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咔嚓!」

一聲骨頭交錯發出的輕響傳來,手刀直接把路努關節部位的骨頭打的脫臼。不僅如此,那手中的巨劍也是在這一瞬間掉到了地上。

於此同時,路努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聲,手臂上傳來的劇烈痛楚使他臉色不由的變得蒼白了起來。

這還沒有完,楚天動作沒有絲毫停頓,一雙手掌緊緊的扣住路努的手臂,然後用力一扭。

「啊!」

頓時,路努再也無法保持之前的傲慢了,發出一聲殺豬般的痛苦慘叫聲,手臂上傳來的劇烈痛楚彷彿整條手臂都斷了似的,那直入心間的鑽心疼痛是他從未體會過。

短短瞬間,路努的臉色就變得一片蒼白了起來,額頭上更是布滿了細密的汗珠,他沒想到面前這人竟然如此有心機,先手隱藏實力,讓自己大意,隨後不給自己留一絲機會,再讓自己手臂脫臼,讓自己無法提劍來戰。

楚天知道自己前面的一系列攻勢也不能對這武宗二品強者構成什麼傷害,冷哼了一聲后,在路努還沒回過神的瞬間,右手成刃,其上包裹著陣陣靈氣,這一瞬間強大的氣息再次噴發而出,狠狠的穿過路努的胸口。

「你..」

路努吐出一口接一口的鮮血,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這武宗二品的實力在還沒施展,便被人打敗,這一戰他不服,可是,勝負早已明顯。

「楚天勝!」

高台之上的秦月柔聽到「楚天勝」這三個字,心情大好,臉上堆滿了笑意。通過自己的父皇告訴自己,她知道了楚天和秦皇的約定,雖然很擔心,卻也值只得選擇相信楚天。

「嗯?皇兒在看誰呢?父皇剛剛看得那場比賽倒是不錯!那個四號戰台之上獲勝的小子可真是狡猾啊!」略帶調侃的聲音,秦霸天一臉笑意的說道。

秦月柔聽到秦霸天說楚天狡猾,深怕因此在秦霸天眼中壞了楚天的好形象,嗔道:「父皇這不是狡猾,而是有計謀!」

「哦?有計謀?」帶著調笑的聲調,秦霸天的笑意越發響亮,惹得秦月柔只得紅著一張臉離開了……

大秦會武前三天基本是決出淘汰人選,在第二天中,楚天的對手只不過是一個大武師三品的年輕人,在幾招下,楚天晉級。


第三天的比賽可是有看頭了,因為今天是決出大秦會武前二十強的人選,不僅如此,今天的比賽含金量還是很高的,畢竟走到這一步,沒有人會是弱者。

「今天的第一場是無雙武院的楚天對戰漠沙城薩鋒!」


楚天這幾天一直在觀察戰場上的高手,所以對於這個薩鋒,還是有些忌憚的,畢竟他曾一連擊敗過三個武宗三品的高手!

眼前的薩鋒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體形較瘦,按楚天這幾天觀察,這薩鋒心思縝密,就算是面對大武師也不會放鬆警惕,是個頗有心機的角色。

實力更是武宗二品的實力,強勢之下,三品武宗都可敗得,可想而知,此戰,將是楚天大秦會武之上第一場艱難之戰! 二人一上場也沒有做過多交流,楚天上次完勝那大漢的方法今天是不能用了。於是武宗一品的氣息逐然噴發而出,而那薩鋒面色依舊平靜,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散發而出,只是右手中有了一把摺扇出現。

身影一閃,薩鋒便消失原地,再次出現時,又出現在另外一個方位,楚天面色凝重的注視著這一切,長刀也是悄然出現在了手中。

唰!

突然,下一刻,薩鋒的身影出現在了楚天面前,摺扇帶著凜冽的勁風就沖著楚天的脖子掃來,不僅如此,一瞬間,薩鋒氣息噴發,全身的靈氣都是纏繞在摺扇之中。

楚天暗叫不好,卻已經沒有躲過去了,頭穩穩後仰,不過還是有一道血痕出現在了他的咽喉處,用手抹了抹那鮮血,看了看,楚天喃喃道:「此人實力果然強悍!既然傷我,我也就不用留手了。」

