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紅色方三人選擇投降,三票通過,遊戲結束,藍色方獲得了勝利!」 蒼雲默默的摘下了虛擬頭盔,推開房門,只見葉龍早就站在了門外笑意盈盈的看著他。

「幹嘛,一副色狼的表情,我早就告訴你我是直男了吧。」蒼雲警惕道。

「去你大爺的,我才不搞基。」葉龍面色一怔,笑罵道:「只是越發的發覺你小子深藏不露,我真的越來越好奇你進稷下之後會搞出什麼樣的血雨腥風了。」

「我又那麼殘暴,我是一個好學生,最多逃逃課,上課睡個覺,調戲調戲妹紙而已。」蒼雲不以為然的反駁道。

「有了琴紫月那麼優秀的女朋友,你還打算追其他女孩?難不成你的實際目標是她姐姐?」另一側的VIP房門也打開了,只見阿芙羅拉長及臀部的金髮隨著她的腳步來回搖晃著,青色的眸子饒有興緻的落在了蒼雲的身上,開口打趣道:「我突然很想知道那位二小姐聽見之後的表情是如何的。」

「嗯,雖然我不知道她姐姐是誰,但是我覺得那一定是一個非常漂亮的美人吧。自古以來,妹妹漂亮姐姐肯定不會差都是定律公理一樣的東西啊。」蒼雲沉吟道。

「你不知道她姐姐是誰?」阿芙羅拉腳步一頓,旋即皺眉問道。

「不會吧,蒼雲,這可不好笑。」葉龍也是面色一怔。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怎麼像是在說『這個可憐孩子被蒙在鼓裡恐怕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錢』一樣,我有這麼可悲嗎!」蒼雲回以怪異的目光,攤了攤手:「不知道她姐姐又這麼值得稀奇?我跟琴大小姐的關係還沒有好到可以去見家長的地步吧!」

「這….你怎麼能不知道?」阿芙羅拉眉頭都擰起來了。

「算了,既然琴家二小姐沒告訴你,我也不願多說,不過你小子的智商明明過剩,情商怎麼就這麼低呢?好歹有點推理能力好吧!」葉龍捂著頭感慨道:「這就是人無完人嗎?」

「你大爺的,你們說什麼啞謎呢,沒意思。我走了!」蒼雲不理解的轉身走出了網咖。

此時的網咖人群都圍在了下方的觀戰廳裡面,方才的戰局已經完全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幾人一走出來立刻受到了巨大的歡呼,蒼雲甚至看見了為數不少的男女眼中那股崇拜的目光了。

王女表情是異常的不好看,阿芙羅拉則是巧笑嫣然,兩人握著手,終於將比分改動成了平分。

在蒼雲臨走之前,王女盯著他和阿芙羅拉瀟洒的背影,心裡不平衡的留下了一句話:「你別嘚瑟,等咱們進了稷下之後,有你好看的!」

「那本小姐拭目以待。」阿芙羅拉搖晃著扇子,身後跟著背著降溫器的幾個黑衣男子慢慢消失在視線之中。

總之,各種各樣的事情都在今天完結了。

次日的早晨,蒼雲在軍部的機場上同時送別了楊辰和葉龍兩人。

楊辰是稷下的導師,而稷下學宮的制度,是不存在任何的休假的。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全部的上課時間,導師除了周六周日幾乎沒有任何的休假,而稷下的學員更加是瘋子一群,沒日沒夜的在提升實力,娛樂活動幾乎除了比試武學之外就是出使任務。

楊辰自己就是道家和兵家的正宗弟子,是道家和兵法學院的導師,而且他教授的這兩門學科都是熱門的學院,內部開設的課程琳琅滿目足足十幾門,他這一次出來已經給其他導師留下不少壓力了。

楊辰這一次離開,下一次見面便是一個月之後了。

「蒼雲,做人不可好高騖遠,雖然你現在的確很需要一個武者的稱號,但是切記不可心浮氣躁,武道一路需要徐徐圖之。」楊辰很明顯有著想要將蒼雲當做關門弟子培養的想法,他笑道:「你現在不過十五歲,十年之內必然可以成為地武者的一員,到時候壽命突破三千年的大關,將來的路還長的很,根本無需這般的著急。」

