕭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只是肩膀上的傷口還是有些深,看起來完全好起來還需要些時間。

「穆子宸,你是說那天那個怪物是變異的?」莫沉蕭一邊吃著蘋果一邊問道,「怪不得連你都打不倒他。」

「差不多吧,到是我擔心的那個傢伙還會沖著你來。」穆子宸一邊削著蘋果皮,一邊嘀咕的說道。

「那個傢伙?哪個?」莫沉蕭問道,但是換來的卻是穆子宸的沉默,莫沉蕭也算是妥協,也就沒有問下去,然後自顧自的繼續說著「到是聽你說那個暮婉是認識這個叫陳立的,而且這陳立本該沒有人類意識的,卻因為暮婉的聲音而恢復意識,這兩個人果然是有一腿的吧……」

「嗵——」

「啊呀,很痛啊!」就在這時,莫沉蕭的肩膀被狠狠的敲了一下。

「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八卦,好好吃蘋果,別人的事你想那麼多幹嘛。」穆子宸停下了削平果的動作,無奈看著莫沉蕭。

「我八卦不八卦要你管,你這麼打我的傷口還是不是人!」莫沉蕭咆哮著,雖然有些不滿,但是卻又想到自己受傷在身,萬一惹惱了這個傢伙,說不定來個密室殺人,自己豈不是完蛋。

「不過話又說回來,暮婉來看我的時候,對我說陳立變成怪物前,結果一個電話,啊!莫非是那個電話裡面人搞的鬼?那麼說陳立是被指使的?那麼兇手還在逍遙法外?唔……」


就在這時,一個蘋果被塞到了莫沉蕭的嘴裡,穆子宸站起身「好好養你傷,然後好好工作,其他的事你就給我少管!」

說著大步流星的走出了病房。

這一次的事件,怎麼說都有些奇怪,更何況那個時候自己聽到的阿信的聲音,這一點絕不會錯,那個人就是沖著莫沉蕭來的。

… 【傳說】

經過了上次的事件之後,半個月後的莫沉蕭終於可以出院了,就連他也好奇,聽穆子宸說他剛進醫院的時候,醫生看到他這樣的傷口都有些害怕,即便是可以治療,但是貫穿了前後肩膀的傷口卻是顯得那麼詭異,甚至連穆子宸面對醫生的質問傷口的緣由時也一時不知道怎麼解釋。

雖然就這麼矇混了過去,但是出院的那天還是看到了醫生看著自己的怪異目光,不是為了別的,而是見過了那種程度的傷勢,而如今那樣嚴重的傷勢好的如此之快不說,而且還沒有留下一道疤痕,這簡直是超出了現有醫學領域的範圍之內。

對於這種狀況,莫沉蕭不得不說算是自己命大,再然後也許和自己從穆子宸那裡得到的那部分力量有關。

到是這一次事件,回到大樓之後,自己非但沒有被公司給開除掉,反而依然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半個月前自己被警察帶走的事就好像從未發生過。

唯一奇怪的就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隊的隊長安青突然來找自己。

當安青出現在自己面前,並且將自己帶到一間沒人的辦公室的時候,莫沉蕭差一點以為自己又被誣陷犯了什麼事。

「莫兄弟,別害怕,我這次來不是來抓你的,到是有一件事想拜託你。」安青一邊說,一邊笑著拍了拍莫沉蕭的肩膀。

雖然說是刑警大隊的人,可是在莫沉蕭看來這位隊長還算是比較平易近人,個子不是很高,很健康的小麥的膚色,說話的時候還會微微露出兩顆虎牙。

不同於屬於特警支隊的李塵和王琦他們,安青給自己的感覺還是更頗為貼近大眾老百姓。

可是就是再貼近老百姓,他也是警局裡的人,即便是找人幫忙也不可能是他這種默默無聞,而且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平民小百姓,再說來,即便是案件調查,除了之前的郝景明吸毒事件,自己也一直沒有涉及過其他的案件啊。

