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人,我去幫助士兵們把瑟倫的雜碎全部從城橋上趕下去。”林寒當然也聽到了修伊斯的命令,他大聲對着濟科叫到。

林寒說完之後便心急如焚的想着最近的那座城橋,也就是修伊斯所在的那座城橋跑了過去。林寒知道,敵人現在真的要拼命了,瘋了的狗是最嚇人的,自己的士兵現在肯定也接急切的想要回擊敵人,一個搞不好,自己死傷的士兵肯定會大量增加。

雙腿用力,林寒直接從大片的盾牌兵頭頂躍了過去,來到了雙方士兵中間。

修伊斯既然下得了這樣的命令,他肯定是不能走的,無論是誰,都不會聽命於一個拋棄自己的人。爲了穩定斷後部隊的軍心,修伊斯只能也留在斷後部隊之中。

“殺了他,他是敵人的統帥,殺了他我們就能反敗爲勝!”修伊斯紅着眼睛叫到。

聽到他的大喝之後,這座城橋上留下斷後的瑟倫士兵也都紅了眼,他們罵罵咧咧的揮起武器對着林寒衝了過過來。

“盾牌手,上前!弓箭手,六十度角拋射!投石器,隨時攻擊城橋末端!”林寒看着快速朝着自己衝過來的修伊斯等人大聲的命令道。

“嗖嗖!”大片的羽箭落到了修伊斯等人之間,而更多的則是射中了瑟倫士兵發出了令人心煩意亂的噗噗聲,那是羽箭沒入肉體的聲音。

“殺!”林寒和修伊斯一樣,一聲大喝之後,對着敵國的這個年輕的優秀指揮官衝了過去。

兩人見面之後立刻都會這武器對着對方劈了一記,爲了儘快的將這傢伙擊敗,林寒這此沒有了任何保留。

雙重勁的鬥氣直接將修伊斯的武器從手中擊飛,在打飛了對方的武器之後,林寒沒有任何遲疑的揮起左圈打向修伊斯。再次失去武器的修伊斯急忙彎腰閃躲,可是林寒的右腳這時也踹了過來。

“嘭!”不出意料,修伊斯被林寒一腳踹飛了足足三十多米,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將修伊斯踢飛之後,林寒運足鬥氣衝入了瑟倫陣營之中。一劍,兩劍,三劍,爲了能夠減少己方士兵的傷亡,林寒每次都是運足鬥氣揮出長劍。好在城橋只有二十米寬,他的一擊基本上就把眼前五米內的敵人全部解決乾淨了。

棘狼軍團的弓箭手也不是傻子,他們在遠處看着林寒以及自己戰友們的推進步伐,而後適度的調整角度,爭取使得弓箭全部落在林寒前方十米處,這樣就能大量殺傷敵人而又能使得林寒他們更快的推進。

戰爭到了此刻,最完整的師團人數也不會超過一半,也就是五千人。林寒毫不保留的攻擊,弓箭手們瘋狂的拋射,大量棘狼軍人的涌入,林寒眼前的斷後部隊此刻也不剩多少了。

快速的將他們清理掉,林寒一馬當先對着擠在城橋末端等着從雲梯逃下城牆的瑟倫軍隊衝了過去。

這個城橋上現在還擠着近萬名瑟倫士兵呢,他們爭先恐後的爭搶着爲數不多的雲梯,希望能夠儘快的逃離這裏。

林寒當然不會讓他們如願,只不過現在戰爭已經定局,他也不想造就太多的殺戮,便大聲的喝道:“投降者不殺,願意投降的丟下武器!”

眼前就是雲梯,可是自己戰友的數量太多了,自己根本就爭搶不到,只是近在眼前的雲梯使得他們還抱有最後一絲幻象,林寒說完之後一分多鐘內沒有一個瑟倫士兵丟下武器,而是繼續爭搶着雲梯。

不能再等了,不然將有更多的敵人順着雲梯逃走。林寒狠下心來大聲命令到:“盾牌手穩住陣型,弓箭手七十度角拋射!”

