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一個二代接著一個,神情或是冷漠或是嘲諷的看著雲逸,一句句話冷漠的攻擊著雲逸。

一個個原本披著為人民服務口號的權力機構,猛然就變成了肆無忌憚吞噬人民財富的惡獸,面對著這頭惡獸,雲逸心中憤懣無比。

深吸一口氣,雲逸強行平抑心中的憤懣,一個個曾經愛過為民的念頭在腦海中浮起,可是轉眼就被他冷漠的嘲諷:

你愛過,這個國家的掌權者什麼時候真的愛過你?

『不過,既然你們已經沒有了底線的出手,那就別怪我也不客氣了!』

雲逸心理冷冷一笑,早就在心中制定好的那個計劃,此時終於開始決定運轉!

……………………………………………………………………………………………………………..

pg:感謝『王子逸仙』打賞和『情緣ぅ了孑孓、躍馬天山、yu0421』幾位的月票,這幾天更新不給力,實在是太抱歉了!(未完待續)

… 「文公子,你還是帶著你們的這些二代三代們都回去吧,你們的這些要求我是不可能答應的!」

深吸一口氣,雲逸平抑內心的憤怒說道。

「呵呵,雲總看來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難道這麼多年來雲總還是不明白,這個國家究竟是誰說了算嗎?或者說,雲總你還是覺得葉家那個大傻-逼和曹家、李家兩家能夠護得住你?」

文和一臉冷笑的看著雲逸,見雲逸沒有吭聲,以為雲逸還是仗著葉劍和曹家李家,便輕蔑的道:

「這一次我們這麼多家族聯合,葉劍也得退避三舍,所以這次葉家絕對會死死地限制住葉劍;而曹家和李家,哼哼,他們識相點夾緊尾巴還好,不識相的話這次聯同他們兩家一塊收拾了!」

雲逸一臉平靜的看著囂張的文和,還有周圍那些蔑視的看著自己的二代們,他們從未真正的將自己這種草根出身的平民子弟真正放在眼裡過,自己對於他們而言,若是失去了高-官子弟的保護,就像是螻蟻一般能輕而易舉踩死。


雲逸兩手按著桌子,緩緩站起身來,很平靜的對在場所有二代們道:

「我雲逸從未將希望放在被人身上,從來沒有將自己的安危託付於他人的身上,沒有任何人是我的救世主,沒有上帝也沒有漫天神佛,更別說你們這些依仗著自己父輩的二代們,我雲逸從來都是自己拼搏出自己的道路!」

文和和在場的二代們都愣了一下,看著雲逸臉上都露出驚訝的神情,他們從未見過雲逸這種面對著如此眾多勢力壓迫,還能如此堅決的男人。

「哼,嘴巴上真夠硬的,不過我們倒是要看你能硬道什麼時候!」

「煞-筆,你在堅強有什麼用。你要明白這個國家誰才是主人,想捏死你就是捏死螞蟻一樣!」

「哼哼,骨氣很值得欽佩,可是你要明白,在這國家出身比努力更重要!」

文和和一群二代們對雲逸冷嘲熱諷了一會兒,見雲逸還是那樣硬-挺著骨頭,便一個個開始拿出了手機:

「喂,我是農行李領-導兒子,這邊談崩了,動手吧、、、」

「我是社保趙司長兒子。動手吧、、」

「我是國稅、、」

一個個二代囂張的看著雲逸,將一個個電話撥打了出去。

沒過上二十分鐘,辦公室門猛然就被盧婷推開了:

「雲總,剛才接到下屬各地分公司緊急報告,各地公司都被當地的工商、公-安、稅務、社保等等部門聯合進行突擊檢查,來勢非常兇猛、、、」

盧婷焦急萬分的沖著雲逸說了幾句,這才注意到了辦公室內的情形,隨即閉上了嘴巴,一臉悲憤的看著這些幸災樂禍玩味的二代們。

「雲總。你這下算是看到了我們的威力了吧,同不同意我們的收購!」

文和居高臨下的看著雲逸,臉上一副十拿九穩的表情道。

「諸位請回吧,就算是青山集團倒閉掉。我也不會將青山集團賣給你們!」

面對著這樣無恥的攻擊,雲逸臉上仍然是一副很平靜的表情,下了逐客令。

「哼,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我看你倒是要支撐到什麼時候!:

