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元像是聽到了什麼急不可思議的話語一樣,看着我道,“你怎麼和我一樣啊,我也最受不了我心愛的人死在我面前,就像是小強一樣,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嗎?好吧好吧,你的痛苦我理解,就先從你開始吧。”

唐元走過來,剛準備捏我的下巴,我突然道,“唐家的毒藥舉世無雙,聽說你們的一點點毒,就可以賣上一個好價錢,這顆毒丸,怕是得值好幾百吧!”

“好幾百?”

唐元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捂着肚子哈哈笑了起來,一面道,“你真是太可愛了,你這話,要是讓唐家那幫煉毒師知道了,可定會把他們氣得七竅生煙。”

“哈哈哈,好幾百,如果是這樣的話,有多少我買多少,就算是唐家最次的毒丸,也不止好幾百啊,我手裏的這些都是上品,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我想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們唐門,還沒有誰擁有一種毒藥,是能夠讓人在短時間內從五臟六腑開始腐爛的。”

“真有那麼厲害?”

我看着唐元道,“既然這種毒丸如此珍貴,那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魔門正宗 “你說吧,你長得可比他們好看多了,我願意幫你這個忙。”

“你能不能多給我吃幾顆,我這人沒別的愛好,就是貪財,這些個毒丸都很值錢,我想多吃幾顆,就算死,我也要帶着財富去死。”

唐元聽了拍掌大笑道,“哈哈哈,你真是太有趣了,不過你的算盤可是打錯了,這種毒藥,吃的越少,死的越快,吃的越多,就會死的越慢,你要是一口氣吞個五六顆,你的五臟六腑就會腐爛的很慢,至少要好幾個小時你纔會慢慢死去。”

“你很喜歡打賭嗎?”我問。

唐元點點頭,“除了吃飯睡覺,我最喜歡的就是打賭了,你要和我打賭嗎?可是你都快死了。”

我道,“那我就和你賭一賭,我要是把你的這些藥丸都吃了,

能活多久。”

唐元一愣,哈哈笑道,“這個有意思,我這些藥丸你要是都吃下去,我賭你五個小時零兩分十二秒死去。”

“我賭我不會死。”

“好,如果多一秒或者是少一秒,都算我輸,可是,你要是輸了該怎麼辦?”

“我要是輸了,我保證到那邊以後不會怨你,可是你要是輸了,就得把命賠上。”

“賭命啊!”

唐元舔了舔嘴脣,道,“好吧,反正你肯定輸定了。”

“那就開始吧。”

“好,從你把藥吞下去的那一秒開始計時。”

唐元從小葫蘆裏倒出六顆藥丸灌進了我的嘴裏。

“張展寧!”

旁邊的安小天等人突然喊了一聲。

唐元一愣,“張展寧?你是張展寧?”

而我卻已經說不出話來了,那藥丸吞下去之後,就像是有無數只微小的蟲子在我五臟六腑內亂竄,爬滿了我的心肝脾胃腎,滲透入每一根毛細血管。

我有一個真理眼 緊接着,一種不是疼痛,但要比疼痛難受數倍的痛苦席捲而來,想喊喊不出聲,想動卻絲毫不能動彈半分。

模糊中,聽見唐元在一旁驚訝道,“張展寧,原來你是張展寧,啊呀呀,我真是個傻子啊,早該想到你是張展寧了,我真笨啊,不行不行,你還不能死,你的身子太寶貴了。”

唐元一面說着,一面又從懷裏掏出一顆墨綠色的藥丸,“來來來,快把這個藥丸吃了,吃下去,你就不會死了。”

說着,就要往我嘴裏塞。

就在這一剎那,我感覺我丹田內的玄力猛的瞬間膨脹開來,接着一股暖流密佈我的全身。

與此同時,我猛的大喝一聲,身上的玄黑色鎧甲卡啦一聲從我身體里長了出來,我祭出幽冥戟,一戟便捅進了唐元那肥肥厚厚的胸膛。

唐元的眼睛裏有震驚,有錯愕,更多的是不可思議,緩緩從喉結裏擠出一個模糊的聲音,“你……”

我站起身,手裏的幽冥戟已經完全刺穿了他的身體,看着他道,“我剛纔和你打賭的同時,也和自己打了一個賭,我賭我吃下你的毒丸之後,身體的進化之力將會被逼出來,看來現在,我不僅贏了你,而且還贏了自己。”

唐元嘴角開始汨汨的淌出鮮血,卻突然笑了,“我最後和你打一個賭,將來你必定會被唐門碎屍萬段。”

我用力一挑,唐元臃腫的身體便裂成了兩半,五臟六腑紅的綠的流得滿地都是。

我看着地上的污穢,一字一句道,“我打賭,將來你們唐家,一定會被我殺得雞犬不留!”

