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入城時,遇到一點小麻煩,守城仙衛見源是凡人,執意不讓其入城,經過好一番解釋,外加送上幾顆七級仙丹,仙衛才不情不願的放他們通行。

城中的仙店皆關了門,唯一熱鬧之處,便是高掛紅燈、有美藏屋、有仙尋歡的仙妓坊,與凡間不同,這裡的仙妓坊不需美人憑欄招客,能入妓坊的仙人,自然是當地有名頭的上層仙人或仙君,且每個仙妓背後,或多或少都會有一兩個仙君做靠山,正因如此,通常一般仙人不會貿然入妓坊。

然而,通常之下,總會有個別例外,比如此刻,一個妓坊門前,便有一個仙人執意要入其中,守門的仙奴要求他出示象徵身份的仙牌,那仙人拖延半餉,遲遲拿不出,僵持間,裡面走出來兩個女子,其中一個濃妝艷抹,橫眉倒豎,氣勢洶洶,另一個素顏清麗,娉婷婉約,淺笑嫣然,按照正常情節發展,顯然,那沒身份的仙人會遭到轟趕。

尹靈兒和源正好從那座妓坊門前經過,隨意一瞥,收回目光時,恰好與兩女中一人的目光對上,那素顏清麗的女子雙眸中淺笑一頓,如風一躍,女子眨眼行到尹靈兒身前,面上激動的看著她。

尹靈兒護著源警惕後退兩步,一臉莫名。

女子看著她的眼睛,激動之下帶著少許疑惑,「你……」

「仙子有事?」

「小兮?」

「仙子,你認錯人了。」嘴上如此說,尹靈兒還是下意識的摸了摸臉,暗想,不會這麼巧吧,莫不是她現在這張面具跟那個叫小兮的長得相似?

正狐疑間,女子袖子一抖,一縷香氣飄出,尹靈兒立馬御起法力,正待出擊,然而,那香氣只在尹靈兒身前繞了一圈,便回到了女子手心。

女子在掌心處輕嗅了一下,猛然抬頭,「你是誰?」

她會傻到告訴一個陌生人自己的身份?她智商還沒那麼低下!

瞥了眼女子半是驚半是疑的表情,尹靈兒抿唇不答。

「你不屬我九尾狐一族!為何會有無敵之眼?」女子質問道。

聞言,尹靈兒眉頭一皺。

此時,那個執意要入仙妓坊的仙人已被濃妝艷抹的女子轟走,濃妝女子對仙奴揮了揮手,仙奴們退回屋,濃妝女子搖曳著身姿向這邊行來。

靠近了,那濃妝女子上下打量了尹靈兒一眼,又看了眼她身後的源,見她蹙眉全身警備,女子嬌笑了一聲,道,「我瞧仙子面生,這可是初入令丘城?」

尹靈兒依然不答,目光在兩人間轉悠了一圈,剛才那女子說九尾狐,難道,他們是九尾狐一族?

身後,源亦瞅了兩人一眼,他湊近尹靈兒耳邊,幾近於無聲的道了一句話。


「九尾狐一族性魅善蠱,莫要看她的眼睛。」

尹靈兒捏了捏他的掌心,表示明白。

見尹靈兒不答,那濃妝女子又自顧自的說道,「仙子初入令丘城,或許不知,令丘城屬我九尾狐一族管轄。」說完,她含笑看著尹靈兒。

此話看似只是陳述,然而,話中卻含了另一層深意。

她在間接告訴尹靈兒,此地屬九尾狐一族,想知道她的身份於她們而言輕而易舉,換而言之,她這是在告誡尹靈兒,讓她自己老實的交代出她的來歷。

「仙子為何執著於我是誰?我們途徑此地,於城中,我們無侵犯之舉,於仙子,我們只是過客,深究一個過客的身份,仙子不覺小題大做了些。還是仙子因管轄之責,對每個過客的身份都會執著探究?若真如此,我提議仙子不若去鎮守城門,那裡來往過客眾多,最能滿足仙子的獵奇之心。」尹靈兒不緊不慢的回道。

