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立冷冷看著它:「我在等你的答覆。」

「當然,當然是,我那個了。」它怯生生的說道。在唐立覺醒之後,它原本就弱勢的狀態,現在更加嚴重了,連話都有些說不整齊了。

唐立點了點頭:「我的許可權現在已經全開,可以任意將你分解,去掉大部分程序,只留下最核心的自我認知模塊,然後連接在表妹缺失的那一部分靈魂上。表妹的那部分,原來是系統修補的,在用任務積分爆掉之後,就會空出來,正好把你帶上。回到上層世界,我再把你單獨剝離出來,重新還原成完整的程序。」

他說的很快,但是對方還是聽得清清楚楚,而且聽得要哭了。

「所以,你要我幫什麼忙?」它居然主動開口問道。

唐立低頭想了一下,然後眉尖一揚,說道:「我要你幫我做一個副本,一個騙局。」

對方瞬間張大了嘴巴,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而唐立不想浪費時間,他只有兩天不到的時間,每一秒鐘都是無比珍貴的。所以,他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你在最短時間內,做一個全球副本,副本是整個世界的完美複製,連一點都不能錯。唯一不同的,是時間壓縮率。」

聽到這裡,對方眼前一亮,已經明白過來了:「你是想讓所有人都進入這個副本,以百倍的速度,完成《三系》的拍攝,後期,上映,直到頒獎禮?」

「前面說對了,後面不對。」唐立說道:「從拍攝到上映,都可以在副本里完成,但是頒獎禮必須是本體世界的,否則任務無法完成。所以,你這個副本的任務,就是讓所有人在一天之內把時間推進到頒獎禮之前,然後所有人回到真實世界,直接完成頒獎。」

「三個獎一起?」

「對。時間上的錯位,由你來調節,把三個獎的時間,調整到前後腳,只要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差,讓表妹能夠快速轉場就行了。」

副本系統想了想之後,點頭道:「這些我都能做到,不過,怎麼才能讓副本進入屏蔽空間,又怎麼才能整個世界的人都不知不覺的進入副本呢?」

唐立撇了撇嘴:「這事交給我,以我現在的許可權,可以控制全球的人,讓他們解除副本屏蔽,並且主動登錄副本。只要在評獎和發獎的環節,讓所有人離開副本就行了。只有這兩個環節,不能被人操縱,必須自主完成,否則任務被視為作弊而無法完成。」

「這麼厲害?!」對方怔怔望著他,還是有些不敢想象,唐立居然會想出這麼驚人的計劃,這應該可以算是一個全球大騙局了吧?

而且,是在世界即將崩潰的前一天,幾乎是在懸崖上進行表演,用最後的時間,完成最後的拯救,他這是真拼了呀。

當然,這也是對它自己的拯救,它的動力於是瞬間爆棚。多倍速,多線程的副本編寫模式在幾秒鐘之後全面鋪開了。

唐立原本預計它要花至少一個小時,但實際上,它只花了二十幾分鐘,就將這個涵蓋了整個世界,從路邊的一塊瓦,到房頂上行走的一隻貓,都完美復刻了下來。

接下來,就是將這個鋪展到整個世界,包括所有被副本屏蔽功能遮蔽的區域。

這時的唐立,在覺醒了自己的全部許可權后,管理員工具店已經恢復到了正常的高級狀態,在這其中,高級版的技能平衡器,技能編輯器,簡直就是流氓到極點的外掛。任何人的技能,只要看好,就直接可以拿來給自己用,而且還可以隨意在二十倍的範圍之內,修改威力。不需要再依靠周圍人數的多少了。

所以,他往帝都跑一圈,直接調取梁慶國的控制異能,放大二十倍之後,載入在自己的身上。再用副本中的飛行法術在全球跑一圈,一城一城,一島一島的將所有人的思維全部控制下來。

當然,如果一次性控制全球人口,即便是他的系統管理員身份,也會被這種腦負荷拖死。所以,他只需要每到一地,讓他們解除當地的副本屏蔽,再登錄副本,也就可以放手了。

而這個副本是高體驗型的,一旦進入,就會完全陷入其中,不知真實的日月。

這一切,都在兩個小時之內全部完成。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急速副本,讓所有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將接下來的兩年時間渡過去。

於是,《三系》的拍攝順利完成了,《三系》的後期做完了,《三系》在第二年的春節檔上映了。

這一次,是真正的全球性同步上映。作為一部擁有大量國際粉絲的科幻小說,這部影片的上映,在第一時刻,就引起了一場風暴。去年國內在春節檔發生的觀影熱潮,這一次擴散到了全球。幾十個國家的觀眾,共同創造了首日接近兩億刀的驚人票房。

面對這喜人的成績,唐立和薛怡人等人有多開心就不用說了。現在加入這場歡慶的,卻多了一個副本系統。要知道只在十幾二十天之前,它可是還在為《三系》的開拍而黯然神傷呢。

「你們經常說,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沒想到,有一天這話會應驗在我的身上。」

副本系統現在乾脆為自己設計了一個乖乖的小女生形象,還起了個名字叫傅童,扮成秘書一直跟在唐立的身邊。每天彙報各地的票房數據,幹得不亦樂乎。

唐立也不客氣,跟它鬥了這麼久,現在終於把它收服,能使喚還不趕緊使喚一下?