「而且月人族的壽命更加悠久,皇族的血脈純凈,可以存活萬年,你根本不需要著急。」楊辰的話的意思明確:不需要急在一時,將來當蒼雲成就地武者甚至天階武者的時候,哪有人敢擋住他的步伐,別說一個月人族公主了,就算你娶了三輪驕陽裡面的兩個做後宮都不是問題。(當然前提是你辦得到,←_←)

「我知道。」蒼雲點頭,他的武學境界非常的快,有點根基不穩,這才短短不到三日,眼看他已經達到了三級武者的中段水平,恐怕不需要一個月就能夠再次突破,快的離譜。

也因此才更加不能夠著急,免得等到突破大境界的時候留下隱患,那就得不償失了。

「呵呵,我就是跟你這麼一說,免得你心中焦躁。你的天資聰慧,又是天生慧靈領悟力的擁有者,對於武道的領悟力和掌握怕是天下沒幾人可以比肩。」楊辰感慨了一句,旋即他從手中拿出了一張磁石卡放在了蒼雲的手裡:「這張磁石卡是我且收好,記得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再打開。」

「這什麼?磁石卡?」蒼雲攤開手,掌心的磁石卡是異常古老的產物,他聽過在聖王太師的那個時代,因為時代的衝擊和戰火的蔓延,從地星上開枝散葉的無數武學聖地盡數被毀,那些武學資料大多遺失了,但也有一部分通過各種技術被保存了起來,最為有名的一種便是器物保存法。

所謂器物保存法,便是高階的武者將自己的靈念印刻於某種物體之中,以自己的意念作為保存方式,將武學或者信息滯留於漫漫時光大河之中。能夠保存這些意念的物體有很多種,最好的自然是一些珍奇異獸的材料,稀少的天然礦石或是能量的結晶體。

這種磁石卡,也是其中的一種。

「這是我曾經還是星海獵人的時候所得到的,那時候我跟幾個朋友探索一個第二世代遺留下來的遺迹,應該是九黎一族的後代所留下來的某些東西,我們從中發現了許多的這種磁石卡,但是大多報廢,只有三張是保存完好的。 野性總裁的尤物 。」楊辰帶著懷念的語氣複述道:「我這張磁石卡裡面是唯一還留下來的一張,其他的兩張在被使用了一次之後就立刻化作飛灰消散了。」

「這是九黎族的遺物?」蒼雲震驚道,第二世代遺留下的產物有多麼的珍貴不用人說也知道,而且九黎族後代的遺物很可能涉及到第一世代的某些東西。要知道,九黎族的首領蚩尤可是上古的一尊魔神,乃是炎帝的後裔!他的個人實力猶在皇帝之上!這一份禮物也太大了吧!


蒼雲雖然眼紅,但是依然搖頭道:「不行,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這張磁卡我自己只使用了一次,便不敢再用。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天資有限,恐怕是學不到這裡面的武學它就已經消散了。而稷下那麼多的學員,我也沒見過一人超過你的領悟力,這張磁卡在你手中才能發揮出最大效用。」楊辰說道:「不用猶豫了,收下吧。當做是我的餞別禮物。」

蒼雲點頭,不再多言。

如果只能用一次的話,以他的領悟力可以領悟多少,還是只能看運氣。

「那麼,一個月之後我在稷下學宮等你來。」說罷,楊辰的身形直接踏虛而行,落在了等待他許久的百戰級戰艦中,走的好是瀟洒。

「楊導師也走了,那我也走了。稷下那邊我已經空了不少課程啊!」身旁葉龍錘了一下蒼雲的肩膀,笑著說道:「那麼,到時候再見吧。」

葉龍的身後,白管家對著蒼雲敬了一個禮,旋即跟著葉龍一起走入了商用艦里。

兩個飛艦升空,不一會便是消失不見。

蒼雲沉默不語了片刻,轉身離開了機場。

人以類聚,能夠欣賞蒼雲才能的人必然都是一個個擁有堅定武者之心的人,自然不可能跟一群肆意自在的孩童一樣黏在一起不分開,不過還是有一些感到分離的無奈,自從月語走了之後,身旁的人也是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了這裡。

