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朱雀淡淡一笑,有些無奈的說道:「九鼎固然是當初軒轅帝煉製出來封印蚩尤的九大至寶,但是他們卻也同時是這整個玄黃世界的九大命脈所在,」

「這九大命脈,彼此之間緊密相聯,連成一體,若是其中一條命脈出現如何的差池,那麼就等於整個玄黃世界的命脈,都會受到嚴重的影響,而且倘若讓蚩尤控制了這九大命脈,那麼整個玄黃世界的天地法則,都將由他一人改寫,到時候,只要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之中的人,只要不能夠打破天地的束縛,跳出五行輪迴,都將被他所操控,到時候,你將要面對的敵人,就將不再僅僅只是魔神蚩尤而已,而將是整個玄黃世界的所有生靈,」

聽到了朱雀的這番話,李雲天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心頓時被提到了嗓門處,

良久之後,才勉強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如此甚好,」朱雀點了點頭,隨即擺了擺手:「事不宜遲,你便帶著他們,尋找其它的九鼎和青龍、白虎吧,」

「難道前輩,你不與我們等同行,」李雲天疑惑道,

「我現在雖然封印已然解除,但是在這空間之中依舊存在蚩尤的意念,我還無法離去,唯有蚩尤重生復活,他的意念消弱,我方能離去,」朱雀嘆息了一聲,緩緩的說道:「到時候,我定然會出手助你一臂之力,」

「既然如此,李雲天就多謝前輩了,」李雲天拱手行禮道,

「你此時前去,心中千萬謹記,凡事儘力即可,切勿拿自己的性命當成兒戲,在你身上所背負的,不僅僅是你一人的命運而已,」朱雀鄭重的說道,

「前輩此言,晚輩定然牢記在心,」李雲天點了點,隨即也不在遲疑,大手一揮,便將狐美美直接收入到了玄天鼎中,整個人融入到了虛空之中,僅留下朱雀一人,靜靜的站立在了原地,

良久之後,

「天地本有善惡,莫非一切,都是冥冥中註定的,」朱雀看著李雲天的離去的方向,深深的嘆息了一聲,隨後身軀一動,整個人便化為了一道流光,融入到了腳下的陣法之中,

消失不見, 此時此刻,空間斷層之中,李雲天和瑤瑤是極速的飛行著,然而,瑤瑤此時的修為比起現在的李雲天卻要遜色的許多,無奈之中,李雲天也唯有將自己和她的法力溝通在了一起,以自身的法力,帶著她一路飛行,

「雲天,沒有想到你的五行神通已然運用到這如此這般的境界,以我目前的修為,即便是全力已付,也根本趕不上你,」瑤瑤微微的嘆息了一聲,想起當初李雲天乃是自己一手領進這個修真世界,而現在自己在他的面前,卻是如同對方身邊的一個累贅一般,心中難免一陣失落,

「這沒有什麼好驚奇的呀,先不說我五行神通得到了兩大神獸精血的灌溉,威力大增,但是我現在的修為,就比你高出了一個層次,你根本上,那是很自然的事情,」李雲天淡淡一笑,隨即意念一動,一股無形的法力,頓時從他的體內爆射而出,將阻擋他在前方的隕石都給直接震成粉末,

這一路虛空飛行,李雲天是不是都能夠看見在空間斷層之間漂浮著的巨大隕石,朝著自己飛撞而來,反而面對著這些隕石,他卻根本沒有做出任何的閃躲,只是憑藉著一身深厚的法力,強行將這些隕石都給轟成粉末,而有些空間隕石之中,蘊含著一些寶物在,比如一些精鐵,靈石,甚至是一些玄黃世界之中都沒有的虛空晶石,則是直接被他收取到了儲物空間之中,

若是此時,有高手在場的話,定然會為李雲天這一番舉動而為之震驚,

眾所周知的,空間斷層之中所蘊含的空間法則極其的強大,若是只是在其中來回穿越的話,普通的天仙境修士,那絕對是可以辦到的事情,


然而,對於他們來說,空間斷層之中的隕石,他們確實絕對不敢去隨便亂動的,這並非這些隕石多麼的恐怖,而是隕石在相互摩擦之間,便會釋放出類似於雷火一般的爆炸力,這樣的爆炸雖然不足對讓天仙境的高手造成任何的威脅,但是爆炸后所產生出來的空間氣流,卻會讓整個空間斷層的氣流也隨之混亂,

