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暗靈域中的符文法陣,那是菲德爾大法師親自布置出來的,德爾曼家族可沒有那麼強大的施法者。

進入德爾曼家族后,梅林看到來來往往有許多施法者,看到安列娜時,還會行禮,這些施法者一眼就能看出來,並不強大,有些甚至才只構建了一兩個法術。

偌大的德爾曼家族,梅林一路上,居然連一個一級施法者都沒有碰到。

梅林忍不住問道:「安列娜法師,你的家族在浮空城,應該算得上是比較強大的施法者家族了,但為何剛才一路上,連一個一級施法者都沒看到?」

「一級施法者?」


安列娜停下了腳步,臉色有些古怪的看著梅林,隨後苦笑道:「梅林法師,我想你是把暗靈域和我的家族拿來相比了。暗靈域中,一級施法者比比皆是,但我們施法者家族,有幾個能比得上施法者組織?實際上,只要成為一級施法者,在家族中的地位就非常高了,我還沒有成為一級施法者,但因為被送進了暗靈域中,還有希望成為一級施法者。所以,我目前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很高,被家族重點培養,而我的資質,實際上在暗靈域中又算得了什麼?」

聽到安列娜的詳細解釋,梅林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的神色。

的確,安列娜在暗靈域中,資質並不好,否則也不會被分到里奧法師的高塔里,不過即便是這樣,安列娜在德爾曼家族中的地位,卻依舊很高,不是因為其他原因,而是安列娜至少還有一些希望成為一級施法者。

在德爾曼家族中,更多的是連一絲希望都沒有的普通族人。

梅林又想起了流浪法師,一百名流浪法師中出現一位一級施法者,都算是幸運的了。梅林之前在暗靈域,後來又到了浮空城,見到了許多流浪法師,似乎都是一級施法者。

甚至還有薩米爾法師、布倫法師、賴斯恩法師等人,他們也是流浪法師,但卻已經是三級施法者了。

梅林遇到的都是一些一級甚至三級施法者,這讓他有種錯覺,似乎覺得一級施法者很普遍,但實際上,即便是德爾曼家族,只要是一級施法者,那都是家族中非常有地位的人了。

浮空城中,更是南來北往,眾多流浪法師們聚集、交易的地方,能夠來到浮空城的,都是流浪法師中比較「強大」的施法者了。

「梅林法師,請進吧。」

不知不覺間,梅林抬頭一看,已經到了一處幽靜的屋子前。


屋子中打掃的很乾凈,空氣中似乎還有股淡淡的清香氣,安列娜和梅林相對而坐,氣氛漸漸顯得嚴肅起來,就連一直唧唧喳喳說個不停的西米,此時也安靜了下來。

梅林微微一笑,知道安列娜要說「正事」了,他知道,安列娜將他請到德爾曼家族中來,肯定不會僅僅只是邀請他來「做客」這麼簡單。

「安列娜法師,有什麼事就說吧。」

梅林輕聲說道。

安列娜看了一眼西米,隨後對著西米沉聲道:「西米,去外面看看卡倫回來了沒有?」

西米顯得很不情願,不過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站起身來,離開了屋子。。

梅林心中很詫異,什麼事居然讓安列娜這麼謹慎?

「梅林法師,這次請你來,的確是有一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不過絕對是很有好處的。」

「哦,什麼事?」

梅林的表情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安列娜低沉著聲音說道:「不知道梅林法師聽說過古遺迹沒有?」

「古遺迹?你說的是古老施法者遺留下來的遺迹?」

梅林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難道安列娜也發現了一處古遺迹?

