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司徒易猛然張口,吐出四滴精血。

每一滴都是晶瑩剔透,精華如寶石,蘊含著極強的氣勢。

這是司徒易的心頭血,為反覆淬鍊之後,留下的精華,上面留下了關於他的意識烙印。

血滴飛出,射入了白光之中,驟然間,閃爍著明亮白光的『小太陽』上面,被一層晶瑩明亮的血色包裹了起來,逐漸掩蓋住了閃爍的絢爛白熾光線。

彷彿瞬間化為了血繭,一絲絲若有若無的聯繫,從劍身之中傳遞而來,司徒易能感到神劍之中的劍靈,正在快速的成長。

而心頭血化為劍膽,精血滴入了神劍之上,這個過程便是神劍的認主狀態。

這般歷經千辛萬苦才煉製出的神劍,還是放在他的手中最為合適。

如今,只需等待血繭破繭重生,化蝶飛天……(未完待續。) 自從原司徒堡堡主司徒易強勢歸來,破除白骨老人,攻破白骨教,已過去了一年有餘。后又有,閻羅門祭祀大典,壯威聲勢,氣勢驚天,讓四方驚駭。更有閻羅天子現身,神靈顯世,讓無數信徒喜極而泣,心神振奮,滿神亢奮。

於是乎,清河郡一片太平,萬頃晴空,戰事止戈,修生養息,萬民安定,農耕女織,一派安詳的局面。

傳聞遠遠流傳,眾多受苦受難的百姓聞名而來,想要逃離水深火熱,來到這片世外桃源。

閻羅門上下一心,三軍用命,保境平安,生活安定,無形之中,將外界的大亂局面隔絕在外,不讓清河郡受到侵擾。

這一日,萬里碧空之上,突然悶雷大震,如春日炸雷,滾滾洶湧。

天空中,風雲突變,幾個巨大漩渦,陡然成型。

滾滾涌動,宛如巨大漏斗傾瀉而下,震動著天地,噴薄的氣浪,如潮水般迅速擴散開來。

所有人神色驚變,一雙雙驚慌不已的眼睛,望向了天空,無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會出現如此驚天的巨變。

嗖嗖!

眾人驚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時候,猛然間,天空上出現了一個個身影。

腳踏半空,身形如浪,磅礴大氣,低調了衝擊而下的可怕氣勢,籠罩在大地之上的恐怖,瞬間消除了一半以上。

一眼而去,人影重重,人數不少,至少有好幾十人,腳踏虛空,魏然立於天空之上。目光如光柱,直透天穹之上。

有資格腳踏虛空之上的人影,每一個都散發出如山嵐的威嚴,至少也是地階宗師的境界。

曾幾何時,司徒堡不過是一處破敗的勢力,眼看就要掩蓋在歷史洪流之中。便是離開的老堡主看到如今的場面,恐怕都不敢認識了。

便看著這天空之上林立的數十個身影,就可表明如今閻羅門的強橫一方的勢力。

多達數十位地階宗師,上面更有數個身影,如孤獨愁與羅宏毅都已是晉級絕世大宗師的強悍存在了,如此陣容,放在一郡之內,足以保證平安。更別說,數萬精兵良將。精銳至極,殺戮之氣縱橫。

「各方不必惶恐,本尊立下宗門大陣,稍安勿躁,無需慌張。」

朗朗之聲回蕩天地,震蕩四周,傳播於眾人耳中,頓時眾人神色平靜。慌張與不安收斂了起來。

震蕩天空之上,一道道白光升騰。化為一座威嚴的神像,目光通神,精光四溢,威嚴震蕩,擴散於空間之中,讓眾人心神震動。紛紛俯下了身形,口中高呼。

「吾之主!」

「閻羅天子!」

滾滾聲浪宛如狂風,捲起萬丈巨浪,拍打天地,涌動風雲。一時間,聲浪蓋過天空,神力震蕩四野。


便是那些傲立於天空之上的地階宗師,絕世大宗師紛紛彎腰,獻上自己的忠誠。

作為閻羅門的高層,這些人對於門主的忠誠發自於內心深處,無需言語所說。

聳立在天空之上,宛如拔地萬仞的高峰的閻羅天子,神威滾滾,蓋世震天。在神靈的身下,司徒易氣勢抱岳,巍然不動。


司徒堡整體已經搬遷到了閻羅門之中,裡面化為一方禁地,禁止旁人進入。

司徒易對於親人的安全,尤為尚心,這般的布置可保平安,便是遭遇了不軌之人,覬覦之輩,想要威脅到司徒堡的家人,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作為閻羅門的駐地,各大高手坐鎮期內,十三鬼神騎士,眾多地階宗師,便是僅有的幾位絕世大宗師,成為了天然的防禦,讓外人不可能輕而易舉的通過。

