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慕華,本來我是來勸服你們能夠繼續為霜城效力的,但是你卻選擇了死亡之路!這一切要怪只能怪你們自己了!」軒轅辰冷漠的道,手上輕輕一用力,咔嚓一聲,脖子骨頭被扭斷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股滔天的毀滅氣息湧進蘇慕華的腦海里,直接將他的元神摧毀,徹底的讓他泯滅。

啪!

軒轅辰扔掉他的屍體,雙手對著眾人輕輕一招,只見他們手上的空間戒指紛紛飄飛起來,落進軒轅辰的困龍空間中。

緊接著,軒轅辰一指劃破虛空,這些倒霉孩子的領域空間紛紛出現,無數的神石和冰魚,以及各種珍惜昂貴的寶貝,紛紛湧出來,軒轅辰均都一一接納了。

… 解決了蘇慕華等人,軒轅辰看向城外那一片茂密的樹林。

嗖!

他閃身消失在原地。

城外樹林中,一行約十人正在驚慌失措的朝著林外趕去,遠離霜城。

這些人修為都在天皇初期,實力非常的厲害。

但是此時,他們的臉上充滿了恐慌和驚嚇。

「太可怕了,蘇慕華居然一照面就敗了!那小子太厲害了!」

「是啊,我們被派來接應他,幸好沒有先出現,否則我們的命也得交代在那裡!」

其中兩人邊跑邊說,神色間充滿了恐懼。

「你們都別羅嗦了,趕緊走,回去報告給蘇老爺,他兒子死了,得請他老人家親自出手才行!」另一個看起來是頭領的大漢冷聲道,催促著眾人趕緊跑路。

嗖!


忽然前方狂風大作,滿地的枯葉橫卷而起,遮天蔽地。

那十人急忙停住腳步,神色驚駭的看著從狂風中走出的身影。

軒轅辰淡淡的看著十人,笑道:「各位既然來了,不如留下來到霜城作客吧!」

「哼!軒轅成是吧?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們只是路過這裡而已,莫非你們霜城如此的霸道,連過路的人也不放過嗎?」那頭領怒道。

「哈哈,路過?嗯,你說錯了,既然是路過的客人,我們霜城更是歡迎各位到城中做客!都跟我走一趟吧!」軒轅辰走向眾人,話裡帶著不容質疑的威嚴。

「做夢!兄弟們,幹掉他!」那頭領大喝一聲,其他人紛紛沖了上去,而他自己則是拔腿就往左邊閃去。

軒轅辰撇嘴一笑,看著那頭領,對其他人毫不在意,身子一閃而過,沖向他的九人紛紛哀嚎著倒飛出去,紛紛倒在地上,臉色煞白。

瞬間的接觸,他們就發現到自己失去了行動的能力,心裡頓時充滿了絕望。

那頭領跑得飛快,正在竊喜手下們都是傻逼,自己可以趁此機會逃走。

忽然他身前一花,軒轅辰含笑出現在他面前,抬手一劈。

頭領本欲反抗,卻是沒有軒轅辰的動作快,瞬間感到腦子一暈,接著就暈了過去。

軒轅辰淡淡一笑,一揮手將這些人紛紛抓起來,朝著城內而去。

到了城門口時,曾琳和霜紅帶著士兵正在收拾戰場,地上洗得乾乾淨淨,血腥味消失不見,那些貨物也被士兵們拉回了城主府中。

「抓到幾個俘虜!待會好好的審問一下,我們先回去!」軒轅辰將那十人扔給士兵,然後和霜紅曾琳一起走向城主府。

「林威父子到了嗎?」軒轅辰隨意問道。

「到了,已經等了多時了,那軍官去叫他們,馬上就趕來了城主府。」曾琳答道。

「嗯,我們先去和他們聊聊!」軒轅辰笑道,很快回到城主府,林威和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迎了上來,恭敬的行禮。

「來,裡面去坐!」軒轅辰招呼他們到一房裡坐下,雙眼在父子倆身上掃過,笑道:「說吧,你們想要什麼樣的報酬?只要你們提出來,我都會滿足你們!」

「大人!我們這都是為霜城盡一分綿薄之力,不敢奢求報酬!」林威的父親林南惶恐的道。

「是啊,軒轅大人,這都是我們的本份事,您就不用客氣了!」林威也在一旁急忙賠笑道。

軒轅辰挑了挑眉頭,正色道:「我像是那種人嗎?不如這樣吧,你們以元神力效忠我,我把整個霜城的生意都交給你們打理,而且即使是整個流連河所有生意,都交給你們打理!」

「什麼?」

林南和林威互望一眼,神色驚變。

兩人沉吟了一會,似乎是下定了決心一般,急忙當場以自己的元神發誓,永遠不背叛軒轅辰。

軒轅辰笑了笑,長舒了一口氣,讓他們趕緊回去,接管蘇慕華等家族的生意。

「成哥,為什麼你要把所有的生意都交給他們打理?」霜紅疑惑道。


軒轅辰沒有說話,倒是曾琳微笑著給霜紅解釋道:「紅姐,對霜城如今的生意情況,我們可以說是完全不懂,林家正好可以彌補這個遺憾,他們在這裡根深蒂固,做起事來也能夠事半功倍,交給他們打理是最合適不過的,現在成哥得到了他們的元神效忠,他們賺的錢也就是我們賺到的錢,這樣兩全其美。」

