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著案上擺著的一堆奏摺,皇帝心中來氣。猛地一揮手,便將那一堆奏摺全部都掃落到了地上,滿地的紙張亂飛。 公子會!

當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許鋒下意識的笑了笑道;“怎麼聽起來感覺是回到了古代一樣。”


李哥也是呵呵一笑,道;“我曾經跟你說過,東天大學不是什麼好混的地方,從大一到大四每個年級都有一些類似社團一樣的組織。更有一些人來歷十分神祕可怕,隱藏在這其中,跟尋常人無異。”

說這句話的時候,李哥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看了許鋒兩眼,這個舉動自然是被許鋒看在了眼裏,旋即笑道;“譬如大一的七人幫?”

“嗯,不錯。”

李哥點了點頭;“七人幫就是一個最新組建的社團,是七個能打夠狠的大一學生創建的。只不過東天大學真正厲害的組織,不單單是武力上的強大,更多的,則是頭腦跟財力上的強大。我再三強調不要小看這所大學裏的人,因爲他們其中一些人,即便是放到真正的社會上,都不是什麼易於之輩。有些人的家庭背景,更是無比強大。”

“嗯,我知道。”

對於李哥說的這些東西,其實許鋒也是明白的,他從沒有看低任何有能力的人,即便是七人幫也一樣,他也讓王磊幾人買了幾根球棒放在宿舍,有備無患。

頓了頓,李哥似乎是欲言又止的模樣,許鋒手指輕敲了敲桌面,道;“李哥,你是不是有什麼顧慮?”

聞言,李哥面色變了又變,良久才長嘆口氣道;“這一次,我可能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煩啊。公子會,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或許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用一個‘這一次’,聞言許鋒心中一動,他更加確定了眼前這個中年男人,他身上肯定有着一些不爲人知的往事。

想罷,許鋒將茶水一口喝淨,旋即起身準備朝門外走,臨走時他對李哥道;“李哥,安心做你的餐館,你做的是正當生意,沒什麼好怕的。希望我下次來的時候,能吃到你做的紅燒肉。”

說罷,許鋒推門而去。

屋內,李哥眼睛微眯,他緊緊盯着許鋒的身影,想在他身上看出點什麼來,但最終他卻是失望了。

“他,究竟是什麼人?”

空寂的海源之家內傳來一道充滿疑惑的聲音,他的目光變了又變,似乎是決定了什麼。

海源之家在裝修,今天想在這裏吃晚飯是不可能了。走出校門之後,許鋒打了車準備朝明珠一品走。

此時的許鋒,心中忽然多出了一種想念的感覺,想每天都能夠看到林雪嫣跟施雅珊這兩個丫頭。

或許這就是心有所盼,讓許鋒空洞了許多年的內心有了生氣,這讓他很開心。

“你不知道我爲什麼離開你,盤旋在你看不見的高空裏…”

就在許鋒坐在車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跟司機師傅聊天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掏出電話一看,是林雪嫣打來的電話。

“喂,雪嫣。”

“許鋒,你現在在哪?”電話那邊,林雪嫣的聲音似乎很急促,還帶有一絲不安。

聞言許鋒眉頭微蹙;“我在回家的路上,怎麼了雪嫣,發生什麼事了?”

林雪嫣似乎是在空曠的走廊裏邊跑邊說話,聲音上氣不接下去,有些急促道;“許鋒,你現在快來我公司吧,雅珊可能出事了。”

什麼!

