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因為兩人全力戰鬥,已不再壓制道心慾念,也再不敢緊閉六識,周身氣機與青霧之間,毫無阻礙,結果卻被那聲音和香味趁機而入,繼而令周身欲?火以一種驚人的態勢暴漲著。

兩人雖明知道如此下去極為危險,但為了殺死對方,卻是緊要銀牙,戰鬥不休,毫無妥協的意思。

隨著戰鬥越演越烈,卿秀衣和梵雲嵐身上破損的衣飾更多,露出的肌膚一大片一大片,欺霜賽雪,遍染紅暈,誘人無比。

並且兩女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喘息吁吁,香汗淋漓,那模樣看得陳汐咬破舌尖,這才勉強壓制下體內洶洶欲?火。

他本來對男女之事並不多了解,修鍊至今也一直是清心寡欲,不曾貪念過情?欲之樂,但是此時此刻,看到兩人的模樣,小腹下的情火愈發洶湧,簡直快要被焚化掉身軀,燃燒起來,這是他快要壓制不住自己的**了。

叮咚……叮咚……

青霧中,那令人沉迷**的渺渺之音,越來越響,就像響徹在內心深處一樣,要把內心的情?欲全都釋放出來。

而那霧氣中的清醇香味,也越來越濃,熏人慾醉。

噗通!噗通!

兩聲悶響,戰鬥中的卿秀衣和梵雲嵐,像被抽空全身力量一樣,雙雙踉蹌倒地,身體綿軟無力,任憑如何掙扎也是站不起來了。

好死不死的,陳汐就躺在這兩個女人的中間位置,能夠清楚地看到兩女身前的無限春光,甚至能嗅到從兩女身上逸散出的一絲絲異樣的芬香。


「嚶……」梵雲嵐像失去了理智,輕聲呻吟,她的目光陡然鎖定在身旁的陳汐身上,眼眸情火熾熱,直欲滴出水來。

——

ps,和諧詞太多了,修改好久……大家若是看著爽,趕緊投票哈,嗯,這是自動更新。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只見鞋攤上面共擺了五六十雙鞋子,大都是男人穿的,顏色各異,大小不一。李雲飛一眼就相中了一雙雲青色的鞋子,布料看起來不俗。

“老闆,這雙鞋子多少錢?”李雲飛迅速地拿起那雙鞋子,表情顯得有些激動。

鞋攤主人瞥了一眼李雲飛手中的那雙鞋子,冷嘲熱諷道:“這雙鞋子你買不起的,還是看看別的吧。”

李雲飛臉上的笑容頓時散去,冷冷地看着鞋攤主人道:“你怎麼知道我買不起?”

鞋攤主人搖晃着手中的蒲扇,斜眼看了看李雲飛,滿臉鄙夷道:“這雙鞋子是用上好的雲布做成的,賣價二兩銀子,你買得起嗎?”

李雲飛皺了皺眉頭,冷笑不已道:“別說二兩銀子,就是二百兩銀子,我也買得起。”

“你就使勁兒吹吧。風太大,不怕閃了舌頭嗎?”鞋攤主人的臉上滿是鄙夷的笑容。

李雲飛隨手將那雙雲青色的鞋子放在了攤子上面,緩緩地擡起左手,冷笑一聲道:“睜大你的眼睛瞧瞧。”

鞋攤主人瞥了一眼李雲飛左手上的那枚靈戒,滿臉不屑道:“不就是一枚破戒指嗎,又能值幾個錢?”話音還未落,忽見靈戒散發出一道耀眼的藍光,裏面包裹着一堆璀璨的寶石,全都是前些日子李雲飛的元嬰從太虛之境帶回來的。

“天啊,這..這麼多寶貝?”鞋攤主人不禁瞪大了眼睛。

李雲飛急忙收起寶石,又從懷中掏出幾張銀票,在鞋攤主人的面前故意晃動了幾下,冷冷笑道:“剛纔那些寶石再加上這四百多兩銀票還不夠買下那雙鞋子的嗎?”

鞋攤主人突然回過神來,急忙將蒲扇放在了攤子上,臉上堆滿了笑容:“哎呀,我剛纔真是有眼無珠啊,你就是隨便拿出來一個寶石也能把我整個鞋攤子都包下了。”說着,迅速地搬起一個凳子,放在了李雲飛的面前,點頭哈腰道:“快坐下,我幫你換上新鞋,看看合不合腳。”

“看來有錢就是好啊。”李雲飛強忍着笑,大模大樣地坐在了凳子上,翹着二郎腿道:“你原來是在千千城賣鞋子,現在怎麼跑到這裏來了?”