經歷過一次通明劍萬夫心的事情之後,司徒易對於親人的安全更加上心,畢竟這種事情,不可一而再再而三。

並非司徒易怕事,而是以家族親人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的,防止出現了紕漏,到時候便是懲戒了罪魁禍首,無疑也將是一件悲傷之事。

還好,司徒堡如今的人脈凋零,家中只有女眷,對於司徒易這般的安排,卻也沒有任何的異議。

閻羅門駐地坐落於一片山脈之中,四周絕壁隔絕,屬於易守難攻之地,門內駐有眾多精銳兵卒,就算是外力來攻,恐怕也要承受巨大的損失。

司徒易目光精光閃爍,宛如閃電般的視線,透過空氣,落在在山峰四周,凝視四周,彷彿在選定位置。

「天眼開,萬物現!」


眉宇之上,一顆眼睛陡然睜開,搜索著用肉眼所看不到的方位與空間變化。

此乃風水之術,亦如選定這片山峰作為閻羅門的駐地,便是司徒易看到了隱藏在此地之下的一條龍脈。

雖然規模不大,但是終究是龍脈所在之地,乃是風水寶地,將宗門立於此地,冥冥之中,承受著天地之勢加持,可讓宗門欣欣向上,承受著一定的氣運加持。

風水,聽聞似乎是縹緲無痕的東西,但事實上卻是實實在在的存在,但因為不是用肉眼所能夠看到的東西,因而才缺乏一定的說服性。

但是風雨一門,在玄門之中卻又分類,凡在前世,那些大風水師,無論是哪個朝代都是豪門貴族,甚至於皇室的座上賓,擁有勘定龍脈,確定墓穴之地的作用。

可造福後世子孫,庇蔭子孫後代。

然而,這個時代,玄門之術得到了極大的發展,延伸出更多的東西,擁有的力量更是看成強大,例如天階便可,溝通冥冥之中,調動天地之力,參悟法則力量,移山填海,平地拔山的壯舉。

只是司徒易卻沒有發現過,關於大風水術一脈的信息,似乎對於此,並沒有過多的涉及,又或是司徒易自身層次尚低,還未接觸到真正的高等境界。

總之,他現在所做的事情,放在雍州,乃至於整個大隋朝,都是超前的一種方式,可保閻羅門未來百年的發展。

此刻,司徒易尋找位置,布下四把神劍,讓其演化為誅天門第一殺道劍陣『誅天劍陣』,可並非隨意布下的那麼簡單。(未完待續。) 越是接觸誅天劍陣,司徒易越發現這門劍陣之中的廣大深奧。

誅天劍門,在上古時代到底處於什麼層次,達到什麼高度,都因為時間過去的太過,並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

但是窺一斑而見全豹,僅僅從誅天劍陣之中,便可看出其強悍的程度。

當四柄神劍煉製成功之後,司徒易並沒有半點的停頓,反而融入了劍陣之中,鞏固領悟,挖掘其中蘊藏的強大力量,便是初步感悟一番,都讓他收益匪淺。

如今,便是用這四柄融入了心頭之血的神劍,配合上誅天劍陣,司徒易有把握在不動用陰主虅神分身法相的情況下,輕而易舉的將白骨老人抹殺,便是真正的天階高手,他也可憑藉著劍陣的強大攻擊力,形成碾壓之勢,從而佔據相當的上風。

