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伴隨著洛嬴嘶啞的怒吼,從洛嬴拐杖頭上飛出一縷縷黑煙,這些黑煙倏地飄上半空,半空中的那些血影慢慢融合到一起,如流水一般融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蟒蛇狀的妖獸體。

這個蟒蛇狀的妖獸體渾身紅黑相間,閃電般向秦寧撲來。

秦寧一聲怒吼,通靈霸刀上下舞動,一道道刀芒縱橫俾睨,眨眼間就把巨蟒劈為幾段。可是分成了幾截的巨蟒,一陣黑煙繚繞之後,馬上恢復如初,再次向秦寧撲過來。

「哈哈哈,秦寧,你以為萬蝕血魂跟前面的蝕血獸一樣么?這才是萬蝕血魂的最高境界,血魂一體!無論你把血魂斬成幾段,它都會恢復如初的!」洛嬴看到秦寧不得不飛身避開萬蝕血蟒,得意洋洋向秦寧叫囂。

秦寧在半空中不但盤旋飛翔,一邊躲避萬蝕血蟒,一邊用通靈霸刀還擊,可每一下的還擊,萬蝕血魂總是被斬成幾段馬上又恢復如初。

這可讓秦寧頭疼不已,洛嬴的萬蝕血魂凝成的血蟒,幾乎是打不死的存在,自己用常規的手段看來是難以制住。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想到這裡,秦寧一拍通靈霸刀,將刀靈逼出通靈霸刀,操控著刀靈對付萬蝕血魂,而自己俯身沖向了洛嬴。

秦寧面目猙獰著向洛嬴一拳擊出。

浩瀚無匹,志在必得的一拳!

在秦寧拳頭的周圍,形成了一股股的旋風激流,秦寧的拳頭還未到,獵獵的拳風就已經讓洛嬴肥大的衣服向後高高捲起。

洛嬴吃吃冷笑,揮起拐杖沖著秦寧的拳頭一點。

一團黑霧從拐杖頭上的骷髏頭中噴出,黑霧轉瞬間凝成了一個醜陋無比的人形形狀,這個人形形狀的黑霧逆著旋風激流,狠狠撞擊到秦寧的拳頭上。

啪!

彷彿是一件瓷器掉落地上的聲響響起,秦寧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從拳頭到胳膊再到全身如遭雷擊一般一顫!

秦寧的整個身體瞬間失去了控制,一頭扎向了絲線下面的熊熊滅絕魔焰。

火焰的炙烤,讓秦寧馬上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就在這電光火石的瞬間,秦寧里滅絕魔焰不到一丈的距離!(未完待續~^~) 秦寧一聲暴喝,腰肩發力,整個的身體往上一轉,左右一盤旋,再次飛上了半空。

「秦寧,血魂的滋味很好受吧?這可是一萬多的天界生靈煉製出來的東西,你以為是那麼容易抵抗的?嘿嘿,若是實力差勁一點的,或許早就掛掉了,還能減少不少痛苦。你這樣實力高超的,反而要保守無盡的痛苦才能死去。這樣的過程,我喜歡,哈哈哈……」

面對無比囂張的洛嬴,秦寧反而從最初必欲剷除而後快的決絕中冷靜下來。

萬蝕血魂是秦寧碰到的最詭異的攻擊手段,其中的血蝕極具腐蝕性,而魂蝕能夠直接作用於人的靈魂。僅僅是接觸一下,就會讓人瞬間失去所有的感覺,確實不易對付。

如果想要徹底幹掉洛嬴,從正面進攻不會有很好的效果,還得想其他的辦法。

就在秦寧想著一勞永逸幹掉洛嬴的時候,秦寧猛然間感覺到自己對刀靈的控制有些遲滯,通常的情況下,刀靈跟秦寧心念想通,秦寧一個閃念就可以讓刀靈運轉自如。可現在秦寧的神識控制誘導居然有些凝澀了!

秦寧不由得轉頭一看,發現刀靈連續攻擊萬蝕血魂之下,身體上沾染了一些血點和黑色的斑點,那應該是亡魂之蝕,就是因為沾染了這些東西,讓刀靈跟秦寧之間的神識聯絡有阻礙了!