鞋攤主人迅速地彎下身,半跪在李雲飛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脫下他腳上的鞋子,仰起臉,嘿嘿笑道:“是我一個住在這裏的朋友介紹我來的。說實話,在千千城那邊生意不好做。而且我還聽說,千千城裏面住了一個女魔頭,所以我就跑來這裏了。”說着,站起身,走到鞋攤前,雙手捧起那雙雲青色的鞋子,繼而又來到了李雲飛的面前。

“你知道那個女魔頭長得什麼樣子嗎?”李雲飛滿臉好奇道。

“不知道。不過聽別人說,她長的還挺漂亮的。”鞋攤主人嘿嘿一笑,半跪下來。

李雲飛也不再多問,當鞋攤主人將那雙雲青色的鞋子套在他的腳上時,他感到腳底涼涼的,異常的舒服。

這時,耳畔響起了鞋攤主人的笑聲:“怎麼樣,合不合腳?”

李雲飛下意識地站起身,走了幾步,感覺鞋子的大小剛剛好,而且腳下輕輕的,似乎根本就沒有穿鞋子一樣。

覺察出李雲飛臉上的驚喜,鞋攤主人嘻嘻笑道:“你的眼神還真好,一眼就相中了這雙鞋子。這雙鞋子的布料那麼好,穿在腳上一定很舒服吧?”

李雲飛明明很喜歡腳下的那雙鞋子,嘴上卻道:“還算湊合吧。”

鞋攤主人嘿嘿一笑,忽然拿起放在鞋攤上面的那個蒲扇,迅速地走到了李雲飛的面前,一臉諂媚道:“天氣這麼熱,我給你煽煽風。”

李雲飛看也不看鞋攤主人一眼,此時正在心底暗暗盤算道:“這裏的二兩銀子要是換成人民幣的話,應該是七百多塊錢,這雙鞋也太貴了點兒吧?”想想自己以前穿的鞋子,最貴的一雙也不過十來塊錢。而且還是他過七歲生日的時候,爸爸帶他一起上街去買的。爲了買這雙鞋子,爸爸整整省吃儉用了好幾個月。

但是轉念一想:“現在我身上的這幾百兩銀票加上那些寶石差不多也值幾十萬塊錢,買一雙七百多塊錢的鞋子也不算過分吧?”

下意識地看了看腳上的那雙鞋子,他真的好喜歡。摸了摸懷中,除了那幾張銀票以外,還有幾塊碎銀子。想想自己前些日子請法明和龍山吃飯花去的銀子也遠遠不止二兩這個數了,終於,他狠了狠心,決定對自己奢侈一回。

清了清嗓子,他故意咳嗽了一聲:“老闆,這雙鞋子是二兩銀子,對不對?”

鞋攤主人以爲李雲飛要跟他講價,急忙道:“是的,這已經是最低價了,不能再比這低了。”

“我只是想確認一下,又不是跟你講價。”李雲飛瞥了一眼鞋攤主人,隨手從懷中取出兩塊碎銀子,冷冷道:“拿去吧。”

“多謝,希望以後多多關照我的生意。”鞋攤主人雙手接住銀子,眼睛笑成了一條線。

李雲飛懶得再看鞋攤主人一看,雙手背在身後,大搖大擺地向原路走去。一邊走,一邊不自覺地瞥了幾眼腳上的那雙鞋子,心裏有些歡喜,同時也有些心疼花掉的銀子,卻又自我安慰道:“反正我現在還年輕,多拼搏幾年,說不定錢途無量呢。”

正想着,忽見迎面走來一個蒙着面紗的女子。頓時,李雲飛的眼光被吸引了過去。只見這個女子的個頭比一般的女子高出許多,身材剛剛好,不胖也不瘦。上身穿着一件天藍色的短衫,下身穿着一條雲白色的短裙,腳上穿着一雙青色的布鞋。頭髮又黑又長,編成了幾十條麻花辮。全身的皮膚雖然有些黑,但是看上去卻很健康。

由於她的臉上蒙着面紗,李雲飛也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是隱約覺得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她。

看到這個蒙着面紗的女子,周圍的行人都紛紛停下了腳步,議論紛紛道:“這個女人看起來好奇怪啊,大熱天的,蒙着面紗做什麼,難道是因爲長得太嚇人了?”