“靠,張展寧,乾的漂亮,你特麼真是帥呆了!”侯小飛朝我驚呼一聲。

我扭頭瞪了他一眼,“你大爺的,剛纔把我真名都說出去了,要不是老子和自己賭贏了,還不知道會被這胖玩意兒怎麼折騰呢!”

剛纔我的確是在和自己的賭博。

武俠刺客大師 之前在樓道上的時候,我不小心吸進一點黑色的毒氣,然後鎧甲就從我身體里長了出來。

剛纔情急之下,眼看着我們都快活不成了,所以我就索性和自己賭一把,我賭吞下唐元的毒丸後

,我完全進化以後的身體會不會有反應。

卻沒想到,我特麼賭贏了!

耳機哥他們幾人雖然中了軟毒,一時半會兒使不出玄力,但是走路還是沒問題的。

把他們送下樓以後,我讓他們在車上等我會兒,我去去就來。

“你幹嘛去!”安小天問我。

“找寶貝去!”

說着,我又返身回了大廈,看見四處都是各種動物的屍體,那些妖兵死亡後,都露出了原形。

我回到總裁辦公室,在已經裂成兩半的唐元身上摸索起來,並找到了那個小葫蘆,一瞧,裏邊還有好幾顆毒丸,然後小心收好,這才迅速下樓。

回到別墅之後,龍小蠻他們依然還在昏迷當中。

我連忙將他們幾個拍醒。

幾女知道事情的真相後,一個個急得把我們好一番數落,就連一向恬靜優雅的秦月都忍不住揪着醜奴的耳朵一陣罵。

三千公主也把頭側道一邊不理耳機哥,搞得耳機哥就跟個小孩兒似的在一旁好言好語的哄她。

而我則被龍小蠻三女追得滿屋子跑。

打鬧了好一陣後,我們才氣喘吁吁的坐了下來,互相對視着哈哈大笑。

唐元死了,我們又過了一關,死裏逃生。

王凝卻一直默默的坐在一旁,將昏迷中的安小天枕在他的雙腿之上,看着我們,紅着眼道,“他怎麼樣了。”

提起安小天,我們情緒瞬間低落了下來。

侯小飛精通玄醫術,上去摸了安小天的脈搏,緩緩道,“放心吧,他只是暈過去了,休息一陣子就好。”

王凝聽了以後,輕柔的撫摸着安小天的臉,柔聲道,“等他醒了,我就嫁給他。”

王凝一張平日裏冷若冰霜的臉,此時露出一個孩子般的幸福和甜蜜,對我們道,“你們知道嗎,我是一個有過一段失敗婚姻的女人,論年齡的話,你們叫我一聲阿姨都不過分。”

“其實我以前不是這樣的,我以前的性格和張雅妹妹有點一樣,成天沒心沒肺的,我出生在有錢人的家庭,幾乎擁有所有人都羨慕的東西。從一出生就擁有的財富,地位,長大之後,我還是學校裏的校花。”

“可是隨着年齡的增長,習慣了商場上的勾心鬥角,也因爲那段失敗的婚姻讓我對感情心灰意冷,然後我整個人就變了。我變得冷漠,自私,不近人情。當安小天說他喜歡我的時候,我只是把這當成是個笑話,也把他當做是生活中可有可無的一劑調味品。”

“後來答應做他女朋友,也和你們猜想的一樣,我一點也不喜歡他,我只是看上了他這一身的本事,只是想利用他而已。這些年,我遊走於勾心鬥角的商場之上,這種把戲不知道玩了多少次。”

“可是,這一次,我突然發現,這個比我小十幾歲的男人對我卻是那麼的認真,第一次有男人願意這樣爲我付出,現在,我不管他是一時衝動也好,還是將來會嫌棄我人老珠黃也好,至少現在,等他醒來之後,我就會告訴他,我願意嫁給他!”

看着王凝幸福的模樣,我實在不敢把真相告訴她,因爲我知道,安小天呆會兒醒來後,會是什麼一個樣子。

(本章完) “王凝姐歡迎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

龍小蠻看着王凝笑道,“以後安小天要是對你不好,你就告訴我們,我們幫你教訓他!”