“啊!啊!”林寒剛一說完,弓箭手們就射出了羽箭。他們可不想林寒這樣仁慈,這些人有不少朋友在今天的戰爭中死去,他們恨不得現在就把這些瑟倫狗全部殺乾淨。而隨着他們發泄出的憤恨,換回來的是對方接連不斷的慘叫聲。

一萬多人,在兩千多弓箭手無情的打擊之下,沒用一盞茶的功夫就全部死去。鮮血如小溪一般流淌出來,流下城牆,將這座城橋的牆壁全部都變成了紅了。

嘆息一聲,林寒的心有些疼,雖然知道他們都是敵人,可是眼睜睜的看着這麼多人快速的死在自己面前,他還是有些不能接受的。不過這也只是一時的罷了,他知道這是戰爭,戰爭就是你死我忘的遊戲,容不得半點憐惜。

他搖了搖頭說道:“弓箭手上前,打擊城下撤退的敵人。”

說完這個之後,林寒快速的從城橋末端跑回城牆,他對着一名師團長說道:“魔法傳訊洛克行省外圍的傳訊陣,讓他們派人通知趕來的帝林。命令帝林不用急着趕到這裏,帶人原地駐紮,以防止瑟倫軍隊流竄到帝國境內。” 將這個城橋上的敵軍清理完畢之後,林寒便對着另一座城橋跑了過去。這是繆隆那幫大法師纔剛剛跑到這座城橋呢,看着飛快跑到別處的林寒,他們只能氣喘吁吁的跟在林寒後面玩了命的追趕。這也難爲這幫魔法師了,在以往的戰爭之中他們都是站在城牆上狙擊敵人,哪有玩過這樣的長跑運動。對於整天養尊處優的他們來說,今天可能是他們跑步跑的最多的一天了吧。

很快的,另外一座城橋上的敵人很快都被清理掉,林寒緊接着又轉移到了兩外一座城橋,他就這樣不斷的城牆上奔跑着,戰鬥的,以圖以最快的速度殺乾淨依舊在抵擋的敵人。其實林寒心底的想法就是,別管自己多累,一定要繼續戰鬥,只有那樣自己的戰士才能死傷的少一些。到最後,林寒將十多座城橋跑了個遍,戰鬥到最後的時候他的鬥氣都消耗乾淨了。

戰鬥結束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疲憊不堪的林寒倚靠着一處城垛,靜靜的坐在那裏,任由地上的鮮血將他的衣襟浸溼。

“累了?”這時布里奇特走了過來,他坐在林寒的身邊對他問道。

“有點。”林寒簡單的回答道。


“我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你以前的身份呢,呵呵。不過我們也不在乎你以前是做什麼的,因爲你的行爲已經明確的告訴了我們。如果我估計的不錯的話,以前還沒參加過這麼大的戰爭吧。”布里奇特繼續道。

林寒苦笑的搖了搖頭,說實話,他還真麼參加過幾十萬人的戰鬥,畢竟只要地球上不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幾十萬士兵聚集在一起的戰爭是不可能發生的。

“這也就可以理解了,今天你見了太多的死亡和鮮血了,下去休息一下吧。”布里奇特拍了拍林寒的肩膀說道。

林寒明白他的意思,畢竟自己是人不是神或者野獸。一天之內見到這麼多的同類死在自己的劍下死在自己的眼前,正常點的人都會難以的接受的。這也幸虧林寒以前多次經歷過生與死的洗禮,不然心裏現在肯定更加的難受。

“那戰場的善後呢?”林寒筋疲力的說道。

“交給我和科林吧。”布里奇特道。

林寒聽到這裏便站了起來,他活動活動筋骨,可是轉念一想卻並未離去,而是坐在了城垛上邊。

“怎麼了?”布里奇特看到林寒並未打算離去後問道。

“就在這裏休息吧,反正又不需要戰鬥了,在哪裏不是一樣。”林寒苦澀的笑了笑道。

“恩,也好,地面的血腥味太濃了。”布里奇特說完後也坐到了城垛上面。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閒聊的時候,裏卡多走了過來,他顯得對林寒有些懼怕,可是依舊勉強的說道:“頭兒,現在正在清理戰場,我想問下瑟倫士兵的屍體是丟到城外掩埋掉還是砍掉腦袋堆積到兩國邊境。”