而對「她」的出現,薛怡人雖然感覺有些怪怪的。但是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她」對自身的形象控制得很好,完全就是個未經世事的大學生模樣,長相也不是那種煙視媚行的狐狸精,應該不會勾引表哥吧?

再加上「她」的工作足夠勤懇努力,各種數據分析工作能力更是強大到令人髮指。各方便漸漸對「她」接受了。

唯一知道部分底細的,是卓絲雨,因為她也有陶子昊的app,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發現了這個傅童的真實身份。

驚訝的她,當然要來詢問唐立,她不相信唐立會察覺不了。

唐立沒辦法把詳細的過程告訴她,他不想節外生枝。這事關重大的全球行動,如果告訴卓絲雨,被泄露出去倒是可能性不大,但是這麼震撼性的消息,對方能不能始終保持冷靜,不讓人看出一點毛病來,可就不一定了。

這件事,他需要絕對的穩妥,任何一點點可能讓表妹的任務失敗的機會,都必須掐滅在萌芽階段。

他沒有時間了,連一次ng的機會都沒有,只能一鏡到底。

所以,他給卓絲雨的解釋,是這傢伙因為連續失敗,已經失去了對抗的意志,所以被自己升級成功的高階說服異能攻破了心理防線,徹底臣服了。

「你有沒有這麼厲害呀?」卓絲雨看著他,明顯是將信將疑。

之前還呼風喚雨,詭計疊出的副本系統,就這麼莫名其妙的甘心雌伏了?

於是,她花了很長的時間,來監視傅童的舉動,防止她耍什麼幺蛾子。然而,對方的老實本分,簡直超出了她最樂觀的估計。

「唐立,你到底給她灌了什麼迷魂湯?我不信,僅僅因為沒有希望,就能讓她這麼俯首帖耳。她可是個強人工智慧啊。」遠遠望著還在工作的傅童,卓絲雨小聲問道。

唐立微微一笑:「碰巧,你真說對了,她能像現在這麼聽話,就是因為絕望,以及絕望之後的希望。」

「什麼絕望又希望?你在跟我說繞口令嗎?」卓絲雨一頭霧水。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真的快了。」唐立看了看桌上的日曆,春節已經過了一周,距離小金人獎的頒獎禮沒幾天了。

而之前已經獲得最佳外語片獎提名的《三系》,目前是奪獎最大的熱門,其他幾部根本沒一個能打的。

換句話說,唐立沒有對手,薛怡人也沒有對手,唯一可以算對手的,只有時間。搶在世界毀滅前走完頒獎流程,就是勝利。

在啟程前往米國參加頒獎禮之前,唐立又交給了傅童一個任務:「給我做一個假視頻。」

「假視頻?什麼內容?」她很是好奇,都到了這個份上了,還需要騙什麼人么?

唐立想了好一會兒,才神情凝重地說道:「內容是,我和表妹在國外旅行結婚的自拍。」

「啊?」對方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你要娶你表妹?」

「閉嘴,聽我說完。」唐立沒好氣的打斷了她。

「哦。」傅童乖乖的縮了起來。

唐立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道:「視頻中必須有以下內容,表妹要對著自拍鏡頭說,外婆,對不起,我和唐立在國外突然決定要結婚,也沒來得及和您商量。現在已經登記註冊了,等我們回來,再補辦婚禮吧。」 對薛怡人而言,小金人獎的最佳外語片獎,只需要影片獲獎就行,個人沒有要求,上台演講什麼的,又有高航頂著。所以,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去走個紅毯。

接下來,就是在金碧輝煌的頒獎大廳里,坐在一幫黑白老外中間,安安心心地等著任務系統里的分項任務被打上綠勾。


而過程和結果,也異常平穩,從頒獎佳賓找了華人導演倪恩就能看出端倪。

他平穩的宣布獲獎,高航平穩的上台領獎,感謝一圈之外,說兩個老外聽不懂的段子,這事兒就算完了。

看著表妹的任務又進一步,唐立也是稍稍鬆了一口氣。雖然之前影片的優勢巨大,獲獎沒有懸念,但是沒有落實之前,他還是懸著一顆心的。


接下來的華語兩金,懸念其實反而還要大些。


雖然對手的影片更沒有能打的,在《三系》第一部就是全球十五億刀,所有評分網站都是高分爆表的情況下,仍然存在著,為了平衡獎項,或者是出於政治目的,而把女主角發給其他影片的可能性。

