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得到的消息卻讓所有大羅山莊的強者心頭一沉,朱雀城有著大羅山莊的煉獄樓,其中高手如雲,羅紹元身旁又有蒼羽守護,在這種情況下羅紹元都被人所殺,而且是在瑤池聖地的地盤,被青丘聖地的聖女所殺!

事情牽扯到兩大聖地,讓所有大羅山莊的強者都感覺到事情的棘手!

若是換成其他任何一個勢力,大羅山莊都會盡起強者,為羅紹元復仇,但是面對聖地,大羅山莊雖然強大,但還遠遠不敵!

「蒼羽呢?」羅辰天開口,聲音聽不出絲毫的感情。

「蒼羽正在回來的路上,至少還需要一月方才能夠返回,莊主,那青丘聖女魅惑天生,連蒼羽都著了道,少莊主之事,蒼羽雖然有過,但罪不至死……」那強者開口說道。

「此事我自有論斷。」

羅辰天打斷那強者所言,淡淡地道:「紹元雖然有錯,但也並不致死,青丘聖地,聖女九尾,哼!」

「莊主,九尾殺了少莊主,自然該死,但是如今我大羅山莊遠遠不是青丘聖地的對手,若是殺了九尾,只怕惹怒了青丘聖地,我大羅山莊會就此不存,還請莊主三思!」

「請莊主三思!」

諸多強者高呼,心中狂跳,大羅山莊固然強大,但若是與聖地碰撞,那無異於用雞蛋碰石頭。

羅辰天眼眸開闔,沒有絲毫表情,目光掃過大殿之中諸多強者,道:「九尾那賤人該死,現在是死不得,不過她殺了紹元,此事不能就此罷休,她不可以動,那就動其他的青丘弟子!」

「是。」

諸多強者暗鬆了口氣,只要暫時不針對青丘聖地聖子聖女,那就不會將青丘聖地徹底惹怒,也不至於為大羅山莊招來滅頂之災。

「莊主,我覺得還有一人該殺!」忽然,一道聲音響起。

「誰?」

「開天宗弟子丁寧!」那聲音繼續說道,「少莊主之死,細細想來,整件事情似乎都和那丁寧有關,甚至少莊主怒罵九尾,也可能是受到了那丁寧的影響!」

羅辰天眼眸一縮,恐怖的殺機爆射,化作兩道冷光射出。

「羅甲,你是說紹元受到了那丁寧的控制?」

那開口的羅甲走出,一副精明之相,開口道:「沒錯,是有這種可能。莊主,我覺得一切的起因都在丁寧,少莊主令蒼羽擒拿了丁寧身旁的兩頭妖獸,而丁寧能夠得到多寶閣的聖王令,肯定能夠查出是少莊主所為,這也就說明了那丁寧為何會參加煉獄樓的比斗,我想他那就是在報復!」

大殿之中,諸多強者聽了那羅甲所言,均是微微點了點頭。

只聽羅甲繼續道:「而在那浮島之上,丁寧第一個走入涼亭,可謂是將水攪渾,引得諸多天驕爭奪座位,大打出手,最終他故意敗給青皋,找上了少莊主,以他的實力,極有可能有著擊殺少莊主的手段,但是他並沒有那麼做,而且他與少莊主交手的景象並沒有人看到,極有可能在動手之時在少莊主身上留下了什麼手段……」

「莊主,羅甲所言極有可能是真的,等蒼羽帶回少莊主的屍首,以宗主的實力,便能夠查看少莊主天源之中是否還有那兩頭妖獸,若是沒有,那少莊主之死,那丁寧就是罪魁禍首!」又一尊強者冷然開口。

羅甲和這尊強者一說,羅辰天和大殿之中的諸多強者紛紛點頭,如此看來,少莊主之死和那丁寧絕對脫不了干係!

