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怪不得這麼輕鬆就攻下沙封城,原來守將是個會攻不會守的老將軍。

但是,沈逸還是覺得勝利來的太容易了。

很快,朱谷重和紅河帝國的將領們也到了城主府,一個個喜笑顏開,非常高興。

朱谷重下令在城中休整三日,並將易衡交給沈逸處置,畢竟易衡是沈逸抓住的。

而此時,朱昆吾也知道沈逸為什麼不參與攻城了,原來他早就知道敵軍會突圍。

沈逸沒想在城主府久留,回到了城主府外的一座府邸中。

這座府邸也是個官員的府邸,相當大,足夠沈逸和玉龍王國的將領,以及火槍隊居住了,並且大炮也都放置在這裡。

沈逸去看望了下還在昏迷的易衡。

軍醫說易衡很快就能醒。

「等他醒了,就問他願不願意歸降。」

沈逸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將軍務都交給喬逸雲處理,自己回到房中繼續煉製玄骨鐵鷹。

雖然玄骨鐵鷹已經完成,但他想將玄骨鐵鷹煉製得更好,比如再升一個級別。

現在玄骨鐵鷹是人階高級,如果能提升到地階低級,那威力可是成倍的增長。

各種器物分為:聖、天、地、人,四個階別,每個階別又分為高中低三級。

他現在只能煉製出人階的玄骨,卻能鍛造出地階中級的武器。

如果煉製出的玄骨也達到地階中級,那該有多好。

當然,他也知道能鍛造出地階的武器,是因為有瑤兒指導,而且學習了非常系統的鍛造術,但玄骨卻是他自己自創的,沒有經驗可以借鑒,品質差點也是正常的。

說起來,自從將亮銀劍送給歐陽琳后,沈逸手上就沒有兵器了。

他想著是不是在戰場結束后,花一兩個月的時間鍛造一把新武器。

不知道是不是受紫宿劍的影響,他比較傾向於再鍛造一把劍。

這都得在戰爭結束后再考慮了,現在還是將經歷花在精鍊玄骨鐵鷹上比較好。

第二天一早,沈逸收到玉丹雀的來信,信中說玉丹雀很滿意那個玄骨戰馬,已經代替了她原本的戰馬。

沈逸立刻回信,讓她別過度使用玄骨戰馬,因為那消耗的是靈魂力量和鬥氣,消耗過度的話是會要命的。

其實, 全能農場主 。當她收到這封信時,心裡莫名的有些感動了,暗想這個姐夫還是很不錯的。當然,這是后話。

且說沈逸派人快馬送信后,軍醫就來告訴他:易衡醒了。

軍醫已經將沈逸的話轉達給易衡,但易衡沉默不語。

當沈逸親自來看望他時,他問道:「前天攻城時,你們用的那個是什麼武器?」

「火槍,射程比弓箭遠一些。」沈逸沒有隱瞞,因為沒什麼好隱瞞的,又問:「老將軍,你願不願意歸降?」

「哼!你以為老夫是牆頭草嗎?」

「哦。」沈逸早有預料,並不失望,「那你在什麼情況下會投降。」

易衡怒道:「老夫決不投降!」

沈逸笑了:「你會投降的。我已經放出消息,說你已經投降我了。」

易衡頓時暴怒:「沈逸匹夫,如果老夫家破人亡,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我很擅長捉鬼的,你威脅不了我。」沈逸很認真地說,卻讓周圍的軍醫們笑了。

軍醫們覺得這個冰龍親王還真有搞笑天賦。

易衡氣得七竅生煙,怒哼一聲,不再言語。

沈逸也不多說,離開了。

軍醫卻對易衡說:「老將軍,投降吧!頑抗下去是沒有用的。而且親王放出那樣的消息,也是一種計謀,想讓赤沙王國-軍心不穩而已,並不是針對你。你久經沙場,難道不能理解?再說了,如果因為你投降,赤沙的國王就殺了你全家,這樣的國王還值得你效忠嗎?」

「這……」易衡有些遲疑了,卻沒給出準確的答覆。


又過了一天,沈逸收到一封信,一封他派出的探子傳回來的信。

然後,他將信交給了易衡,後者誓死不降的想法頓時動搖了,因為信上說易衡的家人已經被沈逸的人控制了。

原來,沈逸不想殺易衡,因為這老傢伙太老了,但又不想將易衡放回去跟他作對,所以進城后就派人去控制住易衡的家人。

如果赤沙的國王想殺易衡的家人,那就救出易衡家中的主要人物。

如果赤沙的國王宅心仁厚,不殺易衡的家人,那就不管了。

在易衡歸降的假消息放出后不久,赤沙的國王果斷下令將易衡全家滿門抄斬,但執行時卻發現易衡的子孫不見了。

在紅河與玉龍的聯軍來到另一座城下時,被軟禁的易衡見到了自己的子孫。

… 盛怒下的易衡幫助沈逸和朱谷重攻下了一城,惹得赤沙國王震怒.