蒙面女子卻一直目視着前方,看也不看四周一眼,飄然從李雲飛面前經過。步伐很輕,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下意識地,李雲飛跟了上去。

蒙面女子的步伐很快,不多時就穿過了擁擠的街道,徑直向一片山林走去。

李雲飛緊緊地跟在後面,跟蒙面女子的距離保持在三米左右。

當走到一塊無人的草地上時,蒙面女子忽然止住了腳步,背對着李雲飛,語氣冰冷道:“你爲什麼要一直跟着我,該不會是想打我的主意吧?”

李雲飛也跟着停下了腳步,笑道:“你不要誤會,我只是覺得好像在哪裏見過你。”

蒙面女子忽然緩緩地轉過身來,冷冷地瞥了一眼李雲飛,似笑非笑道:“你是在什麼地方見過我的?”

“是…”李雲飛仔細地打量了蒙面女子片刻,忽然想起了什麼:“是在千千城!你叫碧裳,當時你從我的手裏買下了一個叫清雅閣的酒樓,對不對?”

“什麼千千城,什麼清雅閣酒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蒙面女子冷冷道。


“那可能是我認錯了,對不起,不過你們兩個長得真的很像。”李雲飛尷尬地笑了笑,轉身正要離去,這時背後忽然想起了那個蒙面女子的聲音:“你一直跟着我,肯定還有別的什麼目的吧?”

李雲飛下意識地轉過身去,尷尬地笑道:“我真的是認錯人了,所以纔跟着你的,並沒有什麼目的。”

蒙面女子哼了一聲,冷冷笑道:“最近總會有人偷偷摸摸地跟蹤我,難道都是認錯人了嗎?因此我想,你和他們的目的應該都是一樣的吧?”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李雲飛滿臉疑惑道。

“你不要再裝糊塗了。”蒙面女子冷笑一聲,忽然騰空而起。輕揮雙臂,就見兩團烏光從掌心飛出,徑直向李雲飛衝了過去。

李雲飛吃了一驚,急忙擡起雙臂,口中默唸出寒冰掌的口訣。隨着口訣聲響起,兩道寒氣迅速地瀰漫開去,迎上了那兩團烏光。

幾乎沒有任何聲響,烏光和寒氣同時消散在空中。

驚訝地看着蒙面女子,李雲飛暗暗道:“我竟然看不出這個女人的修爲,看起來,她的修爲在我之上!”

正想着,忽聽蒙面女子冷笑道:“你使的是什麼法術,爲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

李雲飛皺了皺眉頭,沉聲道:“我也從來沒有見過你用的法術,你到底是什麼人?”

“紅塵天有那麼多人找我,你是最喜歡裝糊塗的一個。”蒙面女子似笑非笑道。

李雲飛仔細地揣摩着蒙面女子的這句話,忽然想起了什麼:“你用的法術充滿了邪氣,難道你是魔雲天的人?”


蒙面女子冷笑一聲,道:“你終於不再繼續裝糊塗了。”話音剛落,右手心中忽然現出一個黑色的匣子。

聞聽此言,李雲飛不由地緊張了起來,暗暗道:“這個女人肯定就是那個魔人說的三護法。龍山大哥說她的修爲已經達到了金身的境界,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她的對手。”

就在這時,蒙面女子緩緩地將黑匣子舉過頭頂,輕吹了一聲口哨。忽然,四隻巴掌大的馬蜂從裏面飛了出來。 陳汐感覺有些不妙,梵雲嵐眼眸中閃動的光澤,熾熱澎湃,仿似兩隻熊熊火把在燃燒,那是**之火,已經毫無理智可言。

「嗯……」另一側,卿秀衣也從鼻翼中發出一聲微弱的悶哼,像小貓哼叫似的,**蝕骨,撓人心肺。

轟!

聽到這一聲輕哼,陳汐只覺靈魂一顫,心中滔滔**像開閘洪水似的,再也遏制不住,轟然涌遍全身,只剩下一絲理智在苦苦掙扎,但卻像是螳臂擋車,隨後都有可能被無盡**湮滅。

「給……給我……」梵雲嵐似呢喃般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隨即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整個人一翻,正好滾進了陳汐的懷裡。

陳汐一驚,頓時就感覺一具火熱無比的柔軟嬌軀緊緊貼在胸膛,雖隔著一層衣物,依舊令他強烈地感受到這具嬌軀的柔軟與豐腴,仿似懷抱暖玉,又好像為心中的洶湧**找到了宣洩口,刺激得他渾身都泛起一股未曾體味過的冷顫感覺,酥酥麻麻,舒服無比。

不過僅此的一絲理智告訴他,如果這樣下去,自己註定將成為一頭受**驅使的野獸,他張嘴叫道:「你……」

然而不等他話音出口,嘴就被堵住,是梵雲嵐,她竟主動投懷送抱,用她那嬌潤冰涼的櫻唇堵住了陳汐的嘴,丁香小舌如靈蛇一般吸吮起來。

一剎那間,陳汐如遭雷擊,頓時腦海空白一片,僅存的一絲靈智也被無盡**覆蓋,此刻他心中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發泄,發泄心中那滔滔**!