「不管能不能找到那兩頭妖獸,那丁寧都必須要死,羅甲,你馬上帶人前往搖光州,去了那丁寧的人頭!」

羅辰天冷冷說道,眼眸之中光芒森寒,「還有那些相助丁寧的天才,能殺的都不要放過,我兒死了,所有與之相關的,都要陪葬!」

「是。」羅甲應道。

「還有,給我查開天宗的一切,若丁寧真是罪魁禍首,開天宗也要為我兒陪葬!」羅辰天再次寒聲說道。

諸多強者心中一凜,知道莊主這次動了大怒,親子被殺,他沒有自己殺出去已經算是十分克制了。

片刻之後,大羅山莊之中,一座浩大的陣法開啟,羅甲帶領十多尊大羅山莊的強者,走入陣法之中,大陣運轉,光芒一閃,羅甲等強者消失不見。

而同時,天墟州靠近搖光州的地方,一道光芒閃過,十多尊強者出現,為首的正是羅甲。

「走!」

羅甲一聲輕喝,率領十多尊強者,瞬間踏入了虛空,朝著搖光州而去。

搖光州,瑤池聖地昆崙山之南,朱雀城中,五彩的光芒從城中上空浮島上瀰漫出來,在城中的諸多強者都感受到了那五彩光芒之中蘊含的玄妙氣息。

浮島之上,涼亭中。

所有的天驕都陷入五彩神石的考驗之中,每一尊強者所經受的考驗都不相同,但是無一例外,都是十分的艱難。

神石擁有靈性,如果憑藉蠻力,自然能夠收取,但是如今想要得到神石靈性的認可,卻並不是那麼容易。

丁寧心神化作一道身影,行走在縱橫交錯的棋盤之中,如今,那棋盤越發的複雜玄奧,即便是他對於星羅棋布大神通有著極深的領悟,此時也感覺到十分的吃力,每走一步都需要思考良久,要不然,一步踏錯,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此時,丁寧就好似和一個棋藝精湛的強者下棋一般,想盡一切辦法擊敗對方,同時,也在不斷地研究著對方的棋藝,從中汲取精華,融為己用,使得他對於星羅棋布大神通的領悟也越來越深。

這門神通,化形而出,便是一副星辰棋盤,天地為盤,星辰為子,經天緯地,盡在棋盤之中!

又過了兩日,依舊不曾有哪位天驕得到五彩神石的認可,但是那五彩光芒卻是越發的濃郁,照耀虛空。

嗡!

這一日,涼亭之中忽然升騰起浩大的波動,五彩光芒如同雲團一般洶湧,頃刻間,二三十尊天驕都被驚醒過來,臉上露出憤怒懊惱之色,他們從考驗之中驚醒,已經失去了得到五彩神石的機會。

隨後,這些天驕朝著那浩大波動升起的地方看去,發現卻是來自海聖、青皋、九尾、蠻山、相圓、鬼手、海女等幾尊強者身上,他們瞬間明白,這幾尊強者怕是已經通過五彩神石的考驗,但是究竟誰能夠得到五彩神石,還未可知。

諸多天驕發現,那五彩池中,飛出數道光芒,落到了海聖、青皋等強者身上,更加玄妙的氣息從幾尊強者身上湧現,那光芒將他們籠罩,似乎認他們為主。

天工、綠蘿也清醒過來,看到海聖等強者身上的光芒,二人眼眸閃爍,在海聖等強者身上掃視。

「不知道誰能夠得到五彩神石。」

天工、綠蘿對視一眼,一下子有這麼多的強者通過五彩神石的考驗,讓他們二人也是吃驚不已,看來這一次五彩神石是會被在做的天驕之一得到了。

「咦?丁寧竟然還未曾通過考驗……」

隨即,天工、綠蘿的目光落到丁寧的身上,露出一絲意外,以丁寧的實力,通過考驗的速度應該不會比海聖等人慢太多,但是這是怎麼回事,丁寧竟然依舊處於考驗之中。

片刻之後,又有幾尊強者通過考驗,五彩池中再次飛出幾道光芒,同時,又有諸多強者被驚醒。

一個時辰過去,那處於考驗之中的天驕,除丁寧外,全都已經醒來,另有十多尊強者被五彩池發出的光芒籠罩。

「這個丁寧,既沒有被驚醒,也沒有通過考驗,倒是十分怪異。」

諸多天驕的目光,大多投向依舊處於考驗之中的丁寧,眼眸露出驚異之色。

而此時的丁寧,在那棋盤天地之中,一步步走出,如同閑庭信步一般,在破解這天地棋盤的過程之中,他對於陣道的領悟越發的精深,到了現在,已經足以輕鬆將這棋盤世界破開,但是並沒有這麼做,而是依舊行走在其中,要將這其中蘊含的玄妙參悟透徹。

因為這棋盤之中不僅蘊含著陣道的玄妙,還有天地五行之力,五行乃是天地之基,最為根本,也是最為常見的天地法則。

又過了一個時辰,丁寧嘴角露出一絲輕笑,一步踏出,整個棋盤世界頓世界支離破碎。

而此時,諸多醒來的天驕就看到五彩池中再次飛出一道光芒,落到了丁寧的身上。

終於通過了考驗,諸多天驕看了丁寧一眼,對丁寧看低了一眼,耗費了這麼久才通過考驗,明顯潛力實力不如海聖等人,實力或許強大,但那只是一時的而已,以後終究要不敵海聖等強者。