就在蒼雲有點失落和感慨的時候,陡然前方突然一陣風壓吹來,他不自覺的想左跨出一步,同時擺出了警惕的姿勢道:「誰!」

這裡可是軍部,能夠肆無忌憚出手的自然只有一人。

風烈站在那裡雙手抱胸,怪笑著:「楊禿子走了,小子你幹嘛露出那樣的表情,如果覺得寂寞的話,換你風大爺來操練操練你。」

「…好!」蒼雲眼睛一亮。

「免費的陪練傻瓜才不要,還是一個軍部的少將!」蒼雲的失落一閃而逝,他手裡得了磁石卡還不知道怎麼用,風烈在這裡自然要問個清楚,而看樣子風烈也不會那麼快就走,這個陪練不要白不要。


「哼哼,那你可做好心理準備了,我老風可不會跟楊禿子一樣手下留情什麼的,有被cao練的覺悟就來訓練場吧,順便告訴你,手裡那張磁石卡按在眉心就能用了。」風烈見到蒼雲的表情,知道他的心情已經轉換了過來,於是他不再多言而是告知了蒼雲磁石卡的使用方式。

蒼雲立刻盤膝坐下,將磁石卡按在了眉心處,沉浸進了磁石卡殘留的意念之中。

「在變強一些吧。」風烈看著蒼雲有些削瘦的身形,慢慢的嘆了口氣。

他的手中捏著一封書信,署名和信封上只有一個字——閻。

「我不知道為什麼閻帥不允許我們給予你任何一絲來自軍部的幫助,但我個人還是非常看好你的。」風烈的手掌搓動了一下,那封由閻帥親自書寫只有三行的書信立刻化作一片紙屑塵埃散落一空:「沒想到我老風也會違反閻帥的命令,不過也罷!這個月是我能夠跟你提供的最後幫助了。」

風烈的感慨嘆息聲交織著狂風吹拂過軍部的機場。

蒼雲閉目沉思,心思完全陷入那神秘莫測的殘留思念之中。

遠方的飛艦上有少女看著星空大海思念著某個人,遠方的星辰上有有些人正在黑暗之中睜開了雙眼,遠方的地域之中也有一個少女看著手中的名單露出憐愛的微笑,遠方的一切都在波瀾涌動之中進行新的蛻變。

一切都是時代的演變,高考卷終! 地星曆五百三十七世紀一九年七月。

已經步入了夏季的地星變得灼熱無比,太陽現在正處於壯年期,每時每刻都在發射出無數的灼熱光線,地面上的空氣都因為過於灼熱的溫度而變得有點扭曲起來。

在天朝領地的上空中,一架飛艦穿梭在雲層之間。

蒼雲靠在窗戶邊緣上,百無聊賴的看著窗外的白雲清風的風景,張開嘴巴便說道:「啊,好無聊啊。」

他此刻正坐在直接飛向稷下學宮的專用運輸艦上,偌大一個飛艦可以承載近千人的人數,但是這麼巨大的一個運輸艦上卻只有不到寥寥百人,空曠的運輸艦看上去格外的冷清。

「無聊?本小姐可是放棄了亞瑟家的私用運輸艦特意來陪你們啊,你那張殘念的臉是什麼表情!」阿芙羅拉撇了撇嘴,冷哼道。

「不過的確無聊啊。」琴紫月安靜的坐在座椅上,手中拿起一杯紅茶優雅的品味著,她的目光不自覺的掃過前後左右那些或三人成群或單人獨坐的人,眼中閃過一絲略微的失望。

「沒想到這一屆地星的學員居然只有不到百人,來自於其他外星域的學員怕是數量會超過一千以上,這一屆的稷下的學員質量看來相當的高啊。」琴紫月沉思道。

稷下學宮的錄取數量是按照個人成績來評比的,四個星域之中,地星作為中立的區域,本土的武者實際上也長久以來被人看不起,這一屆的地星本土少年武者只有不到寥寥的這百人,恐怕在之後相當長的時間裡面都會受到不小的壓迫。