這個世界的幾個帝國已經水火不容,林寒對此瞭解一些,以前的兩個帝國爆發戰爭之後,爲了震懾敵國最常用的辦法就是戰勝國將殺死的敵人全部斬首然後把屍體堆積到另外一個帝國的邊境。只是跟隨林寒已久的裏卡多知道林寒的思想和這個世界的人有很大的差距。白天戰鬥的時候林寒還對着裏卡多莫名其妙的發了火,這個傻大個這次聰明瞭一回,所以這麼敏感的事情他特地前來請示了下林寒。

林寒聽到這個問題後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樣做不說容易造成瘟疫,對兩國的關係將更加的惡化,這是林寒現在不願意看到的。在他想來,如果可以和瑟倫結成聯盟共同抵禦光明教廷那是最好的辦法。對方如果不識時務,爲了後方的穩定林寒也不介意出兵攻打瑟倫,可那畢竟是下策。

“人都死透了,就算把他們的腦袋都砍了也沒意思。把屍體都丟掉外面然後化火了就是,不然會造成瘟疫的。兄弟們都累了,讓他們直接把瑟倫人的屍體從城牆上丟下去就可以了。至於我們兄弟的屍體,全部妥善安置,查清陣亡者的姓名,好生安頓他們的家人,撫卹金一定要全額給足。”林寒吩咐道。

聽到林寒的話語後,裏卡多點頭應了一聲便離開了。裏卡多隻是脾氣直,並不是真的傻,今天的死傷也使得他心情十分的壓抑。雖然今天的戰鬥可以說是大勝瑟倫帝國,裏卡多最先開始的時候也是這樣認爲的,可是在打掃戰場的時候他卻改變了想法。因爲尼德士兵的屍體也比比皆是,別管自己殺死了對方多少人,可是自己的兄弟也死了不少啊。

“等等!”林寒突然之間叫住了裏卡多。

“怎麼了,頭兒”裏卡多詫異的轉過身來問道。

“今天白天不好意思,當時殺紅眼了。”林寒對着裏卡多歉意的笑了笑後說道。

裏卡多聽到這裏之後提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林寒發瘋的時候他也是見過的。

看着滿地的濃稠的血液,林寒和布里奇特兩人在裏卡多走後都陷入了沉默。

過了良久之後,林寒清了清嗓子低聲說道:“你說經歷過這次的戰爭,如果我們去和瑟倫帝國商議結盟額事情,他們會答應嗎?”

“你想和他們結盟?”布里奇特詫異的問答。

“恩,畢竟就我們帝國和梵納帝國是絕對不可能擋住光明教廷兩百萬大軍的。”林寒說道。

“卡羅爾這人我知道一些,他可能會同意你的想法。只不過他們的新皇帝可不一定會這樣想,他和我們帝國的那三個皇子都差不多,眼裏除了女人就是權勢。反正光明教廷第一個打到的國家不是他們帝國,大火不燒到他的身上他是不會知道痛的。”布里奇特嘆了口氣說道。

“那就以後再說吧,實在不行就直接把他們帝國滅了。”林寒道。

現實把人都逼到什麼模樣了啊,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布里奇特知道林寒絕對是那種不喜歡殺戮的人。他這個危難時刻才被捧上位的護國親王只能爲了更多人的生存而製造更多的殺戮。

裏卡多走後沒多久,伯翰又走了過來,他想對林寒說些什麼,可是到了最後卻是欲言又止。

“說吧。”林寒無力的說道。看着伯翰的樣子,林寒就知道自己軍團損失的人數絕對不是個小數字。可林寒又必須知道這些,他只能將自己的心直接沉到湖底以接受即將到來的殘酷數字。

“城牆中的兩萬人的預備隊沒用上,城上的五萬人陣亡兩萬七,重傷一萬二,輕傷不記。”伯翰陰沉的說道。

“知道了,讓那兩萬的預備隊幫助受傷的兄弟們先簡單的治傷,那樣至少能減輕下疼痛。”林寒長出一口氣說道。

伯翰下去了,布里奇特嘆了口氣後說道:“也不知道我的軍團怎麼樣。”