說罷,楚天將長刀拋出,指尖飛舞,一道道手印如幻影般現身。九陽化雷訣運轉,聚陽印快速攻向薩鋒。

「聚陽印!破!」

楚天全身的氣息全部附加在了手掌之上,當手上火焰燃燒到最濃烈的時候,楚天一聲爆喝,同時天空之上也是猛然間發出聲聲刀嘯之聲,天空上的長刀也在此刻同時發動,似幻似真的斷月武魂,盤踞整個高空,白色光芒充斥著這一方天地,讓人睜不開眼。

「殺!」

一聲暴喝,一道道白芒從天而降,化為點點星光如同流星直指薩鋒,整個天際彷彿如同經歷了一場漫長的流星雨一般,在星光滿布的天空留下了無比絢爛的一筆。

此時薩鋒面容不再平靜,他現在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他沒想到比自己低一個級別的武宗既然能夠讓自己感覺到害怕。不論是楚天手上的聚陽印,還是天空之上長刀之中融合著武宗特有幻術的斷月武魂皆是讓他心驚。

勝負在此一搏,一招見結果,薩鋒也沒留手,手中摺扇飛舞間,竟然有著落葉飄過,越來越多,最後好似化為了一個由落葉組成的大圓球,在空中不停旋轉。

薩鋒眼神一凝,摺扇一揮,那落葉就與斷月武魂相碰撞,兩者相撞,強大的氣息迸發而出,僵持片刻后,兩者轟然破碎,薩鋒口吐一口鮮血,倒退而出。

而楚天也是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但顯然要勝薩鋒一籌,他擦掉嘴角血液,對著不遠處的薩鋒大聲喊道:「還不認輸!」

「呵!認輸?笑話,你以為我薩鋒的全部實力就只有這麼點嗎?雖然我未能入圍十大青年強者之列,但也不是你一個武宗一品的小人物可以蔑視的!」薩鋒說著,手中摺扇一揮之間,竟從摺扇之上躍出一隻黑蛟!

楚天眉頭緊皺,看著面前盤旋著的黑蛟,大吃一驚:「竟然是黑蛟武魂!這可是十分稀有的武魂啊!看來你的實力應該比武宗三品還要強上一籌!」

「你的眼光倒不是很差,但你終究還是估計錯誤了!」薩鋒說著,手中摺扇一連揮出三擊,三擊之後,其臉色慘白,但摺扇之上竟在一瞬之間再次出現三隻黑蛟。

四隻黑蛟相互盤繞在一起,最後在一陣黑光之後融為一體,變成了一隻四首蛟龍!

「啊!楚天!」遠處高台之上的秦月柔心下一急,輕聲驚呼,正準備站起,卻被一旁護衛秦霸天的秦守國的手掌壓回了座椅之上。

「相信楚天,他的路不會止於此地的!」秦守國的一句話,剎那讓秦月柔安靜下來,眼神瞄了瞄自己的父皇,卻發現秦霸天正在觀戰的卻是自己的二皇兄秦寒瀧的戰局。

「此次楚天的最強敵手出了二哥之外,就屬花蝶舞、段輕雲、落秋水和血蝠幾人了,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秦守國見秦月柔若有所思,適時的提醒。

秦月柔聽到這裡,臉色一凝:「就算是求,我也要二皇兄相助我這一次!」秦月柔說完,不再觀戰楚天的戰局,而是直接帶著隨從回宮了,顯然是有事要做。

再說楚天對戰薩鋒,卻是險象環生,強大的四首蛟龍武魂在薩鋒的控制下,死命的攻擊著楚天,楚天雖有斷月武魂相助,卻也是戰得異常辛苦。

若想敗他,只能以強制強了!楚天說到這裡,直接控制著斷月武魂阻攔四首蛟龍的攻勢,手中卻是吞噬仙藤從雙手之上而出:「今日我就讓你開花破敵!」

楚天說著,手中再出一把長刀,對著自己的雙手就是死命一割,鮮血肆意,全部噴洒在吞噬仙藤之上。

「我在成就武宗之體時,開出白蓮仙花,我以自身武宗血脈澆灌吞噬仙藤,定可讓其瞬間開花!」楚天心中如此想著,果然如他所願,吞噬仙藤在吸收了楚天的血液之後,一朵朵白蓮花競相盛開。