聽罷,那濃妝女子微愣,繼而大笑起來。

尹靈兒言辭裡帶了些許犀利,雖不至無禮,但正常人聽之,或多或少都會有些不悅,但濃妝女子的反應倒叫尹靈兒有些詫異。

須臾,收了笑,濃妝女子打趣道,「你這小丫頭!嘴皮子還挺利索!」

「英姨!」這時,濃妝女子身後的素顏女子嬌嗔的看了她一眼,

轉而對尹靈兒歉意的福了福身,她道,「仙子對不住,我無意冒犯,只是,仙子的眼睛像吾妹小兮,吾妹已失蹤多年……」說著,女子面上露出傷色。

濃妝女子拍了拍她的肩,嘆了口氣,安慰道,「你也莫要太憂心,小兮頑劣,或許是去了他方玩耍,待到她收了玩心,自會乖乖回族。」

「可小兮已失蹤數年,縱是頑劣,以往三兩月她便會回族,如今卻遲遲未歸,我擔心她已經……」

聽了兩人之言,尹靈兒大致明白了她們對話中的小兮是誰。

素顏女子第一眼便認出,她擁有無敵之眼,且言,她的眼睛像她失蹤多年的妹妹。

而尹靈兒的無敵之眼,乃一九尾狐所贈。

濃妝女子說,「小兮」頑劣,時常外出玩耍。

而她與那九尾狐相遇,是在凡界遺址。

素顏女子還言,她的妹妹兩三月便會回族,這次卻一直未歸。

而她見到那隻九尾狐時,它已瀕臨死亡。

種種跡象都在告訴她,兩女口中的小兮,就是她所遇到的那隻已亡故的九尾狐。

要不要告訴她們真相?

尹靈兒略有些猶豫。

她受過小兮的恩惠,此時偶遇她的家人,於道義上,她應該告知兩女實情,可一路從蒼體城行來,遇到的皆是居心叵測之人,這讓尹靈兒的警惕性達到至高點,而兩女出現時,對源這個凡人的態度也是不冷不熱,雖不見詭異的興奮和潛藏的殺機,但也無鄙夷和詫異,致使她對兩人亦不安心。

尹靈兒垂眸躊躇,對面兩女已收了交談,那素顏女子對尹靈兒又致了聲歉,兩女並肩入妓坊。


「等等!」見兩女如此果斷的入屋,應是對他們確無惡意,心中戒心消散,在兩女將入屋時,尹靈兒開口喚住了她們。

兩女齊齊回頭,看過來。

「我有你妹妹的消息」環顧了一圈,街道上雖人不多,但仍非交談良地,「能否尋一個僻靜安全之地,我可如實告知。」

九尾狐一族乃天南大族,前任輔神傳聞便是出自九尾狐族,九尾狐此前盤踞之地在青丘山,后族中出了一位輔神,此族受那位輔神仙威庇護,便從青丘遷移至令丘城中,且獲得了城中的管轄權。

九尾狐所居仙府位於整座令丘城之心,幽藍碧水將這座仙府以圓狀圍合,南北兩面皆通了仙橋,水晶燈盞從橋上延綿入仙府,燈光倒影入水中,燈中有影,水中有澤,襯得整座仙府暉光灼灼。

仙府外圍有牆垣,薔薇掛滿牆,綠枝和木棉從牆內探出頭,遠遠便飄來雅香,入了仙府,可見府中花朵嬌艷,綠被蔥幽,府中仙侍來往,見到行來的幾人,仙侍頓足向前面領頭的女子施禮,離開之際,不少仙侍都會向尹靈兒身後的源投來詫異的目光。

源面無表情,膜拜也好,詫異也罷,他保持著一貫的鎮定,無論世人看過來是怎樣的目光,都不能影響他分毫。

尹靈兒側目看去,他亦看來,四目對上,星眸笑意點點,寬了她的心。

在趕往仙府途中,尹靈兒得知,素顏女子名喚鴦葭,鴦葭帶著他們穿過半個仙府,行到清幽的小院,入了屋,鴦葭迫不及待的關上門,她拉住尹靈兒,面有急切,道,「仙子說有吾妹消息,吾妹現在在何處?」

