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家娘子緊緊握著的雙手霍地鬆開,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好是他真的退縮了。

「既然想要銀子,就要在和離文書上簽字,從此,你便與劉家娘子以及她的一雙兒女,便再無干係,你可明白?」花琉璃冷聲說道。

「我明白!」古發財原本就對他們母子並無任何的留戀,即使現在非要認回去,也完全是因為此時劉家娘子的身份顯赫,所以,他才起了心思,既然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佔到便宜,所幸不如,能佔一點便是一點,能拿到那五百兩銀子,先還了那劉大也是好的,否則,他不但連命都活不了,甚至還得不到那些銀子,倒是實在是太不值了。

「簽字吧!」花琉璃微笑著將那和離文書放到了他的手中。

古發財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就在文書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咬破了手指,在那裡按上了血手印。

冷蕭走上前,將那和離文書拿到了手中,然後看了一眼之後,便沖著花琉璃點了點頭,交到了她的手中。

「那五百兩銀子如此就歸你了!」花琉璃滿意的說道。

古發財拿過了那五百兩銀子,然後全數遞給了那劉大,厲聲道「銀子給你了,還不快滾!」

那劉大接過了銀子,看著古發財說道:「奉勸你一句,有手有腳,還是莫要好吃懶做,你可瞧清楚了,我手底下的這些個乞丐,那可是個個都沒有勞動能力的,正好你還了這筆銀子,我便去買下一個農莊,到時候,如果,你肯願意來農莊裡面來幹活,我倒是歡迎你!」 古發財氣急的罵道:「還不快滾!」

「走了!」劉大揮了揮手,一院子的乞丐便烏壓壓的退去了。

花琉璃拿了和離文書之後,也不在多做逗留,而是帶著劉家娘子和如意公主便回到了皇宮之內。

花琉璃剛回到琉璃閣,便看到了燕昊正坐在書案前畫著什麼,她不由得放輕了腳步,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然後看到了他原來正在作畫,而那畫中女子,穿著一身的淡紫羅裙,巧笑倩兮,那不是她是誰?

「你回來了?事情可都解決了?」燕昊聽到了腳步聲,抬頭對上她那雙笑吟吟的眼睛。

「嗯,解決了!」花琉璃走近了他,輕輕的環住了他的腰身,把自己的頭放到了他的肩膀上,滿足的閉上了眼睛。

「是不是累了呀?」燕昊放下筆,心疼的轉過身來,將她抱在了懷裡。

「沒有,只是覺得有些唏噓,畢竟,一日夫妻白日恩,這樣的對待古發財也不知道是對還是不對!」花琉璃嘆息道。

「傻瓜,若那古發財同樣念及的是一日夫妻百日恩,那他還會有今天這樣的結果嗎?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你今日得的果,便是原來種下的因,你根本就不用介懷他的結果,小傻瓜,這倒是不像你呀,怎的變得優柔寡斷起來?」燕昊輕輕推開她,看著她靈動的眼眸輕聲問道。

「嗯,沒事!」花琉璃低頭說道,她在事情結束的時候,察覺到劉家娘子眼底悄然閃過的一抹黯然,想必,在這件事情上,她也不想如此絕情的吧,可是,如果不絕情,給貪心的人希望,那就是讓自己變得絕望,所以,她絕對不能容忍這件事情發生在自己最親近的人身上。