但這兩個獎,薛怡人是必須拿下個人獎的。

要按唐立的能力,直接控制這些評委投票就行,可惜的是,那會被判為作弊。他有管理員許可權,可仍然要按照任務系統的規則行事。在他之上,還有更高的存在,他無法為所欲為。

不能控制,倒是還可以探查對方的思想。惑心術的高階形態,有部分讀心術的效果。

於是唐立直接從齊心彤的還沒解鎖的高級商品里,找到這種功能,強化二十倍之後用在了兩個獎的評委身上。

初步的判斷是,一半對一半。贊成給薛怡人和反對的,基本持平,但兩個獎都有幾個搖擺派,還沒有決定自己的傾向。

由於幾個反對派差不多都是基於政治或者地域保護的因素,不情願把獎給大陸人,要想改變他們的想法幾乎沒有可能,所以爭取中間派,就是唯一的辦法。

而具體的手段,還是傅童的老招數,反向煽動群眾,形成輿論壓力。先是故意讓人傳出謠言,說評委為了政治目的,準備把票投給薛怡人的對手,製造出獎項歷史上最大的冷門。

謠言出來之後,再引導輿論進行鋪天蓋地的轟炸,無論正方反方,都把音量調到最大。目的,就是讓評委落到整個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在這種狀態下,堅定支持和反對的人,都不會改變自己的立場。但是搖擺的一派,就會傾向於求穩,減少意外的發生,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而求穩的結果,自然會對大眾看好的薛怡人有利。唐立需要的,就是這一點。

傅童則是再次感嘆,自己當初用來對付唐立的手段,現在反過來要幫他做事了。

當然,面對許可權全開的唐立,「她」也只有認命服從一條路而已。

現實之中,世界缺口的尺寸已經覆蓋了半個街區,而且還在不斷的擴大,從中放射出來的時空能量,正在扭曲著這個世界。

這樣看起來,這個世界的崩塌速度,可能比他們預計的還要快。時間更加緊張了。

「砍掉兩次頒獎中間的副本時間,直接把兩個晚上連在一起!中間的過程,我讓所有人休眠度過。」

唐立當機立斷,把過程再度縮短。

「好的。」傅童點頭應了。

於是,兩場華語影壇的重頭頒獎禮,就這麼前後腳的上場了。

這個世界的所有人,前一刻還在傅童的全球副本之中,扮演著自己的角色,下一刻,所有參與頒獎禮,和準備觀看頒獎禮的人,就全都在不知不覺中回到了真實世界。

這種無縫對接,也只有身為系統管理員的唐立才能做到,即便如此,也忙的他兩眼發花。

「你為了表妹,可是真拼啊。」傅童苦笑道。

唐立瞥了她一眼:「別人說這話正常,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別啰嗦了,幹活去,這場完了,就立即切到下一場。」

「是,我的管理員大人。」對方無奈地點了點頭。

這一場,是香江金像獎。唐立再一次以影片聯合製片人的名義陪著薛怡人的走紅毯。

拿到這個獎之後,他就要火速帶著表妹轉場,當然不能離得太遠。

一下車,就看見遠處的觀眾隔離區後面,有獨派分子舉著標語牌抗議,抗議宣揚內地大國主義的電影參與本地的評獎,要求取消《三系》的提名。

這些人一看到薛怡人和其他幾名劇組成員到場,更是激動起來,叫囂著想要衝到前面來。好在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早就做好了準備,牢牢守著隔離線,把這幫人推了回去。

唐立見狀暗暗一笑:「這些孫子從現實中一直拼到墳墓里,連死了都不忘搞事,還真是服了。」

當他們一行人消失在紅毯盡頭時,傅童正在不遠處的特製公務車裡監測著整個副本,以及世界缺口的狀態。

忽然,門被嘩的一聲拉了開來,卓絲雨一臉嚴肅的現在門外,冷冷地看著她,以及她面前屏幕上的無數畫面。


「你在做什麼?這些是什麼畫面?」

她手指著的,正是那個世界缺口的恐怖場景。

傅童卻是輕哼一聲。她對唐立已經放棄抵抗,不代表對其他人也會低眉順眼,哪怕是和唐立關係特殊的卓絲雨:「卓大小姐,怎麼這麼沒禮貌,開門前也不敲敲門?」

「你少裝蒜。你是什麼人,別人不知道,我會不知道么?你在這裡看到的,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明明就是唐立的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的聲音越說越激動。

