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姐,你看怎麼辦?」木天說。

「什麼?你們不是夫妻啊!」未央聽到木天的稱呼,忍不住吐槽。

「是啊,我們不是夫妻,未大哥這下是不是更好下手了?」木天笑道。

「哼!」未央現在就是想也不敢了,對方是黃金滅天師,動動手指頭就可以殺了他。他就算好色,也不敢拿命去玩啊!如果早知道思天是黃金滅天師,他保證這一路好好的,不打什麼壞心思。



「你們屬於哪個勢力啊?」木天問。

【作者題外話】:中秋快樂 「我們是費里帝國未家的人,依附於清心宗。在費里帝國之內,就是皇室見了我們也要給幾分面子。我們家族可是有著幾位黃金滅天師,而且……」未央一臉驕傲的說著,時不時還看一眼木天,希望後者可以聽到他背後的勢力之後,把貨物送還給他們。

「依附於清心宗啊,還真不好意思,就算我想給你們這下子也不能給了。因為啊,我們可清心宗有點過節呢!」未央聽后差點噴出血,恨不得抽自己兩個耳光。

縱使這批貨物有十三輛馬車之多,再加上那幾十個乾坤袋裡面的東西,其中黃色高級符文也就只有三個。這足可以說明黃色高級符文的珍貴。這三個黃色高級符文分別為:靜悟符文,壽元符文,瞬移符文。木天自然是毫不客氣的收下了。

靜悟符文的效果是,使用之後進入頓悟狀態,有一定幾率領悟新的符術或者一些修鍊心得,對增強實力很有幫助。 情至陌路 。壽元符文,使用之後可以增加一定的壽命。要知道,在天符大陸之上除去那鬼王個變態,最強者也不過是黃金巔峰。壽命最多也就是五百年左右。而這壽元符文就是可以延緩大限之日的到來,對黃金巔峰強者來說是無價之寶。

順義符文,顧名思義,隨機瞬移出一定距離,無法選擇地點,一切都是隨機。不過這在危機時刻,絕對是保命的利器。看到這三個黃色高級符文的介紹,木天知道這次的收穫絕對是巨大的。

不過遺憾的是,他在十幾輛馬車上面找了一個遍,竟然也沒有找到一個能恢復靈魂的符文。一旁的思天也是滿臉的欣喜,看來也是尋到了對自己修鍊有幫助的符文。

「你找到了什麼這麼開心?」木天看了一眼思天手中的符文,說道,「什麼嘛,那只是橙色符文,你要是不懂的話,可以問問我。」

「你小子懂什麼,這是納氣符文,對我們修鍊紫氣決很有幫助的。可惜這裡也不多,我只找到了幾十個。」

「原來是這樣,我說以你的實力也不至於看到橙色符文那麼高興呀。」然後兩人又動手將十三輛馬車上面的貨物進行分類,黃色符文自然被他們專門挑出來,放進了一個乾坤袋裡面,還有一些珍貴的材料木天自然收為已用了。不一會兒,十多個乾坤袋就都塞的滿滿的。再多的話,就算是乾坤袋木天身上也沒有地方裝了。

讓人苦惱的是,乾坤袋不能裝乾坤袋,那樣的話就可以裝更多了。

「不要貪得無厭了,這次我們已經算是收穫頗豐了。」思天笑道。現在兩人每人身上都有十幾個乾坤袋,如果乾坤袋裡面裝的東西多了,也一樣會重,所以這已經是兩人的極限了。身上那十幾個乾坤袋裡面裝的自然都是一些符文和材料,至於天晶,他們連看沒看。

看著兩人搜颳了近四個時辰,未央等人那是有苦不能說。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木天和思天將一個個珍貴的符文拿走,裝進自己的乾坤袋裡面。他們看的眼都紅了,那些符文都是家族點名要的。所以就算他們一路上覬覦,也不敢有任何的非分的舉動。就連那未央也得老老實實的,可萬萬沒想到最後竟便宜了別人。

未央現在腸子都悔青了,不該在天獅城將這兩個土匪拉入商隊裡面。

縱使是兩人橫掃了一頓,剩下的貨物還有十輛馬車之多。木天嘆了口氣,說:「寬叔,算小子給你個面子,這剩下的貨物你們拿走吧。當然,若是不想要的話,我可以燒了。」

「要,要。」養寬趕緊答應下來,「謝謝兩位,謝謝兩位手下留情。」

「三姐,我們走吧?」

「好啊,相公。」兩人說笑著快速離去了。

「少東家,我們怎麼辦?」一人問道。

「能怎麼辦,把剩下的貨物收拾一下,回去之後就說遇上土匪了。希望懲罰可以輕一些吧!」未央是越想越後悔,怎麼就招惹了木天和思天這兩個禍害呢!