霜紅經她一提醒,釋然的笑了,她也是個聰明伶俐的人,經曾琳這麼一提點,自然也就什麼都明白了。

如今蘇家等家族都伏誅了,可以說霜城的經濟方面將陷入一片大亂,很有可能會波及到其他領域,甚至影響到她的統治,而有林家出頭就不同了,以林家的勢力和影響,可以快速的整合各家族遺留下來的生意,很快就可以平息這場波及全城各個領域的大麻煩。


軒轅辰只所以留給林家機會,就是為了應付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

不管林家出賣蘇家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還是其他的目的,這其實都不重要了,單從林南父子肯效忠軒轅辰就可以看出,他們即使是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也無所謂了,因為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至少對霜城對軒轅辰本人,是沒有任何損害的。

林南父子其實出賣蘇家,還真是為了能夠自己一家獨大,都是為了林家的利益,現在雖然說他們宣誓了效忠軒轅辰,但是他們心底里還是很開心的,至少在軒轅辰保護下,林家今後將會前途無量,認一個主人又有什麼不爽的呢?只要能夠令自己的家族過上更好的生活,擁有更大的利益,這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蘇家等家族的消失,在第二天確實引起了混亂,很多以前的小家族開始起了心思,覺得自己崛起的機會到了,但是在林家雷霆般的收整速度下,這些起心思的小家族馬上就放棄了想分一杯羹的念頭,因為林家是龐然大物,他們招惹不起,有些小家族想聯合起來對抗林家,但是見到林家有城主府撐腰后,也馬上放棄了這個念頭,只能老實的繼續做自己的本分事情,不敢再起絲毫的歪心。

三日的時間,林家就整合了全城的經濟,開始朝著正軌上發展。

軒轅辰看見林家的努力,欣慰的笑了,看來這林家準備工作做得很周全,應該是在事發之前就已經有了對策,否則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做到。

他一直暗中觀察著林家父子的行動,最後發現,林威這個傢伙確實是個人才,很多主意都是他提出來的,林南幾乎什麼腦子也不用動,只要按照林威提出的建議去照辦就行了。

這個林威值得栽培!

待得他們忙過之後,軒轅辰正準備讓人去叫林威到城主府見面,林威倒是和他父親先到了。

他們來的目的,第一是感謝軒轅辰信任,第二則是想在林家邀請軒轅辰和曾琳她們參加宴席。

軒轅辰也不推辭,對自己的屬下,自然要張馳有度,棒子之後也得給兩顆糖吃,他欣然答應前去林家赴宴。

林家父子見軒轅辰爽快答應下來,頓時很是歡喜,忙回去張羅去了。

傍晚十分,軒轅辰左右挽著曾琳這對絕色的雙胞胎姐妹,霜紅則是走在他們前面,信步來到了林家府邸前。

霜紅在官面上,怎麼說也是城主,所以軒轅辰怎麼也得給她留足面子,讓她走前面,自己三人則是跟在後面就行。

起初,霜紅是怎麼也不肯走前面的,她覺得自己雖然是城主,但是這一切都是軒轅辰給的,沒有他的授權和支持,自己可什麼都不是。

後來是曾琳和她談了很久,才使她改變了主意的。

作為城主,怎麼不讓人抬著轎子來赴宴呢?

這裡面也有說道。

霜紅和軒轅辰都不是喜歡講排場的人,覺得安排轎子來這裡,十分不自在,還不如走著來來得舒服些。

今天晚上的林家,可是熱鬧非凡,人山人海的,門口排起了長龍,城中稍有些地位的人都接到林家的邀請,前來赴宴。

現在的林家,可以說是除了城主府之外的第一大勢力了,城中的各個權貴自然是要巴結一翻,以希望能夠從林家的手底下得點生意來做。

所以這禮物是萬萬不能少的,瞧著那一直排到街尾的馬車,馬車上的一擔擔包著紅布的禮物,軒轅辰撇了撇嘴,林家這一場宴席下來,怕是要賺瘋了。

所有等在門外的客人見到軒轅辰和三女,紛紛露出恭敬之色,林家父子等在門口,見到他們到來,急忙撇下身前的客人,大步迎了上來,老遠就彎著腰,大聲的邀請他們入府。

那些被林家父子撇下的客人受到冷落,連臉色都不沒有變,反而也是樂顛顛的急忙跟著林家父子迎了上來,像眾星捧月般將軒轅辰他們迎進府中。

進入林家,軒轅辰觀察了一下環境,對林家父子的印象不禁又加了幾分,林家雖然寬敞,房屋也修建得井然有序,看著十分的大氣宏偉,但是裡面的裝飾卻是十分的低調平常,和一般的平民差不了多少,看得出來林家很節儉。