傅童淺淺一笑,搖了搖頭:「你這是在懷疑我搞鬼嘍?可是,連唐立都不懷疑我,你又操得哪門子心?」

卓絲雨目光微寒:「唐立是唐立,我是我,你少拉他的大旗做你的虎皮。」

說著,她猛地一伸手,捉住了傅童的胳膊。

「你幹嘛?」傅童用力甩了甩手臂,想要甩脫她的控制,同時說道:「我又沒惹著你,你發什麼神經?」

「沒惹著我?」卓絲雨已經是杏眼圓睜:「我為什麼能碰到你?你不是只能存在在副本里么?難道不是你把我弄進了副本里?說,你到底做了什麼?你的目的何在?」

她這一連串問題,把傅童說愣住了,但很快,這位超級ai就恢復了過來,恍然一笑:「我當你是怎麼了,突然就發瘋,原來是因為這個。沒錯,你確實是在副本里,而且是我做的副本。不過有件事你猜錯了。不是我把你弄進副本的,我根本沒那個本事。」


卓絲雨厲聲追問:「那是誰?」

「是誰?是……你覺得會是誰?」傅童被她掐著胳膊,很是不快,想要說出實情,但是沒得到唐立的許可,她還是不敢自作主張。而且這件事也是關係到她能不能脫離這個即將毀滅的世界的。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卓絲雨越發的激動,抓著傅童胳膊的手,也越來越用力。

對方有些忍無可忍了,被唐立欺負也就算了,人家畢竟是管理員,可被卓絲雨這麼對待算怎麼回事?

砰的一下,她手上突然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把卓絲雨彈了出去。但她剛要追上去反擊,就雙目一張,停了下來。

因為對方已經打開了手機的app,冷冷看著她。

「別別別,千萬別動手!」她連聲叫道:「你要是凍結了我,可就壞了唐立的大事了!」

「唐立的大事?」卓絲雨皺了皺眉:「你是說,這些都是唐立的主意?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了這個份上,傅童也沒別的辦法了,一旦卓絲雨發飆,封住了她的行動能力,她就無法完成極速轉場,唐立的計劃就可能功虧一簣。為今之計,只有先取得卓絲雨的信任了。

不管怎麼說,卓絲雨畢竟和唐立關係那麼好,就算不是情侶,感覺比情侶也差不了多少,應該不會壞他的事吧?

於是,傅童長吁了一口氣后,認真地說道:「沒錯,這一切都是你的這位死宅男的計劃,他做這一切,是在拯救他的表妹。」

隨即,她就將這個墳墓世界的真相,和唐立的救妹計劃,大致的說了一遍。聽得卓絲雨目瞪口呆,全身發冷。半晌,她才遲疑地說道:

「怎麼會是這樣?你,你不會是騙我的吧?」

傅童無奈地翻了翻白眼:「沒問題,你可以懷疑我,不過你懷疑我,等於就是在懷疑唐立的判斷力。他肯留我在他的身邊,就已經表明了他的立場。你真的懷疑他嗎?再有,如果不是他的話,別人能把你神不知鬼不覺地帶進我的副本嗎?」

卓絲雨瞬間有些茫然了,她看了看對方,又看了看監視器中的世界缺口,感覺對方好像在說實話,又怕自己上了當。 這時的金像獎的程序才進行到一半多,但是最佳女主角已經出爐了。結果沒有意外,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評委中的搖擺派把票都投給了薛怡人,讓她最終勝出。而這個結果,早在開票前, 兩個世界的時差 ,當然不會擔心什麼。

所以,當魅力四射,光彩照人的薛怡人,從台上接過獎盃,發表完獲獎感言后,唐立就將她帶離了現場,送回了自己的車裡。同時將現場的相關人士,重新抓回了副本之中,準備回來找傅童快速切換場景,結果剛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居然真是這樣?」卓絲雨感覺自己有點暈眩,連身子都開始發軟。

對這個世界的本質,她也曾思考過很多。和唐立一樣, 霸道總裁吳世勳寵上我 ,大家都是在遊戲。當一生走到盡頭之後,就會回到原來的世界。但再怎麼也無法相信,自己已經是個死人。




「好!我一定儘力而為。」楚雄說道。

Previous article

「蘇慕華,本來我是來勸服你們能夠繼續為霜城效力的,但是你卻選擇了死亡之路!這一切要怪只能怪你們自己了!」軒轅辰冷漠的道,手上輕輕一用力,咔嚓一聲,脖子骨頭被扭斷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股滔天的毀滅氣息湧進蘇慕華的腦海里,直接將他的元神摧毀,徹底的讓他泯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