一旦如此,那麼若是遇到一些比較脆弱的空間斷層的話,那麼必然會讓整個人空間斷層都為之坍塌,那麼必然會對修士自身帶來一定的影響,

而且,天仙雖然能夠遠遠不斷的從汲取仙界元氣,但是在這浩瀚的星空之間穿行,那麼汲取的速度便會相對的減弱許多,而且在這異度空間之中飛行,並不同於在玄黃世界的表面飛行,在這其中,一旦自身的法力要耗盡的話,那麼是根本沒有地方可以供你歇息,恢復法力,累了也就累了,根本連休息的機會都沒有,否則的話,便會被空間斷層之中強大的吸扯捲入其中,甚至被這空間之中的隕石直接撞死,

所以,若非一些修為高深,有恃無恐的大能修士之外,一般天仙甚至神仙的高手,都不敢收取這隕石之中所蘊含的寶物,

「雲天,你..你會不會認為,現在的我,對於你來說,只會是一個累贅而已,」瑤瑤看著李雲天一面飛行,一面用自身的法力去擊碎前面撞擊而來的一片片隕石群,不由問道,

聽到了瑤瑤的這番話,李雲天心中雖然猛然一怔,但是臉上卻是沒有絲毫情緒的波動,只是淡淡的問道:「為何,你會這麼說,」

「你和朱雀前輩的話,我在玄天鼎中已經聽得很清楚,我和燕兒雖然都是你的未婚妻,但是我們卻是截然不同的,」瑤瑤咬了咬嘴唇,猶豫了片刻之後,才淡淡的說道:「燕兒乃是得到上古神鼎認可的人,而我卻什麼都不是,現在劫數將至,我的修為不但幫不了你任何的忙,反而可能會因此而拖累你,我知道,你的心中雖然並不會這麼認為,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我確實對你來說,只是一個累贅而已,」

「雖然我很想一直都陪在你身邊,但是我怕,我怕有一天,我無法跟上你們的腳步,只能被你們遠遠的甩在身後,」說著說著,瑤瑤的眼眸之中,已然開始布滿了一層淡淡的水霧,

「或許,你說的是對的,」李雲天點了點頭,承認瑤瑤所說的這番話,

「但是,你不要忘記了,你的身邊有我,你是否還記得,當初我是為什麼才選擇這條修真的道路,又是為了誰,我才不惜如此瘋狂的提升自身的修為,增強自己的力量,」

「是你,我不管你心中到底怎麼想,也不管你日後會不會成為我的累贅,但是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無論將來發生什麼,我永遠都會在第一時間站在你的身邊,守護你,若是沒有你,我即便擁有這一身修為,擁有驚天動地的實力,那又如何,」

「那對於我來說,根本毫無意義,」李雲天說話的口氣雖然十分的平和,但是其中每一個字,每一句話,卻都充斥著一股無比嚴肅的口氣,這樣的口氣,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容不得任何的反駁,違逆,

「可是…..」瑤瑤聽到李雲天的話,心中不由感覺到一暖,但是那種急劇的不安,還是讓她的心中感覺到異常的難受,

「沒有什麼好可是的,」李雲天看著瑤瑤此時的表情,心中不由感覺到一陣的酸楚,隨即手臂一張,便將她整個人都攏進了自己的懷中,

「相信我,同時也相信你自己,你並不比別人差,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人都來的優秀,在世俗之中,丈夫保護妻子,那是絕對的責任,所以不要說你只是累贅,就算是我的負擔,我也會為你撐起整片天地,天若不許,那麼我便為你反天,地若不許,那麼我便為你反地,若是天地都不許的話,那麼這個天地,也將因為你,而沒有任何存在的必須了,」


李雲天雖然只是出於安慰,但是當他在說到這最後一句話時,那話語之中卻是不由充斥著一種驀然的決意,甚至就連聽到這番話的瑤瑤,心中也是萬分的相信,若是真的有那麼一天的話,眼前將自己攏在懷中的男人,絕對會這麼做,