離開一段距離之後,木天停了下來。思天好奇的問:「怎麼了?」

「我想了想,那批貨物還是不能留給他們。雖然我們搜颳了不少好東西,但是上面仍舊有著各種珍奇的符文和稀少的材料。讓他們運回去之後勢必會增強費里帝國這邊的實力。」木天說道,「但是現在搶了那批貨物的話,那些人恐怕真的難免一死。」

「你的意思是?」思天隱隱想到了什麼時候。

「我們在後面跟著,等他們交完貨物之後,我們再想辦法一把火燒了。那個時候應該也不會有人猜到是我們乾的,這裡距離費里帝國也沒有多遠了,不會耽誤太長時間。」

「聽你的,相公。」

木天打了一個激靈,忙說道:「打住,打住,演戲就此結束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木天和思天兩人一直都跟在未央他們商隊的後面,思天的實力比他們高出了太多,所以只要不是故意,後者不會有絲毫察覺。

費里帝國的城鎮也具有一定的特點,就像神木帝國的城鎮大多依靠樹木建造,龍亞帝國大多城鎮都是由金屬建造的一樣。費里帝國的城鎮,大多都建造在大山之中,甚至有些人住的也是山洞。

這對於其他帝國的人來說或許不習慣,但對於費里帝國的土之滅天師來說,這是最有利的地形了。只要遇到危險,就可以利用背後的大山對敵,就算敵人太強,也可以迅速逃走。

在大山之中建造城鎮對於他們人來說或許艱難,但對於土之滅天師,就像是在豆腐里挖洞一樣,輕而易舉。看著到處都是山洞,和依山而建造的房屋,木天微微有些吃驚。

這天木天和思天跟著商隊先是來到了費里帝國的宜土城,然後又來到了山腳下一個巨大的房屋前面,只是看那房屋的規模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不久之後便見到從裡面出來許多人搬卸貨物。兩人悄悄的潛了進去,準備伺機而動。

兩人進去之後,正好聽見未家的現任家主,也就是未央他老爹未池在大發雷霆,「一群廢物,黃色符文全部丟失,各種珍稀的材料也少了那麼多,讓我怎麼向清心宗那邊交代?」

養寬低頭不語,他知道這個時候說話,怕是更會惹禍上身。未央弱弱的說道:「爹,你不能怪我們,對方一名黃金滅天師,還有一位白銀巔峰的高手,我們根本不敵,若不是我們拚死抵抗,恐怕就連這些也沒有了。」

木天啞然失笑,自己什麼時候變成白銀巔峰強者了!

「拚死抵抗?若是黃金級別的強者真下殺手的話,以你們這些人的實力,還能抵抗?罷了,你們先下去吧,我等會兒親自和清心宗的使者去說,希望可以看在我們未家為他們賣命的份上,寬恕一次。」他又說,「養寬,你留下。」

等到未央離開之後,未池問道:「你給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看來他也是信不過自己那兒子。

「少東家的確沒有說假,對方確實有一名黃金強者,不過不是我們抵抗他們才留下的,應該是無法拿太多,才不得不留下。」養寬猶豫了一會兒,說道,「少東家口中的白銀巔峰高手,其實只是一位剛剛晉級白銀級別的小子,少東家與他比武,慘敗。他們的賭注,便是這批貨物。說起來,這批貨物名義上,少東家已經作為賭注輸給了他們。」

未池氣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喝道:「廢物,比人家高了兩個小階段還能輸,真是好本事。這件事你讓人不要說出去,讓清心宗的人知道,怕是更麻煩。」

