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用不滅天功吧……」

姜小凡道。

這一刻,他身上的氣息突然變得更加可怖起來,無窮無盡的魔雲在其頭頂匯聚,其中閃爍著三種不同色彩的雷電,滾滾而鳴。

紫衣男子微驚:「你怎麼會知道我族的至上古經!」

這個男子有些疑惑,不過就在下一刻,他猛的反應了過來,雙眼變得無比的陰森,死死的盯著姜小凡:「老三是你殺的?!」

「鏗!」

姜小凡揮動裂天劍罡,斬破星空。


他沒有半點言語,眼神漠然,不置可否。

「該死的!該死!」

神族男子怒吼。

「咚!」

整個星空都動蕩了起來,一股滔天的殺機擴散,震動十方。

「我殺了你!」

這個男子厲聲咆哮。

姜小凡毫不在意,引動九天神雷而下:「你能在我手中活下去就不錯了……」

「轟!」

兩者都是一方強大的至尊級人物,聖天境之下幾乎很難遇到對手。此刻,他們在星空上對碰,兩種不同的神血飛濺,充斥著強大至極的生命氣機。

「殺!」

神族男子大吼,身後衝出一道巨大的神影。

他展出了不滅天功!

「嗡!」

姜小凡不言不語,在其身後,一尊同樣高若萬丈的神影浮現而出,與神族男子身後的神影對碰在了一起。

「砰!」

「砰!」

無限寵妻:總裁你好壞 砰!」

兩人融於兩尊不同的巨大神影中,不斷交手,盪出一團團驚人的颶風。

「這……」

眾多修士心悸,艱難的吞咽唾液。

兩尊高若萬丈的光之巨人在星空中交戰,每一次動手都彷彿是發生了一次超級大地震般。

「隆隆!」

星空不斷塌陷,能量狂暴而洶湧。

「想不到這裡已經如此熱鬧了,有趣……」

突然,一道淡笑聲響起。

極遠的地方,一個金衣男子跨步而來,每落下一步都會在星空中留下一縷縷的金芒。他身上的氣息非常驚人,始一出現就讓這個地方的眾多修士心悸。

這人走在最前方,身後跟著兩個滄桑老者和一群身著銀甲之人。兩個老者面無表情,修為皆在羅天初期,其餘身著銀色鎧甲的人則都在三清領域,恭敬的立在金衣男子身後。

「這,這些人是……」

遠處,諸多修士驚訝。

他們全都感覺到了金衣男子的不凡,身上的氣息似乎一點也不比神族男子差。

「來了……」

不遠處,天族的老古董冷笑。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星空上正在交戰中的兩人皆停了下來。

「九重天!」

姜小凡冷漠道。

他望向金衣男子一行人,眸子深邃,眼中的殺光不加絲毫掩飾…… 李成坐在副駕室,通過後視鏡早已發現,一路上出租車後面緊跟着幾輛車,兩位美女老闆也十分忐忑、緊張和害怕。此時已經到了郊區外。

“師傅,麻煩在前面的路口停下,然後把這兩位小姐送去龍湖紫都花園。”李成對出租車司說道。司機打量了一番李成說:“小夥子,遇到麻煩了吧?”

“哦,是的。”李成一愣,沒想到這出租司機早就看出來了,其實出租司機都是**湖了,長期在外面跑,啥事沒經歷過?

“傻蛋,你想幹什麼?不要冒險,你忘記上次的教訓了?”蘇馨大聲說道,不提還不知道,上次居然被槍打傷了,李成更加決心搞清楚這件事。

“是啊!你可不能一個人冒險了。”慕容嵐也一旁勸道,看來都明白了李成的想法,這件事兒必須得早點解決,查清楚幕後是誰,不然蘇家這兩位美女時時刻刻都有生命危險,自己現在是保鏢,所以必須肩負這個責任。

“放心吧!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們的保鏢,你們必須對我有信心,相信我吧!”話剛說完車就停下了,李成微微一笑就下了車,蘇馨跟慕容嵐都傻了眼,李成很堅定自己的做法,他對自己還是比較有信心的.“師傅,載着他們倆龍湖紫都花園,最快的速度前往,拜託了!”