「我相信你,我也相信,我絕對不會成為你的累贅,我要和你站在一起,不管以後日後,我們都會陪著你一起面對,哪怕是死,」瑤瑤肯定的說道,

聽到瑤瑤的這番話,李雲天只是淡淡一笑,隨即便帶著她,繼續著他們的飛行,但是他卻不知道,就在這一刻,瑤瑤那原本柔弱的內心,已然因為他的存在,而變得堅實起來,

他甚至不知道,就是他自己的這一番話,讓他一生最愛的女人,從本質上,發生了一次徹底的蛻變, 此時此刻,李雲天正背負雙手,靜靜的站立在虛空之中,一個神秘的位置點,

他的身下,乃是一輪無比巨大的烈日,烈日緩緩旋轉著,綻放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華,將周圍千百億恆河少數一般的空間斷層,照耀的一片通明,

現在的李雲天身處於烈日的正上方,一雙深邃的眼眸正緊緊的注視著這無數空間斷層之中,眼神之中儘是充斥著一股難以言表的興奮,他站在在這個位置,保持著這個舉動已然有了一天一夜之久,在這一天一夜的時間中,他甚至沒有其他任何的舉動,只是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遠方,就好像在他目光所指之處,正蘊含著一股空前絕後的世界瑰寶一般,

在他這一路的飛行,虛空之中,但凡是他所到之處,所有漂浮在虛空之中的隕石,都被其恐怖的力量直接震成了粉末,隕石之中所蘊含的大量天材地寶,也盡數落入到了他的手中,但是無論他面對著怎樣的瑰寶,他都要並沒有任何情緒上的波動,但是唯獨當他路過這裡時,他卻是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直接輾轉了無數個空間,直接來到這裡,

然而,讓人不解的是,當他來到這裡的時候,他卻並沒有任何的舉動,只是靜靜的站立在虛空之中,就如同是被石化了的雕塑一般,

轟隆,


而就在他就在的太陽,緩緩升至到最高處時,李雲天矚目遠望的那空間斷層之中,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而炙熱的氣息,這股氣息,衝天而出,頓時將周圍的空間斷層,都熏染成一片赤紅的顏色,這就猶如是洶洶的烈焰,將整個天地,都燒得一片通紅一般,

「原來真的是它,真沒有想到,在這茫茫虛空之中,居然能夠讓我遇到這傢伙,」李雲天看著眼前那如同火燒雲一般的天際,臉上的笑容變得越發的燦爛起來,嘴中更是不由喃喃念道著:「看來我這一天一夜,並沒有白等呀,」

說話剛落,他那宛如石化般的身軀,終於動了起來,下一刻,只見他的身體就猶如一道流光一般,筆直的朝著那股強大氣息所散發出來的方向,暴掠而去,速度之快,頓時讓他所在之處,所有的空間晶壁,都被他身上的氣流,震得直接破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

這一下飛掠,李雲天頓時感覺到如同是踏入到了另外的一個世界中一般,無盡的星辰在他的身邊飛逝而過,隨後,他便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從面前的空間斷層之中傳遞而出,這些吸力將他整個人都給籠罩在了其中,仿若在他的面前匯聚成一輪碩大的漩渦,硬生生的將他吸入到這斷層的空間世界當中,

李雲天很清楚,其實這些空間斷層,原本就如同是玄黃世界那樣,乃是一股獨立的星系,一方獨立的世界,但奈何,天地萬物,皆有其定數,這些世界,在經歷了無數歲月的磨礪之後,其壽元也是消耗殆盡,從而導致了原本存活在其中的生靈都徹底的隨著滅絕殆盡,

雖然按照原本的說話,這裡依舊屬於一方世界,但卻也因為其中的資源無法繁衍出新的生靈,而徹底成為一顆死星,這樣的死星,在其壽元耗盡之後,又經歷了空間風暴的摧殘,從而出現破裂,至此形成異度空間之中的斷層,

然而,這樣的星系雖然已經死亡,但是他卻依舊是獨立的,所以自然也擁有一定的星系範圍,若是有生靈或者物體在靠近這顆星系的範圍時,星系之中的引力,便會將靠近他的人直接吸入到其中,

這也是為什麼,修士在虛空之中穿越的時候,不敢貿然的靠近這些空間斷層的原因,畢竟一旦被吸入其中的話,想要出來的話,那麼便必須耗費出極大的力氣,並且,在這些早已死亡的星系之中,根本沒有任何元氣的補給,到時候,一旦法力消耗過度的話,其後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此時此刻,李雲天雖然被這空間斷層的吸力所籠罩,但是他卻並沒有絲毫的擔憂,只是任由對方將自己捲入到這星系之中,甚至他本身,更是運轉其自身的法力,加快這席捲的速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雲天突然感覺到轟隆一聲,自己眼前便是驟然一邊,天旋地轉之間,那原本籠罩在他身軀周圍的那股吸力,已經全部消失,而出現在他面前的,乃是一個遼闊的世界,