文和帶領著一群二代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雲逸的辦公室,只留下一臉淡然表情的雲逸,還有一臉悲憤和擔心的盧婷。以及辦公室外還有公司總部一群默默站在雲逸辦公室門口,總部的同事們,一個個人臉上也都滿是悲憤的表情。

「盧婷,不用擔心,我早就想好了應對的辦法,咱們青山集團一定能夠平穩度過這次難關的!」

雲逸輕輕拍了拍盧婷的肩膀,沖著辦公室外一群同事和盧婷安慰餓了一下,而後再次拍拍盧婷肩膀,讓她召集公司高層開會。

很快,所有高層都從新聚集在了總部會議室里。

「諸位,眼下的情形我也不細說了,想必諸位也已經了解了詳細的情況,現在誰有什麼高見先說出來看下!」

等眾人都穩穩噹噹的坐在椅子上,目光都焦急的看向自己的時候,雲逸才不緊不慢的端起杯子喝口水,而後在諸位高-官的白眼和惱火目光中慢悠悠開口。

相比於一直在辦公室里和一群二代們針鋒相對的雲逸,高-官們得到的情況比雲逸更加的詳細,也知道公司面臨的緊急危機。

「雲總,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極為危險,農民銀行找借口凍結了咱們全部的資金,按照銀行法規定至少他們能凍結我們的資金一個月以上;而今天都是二十八號了,這個月咱們公司的薪水以及稅費和各種行政收費以及運營開支都沒有著落!」

徐強作為公司總部經理,第一個著急的向雲逸提出了這個最重要的危險,現金流對一個公司重要的程度,不用他說誰都知道。

「雲總,根據下面彙報的情況分析,咱們公司被稅務部門查處的『偷稅。漏稅』綜合上來,可能要被罰一億五千多萬元,而我們賬戶被凍結,如果不能支付這筆罰款,國稅部門肯定會藉機吊銷咱們的營業執照!」

徐強話一停,公司的法-律總顧問馬上就著急的開口道,這筆錢對於青山集團來說也是很致命的!

「還不止這樣雲總,社保局對咱們青山集團員工繳納社保資金情況也做出了處罰,也要求罰款八千多萬元,並且要求繳納這些年來少繳納的約莫二十億元社保資金,如果不支付這些社保資金,社保局可能會要求法-院強行判決拍賣公司股份或者資產進行繳納,並且還要進行罰款!」

公司的專門負責員工社保和保障的高管也一臉焦急的對雲逸說道。

「混賬東西,咱們公司不願意將錢扔進水裡,他們還非得逼著咱們扔,真不要臉!」

「可不是,有的人不掏錢享受的比老百姓好得多的當官的,咱們給員工掏了錢又有什麼用!」


高管們對社保的不要臉冷嘲熱諷,大家都知道以青山集團繳納水平,錢都被用到了那些不該用的人身上。

聽著手下們的抱怨和緊張,雲逸臉上卻是沒有任何緊張表情,微微一笑開口道:

「大家放心,我早就有了應對之法!」(未完待續……)

… 不管青山集團高層是如何憂心忡忡,可是雲逸卻一直很淡定的坐鎮在總部,讓大家的心思也算是稍微安定了一點。

可是,外面青山集團各地分公司的局面卻是在持續的惡化著,各地銷售公司基本上都被查出了多多少少的問題,被勒令停業整頓,並且進行罰款。

可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青山集團在農民銀行的所有資金卻都被凍結了,導致了青山集團面臨一個極其尷尬的局面,那就是青山集團在停業整頓兩天後,需要交納罰款才能開業,可是青山集團卻是拿不出來錢。