大約小半個鐘頭過去,蒼雲從小憩之中睜開了眼睛。

「各位學員請注意,我們即將進入亞空間跳躍,請在自己座位上做好,不要隨意走動。」電子的女聲提示回蕩在機艙之中。


「亞空間跳躍?稷下不是地星上嗎?」蒼雲一愣,轉頭看向琴紫月疑問道。

「稷下的確標註在地星的地圖裡,但是實際上也並非是我們所居住的這個空間里,至聖三者哪有那麼容易就被探測到具體的坐標位置?」琴紫月微微一笑,她隨意點動了一下身前的熒幕,飛艦前方的的場景立刻展示在了身前的光幕之中。

此刻飛艦的前方展開了一道道交錯的光影構成的如同水紋鏡面般的大門,這就是亞空間遷躍門。原本以人類的科技還遠遠做不到穩定並且準確的跳躍技術,但是加入了符文之後,這種亞空間遷躍門已經成為了各種星域之間來往的主要手段。

甚至於一些殲滅級戰艦之中都配有移動型的亞空間遷躍門,就譬如之前蒼雲所見到的殲滅級戰艦水鏡。

亞空間遷躍的時候,戰艦會出現於亞空間之中,這種遷躍對於艦身也有著一定的壓迫力,如果換成武者的身體的話,至少需要地武者巔峰才能夠承受住這種壓力,想要做到單獨的遷躍則需要天階武者的實力。

運輸艦進入了亞空間后,忽然一聲鳴叫聲從戰艦外響起,蒼雲側目一看,之間戰艦的身旁,有一隻巨大的鯨魚在它的身旁漂浮著,它優雅的遊動著身軀,明明動作緩慢卻比起戰艦的速度更快許多,它的身形龐大大約有著十倍於這艘戰艦的大小。

「這是唯一一種能夠長期生活在亞空間之中的生物,亞空間是能量和時空交錯的海洋,這種生物被稱之為星空鯨魚。不過它們的脾氣很是溫順,到現在位置沒有發生過主動攻擊的事件,可以安心。」琴紫月看見蒼雲長大的嘴巴,不由得開口笑著解釋道。

「太霸氣了,我將來也想養一隻。」蒼雲的一句話讓周圍的人群頓了一下,旋即不由得暗笑他的天真。

現在可是星海時代,養寵物遠不如以前的容易,星海之中的生物大多不具備進階的能力,跟人類一樣的智慧生物的種族只有寥寥幾個種族而已,但是相對的,更多的生物都天生就具有強大的力量,進入成熟期之後更加是強的恐怖。

從野獸算起,生物的等級分為,異獸,凶獸,蠻獸,荒獸,上古荒獸,太古荒獸。而星空鯨魚的等級一級算是蠻獸的階級了,天階的武者也不敢誇下海口說征服一隻做寵物。

眾人談笑了片刻,很快亞空間遷躍結束了,大約持續了五分鐘的時間,遷躍門打開之後,眼前的風景陡然一亮。

「哇~」包括蒼雲在內的全部學員都是不由得張開了嘴巴,感嘆一聲:「好神奇啊!」

他們的身前是一座座漂浮於空中的連鎖島嶼,這些島嶼被層層重疊的鎖鏈連鎖在一起,每一座之間都架有橋樑,從現在的上空看去,這些島嶼如同一隻盤旋起來的卧龍,重重疊疊在了一起,作為注目的便是那個微微抬起的龍首之處,那裡雲霧繚繞是一座山峰。

「稷下學宮是建立在亞空間之後的第四次元障壁中的,這裡的存在本身就是天然的障壁,易守難攻。一旦封印了空間通道,誰都別想進來。」阿芙羅拉看著下方的場景,眼中不乏讚美之色:「我記得這裡在以前的神話時代裡面也有著一個稱謂。」

「這個我也聽說過。」琴紫月微微駭首。

「王母瑤池,崑崙仙山,這裡就是上古神話時代不曾被覆滅的神祗居住過的場所,崑崙。」

崑崙自古以來就有著無數的神話流傳於此,但是實際上地星的崑崙只是一座風景不錯的山峰而已,真正的崑崙早就被封印於別的地方,除了眾神之外,誰也別想輕易進入。這裡便是傳聞中的大羅天(實際並沒有那麼神奇)!