「安警官,上次的事件你們也調查了,我也是無辜的……我著也是剛出院,更不可能犯什麼事啊。」莫沉蕭一臉無奈的看著安青說道。

「不是你犯事,這次我是真的接到了一起只有你能幫我完成的事件。」安青說道,臉上也有些無奈。

「只有我能幫你完成?到底是什麼事?」看到這位警署大隊的隊長露出為難的神態,莫沉蕭倒也是好奇。

「一起賭場的縱屍殺人案。」安青緩緩的說道。

「宗室?」莫沉蕭疑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賭場還是祖宗八代一起來?你們這警局查黃賭毒看來還不夠縝密啊。」

「呃……不是宗室,是縱屍,操縱屍體的殺人案件。」安青面對莫沉蕭的吐槽有些忍俊不禁,但是還是詳細的解釋了下,「之前我們接到報案的時候,也是有些懷疑,畢竟操縱屍體這種事,只有在小說和電視劇里才看到過,現實生活中根本就沒有人見到過,跟何況就連湘南的乾屍事件,也並不是真正的屍體自己走路,而這一次的,卻是在監控錄像里清清楚楚的記錄著整個屍體復生到殺人的全部過程。」

「屍體復生?」莫沉蕭驚訝,說道死而復生,在跟著穆子宸的這些日子,他也算是見過了,李穎身體里的特里娜不就是個最好的例子,儘管是有穆子宸復生的人,大事最後的下場依然和那些噬魂屍沒有區別,在莫沉蕭看來,能死而復生的東西也只能是噬魂屍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噬魂屍的案子,這安大隊長也不該找自己啊,除屍體這種事穆子宸要比自己在行多少倍。

而且,好好的那麼多人不找,為什麼這安大隊長卻偏偏要來找自己呢。

「我知道這麼來找你,你也會很困擾,但是那天從公司帶走你之後,你從警車裡逃跑的時候,分明是普通人不可能擁有的能力,你手上的手銬就是證據,沒有鑰匙,在不破壞手銬的前提下這麼輕鬆的逃脫,而且在幾秒鐘之內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里,這樣的能力除了變魔術,也就只剩下超能力了。」

「那天……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聽安青這麼說,莫沉蕭才回憶了一下那天他跑出警車之後的事,那個時候他只想著去救人,其他的根本沒怎麼留意,到是被這麼一說也確實,自己的手被拷了起來,又怎麼會跑的那麼快。

這讓莫沉蕭不由的再次看了看自己的手,這就是自己和穆子宸做交易所獲得的力量嗎?而這所謂更強的力量在普通人看來確是無異於超能力,但這一切也只有他自己明白。

「我知道你不想暴露自己,可是這一次的案子,也許只有你能幫我們。最開始我其實也不相信這些異術,或者是超能力的事,可是如今一個個事實擺在眼前,我也沒辦法不去相信,而且如果讓這些操縱屍體的異術在民間繼續流傳下去,那這個社會還能安定嗎?而且你放心,我們大隊一定會幫你保密你身上奇異能力的事情。」安青認真的看著莫沉蕭,這一點並不像是開玩笑。

「安大隊長,不是我不幫你,而是這件事可能有一個人比我更適合。」莫沉蕭說道,不是他不想幫忙,而是如他說的那復活的屍體真的是噬魂屍的話,自己根本沒辦法除掉它的,沒有穆子宸的話,這幾乎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事。

「難道還有其他人有這種能力?」安青驚訝道。

「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不過我帶你去找他,到時候你直接擺脫他就好了。」莫沉蕭說著,然後帶著還有些疑惑的安青向著穆子宸的辦公室走去。

可是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的時候,莫沉蕭並沒有見到穆子宸,反而見到了正坐在辦公桌前一邊看著電腦一邊整理文件的暮婉。

「穆子宸呢?」莫沉蕭好奇的問道,這個時間他不應該離開啊。

「他說要去辦一件重要的事,所以這段時間這裡交給我來照看。」暮婉一邊說著,一邊驚訝的看著莫沉蕭「話說你不是和他天天在一起嗎?怎麼會不知道。話說,你居然這麼快就出院了?那麼重的傷你就不怕傷口裂開?」

「那種小傷早就好了,先不說這個,穆子宸也沒和我說啊,今天一大早還和他一起來的公司,怎麼突然間就說有事要走?都沒和我說,到底是去做什麼去了?」莫沉蕭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還說要找他幫忙,看來是沒希望了,聽暮婉的話,穆子宸這傢伙怕是要走一段時間。