好景不長,沒過多久黑羽軍團負責清點傷病的查瓦拉也送來了一個堪稱噩耗的消息。

“三萬人的預備隊沒用上,城上的十四萬人陣亡八萬,重傷一萬,輕傷三萬。”查瓦拉的話語如座大山一樣壓向了布里奇特。

布里奇特沒有說話,對着查瓦拉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

“呵呵,我們現在就還十萬人了。”布里奇特苦笑着說道,只是他那聲音聽着更像是種哭腔。

“走吧,去見見陛下,他也應該知道這樣的消息。”林寒一把攙起布里奇特說道。

萊拉現在的情況絕對的不好,僅剩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的鮮血,那麼多的死人,使得她腸胃一陣陣的痙攣。弄弄的血腥味和陣陣的屎臭爲徹底成全了她,在瑟倫軍隊撤退的第一時間,緊繃的神經放下來的她就開始了劇烈嘔吐。要強的她拒絕了別人勸她下去休息的勸告,而是堅持在城牆上幫忙照看下傷病,雖然只能爲他們做下最簡單的包紮,但這也是她現在最想做的。

當林寒和布里奇特見到萊拉的時候,她的臉都紫了。

看見來到自己身前的兩人,萊拉留下了眼淚,她啜泣的說道:“謝謝了。”

雖然只是簡單的三個字,但這卻是最衷心的感謝,最好的承認。


感謝完兩人之後,萊拉問道:“我們的傷亡怎樣?”

林寒本來打算如實告訴萊拉的,可是看到她現在的樣子之後林寒打消了心中的想法。他模棱兩可的說道:“兩個軍團全部傷亡過半。”

那些數字太嚇人了,林寒更怕將本就在苦苦堅持的萊拉擊倒,這也是最好的告訴萊拉的辦法。

“都是我的錯,如果我當時直接命令人把我那三個哥哥全殺了就不會有這次的戰爭了。”雖然林寒折中了,但是這一就不是萊拉這個柔弱女子所能承受的,她直接癱在了地上,不斷的抱怨着自己。

“陛下不要自責,就算你殺了三個殿下,瑟倫人一樣會來攻打我們。三個殿下只不過是給了瑟倫一個合理一些的理由罷了,可是如果他麼想要攻打我們,拿任何理由都是可以的。”林寒試着安慰道。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呢?”萊拉無措的問道。

“我軍有五萬人的預備隊在戰鬥的時候沒用上,他們的體力以及士氣都沒有任何的消耗,我打算等到深夜之後帶他們出城追擊瑟倫大軍。”林寒說道。

“這樣嗎…。”聽完林寒的回答之後,萊拉有些茫然的說道。

一旁的布里奇特有些驚異的看着林寒,剛纔閒聊的時候他並沒有告訴自己還有這樣的想法,當即立刻勸道:“預備隊總共也就五萬人,可是瑟倫的軍隊至少參與了二十萬人以上,你這樣做是不是太危險了。”

“呵呵,沒事的。經歷了今天額戰鬥,這五萬人都沒上戰場,可是他們卻看到了足夠多的死傷的戰友,其憤怒也到了頂點。而且帝林的禁衛軍也快趕來了,雙方一旦合軍,那對付卡羅爾的軍隊就不是個問題。”林寒解釋道。

“這個方法可以,我跟着你一起去,到時候卡羅爾交給我來對付。”濟科這時走了過來,他贊同林寒道。

“謝謝大人了。”林寒道謝道。

“我也跟你去。”科林經過魔法師額治療和包紮之後好了很多,他這時走了過來說道。

對於好友的要求林寒沒有多說什麼,科林仙子阿已經是聖域劍士,還沒有那麼嬌氣。再說了,雖然他掛着軍團長的名號,可實際上卻根本沒有自己的兵力,把他留在城內也毫無意義,還不如帶在身邊增加一道助力。

見到林寒同意後,科林又說道:“要不要通知莫斯大人和卡爾大師,估計他們已經將一部分棘狼士兵的實力提升上來。如果我們午夜出發,那現在通知他們還來得及。”