聽到施雅珊可能出事這句話的時候,許鋒的目光忽然變得十分寒冷道;“雪嫣,你慢慢說,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中午我跟雅珊一起去樓下買東西,回來的時候在大樓門口遇見了部門的劉經理,他說要跟雅珊談點工作上的事情,就讓我先回去工作。開始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畢竟他是我們的上司。可是現在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雅珊還沒有回來,我打她電話也打不通,我才感覺事情有些不對。許鋒你現在在哪,我害怕雅珊被劉經理使壞…”

說到這裏,林雪嫣的聲音中已經有了些哭聲,聞言許鋒長長吸了口氣,腦海中馬上浮現出了那個劉經理的面孔。

施雅珊搬去他家的第一天,他就在門口遇見過那個劉經理,結果是因爲許鋒發現他對兩個女孩心懷不軌,拒絕了他開車送兩個女孩回家。

想罷,許鋒沉聲道;“雪嫣,你現在馬上到公司門口等我,我十分鐘後過去。”

神經潛入者 可是,現在還是上班時間,我要是私自出去的話…”

“我讓你出來就出來,放心沒事!”

許鋒的語氣有些強硬,電話那邊林雪嫣身體一滯,旋即點了點頭道;“好,我現在就去門口等你。”

掛了電話之後,許鋒拍了拍司機的肩膀道;“師傅,我們先去金鼎大廈。”

“好!”

沒有絲毫猶豫,司機飛快的點了點頭,掉頭朝反方向行進。之前許鋒身上爆發出的那種讓人心寒的氣息,讓他握方向盤的手都有些顫抖。

十分鐘後,出租車停在了林雪嫣上班的公司門口,此時門口的公交車站牌處,一名白領打扮的女孩正左顧右盼,眼中滿是焦急等待的神色。

“雪嫣!”

許鋒開口叫了一聲,聞言女孩面色一喜,在看到許鋒的瞬間,眼神中的擔憂焦急消除了大半。

三兩步跑到林雪嫣面前,許鋒道;“你跟雅珊在哪個地方遇到的劉經理?”

“就在這前面的停車場,劉經理的車平時都停在那裏。”林雪嫣一指不遠處道。

“帶我過去。”

在指明瞭一處空車位後,許鋒在這塊車位蹲了下來,在車軲轆的地方發現了一些細沙跟泥土,他捏起了一點放在鼻下聞了聞。

“泥是新的,看來是剛剛從泥地回來的。”


許鋒眼神十分冰冷,就連林雪嫣都感覺一陣的寒氣,她輕聲道;“許鋒,雅珊她會不會有事?”

“放心吧,那個劉經理沒那個膽子傷害雅珊。”

許鋒緩緩站起身來,將手上的泥土搓掉。他推斷的沒有錯誤,劉經理這個人第一給人的感覺就是道貌岸然的僞君子,這種人通常都是小人,而小人大多數都是膽小的。

他低頭看了地上的痕跡,初步確定了這輛車駛離的方向,旋即轉頭對身邊的女孩道;“雪嫣,你現在先回家,我去把雅珊帶回來。” 花琉璃心一跳,扔也就扔了吧,這燕王朝都要改朝換代了,還留著這些奏摺又有何用?

皇帝親自研墨鋪紙。忍著胸中一口氣。便將那宣紙上寫滿了龍飛鳳舞的大字。

「慢著,父皇,這字你可要好好寫,萬一到時候,他說看不清楚,突然轉了性子不幹了,那我們不是白寫嗎?」花琉璃出聲提醒他。

皇帝猛地扔了毛筆,大怒道「莫非白紙黑字,朕還能賴賬不成?」花琉璃這句話說的太厲害,氣的他臉頰上的肌肉都不停的抖動了起來,太陽穴更是突突的跳著。

「父皇,琉璃的意思是說。您要好好寫。寫的工整一些,他是個粗人,不識得多少字的!」花琉璃訕訕的摸著鼻子說道。

「好,很好,朕不寫了,他愛幫就幫吧,不幫朕也不求他!」皇帝動了氣。一下子坐在椅子上,氣的呼呼的直喘氣。

花琉璃心裡清楚知道這次自己做的過分了,但是,事情關係到她以後的事業,一定要穩妥的才行,萬一他要是寫的了龍飛鳳舞的,她又看不清楚,到以後。他若真的賴賬了,說那些字不是他寫的,這不是白白戲耍著她玩嗎?所以,即使皇帝再生氣。她也要按照自己的想法來。

「父皇,你這是又何必。不就是寫個字嗎?」花琉璃彎下了腰。從地上幫他撿起了毛筆,然後蘸足了墨汁。重新遞到了他的手裡,然後一疊聲的勸道「父皇,寫吧,寫吧。到時候他多給你一些武器就是了!」

「這可是你說的?」皇帝抬眸。這個條件還是讓他心動的。

花琉璃恨不得直抽自己大嘴巴子。讓你多嘴。讓你廢話,眼看著皇帝那態度,之後這東城成了她的天下,她還不是成了皇帝的武器供應商了嗎?

