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這種黑暗的遠端,突然亮起一道微弱的白芒。隨著距離越來越近,白芒變得愈來愈長,似乎佔據了半邊天際,同時也變得愈發的刺眼。

那道白芒如同白色的浪花朝著慕風湧來,似乎要將慕風整個身形捲入進來一般。

「啊!」

慕風下意識的睜開了雙眼,出現在慕風視線之中的,依然是那個熟悉的簡陋山洞,在離自己不遠處,一道紅色婀娜身影映入眼帘當中。

那道身影靜靜站立著,背對著慕風,身上的紅裙如同一團跳動的火焰,隨著灌入的山風飛舞。

慕風似乎想起什麼,下意識的朝著自己身上看去,發現自己衣著整齊,這才讓他將心稍稍放下一些。

慕風想坐起來,身子卻是一軟,竟然沒有成功,再感受體內的狀況,竟然空空蕩蕩,丹田處的玄力近乎空竭,連吞噬心炎也是萎靡的縮在丹田的一角,身體的各條經脈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損傷,而這些損傷都是由那些陰寒之氣侵入體內而造成的。

「你醒了?」清冷的聲音,因為那天籟般的音質而讓人沉醉,裡面卻充滿著一種讓人無法靠近的冷漠。

昏迷前的記憶如同潮水一般再次湧入慕風的腦海之中,使得他也是略顯尷尬,艱難的坐了起來,並沒有說話,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難道要跟紅裙女子解釋,說為了救她,不得已脫光她和自己的衣服,然後紅裙女子深受感動,對自己以身相許?

慕風可不相信事情會變得如此狗血,但是他也不知道此時該說什麼,因此他也是最為明智的選擇了沉默。


不過沉默並不能代表著安然無事,紅色身影如同一道閃電般出現在慕風身邊,一隻冰涼的玉手放在了其喉嚨之上,只要玉手稍稍用力,便是能夠將慕風的喉嚨捏個粉碎。

慕風脊背一寒,身軀驟然僵硬,望著那張冰冷的俏臉,嘴唇微微顫動了幾下,卻沒有發出聲音來。

「你還有什麼未完成的心愿嗎?」紅裙女子冷冷說道。

慕風深深吸了一口氣,臉上亦是出現了一抹苦笑,這位美女顯然是想要殺人滅口啊,沒有想到自己拚死救人,反而還落得一個這樣的下場。

「能幫我照顧好我爹娘嗎?」 重生超級高手在都市

不過等了許久,也沒有任何動靜,慕風奇怪的睜開雙眼,卻是發現紅裙女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鬆開了放在喉嚨之上的玉手,再次背身而立。

「照顧爹娘的事,你還是自己做吧。」

望著那道誘人的美麗身影,慕風湧現出一抹疑惑,女人真是善變啊,一會說殺,一會又不殺,到底整的哪一出。

「今曰之事,若是傳出分毫,不僅你要死,就連你的爹娘,你的家族,甚至你所在的王朝,都會被抹殺得乾乾淨淨,你是個聰明人,應該懂的我在說什麼。」紅裙女子聲音冰冷的說道,說到最後近乎冷厲!

「我明白。」慕風微微點點頭。

他從昨晚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也是看出,這個紅裙女子的背景絕對不一般。如果她體內不是有封印所制的話,其實力簡直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看其年紀,十**歲,手段如此了得,慕風可沒有妄想因為此事而讓對方以身相許。當時他只為了救人,並沒有想其它的事情。

慕風說過之後,紅裙女子並沒有接話,只是靜靜的站立著,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麼。

沉默了許久,慕風嘆了口氣,盤腿而坐,向嘴裡扔進三枚玄力丹之後,便是催動炎陽霸訣,進行恢復起來,現在的他,最重要的是儘快回復實力,即使不能完全恢復,至少讓自己有著自保之力。

為了抵禦那陰寒之氣,慕風耗盡了自己體內所有的炎陽霸玄,就連吞噬心炎,也只剩下那縷火焰本源。

此次損受如此之大,就連身體的經脈都被陰寒之氣毀得七七八八,要想完全復原,沒有一個月的時間,怕是有些困難了。

這一坐便是兩個時辰,慕風將身體調整到一個稍好的狀態,方才睜開了雙眼,卻是發現山洞之中空蕩無物。

「她走了么?」

這次傷得如此之重,就連紅裙女子離開,都未能感應到,不過慕風想到其恐怖的實力,就算是自己處於巔峰狀態,也未必能夠感受到她的氣息。

「走了也好。」慕風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次準備是為了去救小影,不料不但沒有救著,反而自己差點掛了,怪就怪那個趙蟒,沒有想到如此難纏。