幾個女人很快就以姐妹相稱,聊得不亦樂乎,並嘰嘰喳喳的都開始計劃爲王凝和安小天策劃婚禮了。

而我們幾個男的卻在一旁不語,也不知道該如何把這個殘忍的真相告訴她們。

“那個,王凝姐,我有點事兒,想和小蠻他們單獨說說。”

我有些尷尬的對王凝說了一句,王凝聽完後,對我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沒事兒,你們就別瞞着我了,剛纔我看到你們幾個的眼神有點不對勁兒,是不是安小天出什麼事兒了?”

王凝是個縱橫商界的女強人,一眼便將我們的心思看透。

我深吸一口氣,只好緩緩把安小天的事給她們講了一遍。

幾女聽完後,眼眶一下就紅了,而王凝卻顯得特別鎮定,“他以後會變成什麼樣?”

侯小飛接過話茬,嘆氣道,“唐門用毒舉世無雙,估計除了他們自己,沒人能夠解得了安小天的毒。”

“至於他醒來之後會是什麼樣子,我也說不準,不過你可要有心理準備,他肯定不會是個正常人,他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記憶和理智,還不知道能做出什麼事兒來。”

我也看着王凝道,“王凝姐,如果你現在選擇後悔的話,我們不會怪你的,反正安小天也記不清你是誰……”

“不!”

王凝打斷我,語氣堅定道,“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選擇嫁給他,就算他是個白癡或者是傻子,我也會照顧他一輩子,他願意爲我付出那麼多,我也同樣能夠做到!”

王凝的話剛一說完,安小天突然猛得睜開眼睛,一下從沙發上機械般的坐了起來。

“小天,你醒了!”

王凝欣喜道,一面準備去摸安小天的臉。

“你是誰!”安小天直勾勾的看着王凝。

“我是王凝啊,小天,你不記得我了嗎?”

啪!

安小天突然一耳光扇在王凝臉上,怒吼道,“你是誰,這裏是哪裏,我要殺了你們!”

一面說着,一面揮着拳頭便朝王凝打去。

耳機哥一個箭步上前將其抓住,“安小天,你清醒一點,你好好看看我們,你真是一點都想不起來了嗎?”

“放開我,我要去找我的主人!”

安小天怒吼着,並狠狠將耳機哥甩到一邊,對着王凝再次狠狠打了一耳光,“一定是你,你把我的主人弄到哪裏去了!”

“醜奴,打暈他!”上官塵連忙喊了一聲。

醜奴剛準備動手,王凝卻一下攔在安小天身前,“別,別傷害他,他要打我,就讓他打好了!”

說完後,扭頭看着安小天,流着淚道,“小天,你相信我,我一定會幫你找到你的主人的。”

安小天一愣,剛揚起的手緩緩放了下去,欣喜道,“你真的能幫我找到主人?”

王凝紅着眼眶,點點頭道

,“我會的,只不過,你以後要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裏,並且要聽我們的話,知道了嗎?”

安小天淌着口水,嘻嘻笑道,“好,我聽你的話。”

說完後,搓着衣角道,語氣帶着哀求道,“我現在肚子有點餓,你能不能給我點吃的。”

“我這就去給你做吃的!”小啞巴聽完後,就準備朝廚房走。

“等一下!”

王凝叫住小啞巴,“讓我去吧,這些事,以後就讓我來爲他做了。”

當王凝弄好一些吃的之後,我眼淚唰一下就流出來了。

因爲我看見安小天見到那些吃的以後,竟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像是一隻惡狗一般,四肢着地,衝着王凝媚笑,“你給我弄吃的,以後你就是我的主人了,主人,這次可不可以讓我吃飽肚子啊,我以後都會乖乖的聽你的話。”

看見這一幕,我心裏邊就跟刀割一樣難過,“安小天,你特麼快給老子起來!”

說着,我就準備去扶安小天,可是安小天卻如同發了瘋一樣,猛得朝我攻了過來,並嚷嚷道,“你是壞人,不許和我搶吃的!”

王凝咬着嘴脣,眼淚一個勁兒的淌,輕輕將安小天扶了起來,讓他坐在椅子上,“我不是你的主人,我是你的妻子,以後,你肚子餓的時候就告訴我,吃飯的時候,你要坐在椅子上吃,知道了嗎?”

“嘿嘿,我知道了!謝謝主人……”

看着安小天的吃相,我們幾個無不動容。

我悄悄把王凝叫到一邊,認真的對她道,“其實你現在可以選擇離開他,我們都不會怪你的,他現在這個樣子,尋常的醫術根本治不好他,甚至……他可能一輩子都會這個樣子!”