「是啊,是啊,是我說的,但是琉璃說這話可是有條件的!」花琉璃抿著唇說道。

「你也跟朕來提條件?」皇帝不悅的瞪她。

「不是我提,這個條件可是對你也有好處的!」花琉璃連忙解釋。

「說給朕聽聽,到底什麼條件對朕也有好處?」皇帝看著她說道。

「立燕昊為太子!」花琉璃緩緩說道。

「行啊。小丫頭,你現在是在為你夫君打算的嗎?」皇帝先是一愣,接著臉上便露出了喜色。

花琉璃的小臉一紅,胡亂的掩飾道「不是!」

「你還敢騙朕?」皇帝不信的瞪著她。

「你寫不寫?你若是不寫,我可就不管這個事了!」她羞窘的後退半步說道。


「好,朕寫,當然寫上!」皇帝的臉上難得帶了笑容,在他的心裡,還是十分滿意燕昊做太子的。

皇帝十分認真的寫好了字據,臉上露出了一絲鄭重。

花琉璃看著那些工整的字體,小臉上露出了喜色,靈動的大眼睛特別的亮。

「怎麼樣?」良久,皇帝寫完,輕輕舒了一口氣,然後吹落了宣紙上的墨汁,放置在書案上。

「父皇,拿來!」花琉璃伸出了白嫩的手掌。

「什麼?」皇帝皺眉,竟然這麼心急,這墨汁都還沒幹呢。

「當然是按上父皇的手章了啊!」花琉璃挑眉說道。

「你,你就是一個鬼機靈,生怕朕會反悔!」到此時,皇帝也不生氣了,只因為她的小心謹慎而苦笑。

從懷裡掏出了手章,一個用上等的玉雕刻而成墨章便按在了宣紙上。

花琉璃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宣紙,頰上梨渦笑的甜甜,「這字據,自今日開始,便算是生效了」。

「琉璃,你要記得答應朕的事情!」皇帝看到她笑的有些張揚,隨提醒她。

「當然了父皇,琉璃既然已經答應了你,定然不會失言,一定會好好的跟幽冥兵王好好談談的!」花琉璃嬌笑著回答。

「好了,朕也累了,這字據你便拿走吧!」皇帝點了點頭,眉宇間現出疲憊之色。

「嗯,父皇你等我的好消息!」 六朝時空神仙傳

「快點走吧!」皇帝擺了擺手,雖然把重要的任務放在了她的身上,總是覺得心有不安,但是看到那雙堅定的眼神,他就不由得去相信她。希望他不會信錯。


「是!父皇你在這裡好好照顧自己!」花琉璃本就轉身打算離開了,待走了幾步之後,突然又回頭沖他說道。

其實花琉璃心裡清楚,此時的皇帝已經身不由己。

「嗯!快走吧!」皇帝疲累的擺了擺手,整個人便委頓在了寬大的椅子上面,緊緊的閉住了眼睛。

雖然他不說,但是花琉璃也很清楚,他已經被上官家族和皇后給軟禁了。

皇帝看著她即將離去的背影,突然睜開了一雙精光四射的眼睛「此次出去,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要讓上官家族對你起了疑心!」

花琉璃的腳步頓了頓,不想再看皇帝那雙疲累的眼睛,她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當她的背影消失之後,皇帝這才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握住了龍袍,他不知道自己這身上的龍袍還能穿多久。

