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著江曉芸那清澈的眼神,董永難得的放下了所有的提防,這個女孩子雖然外貌有殘缺,但是對奔狼卻是真心實意的好,她眼裡的關心也不似有假。

董永淡淡一笑,跟著說道,「我看得出來阿狼很依賴你,若是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們一家人都能跟我一起離開,我們會好好照顧你們的,也希望你能好好照顧阿狼。」


接著他一轉頭對**夫婦說道,「江伯父,我會在東江省為你們尋得最好的住處,不管你們想做什麼,是繼續開店也好,還是退下來休息,我們都可以為你做到,只要到了東江省,那你就是你們的家。

而且……江成不僅可以入董家將,臉上的痘坑我也能保證給他治好。江姑娘可以繼續照顧阿狼,我不會把他們分開。」

董永也知道**夫婦心裡的猶豫,於是一開口就將之後的安排全都說清楚,當**夫婦聽到說兒子的臉可以治好的時候,一臉驚喜地走上前說道。

「你當真可以把成兒的臉治好?」

對於其他的允諾,**夫婦沒有太大的感受,他們只想做點小本生意能糊口就行了,最重要的是兒子女兒可以幸福,要知道因為成兒臉上的痘坑,讓他到現在都娶不到媳婦,這也成了他們心裡最大的心結。

如今女兒找到了阿狼,他們也希望自己的兒子也可以尋找到自己的幸福,剛剛董永的一番許諾,卻讓他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就連剛剛對董永的懼意也全然消失了,反而覺得董永是他們一家的福星。

「自然是當真。」

董永默默地看了一眼東方羽,東方羽也跟著點了點頭,董永這才放下心來說道,「若是你們願意答應,那就麻煩你們先進去收拾吧,也不用帶太多東西,到了東江省之後,不管你們需要什麼,都會給你們安排好的。」

說完董永對暴風說道,「等他們到了東江之後,先給他們一百萬兩,安排下去對他們好好保護,就像是自己的親人一樣,不得有一絲的怠慢。」

暴風認真地一點頭,跟著說道,「是,董老大,我會安排好的。」

一……一百萬兩?

江老漢眼睛瞬間瞪得老大,就連說話也跟著結巴起來,「小夥子,你……你你你……你剛剛說要給我們一百萬兩?」

江老漢就連一百兩也很少見過,最大的數目還是前些日子伍萬德他們走的時候給的一千兩,現在這個小夥子一開口就要給他一百萬兩?這叫他如何不震驚?

「為了阿狼,你們要再多錢我都可以給。因為……我兄弟的命……是無價的。」

董永深深地看了奔狼一眼,奔狼卻躲避著董永的目光,他看著這個白髮少年的時候,心裡總是怪怪的,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自己好像欠了他很多似的。

江曉芸拉著奔狼去收拾了,**夫婦也一邊晃著腦袋去收拾東西,對於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一切,他們還是有些反應不過來,總覺得一切都不那麼真實。

只有江成留在了原地,董永微微訝異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去收拾嗎?」

江成站得筆直地說道,「以後我就要過全新的人生了,其他的都是俗物,不帶也罷!」

這小子倒當真是有趣……

董永一笑,之後就看向冥回等人,「你們誰想要收他?」

冥回等人先是沉默一番,互視一眼之後,眾人全都急急地說道,「我我我要!」

聽到冥回奔出來,雷蛟立馬把他往後一拉,「娘的,我還沒說話呢,冥回你堂里人數夠多了,江成就給我吧!」

「我狂獅堂也很缺人才,江成得加入狂獅堂!」

冥回幾人心裡都在打著鬼主意,這江成十有**以後就是奔狼的小舅子了,把他拉入自己的幫派,嘿嘿……以後要奔狼做點啥事,小舅子一出馬,他話還不好使?

在眾人的心裡,只要奔狼還活著,一切就好辦,說不定哪一天他的記憶就恢復了,又一樣會回到幫派里來,把江成拉入自己陣營一準沒錯。

不過他們算盤打得響,可沒有逃過董永的眼睛,他失笑地搖了搖頭,最後出聲說道,「行了,你們就別搶了,看你們都像什麼樣!江成,你就加入奔狼堂,楚升你好好帶著他吧,我相信……終有一天奔狼會回來的,在此之前,你們要把自己磨練好。」

「是!」

楚升與江成認真地答道。

聽到董老大都發話了,冥回三人雖然心有不甘卻還是沒有辦法,讓江成進入奔狼堂也是最好的安排了吧,而且在他們的心裡,都希望奔狼可以早一點恢復記憶,加入他們的隊伍里來,一展董家將第一戰將的凶威!