洛嬴仰天長笑,得意說道:「秦寧,能夠傷的了我的萬蝕血魂。你應該滿意了。只不過,天下間所有的有神識有血肉有靈氣的東西,都會被萬蝕血魂中的毒素侵蝕。你看看,我的萬蝕血魂已經已經被消弱了不少。但等到吞噬了你的那個刀靈,萬蝕血魂會更厲害的。」

話雖然狂囂無比,但洛嬴的話道出了事實。在刀靈的旋斬攻擊下,萬蝕血魂不斷被斬斷再複合。確實消耗了不少,從形體上看就瘦了一圈,可萬蝕血魂付出的代價,是以刀靈的被腐蝕為基礎的,刀靈同樣浮出了不菲的代價。

秦寧趕緊把刀靈召回,閃電般向萬蝕血魂扔出了三個飛攻陣。

轟轟轟……

三聲爆響,萬蝕血魂被炸得頭部崩裂,整個軀體也猛然一震。等再次恢復的時候,萬蝕血魂的軀體明顯又小了一點。

秦寧邪笑著把頭轉向了洛嬴:「鬧了半天,是我的攻擊方法不對啊。洛嬴,我現在有點知道此中的訣竅了,你這個萬蝕血魂對於有生命靈性的東西非常有殺傷力,但要是沒有生命靈性的東西呢?」

洛嬴聽得渾身一哆嗦,感覺秦寧這話裡有話。忙問道:「秦寧,你想打什麼主意?你是嚇不倒我的。你不管怎麼樣,你最後還是要跟萬蝕血魂碰上的,我承認你很強,但萬蝕血魂就算是耗,也能把你耗死……你,你要幹什麼?你手裡是什麼東西?」

秦寧在洛嬴詫異的目光中,把通靈霸刀放回了戒指,掏出了手炮。

「嘿嘿,不就是拼消耗么?知道啥叫煉金產品么?咱們就看看這些純消耗無法補充的東西能跟你的萬蝕血魂拼成什麼樣。」

說著。秦寧身體猛地拉高。對著萬蝕血魂發射了手炮炮彈。

咣咣咣……

一顆顆手炮炮彈在萬蝕血魂的身體上爆炸,爆炸產生的強烈的衝擊波把萬蝕血魂衝擊成漫天的血雨,最恐怖的是手炮炮彈中還有強烈的灼熱效果,噴發而出的強烈高溫。讓漫天的血雨瞬間變成了騰騰的蒸汽,這一下讓萬蝕血魂的消耗頓時加劇。

「哈哈哈。這東西打得過癮!爽!我打,我打,打打打……」

秦寧打得興起,索性把手炮炮體收回,直接掏出了手炮炮彈,興奮地往血雨中扔手炮炮彈。

在此起彼伏的爆炸聲中,漫天的血雨再次被蒸騰掉了不少。

「秦寧,你卑鄙!你居然有這樣的方法來對付我的萬蝕血魂,你可是頂尖的高手啊,難道高手就這樣不知廉恥靠外界的輔助力量來贏得優勢么?你,你……你簡直是高手中的恥辱!」

洛嬴眼見自己的萬蝕血魂被手炮這樣的煉金產品給弄成這樣,氣得暴跳如雷,口不擇言厲聲批評秦寧。

秦寧頓時被洛嬴的高論給逗笑了,眼見萬蝕血魂還沒有恢復,一個俯身沖了下來,邪笑道:「別光說別人,你也不怎麼樣。有本事跟我硬碰硬對上一拳,來,吃我一拳!」

洛嬴眼見秦寧沖了過來,不由得大喜過望,他其實還真怕秦寧就用煉金產品跟自己消耗,現在這樣送上門來,正中下懷!

拐杖一晃,一道亡魂黑煙幽靈一般迎上了秦寧的鐵拳。

不對!秦寧手中還有東西!

我擦,是一顆手炮炮彈!這傢伙想要幹什麼?