這個世界之中,肉眼所在之處,儘是被無盡的黃沙所覆蓋,任何的草木生靈都沒有,唯有的,便是類似「陰愁界」一般的無盡荒涼,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死亡星球嗎,難道玄黃世界在經歷了無數歲月之後,也將會變成這樣一處死地,」李雲天看了看眼前這荒涼的世界,心中頓時百感交集,

不過,這樣的感觸,卻也僅僅是轉瞬之間,便已然消失殆盡,畢竟,到了他現在這個修為,很多事情已然看得很開,天地輪迴,人有生死,早已經是這個天地恆古不變的定律,縱然自己的實力修為再如何強大,卻也無法改變這個結果,

吼,

就在李雲天還沉浸在感慨中時,遠處的方向,突然傳遞出一聲嘹亮的低吼聲,隨即,李雲天便感覺到一股股強大的音波,如同炸爆一般,在自己的腦海之中爆炸開來,彷彿就像是要直接將他的意念直接震爆開來,

「好傢夥,看來是已經察覺到我的存在了,」李雲天輕輕甩了甩自己的腦袋,使勁讓自己清醒過來,隨後,只見他身軀一動,整個人便化成了一道流光,朝著那低吼聲的方向飛去,一邊飛還一邊念道著:「我還沒有動手,你居然就像對我下手了,看來典籍上對你的記載是一點也沒錯呀,」

此時此刻,隨著李雲天的身形不斷的靠近,那原本的低吼聲,也不斷的響徹起來,而且每一次響徹的音調,也開始隨著增加,但是對於這些能夠影響別人意識的音波,李雲天卻絲毫不以為然,甚至隨著他的靠近,他臉上的那份笑容,也隨著越發的燦爛,

下一刻,當李雲天的身影出現在那聲音傳遞出來的地方時,只見,一頭如同小山一般的赤紅色蛤蟆,正蹲坐在地上,雙眸禁閉,如同已經陷入了沉睡一般,而在它那巨大的身軀周圍,所有的地面都如同是沸騰的岩漿一般,咕嘟嘟的冒著熱泡,

「果然是你,赤炎獸,」 「果然是你,赤炎獸,」

看著自己眼前那正懶懶蹲坐著的赤紅色蛤蟆,李雲天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種驚喜的神色,因為他赫然發現,眼前的這頭類似於蛤蟆的巨大的妖獸,正是傳說中的上古火神的坐騎,,赤炎神獸,

據說,上古時期,火神祝融和水神共工雖同為神農氏後裔,奈何兩人天生高傲,彼此不服對方,從而雙方之間產生出了無數的戰鬥摩擦,但雙方無論是實力還是修為,都是近乎於伯仲之間,難以分出真正的勝負,而在一次大戰之中,火神祝融戰勝了水神共工,從而導致共工不滿以自身仙體硬生生的將不周山撞斷,從而導致天地失衡,天河之水傾瀉人間,

幸好,女媧大神憐憫蒼生,不惜以自身精血為引,集結天地五行之力,化為五彩補天石,彌補青天,才讓蒼生得以逃過一劫,而火神為了平衡水火之力,也將自己的坐騎派往人間,不過由於泛濫四野的洪水乃是凡水,火神祝融生怕赤炎獸身上的三味真火不但無法治理洪水,反而會給人間帶來災難,所以便將他身上的火焰暫時抑制,唯有洪水徹底治理完成之後,方能解開封印,

不過赤炎獸生**好自由,所以當它在治理完了人間的洪水之後,並沒有返回火神的身邊,而是選擇了在世間遊盪,

原本這乃是世俗當中流傳的傳說而已,然而,就當李雲天在經過這個空間斷層的時候,他卻是駭然的發現這個空間之中,隱約散發著一股萬火之精的氣息,這股氣息雖然極為的平淡,但是對於他這種早已將五行神通修鍊到極致的人來說,這萬火之精無異於是最能引起他注意的存在,

據上古傳聞,萬火之精乃是極富靈性的,唯有那種充斥著至陽真火的靈獸才能夠讓它為之依附,所以但凡有萬火之精的出現,那麼附近必然就有至陽的靈獸存在,而在這個世間屬於至陽的靈獸並不多,除了鳳凰朱雀之外,更是少之又少,