「我曾在凡界一上界遺址中有幸見得她一面,不過,我遇到她時,她已遭人毒手……」尹靈兒將遇到小兮時的情形毫無保留的告訴了鴦葭。

聽到小兮的死訊,鴦葭整個人一軟,尹靈兒手快,扶住了她,將她扶坐到椅子上。

「仙子節哀。」頓了頓,尹靈兒安慰了一句。

鴦葭抬起淚眼,看著尹靈兒的眼睛,思念和傷色一併湧出,「原來仙子的無敵之眼是如此得來,小兮……」清淚如河,鴦葭掩眸嚶泣。

尹靈兒實在不是安慰人的好手,見鴦葭悲不自勝,她有些手足無措。


俄頃,收了哭泣,鴦葭憤恨道,「仙子可知小兮是遭誰迫害?」

「九河神女華胥霞。」

鴦葭身子一僵,「九河神女上仙?我九尾狐族與她素無過節,她怎會對吾妹下殺手?」

「個中原由,她並沒告知。」尹靈兒將小兮當日所提的殺華胥霞報仇一事隱瞞了下來,如今正因華胥霞之死,她和源受到天東追緝,此等關鍵時刻,她自覺還是不言明為妥。

「多謝仙子詳盡相告。」鴦葭神思不屬的道了聲謝,雙唇緊抿,神思變換,不知所想。

既已將那日之事言明,尹靈兒不願多做打擾,出聲告辭。

「仙子既得小兮相贈無敵之眼,便是與我九尾狐族有緣,仙子不若多留些時日……」鴦葭出聲挽留,眼睛念念不舍的看著尹靈兒的雙眸。

「叨擾貴族,似有不妥……」尹靈兒拒絕,遭受靈狐一族事件后,讓尹靈兒再不敢借宿他地,如今,她只對碧礫放心。

「不擾!不擾!仙子便應了我的請求吧,留宿一晚也好。」鴦葭哀求的看著她。

看得出,鴦葭對她這位妹妹很痛愛,她甚至將對妹妹的思念,寄托在小兮贈予她的這雙無敵之眼上,小兮仙身已失,僅留這雙無敵之眼於世,這亦是唯一可供她緬懷其妹之物。


對於如此濃厚的親情,尹靈兒想再拒絕,卻有些為難。

下意識側目看向源,想徵求他的意見,卻見源的目光透過窗戶,正定在小院進門處,面有思量。

雙目移去,借院中燈光,見進門處空無一物,尹靈兒開口問道,「源哥哥,怎麼了?」

源星眸微沉,「有人於暗處窺視我們。」

源雖法力已失,卻仍是天神之身,故而,比大羅金仙還敏銳數倍的五感靈識尚在,他既說有人在窺視,便不會有錯。

尹靈兒為難之心收起,狠下心,她再度開口拒絕。

鴦葭滿目哀憐,見尹靈兒執意要離開,知今日想留下她已難,她只得送兩人出了門。

步出小院,尹靈兒警惕四望,仙府中只見仙侍交替行過,並不見神色可疑之人。

尹靈兒用神識對源道,「源哥哥可還有被人窺視之感?」

源嗯了一聲,星眸落到一處游廊之後。

尹靈兒看去,正待開啟無敵之眼查看,一個仙侍朝這邊行來,阻擋了她的目光。

仙侍走近,對鴦葭施了個禮,道,「二公主,王讓您去客堂。」

「可是有客臨府?」

「火神上仙駕臨。」

聽罷,鴦葭幾不可見的蹙了蹙眉。

那仙侍又看了眼尹靈兒兩人,道,「王有令,讓公主領這兩位仙客同去客堂。」

「知曉了,你下去吧。」鴦葭對仙師擺了擺手。

仙侍離開,鴦葭面色微沉,「仙子跟我來。」她壓低聲音,對尹靈兒道,言畢,鴦葭腳步一轉,返回方才的小院。

尹靈兒看向源,源點了點頭,兩人舉步跟上。 再度回到小院,鴦葭關上院門,回身,她徑直朝著一顆極為粗壯的水杉樹行去。

尹靈兒立在原地狐疑的看著她。

見尹靈兒兩人沒跟來,鴦葭沖他們招了招手,「仙子,來!」聲音依然壓得很低。

走近水杉樹,鴦葭警惕的看了一眼,御法對著樹身一劈,褶皺樹皮盪了盪,從樹身破出一個洞。

鴦葭掏了出兩顆色澤如水晶的圓珠遞給尹靈兒,道,「仙子面上的面具雖能瞞過其他仙人,但對我族卻無用……」

「你知道我們帶了面具?」尹靈兒大驚。

鴦葭淺淺一笑,「九尾狐族天生擁有無敵之眼,能識破一切假面虛物,仙子也有一雙,難道不知?」

「我知,但沒想到……」尹靈兒摸了摸臉上的面具,頓覺自己的掩面行為,在這群擁有「火眼金睛」的九尾狐族人面前,有種無所遁形之感。

「仙子莫慌,在我族之中,無敵之眼並非誰人都有,只有嫡傳血脈者才能遺傳無敵之眼,其他族人皆不可得。」

聽到這話,尹靈兒心中好過了些。

看了眼鴦葭遞給她的兩顆圓珠,尹靈兒疑惑道,「這是?」


「此物乃我族中秘寶,仙子將此物碾壓成粉,敷於面上,縱是遇上無敵之眼,也難窺得仙子真顏。」

「如此珍貴之物,仙子何以送給我們。」

鴦葭一臉凝重的看著尹靈兒兩人,道,「千年前,火神上仙機緣巧合,得了一雙無敵之眼,不知是不是我領兩位入府時,被火神上仙暗中瞧了去,父王要我帶兩位入客堂,定是火神上仙授意,這位火神上仙……」鴦葭略有遲疑,言語頓了頓,她又道,「總之,以兩位的天顏之姿,還是不要見火神上仙為妥。」