“通知那兩個老傢伙吧,讓莫斯帶着人回來。爭取在截住他們的時候就把卡羅爾給殺了,能解決掉一個強大的對手那是最好的了。”濟科附和道。

林寒想了想之後覺的這個方法可行,便命人魔法傳訊位在深山裏的莫斯等人。莫斯他們所在的位置距離新城池有一天的路途呢,可是在得到消息後,莫斯立刻下令輕裝簡從快速的趕向了林寒這裏。

距離午夜還有一個小時的時候,莫斯終於待人及時趕到。隔着十多裏外莫斯就聞到弄弄的血腥味,他皺着眉頭說道:“你這傢伙怎麼不通知我們。”

“我是怕打擾到兩位大人手頭上的事情。”林寒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現在不還是一樣打擾了,卡爾那傢伙要負責控制魔法陣,所以就我自己帶人來的。這些士兵剛剛開始吸收魔核裏的能量沒多久,所以這次我只帶回來了一千人,他們都是最先開始吸收能量的那些人,現在以及達到了四級劍士的水平。”莫斯說道。

“這太好了。”林寒高興的說道。

在莫斯等人休息了約莫一個半小時之後,林寒等人便趁着月色出發了。總共五萬一千人的隊伍從城門之中魚貫而出,遵照林寒的意思,這五萬一千人全都配置成了騎兵。卡羅爾他們已經撤退半天了,如果再用步兵追擊,那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趕上他們。


而平時良好的訓練,也將這些士兵從步兵轉爲騎兵的不足彌補掉。林寒的想法就是快速追擊,然後用騎兵對他們進行打擊。這裏大部分都是平原,騎兵完全能夠發起最猛烈的衝鋒,如果卡羅爾帶人鑽進深山裏那更好,反正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上,林寒纔不會懼怕沒有後援沒有補給的卡羅爾,到時候餓都能餓死他們,畢竟幾十萬大軍的食物可不是那麼好找的。

出發後一個小時,林寒遇到了第一個探子。這個人是林寒安排在那些以前自己請卡爾製作的傳訊魔法陣那裏的人員。他們平時負責在行省內查看是否有奸細混入和傳遞消息,現在他們的任務就是監視卡羅爾大軍的一舉一動。

“稟報殿下,瑟倫軍隊四個小時前剛剛經過這裏,他們朝着瑟倫境內的方向逃去。”這名探子說道。

“恩,知道了。”林寒若有所思的答應道。

“怎麼了?”科林看到他這個樣子後問道。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卡羅爾居然採取了最保守的方法。如果是我那我就帶人直接進攻帝國腹地,採取以戰養戰的策略最大化的消耗我們的國力。不過這樣也好,至少我們帝國內是安全了。”林寒笑了笑說道。

在這裏停頓了下之後,林寒等人繼續開始了追擊的路程。沿途上一直有着探子前來彙報瑟倫軍隊的一舉一動,所有跡象都表明卡羅爾是真的要帶兵逃回國內。

又一次接到回報之後,林寒終於放下心來,他命令道:“火速通知帝林,讓他帶人前來增援,我們追着他們的屁股打去,哈哈。”

其實林寒一直都是在自我安慰,他一直都想不明白以卡羅爾的能力,就算白天沒攻下城牆也不應該立刻帶着大軍火速逃離。憑藉他手中剩下的人完全可以採取圍城的辦法,就算有人來救援,以卡羅爾的兵力也完全能將對方擊退。畢竟自己帝國的主戰軍團出了黑羽軍團其餘的都在梵納帝國或者梵納帝國邊境呢。能最快趕來的無非就是禁衛軍了,可打死林寒也不相信卡羅爾會懼怕那七萬人的軍隊。

在凌晨四點多的時候,林寒終於找出了原因,他急切的下令道:“想辦法同治帝林,讓他帶人立刻返回帝都,並做好防守的準備。掉頭,全軍掉頭,我們去帝都。”

對於林寒着突如其來的命令科林和濟科完全不能理解,濟科問道:“怎麼了?”