「嚶嚶……」

陳汐的舌頭粗暴地侵入梵雲嵐的唇內,肆意吞吸著那玉露似的舌津,令得梵雲嵐忍不住發出一陣軟糯誘人的呻吟。

陳汐的動作仿似刺激到她,非但沒有退避,反而迎了上去,簡直就像一個陷入魔怔中的**,甩手撕掉身上的衣衫、連那僅存的一抹碧水色綉荷邊肚兜,也都被她扯掉,**曼妙的嬌軀徹底暴露在空氣中。

她肩若刀削,鎖骨精緻玲瓏,腰如絹束,肌膚如雪凝脂,峰巒起伏,嫣紅兩點,巍顫顫,如在風中含苞待放的粉嫩蓓蕾,修長筆直的**緊緊跨在陳汐腰脊兩側,臀?瓣飽滿,柔軟富有驚人彈性,在絲絲縷縷青霧的繚繞下,她那近乎完美的**嬌軀,散發出一股驚心動魄的誘惑。

陳汐只看得喉嚨里發出一聲野獸般嘶啞的悶吼,然而遺憾的是,他身受重創,哪怕心中欲?火滔天,也是無法抬起一根手指頭,只能幹瞪眼。

「嘶!」陳汐突然倒吸一口涼氣,原來梵雲嵐居然探出小手,抓住了他的要害,主動引向了一處緊密豐潤的溝谷中,破壁而入,進入一個美妙不可言傳的所在,那強烈的刺激,令得他渾身的毛孔張開。

而這時,梵雲嵐也是尖叫一聲,青絲飛舞,黛眉輕蹙,似痛苦,似舒服,嬌軀搖擺,像一匹奔跑在遼闊草原的不羈野馬,馳騁著,搖曳著……

這一刻,兩人完全結合在一起,水乳相融。

轟!

一股磅礴的陰柔之力進入陳汐的身體中,就像天降甘霖一樣,以驚人的速度滋潤、修補著他重創破損的經脈穴竅,其周身每一寸地方都好像在歡呼,在雀躍,整個靈魂都變得渾渾噩噩,如抱太虛,神遊天地,暢快淋漓。

那種舒爽美妙的感覺,令他一瞬間仿似來到了宙宇星穹之上,破開了重重黑霧迷障,看到一條橫亘無窮大宙宇的浩瀚長河,宛如匯聚億萬眾生命運之洪流,綿延奔湧向未知的盡頭。

而幾乎同時,一股赤陽之氣也是湧入梵雲嵐身軀中,流轉不休,沖刷著她的經脈、穴竅,竟是起到了固本培元,凝練道基的奇妙作用。

嘩啦啦!

周圍的青霧,像受到召喚一樣,開始朝兩人這邊匯聚,竟然形成了一個漩渦,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白的世界本源力量,湧入兩人身體,洗刷著每一寸血肉,每一寸筋骨,每一寸元靈,每一寸真元。

陳汐背脊戍土巫紋中的混沌息壤,得到了這股力量的湧入,陡然大放光明,條條混沌之氣散發出來,奔涌著,歡呼雀躍,爾後化作種種精元之力,湧入那九尊巫紋之中。

混沌息壤的力量被催動,陳汐血肉內枯竭的巫力,竟然開始一縷縷恢復,滋潤著乾癟枯萎的血肉皮膜。

而梵雲嵐更為厲害,陳汐甚至可以感覺到,在此女的體內,竟然湧出一股吞噬掠奪的力量,不停汲取那青霧內蘊含的力量,甚至連自己的混沌息壤之力也被她吸取掉不少。

嗖!