再加上,能夠在這早已死亡的星繫上生存的靈獸,李雲天除了聯想到上古時期少數的幾種異獸之外,根本無法猜想到其它,

而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赤炎獸,毫無疑問的,已然應正了他心中的那份猜測,

「人類,我見你修為不弱,念你修鍊到如此境界也非易事,還是儘早離開這裡微妙,我可以答應絕不傷害你分毫,否則的話……」赤炎獸見李雲天一眼便認出了自己的身份,心中根本不以為意,就連那懶散的蹲坐姿態也並沒有因此,而出現任何的變化,

顯然,在它的眼中,李雲天根本對他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赤炎獸果然不愧為上古靈獸,口氣當真不小,我倒想看看,若是我不走的話,你能將我如何,」李雲天淡淡一笑,並沒有因為對方的威脅而出現任何的憤怒情緒,

「看來你是活著不耐煩了吧,」赤炎獸聽到李雲天的回答,雖然那懶散的姿勢已然未改,但是它背上那原本的那團火焰,卻在他說話的同時,瞬間向著他的的身體迅速的蔓延開來,剎那之間,周圍的萬里的溫度,頓時開始炙熱了起來,甚至有些質地較差的石頭,在這樣的溫度下,已然開始迅速的融化成為岩漿,

「好手段,果然不愧是上古靈獸,對於萬火之精居然能夠運用到如此地步,當真厲害,」感受著周圍正極速增長的溫度,李雲天的臉上不但沒有絲毫的擔憂,依舊充滿著那種雲淡風清的微笑,顯然對於這樣的高溫,他根本沒有將其放在眼中,

「再不走的話,可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赤炎獸見李雲天絲毫不為之多動,終於有些不耐煩的咆哮道,

「貌視從我進入到這星球上的那一刻,你就未曾對我客氣過吧,」李雲天無奈的笑了笑,對於赤炎獸這蠻不講理的樣子,實在有些不知所措,雖然自己乃是有目的前來,但是在自己剛剛踏足到這個星球上時,這赤炎獸就直接對自己發動意念攻擊,而現在還直接向自己倒打一耙,這不由讓李雲天心中不由感覺到一陣的無奈,

「哼,你當真將我當真三歲兒童不成,若非你有目的,不然以你的修為,豈會隨便進入這種毫無生機的死亡星球,」赤炎獸自然明白李雲天話中的含義,但是存活至今不知已經多少歲月的他,又豈是會隨便因為李雲天的這幾句話,就隨便的相信對方,

雖然以李雲天的修為,看上去僅僅只是天仙的境界而已,但是在剛才赤炎獸用精神意念向他發動攻擊的時候,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對方的真是修為絕對不在自己之下,甚至還要遠遠臨架於自己,

而且,以自己目前的修為善且能夠在這浩瀚的虛空之中任意穿梭,那似乎不在自己之下的李雲天,若非別有目的,又豈會隨隨便便在這樣的死亡星系之中落腳呢,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哈哈哈,既然你已經猜到了我的出現乃是有目的,那麼你可能夠猜出我到底是何目的呢,」李雲天大笑一聲,隨即便是身軀一抖,一股冰冷的寒氣,頓時從他的體內散發而出,將那已經蔓延到自己的腳下的岩漿直接冷卻,凝結成一推堅硬的石頭,

感受到李雲天身上驟然散發出來的冰寒之氣,原本懶散的蹲坐在地上的赤炎獸,也終於按耐不住,從地上站立了起來,而他那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就如同是要將李雲天活活生吞了一般,

「赤炎獸,當我的坐騎神獸,陪我征戰四方,如何,」然而,此時的李雲天對於赤炎獸那兇惡的表情卻絲毫不以為意,甚至說話之間那種感覺,就彷彿是在與一位相識了數百年的好友,在坐擁暢談,

「你這是找死,」

就在這一刻,當聽到了李雲天說出了他的來意時,赤炎獸終於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暴怒,徹底的爆發了, 剎那之間,隨著赤炎獸的徹底暴怒,那瀰漫在他背上的赤紅色火焰,頓時極速的蔓延看來,瞬間便在他那碩大的身體四周,圍繞成一個巨大的火圈,將他整個人都給包圍在火圈之中,

「居然開始溝通地心之火,看來你是想要玩真的,」李雲天看著地上那正洶洶燃燒著的赤紅色火焰,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有些嚴肅的起來,