安列娜點了點頭道:「不錯,就是古老而強大的施法者,遺留下來的遺迹。既然梅林法師也知道古遺迹,那應該清楚古遺迹的價值,更何況,這還是一個三千六百年前,莫爾塔帝國時期遺留下來的古遺迹,相信,那個施法者時代最為輝煌的時代所遺留下來的遺迹,肯定有許多神奇的法術、施法工具或者稀少的藥劑材料。」

「我得到了一個古遺迹確切的消息,而且也知道具體的位置,這次邀請梅林法師前來,就是想要梅林法師加入我們,一起去探尋這個古遺迹。」

安列娜說完,便將目光看向了梅林,靜靜的等待著梅林的回答。

聽了安列娜提到古遺迹的相關信息,梅林心中卻越來越疑惑了。

「三千六百年前的古遺迹,不會那麼巧,同時出現兩個古遺迹?」

梅林立刻就想到了之前和薩米爾法師等人約定,一起去一個莫爾塔帝國時期遺留下來的古遺迹。


「安列娜,你所說的古遺迹,具體在哪裡?」

梅林想弄清楚,到底是不是薩米爾法師等人要進入的古遺迹,如果真是那個古遺迹的話,恐怕古遺迹的消息便已經泄露了。

「古遺迹具體的位置在……」

安列娜正準備詳細解釋時,卻聽到門外傳來了一聲陌生男子的聲音:「具體的位置,若是梅林法師能加入我們,自然會如實以告!」

「卡倫?」

大門被推開,外面站著一個褐色長發的施法者。

「安列娜姐姐,卡倫哥哥剛剛才回來,所以沒來得及通知你……」

西米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安列娜,輕聲的說道。

安列娜微微皺了皺眉頭,不過還是很快恢復了正常,對卡倫說道:「卡倫,我來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

不過卡倫卻直接擺了擺手,目光看向了梅林,隨後低沉著聲音說道:「不用介紹了,我知道,他是梅林,暗靈域的六系施法者,也是安列娜,你整天掛在口中的天才。」

頓了頓,卡倫高昂著頭高聲說道:「安列娜,這次古遺迹的事,關係很大,你怎麼趁我不在,隨意將古遺迹的消息,告訴給其他人?暗靈域的六系施法者,的確是天才,不過又怎麼比的上戈蘭?」

卡倫的聲音剛落,就看到卡倫的身後,赫然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全身都罩在一件紅色法袍內。

這個身材高大,身穿紅色法師長袍的施法者一出現,梅林立刻就感覺到了一股熾熱的氣息,就好像這個身材高大的施法者,是一團火焰一般。

「戈蘭?你答應來了,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影帝求寵:編劇大大愛我吧 。」

看到這個紅袍法師的到來,安列娜的神色有些複雜,語氣平靜的說道。

「火焰之城的人!」

梅林的目光,也望向了這個紅袍法師,對方身上穿的是刻著符文的法袍,這種法袍,梅林從暗靈域中恰好見到過,是火焰之城正式弟子的法袍。

火焰之城和暗靈域一樣,是小型施法者組織,甚至這次還一起聯合了起來,共同驅逐奧斯姆的人,而且相對於暗靈域和深淵之堡之間隱隱有些暗中的競爭,火焰之城就離暗靈域很遙遠了,基本上沒什麼利益糾紛。

而梅林,也是第一次見到火焰之城的施法者!

安列娜臉色有些尷尬,但還是很快就恢復了,立刻向梅林介紹道:「梅林法師,這位是我德爾曼家族,最出色的天才施法者之一,戈蘭法師!戈蘭是火焰之城的正式成員,而且是四系二級施法者!」

原來這個戈蘭還是四系二級施法者,難怪可以成為德爾曼家族最出色的天才之一。

不過卡倫法師卻急忙補充道:「要不是這次火焰之城和你們暗靈域,聯合對付奧斯姆的人,戈蘭都準備構建三級法術,離成為三級施法者也不遠了。」

相對於卡倫法師神色間的興奮,戈蘭反倒表現的很平靜,他走進了屋子裡,對梅林微微點頭示意,隨後語氣平靜的說道:「我曾經聽安列娜提到過你,暗靈域新近出現的六系施法者,曾經在暗靈域的交流會中,戰勝過一級施法者。」