果然,當花琉璃剛踏出書房,一眼就看到了似乎早已等候在外的皇後娘娘,上官晚晚。

「見過母后!」花琉璃沒有絲毫的驚訝,而是面不改色的直接拜了下去。

「你來幹什麼?」皇后看著她跪下,鳳眸一挑,厲聲喝問她。

「回稟母后,兒媳是想來看看太子殿下的!」花琉璃垂眸說道。

「來看太子怎麼不去太子房裡?你當哀家是三歲的小孩子嗎?」皇后柳眉倒豎,大發雷霆的瞪著她。

「母后,兒媳剛剛看到了殿下傷重,是父皇把兒媳喊出來的!」花琉璃不卑不亢的說道。

「讓她走吧,朕是把她叫進來問問容妃的事情,早上的時候,不讓她進來,她鬧的厲害!」皇帝威嚴的聲音自書房內傳了出來。

皇后目光閃動,皇帝既然發了話,她心裡清楚,此時還不是撕破臉皮的時候,當然不能跟皇帝硬頂,所以,聽到皇帝一說,當即臉色和緩了下來「琉璃,莫要怪母后,權是因為擔心月兒心裡急躁了一些!」 「兒媳明白!」花琉璃恭敬的點頭。

「那好,告訴你母妃就說月兒的事情現在還沒有查清楚,暫時哀家還不想見任何人,若不是昊兒做的,自當還昊兒一個公道!」皇後上官晚晚冷聲說道。

「是,兒媳定當把話傳到!」花琉璃點頭。

「那你就下去吧!」皇后緩緩的點了點頭。

「謝母后!」花琉璃說完就從地上起來,然後沖著皇后彎腰行了一個禮,就走了出去。


看著她嬌弱瘦小的身影,皇后眸光閃爍,沖著一直隱在暗處的上官宰相上官瑞點了點頭。

「是!」上官瑞陰冷的臉龐劃過一抹恨意。悄無聲息的便走了出去。

花琉璃一出門,便碰到了瑞公公,他正一臉焦急的等著她出來。

「王妃,你可出來了!」瑞公公急的白的過分的胖臉上都是汗水了。

「出了什麼事?」花琉璃皺眉說道。

「洒家還以為你出不來了呢!」瑞公公擔擾的說道。

「我當然能出來!誰敢留我,不怕我攪得她天翻地覆嗎?」花琉璃冷笑道。

瑞公公趕緊捂住了她的嘴巴,並小心翼翼的四處張望著。

「幹嘛啊,幹嘛要捂住我的嘴!」花琉璃用力的扯開了他的胳膊,一個靈巧的過肩摔便將瑞公公直接摔倒在地上,疼的他呲牙咧嘴的直哼哼。

「你這丫頭,你這臭丫頭!」氣得瑞公公口不擇言的亂吵,這一下摔的極其的厲害,把他那平時養尊處優的屁股都快摔成了好幾瓣了。

美女的貼身狂龍 誰讓你捂住我的嘴來著!」花琉璃哼了一聲,也不理他,直接就越過他拔腿就走。

「你等著,哎呀,疼死我了,你這臭丫頭,洒家好心來送你一程,你倒好,不識好人心!」瑞公公哼唧著怒道。

花琉璃頓住了腳步,頓時知道誤會了瑞公公。隨又回去,便將他扶了起來。

「這太子府那麼大,洒家擔心你還出不了皇宮就會被上官家的士兵們給誤傷了!」瑞公公皺著眉頭說道。

「琉璃知錯了,還請瑞公公送琉璃出去!」花琉璃臉上換了甜笑,真真是變臉比翻書還快。

「哼,當真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瑞公公怒聲道。

「是啊,是啊,所以瑞公公這輩子養不了女人了,只能養男人了!」花琉璃沖著他眨著眼睛。

瑞公公只覺得眼前一黑,差點就暈了過去,。這個女人真是嘴巴太毒了。

「罷了,罷了,洒家認輸了!」瑞公公喪氣的說道。




神紫點了點頭,跟著過來的應紅離開了原地。

Previous article

司徒易猛然張口,吐出四滴精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