尹靈兒暗暗奇怪,火神祝融應該是見過她和源的,若祝融也有一雙無敵之眼,瞧得兩人真顏,想和他們見面,似乎也不足為奇。

不過,祝融既認出源,不是應該主動前來敬拜?怎還讓他們去見他?讓神尊屈尊降貴見他一個輔神,這尊卑關係豈不是顛倒了?祝融身為輔神,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他讓兩人去見他,此舉已脫離常理,暗含怪異,另他借九尾狐王之口傳令鴦葭,顯然是沒告知九尾狐王兩人的身份,明明已認出,又為何要隱瞞?

尹靈兒腦子快速運轉,須臾,她對鴦葭問道,「既已出院,仙子為何返回讓我們走此道?」

「這……」鴦葭有些為難,「火神上仙在此,仙子兩人走此道更安全。」

尹靈兒略有所思,提到祝融,鴦葭兩次言辭支吾,看來,這祝融詭異之處還不少。

「仙子為何違背令父之意,放我們離開?就不怕受到責罰?」

鴦葭看著尹靈兒的眼睛,眼裡快閃過一絲傷和念,別開眼,看向他方,她道,「仙子既得了吾妹的無敵之眼,便是與我九尾狐有淵源,仙子要相信,我並無傷害仙子之心,我只望吾妹僅存於世的珍物能……」她的聲音漸漸低小,到後面幾近無聲。

她言語委婉,尹靈兒還是明白,因為她得了小兮的無敵之眼,鴦葭才會違背父令,放他們離開。

「仙子為何對我此前所言深信不疑?就沒懷疑我說的是假話?」

「何真何假,我九尾狐一族尚能辨清。」鴦葭回頭看了眼院門,面有急切,「仙子就不要過問這些了,速速從此道離開,若被父王發現,兩位再想離開,便是難事。」

尹靈兒也覺今晚之事有些詭異,道了謝,不再多言,帶著源飛身躍進洞中。

身形堪堪踏進樹洞,她便聽見遙遙有人聲靠近。

她回眸,最後一瞥中,見鴦葭面色有些慌亂,只見她迅速揚手,一道勁風閃過,明月光被隔,樹洞再次被封,她和源的身體往下墜,院中的聲音,漸漸飄遠。

樹洞是一個傳送陣,但傳送距離卻不遠,三五分鐘后,兩人被彈出陣。

月光依然皎潔,水上燈光暉瀾,尹靈兒舉目環顧,發現他們出現在一處水上小屋,屋內空空,無門,只左邊有一扇落地琉璃窗,窗前掛了輕紗,窗戶半開,海風吹來,輕紗如水中波浪延綿起伏。

推開窗,一眼望去可見密集屋舍,小屋似距離九尾狐仙府不遠,舉目越過重重屋舍,還能看到連通仙府的那座仙橋和掛滿薔薇的牆垣。

明月已當空,時辰已晚,街上行人稀少,偶有兩個越過也是行色匆匆,白日陽光灼熱,到了夜晚,濱海之城,海風習習,涼意極重,源身著的衣物並不算多,擔心他再受涼,她將碧礫中的薄被取出,替他披上。

讓大神身披被褥取暖這等低俗之事,也只有她敢做,雖覺此舉有損大神優雅高貴的氣質,但想到身子要緊,尹靈兒也不再糾結這些細節。

源當然是沒有意見的,別說身披被褥,就算尹靈兒讓他穿女裝取暖,估計他也不會有異議。

儘管街上行人甚少,但讓源披了薄被在街上行走顯然不妥,且時候也不早了,得儘快尋個好地歇息才是正理。




千江月回頭一看,發現那塊「牛皮糖」還是緊緊的跟在她身後,終於忍不住出聲了,不過她還是刻意的壓低了聲線,使得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低沉暗啞:「喂,我說小弟弟,大半夜不睡覺追著我跑作甚。」

Previous article

看著江曉芸那清澈的眼神,董永難得的放下了所有的提防,這個女孩子雖然外貌有殘缺,但是對奔狼卻是真心實意的好,她眼裡的關心也不似有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