把所有都安排好之後,董永一行人就帶著奔狼還有江家一家人,浩浩蕩蕩地往東部三省趕去,一路回到東江縣臨陽城,這裡是董家將的大本營,也是董家將真正的大後方,將奔狼安排在這裡,董永也要放心一些。

一切安排妥當之後,時間緊急的董永也只有再次離開前往京城,只不過這次前往的時候,多了紅媚與素昕。冥回等人也出發前往寧古前線,留下了四號與六號,各自帶著特訓營的小分隊,算是對奔狼的保護。


臨走之前董永還特意安排了鬼面多多關注西部的情況,雖然現在與紫英會明面上沒有任何爭端,但是這些潛在的危險,也一樣不能掉以輕心。

去往京城的路上,雖然也是一路狂趕,但是董永的心情卻輕鬆了許多,只要奔狼還活著就好,活著就還有希望。而且在離開東江的時候,東方已經很明確的告訴了董永,他已經找出了古方,最多五年,他定能保奔狼恢復記憶,雖然時間聽起來還是很漫長,但是也足以寬董永的心了。

未來的路還很漫長,五年也不過是彈指一揮間而已,他就期待著那一天,期待著奔狼能和自己再次並肩作戰的一天!

放下心裡的石頭之後,董永臉上的笑容也逐漸多了起來,這讓紅媚素昕看在眼裡也喜在心裡,只要董老大能開心,那就比一切都重要!

!! 京城上官家族,幽幽竹院里,上官無正靜靜地品著茶,竹林之間風聲悠悠,倒別有一番韻味,正當上官無將杯里的茶一飲而盡的時候,白髮微微一飛揚,一道風聲輕輕掠過,上官無嘴角一勾,依然閉著眼品著那餘味迴繞的茶香,輕聲說道。

「你來啦。」

「來了。」

風聲過後,韋一塵已經輕輕巧巧地端起了一杯茶,一聞之後立馬一副愉悅地表情說道,「上官兄,你的泡茶技術當真是越來越出神入化了。」


「哈哈……又如何比得上你輕葦度河的輕功出神入化呢?」

上官無笑著睜開眼,看著面前正認真品茶的韋一塵,能不驚動府里的護衛,又能衝過他竹院的陣法而入的人,當今世上只怕也只有韋一塵一人而已了。

「行了,我們就別在這裡互相吹捧了,你如今已經拿定主意了?」

韋一塵將手上的茶杯一放,挑眉看著上官無問道。

上官無淡淡一笑,「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我拿定主意就能定下來的了。那小子跟著趙老頭學得一手好心計,竟然在京城裡玩了這麼一出裝傻充愣的戲碼,他倒是玩爽了,我在後面給他擦屁股可真是麻煩。」

一想到孟家曹家慕家三家齊聲不饒的模樣,上官無就頭疼,要不是最後把聖令請下來,這三家聯合在一起,只怕還真沒有那麼輕易能解決呢。

「說得一副頭疼的模樣,你眼裡明明就在笑。」

韋一塵毫不留情地一舉戳穿了上官無,「那小子那麼精明,你應該偷著樂才是,證明你沒有看錯人啊。」

「這小子確實精明,只不過卻也精明過頭了。此子野心不小,偏偏如今鋒芒太過,極易招惹麻煩啊。雖然朝廷里以陛下為首,左右丞相都不願意承認,這場遊戲已經越來越失控,但是我們所有人都清楚,生死局越往後,越難以收場。」

上官無說到後來眉頭已經緊緊地皺在了一起,想必就連趙家也沒有想到事情的發展會如此不受控制吧?

「好在那小子重情重義,倒也可以彌補一番。」韋一塵點點頭說道,「如今五將鼎立,朝廷若是能在其中周旋一番,想必也不會真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周旋?如何周旋?如今南部秦烈,北部龍傲天全都來了京城,三將齊鳴,當真是有好戲可以看了啊。」

「有好戲看當然好了,也不枉我跑這一趟了。」

韋一塵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模樣嘿嘿一笑,看得上官無直搖頭,這老傢伙,自己叫他來是來一起想辦法的,他倒好,來了就喝茶,也不提出一點建設性的意見,真是白見他來了。