「我也不清楚,啊,不過他說,這段時間你最好不要去胡亂攙和別人的事,要不然出事了他也幫不到你,這傢伙好像一直都對你很是照顧啊。」暮婉說著,然後突然間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莫沉蕭,然後一挑眉道「我還聽說你和這傢伙住在一起,兩個大男人……住一起……好變︶態啊……」

「喂喂!好好做你的工作,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你這腐女瞎想什麼鬼。」莫沉蕭說著然後又困擾的撓了撓頭,這穆子宸不在,自己是不是應該聽著他的話不要去幫安青呢。

可是看安青這次找自己這麼誠懇的樣子,而且作為刑警大隊的人,如果不是很嚴重的事情,也用不著隊長親自出來找自己。

「莫兄弟,你的那位叫穆子宸的朋友他……」

「算了,既然沒辦法找他,那就只好我去了,可是安隊長你真的不能對我抱太大的希望,畢竟案件這些事,我也不是很會處理……」莫沉蕭緩緩的說道,想想看也未必會是噬魂屍,要是普通的事件,如今自己有了這樣的超能力,也不會遇到危險,更何況,就像電影里常說的力量越大,責任越大,他這麼做也不是為了這城市的治安嘛……

就這麼莫沉蕭在心中不停的自圓其說,甚至讓自己的中二情節充斥著胸膛,讓他還有些小小的得意,其實說到底也還是想要再去試試自己的能力有多強罷了。

「沒關係,正好明天是周末,我帶你去現場看看。」安青說著,然後笑了笑。

「好。」莫沉蕭點了點頭。

看著安青離開之後,一直默默看著這邊的暮婉突然間走向了莫沉蕭,然後捏了捏他本來受傷的肩膀,「哇,真的沒事啊,大變︶態,你和那個穆子宸看起來就像是歐美大片里的超人哎!話說,剛才那個人找你做什麼,我看著怎麼那麼眼熟?」

自從之前的事發生,暮婉對莫沉蕭的觀念卻是改變了不少,從一個神經病變成了大變︶態,雖然稱呼上沒有多好,但是很明顯,暮婉已經不再討厭莫沉蕭了。

「他是刑警隊的,來找我……」剛要說什麼的莫沉蕭突然間停了下來,「好好乾你的活吧,我呀先走了。」

揮了揮手,莫沉蕭打算離開穆子宸的辦公室。

「不是,穆先生之前說過不讓你攙和別人的事,我覺得你還是聽聽的好。」身後的暮婉大聲的說道,但是還是被莫沉蕭直接的關門,然後無視掉了。

莫沉蕭看來,穆子宸這一次不在,或許也有好處,畢竟自己想要找到殺害父母的兇手為他們報仇,光是靠著穆子宸也不是辦法,自己既然擁有力量就要更努力的去學會利用。


到是留在辦公室的暮婉有些擔憂,畢竟穆先生在走之前特別的囑咐過自己,在照看公司事務的時候更要注意莫沉蕭的一舉一動,儘管她不知道穆先生為什麼這麼做,但是她依然願意相信,這個男人那麼認真所說的話,一定是很重要的事。

而另一邊,隨著傍晚的夕陽漸漸的沉入了天邊,白天工作的人們匆匆忙忙回到了溫馨的家,而那些才剛剛離開家的人,卻開始了他們新的一天。

就在這座城市北街的霓虹廣場附近,有那麼一條霓虹大街,整條街上基本全都是ktv燒烤店一類的東西,當然在這裡也不缺少幾處賭場,其中有幾家是這裡最為紅火的。

雖然場子不是很大,外面是家理髮店,但是進入理髮店之後的地下室,卻是它真正的所在。

場子里依然像往常一樣人聲鼎沸,一些常客在一天的工作之後還是回來這裡賭上幾把,看著桌上滾動的數字,一個個都瞪著眼睛,滿面通紅,一邊撕心裂肺的喊著數字,一邊又使勁兒的往前頂著身子,深怕看不清楚上面的數字,個個看起來就像是飢餓的野狼,恨不得把賭桌一口吞掉。