「夫君都餓了一天了,就等你回來用膳呢!」燕昊親昵的說道。

「你自己不會吃嗎?就餓著自己?」花琉璃連忙緊張的說道。

「自己吃沒趣,沒你陪著,再好的食物也是如同嚼蠟!」燕昊一本正經的說道。

「撲哧,你倒是厲害,如今說起鬨人的話來,倒是一套一套的了!」花琉璃展開笑顏說道。

「朕可以哄別人,但是絕對不會哄你!」燕昊雙手自然的捧起她的小臉無比認真的說道。

花琉璃的盈盈妙目,眼波如水,而燕昊則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子去。

「父皇,母妃!」外面驟然傳來了承乾的聲音,驚了兩人,慌忙分開,整了整衣衫,倉促的坐好。

「母妃?」承乾滿頭大汗的跑了進來,一下子就衝到了花琉璃的懷裡。

「怎麼?又在外面胡鬧去了?」花琉璃皺眉說道。

「沒有,我跟著學堂的師傅念書來著!」承乾辯解道。

「那頭上的汗是怎麼來的?」花琉璃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觸手濕潤。

「這!」承乾低下頭解釋不出來。

「說吧,去哪裡玩去了?」一旁的燕昊肅然的說道。

「父皇,我跟著古晨去兵營了!」承乾小聲說道。

「去哪裡做什麼了?」花琉璃震驚的瞪大了眼睛看他。

「聽他們說研究出好玩的東西來了,我去瞧瞧!」承乾無比興奮的說道。

「是嗎?什麼好玩的東西呀?」花琉璃不解的看著承乾。

「母妃你瞧瞧!」承乾伸出手,一個黑不溜秋的東西便被他緊緊的握在掌心裏面。

刺鼻的難聞氣味傳來,花琉璃不由得敏感的擰緊了眉頭。

「這是什麼?」花琉璃看著那毫不起眼的臟不琉球的東西。

「這可是好東西,威力很大的!」承乾驕傲的抬高了下巴。

「到底是什麼東西?還在父皇的面前賣弄?」一旁的燕昊嚴肅的瞪他。

「父皇,我沒賣弄,這是新研究出來的,我好不容易跟古晨從兵營裡面要了一個出來,可不捨得把它給扔出去!」小小的承乾無奈的說道。

花琉璃只覺得腦海裡面有點東西一閃,她沉吟著說道「:莫不是霹靂彈?」

「母妃?你知道這個呀?」小承乾十分興奮的說道。

花琉璃莞爾,她可是早就弄出這種東西來,她可記得清楚,當日為了讓燕若雲見到軒轅傾情,她就用這霹靂彈,把軒轅傾情的大門給炸開了,現在想想,真真是物是人非了。

「我當然認得這東西!當年我還曾用過呢!」花琉璃輕笑道。

「母妃,這東西真的那麼霸道嗎?可以讓人流眼淚嗎?」小承乾驚奇的問道。

「流眼淚?」花琉璃和一旁的燕昊同時一怔。

「對,可以流眼淚的,而且無法控制!」小承乾點頭說道。

「那倒是不能,但是這個東西真的能讓人流眼淚?」花琉璃的眼裡閃過一抹興奮。

「是的,我聽古晨說了,真的很厲害的!」小承乾連連點頭道。


「真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那麼厲害,可以研究出催淚彈來!」花琉璃眼裡閃爍著興奮的火苗。

「什麼叫催淚彈?」燕昊和承乾同時一愣。

「就是讓人可以流淚不止呀,看來這原本的霹靂彈經過改良,裡面加了一些可以讓人流淚的的毒氣,才將這催淚彈造就出來的吧?」花琉璃沉吟著說道。

「那這倒是大功一件了?如果在戰場上加以運用,我大燕軍隊,何愁不勝?」燕昊興奮的說道。

「對,應當嘉獎!」花琉璃贊同道。

「那父皇,母皇,我去告訴古晨,讓他明日再帶我去兵營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好嗎?」承乾目光灼灼的問道。

「好!」花琉璃點了點頭,小承乾雖然年紀尚小,但是對軍事表現出的狂熱心態,大大的超過了她的預想,想來他以後必然也會成為一個軍事天才,但是這樣對她來講,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看著小承乾離去的背影,花琉璃沉默不語,燕昊不由得握住她的手問道:「怎麼了?」

「總覺得小承乾像是長了翅膀,飛的離我們越來越遠了!」花琉璃感慨著說道。

「身為皇子,他的身上肩負著一個帝國的責任,所以,我倒是樂於見到他這樣熱衷於軍事!」燕昊輕笑道。

「你是什麼意思?」花琉璃震驚的看著他。 第0150章 一大羣淘金鼠

片刻之後,金靈又走到了林宇的面前,表情嚴肅地說道:“能不能把這些淘金鼠也都一併帶入乾坤戒裏!”

這讓林宇就有些爲難了,乾坤戒裏只能容靈魂體和一些超強的神獸以及特殊的異獸進入,這些淘金鼠要想進去,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像小龍一樣,和他們簽訂主僕契約,而且金靈和這些淘金鼠的關係看着很是密切,它肯定不會同意的。

如果這些淘金鼠都留在了這裏,那麼也就很難留住金靈的心,就算它來到乾坤戒裏,也遲早也都會離開的。

朝四周撒望了一眼,成千上萬只的淘金鼠,遍地的奇花異草,充沛的靈氣,這也難怪金靈會在這個地方呆上上萬年之久。

當林宇的視線落在東南方向的一個山口處的時候,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那裏好像有一股很奇特的能量結界,雖然時隱時現,看似很是虛弱,隨時都有可能被稀釋的全無,可他卻明顯感覺到能佈下這個空間結界的人絕不簡單,而且還給他一種很是熟悉的感覺,可是熟悉在什麼地方,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巨靈鱷看出了林宇的顧忌,神情有些黯然的說道:“主人他三千多年前來過這個地方,並在這裏按照九天玄經上的祕法佈下了一個空間結界。我剛纔也正是因爲聞到主人的氣息才提前出來的,你可以試一下,看能不能把這個空間結界一併都收回乾坤戒裏,這樣的話,這些淘金鼠以及周圍的花草山石就都可以帶入裏面了。