不過慕風想到趙蟒臨死之前說的那番話,其實也是把事情猜出個七七八八。

慕風在奇魂城也是聽說過趙騰的名字,奇魂城的大長老,除了魂師正副盟主之外,是魂師盟會的三號人物,不僅是神通境強者,更是一名煉魂師。

這個趙蟒十有**是趙騰的私生子,這才在黑蟒山當這個大寨主。

慕風的猜測與實際也的確符合,當年趙騰他娘正是黑蟒寨的寨主,與趙騰有著一段私情,從而生下了趙蟒。不過趙騰有著一個極為厲害的夫人,因此趙騰並不敢明目張胆的和趙蟒相認。

趙蟒在其娘死後,繼承了寨主之位,烏蟒甲、烏槍均是趙騰用一條五階妖獸烏天蟒的皮骨所煉製的玄階靈寶,至於功法武學也是趙蟒從趙騰處獲得。

論實力,趙蟒比高鵬還要遜色一籌,但是論靈寶武學的話,其實趙蟒並不比高鵬差,甚至僅僅那件烏蟒甲,便是將慕風逼得狼狽不堪。

「誰?」

慕風突然朝著洞口望去,煉化了三枚玄力丹之後,他的實力有所恢復,就連感知也是提高了不少。

映入慕風視線當中的還是那團鮮艷奪目的紅火。

「你怎麼又回來了?」慕風有些奇怪,但又有些緊張,難道她又反悔了,不想放過自己。現在慕風的實力有所恢復,如果紅裙女子真的要動手,慕風也並不是沒有一搏之力,畢竟紅裙女子身上還有著封印。

紅裙女子望了慕風一眼,將一顆虛空石扔給了他,慕風從虛空石之上也是感受到了趙蟒的一絲氣息,想必就是趙蟒死後留下的虛空石。

原來她是去找趙蟒的虛空石去了!

慕風心中暗道,便是低頭掃視了一下虛空石內的物品,結果讓他也是有些驚訝。

虛空石中不僅有著烏蟒槍法、妖蟒拳等玄階下品武學,還有著五萬枚玄力丹,另外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慕風並不是很認識,不過好像是一些煉製材料,但看樣子絕對是稀罕之物。

「這全部給我的么?」慕風遲疑的問道。

「這點東西我還是不放在眼裡的,你自己收起來吧。」紅裙女子冷冰冰的說道。

「果然財大氣粗!」慕風心中說了一句,也毫不客氣,將這些東西盡數收入到自己口袋之中。

「對了,小影怎麼樣了?」慕風早就想問紅裙女子小影的狀況,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見紅裙女子雖然還是冷若冰霜,但在情緒上似乎緩和了許多,

提到小影,紅裙女子眉頭微微一皺,道:「她已經被我施展赤血幽寒功,封住了其體內的生機。不過想要保住她的姓命,必須在三個月內找到丹陽聖花。」

說到這,紅裙女子嘆了一口氣,若是在宗族當中,丹陽聖花自然毫不費力,但是在這荒野地區,想要找到丹陽聖花,難度不小,在七品靈藥中,丹陽聖花也是屬於價格較為昂貴的一種。

「難怪小影能夠被收入到虛空石之中。」慕風這才恍然大悟,紅裙女子將小影的全部生機封印在體內,因此現在與一具屍體也沒有什麼不同。

「丹陽聖花?」慕風口中默默的念著這個名字,總是感覺這個詞如此熟悉,似乎在哪聽過一般。

突然他渾身一陣顫抖,臉上近乎凝固一般,讓紅裙女子都被嚇了一跳。

慕風抖抖索索的拿出一塊獸皮,然後在地上攤了開來。

紅裙女子也是將目光投過去,掃了一眼之後,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得有些精彩。

那張獸皮是一幅簡陋的地圖,上面用幾個紅圈重點標記著幾個地方,而在其中的一個紅圈上方,有著淡淡的四個紅字:丹陽聖花。(未完待續。) 其實我明白,顧先生之所以讓其他人都改名字是怕我難堪。

我和他本身就沒什麼,但是名字都改成了情侶名,在外人看來可不是有貓膩。但是如果親友們一起改名字的話,大家的想法會好點吧。雖說是如此,當屎兒知道我們的ID改成這樣的時候都不願意上遊戲。但是迫於顧先生的淫威,她只好偷偷的自己改了「粑粑大媽」。