像他們這樣的大家族,能夠做到這點,可以說是很難得了。

… 林家的僕人倒是挺多,但是均都禮貌得很,見到誰都一臉笑呵呵的,沒有絲毫的架子。


這些當然不是軒轅辰明面上看見的,他暗中觀察了整個林家,不但是當著眾人的面是這樣,就連客人不會去到的地方,也同樣如此,這就可以看得出來,林家確實是表裡如一的。

見到這樣的情況,軒轅辰越發的滿意,看著林家父子的目光也更加的和善。

來到宴席大廳內,這裡寬近一千平米,擺放則上百張大圓桌,有侍女在桌見穿插著,往桌上擺放著宴席的菜食。

飄出的菜香使人食慾大震,即便是大家並不以吃喝為目的,也不禁吞了吞口水。

軒轅辰瞥了眼桌上的菜食,不禁撇了撇嘴,這裡是佛界,沒有肉食,尼瑪全部都是素的,但是這些素食都做得很高明,模仿著各種菜肴,乍眼一看,完全瞧不出來真假。

對此他也沒法,佛界人們的習慣已經定下來了,想吃肉,根本就不可能。

林南和林威熱情的招呼軒轅辰四人坐上首席,然後他們在旁做陪,其他人則是各找位置坐好,宴席開始后,人人爭相朝著軒轅辰敬酒,軒轅辰也不客氣,來者不拒,霜紅先是風塵女子,她的酒量自是不必多說,有多少喝多少,從來不拂人面子。

這酒雖然按照正常的佛界規矩,也是不能沾的,但是肉沒有,連酒都不能沾,確實讓人很憋屈。

酒在佛界,還有個典故,本身佛界本土是沒有酒出現的,因為酒是佛界明文規定不能沾染的東西。

酒亂性,必生事端。

佛界為了讓眾生安心修佛,對酒的禁令可以說在各方之首。

然而,隨著有凡人界的人修佛飛升到佛界,這一規矩卻是不得不被打破了,因為凡人界的人修佛,可沒有那麼多禁忌,想幹啥就幹啥,別說是酒了,就是財、色什麼都,大家都沒有禁忌。

來到佛界的凡人,其中不乏大能者,自然不滿意佛界的頗多規矩了,連春樓都有,為啥不能有酒呢?

隨著越來越多的凡人界的修佛者來到佛界,不能喝酒的規矩終於被打破,本土的人也開始慢慢的接受,並逐漸發現酒確實個好東西,一沾上就沒法戒掉了。

酒過三旬,陸續有些人喝倒下,被自家僕人扶著向林家父子和軒轅辰他們告罪離去。

這一場宴席,各懷著各自的主意,喝得賓主盡歡。

席畢,軒轅辰沒有要走的意思,林家父子似乎也明白他的意思,待得客人們都送走後,幾人來到書房裡,叫僕人都出去之後,軒轅辰正了正色,正準備開口,林南忽然搶先出口,而且還惶恐的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顫聲道:「主人,有一事我們還沒來得及向您稟報,還請饒命!」

軒轅辰一楞,自己還沒開口呢,這林南幹嘛就跪下了?

「哦?有什麼事?」他看著林南道。

「主人,蘇家和其他家族的女眷都被扣押在這裡,我沒有向您稟報,主要是想說來著,但是沒有找著機會!」林南惶恐的道。

軒轅辰聞言一笑,還以為多大的事呢,這林南可真夠膽小的?

笑話,林南能不膽小么?特別是在他的面前……

「啊小事?」林南一楞,見到軒轅辰並沒有生氣,不禁納悶起來。

扣押各家族的女眷,其實他也是想獻給軒轅辰的,只是一來時間太倉促,他還沒有來得及說明,二來是顧忌怕軒轅辰不肯接受。

「小事,不過你這樣的做法不對!那些女眷扣押來做什麼呢?把那些修為低於天尊境界的都放了吧,給她們一些承諾,如果願意繼續效忠霜城的就留下,你給她們安排住所,不願意的就都放了吧,我們做事不能針對女人!當然那些達到了天尊境界的女眷就不能放過了,都關著,終生都關著,除非她們願意以元神霜城!明白我的意思了嗎?」軒轅辰低聲道。