林宇聞言,心中不禁大喜,暗道:怪不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原來是玄天子前輩留下的。如果能成功的話,這次不但收服了金靈,還白賺了幾萬只淘金鼠,還有那麼多的奇花異草,更爲重要的是,這樣也就斷了金靈以後要回家的念想,可謂是一舉多得。

林宇隨即在腦海裏運轉心法,按照九天玄經上的指示,默唸發訣,靜心屏氣,居中盤膝而坐,水靈則催發水靈光盾爲林宇護體,金靈,巨靈鱷,以及小龍從三個不同的方位將體內靈力傳送到林宇體內,供他調遣,助他一臂之力。

片刻之後,金靈,巨靈鱷,小龍,林宇,以及水靈五道不同顏色的靈力,將他體內的那個能量漩渦給團團圍住,只在東南一個方向留了一個小口。

僅僅只是過了一瞬間的功夫,能量漩渦就開始支撐不住了,按照林宇的意思,朝東南方向逃竄,在林宇上方直接就形成了一個幽黑色的漩渦。

頓時天地變色,風雲大作,烏雲滾滾而來,黑雲壓城,電閃雷鳴,附近狂風肆虐,飛沙走石,轟雷聲連連不斷……

“哥哥,你醒了,現在沒什麼事情吧!”水靈見林宇睜開了虛弱的雙眼,急忙上前關切的問道。

林宇露出一個蒼白的微笑,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沒事,淘金鼠都弄進來了沒有?”

水靈流着嘩啦啦的口水,嘿嘿笑道:“都弄進來了,而且還有好多好吃的果子呢!”

看着水靈的那個滑稽無比的貪吃樣,林宇被逗笑了。仔細查看一下自己的身體,裏面的靈力又充實了許多,也變得越來越渾厚了……自己竟然已經直接突破晉級,實力修爲達到了武君級別。


這個時候,就算再碰到那個修煉至陰至毒的毒婦,就算是不能戰勝於她,也完全有一戰之力了。只不過她口中的那人到底是誰,幹嘛三番五次的派出殺手,來取他的性命。

大孤鎮上,劉管家急匆匆的跑到王家,氣喘吁吁地說道:“王老爺,我們請來的彭家三虎,已經失手被殺了。”

王虎表情有些愕然,叫道:“什麼,他們三個全死了。”

劉管家上氣不接下氣的點了點頭,道:“是的,全死了!”

王虎有些不敢相信的搖了搖頭,喃喃自語道:“這林宇還真是恐怖,彭家老大的實力修爲恐怕已經都達到了武王級別,沒想到竟然死於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娃娃手裏。”

隨即王虎好像又想起了什麼,急忙問道:“聖武城冷氏家族來人沒有?”

劉管家立即點了點頭,神情有些慌張的說道:“我正是爲此事而來,今天得到消息,冷氏家族的人今天下午就會到達大孤鎮。”

王虎又急忙問道:“他們都是派誰來了,來了多少人?”

劉管家應道:“有見微知著,明察秋毫之稱的冷察,殺人如麻,心狠手辣的冷血,還有一人牛逼轟天,力大無窮的冷牛。”

聽見這三個人的名字,王虎頓時就嚇得癱軟在地了,本來他們打算設計把冷一天殺了,嫁禍給林宇身上,再把林宇給祕密的殺了,嫁禍在冷家的身上。這樣外界就會誤以爲,林宇和冷威結怨,殺了冷威,冷一天找林宇報仇,又被林宇所殺,聖武城冷氏家族爲此大怒,派人把林宇給殺了。這樣一來,對冷氏家族,以及自己的主子,甚至聖武學院都能交代過去,而且他王家也不會受到任何牽連。

可是如此天衣無縫的計劃,沒想到中間竟然出了漏洞,林宇竟然沒死,禍不單行的是冷氏家族竟然還派出三大武王前來調差此事。憑藉着多年來經驗來看,聖武城冷氏家族出動三大武王,絕不僅僅只是爲了給冷一天報仇,肯定還有更深一層的目的。

想到這些,王虎又急忙問道:“林宇現在所在何處?”