丁寧眼眸一閃,感受著身上籠罩的光芒,發現這光芒已經和五彩池中的五彩神石相連,心神順著光芒而去,便能夠進入五彩神石之中,爭奪這塊神石。

丁寧心神落入五彩神石之中,頓時感覺十多道意識在相互交鋒,爭奪五彩神石的控制權。

在眾多意識交鋒之處,是一團蒙蒙光輝,不時地會散發出道道五色光芒,丁寧的意識一到來,頓時便被其他的意識發現,陷入了戰團之中。

從那意識之中,丁寧能夠感受到海聖、相圓、青皋等強者的氣息,他的意識瞬間落到那蒙蒙光輝之上,想要在其中留下烙印,同時玄妙的氣息從意識之上瀰漫而出,丁寧發現自己的先天魂大神通在這裡也能夠使用。

嗡!

玄妙的氣息猛然從他的意識之上瀰漫出來,轟然間將幾道意識震散,而在外界涼亭之中,幾道身影眼眸一閃,清醒了過來,看了丁寧一眼,幾尊強者各自冷哼了一聲。

其他天驕不明所以,但看到那幾尊強者的神情,也明白了許多,心中頓時一凜,丁寧雖然最後通過考驗,但是似乎並不是出於劣勢,瞬間便將幾尊強者給淘汰了,不可小覷。

但是,諸多天驕發現,這幾尊強者只是開始,隨後的片刻之中,一尊尊強者接連醒來,醒來之後便會朝著丁寧看上一眼,眼眸露出吃驚之色。

近半個時辰過去,便只有海聖、青皋、九尾等幾尊強者還有丁寧依舊在爭奪,其他強者全都清醒了過來。

嗡!

虛空猛然一震,海聖身軀一顫,也清醒了過來,隨後,青皋、九尾也未曾堅持下去,終於到了最後,所有天驕的目光全都落到了丁寧的身上。

因為所有天驕都明白,這些強者之所以清醒過來,盡皆是因為丁寧,如今,更是只剩下了丁寧自己,顯然,這五彩神石要落到丁寧的手中,只不過,丁寧依舊未曾醒來。

「怎麼回事?難道就算只剩下丁寧,想要得到五彩神石也不容易?」諸多天驕疑惑不已。 朱雀城,煉獄樓。

羅極面色陰沉的端坐在一間大殿之中,在大殿內,還有諸多煉獄樓的強者,雖然只有他一尊神魔境的強者,但是,這大殿之中還有十多尊神庭境的強者,數十尊洞虛境的強者。

「少莊主被九尾所殺,莊主大怒,只不過九尾乃是青丘聖地聖女,暫時動不得。」

羅極目光從諸多強者身上掃過,冷然道:「而且,莊主猜測,少莊主可能著了丁寧的道,少莊主的死,丁寧才是罪魁禍首,如今,丁寧就在上空浮島之上,莊主傳來命令,不日庄內長老羅甲就會帶領強者前來,凡是和丁寧有關的生靈,一概不放過!」

「爾等皆是我大羅山莊的棟樑,此次少莊主死在朱雀城,我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次,必須要將丁寧和與他有關的生靈全都留在這裡,一個都不能放過!」


「浮島上的聚會應該不日就會結束,你們去,將所有和丁寧有關的生靈都給盯死,我要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等到羅甲到來,便是這些生靈的死期!尤其是那丁寧,別的或許能跑,他必死要死。」

羅極說完,大手一揮,大殿之中的諸多強者頃刻間走了出去,羅極端坐在那裡,面容陰沉,這次羅紹元死在朱雀城,而羅極自己統領大羅山莊在朱雀城中的諸多強者,即便羅紹元的死和他無關,他也難逃干係,不知道莊主羅辰天會如何懲罰他。

身影一閃,羅極消失在大殿之中。

朱雀城中,浮島之上。

所有強者都將目光投向丁寧,誰也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丁寧將所有強者都驅逐了出來,而他卻是最後一個通過考驗的。

通過考驗,卻並不一定能夠得到五彩神石,所有天驕強者都在看著,看丁寧是不是能夠將這五彩神石收入囊中。

嗡!

陡然間,所有強者都感覺到虛空一顫,那五彩池嘩啦一聲,五色水流流淌而出,一塊五彩石頭從池水中飛出。

「竟然真的被他得到了!」

「五彩神石,這天地間三大神石之一,竟然落到了這丁寧的手中!」

諸多天驕眼眸閃爍,露出異樣的光芒,看著那五彩神石從五彩池中飛出,落到丁寧的手中。

嗡!