「對於暗靈域,我不怎麼熟悉,不過當初我曾和克萊斯有過一面之緣,他當時是五系施法者,也還沒有成為暗靈域的正式成員,嘖嘖,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成了暗靈域中獨一無二的天才,如今卻又背叛暗靈域,投靠了奧斯姆,真是可惜了!」

戈蘭法師搖著頭,一副惋惜的神色。

說完,戈蘭法師的目光盯著梅林,隨後向安列娜說道:「安列娜,將古遺迹的消息告訴梅林法師吧,這個消息現在已經傳遍了整個浮空城,隨便找個施法者都能知道,已經沒什麼好保密的了。」

「都傳遍了整個浮空城?」

梅林臉色微微一變,如果這個遺迹真的是薩米爾法師等人要去的遺迹,恐怕事情就有些不妙了。

想到這裡,梅林便抬頭看著安列娜,準備仔細的聽著安列娜對古遺迹的介紹。(未完待續。) 梅林仔細聽著安列娜對於古遺迹的介紹,可越聽到後面,梅林的臉色便漸漸沉了下來,他雖然也不知道薩米爾法師等人要去的古遺迹具體的位置,但也曾經聽到過薩米爾法師等人的一些描述。

而安列娜剛才介紹古遺迹的一些情況,和當初薩米爾法師所說的古遺迹情況,幾乎一樣,這已經可以確定,古遺迹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浮空城。

「怎麼樣,梅林法師?這個古遺迹中,或許有危險,不過有我在,應該能安然度過許多危險的區域,到最後收穫肯定不小。」

戈蘭法師微眯著眼睛,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顯得很自信。

「唰」。

梅林卻猛的站起身來,連連搖頭道:「戈蘭法師、安列娜,我還有些事,就暫時先離開了,至於古遺迹,我就不加入你們了。」

說罷,梅林便直接轉身離開了房間,直留下房間里一眾施法者,氣氛十分凝重,尤其是戈蘭法師,他臉上的笑容已經凝固住了,神色間隱隱顯得有些尷尬。

「嘿嘿,安列娜,你整天掛在口中的天才,現在卻不敢進入古遺迹,哈哈……」

卡倫法師的目光看向了安列娜,語氣充滿了嘲諷,而安列娜的神色也隱隱有些陰沉,卻並沒有理會卡倫法師的冷嘲熱諷。

只是,安列娜的目光中,也不禁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在她看來,進入古遺迹,梅林應該會很高興答應的,卻沒想到梅林居然直接拒絕離開了。

戈蘭法師的神色很快就恢復了過來,他深深看了一眼梅林的背影,隨後低沉著聲音道:「走就走吧,不能強求,六系施法者?他還是遠不如克萊斯啊,這樣畏首畏尾,永遠也成不了一級施法者……就我們三人去古遺迹,我也能保護周全,少一人,反倒是最合適的!「