農行以青山集團資金涉嫌洗錢為由,凍結了青山集團的資金,青山集團也沒有找其他銀行去籌集資金,因為他們心裡很是清楚這其中的關竅。

銀行方面,青山集團是不可能的道任何支持,而國內其他的商業機構也不可能借給青山集團資金;而此時,青山集團給員工發工資,加上要繳納的各個行政部門的罰款,總計加起來的金額是十二億元人民幣。

如此一筆巨款,青山集團幾乎不可能籌集的出來,若想挽救青山集團,青山集團只有採取向國外用股份換取技術,或者其他利益換取資金支持的方式才行。

不過,貌似這樣似乎並不難,只要青山集團付出並不重要的代價就行,而且青山集團還能夠憑藉超優良的蔬菜直接出口而不對內供應。就可以避免很多麻煩。

只是,雲逸並不覺得安國集團會看不到這些問題,所以他在仔細思索了之後。終於明白了安國集團真正所指向的地方——青山集團海洋產業部!

雲逸明白,文和與安國集團,以及張家島集團,必然是一個整體,一個從春天就開始布局的陰謀。

而安國集團真正想打擊、收購的並不是青山集團主體,畢竟青山集團的名頭已經很足了,國內外網民都耳熟能詳。安國集團也是讓人耳熟能詳。

若是青山集團被收購,平時也就罷了。憑藉安國集團強大的政商和媒體影響力,很快就能壓下去。

可是在這個安國集團真正大老闆都被企鵝公司和老虎掛在一起的時候,安國集團處於風口浪尖中,要是還莫名其妙的收購了青山集團。那是絕對會引發全國甚至全球的眼球和驚駭的。

隨便動用關係,調查一下青山集團偷稅、漏稅,社保資金問題,這並沒有什麼,可是要收購了青山集團,那麼全國人民憤怒起來,縱然是安國集團背景通天,也得弄得一頭灰。

因為青山集團若是肯放棄一小部分利益,用來向國外的那些財團換取資金支持。那麼青山集團必然能夠得到充足的資金。

所以,他們的真正目的是明顯更能賺錢的海洋產業部,不引人注目而且資產非常優良。盈利能力強大。

而要想得到海洋產業部,就必須先猛烈打擊青山集團母公司,不能讓他們短期內獲得資金,恢復過來后讓母公司支援海洋產業部資金。

不然得到了資金的青山集團各地分公司,以青山集團一貫守法、不偷稅漏稅的行為,很快就能通過經營獲取利潤現金流。


恢復正常生產的青山集團現金流絕對非常厲害。只要挺到十月初全國各地分公司各種農產品急劇上市,帶來巨額現金流的時間。

那麼。青山集團母公司不僅可以擺脫農民銀行故意凍結資金的影響。而且還可以支援海洋產業部,讓安國集團的陰謀徹底破產。

所以,關鍵的時候,就是簽訂的合同,八月底收購青山集團海帶和扇貝,並且支付八億五千萬的海區租金。

……………………………………………………………………………………………………………………………………………………………….

八月末的小城雖然進入了秋季,可是秋老虎仍然肆虐,即便是在海上有海水時刻的降溫,仍然讓人覺得頭皮被太陽曬得發麻。

不過相比於夏天的那種悶熱不同的是,在太陽下或許會曬得頭皮發麻,可是一旦走到了屋子裡或者是樹蔭下,就會覺得涼風習習很是舒適。

不過,在這樣的反差下,青山集團海洋產業部的工人們卻是冒著火辣辣的太陽,在海里進行作業,將殘餘、零碎、遺漏的海帶都仔細的收割在小舢板上,為隨後馬上進行的收穫扇貝做打算。