不過神話時代覆滅之後,往昔的主人已經駕鶴西去,這裡依然山清水秀鳥語花香,卻少了一份生靈,當千萬年後,聖王太師帶著諸子百家走進來的時候,方才有人感慨,這是如何神奇的一片造物。

經過了這麼多代人的改造,這裡已經不再是崑崙仙山,而是稷下學宮。原本只有寥寥幾座的浮空島嶼現在也變得數不勝數,一眼看去足足有著近百座。

飛艦停在了艦橋的邊緣上,引力光束牽引著它安全落在了浮空地帶。

「稷下學宮已經達到,歡迎你們的到來,新一屆的學員們!請按秩序走出,在新生報到處進行報道!」飛艦的提示聲繼續響起,隨後艙門打開,一道清新的空氣吹拂進來,眾人深吸了一口氣,只感覺到全身上下說不出來的舒坦,旅途的疲憊一掃而空!

難怪古人說吸一口仙氣,可延壽十載。這裡的元氣密度根本不是地星能夠相比的!如果說地星上的元氣密度是一,這裡就是十甚至二十。

換而言之,這裡的空氣裡面都具有大量的激活人體生命力的物質,比之污染越發嚴重的地星,普通人住在這裡可以輕鬆活到千年之久。

「走吧,先去報道一下,我們還不知道自己會被分配到哪個學區呢。」琴紫月站起身來道,眼中波光流轉。

「下去吧。」蒼雲點頭,他也有點迫不及待領略一下這周邊的風景。

走向了運輸艦,放眼一看這裡是一處碼頭,不過應該是學院專用的碼頭,從這裡的位置可以輕鬆一覽半個稷下學宮的風景,並且有一個巨大的石碑豎立在眾人的身前,印刻著聖王太師親手雕刻的古詩文以及稷下學宮改建了多次之後的地圖。

除了蒼雲他們所乘坐的運輸艦之外,還有幾艘運輸艦已經穩穩的停靠了下來。


各色膚色的人種都混雜在眼中,一眼看去,攢動的人頭各種五顏六色,男女比例大約六比四。不過在這裡的大多少年帥氣,少女美麗。即便大多女孩不如琴紫月和阿芙羅拉的美麗,也是極為動人的。

蒼雲的目光來回晃動在各色人群之間,他注意的不僅僅只有漂亮的妹紙,還有許許多多異樣的人種,最令他感嘆的還是這群人的實力,因為大多的人都來自於外星域,不同於地星日益退步的人才凋零,他們的天才依然層出不窮,大多的少年少女都是三級四級的武者,更有人已經達到五級元氣附體的級別,一個個的氣息流轉於體內卻藏匿的極好,簡直都是人形的野獸。

「妖孽的樂園啊。」蒼雲感慨了一聲。

旋即他抬頭看向了人群涌動的幾個方向,都是年輕的學員,報道的事情自然需要由學長來引導,蒼雲向著那些高高豎起的牌子上看去,各色的名字晃動個不停。

「社團招人?我去還有賣土特產的!」蒼雲仔細看了過去才發現根本有不少人就是過來湊熱鬧的。

新人報名的地點的確在這裡,但是裡面也參入了各種不同的東西,比如一些趁機賣特產和坑新人的一些詭異小販,比如一些長期收不到人結果只能瞄準了新學員的社團。

「亂成一團了。」蒼雲眉頭跳了跳,無奈嘆了口氣。

這時候琴紫月和阿芙羅拉走了過來,兩位少女提著行李,巧笑嫣然的對這蒼雲打了一個招呼:「我們已經找到自己報名的地點了,先走了哦~」

「這麼快就找到了?」蒼雲眼皮跳動了幾下,那可是幾千人的混合軍團啊,你們怎麼慧眼識報名點的?