一陣陣靈氣清香讓整個龐大的廣場都可聞到。原本正在專心觀看自己二皇子戰況的秦霸天心頭一震,轉頭一看大驚失色:「這是……遠古武宗進階才會出現的清香白蓮!這……」

「五世白蓮,繁華待盡,一擊!」楚天怒喝一聲,單指一點吞噬仙藤,仙藤如金龍一般呼嘯著向四首蛟龍飛去,一瞬間將其纏繞住,死命勒緊。

「嗯?竟然有人可以使用花武魂?嗯?這不是花武魂,卻為何有此強大的力量!」已經打敗敵人的絕美女子花蝶舞此時看著楚天的眼神充滿了興趣,「有意思!希望日後我們有一戰的機會……」

再說戰台之上的薩鋒,因武魂被困,臉色越發慘白,冷著臉對著四首蛟龍使命一扇,四首蛟龍頃刻之間化為烏有。只見他氣喘吁吁的單膝跪地,嘆了口氣,緩緩說道:「你贏了,我認輸……」


「承認了!」楚天笑著走到薩鋒身前,將自己的手伸了出來。

薩鋒愣了愣后,笑著抓過楚天的手,借力站了起來:「豪爽!我薩鋒認下你這個朋友了!日後有機會,來漠沙城做客!」

「一定……」楚天笑著和薩鋒對視一眼。

「此戰楚天勝,晉級二十強……」 「我宣布十強爭奪戰現在開始!」隨著高台之上仲裁老者的響亮一聲呼喊,代表著大秦會武二十進十戰鬥的正式打響!

因為已經進入前二十強,現在的比試都已經具有很大的含金量,所以,這次前二十強的對決分十場,實行先後進行。

而楚天和李龍二人被分在了第一批上場戰鬥。

「沒想到楚天竟然對上了武宗四品的李龍!李龍身為大秦神帥李破軍的驕子,實力可是很強大的!」高台之下,一眾圍觀者竊竊私語著。

同時進入前二十的段輕雲和落秋水眼神怨毒的看著楚天,在心裡用著最惡毒的言語去詛咒他。

再說楚天今天一襲白衣,長發在身後飄揚而開,當其站在擂台上,看到對手時,楚天雙眸從開始的隨意猛然凝重起來。

「果然不愧是大秦最大的盛會,沒想到這次的對手竟然是位武宗四品的強者!此人能闖到此處,實力肯定比四品還要強上一層!」楚天冷靜的打量著李龍。

而李龍何嘗沒有在打量楚天呢?他並未因為楚天只是武宗一品就有任何輕視之心:「很高興遇上你!楚天你能敗薩鋒,說明你有與我一戰之力!我拭目以待!」

「好!我儘力一戰,絕對讓你拭目以待!」楚天說著,手掌之上,一團火焰已燃燒起來,一把長刀更是出現在手中。

要知道在武宗這個階段,每一級實力都相差很大,如果不是楚天各方面都有出色的實力,那恐怕他很難走不到這一步。

「不知這楚天能夠走的多遠!小妹昨日讓我若是遇上他,讓我放個水,可惜,他恐怕很難過此關啊!希望他能過關吧!否則的話,小妹可又要一頓傷心了!」二皇子秦寒瀧看著台上嚴陣以待的楚天,雙眸中透露出了一抹期待。

刷……

李龍身形一閃,竟搶先一步攻上楚天。待他出現時,已經到了楚天的面前,真元一瞬間迸發而出,一拳使出,帶著強大的勁風,就朝著楚天的面門襲來。

「好快。」楚天心中一顫,急忙向後躍去,可是對方卻依舊沒有放鬆下來,而是一拳接著一拳繼續朝著楚天逼來。

眼見自己被李龍壓制住,知道對自己不妙的楚天同樣也是真元迸發,不退反進。

這一舉動,不由讓那李龍有些失神,他沒想到楚天竟然會在他如此密集凌厲的拳風下還敢主動上前,不過微微失神后,李龍冷哼一聲,恢復過來,繼續壓制著楚天。

楚天向前一步后便沒有了什麼動作,而是只一味的躲閃著襲來的拳風。突然,楚天眼前一亮,喃喃自語:「就是這個時候!」

瞬間,楚天炙熱的右手,五指彎曲成爪狀,其上附著著強大的九陽化雷訣元氣。

五指之上有著紅芒盡顯,下一刻,楚天的右爪猛然向前襲去,直接扣在了李龍向他面門轟擊而來的手臂上。

這一扣之下,五指產生了巨大的高溫,直接戳穿了李龍手臂上的衣物,隨後陣陣白氣升騰而起,隱隱間可以從空隙中看到,楚天五指直接扣住那李龍手臂皮膚的位置有五處被灼燒的紅印出現。