一片飄著黑色浮漂與綠色聚乙烯粗繩索的海洋養殖架子地里,青山集團的一個個工人都在舢板上埋頭認真的作業著,而一艘小快艇卻是在此時劃過一道白色的痕迹從這裡呼嘯而過。

上面的工人抬頭看了一下,貌似有人認出來那是海洋產業部的總經理王澤鑒,還有那個年輕的青山集團總裁雲逸。

「雲總,今年咱們養的海帶產量很高,足足是去年他們望山漁業公司在這一片海區平均產量的一倍半以上!」

王澤鑒親自駕駛著小快艇,慢慢的停在了一條明顯還遺漏了一串海帶的架子前,不等挺穩就用前段固定了鉤子的竹竿子勾住那串海帶,興奮挑著給雲逸看:

「雲總你看,這海帶長足足有五米長,寬足足有五十厘米,厚度也能達到一厘米,這可是比望山集團和張家島養殖的海帶強出太多了!」

雲逸點點頭,在海邊長大的他明白,一般的海帶就算是在這個洋流流速好的地方生長,也就是能夠長到四米長左右,寬度三十五厘米,厚度六毫米左右。

自己從空間海洋里培育繁衍幾代的海帶,至少是一般海帶的一倍半以上;而若不是因為工人數量少,夾苗期已經晚了,估計自己的這些海帶長得更快。

「澤鑒,今年咱們的海帶產量產值能達到多少?」

這個問題是雲逸最為關心的,這關乎著青山集團能都一舉反敗為勝的關鍵。

「雲總,今年咱們僅僅是海帶的收入就能達到三億五千萬人民幣之多,足足是過去望山集團他們收入的一點七倍左右!」

王澤鑒興奮的看著雲逸說道,見到雲逸眉頭微微一皺,他連忙拍拍自己腦袋,接著道:

「你放心吧雲總,我早就按照你的吩咐,在工人們開始收割海帶的時候,就刻意將收割上來的海帶打亂各個生產隊的次序,有的海帶送去燙了后`進行加工成鹽漬海帶,有的則是分割后做成精品板菜,有的則是直接晾晒成干海帶。

這幾種海帶的數量每個加工程序的負責人都不太清楚具體數量,只有我掌握著所有產值,所以您放心,絕對沒有人能夠詳細掌握這些數據!」

雲逸讚許的看著王澤鑒,這傢伙雖然脾氣耿直,可是辦事卻絕對夠精明,不愧自己當年親自挑選的人。

雲逸也自己誇獎了一下自己,當時自己為了防止別人看出自己扇貝和海帶的異常而轟動,而讓王澤鑒刻意掩飾真正的海帶和扇貝產量的隨意舉動,沒想到竟然會發揮如此重大的作用,給敵人一個意料之外的打擊!

看完了海帶,兩人又去看了扇貝,結果比海帶更讓人興奮,扇貝不管是當初的成活率,還是生長的速度,都是望山集團的一倍半以上!

一般的扇貝一年也就是能生長四厘米左右,賣出的價格很便宜,兩年能長五六厘米,三年才能找到七厘米多點的商品苗銷售,這是扇貝正常的生長速度,越長越慢,


可是青山集團的扇貝一年就足足長了驚人的六厘米!足足比得上望山集團、張家島等養殖公司的兩倍左右!!

雖然扇貝第一年長得就是快,可是這個速度也絕對是驚人的誇張,再加上恐怖的成活率,青山集團光是在扇貝上就能是去年望山集團、張家島集團的兩倍以上,也就是四億多元。

海帶和扇貝這兩項加起來,足足七億元的資金,就足夠安國集團措手不及了,再加上雲逸的其他手段,他相信一定能夠給安國集團一個狠狠的教訓!