「對了,微微綠袖在哪裡?」

韋一塵但凡來京城,必然都要好好見一下這兩個乖乖女,不過當然,這也只是他自己認為的乖乖女罷了……

「她們啊……」

上官無話還沒說完,竹院外就已經響起了踏踏踏的腳步,一道急匆匆,一道平緩,只是聽那腳步聲,上官無就已經知道是誰了。

「爺爺,爺爺!」

上官微興奮地衝進來,看到韋一塵也在這裡的時候,跟著又叫了一聲,「韋爺爺好。」

「爺爺,韋爺爺。」

上官綠袖跟在後面走進來,對著二老輕柔的行了行禮,二老皆是一笑,算是應下來了。

「爺爺,你不是說永哥哥要來嗎?什麼時候來啊?哪一天來呢?上午來還是下午來呢?」上官微一把趴在茶桌上,瞪大了眼睛認真無比地問向上官無,自從上次與永哥哥一別之後,她們都沒有得到永哥哥的消息,心裡也是真的擔心,難道爺爺真的不允許她們跟永哥哥在一起了嗎?

一旁的上官綠袖雖然沒有說話,眼神之中也帶著詢問。

「韋老,你看看,當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上官無無奈地看著兩個丫頭,調侃地向著韋一塵說道,「她們好不容易來看我這個老頭子,結果一開口,問的全是董永那個傢伙的事情。」

「爺爺!!」

聽到上官無這麼一說,上官微立馬就不樂意了,「爺爺,哪有您這樣說的啊,人家也關心您,也心疼您好不好?好啦,不要賣關子啦,到底永哥哥什麼時候來呢?」

繞來繞去,最終話題還是回到了董永的身上,上官無只好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在這裡先等一會吧,我已經派管家去請他了,想必這時候他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真的嗎?爺爺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上官微興奮地瞪大了眼,接著一把拉著上官綠袖說道,「綠袖姐姐,你聽到沒有?一會永哥哥就會來看我們了!你看吧,我就知道永哥哥不會對我們食言的!」

上官綠袖微微一笑,不過眼神裡面還是帶著幾分憂愁,她看了一眼韋一塵之後問道,「韋爺爺,你怎麼也來京城了呢?是朝廷里出什麼事了嗎?還是說……生死局出了什麼問題?」

被上官綠袖這麼一問,韋一塵還真是愣住了,最後不由得失笑一聲,看著上官無說道,「上官,我就說你不用太過擔心了,綠袖這麼聰明,將來一定鎮得住董永,說不定還是一個賢內助呢!」

「韋爺爺……您胡說什麼呢!」

被韋一塵這麼一調侃,上官綠袖當即就紅了臉,也沒有接著再繼續問下去,若是再問,只怕還不知道韋爺爺會說出什麼樣的話來調侃她呢。

「賢內助?哪裡來的賢內助啊?」

一道爽朗的聲音從後方響起,接著一個利落的身影從竹院外走了進來,來人赫然正是董永,而他的身後跟著一紅一白兩道身影,分明就是紅媚素昕二女。

「永哥哥,你終於來啦!」

一聽到董永的聲音,上官微立馬就飛奔了出去,熱情地給董永來了一個擁抱,上官綠袖也走過來,溫柔無比地對董永說道。

「永哥哥,別來無恙。」

「別來無恙。」

董永微笑著一刮上官微的鼻子,又走上前拉著上官綠袖的手往竹院里走。

看到三人並肩前行的模樣,走在後方的紅媚素昕二女目光微微一閃,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這兩人就是上官兩姐妹,傳說中董老大的未婚妻?長得也不怎麼樣嘛!

紅媚不屑地想道,無非就是皮膚嫩了點,模樣乖巧了一點,家世好了一點,哼!比起來,她也沒有差到哪裡去嘛。

對於身後二女的想法,董永全然不知,他帶著上官微與上官綠袖,走到竹院里,看著二老恭敬無比地說道。


「見過上官老爺子,見過韋爺爺。」

韋一塵笑著說道,「董永,許久不見,你這頭髮倒是跟老夫的一樣了啊……」

被韋一塵這麼一調侃,董永尷尬地撫了撫自己的白髮,卻沒有多言,以二老的手段,想必自己白髮的原因他們也是一清二楚的,自不必多言。

「哼!董永,你眼裡還有我這個老頭子啊!我還以為你壓根就沒有把我上官家放在眼裡呢!」

看到董永,上官無重重地一撩茶杯,一臉慍色地說道。

!! 「爺爺,你喝錯茶啦?好好的幹嘛對永哥哥發脾氣?」

上官微不理解地看著自己爺爺,明明剛剛還一副好好的態度,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爺爺變臉的態度也太快了!