在這一刻,他分明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在自己的腳下,一股炙熱而狂暴的熱量,正在迅速的膨脹著,雖然他知道這樣的力量卻並非來自於眼前的赤炎獸,但是卻是如同經受著他的掌控一般,真在極速的向著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靠近著,

而且隨著那腳下炙熱的溫度不斷的靠近,一股火紅色的光芒,也在開始在周圍的大地上劇烈的波動著,甚至伴隨著這火紅色的光芒不斷的增強,四周也是開始發出岩石燃燒的劈啪聲,

「雕蟲小技,難道你堂堂上古神獸,就只要這點本事嗎,」李雲天深深的嘆息了一聲,身軀絲毫不為所動,手臂只是輕輕一揮,一股淡藍色的氣息頓時從他的手中飄散開來,直接在虛空之中化為點點璀璨的星光,緩緩飄落,

隨著這些璀璨的星光落下,這個近乎沸騰的大地,頓時如同被澆灌下了暴雨一般,原本已然呈現出赤紅色的地面,在這星光之下,所有的溫度都瞬間消失不見,並且當這些星光與大地接觸在一起的那一刻,整個地面更是瞬間覆蓋上了一層薄冰,

這層薄冰雖然看似緊緊只有一寸不到的厚度,但是其中所蘊含的那種玄陰之氣,卻是瞬間讓周圍的溫度一下子,發生了三百六十五度的劇烈變化,甚至在這冰層出現的同時,那原本被火焰所籠罩著的赤炎獸,也是全身不由打了一個哆嗦,

「玄水之氣,這怎麼可能,為什麼你的身上會有這玄陰之氣,你到底是誰,」赤炎獸有些驚詫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不遠處的李雲天,一雙充滿著匪夷所思的目光當中,甚至還充斥著一股難以理解的韻味,

此時的他,並非震驚於李雲天的實力,而是震驚與他剛才釋放出來的那股氣息,在那一刻,他能夠很清楚的感覺到,李雲天在所施展出來的這一招的時候,隱約之間,還蘊含著一股濃厚的玄水之氣,

這股玄水之氣雖然相比於他認知當中的強大,還有一段距離,但是他卻依舊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其中的力量,畢竟身為火屬性的神獸的赤炎獸,對於水和火的感知能力都是極其敏感的,因為其中的火對於他自身而言,那絕對是屬於補品般的存在,而對於水,那便是自己的剋星,

總所周知的,無論是什麼類型的獸類,都天生擁有著極其強大的感知能力,特別對於那些有利或者有害於自己的存在,都是有著極大的察覺力,而此時的赤炎獸雖然乃是神獸,但是卻也依舊是屬於獸類,所以他可以十分的肯定,剛才李雲天所施展出來的神通當中必然存在著玄水之力,即便那不是,也絕對是與之相差無幾的水屬性元力,

只不過,讓他費解的是,不管是玄水之氣也好,還是其它水屬性的元力,既然他能夠消除自己體內的萬火之精和地火的力量,那麼它必然是富有一點的靈性的,而如此有靈性的力量,都必然擁有屬於自己的傲氣,絕對不會和其它力量共同出現在同一個主人的身上,所以一般用於這種力量的修士或者是妖獸,都是屬於那種修鍊單一屬性的人,

而在剛才的意念碰撞當中,赤炎獸很清楚的能夠感覺到在對方的體質,乃是五行齊聚的存在,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只是修鍊單一屬性的,這也間接的說明了,李雲天是絕對不可能得到類似於玄水之氣這樣的依附,但是他剛才所施展出來的那一手,卻是切切實實的蘊含著那樣的力量,

這如何能讓赤炎獸不為之驚詫呢,

然而他有所不知的是,李雲天之所以能夠施展出玄水之氣這樣的力量,並非因為他自身得到了玄水之氣的認可,而是因為他的體內擁有著玄武的精血,

而玄武正是水屬性的神獸,一身水系神通可謂是修鍊到神鬼莫測的地步,自然能夠得到玄水之氣這樣的靈物所認可,而李雲天煉化了玄武和朱雀的精血,不僅得到了玄武身上的玄水之氣,更是擁有了勝於赤炎獸身上的萬火之精千萬倍的玄火之氣,