在封印空間,將陰主虅神煉製為分身,使用其法相,終究不是長遠之計。

在司徒易看來,現在只是絕世大宗師而已,距離天階高度還有著相當的距離,手中需要多握有幾招殺手鐧。

這費力耗神的淬鍊出的四柄神劍與誅天劍陣,便是司徒易掌握的另外一個殺手鐧。

自從將陰主虅神分身煉製之後,司徒易與陰主虅神的本體完全就是不死不休的狀態,總有一日,必有一戰。

既然當初上古大能能夠在封印地中,留下誅天劍陣,就表明著這劍陣對於陰主虅神有著相當的威脅,掌握這種殺手鐧,無論如何,都豐富了司徒易的手段。

距離陰主虅神脫困,時間尚早。但掌握這樣一門上古流傳下來的劍道殺伐大陣,總體而言,都並非有的放矢,至少在面對天階高手的情況下,佔據著相當的優勢。

「誅天劍陣,變化多詭。奧妙無限,想要領悟其中真意,恐怕不是短時間所可以鞏固的東西。」

便是連司徒易都不得不感嘆於誅天劍陣的廣奧深遠,其中包含著上千種的變化,比起他所見識過的各種劍道,變化都要多得太多。

這劍道兼并與堂堂大氣與陰暗偷襲,看似即可像是大刀,大開大合,正面攻擊。又可像是匕首,走的是詭譎多變,幻化完全之中,讓人難以揣摩其中的變化。

見識過殺伐劍道,如『一劍浣黃龍』孤獨愁,劍道便走的是詭異多變,隱藏如陰影的毒蛇,不知何時。突然出口,露出冰冷的毒牙。

但與誅天劍陣一比。卻是小巫見大巫。

司徒易有意,如果孤獨愁真的是可造之材,通過了問心路拷問,他不介意,將誅天劍道之中的這部分交給孤獨愁,畢竟天才難得。培養出一位殺戮劍道的天階高手,對於閻羅門,司徒堡都是作用不小。

不過,時間尚早,孤獨愁才將絕世大宗師境界鞏固一二。此事以後有的是時間,到時候才慢慢的思索不遲。

天眼凝視空間上,突然間出現了四個亮點,四周都是黑白的色彩,便只有那四點之上,閃爍著明亮的光輝。

「閻羅門門主之名!赦!」

司徒易手指輕點虛空,帶動著傲立於虛無之上的高大神靈,手指宛如天柱一般,從天而降,點落在地面之上,正中那光點之上。

別人自然不看到那四點有何特別之處,只感到腳下地面一陣劇烈顫抖,宛如地震一陣,地面起伏,彷彿下面隱藏著何種可怕的龐大大物,要從大地的最深處衝出似得。

呱呱!

率先響起的卻是一陣宛如青蛙的叫聲,然而聲音巨大如雷,震耳欲聾,滾滾迴音,讓眾人耳中迴響著盲音,茫然抬頭望去,卻看到天空之上,陡然間從地面之下沖入了一個虛影。

模樣怪異,一張大口,大大張開,似乎要將天空都要咬下一大塊,相對短小的雙肢,狹小的身軀,看上去顯得極不對稱。


但是卻無人敢小看出現的這個巨大的虛影,一股無形的氣勢震動而來,林立在半空之上的身影不由的感覺身體一沉,彷彿萬鈞重力壓塌下來,整個人都矮了下來。

「天階妖魔?」

「天階大妖?」

臉色劇變之下,發出了一陣驚呼。

顯然,連他們都震驚不已,沒想到隨便從地下躍出的虛影,竟然是達到天階的恐怖存在,便是這個虛影,便讓天地一片壓抑。

若非閻羅天子,先行有言警告,恐怕早就是一片大亂了。

孤獨愁與羅宏義對視一眼,便從對付的眼中看到了震驚的情緒。

聯繫之前聽說的門主樹立山門大陣,料想肯定不凡,卻沒有想到,最先出現的竟然就是天階大妖,無疑預想的結果與真實的情況,還是有著千差萬別。

毫無疑問,他們都低估了門主的魄力,心神不禁大受震動。

吼!

未等他們想象個所以然來,又是一聲振聾發聵的叫聲,震動天地,再次騰起的同樣是天階恐怖氣勢,如雲霧鎮壓,群山倒塌,滾滾之勢,讓人窒息,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衝擊的感覺。

嗷嗷!

嗚嗚!