王凝輕輕點了點頭,雖然流着淚,但卻掛着笑容,“那我就照顧他一輩子。”

我看着王凝,突然笑了,“看來安小天當初沒有看錯人。”

經過一段時間的悉心照顧後,安小天對我們已經沒了敵意,不再像剛開始那樣,稍不注意就會突然朝我們攻來。

而且他現在吃飯睡覺也還算是個正常人,生活勉強能夠自擬。

只不過其行爲和智商,就跟一個五六歲的孩童一樣,要麼尿褲子,要麼把衣服穿反,吃飯的時候,經常會灑上一地。

稍微安穩下來之後,我們接下來還將繼續去面對未來的一個個未知的兇險。

唐七死了,阿木的勢力也被我們挫敗,我們打敗了鬼族勢力,幹掉了唐元。

這些過程幾乎每一次都讓我們命懸一線,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們未來的路還很長,還有無數個比這些更加兇險的境遇去等着我們。

唐元雖然被我們幹掉了,但我們卻依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損失,我們在雲南辛辛苦苦創建起來的基業幾乎損失殆盡。

唐元已死,不過宏關集團和哲寧地產的股份卻已經被他轉移到了唐氏的門下。

我們手裏的妖兵除了王虎和紫嫣等爲數不多的一部分,大多數全都被我們親手幹掉。

還有安小天也變成了這個樣子,這

一站我們可以用慘敗來形容。

而且我們知道,這次我們是徹底得罪北派唐門,唐家掌門人唐雲龍的兩個兒子相繼死在我們手裏,相信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我們現在一沒錢二沒人,如果再有什麼動作的話,估計就是壓垮我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而且這件事之後,我還有一件事想不通,那個神祕的拜月壇主,之前只要我們有難,都會暗中出手,可是這一次,怎麼就沒了動靜?

我狠狠甩了甩頭,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暫時拋之腦後,拜月壇主我從來沒見過,現在還不知道是敵是友,所以絕不可能把希望寄託在他身上。

至於歐陽鐵蛋,就更不用說了,我們在雲南發生的事他比誰都清楚,卻一直隔岸關火,履行着它之前的諾言,它曾經說過,它能做到的,就是讓我們在雲南這塊地面上隨便折騰,只要不觸犯到妖界的利益就可以了。

這是它最大的幫助,至於讓它再給我們增派點人手,或是弄點錢財過來,他是萬萬不會的。

我們和它之間,只是利益關係,一旦這根利益的鎖鏈斷裂,它隨時可以反咬我們一口。

隨着哲寧地產的倒閉,我們在地產行業算是大勢已去,而且我們也再沒有足夠的資金去東山再起。

我們現在所剩下的,就是一幢別墅和幾輛汽車,就在我們一籌莫展之時,張雅突然道,“咱們玄術界的人從來都不缺錢,實在不行,我們幹回老本行就行了。”

“啥老本行?地產啊?我們哪兒來的啓動資金,再說了,現在情況已經和之前不一樣了,就算有了啓動資金,也未必能夠做起來。”侯小飛雙手枕在腦後,靠着沙發無精打采的。

“我沒說地產!”

張雅道,“咱們不是還有一身本事嗎,要不,我們成立個清潔工作室?”

“幫人抓鬼啊?那能賺多少錢,而且,哪兒有那麼多鬼讓我們抓啊!”侯小飛對張雅的這個提議嗤之以鼻。

張雅剛準備說什麼,我突然一拍腦門道,“對啊,我怎麼就沒想到呢,我們什麼都沒了,但不還有一身本事嗎,就按張雅說的,我們這就成立一個清潔工作室!”

“可是,這些事兒做一次也就幾千塊,恐怕也只夠我們吃飯的。”侯小飛還是不同意這個介意。

“你傻啊!”

我剛纔聽張雅這麼一說,頓時就有了主意,道“要是沒有鬼,咱們就給他弄出點鬼來。小生意咋們不接,要接就接大的!”

“你是說,咱自己搞出點事兒,然後咱自己再去解決?”

侯小飛頓時來了精神,一拍手掌哈哈笑道,“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個辦法不錯,就交給我了,我這就出去弄點亂子,你們就等着接單吧,哈哈!”

“臥槽,你給老子回來!”

然後我對着樑豐淡淡的道:“本來想保留一下,看來現在是不行了。”

Previous article

突然間被投喂他有點怔,大概是怕我又鬧騰什麼的,所以張口將粥喝了。我見他喝了很高興,於是你一口我一口的餵了起來。叔叔在一邊看不下去了,道:“你們連菜都沒吃,是不是將對方當菜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