………………………………………………………………………………………………………………………………………………………………..

ps:感謝『夢裡唯一』打賞和『yu0421、jimh』月票支持,話說過年初一還更新的小莫,太勤快了啊,過完年才補更的都是好作者啊!(未完待續)

… 張家島集團,總經理辦公室內,文和正在和張家島集團總裁,還有一些人在商談事情。

「青山集團海洋產業部的情況你們調查的怎樣了,能確保在幾天後讓青山集團完不成合同,而背上巨額的債務,讓青山集團不的不出售海洋產業部給我們嗎?」

文和懶散的坐在寬敞舒適的老闆椅上,雙眼微微斜視著張家島集團總經理,以及望山集團一行人說道。

「文公子您放心,今年青山集團雖然說是扇貝和海帶的長勢都比較好,可是根據我們安排在青山集團內部的卧底傳來消息說,貌似青山集團海洋產業部產量雖然不錯,可海帶增產也僅僅只是百分之十以上。

扇貝雖然看著長得快,可是產量上貌似也增加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到時候讓卧底配合咱們的小快艇趁著大潮汐的時候隔斷他們的架子繩索,讓他們一整盤一連片的架子地損失掉。


只要損失超過百分之二十,我們在隨便在他們提供的產品上認真檢查一點,抓+住問題就能少收他們?.一部分產品,保證到時候能夠讓青山集團賠付巨額違約款!」

張家島集團總經理穿著白色格子的襯衫,矮胖的身子微微弓著,對文和說道。

文和聽了后,並沒有露出高興的神色,反而坐直了身子表情也嚴肅起來,看著張家島集團總經理道:

「你要明白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要不當一回事,這件事不僅僅是我重視,而是咱們陳總、、哦不,是吳總也很重視,這關乎整個安國集團的整體戰略布局!」

文和嚴厲的看著張家島集團總經理說道,這讓張家島集團總經理微微有些緊張,馬上拍著胸脯保證道:

「文公子請您放心。我們安插在青山集團內部的卧底很可靠,也多次觀察過情況,到時候一定能夠給青山集團造成至少百分之二十的損失,絕對能夠讓青山集團支付巨額的違約金!」

聽著他的再三保證,文和這才算是放了心,而後揮揮手讓他們出去,撥通了吳輝的電話,彙報了這邊的情況。

「你要注意,千萬不能讓青山集團在海洋產業部哪裡緩過勁來,我們要在海洋產業部就吧青山集團打的沒有還手之力。而後趁機用資金違約情況抓人,逼+迫青山集團雲逸出售他們的股份。

我想十億元的資金,至少要讓雲逸同意賣給我們百分之五十五的股權!」

手機那邊傳來了吳輝冷冰冰的聲音,頓時讓文和大吃一驚,震撼連連,直到那邊吳輝掛了電話他都沒有恢復過來。

看看人家這安國集團陳大老闆,還有檯面人物吳總經理的手段,區區十億元的資金,就能藉助對方違約欠錢。而用手段逼+迫他們不能從銀行和外界得到資金,而後利用強悍的政+府背景藉助債務違約說成是詐騙抓人,逼得對方不得不賣出控股權。

「哼哼,這手段真是厲害啊。心也真夠黑的,當年十五億元買下他價值五十億以上的一萬畝有機蔬菜菜地,都覺得自己夠黑的了,可是沒想到人家不過是十億元就要獲得一千億人民幣控股權的公司。至少是五百億的資產!

哼哼,當年的我豈止是家族權力比不上這個曾經的最高家族,原來心也不夠黑不夠狠啊!」

過了好久文和才算是清醒過來。而後在心理冷冷的笑著說道,眼裡貪婪的目光也更加的貪婪

「王總,今天已經是八月二十九號了,按照當初咱們簽訂的合同,你們青山集團交貨的時間是九月三十號,不知道青山集團能不能按時完成交貨合同啊!」

青山集團海洋產業部很寬敞,但是並不豪華的辦公室里,張家島集團的一位副總正在和王澤鑒、孫良,以及集團總部派來的代表孫瑩瑩商談事情。



「呃……」

Previous article

但是得到的消息卻讓所有大羅山莊的強者心頭一沉,朱雀城有著大羅山莊的煉獄樓,其中高手如雲,羅紹元身旁又有蒼羽守護,在這種情況下羅紹元都被人所殺,而且是在瑤池聖地的地盤,被青丘聖地的聖女所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