丁寧眼眸陡然睜開,兩道五彩光芒從眼眸之中激射而出,一閃而逝。


看著手中的五彩神石,丁寧眼眸露出一絲喜色,微微一笑,有了這五彩神石,自己的法寶終於可以著手煉製了。

翻手將五彩神石收起,抬眼看向四周諸多天驕,露出一絲笑意。

「哈哈哈,丁寧,還是你厲害,快讓我看看這五彩神石究竟有什麼好的。」鬼手大笑一聲,走到丁寧的身旁,探手朝著丁寧抓去。

丁寧面帶笑意,看著鬼手,只見鬼手一手抓出,卻什麼也沒有抓到,悻悻的收手。

鬼手一臉頹敗之相,他這一門神通,詭異無比,即便連別人發出的神通也能夠偷竊而來,但是每一次到了丁寧這裡,都會無功而返,讓他鬱悶不已。

「丁兄,恭喜。」

「恭喜恭喜……」

諸多天驕走來,向著丁寧恭賀。

「諸多,此次聚會便是為這五彩神石,這裡有些我瑤池聖地特有的靈果,諸多可以盡情品嘗。」

天工微微一笑,目光從諸多天驕身上掃過,最終看向丁寧,道:「丁兄,請隨我們來。」

丁寧微微意外,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跟隨天工、綠蘿而去。

諸多天驕看著丁寧離去,不少強者眼眸閃爍,不知道丁寧被天工、綠蘿請去是為何事,不過,想來便是因為那五彩神石。

諸多天驕在涼亭之中坐下,目光掃視,整個涼亭內的氣息陡然間詭異起來,猛然,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一尊強者身上爆發出來,如同一顆石子投入平靜的湖面,瞬間掀起漣漪,捲起風暴,一股股恐怖的氣息隨即升騰而起。

轟隆!

整個涼亭之中頃刻間化成了一片恐怖之地,一道道恐怖的氣息相互碰撞,恐怖的氣息席捲整個浮島,並且朝著整個朱雀城蔓延。

九十多尊天驕,幾乎全都是神庭境的強者,而每一尊天驕的實力都至少達到了神庭境的中期,甚至有些強者已經達到了神庭境的巔峰,這等強者將氣息爆發出來,聚集在一起相互碰撞,可謂恐怖無比。

九十多尊強者,每一尊都是無上的天驕,平時想要找到一個對手都十分困難,但是現在,涼亭之中卻有著九十多尊強大的對手,這等機會,可遇不可求,誰也不願意錯過,即便是聖地聖子聖女,都能夠碰到諸多勢均力敵的對手。

而此時的丁寧,隨著天工、綠蘿來到浮島的一座大殿之中,丁寧一眼就看到了大殿之中的一座大陣。

「丁兄,恭喜得到五彩神石。」

綠蘿看向丁寧,笑道:「這五彩神石乃是我聖地長老賜下,長老說過,不管誰得到,都要帶去讓長老見上一見,所以這才邀請丁兄來到這裡,踏入這座大陣,便會進入我聖地之中,丁兄,請!」

「哦,不知是貴聖地的哪尊長老?」

丁寧微微意外道,他知道,在瑤池聖地,長老眾多,其中最為強大的,傳說有九大長老,全都是神魔境的強者,更有三尊太上長老,傳說乃是曾經的聖地聖主,全都是一隻腳踏入顯聖境的半聖!

而有能力賜下一枚五彩神石,絕對不是普通的長老,不是那九大神魔境的長老,就可能是那三尊太上長老!

「太上長老,天機!」綠蘿眼眸露出一絲崇敬。

「天機老人?!」

丁寧眉頭一挑,眼眸神光閃動,瑤池聖地的天機老人,即便是丁寧極少關注,也知道這尊無上的強者。


天機老人,乃是瑤池聖地上上一代的聖主,身為聖主之時便有著無上的威名,因為他最為擅長的神通和他的名字一樣,能夠推演天機,而且準確無比。

有傳說天機老人能夠看透生靈一生的一切,能夠推演未來數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中發生的事情!

聽到是這尊傳說中的強者,丁寧心頭一跳,暗暗猜測這尊強者是不是已經算到了自己會得到五彩神石。

「丁兄也聽過長老的名號吧?」綠蘿看到丁寧的神情,笑道。


「天機老人,天下誰人不知,看來,這次我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丁寧微微一笑。


「哈哈,丁兄明白就好,你去與不去說不定長老都已經知道了,想必長老肯定算定了丁兄會隨我們前去的。」天工笑道。




「……………………..」

Previous article

“大人,我去幫助士兵們把瑟倫的雜碎全部從城橋上趕下去。”林寒當然也聽到了修伊斯的命令,他大聲對着濟科叫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