這樣子下來,弦歌的幫派列表就是這樣的一副狀況。

幫派幫主琪琪大叔上線。

幫派管理圖圖大嬸上線。

幫派管理粑粑大媽上線。

幫派管理不奶舅媽上線。

幫派管理天歌大舅上線。

幫派管理子奇大舅上線。

幫派幫眾蠛蝶阿姨上線。

幫派幫眾花花姨媽上線。

……

不奶和天歌上線的時候,驚呆了。弦歌來了一群什麼妖魔鬼怪,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老年人群。

琪琪大叔這個名字,大家早就習慣了。可是到了我們的名字的時候,一群人笑開了花。可能是因為名字的緣故,我們被玩家們稱之為夕陽紅幫派。後來在建立PK大賽戰隊的時候,身為隊長的琪琪大叔還真的就將戰隊的名字改成了夕陽紅戰隊。頓時我們更加的覺得自己老了。

PK大賽分為1V1、3V3、5V5。

這次舉辦的賽制是5V5,戰隊以琪琪大叔為首,不奶、天歌、我,還有Ronnie。

……

在公司的時候,我和Ronnie其實之間說的話挺少的。我每天認真地在那裡工作著,Ronnie就認真地坐在辦公室里看著我。有時候覺得隔得太遠了,便坐到了我的旁邊看我。

醬今天依舊是團寵[主我英]

全公司都知道,Ronnie看上我了。

但是這無妨,畢竟全公司都知道王圖圖是個沒有感情的人。

……

雅蠛蝶、屎兒、橙橙、李佬還有花想容組成了5V5的戰隊。

這樣一來,他們就成了我們戰隊的試手對象。5V5對戰,顧先生就喊他們上線,然後我們十個人擠在一個小房間里。剛開始的屎兒簡直氣炸了,恨不得拿起鍵盤砸我們,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花想容的手法差到極點,但是顧先生還是很虛心地再教導著她。有時候我們都覺得這兩個人是不是擦出了點什麼火花,畢竟像死情緣了還能玩著的這麼毫無顧慮的人實在是太少。

不奶已經畢業了,處於無業期。她上了遊戲就越快的拉著我和屎兒到處截圖看風景。

江湖絕歌還是一如從前的樣子,沒有任何的變化。儘管走了老人,來了新人,大家依舊玩的不亦樂乎。前幾天幫派的管理洛子奇A了賣了號,大概是因為要結婚了,所以說是暫時離開了遊戲。其實我們都知道,暫時離開也就意味著再也不會回來了。

洛子奇走的時候,顧先生帶著全幫300號的幫眾站在主城牆上為他歡送。

估計江湖絕歌這麼久以來,這是主城最熱鬧的一次。不是當年的818,也不是門派大戰。而就是簡單的替弦歌幫眾舉辦了一場歡送會。

如果顧先生走的那天,是不是全遊戲的人都會來歡送呢。

顧先生開了隊伍,我們夕陽紅戰隊1號就緒。李佬那邊也快速地開了隊,夕陽紅2號隊伍也準備就緒。

點開競技場的準備與開始,我們十個人就靜靜地等待著能夠排到彼此。很幸運,第一把夕陽紅兩支隊伍就匹配到了一個戰場。

[當前]橙橙阿姨:又是你們!

[當前]不奶舅媽:略略略。

一場大戰即開,顧先生就坐到了一邊開始擺起了攤子。

5V5的比賽時間很短,就簡簡單單的十分鐘時間。比賽的分數是按照積分制,贏一次1分。5個人輪流上場,規定時間內哪個隊伍獲得的積分多哪個隊伍獲勝。5V5也分成1V1比賽,一個隊伍先派一人上場,贏了的那個人帶著自己剩餘的血量繼續比賽,輸了的那個人需要替換隊伍的下一個人。贏了的人為隊伍積一人,以此類推。

夕陽紅1號和夕陽紅2號的隊伍其實沒什麼看頭,顧先生一個人就可以滅對面5人。但是如果上場的是我或者不奶的話,也能把對面拖到只剩下三人。

都說強者是壓底的,顧先生就是那個壓底的人。所以自家人匹配到的時候,我和不奶都往往比較賤。我們根本不跟對面的雅蠛蝶他們打,進來就自斷。然後最後到了顧先生身上的時候,他還是需要一個人打5個。

[當前]琪琪大叔:你們就這樣對我?