但是旋即蒼雲看了過去,才發現有幾個學員已經接過她們的行李站在身後安靜的等待著,分明就是早已等待已久!萬惡的資本主義啊!她們早就在稷下有人在照應著了!

蒼雲抓狂的抓了抓頭髮,按這個情況他根本沒可能找到自己報名的地點啊。

這時候,突然一個手掌拍了拍蒼雲的肩膀。

「幹嘛啊!沒看見哥正在煩著嗎?」蒼雲狂亂的撓了撓腦袋,回頭一臉不爽道。

「嘿嘿,哥們別生氣。」回頭看去,那是一個穿著高年級學生服的男子,他嬉皮笑臉的貼過來對著蒼雲說道:「學弟別這麼大火氣嘛,這都多少年了,年年報名都是這樣。」

「想要快點報名,哥哥可以教你幾招。」高年級的學員精明的笑了笑,同時搓了搓手,蒼雲眼前一花,之間他的手中拿出了好幾本的小冊子:「我看你天生武學奇才,不忍你就此埋沒,來!這裡有一本稷下學宮攻略大全,乃是我們同道中人花費了十幾年編寫而成,現在便宜點,一個學分就賣給你了!」 感情是個推銷的!

蒼雲心理不由得感慨,這稷下真是人才多,肯定又是覺得新人好騙才這麼打算坑人的吧。為什麼你不去找那些看上去很傻很天真的少年下手呢?我看上去有這麼好騙嗎?

蒼雲不屑的轉過身打算離開,卻再一次被這個學長拍在了肩膀上:「別走啊學弟,你聽我說完啊,你別看這個小冊子小,但是內部的攻略絕對給力的啊。不僅僅是報名地點,就連前期快速收集學分的方式還有我們學院的上一屆美女排行榜,甚至連做任務的攻略和最佳約會地點都有啊!」

「卧槽?」蒼雲腳步一頓,這本冊子有這麼神?

「我要先看看。」蒼雲目光遊離著說道。

「沒問題!」學長遞過來一本冊子:「絕對物超所值,可以讓你少走許多的彎路!」

蒼雲大約的掃上了一眼,眼角抽搐的轉身就走。

「誒誒誒?為什麼,難道這個不好嗎?」學長繼續不依不饒的問道。

「你當我傻?這裡面的攻略就沒有一個完成的,想要知道詳細功率還要再看下冊,我看你們只是拿出了一個開篇就出來賣,這個當我不上!誰愛買誰買去!」蒼雲淡定的回答道,轉身就走。

「艾瑪,現在的新人怎麼都這麼不可愛,我明明就上當了啊!」那個學長不甘心道,轉而向著下一個目標走去,滿臉推笑的朝著一個娃娃臉的少年問道:「少年,我看你骨骼驚奇……」

雖然並沒有買下來,但是蒼雲已經靠著一目十行的能力大約記下了上面關於報名的事項。

稷下的報名流程比起其他學院的要複雜許多許多,其他的學院報名之後,不論是學科導師還是住宿場所都已經確定了下來,但是稷下的卻不一樣,不論是你將來所選擇的學科還是個人的導師亦或者是個人的住宿場所都需要你自己去選擇。

報名的時間只有今天一天而已,如果今天完成不了,那你晚上就等著睡大街吧!

蒼雲目光一掃,很快在無數高舉的牌子裡面找到了位於最後方的一個『道法學院』的牌子。他擠入了人群裡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來到了桌案前方。




在這種黑暗的遠端,突然亮起一道微弱的白芒。隨著距離越來越近,白芒變得愈來愈長,似乎佔據了半邊天際,同時也變得愈發的刺眼。

Previous article

那個時候,他甚至覺得,要不要就這麼放棄掉報復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