赤沙國王發布懸賞令,斬殺易衡者得一千金幣,活捉易衡者得三千金幣。

奪下的新城池的一座府邸里,沈逸看著手中的懸賞告示,忍不住輕笑道:「赤沙王國很窮嗎?怎麼就出這點錢?」

廳內的喬逸雲笑道:「不是窮,就是小氣。」

廳內除了沈逸和喬逸雲,還有三個千夫長,以及易衡及其兒孫。

易衡只有一個兒子,名叫易哲群,一直很沉默,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的。

易哲群有兩個兒子,雙胞胎兒子,長子叫易龍,次子易虎,一個精明,一個憨厚。

易衡的妻子很早以前就病死了,而易哲群、易龍和易虎的妻子沒能被救出來,已經被赤沙國王給殺害了,但易哲群臉上看不出喜怒悲傷,而易龍和易虎兄弟的情緒非常低迷,顯然這兩兄弟很在乎他們妻子和母親的慘死。

說實在的,沈逸心裡有幾分愧疚,因為那些人可以說是被他害死的。

然而,戰爭就是這樣,無所不用其極,喬逸雲等人都覺得此事做的沒什麼不對的。

沈逸看了眼這對兄弟,心中嘆了口氣,想著怎麼彌補一下。

這時,來了個士兵:「啟稟親王,玉天鷹玉將軍到了。」

「哦,叫他進來。」沈逸隨口道。

玉天鷹是玉雪鳳的族弟,又不是親弟弟,沈逸本來懶得管,但玉雪鳳讓他管管,他也只能用點心了。

很快,玉天鷹抬頭挺胸地走了進來,態度相當傲慢,對著沈逸拱拱手,沒看出有多少恭敬,說話的語氣也有些沖:「末將玉天鷹見過冰龍親王。女王有令,命末將前來協助親王,不知親王有何賜教?」

沈逸微微皺眉,難道自己就那麼討人厭?

沈逸還沒說話,一旁的喬逸雲就先開口了,語氣也有些不善:「玉將軍,你可是來自王族,怎麼連基本的禮儀都不懂?」

在場的三個千夫長也看著玉天鷹,心中也有些怒氣,這傢伙不會仗著自己是王族就看不起親王殿下吧?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讓他們都對沈逸產生敬畏心理,雖然還沒上升到玉丹雀那個高度,但也將沈逸當成了身經百戰的必須敬畏的上司,怎麼能允許他人如此無禮?

玉天鷹聞言也有些惱怒,自己已經很給沈逸面子了,怎麼喬逸雲這個沙場宿將竟然覺得禮儀還不夠?

惱怒歸惱怒,玉天鷹還是單膝跪下行禮。

喬逸雲這才滿意,不在言語。

沈逸說:「玉將軍起來吧!」等玉天鷹起來了,他才繼續說:「女王讓我好好教導你,我也不知道該教導你什麼。你現在實力如何了?」

「三轉武士。」玉天鷹有些驕傲道。

「多大年紀?」沈逸依舊很平靜,倒是其他人相當驚訝。

「二十三。」

沈逸輕輕點頭:「二十三歲的三轉武士,還不錯。不過,你似乎對自己很滿意?」

玉天鷹笑道:「那是當然。」

「據我所知,丹雀才二十一歲,實力是五轉武士。青鳥十九歲,也有三轉武士的實力。你似乎……有點弱。」

「哼!末將哪能與大將軍和金靈公主相提並論?」玉天鷹不覺得比她們弱是恥辱。

「說的也是。這樣吧,你全力攻擊我,讓我看看你的能耐,再想想怎麼教導你。」

「哦?親王要試試末將的實力?」這倒是讓玉天鷹有些驚訝了。

怎麼看,沈逸都只有十六七歲,再天才,實力也就三四轉武士,怎麼敢於玉天鷹這種沙場猛將比試。

除了喬逸雲,其他人都為沈逸感到深深的擔憂。

喬逸雲雖然也不知道沈逸現在的實力,但對沈逸那是充滿信心。

沈逸走到大廳中央站好,淡淡地說道:「攻擊吧!」其實他也存有教訓一下玉天鷹的想法。

「好!」玉天鷹也想讓這小子知道一下什麼叫做人外有人,也不遲疑,一拳打去。

沈逸很隨意地一揮手,打在玉天鷹手臂上,將他整個人都打出三四米。

眾人一驚,易衡眼中精光一閃。

玉天鷹大怒,因為被藐視,因為沈逸實力真的很強。

玉天鷹當即使出全力,也使出了武技,而且是瑤兒送給玉雪鳳的人階高級武技。

因為玉天鷹功勛卓著,所以有資格到學院挑選合適的武技,他就挑選了這個人階高級的武技。

武技一用出,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一拳過去似有大山壓頂之勢。

沈逸依舊很平靜地站在那裡,對他打來的拳頭視而不見。

砰地一聲,玉天鷹的鐵拳砸在了沈逸身上,卻向砸在了巨石上一般。


玉天鷹臉色劇變,難道沈逸的實力遠遠超過他的想象?