看著戈蘭法師陰沉的神色,安列娜張了張嘴,他知道戈蘭的性格,此時戈蘭心裡肯定對梅林已經隱隱生出了一絲怒氣。

不過安列娜最終卻也只是張著嘴,並沒有說什麼,神色複雜的盯著梅林離開的方向……

*****

梅林離開了德爾曼家族,他的臉色顯得有些陰沉,抬頭看了看繁華的浮空城,腦海中閃過了無數個念頭。

古遺迹既然已經傳得人盡皆知了,那薩米爾法師等人已經失去了先機,這件事必須儘快去找薩米爾商議。

想到這裡,梅林便直接朝著薩米爾法師住處走去。

很快,梅林便來到了薩米爾法師的住處,剛剛踏進院子,梅林便忍不住著急的喊道:「薩米爾法師,事情有些不妙!」

「嗯?梅林法師,你來的正好,我們還正準備去找你。」

從屋子裡,梅林看到薩米爾法師、布倫法師還有賴斯恩法師,這三人居然都聚集在了薩米爾法好似這裡。

「兩位法師怎麼也在這裡?」

誘歡成

「梅林法師,你剛才說的『不妙』,是指什麼?」

薩米爾法師卻並沒有直接回答,反倒是向梅林反問道。

梅林沉吟了一下,最終還是沉聲道:「古遺迹的消息,現在已經在浮空城傳開了,不知道薩米爾法師可知道?」

「哦?梅林法師,你來的還真是巧,今天布倫法師與賴斯恩法師匆匆趕來,也是為了這件事!」

原來布倫法師和賴斯恩法師來到薩米爾法法師這裡,居然也是為了這件事。

隨即一行四人,便進入了客廳中,仔細的商討著古遺迹消息擴散開來的變故。

薩米爾法師率先開口道:「古遺迹的消息不知道怎麼就擴散開來了,這個消息,只有我們幾人知道,不過大家都應該不會主動泄露這個消息。那麼剩下的就只有一個可能了,這個古遺迹是意外被其他施法者發現了。」

其實這件事一眼就能看出端倪,無論梅林等四人有什麼打算,他們都是絕不會主動擴散古遺迹的消息。而古遺迹既然能被賴斯恩法師發現,那麼就有可能會被其他一些施法者發現,所以,古遺迹的消息擴散開來,也不是沒有可能。

至於古遺迹的消息到底是誰擴散開來的,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接下來,梅林等人該怎麼面對這樣的變故。

「諸位法師都說說吧,到底該怎麼辦?」

薩米爾法法師目光一掃,沉聲問道。

「還能怎麼辦?古遺迹的消息擴散,雖然對我們的確很不妙,但局勢也沒有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以我們幾人的實力,要想進入古遺迹,那是輕而易舉,有誰敢和我們爭?誰敢爭,就殺了誰!」

布倫法師冷笑著,他的語氣倒是顯得很霸氣,就連他身後的兩名身材豐滿的煉金怪物,都似乎跟著變的冷漠了起來,身上散發著莫名的霸道氣息,隱隱形成了一種壓迫感。

賴斯恩法師看了一眼布倫法師,隨後也點了點頭,語氣平靜的說道:「不錯,以我們幾人的實力,聯合在一起,還有誰敢和我們爭?古遺迹我們是一定要進,而且必須快,就算不能搶到先機,但也不能太落後,否則,哪怕古遺迹中有危險,不是一般施法者能夠輕易闖過的,但說不定哪個流浪法師,就能幸運的進入古遺迹深處。若真到了那個時候,就糟糕了。」

古遺迹現在肯定已經有一些施法者進入了,也許其中就有一些,運氣很好的施法者,恰好就躲過了古遺迹中的危險區域,進入到了古遺迹的深處,將法術、施法工具、藥劑等等搜刮一空。

雖然賴斯恩法師語氣似乎顯得有些著急,但梅林卻從賴斯恩的眼神深處,感覺到了了一絲平靜。

這說明,賴斯恩法師最在意的潘多拉魔能,應該很安全,或者說,古遺迹中存放潘多拉魔能的地方,不會被一般的施法者輕易找到。

「梅林法師,你覺得怎麼樣?」

薩米爾法師又將目光望向了梅林,自從上次梅林用極冰指,瞬息間將強大的達馬修法師殺死後,他在這個小團體中,也佔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薩米爾法師等人,現在已經完全將梅林看成了同等級的存在。