這一扣,直接讓李龍的身形停頓下來,右臂被束縛著難進一寸,而因為慣性,左拳也是這時悄然停了下來,李龍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楚天,冷哼一聲,體內的元氣順著脈絡全部躥盪到被楚天扣住的右臂之上。

下一刻,李龍的右臂上有著陣陣元氣散發而出,衣袖也是慢慢華為灰燼飄蕩於天地之間,裸露出的右臂如今已經是變成了紅色,其上可以感覺到一股熱浪不斷散發而出。

楚天強忍著五指之上的被灼燒的疼痛,不再遲疑,另外一隻手上的長刀直接拋棄,以掌化拳,然後狠狠打在了李龍的胸膛,這一拳,凝聚了楚天武宗一品全部的實力,一拳下,李龍直接爆退數步,嘴角一絲鮮血也是溢了出來。

「好心機啊,先是束縛住我的右臂,騙我把元氣全部護在這裡,而後趁其不備,攻我要害,哈哈!」李龍抹了抹嘴角的鮮血,而後雙眸猛然凌厲起來,「既然你那麼愛玩火,我就陪你玩玩!」

李龍說著一股股黑色的火焰突然在他的周身升騰而起,慢慢的在李龍頭頂上方匯聚,緩緩化為了一朵黑色蓮花的虛影。。

隨著火焰越來越多,這段黑蓮也是逐漸的凝實。

「武魂,絕滅黑蓮。。」

這李龍竟然先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是要快速解決戰鬥么……

「絕滅黑蓮!」

李龍身後的武魂之中突然分支出一朵一模一樣的黑色蓮花,不過卻只有拳頭大小,這一團團詭異的火焰竟然讓人感受不到高溫,氣息完全內斂,如此火焰,沒有狂躁與炙熱,好似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楚天皺著眉頭,他自然不好認為眼前著黑蓮是善物,相反,那黑蓮越發逼近,他越是感覺到一股危機出現在心頭,讓自己靜不下心,情緒也是慢慢開始暴躁起來。

「奔雷斬!」一聲暴喝,楚天單手一招,躺在地上的長刀直接落入手中,一道道閃電環繞在楚天的握刀的拳上。

不及多想,楚天一刀斬出,不過奇怪的是,奔雷斬在楚天此次使出時,卻在也沒有了以往的強勢狂暴氣息。

一道平平淡淡的攻擊落在眾人眼中是那麼的不濟,可是當楚天體內所有元氣在氣海涌動之間,原本劈出的刀氣,突然狂暴起來!

一股毀滅萬物的氣勢直接撞在了李龍的絕滅黑蓮之上!這一撞,黑色火蓮綻放出泯滅之意,這一刻,楚天的心一顫,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著。

他沒想到,當黑蓮爆發的那一瞬間,竟然會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氣息。但是遲了,雖然奔雷斬卸掉了黑蓮一大部分的攻擊,但是另一半攻擊還是以恐怖的速度轟擊在楚天的身上,楚天立時被轟飛出去……………………………… 楚天身形狼狽的倒在戰台的邊緣處,他艱難的站起身子,冷冷的看著傲氣而立的李龍。

「快點祭出你的武魂吧,不然在這生死勿論的爭奪前十的比賽上,你必死無疑!」看著李龍的一步步逼近,楚天緊咬著嘴唇,顯然在壓制自上傷勢。

雖然楚天現在看起來很狼狽,全身都是血,但其實傷勢並不重,只要他壓制住,一戰之力還是有的。

楚天冷眼看著向自己逼進的李龍,沉聲說道:「既然你想玩火,又喜歡玩蓮,那我就像你先前所說的一樣——陪你玩!」

說著,楚天將手上之刀收回納戒之中,雙掌印結不斷,一條條藤蔓呼嘯著衝出楚天的身體,體表之上更是燃起熊熊火焰。

「你在幹嘛?難道想引火自焚嗎?」李龍眉頭緊皺,雖然他很想贏得這場比賽,但他並不想在自己的戰場里死人。

「引火自焚?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讓你知道知道木生火的威勢!雖然我沒有水武魂克制你,但我可以用更大的火擊敗你!」楚天說著,體內的吞噬仙藤更加快速的長出,仙藤之上更是被火焰所包裹。

受到仙藤木屬性的吸引,楚天體內的九陽化雷訣運轉的更加快速,體表上的火焰也強大到讓在場之人都感到了一絲炎熱。

「果然如我所想,凡火雖然可以點燃吞噬仙藤,卻無法將其燒毀,只會讓火勢更加旺盛!」楚天想到這裡,斷下兩段布滿火焰的仙藤,將其化為兩柄長刀,然後一往無前的執著雙刀攻向李龍。

李龍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也攀升到最強狀態,頭頂之上的絕滅火蓮也在他的召喚下,化為一圈環狀武器。然後向著楚天對攻而來。

兩位武宗強者的戰鬥,讓整個被結界所籠罩的戰台霹靂炸響,刀來拳往之間,二人竟然平分秋色!