「屬下知道,已經吩咐過了。」

「你先下去吧,等候清心宗的那邊的說法。」

「是。」

「貨物他們已經送到,我們該動手了。」木天嘿嘿笑道。

「這個時候動手豈不是讓整個未家都難逃責任,而且就算我們一把燒了,未家只有有四名黃金強者,怕是我們也不好逃走。」思天說道。

「未家只是清心宗的走狗,這就算給他們的一些教訓。相信清心宗在這個時候也不會將他們全殺了。至於怎麼動手我已經想好了。」木天眼裡全都是賊笑。

「什麼辦法,說說看?」思天好奇的問。

「說起來也算他們倒霉,旁邊的這座大山,雖然是一座死火山,但對於火之滅天師來說,卻是和真正的火山沒什麼區別。我只要引動一些裡面的火就行了,保證將那批貨物燒的渣都不剩。」木天嘿嘿說道,「我們站在千米處就可以完成,就算他們發覺了,我們也早就逃走了。」

「太陰險了。」思天一臉的鄙視。

「未家主,聽說這批的貨物黃色符文全部丟失,還有一些珍奇的材料。你可知道這其中還有著三個黃色高級符文,黃色高級符文的價值想必就不用我說了吧!」一個老嫗拄著拐杖在上面冷言說道。未池站在下面,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句話不敢說,後背都已經被汗水浸濕了。

「這次的確是我們的疏忽,希望長老可以看在我們未家為清心宗效力多年的份上,寬恕一次。」

「這件事情事關重大,我也做不了主,怕是得回去請宗主發落了。不過最近宗主的心情不好,未家主還要做好心理準備,若是上面怪罪下來,我也保不了你們。」


「是,是,希望到時候長老還能美言幾句,未家上下定當感之不盡。」

「嗯,我會的。」

這時一個下人急匆匆的跑了進去,未池的心情正不好,厲喝道:「長老在這,慌慌張張成什麼樣子,平時都是怎麼教你們的。」

「見過長老,家主,不好了,我們的倉庫著火了。」

「什麼?」未池和的臉色一變,身影一閃便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燃燒著大火倉庫的上方。那清心宗的長老臉色也是鐵青,「這是怎麼回事?」

未池說道:「怕是不僅僅是這次的貨物,還有未家多年的積蓄也在這一場大火之中也化為灰燼了。」他一抬手一塊大地從地下升起,然後一握拳頭,那塊土地化為灰燼蓋在了下面的倉庫上。

熊熊大火在土壤的覆蓋之下慢慢熄滅,不過裡面的符文和各種珍稀材料,怕是無法挽回了。未池一陣肉疼,那倉庫裡面可是有著他未家多年的積蓄,再加上這次未央運來的貨物,絕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有什麼人靠近?」未池眼中充滿殺氣的問。

「回家主,我們一直看守在這裡,沒有察覺到有誰靠近。」一人顫巍巍的回答道。

「那怎麼會著火,要你們還有何用。」未池雙手一撕,那人便被硬生生的給分成兩半。

「未家主,稍安勿躁。這是火之滅天師所為,應該是在遠處牽動這裡的火山之火形成的,也難怪他們沒有察覺。不過火之滅天師為什麼要和我清心宗作對。這件事我會如實稟告給宗主,請求她不怪罪你們。」

「那還真是謝謝長老了。」未池心中非常惱怒,他未家為清心宗賣命幾十年,現在出了事情,他未家的損失比清心宗還大,竟然還要怪罪。

「老身先告辭了,未家主不要氣壞了肝火。」那老嫗自然也看出了未池的不滿,冷哼一聲,踏空離去了。


未池隨即又把養寬和未央叫了過去,詢問木天和思天是什麼類型的滅天師。養寬說:「那位白銀級別的男子是土之滅天師,因為他和少東家交過手,所以我們都很清楚。那名黃金強者的女子,應該是神木帝國的紫雲宮弟子,我看到她收集了許多「納氣符文」,那種符文恐怕也只有對紫雲宮的弟子有很大吸引力了。

「看來並不是那兩人啊,究竟是誰要和我們未家作對呢!」

木天和思天離開宜土城之後,便立即繼續朝著泉眼山的方向而去。現在這個時期,大多符文師和勢力都選擇了投靠實力較強的天符閣作為後盾,在來之前,木天曾向破劍詢問過,那夜風要人會不會也投靠了天符閣。對方畢竟是黃色高級符文師,就算投靠天符閣,那邊也會欣然接受。