梅林沉吟了一會兒,卻微微搖了搖頭道:「我覺得情況很糟糕, 俘虜 ,但實力,恐怕還是要稍稍微遜色於那些四五級的強大法師。」

梅林自從聽到古遺迹的消息擴散后,心中就一直憂心忡忡,他感覺到情況很不妙,若是古遺迹吸引到了四級以上的施法者前來,那他們幾人的優勢就不那麼明顯了。

梅林的腦海中,甚至都開始想像著,一些四五級的強大法師們,若是發現了古遺迹中有潘多拉魔能而瘋狂的場景了。

不過等到梅林說話后,他抬起頭,卻看到薩米爾法師等人面色古怪的盯著他。

「難道有什麼不妥?這種情況還不算糟糕?」

梅林皺了皺眉頭,不知道薩米爾法師等人為什麼會有這般古怪的神色。

良久,薩米爾法師似乎才想起了什麼,恍然大悟起來,微微搖了搖頭,苦笑道:「梅林法師,四級施法者,你覺得浮空城中有多少四級施法者?」

「那些施法者家族,最多也就只有一位強大的四級施法者坐鎮,而白銀之樓雖然強大,但浮空城中的白銀之樓只是分部,而且白銀制樓還有一個規矩,他們從不派施法者進入古遺迹,他們只會用大手筆,收購從古遺迹中冒險的施法者手中的東西。」

「除了白銀之樓,剩下的便是流浪法師了……梅林法師,或許你是從施法者組織中出來的,並不清楚流浪法師們的真正情況。流浪法師,能達到三級,便已經十分困難了,像布倫法師、賴斯恩法師,再算上我,便算得上是浮空城中的流浪法師中,最為強大的流浪法師之一了。在浮空城這麼多年,我還沒見過一位四級以上的流浪法師!」

梅林心中恍然,原來薩米爾法師等人,便已經算得上是流浪法師中的霸主了,流浪法師們修鍊的艱難,梅林已經從安列娜口中略知一二了,現在再聽到薩米爾法師提到,只是更加深了他對流浪法師群體的認知。

或許有一些流浪法師,能夠有各種各樣的奇遇,再加上某些流浪法師的確有很出色的資質,能夠成為四級施法者,但在浮空城中,卻肯定沒有這樣的強大流浪法師,薩米爾法好師等人,便稱得上流浪法師中的霸主,難怪剛才布倫法師語氣會那麼霸道。

「除了施法者家族和流浪法師而外,還有施法者組織!那些施法者組織,若是聽說了這個古遺迹,難道不會派強大的施法者前來?」

梅林立刻就想到了實力雄厚的施法者組織,於是疑惑的問道。

【回來的比較晚,第一更,繼續碼第二更……】(未完待續。) 「施法者組織?」

整個客廳又再次安靜了下來。

許久,薩米爾法師才長長嘆道:「梅林法師,你在暗靈域中,可曾為法術、藥劑、施法工具無處尋找而發愁?我知道,你們施法者組織中,要想得到一些珍貴的法術、藥劑和施法工具,同樣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但總算是有希望得到,各種法術、藥劑、施法工具應有盡有。」

「而我們流浪法師,卻什麼都沒有,每一個法術若是想購買,那是要付出昂貴代價的,更何況,有時即便有了大量的元素晶石,也不一定能夠買到合適的法術或者藥劑材料。這個古遺迹,或許有奇特的法術,或許也有珍貴的藥劑,甚至還有古老而強大的施法工具,但又怎及得上施法者組織中現成的東西?只需要努力付出一些代價,就能得到想要的東西,古遺迹對施法者組織中的法師,尤其是四級以上強大法師,幾乎沒什麼吸引力。」


誰會是天地之間第一位人王?

Previous article

蘇夜無計可施,只得苦笑道,「想必你也知道,幾個月前我得老祖宗託夢,獲得了一套入門靈法,現在我修鍊到了關鍵時刻,必須借用靈獸心生殺意時施展的本命真靈之力才行,要是能夠成功的話,突破到奪命境的幾率將會大大增加。彪叔,難道你忍心看我繼續這麼蹉跎下去,連比我小很多的弟弟妹妹都不如?」說到最後,蘇夜俊秀的面龐上已滿是悲觀和失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