而就在這時,一個脖子上戴著大金鏈子,光著膀子,嘴裡叼著煙的光頭男子突然間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小弟,就這麼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

即便是這樣浩浩蕩蕩的走進來,還是絲毫沒有影響到賭徒們的桌上的競技,周圍的呼喊聲甚至蓋過了這些人進來時的動靜。

「光頭哥,耗子哥說他在裡面等你呢。」突然間一個穿著半袖,哈著腰,一臉恭敬的男人走了過來,在那光頭的耳邊說了幾句。

「走,進去。」光頭掐掉了煙,然後示意後面的幾個人一同過來。

然後一行人繞過了前面的賭桌,然後曲曲折折走進了獨立在這地下室的另一部分屋子裡。

那是間相對來說簡單的會客室,放著沙發和桌子,前面一張還有著裂紋的茶几,茶几上放著的是幾瓶啤酒。

而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左眼上有一道從眉毛到下眼瞼的傷疤,40歲左右的樣子,身材雖然瘦瘦小小的,但是看起來有些嚇人,看樣子就是這間賭場的老大了。

「耗子,不是我說,你沒聽說阿黃那邊出事了嗎?一夜之間阿黃和他的**個個兄弟全都被殺了,據說都是因為惹上了不該惹的人,而這事也不得不惹到了警局,現在局子里查這些更嚴了。周圍的幾個小賭場都關門,你怎麼還開著。」光頭的男人立刻走到刀疤男的身邊,然後急切的說道。


「怕什麼,我這耗子的稱呼可不是白叫的,當年我這躲局子里人的經驗可是道上人都不由佩服的,這次出事用不著大驚小怪。」刀疤男一邊抽著煙,一邊說著「來來,好久沒和你喝酒了,來一杯。」

「我說耗子,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難道你不知道殺了阿黃他們的人是誰嗎?就是前幾天突然間出現在這地方的新場子,所有人都說,他是要把這一片全都佔了去,阿黃他們就是有些不符和他們起了爭執所以才……而且,你知不知道,那些人他們根本就不是一般人,他們是用屍體殺的他們啊!」光頭的男人一邊說著,臉上還不由的露出了驚恐的神情,額頭兩邊還因為激動暴起了青筋。

「光頭啊,我都說過你多少次了,干我們這一行就要膽子大,會幹事兒,像你這麼膽小場子早被查了。而且,這世道上人吃人,人殺人我相信,你要說屍體殺人,我耗子還真不信。」刀疤男人說道,「你知道我臉上這道疤是怎麼來的嗎?就是干這條道被人記恨,給我直接打的,可是哥現在不是照樣活得好好的。」

「不是,這次不一樣啊,這次真的……」沒等光頭說完,突然間睜大了眼睛,然後嘴突然間大張了起來,整個人的腦袋開始沖著人類不能達到的角度扭曲著,再然後咔嚓一聲,甚至來不及呼喊,光頭就真的光了頭……

看著那顆腦袋咕嚕嚕的滾落在地上,在場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再然後紛紛沖著光頭撲通一聲倒下的屍體後面看去……


可是卻並沒有看到任何人。

再然後另一幕讓所有人這輩子都不敢想的事發生了,剛才掉落的腦袋竟然咕嚕嚕的找到了身體,然後咔嚓咔嚓竟然又長回了光頭的脖子上,再然後光頭的身體突然間變得膨脹,他的手變成了鋒利的爪子。

「這……這……鬼啊……鬼!」在場的人紛紛嚇破了膽,沖著門外就是跑去,而坐在沙發上的耗子卻睜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光頭就這麼在自己的眼前變成了怪物!

甚至來不及呼喊,耗子就這麼睜著眼睛被那怪物一口吞到了肚子,剩下的也只有還穩穩放在沙發上的兩條腿。




「紅色方三人選擇投降,三票通過,遊戲結束,藍色方獲得了勝利!」 蒼雲默默的摘下了虛擬頭盔,推開房門,只見葉龍早就站在了門外笑意盈盈的看著他。

Previous article

血玉蜘蛛的悲鳴嘶吼,驚得整個望月森林都雞飛狗跳。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