破劍真人也不確定後者會不會投靠天符閣,但為了能蘇醒邪靈,木天也只有冒險一下了。

這天兩人途徑費里帝國平山城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一個很有趣的消息。那就是會有一個修復靈魂創傷的符文將會在平山城的拍賣行出現,頓時引起了平山城方圓百里的震動。要知道,靈魂雖然不如肉體那麼容易受到創傷,但若是一旦受到創傷就非常難以醫治。而修復靈魂創傷的符文可以說少之又少,這消息一旦傳開之後,立即便有不好隱世高手,和一些大勢力聚集在平山城。

「要去碰碰運氣嗎?」思天知道木天這次來費里帝國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修復靈魂創傷的符文,於是問道。

「不是碰碰運氣,若真有的話,我們志在必得。」

「可是我們的天晶不夠啊!」

「大不了我拿出一些符文來換,我就不信誰手裡值錢的東西比我們身上還多。」思天想起自己身上十多個乾坤袋不由的也是笑了,的確,他們身上的那些東西隨便拿一個出去就是無價之寶,想必拍下那修復靈魂的符文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拍賣會是在兩天後,木天和思天也算是找到一個機會可以好好的修鍊一下。於是,在接下來的兩天里兩人都呆在客棧裡面。在上次的搜刮中,兩人都拿了不少對自己有用的符文,這一有機會自然毫不客氣的拿來使用。

兩天之後,兩人的力量都有所增長。看來大勢力的子弟修鍊速度比平常人要快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木天已經隱隱感覺達到了瓶頸,下次有機會的話,他就有把握藉助符文的力量突破。

在這兩天裡面,平山城也一下熱鬧了起來。修復靈魂創傷的符文傳開之後,陸續有不少勢力都有想拍下的打算。直到今天,平山城的所有客棧都是爆滿,就連一些破舊的小客棧也是人滿為患。

今天是拍賣會開始的日子,木天思天過去的時候,發現門口外已經有不少人在等待了,而且其中還不乏黃金強者。看來能修復靈魂創傷的符文,的確吸引力太大。當然圍在這裡的大多都是像木天這樣的散人,那樣比較大的勢力,都和拍賣會打好了招呼,從後門直接進去,還有專門的雅間。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為什麼他們可以提前進去,而我們就要在這裡等著。」木天看著旁邊那些大勢力從另一個門進去,忍不住發牢騷。

「世道就是這樣,如果你沒有力量別人才懶得理你。 霍亂江湖 ,你也可以直接進去。」思天笑道,「至今現在嘛,就老老實實在這裡等著吧。我告訴你,我們旁邊不遠處還有黃金五星強者,人家都沒說什麼,你抱怨什麼。」

「好吧!哎,你看那邊。」 思天順著木天說的方向一看,原來是未池和未央等人。不過未家的勢力在費里帝國不小,自然也是可以直接進去。

「不知道他們事後會是什麼表情。」木天腦補了一下,不禁開始嘿嘿壞笑。

這個時候門正好打開,思天鄙視了他一眼,「我們也進去吧!」

拍賣會裡面比較灰暗,木天和思天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等待一會兒之後,前台上面突然燈光亮起,然後走出了曼妙的女郎。女郎鈴聲般的聲音響起:「想必規矩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在這裡細說了,每件物品叫賣三次,最高叫價者獲得,這次好東西不少,各位腰包恐怕是要縮水了,哈哈。」

有人調戲道:「小姐你賣不賣啊?」

那女郎仍舊笑著,回道:「只要價錢公道,我自然也可以出賣,不過就怕大人您買不起。」

「那你說什麼價格?」那人得意的說著,「我就不信,還有我龍當獄出不起的價格。」

女郎呵呵笑道:「一個帝國,您出的起嗎?」那人頓時不再說話了,一個帝國,當他是什麼了。

思天說:「那女子不簡單啊,她的真正實力我都看不出,想必不是用了什麼秘寶,就是實力比我還強。」

「不是吧,長得這麼漂亮,實力又那麼強,怎麼甘心在這拍賣行做一個普通的主持人啊!」

「那誰知道,難道說你動心了?不過價錢有點高啊,一個帝國呢!」

「那她估計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

「下面是第一件拍賣品,柳葉連環甲。這件物品只有一位木之滅天師黃金級別的實力鍛造而成,防禦力極強,喜歡的朋友可以拍下留給晚輩防身。起拍價格,一千天晶。」

「一千一百天晶。」有一人叫道,但那人叫完之後整個大廳都安靜了下來。

「一千一百天晶一次。」

「一千一百天晶兩次。」

「一千一百天晶三次,成交,這件柳葉連環甲就連你的了。還請等到拍賣結束,到後面結一下賬。」那件盔甲沒人買也正常,因為無論是什麼滅天師,只要達到玄鐵級別,都可以自己鍛造盔甲武器,只不要厲害不厲害而已。不過經自己鍛造出來的,大多都有著特殊的感應,所以一般情況下,滅天師是不會買別人鍛造的盔甲的。