秦寧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洛嬴想要幹什麼,他趁著亡魂黑煙還沒有近體的時候,手腕一抖,把手炮炮彈扔向了洛嬴,在臨近洛嬴身體的時候,秦寧彈出一縷指風,正中手炮炮彈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手炮炮彈在洛嬴的身前一尺的距離上爆炸,強大的爆炸衝擊波把洛嬴掀出幾十丈遠,洛嬴身體上的衣服寸寸化為灰燼,迸射的彈片瞬間融化,一點點沾上洛嬴的身體。

嗷嗷嗷……

洛嬴被炸得五迷三道,身體沾上融化的彈片也讓洛嬴感到了深入骨髓般的疼痛,忍不住撕心裂肺一般的叫嚷。

最悲催的是,洛嬴手裡的那根拐杖也被炸的不輕,崩碎了好幾個地方,但總算是保留下來整體的樣子。

秦寧則是被魂蝕給傷了一下,身體短暫感受如遭雷擊一般的攻擊,馬上就恢復到了原樣。

「哈哈哈,洛嬴,這是怎麼了?連衣服都沒了,這是想要脫衣上陣的節奏么?不過, 籃壇第一控衛 。你以為你是倉迷啊?脫光了還能誘惑別人,你整個光了只能讓人更噁心啊。哈哈哈……」

聽了秦寧的嘲弄,洛嬴眼中迸發出要吃人的目光。洛嬴可不是以身體強橫見長的修者,因而爆炸產生的威力,對於洛嬴的影響非常大。

「秦寧,你不但卑鄙,而且這麼狠毒,那就別怪我用出更狠毒的招式了!」

秦寧哼了一聲說道:「洛嬴,在你面前,我是沒有資格用卑鄙狠毒來形容的。就說你這萬蝕血魂,是用了無數的生靈煉製而成的。對你用任何的方法都不為過!來吧,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樣的更令人髮指的手段!」

洛嬴眼睛發直,彷彿是痴傻了一般,忽然,洛嬴把拐杖雙手持平放在胸前。


咔擦一聲,洛嬴雙手用力,把拐杖弄成兩段。頓時,兩節拐杖慢慢化成了滾滾黑煙,黑煙在空中不斷升騰,慢慢凝成了一個足有三丈長短的巨大人形怪物。

「秦寧,這是最精純的萬魂蝕,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能夠逃脫的了萬魂蝕的攻擊,嘿嘿嘿……」

伴隨著洛嬴陰冷的笑聲,萬魂蝕一點點向秦寧靠近。

秦寧感覺自己的心跳沒由來的加速,整個的身體也像是虛脫一般的無力。沒有想到,這個萬魂蝕竟然能給自己造成這樣大的心理壓力!

通通通……

秦寧向萬魂蝕扔出了三顆手炮炮彈,但炮彈炸響,依然是衝擊力十足,火光四射,可萬魂蝕卻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還是緩緩向秦寧靠過來。

「哈哈哈,秦寧,你還以為你那個煉金產品天下無敵么?這萬魂蝕可是不怕任何的物理攻擊的,你還是換換方法吧。來,用點別的應對方法,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樣的手段!」

面對萬魂蝕的步步緊逼,秦寧無奈之下只好一步步後退,從萬魂蝕表現出來的隱隱壓迫感來看,秦寧知道自己跟這個東西沒法正面接觸。

只要一接觸,那種雷擊一般的靈魂攻擊,會讓自己對身體失去控制的時間會很長,而一旦落到了下面的滅絕魔焰上面,那就什麼都完了。

退著退著,秦寧停了下來,眼睜睜看著萬魂蝕一點點迫近。洛嬴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等的就是萬魂蝕把秦寧逼到絕路上,現在秦寧居然停下來,不知道會有什麼好戲上演。

想到自己的萬魂蝕不懼物理攻擊,洛嬴的心大大放寬,他的臉上浮現了一絲嘲諷的笑意,看來秦寧也知道退下去沒有任何的出路,索性就提早跟萬魂蝕較量,但這正是洛嬴想要看到的結果。

刷刷刷……

秦寧向萬魂蝕扔出了三道飛攻陣,飛攻陣在萬魂蝕的身上爆炸開來,可萬魂蝕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依然往秦寧面前靠攏。

洛嬴幾乎要狂笑出來,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只要萬魂蝕籠罩住秦寧,秦寧整個身體失去了控制,那麼滅絕魔焰就能夠收拾了秦寧。

就在萬魂蝕馬上就要接觸到秦寧身體的時候,秦寧的身影陡然不見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洛嬴差點把下巴驚掉了。