梵雲嵐似是感覺體內汲取的力量已達到極限,身體無風自動,飄然離開陳汐的身軀,盤坐在地,運功修鍊,眼眸自始至終都沒有睜開過,顯然已陷入一種頓悟般的狀態中。

陳汐頓時就感覺一股失落感,體內還未悉數宣洩的欲?火再次蹭蹭上升,渾然沒有察覺,卿秀衣正以一種詭異的眼神盯著自己,那眼神中含煙帶霧,泛著奇異的光澤,似火焰在煙霧中中燃燒,水霧翻滾,如浪如潮。

這女人雖渾身軟綿巫力,但卻憑著心中一股大毅力,一直死死克制著周身燃燒的欲?火,直至現在。

她親眼目睹了陳汐和梵雲嵐媾和的過程,心中的滋味非言語能夠描摹,似不屑、似憤怒、似失落……複雜之極。

令她感到無比羞愧的是,看到這一對狗男女在一起在自己面前肆無忌憚地享受情?欲之樂,她體內的**不減反增,越遠越烈,有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湊上前去,分享其中之樂。

不過此刻,當她看到梵雲嵐盤膝修鍊,身上氣息一點點強大起來時,心中頓時焦急萬分,她知道,若是等這個女人睜開眼睛,那麼自己必死無疑!

幾乎在瞬間,卿秀衣就把注意打到了陳汐頭上,因為她發現,梵雲嵐之所以從那無法抗拒的欲?火中恢復過來,完全是陳汐的功勞。不,應該是合歡交融之下,陰陽雙修才達到的效果。

ps:和諧詞真多啊!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怎麼辦?難道自己也要委身於這傢伙?」卿秀衣內心又是焦急,又是掙扎,偏偏渾身又被無盡慾念所充斥,施展不出一絲力量,反而時時刻刻要咬緊牙關,提防僅存的一絲理智被衝垮,這份心情可想而知有多糾結痛苦了。

「罷了,藉助他驅散體內慾念,待修為恢復,殺了他就是……」卿秀衣知道刻不容緩,若等梵雲嵐先蘇醒過來,等待自己的就是滅頂之災,當即貝齒一咬,輕解羅裳,然後湊了上去……

和梵雲嵐的瘋狂奔放不同,卿秀衣脫衣服的動作有條不紊,速度卻極快,沒有一絲急不可耐的味道,反而像焚香沐浴時的優雅從容,不過她終究是一個女人,哪怕再淡定,面對一個陌生男子,主動卸掉自己的衣物,仍舊令她感到一陣莫名羞愧,清麗不可方物的臉蛋紅的簡直要滴血了。

就在此時!

陳汐霍然睜開眼睛,一雙眼睛布滿血絲,野獸一般猛地抱住了卿秀衣。

卿秀衣本就僅憑一絲大毅力在苦苦抵抗內心迸發的慾念,嬌軀無力,被陳汐攔身抱住,竟是毫無反抗之力。

「混蛋!快放手!」卿秀衣驚叫起來,然而任憑其如何掙扎,也是無法掙脫陳汐的懷抱,反而因為肌膚摩擦產生的**快感,刺激得陳汐抱得更緊了。

卿秀衣徹底驚呆了。

她是誰?雲鶴派地位超然的天之驕女,擁有令無數人垂涎的天仙轉世之身,名聲更是傳遍大楚王朝,如日中天,在這無數耀眼光環的襯托下,她整個人簡直就是每個年輕子弟心中的女神,不容褻瀆。

然而這一刻,她卻被一個地位、身份、修為都相差十萬八千里的陌生男人強抱在懷中,徹底喪失主動權,這一剎那的衝擊,任憑她心智如何高絕,也不由腦海一陣發懵,惘然不知所措。

惘然中,卿秀衣只覺臀部一涼,立即意識到腰身下的褻褲不在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隻大手已經伸入了她的臀?溝,竟用力的揉?搓起來……

「混蛋!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卿秀衣雙眸中憤怒的火焰夾雜著濃濃的情?欲之火,哪還有一絲恬淡凌然的模樣,倒像是一個嬌媚不可方物的新婚雛兒,千嬌百媚。


「唔……」臀?溝被侵犯,卿秀衣只覺兩腿發軟,已經說不出話來,掙扎激蕩的心緒也漸漸變得無力。下一刻,她便覺得身體中多了一個硬物,嬌軀一顫,一種奇妙的感覺,突然從她身體中蔓延出來,將她的理智悉數淹沒。

陳汐在中途突然醒來。

他的身體還在聳動著,一**的快感衝擊著他,沒有睜開眼睛,他便明白自己正在幹什麼,並且意識到懷中的女人已經換成了另外一個。



只是,最後念在一旦自己自盡了,雖說一時解脫,但是還在陸陽城的梁家倒是沒了依仗,還是徐徐將手掌收回,輕嘆一聲,終日與煉藥相伴,落下一個煉藥狂人的名號,卻無人知曉,自己僅是將注意力轉移到煉藥上邊,以求忘記一些事情而已。

Previous article

「用不滅天功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