就算買來也是送給晚輩,留著防身。木天記得,他當初見到亞瑟之時,她身上穿的盔甲就是經人特意打造的。

「接下來是第二件,是一個橙色品級的符文,名為鏡像符文。使用之後,可以再幻化一個有自己一般實力的分身,分身持續時間為五分鐘。這在戰鬥之中用處我想大家都是明白的,起拍價一千天晶。」

第一件的冷場第二件符文一出現,整個大廳瞬間又熱鬧了起來。

「三千天晶。」首先有人喊道。

「五千天晶。」

「六千天晶。」

「八千天晶。」這個人喊了之後大廳終於安靜了下來,八千天晶買一個橙色符文已經算是貴的了。如果再加價,怕是就要虧本了。還不如到天符閣去買呢!

「八千天晶一次,兩次,三次,成交。還請等到拍賣結束,到後面結一下賬。」那女郎無論是價格高低始終保持著微笑,「下面是第三件拍賣品,功法,火遁七變。」

剛剛安靜下來的大廳再次沸騰了起來,有人說道:「火遁七變,那不是幽冥帝國魔火宗不傳的功法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還不知道,在前些日子,有人偷走了魔火宗的功法,聽說就是這火遁七變。魔火宗找了一個月都沒有找到,沒想到在這裡會出現。」

「然後並沒有什麼卵用,我們大多都是土之滅天師,就算這功法再厲害,對我們也沒用啊。誰把這麼好東西,拿到費里帝國來拍賣,腦子一定是秀逗了。」

「那可不一定,如果這功法是在幽冥帝國出現的話,怕是那人必將遭到魔火宗的圍攻。要知道,魔火宗在幽冥帝國是僅次於天火谷的強大宗派,誰敢得罪他。」

……

一時之間,整個大廳都開始議論起來。

「大家靜一靜,想必這功法大家都有所耳聞,魔火宗的不傳功法,威力相當之大。當然,怎麼來的我就不多說了,起拍價五千天晶。」

大廳沉默了一會兒,「火遁七變」固然厲害,但在座的各位大多都是土之滅天師,就算買來了也無法修鍊。而且怕是還會得罪魔火宗,於是誰也不敢叫價。

「一萬天晶。」一個聲音從二樓的房間裡面傳出。能坐在二樓的,都是一些比較強大的勢力。個人的話,就只有坐在一樓了。

「一萬五天晶。」緊跟著喊價的不是在二樓,而是在一樓的角落裡面。眾人都扭頭看去,但是光線太過昏暗,並不能太清是什麼人。緊接著又聽到一個老者的聲音從那角落裡響起,「我是魔火宗的長老,這功法屬於我們魔火宗,還望各位能賣個面子。」

「魔火宗的面子,在我們費里帝國沒用。兩萬天晶。」二樓的聲音再次在二樓響起,那位魔火宗長老的臉色有些難看,他這次來只是為了見見那能修復靈魂的符文,並沒想到丟失的「火遁七變」會出現在這裡,所以帶的天晶並不多。一萬五就已經是他的極限,若是再高的話,等到後面他就只有看著了。

「不知道閣下是什麼人,非要和我魔火宗作對。現在費里帝國和幽冥帝國聯盟,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共進退?」

「帝國之間的聯盟那是他們的事,和我無關。這火遁七變我要定了,就算閣下是魔火宗的長老也不行。」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那魔火宗的長老再惱怒,也只好忍氣吞聲。對方已經把話說到了那個份上,顯然不絕對不打算將「火遁七變」給他。



小龍女也點了點頭。

Previous article

這只是王室三位老祖,同樣都是極限強者,單獨對付一名甚至兩名,費隆也有把握,但他們聯合了起來,又是在聖龍城內,那就實在是太可怕了,費隆感覺到,即便他也加入末日血屠,一共六位極限強者,也無濟於事,根本就不可能抗衡得了這三位王室老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