一驚之下,洛嬴馬上想到了一個可能,這有可能是秦寧布下的隱身陣法。

「哈哈哈,秦寧,萬魂蝕是有意識的,它會捕捉到你的靈魂氣息而進行追蹤的,你以為這樣就能夠避開萬魂蝕的攻擊么?幼稚!」(未完待續~^~) 虛空中傳來了秦寧爽朗的笑聲:「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萬魂蝕是沒有神識的,還擔心我的迷魂陣法會對它沒用。你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謝謝你的指點啊。」

這一句話差點沒讓洛嬴氣死,洛嬴跳腳罵道:「秦寧,無論你怎樣擺脫都是沒有辦法甩開萬魂蝕的。它會如同跗骨之蛆一樣跟隨你的靈魂氣息,直到把你弄死!」

就聽見秦寧嘿嘿笑道:「別著急,咱們慢慢來,看看我怎麼對付你的萬魂蝕,也讓你長長見識。」

秦寧的話讓洛嬴心裡咯噔一下,秦寧所展示出的實力足夠讓洛嬴震撼,尤其是心裡對於秦寧身份的那個隱隱不確定的擔憂,讓洛嬴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洛嬴兩隻眼睛瞪到了最大,看著萬魂蝕的一舉一動。其實,洛嬴最關心的是秦寧,只不過洛嬴看不到秦寧,就只能看著萬魂蝕來猜測秦寧的位置。

萬魂蝕高大的身形周圍,啵啵啵發出了細微的聲響。洛嬴看見,一些閃著亮光的東西在萬魂蝕身體周邊一閃而逝,這應該是秦寧布置下的東西。

啵啵啵的聲響越來越密集,萬魂蝕開始的時候隨著這聲響不斷調整方向,到了後來,竟然有點跟不上這樣的節奏了。

糟了!洛嬴馬上想到了一種可能,這是秦寧利用特殊的陣法基石在萬魂蝕的身體周邊布下陣法,萬魂蝕雖然身體不受空間的限制,可它是有輕微神識的東西。足可以被迷魂陣法所蠱惑!

洛嬴一狠心,把自己的舌尖咬破,張嘴噴向了萬魂蝕。萬魂蝕被這一口鮮血一盆,馬上形體暴漲。在眼睛的部位泛起了詭異的紫紅色光芒。

這是萬魂蝕狂暴的狀態!

洛嬴十分滿意,不管秦寧怎樣隱身,怎樣躲避,只要有神識靈魂波動。就會被狂暴的萬魂蝕跟上攻擊,最終要掉落到滅絕魔焰中。

哼,無論怎麼看,秦寧都已經死定了!

狂暴的萬魂蝕果然躁動了,就見它在半空中瘋狂轉動,猛地一頭往下扎去。

洛嬴目瞪口呆!這是怎麼了?萬魂蝕為什麼會往滅絕魔焰中扎去?難道是秦寧紮下去了!

就在洛嬴心中忐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在萬魂蝕正下方的滅絕魔焰忽然暴漲。暴漲的火焰瞬間覆蓋了萬魂蝕。

呀……

一聲絕望的嘶嚎,萬魂蝕整個身體被滅絕魔焰吞噬,連點渣都沒剩下。

洛嬴心疼得幾乎要跳下去跟萬魂蝕一起融入到滅絕魔焰中,這可是洛嬴幾十年才煉製出來的東西啊。萬魂蝕就像是洛嬴的命根子一樣,絕無可替代的東西。

不過,要是能夠把秦寧一起拽進去,失掉這個命根子也算是值了!

就在洛嬴感慨的時候。他忽然覺得身邊有點異樣。猛一轉頭,洛嬴驚訝地發現,秦寧站在身邊不到一尺的距離,也跟他一樣,盯著萬魂蝕被滅絕魔焰吞掉。

「你,你……」洛嬴驚得亡魂皆冒,一連退出了十幾步,「你怎麼會在這裡?我的萬魂蝕怎麼會……」

秦寧雙手抱胸,呵呵笑道:「洛嬴,說白了也很簡單。我在萬魂蝕身邊布下了迷魂陣法。這樣,萬魂蝕跟你之間的聯絡就會因為陣法的緣故而消弱。這個時候你犯了一個錯誤,不該催動萬魂蝕去攻擊我,你以為萬魂蝕加快了速度就能夠幹掉我是不是?全錯了。」

說到這裡。秦寧不斷咂嘴:「在你的瘋狂催動下,萬魂蝕要撲上我必須要加速。而所有的運動路線都是我精心設計的。我先是在迷魂陣內兜圈子,讓萬魂蝕也跟著兜圈子,最後我一頭扎向滅絕魔焰,萬魂蝕也就跟著紮下去了。呵呵,就是這麼簡單。」