林南眼睛大亮,急忙點頭。

「嗯,我要說的正事是,你對那些小家族的事,要恩威並重,今天的宴席我也看得出來,你是為了讓我們給你撐腰,所以把全城的權貴都叫來了,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但是以後別耍這種小花樣了,對於這些人,單單是強硬是不行的,你說如果離開了這些小家族,林家能夠真的管理好全城乃至於全流連河的生意嗎?」軒轅辰話鋒一轉道。

林南頓時一楞,尷尬的笑了笑,自己的小花花腸子被主人識穿了。

「記住!多觀察觀察,然後給信得過的家族一些方便,這樣辦起事來也能夠更加的令自己方便!只要控制在你可控制的範圍內即可!其他的不用我多說了吧?」軒轅辰道。

「主人英明!我一定會多加留意的!」林南急忙道。

解決了此事,軒轅辰四人在林家父子的相送下離開了林家。

宴席上的事情,軒轅辰看得很透徹,霜城現在看起來風平浪靜,但是暗潮湧動,林家必定也知道單靠自己是得不到其他家族的真心臣服的,所以才弄了這麼一場宴席,讓軒轅辰露個面,藉此來鎮壓那些家族。

效果不得不說是很明顯的,看見軒轅辰真的給林家撐腰,那些小家族一個個的表情都很奇妙,都釋然,有嫉妒,有不甘。

也正是瞧見了這各種的反應,軒轅辰才找林南談了那一番話,提醒了他一下。

獨霸一方,如果沒有手下人的幫忙,那都是空談,誰也不可能做到一個人隻手遮天的,而是要懂得御下,讓下面的人得點好處,自然也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反對了,到時候即使有少股人反對,這都造不成威脅。

青光寺的反擊就快到了,流連河要想抵抗住青光寺的反擊,就得將所有人的力量都凝聚起來,不能有絲毫的分心,這樣才有必勝的可能!

回到城主府,三女喝了那麼多酒,雖然不至於大醉,但是腦子暈暈的,也就先去睡了,軒轅辰卻是沒有睡意,他身子一閃,出現在城衛軍的總部大營里。

城衛軍,負責著整個霜城的安全保障,總部就建立在東門大街上,這裡是最合適的位置,命令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下達到四大城門處,而東門因為是最重要的門戶,因此總部設在這裡是理所應當的!

城衛軍此時的最高指揮長官位於衛軍團長,是一個長得魁梧健壯的黑面漢子,名叫邱虎,他是剛被提拔起來的,以前只是個副官,後來連戰敗了,他第一個宣誓效忠霜紅和軒轅辰,因此這才一下子搖身一變,成了團長。

當然,軒轅辰也對他有過仔細的了解,邱虎能力和實力都很強,只是先前的衛軍團長是連家人,他這個外姓人當然受到排擠,一直寡寡不得志,並且和連家的團長以前矛盾很深,互相之間誰都看不順眼。

看不順眼的原因也很簡單,連家的團長就是個草包,腦子裡除了女人和酒,其他事啥也不管,所有的城衛事務都讓邱虎去處理,這也就罷了,但是最另邱虎不爽的是,每次的功勞都是連家團長得去了,他辛苦下來,啥也沒撈著,辦好了,獎勵是團長的,辦砸了,懲罰就是他邱虎的。

長此下去,他當然不服氣了,以他的聰明才智和影響力,在城衛軍里,可以說是威望最高的,但是令他無奈的是,團長是連家人,他即使能力再強,也強不過人家的後台啊。

後來連家敗了,邱虎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當先就帶領著手下叛變,宣誓效忠軒轅辰,當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團長之職。

他也確實有才能,當上團長才一個來月,就把城衛軍治理得井井有序,軍風大變,手下的人一個個精神抖擻的,充滿了軍人的旗幟,哪像以前那般,一個個根本無心守城。

見到軒轅辰到來,邱虎急忙從團長座位上站起來,恭敬的迎上,招呼下人奉上好茶。

「邱團長,把那個軍官帶上來吧!」軒轅辰滿意的看了看邱虎。

邱虎此人,雖然長得一副馬大哈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一頭大笨熊,但是深入的了解他后,就會發現,這個黑熊一樣的漢子,腦袋瓜子特別好使,自己要辦的事,只要稍一提點,他就能夠舉一反三,把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一點都不含糊。

很快,一個軍官在邱虎的帶領來到軒轅辰面前,這個軍官赫然正是那最初在城門口準備接應蘇慕華的那人。

「拜見大人!」軍官見到軒轅辰,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唐立冷冷看著它:「我在等你的答覆。」

Previous article

怪不得這麼輕鬆就攻下沙封城,原來守將是個會攻不會守的老將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