劉管家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發現彭家三虎的屍體的地方,並沒有發現林宇的任何蹤跡,看來這小子是逃了。”

王虎猛一拍桌子,怒然道:“我們一定要在冷氏家族的人前面找到林宇,把他給殺了,不然的話,憑藉着冷察的性格,肯定會查到我們的頭上的。”

劉管家早已嚇得雙腿直打顫了,冷一天是被他下毒所殺的,他在冷家待了幾十年,對於冷氏家族處置叛徒的手段還是十分清楚的,就他這種類型的,恐怕到時候想求一個痛快的死法,都會比登天還難。 「雖然將這些責任強加在承乾的身上,對他來說是不公平的,但是,他年紀尚小,有的是時間,而我們卻不能,我不想把自己的後半生寄托在高高的皇位上,我想與你在一起,遊山玩水,你喜歡那裡,我們便去那裡,這樣多好?」燕昊柔情似水的說道。

花琉璃心中一陣感動,想來他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完全是為了自己,只是這樣倒是苦了小承乾了,小小年紀便背負了如此的重擔,想來總覺的是虧欠了他許多。

「怎麼了?」燕昊看著她沒有說話,便把微微有些涼意的手放到了自己溫暖的大手之中。

「總覺得會不會是給承乾太大壓力了!」花琉璃感慨的說道。

「小璃兒,我擔心這後宮之內委屈了你!」燕昊低聲說道。

「不委屈,還是等承乾到了合適的年齡之後,再給他選擇好嗎?」花琉璃輕聲問道。

「好!」燕昊順從的點了點頭。

當紅燭漸漸的熄滅,滿室婘繾的時候,只看到那帳幔緩緩落下,而一絲輕吟便從室內響起。

除卻這些不安定的因素之後,大燕王朝呈現出繁榮的景象,子民不但自給自足,商業也逐漸的繁榮了起來,因為異族新王和大燕新皇之間的良好關係,所以,連帶著波斯異族也逐漸的興盛起來,這讓周邊的一些弱小的國家艷羨不已,其中那東吳小國更是艷羨不已,為了跟大燕王朝搞好關係,甚至不惜派出了使者前來說和。

當東吳國的使者到達大燕王朝的時候,卻突然傳出了使者被殺的消息,整個消息傳遍了大燕王朝,隨即,有人傳言說大燕王朝的新皇對東吳小國心懷芥蒂,所以才使出這樣的手段,一時間整個大燕王朝又陷入了周邊小國的質疑之中。

琉璃閣內,花琉璃正悠閑的陪著承乾下棋,卻聽到外面步履匆匆,她不由得凝眉道:「這又是誰來了?」

「奴婢去看看!」小翠低聲說道。

說罷便走了出去,不一會,便帶著一個形色匆匆的人的小德子走了進來。

「咦?你不去陪著聖上,怎麼有空跑到琉璃閣來?」花琉璃皺眉道。

「回娘娘,燕京城內出了命案了!」小德子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急急的說道。

「出了命案,不是還有穆向南的嗎?你這麼著急做什麼?」花琉璃不解的看著他。

「娘娘有所不知,這次死的人,不是普通人!」小德子說道。

「那是?」花琉璃放下了手中的棋子疑惑的問道。

一旁的承乾沉吟了一下,隨即臉上露出了明朗的笑容,他一個棋子落下,朗聲道:「將軍!」

花琉璃大驚,低頭一看,果然是被承乾皇子給反將一軍,她不由得皺眉道:「哎呀,是真的被將住了呀!」

「好母妃,一心不能二用,這可是你教給孩兒的呀!」承乾皇子得意的說道。

「不行,重來!」花琉璃不依的說道。

「為什麼呀?」承乾皇子不解的看著耍賴的花琉璃。

「是小德子來影響了我的思路,若不然,我哪裡會那麼快就讓你將軍呀!」花琉璃伸手弄亂了整個棋盤。

「母妃,你耍賴!」承乾皇子凝眉說道。

「讓我一盤!」花琉璃單手將那棋盤蓋住不滿的說道。

「母妃!」承乾皇子微微皺眉,稚氣的臉龐上劃過一抹無奈。

「讓不讓?」花琉璃不依的看他。

「母妃,你還沒聽德子公公說京城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命案的!」聰明的承乾終於轉移了話題。

「對!」花琉璃猛然想起,隨即看向一旁的小德子。


看著江曉芸那清澈的眼神,董永難得的放下了所有的提防,這個女孩子雖然外貌有殘缺,但是對奔狼卻是真心實意的好,她眼裡的關心也不似有假。

Previous article

「咔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