洛嬴聽了這些,悔得腸子都青了。洛嬴雙手攥得嘎巴作響,恨不得一口吞了秦寧。

「秦寧,你太陰險了,盡用這些無恥下流的投機取巧的招數,有本事你用光明正大的本事幹掉萬魂蝕啊,這樣的手段實在令人唾棄。」洛嬴真有點憤憤不平的樣子。

「什麼叫投機取巧?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引導萬魂蝕的。為了把萬魂蝕引導到滅絕魔焰的附近,我是沖著滅絕魔焰衝過去的,就在觸碰到滅絕魔焰的一瞬間,我改變了方向,要不然萬魂蝕能夠一頭往下扎那麼深的距離?」

秦寧同樣是憤憤不平,強烈指出洛嬴這個指責是站不住腳的。

「嘿嘿嘿,小骷髏,不管怎麼說,你的萬魂蝕已經被滅絕魔焰幹掉了,你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啊。」

面對著秦寧不懷好意的笑容,洛嬴陡然體若篩糠,就像是小羊羔對上了餓狼一樣,洛嬴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反抗餘地。

「秦寧,你放過我吧,我對你已經沒有任何的威脅了,你殺了我沒有任何的意義……」

秦寧臉上的壞笑不減,卻是從懷裡掏出了兩根天芒之刺。

「你要幹什麼?秦寧,求求你不要殺我……」

還沒等洛嬴說完,秦寧鬼魅一般到了洛嬴身前。噗噗兩聲,兩根天芒之刺刺進了洛嬴的身體里。

「知道為什麼這麼對你么?是那一萬多的無辜生靈使我下了折磨你的決心。當你在煉製萬蝕血魂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那些生靈的驚恐?現在就讓你嘗嘗這個滋味。」


秦寧說著,把天芒之刺狠狠一攪!


啊!洛嬴發出了瘮人的嚎叫聲。

「知道你會怎麼樣么?這天芒之刺深入你的骨節之處,已經跟你的肉體僅僅粘連到一起了,你每走一步,就會有鑽心的疼痛,這個疼痛,就是我代表那一萬多的無辜生靈向你討還的公道!一直到死,你都會在無盡的折磨中痛不欲生的。」

秦寧的話讓洛嬴冷汗涔涔流下,洛嬴眼中露出了兇狠的目光。

「秦寧,我勸你還是殺了我吧。不然,我只要還有一口氣,就會再次煉製萬蝕血魂,一定會陰魂不散跟著你的。沒有滅絕魔焰,你是別想消滅這些萬蝕血魂的。」

秦寧淡淡笑道:「你放心,還有件事情我沒做呢。我要告訴你的是,你對我身份的猜測是正確的,你以為我會留下一個知道這麼大秘密的人么?」

洛嬴一聽,心頓時沉到了谷底:「哼,秦寧,說來說去,你還是要殺掉我,可這樣一來,你還怎麼能夠殺掉我呢?哈哈哈,太好笑了,你又想杜絕我泄露秘密,又想折磨我,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做到的。」

「嘿嘿嘿,洛嬴,這一點我早有準備,你是煉製血魂的大家,那你應該知道控神訣吧?我可以把你對我的記憶還有煉製血魂的記憶全部抹掉,然後保留你剩下的全部記憶,這樣就會折磨你了,難道不行么?」

「啊?秦寧,不,不要啊!你殺了我吧,你就當是做好事……啊,不,不……」

秦寧不管洛嬴的苦苦哀求,施展控神訣進入到了洛嬴的神識里,毫不客氣的把洛嬴記憶中一些東西給刪掉,確定洛嬴對自己再無危害以後,才收回了自己的神識。

「洛嬴,你將用自己的痛苦來救贖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說完,秦寧轉身向絲焰孽爐的深處飛去。

越往裡飛,絲焰孽爐里的滅絕魔焰就越旺盛,前面的滅絕魔焰火焰,離著絲線還有百丈遠的距離,而到了深處,滅絕魔焰離絲線的距離就不足十幾丈高了。


有人說恭喜恭喜,有人酸得牙疼。

Previous article

「好!我一定儘力而為。」楚雄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