[當前]不奶舅媽:幫主,我們累了,您辛苦點。

[當前]琪琪大叔:行。

話不多說,顧先生就開啟了自己的洪荒之力。

第一把結束,我們第二把就開始了。

第二把比較幸運,匹配到的是李小姐的隊伍。一進競技場,我和不奶的聲音就陰陽怪氣起來。


「喲喲喲,這不是李小姐嗎?」語音里,不奶像極了流著哈喇子的癩皮狗。

我定睛看了眼,李小姐和江姑娘的名字最為明顯。但是說實話,這些不重要。畢竟他們在我眼裡看來根本是毫無技術含量的小怪而已。但是小白龍和陳公子還有慕容公子這三個人讓我著實的在意。什麼時候小白龍和李小姐成了一個隊伍,而且一個隊伍三個奶媽?


[當前]小白龍:咦,這不是圖圖么?

[當前]圖圖大嬸:琛哥,好久不見啊。

[當前]小白龍:好久不見?我們昨天不是才一起說過晚飯的嗎?

[當前]橙橙阿姨:難道你就是昨天那個男生?

[當前]小白龍:嗨呀!美女你好哇!


周琛的PK技術不用說,完全和顧先生不相上下。但是遇到了我和不奶,還是被磨的沒有了血。李小姐和江姑娘一上場不費吹灰之力就被我解決了,然後就遇到了陳公子。

這個人在江湖絕歌里挺有名的,叮噹幫派的副幫主。因為有錢,所以叮噹一半的資金都是他貢獻的。但是為人高調切不顯擺,加上PK技術在土豪本人在線里是數一數二的,所以深得大家的崇拜。

陳公子用的上風流倜儻四個字形容,應該說是爛桃花。遊戲里好多姑娘都喜歡他,也有好多姑娘和他處過情緣。但是公子哥的心性太不成熟,所以基本處了不到一個月就散了。所以在江湖絕歌這個遊戲里,陳公子是伺服器出了名的渣男。人家都覺得他太花心,故有「擁有江湖絕歌佳麗三千的男人」之稱。

天歌早隊伍里第三的位置,我和不奶敗了之後便是他上場。他對的就是陳公子。雖說是練習賽,但天歌認真起來的樣子很可怕。他全神貫注地敲著鍵盤,我和不奶在旁邊聊起家常他不會參與一句。哪怕最後競技結束了,他也一聲不吭。

Ronnie剛開始還會和我們說說笑笑,但是等到他一上場立馬安靜了下來。

天歌贏了陳公子的比賽,但是被小白龍不費吹灰之力耗完了最後一點血條。Ronnie上場了,氣場就變得強大。

星宿本來在遊戲里就是個bug的存在,傷害恐怖。小白龍玩的是空靜,遊戲里輸出最低的一個職業。儘管他的手法再好,在對戰星宿的時候出場就輸了一半。小白龍的空靜裝備不低,但是Ronnie的星宿裝備實在是太好了。

能遇上全遊戲職業排行第一的星宿,小白龍覺得自己輸的一點也不冤枉。加上Ronnie的手法根本就已經是導師的水平,所以他能被滿血虐也是事實。小白龍其實挺佩服Ronnie的,畢竟星宿這個職業才出來不久,加上上手難度太高,能被玩家玩到這種地步實在是值得祝賀。 「這是哪裡?」紅裙女子神色一動,雖然語氣仍是無比清冷,但是也掩飾不住她內心的激動。

「紫靈界!」

慕風回答說道,不過他對紅裙女子的反應有些詫異,紅裙女子看似姓情冷漠,拒人於千里之外,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對小影的生死竟然異常在乎。

「你知道這個地方在哪裡?」紅裙女子對於慕風的詫異毫不理會,緊接著問道,令人不容抗拒。

「我只知道是離這數百里的一處異境,還有近兩個月才能開啟。」慕風雖然不喜歡紅裙女子這種發號施令的語氣,但還是將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情況告訴了紅裙女子。

紅裙女子聽了之後,沉吟了半晌,冷冷說道:「到時紫靈界開啟之後,你和我一起進去。」



22陰陽眼,開!22

Previous article

「紅色方三人選擇投降,三票通過,遊戲結束,藍色方獲得了勝利!」 蒼雲默默的摘下了虛擬頭盔,推開房門,只見葉龍早就站在了門外笑意盈盈的看著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