「怎麼可能!那個無雙武院的楚天!就那個糟蹋三公主的楚天竟然能和武宗四品的李將軍家的公子相鬥如此長的時間!」

「喂!你不要再繼續說了,老子好不容易忘記三公主被楚天這頭豬給拱了,你竟然說了說出來,讓老子又傷心了一把!」

「是啊!這個小子太不是個東西了!兄弟們揍死他……」隨著戰台之下的混亂戰局,戰台之上的戰局也接近了尾聲。

楚天的木火相結合,氣勢越發強悍,配合著他的雙刀拔刀之術,實力更是成倍的增長。而李龍則在此長彼消之下節節敗退,手中黑蓮所化的環狀武器也是破敗不堪了。

「最後一招!敗你!」楚天說著,四周環繞在戰台之上的藤蔓全部湧入楚天身體之內,而手中仙藤所化的雙刀卻依然在手。被火焰包裹著的仙藤雙刀之上突然之間開出一朵朵白蓮!一陣陣清香讓台下戰鬥之人紛紛停了下來。

而原本氣勢受挫的李龍也在白蓮清香之下,恢復了一些氣力,他驚訝的看著楚天手中開花的雙刀:「這……這是?清香白蓮?哈!今日就算我敗了,也無悔了!清香白蓮!讓我看看你的厲害之處吧!」

李龍說著,手中的環狀武器再次化為黑蓮,一股股黑色火焰蘊含著巨大的力量:「翻天覆地,排山倒海,黑蓮入世!」

「五世白蓮,繁華待盡,一擊!」雙刀合二為一,楚天又手執刀,左手一道道聚陽印轟擊在左手長刀之上,「聚陽麒蓮擊!」

一聲怒喝,楚天將配合著體內所有的元氣所融合出來的至強一擊轟然之間擊向李龍。

李龍也不甘示弱的將自己的至強一擊轟出……

當雙招轟擊在一起時,白光、黑光在一瞬之間將戰台之上的結界破開,在眾人的驚呼中將天空染得漆黑無比。

「嗯?怎麼回事!」原本一直靜坐的秦寒瀧大吃一驚,「此二人的絕招竟然讓天地變色!這……」

「皇兒,無需驚慌!此戰楚天已勝!」一般端坐的秦皇笑著將桌子上的一杯茶飲盡,笑著說道,「此子果然不簡單,短短几天的時光不僅讓那白蓮的實力增強了不少,更是在臨場發揮之時創造出如此強悍之招啊!月柔若是看見,一定會很高興的!可惜,她今日卻未曾前來觀戰,可惜了。」

秦寒瀧輕笑一聲:「皇妹要去求人,自然來不了,下一戰,父皇就看皇兒的厲害吧!」

秦寒瀧說著直接躍下觀戰台,向擂台行去……

漆黑的的天空在下一瞬,陽光再次照射下來,眾人急忙定睛看向高台,卻是讓人大跌眼鏡。

楚天竟然以一把長刀支撐著身體,而李龍卻不知所蹤了,直到台下有人大喊一聲:「啊!李將軍的公子竟然被擊出了戰台,他竟然敗了!」

「啊!你們看戰台上的那朵黑蓮竟然枯萎了!武魂枯萎!這可是受了重傷才會出現的!」隨著另一人的話語一出,眾人再看戰台之上的楚天時,神情皆變的肅穆。

仲裁老者緩緩走上戰台,大聲宣布:「此戰,楚天勝!晉級十強……」

隨著仲裁老者的話語一落,楚天立馬體力不支的跪倒在地,被人給抬走了。而眾人的眼球也看向了下一場戰鬥……

第二場戰鬥,秦寒瀧很輕鬆的就獲勝了,第三場戰鬥也即將開始。


劉家娘子緊緊握著的雙手霍地鬆開,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好是他真的退縮了。

Previous article

22陰陽眼,開!22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