沈逸微微一笑,七轉武士的實力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直接震斷了玉天鷹的手臂,將其整個人震飛出大廳。

玉天鷹倒飛出去,落地,疼得滿頭大汗,卻哼都沒哼一聲。


「還不錯!」沈逸給了個評價,走出大廳,在玉天鷹驚訝的目光中,抓住了玉天鷹的手,將自身鬥氣注入其體內,以月華神功的特性簡單修復玉天鷹斷裂的骨骼,嘴上說:「我只能簡單治療一下,你等下去找軍醫看看。抱歉,用力過猛了。」

「不,是末將技不如人。」玉天鷹心中那是震驚萬分,萬萬沒想到沈逸竟然是七轉武士,比他高了整整四級。

不只是他,就是喬逸雲等人也非常驚訝。

那三個千夫長看向沈逸的目光,敬畏之色更加濃郁。

易衡雖然是個五轉武師,但心中也非常佩服沈逸,因為他在沈逸這個年紀的時候,連武士都算不上。

易哲群眼中精光閃爍,看向沈逸的目光非常負責,也不知在想什麼。

易龍和易虎兄弟則毫不掩飾對沈逸的尊敬,他們尊敬強者。


而且,沈逸不只是個人實力強,還在戰場上打敗了他們的爺爺,那就更值得他們尊敬了。

這事就這麼結束了,但沈逸的實力卻傳遍了全軍,也傳到了朱谷重父子的耳中。

城主府,朱谷重面色凝重地看著朱昆吾,問道:「你確定上次見到他,是二轉武士?」

「絕對沒錯!我和他交過手,那時他絕對是二轉武士。」朱昆吾也神色凝重,眼中閃過一絲敬畏之色,「後來在護送公主到玉龍成婚的時候,他也展現過實力,好像是四轉武士。他真的太強了,半年內又提升到七轉武士。怪不得君漠都將他視為對手。」

「哦?君漠都將他視為對手?」

「不錯,君漠曾經說過,下層世界能做他對手的人不多,沈逸就是其中之一。」

「看來這個沈逸還真的相當厲害。」 天若有情 ,「昆吾,你覺得該不該將他扼殺在搖籃之中?」

朱昆吾一愣,隨即明白父親的想法,雖然也有些忌憚沈逸,但他更在意另外一件事……他走到朱谷重身旁,湊近後者耳邊。

朱谷重微微皺眉,有什麼重要的事必須在他耳邊悄聲細語的?


不過,朱谷重雖然不明白兒子的做法,卻沒有阻止。

只聽朱昆吾非常小聲地說道:「父親,沈逸就是當年的林霄,數年前被滅門的我國大將軍林驚虎的獨生子。」

「什麼?」朱谷重太過激動,直接站了起來,神色變化不定,但很快又重新坐下,又恢復了常態,低聲道:「真的是他?真的是驚虎老哥的兒子林霄?會不會弄錯了?」

「絕對沒錯。這事楚芸和君漠都知道。」

「……既然是驚虎老哥的兒子,那斷然是不能傷害的。」

朱昆吾頓時鬆了口氣,又說:「玉龍只是小國,無法與我們紅河相提並論,其實也無需太過擔心。而且,或許我們可以和沈逸聯手,除掉那個禍-國-殃-民的丞相羅通玄。」

朱谷重凝重地點了點頭,深感贊同,但沒說什麼。

朱昆吾猶豫了下,又問:「父親,你對紅河皇室的怎麼看?」

「嗯?你想說什麼?」朱谷重隱隱猜到兒子的想法了,心中微微有些驚訝。

「紅河皇室,兒子只支持太子殿下,但皇帝似乎……」




「蘇慕華,本來我是來勸服你們能夠繼續為霜城效力的,但是你卻選擇了死亡之路!這一切要怪只能怪你們自己了!」軒轅辰冷漠的道,手上輕輕一用力,咔嚓一聲,脖子骨頭被扭斷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股滔天的毀滅氣息湧進蘇慕華的腦海里,直接將他的元神摧毀,徹底的讓他泯滅。

Previous article

三十多道劍芒衝天而起,半空中頓時乒乒乓乓亂成一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