「綠袖,帶著微微先下去,把那兩位姑娘也先帶到後院去休息吧。」

上官無擺明了要把上官微與上官綠袖支開,上官綠袖目光微微一閃,竟然意外的沒有多說什麼,帶著上官微就離開了,上官微想要反抗,但在上官綠袖的眼神示意之下,也只得乖乖地走了下去。

「兩位姑娘,跟我走吧。」

上官綠袖經過紅媚素昕二女身邊的時候,低聲說道,二女也不疑有他,跟著她一起退了下去。

「老爺子,人都清場了,有話您就直說吧!我在這裡聽著呢……」

董永知道上官無心裡憋著火,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事先也沒有跟上官老爺子,他要是想發火那也是正常的。

「哼!」

上官無冷哼一聲,跟著說道,「你前些日子硬行把你跟上官家綁在了一起,還在楚帝學院鬧了那麼大的陣仗出來,你知不知道那孟家曹家慕家解決起來有多麻煩?看來你跟著趙老頭的那段時間,還當真是學到了不少東西。所以我……」

「所以老爺子您都在猶豫是不是要放棄我了,是嗎?」

上官無深深地看了董永一眼,收起了臉上的怒火,面上帶著讓人捉摸不清的笑容,「董永,這段時間你行事太過猖狂了,甚至半分隱藏實力的意思都沒有。我不知道你跟趙老頭之間達成了什麼協議,也不管你自己私下裡有什麼計劃,我只要你知道一點,曝露在陽光下的毒蛇,總有一天會被人拔去了毒牙!」

董永目光微微一閃,頭跟著一低說道,「老爺子您教訓得是,董永受教了。」

「受教了?我看你大概只是左耳進右耳出吧!」

上官無眼神一寒,「你可知道原本朝廷的目光一直聚集在南部秦烈,北部龍傲天的身上,畢竟從生死局開始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被認定了是最強隊伍。但是董家將的崛起,接連的地勢擴張,朝廷的目光也逐漸地落在了你的身上!


你知不知道現在的你處境有多危險?我與韋老本來有心想要提點你一番,之所以沒有那麼做,就是想要看看你自己會如何處理!你倒好,弄了一個特訓營出來,甚至還打到了西部紫英會的頭上,你下一步想要做什麼?兩個月的時間裡,把天門會給吞了吧?」

「董永正有此意……」

對上上官無與韋一塵,董永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還真就把自己的想法給承認了,他這麼一承認倒是把上官無氣得不輕,韋一塵眼看上官無氣急的模樣,立馬出聲在中間調節。

「董永,不是我與上官想要阻止你的行動,董家將的強大已經引起了朝廷的警惕,甚至還有人起了殺心。正是因為董家將的快速崛起,有人開始擔心這場生死局會慢慢地不受控制,一旦失控,影響到的將是整個楚國。

你當真就不怕有黑手對你下殺招嗎?」

「韋老,這也是我來京城的目的,上次那場戲……應該能瞞過一些人的眼睛吧?」

「瞞得過傻子,你又能瞞得過精明人?」

上官無重重哼了一聲,不得不說,董永的那一招裝傻充愣完得也確實是妙,還真為他卸去了不少危機,但是這不代表他就真的能安全了,上官無看著董永認真地說道。

「上次你鬧的事情太大了,我不想你的生死局裡把微微與綠袖也牽連進去,所以這段時間內,你們就不要見面了。」

「老爺子……」

董永一急當下就想要再說什麼,卻被上官無一個眼睛給盯了回來,長嘆了一口氣,有得必有失,看來也只能先委屈微微與綠袖一段時間了,只是一想到又要與她們長久分離,董永的心裡還當真是有幾分失落。

「好了,說正事。」

看到董永乖巧的態度,上官無這才滿意了幾分,跟著說道,「這次急召你來京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南部秦烈,北部龍傲天全都來了京城。」

在上官無的示意之上,董永也上茶榻一坐,之後他才說道,「秦烈、龍傲天,就是那兩支至強隊伍里的人吧?」




入城時,遇到一點小麻煩,守城仙衛見源是凡人,執意不讓其入城,經過好一番解釋,外加送上幾顆七級仙丹,仙衛才不情不願的放他們通行。

Previous article

劉家娘子緊緊握著的雙手霍地鬆開,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好是他真的退縮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