緊隨其後,又是兩聲驚天後生,同樣天街都可怕氣勢,騰空而起,四股天階大妖巨孽的氣勢同時鎮壓下來,便是地階宗師都不禁有些精神恍惚,神色難以置信。

他們忽然想起,前段時間,門主外出平定霍亂,沒想到竟然鎮殺了四頭天階大妖,便是看到天空之上的,吞天食妖、山石巨人、火焰巨孽、江湖大妖,四大虛影,宛如山峰聳立,高高聳立半空之上,氣勢驚天,聲勢震動天地。

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種強大的敬畏。

尤其是那些後來加入司徒堡的新人,沒有接受過司徒易當年所做的各種不可思議的大事件,心中敬畏,自然少些,但是經歷過四大巨妖巨孽洗禮之後,這般恐怖的氣勢震蕩下來,頓時讓眾人接受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洗禮。

「護山大陣,落!」

四大妖獸虛影,驟然化作通天神劍,從天而降,沉降入山門之下,鋒銳之氣,縱橫天地,恐怖銳利,切割空間,掃蕩四野,恐怖力量讓人窒息。

閻羅門山門處,四座劍鋒升起,化為四座百米山峰林立四周,將山門團團保護在中央,不受威脅。(未完待續。) 「特赦:吞天劍峰,火焰劍峰,山石劍峰,水路劍峰。」

「豎立四方,鎮守山門,化形為護山劍陣,庇護百世千年。」

浩蕩威嚴聲響,震動天地,滾滾如江河倒灌,噴涌似海面狂風巨浪,震蕩音浪,擴散開來,徘徊在天地之上,久久沒有散去。

一時間,聳立在天穹之上,閻羅天子神威蓋世,絲絲金光從司徒易身上擴散而出,動蕩之狂風席捲四方,威嚴之勢,碾壓天地,帶起漫天碧海之狂濤。

神力揮散,震蕩之威嚴,宣洩四周,無數信徒雙目放光,口中大呼者『威武,雄壯』,深深拜倒在地面之上。

位於山巒疊嶂之中的山門,四周詭異的升騰起一片白霧,宛如仙境虛幻,事物難以看的清楚。

似真似幻,虛虛實實!

本該就在眼前的實物,卻遊離於霧氣之中,遮蔽籠罩,讓人難以確認。

心中不滿升起一絲的敬畏,這是對於神秘莫測變化的一種發自於內心深處的敬畏與驚訝。

周圍四座升騰而起劍峰,更讓那些地階宗師,絕世大宗師心神震動,神色敬畏。

他們清晰看的清楚,這四座突兀間升騰而起的山峰,可不是表面上看去的那麼簡單,而是以天階大妖巨孽的意志所化為的法相,門主大人又以鬼神莫測,讓人難以清楚的手段,以神力轉化為實質,責任便是守護山門之安全。

這般的手段,堪稱石破天驚,鬼神之手段。

身為手下人,這些人心中敬畏的同時,不僅生出一種強烈的認知感。

擁有如此強大的門主鎮守著閻羅門。何愁將來,不能闖出一片乾坤來。

……

清河郡的震動,迎來了眾多外來勢力的警惕。

從司徒易重歸司徒堡,強勢鎮殺白骨老人開始,再到確立閻羅門,大肆掃蕩周圍威脅的勢力。種種手段,完全稱得上強勢一時。

本來混亂的清河郡,突然崛起了一頭可怕的老虎,那些人心中如果不感到震驚了。

尤其是,閻羅門門主司徒易,表現出的強悍的實力,更是讓眾多勢力相當的忌憚。

連上古白骨妖魔,都能夠強勢鎮殺,按照傳聞中推測。所擁有的實力,至少達到了天階的高度。甚至於,某些高層的推測,這司徒易的實力應該還要更強一些。

因此,面對突然強勢起來的閻羅門,眾多勢力無疑再用警惕的目光盯著,面對已經擁有了天階戰力的閻羅門,他們不得不謹慎行事。

其實。清河郡早就被某些強大勢力當做了盤中的肥肉,之所以沒有行動。卻是在用覬覦的目光窺視著,等待著。

不可否認,在清河郡四周,悄然間流動了一些暗流,一些強大實力悄然的聯合起來,圖謀著閻羅門與清河郡的疆域。

對此。司徒易早有一定的估計,而且探子收集來的各種信息,也從側面上真實了這個預謀。


看似司徒易強勢覆滅了上古白骨妖魔,但是白骨老人終究只是一位偽天階,未曾真正達到天階的高手。即便是。不少勢力已經將司徒易的勢力估計到了天階,但終究只是一種猜測。

換句話說,周圍的勢力並沒有真正認可了司徒易的天階的身份,不認為這個年齡尚小的青年人,與他們這些天階高手,擁有平起平坐的權利。




看著案上擺著的一堆奏摺,皇帝心中來氣。猛地一揮手,便將那一堆奏摺全部都掃落到了地上,滿地的紙張亂飛。 公子會!

Previous article

歐鋒啞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