「既然你已經看出來的,那麼是否甘願成為的坐騎,伴隨於我呢,」李雲天淡淡一笑,並沒有直接回答赤炎獸的疑問,而是再次提出了想要將他收為坐騎的想法,

「你做夢,就憑你一區區凡人又憑能夠讓我為之臣服,」赤炎獸聽到李雲天再次提出想要將自己收為坐騎的想法,原本的憤怒再一次被點燃,隨即,只見身軀一動,那粗大的前蹄朝著地面便是狠狠踐踏而下,

咔嚓,

剎那之間,強大的力量頓時將地面上覆蓋的那一層薄冰直接震的破裂開來,甚至連那薄冰覆蓋下的大地,在他這一踐踏之下,也是瞬間龜裂出一道道深不見低的裂縫,

赤炎獸前蹄再次抬起,朝著地方猛然踐踏而下,頓時將那地面上的裂縫加劇了幾分,下一刻,只聽一聲嘹亮的咆哮聲響徹而起,隨後一團赤紅色的烈焰便從他的口中噴射而出,直接射入到了半空之中,

轟隆,

當烈焰飛入到半空中時,瞬間便爆炸開來,化成了點滴的火球從天而降,轟擊在那已經破裂開來的地面之上,

「八凶玄火陣,」

這一刻,火球的不斷落下,進入到那破裂的地縫之中時,整個大地居然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隨後,無數的赤紅的光芒便從這些裂縫之中衝天而起,化為了洶洶烈焰,

而那原本龜裂的地面,此時就像是陣法之中的軌道,將所有衝天而起的烈焰,凝結成一座龐大的玄火大陣,將周圍的空間,全部都給封鎖在這烈焰當中, 「三味真火,八凶玄火陣,」

感受著這依然將自己團團包圍住的赤紅色烈焰,李雲天臉上的表情絲毫不為之所動,彷彿眼前出現的這一切,都盡皆是在他的預料中一般,

「沒錯,正是三味真火,正是八凶玄火大陣,小子,你現在已經被我圍困在玄火陣中,奈何你身上擁有著玄水之力,那又如何,卻不知,這三味真火乃是天地之間的異數,陌說你的玄水之力並不完整,即便是完整的,也休想滅掉它,」

「就憑你這樣的實力,也妄想要讓本座成為你的坐騎,現在你被困於火陣當中,量你修為在高,也總將是插翅難飛,」

看著李雲天被自己困在玄火陣中,赤炎獸更是毫不猶豫的運轉起自己體內的法力,化為一道道深刻意念傳音,經過八凶玄火大陣的加持,傳遞到李雲天的腦海當中,同時利用大陣和自身的精神意念,想對方發動其雙重的攻擊,

八凶玄火陣一旦開啟,那麼被困在其中的人,不但會感受到那種高溫所帶來的強大的炙熱感,同時自身的心神也會遭遇到大陣和布陣者所釋放出來的強大壓力,這樣的壓力,雖然看似飄渺無實,但實際上,卻是其中所蘊含的兇險卻更加的強大,

所以此時,赤炎獸所採取的攻勢,便是以精神力為主,直接對李雲天的心神直接發動攻擊,只要李雲天的心神稍有疏忽的話,那麼在赤炎獸和八凶玄火陣所釋放出來的壓力下,絕對是必敗無疑的,

轟隆,

然而,就在赤炎獸自信滿滿的情況下,一股浩瀚的法力洪流,頓時如同從玄火大陣之中傾瀉而出,在這股法力之中,無窮無盡的玄水之氣,天道法則,全部都爆發出來,沖刷進入到大陣的的各各位置,使得剛剛凝聚而成的八凶玄火陣,竟然開始劇烈的波動起來,似乎要被這股法力的洪流直接淹沒一般,

「這..這是怎麼回事,他明明深處在八凶火陣之中,為什麼還能夠抵禦住我的精神意念,」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赤炎獸那雙巨大的眼眸之中,頓時浮現出一種難以置信的神色,

按理說,李雲天身處在自己布置下來的八凶火陣當中,本應該在自己和大陣釋放出來的壓力下,精神力出於高度凝聚的狀態,從而難以催動自己的體內的法力才對,而且在自己的精神意念雙重聯合下,對方若是稍有疏忽的話,勢必將會被自己印象到心神才對,



黃凱只覺得血氣上涌,然後全身就躁動起來。口乾舌燥坐立不安什麼的感覺,一下子全部從身體里跑出來了。

Previous article

「這就是水仙學院?怎麼會這麼寒酸?」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