“那好,小夥子,你自己小心點,引開他們就想辦法脫身。”看來這出租車師傅認爲李成是在引敵的調虎離山之計。於按照李成的吩咐,車呼嘯向前駛去,慕容嵐和蘇馨通過車窗一臉的無助和失落,不停地搖頭示意李成不要逞強,同時憤怒的眼神中又衝滿着祈禱,希望他能沒事兒。

蘇馨跟慕容嵐焦急不安,心裏怨李成這傢伙,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也沒辦法,應該相信他,畢竟他現在是自己的保鏢。

望着出租車遠去的方向,李成微微一笑,接下來就要面臨接下來情況。果然,緊跟着就有四輛轎車,看上去正是上次看到過的那四輛黑色桑塔納。

嘎吱!四輛車停下了,李成目光寒囧,臉上微微一抹冷笑,他警覺早已高度集中,身邊的任何風吹草動他都能察覺,隨手掏出一支菸叼在嘴裏,並沒點燃。最前面的車上下來四個男子,打扮跟上次差特不多,標誌性的白色手套,不過今晚都穿着黑色的西服,並且沒有戴面罩,看來也不偷着掩着,直接找到目標做掉就是最終目的。

“嘖嘖,這小子命挺大的,居然沒死。”一個男子說道,很顯然這些人認出了李成,上次一戰記憶猶深吶。

“呵呵!讓你失望了,我都還沒娶老婆呢!哪能那麼快死去?”李成大笑說道。

“哼!上次是你命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還能繼續命大,要爲你多管閒事而付出代價。”那男子臉上出現一絲邪惡

“少跟他廢話,做掉他。”另外一個男子看來脾氣比較暴躁,直接說要做了李成

“我說,說這話之前不能好好考慮考慮?難道不怕閃了舌頭嗎?”李成疑惑地問着,結果差點沒把對方給氣跳起來。

“上,做了他”剛纔那男子一喊,其餘三輛車上的人都下來,一共十一個人,立即把李成團團圍住。看來上次交手,這些殺手也知道了李成的伸手,看他們臉上的表情就知道,注意力高度集中,來個包圍攻勢。

“先等等!”一聲凌厲的聲音,黑色桑塔納裏一個長髮男子,扎着馬尾,還有許多銀髮依稀可見,看上去五十多歲。身高體大,一米八五的個頭,顯得格外格外霸氣。一身灰白色西裝打扮,額頭上一道深深的刀疤,特別的地方是他一隻手放到口帶裏,而另外一邊沒有胳膊,那麼這人就是獨臂。

“斷爺!”在場的男子都叫道

“嗯!”他慢慢走了過來,仔細打量了李成一會兒。

“那兩個丫頭是你什麼人?犯得着爲她們賣命?”斷爺一雙犀利的眼神望着李成。

“呵呵,我是她倆的保鏢,不知道你們爲什麼想方設法要取了她倆性命?幕後老闆到底是何人?”

“年輕人,你身手挺不錯的,不過做一個小小保鏢不覺得太屈才嗎?實話告訴你吧!我們被人稱爲白手套。”

“額,原來我猜得沒錯,你們真是白手套殺手組織。”李成淡淡地說道,不過他對殺手組織沒什麼興趣,但想知道幕後是誰收買了這個殺手團伙來取兩個美女老闆性命的。 金衣男子出現,身後跟著兩個老者,還有數十尊三清戰將。他們出現在這片星空中,以金衣男子為首,個個神色傲然,天生帶著俯視一切的眸光。