“卡羅爾在騙我們呢,他肯定猜到我們會讓禁衛軍前來支援我們,這樣帝都就會空虛。他的算盤是把帝林的軍隊吸引過來,而後趁虛而入攻入帝都。”林寒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科林問道。

“糧草,他們丟在路上的糧草。如果卡羅爾是想帶兵返回瑟倫,那他爲了提高撤退的速度肯定會將大部分糧草丟掉,只有能夠維持三天左右的補給就可以了。可是沿途丟掉的糧草卻不是太多。”林寒說道。

“可是我們的探子一直都在回報着瑟倫大軍的動向啊,他們現在明明就是要逃回瑟倫。”科林依舊想不太明白,他繼續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可是我寧願相信感覺是錯的而放過卡羅爾,也不能繼續這樣追下去。如果是真的,那我們帝國就完了。”林寒擔憂的說道。

他說的是實話,如果卡羅爾真的佔據了帝都,以他二十萬人的兵力來防守,就算是五十萬大軍也不可能快速的攻下來。到時候肯定有更多的瑟倫軍隊會從他們帝國進犯而來,這樣戰爭將會在整個尼德帝國境內打響。那些心存不軌的地方領主肯定會藉機叛亂,到頭來至少也是落得個馬里昂帝國的樣子。

林寒下完命令之後,這五萬多人立刻轉向朝着尼德帝國附近快速前進,此時此刻林寒真的希望自己的想法是錯誤的。

不過好景不長,他們剛剛轉向一個小時之後,發現了令所有人吃驚不已的情況。沿途的一個小村莊被屠戮一空,而且現場留下了大片的腳印,看情況至少是十萬人的規模。

“混蛋!”莫斯看到這樣的鏡像後氣的大罵起來。

“居然不分男女老幼全部都殺了,這次一定要卡羅爾死在這裏。”濟科也是憤怒不已的說道。

“我們沒有時間在這裏發火了,留下一個小隊在這裏掩埋屍體,其他的人繼續趕路。”林寒急切的說道。

這裏還是洛克行省境內,人口不是很多,可沿路林寒他們又遇到了兩個被屠戮的村莊。如果按照真正的鐵血軍事來說,卡羅爾所作的也不算出個,爲了保守自己行軍的祕密,他們必須這樣做,那就是將遇到的任何尼德人全部殺掉,直至確定能夠即使進駐尼德帝都。

當然了,那只是以卡羅爾和瑟倫帝國的角度來說的,以林寒他們的角度來說卻絕對不是那麼回事了,這讓包括林寒在內的所有人都大動肝火。

“報告大人,布上的血跡還沒幹,估計瑟倫人就在前面了。”一名斥候手裏拿着一塊包紮用的白布說道。

“恩,確實就在前面,前面的那堆馬糞是瑟倫帝國一種特有的馬屁的糞便,看樣子最多是半個小時前來留下的。”曾經是獵戶出身的蒙托裏則給出了林寒一個更確切的消息。

“快點把,不然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路殺掉其他村子裏的人。”林寒擔憂的說道。

軍人的職責是什麼?當然是保家衛國,創造軍人,訓練軍人的目的就是保衛自己國家的民衆。身爲共和國軍人的林寒的想法更是這樣,他現在只想快點追上卡羅爾,把他們全部都坑殺掉。

而不復林寒的期望,終於在看見第一縷曙光的時候看見了瑟倫軍隊的身影。 這裏距離洛克行省的邊界不足二十里,濟科等人真不知道如果不是林寒及時發現,那後果會變成什麼樣子的。因爲臨近的就是克羅克行省,這個行省有多個銅礦,所以富饒的很,人口也特別的多。如果卡羅爾他們流竄到那裏,就算之後能追上他們,在那裏和他們交戰也將是一個不可以承受的代價。

“他們連夜趕路已經十分的疲勞了,爲被他們殺死的兄弟們和帝國百姓報仇,全軍衝鋒!”林寒大聲喝道。



但是得到的消息卻讓所有大羅山莊的強者心頭一沉,朱雀城有著大羅山莊的煉獄樓,其中高手如雲,羅紹元身旁又有蒼羽守護,在這種情況下羅紹元都被人所殺,而且是在瑤池聖地的地盤,被青丘聖地的聖女所殺!

Previous article

有人說恭喜恭喜,有人酸得牙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