「哼!」

姜小凡冷笑。

他偏頭望著虛空,眸子淡漠,黑衣在星風中輕舞。

「九重天!」

不遠處,神主使者咬牙。

它的臉色有些猙獰,眼中的殺意比姜小凡還要驚人。自從得知了當初襲殺向神族的幾個神秘人物乃是天族之人後,它算是將九重天徹底給恨上了。

金衣男子軀體修長,周身氣息非常可怕。

他出現在這片星空中,眸光掃過神族的紫衣男子,掃過姜小凡。這之後,他直接撕開星空,一步跨出,瞬間出現在了黑色石林上空的朦朧光影身邊。

[斗羅同人]執刀 晚輩神霄子,見過老祖宗。」

他在星空上行大禮。

「起來。」

天族老古董道。

他為上一代的青霄天主人,此刻望著金衣男子,沉吟道:「神霄子?這麼說來,你得到神霄天印的認可了,是神霄天這一世的聖子?」

「是。」

神霄子恭敬道。

「好!」

上代青霄天主重重的點頭。

九重天分九重天境,每重天境都有一道聖印,只要有人能夠得到該印記的認可,那麼這人就能成為這一重天境的聖子,地位僅次於天主。

神霄子站起身來,恭敬的道:「太霄天主等幾位大人推演百世,終於在不久前得到了三位老祖宗的具體位置,可是,九重天當年被道尊等人設下了可怕的封禁,幾位天主很難出世,無法親自過來……」

「道尊嗎!」

上代青霄天主沉思,眼神有些凝重。

顯然,對於道宗主人這個人族至強者,他是深深忌憚的。

「是那個人……」神霄子點頭,而後從懷中取出一枚金色神丹,雙手奉到上代青霄天主眼前,道:「這是幾位大人親自祭煉的天元丹,能夠暫時幫助老祖宗凝聚出肉身,待到重回九重天後,再前往天池中靜養。」

天池,九重天最為神聖之地,是一處逆世之所,擁有莫測神威。

「只能如此了。」

上代青霄天主點頭。

他伸出手去,抓向神霄子手中的神丹。

然而……

「鏗!」

刺耳的劍鳴響起,一道黑白色劍罡突兀的劃過,斬裂了星空。

千丈之外,姜小凡神色淡漠,額前黑髮絲絲飄舞,面無表情的望著神霄子和上代青霄天主:「以為這個世界上,除卻你們之外都是透明的嗎……」

他不會傻到讓一尊聖天級存在重塑肉身,那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

「放肆!」

神霄子臉色一沉。

剛才那一劍來的太快,如果不是他躲避的快,手中的神丹可能就在那一劍之下毀掉了。這可是比神葯更有價值的珍寶,若是毀掉,那絕對是巨大的損失。

「拿下!」

他冷冷的喝道。

「是!」

遠處,天族的兩尊羅天君王應聲,直接沖向姜小凡。

「停下!」


見到這一幕,上代青霄天主當即出言喝止。

他可是很清楚姜小凡的可怕,這兩人雖然是和姜小凡同一境界,但是實際戰力卻是差的太遠了,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次里,不可能是對手。

他開口提醒,但是,被提醒的人卻已經衝到了姜小凡身後……

「鏗!」

劍嘯刺耳,斬天裂地。

姜小凡面不改色,頭也不回的朝後揮手,黑白劍氣布滿了星空。

「噗!」

「噗!」

兩道血霧炸開,妖艷而詭異。

如此一幕,頓時令諸多修士皆變色,連神族的紫衣男子也不例外。

「這……」

遠處的一群三清古王感覺脊背發寒,震驚的望著姜小凡。


他們不可置信,這個黑衣男子到底是什麼人啊,先是對九重天的老古董動手,而後殺神族,現在又斬了兩尊天族的君王,這……這是要與所有人為敵嗎?

「人類!」




這是因為兩人全力戰鬥,已不再壓制道心慾念,也再不敢緊閉六識,周身氣機與青霧之間,毫無阻礙,結果卻被那聲音和香味趁機而入,繼而令周身欲?火以一種驚人的態勢暴漲著。

Previous article

黃凱只覺得血氣上涌,然後全身就躁動起來。口乾舌燥坐立不安什麼的感覺,一下子全部從身體里跑出來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