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龍女也點了點頭。

「你要的蜂蜜我回頭給你送去。」神仙姐姐說完,便也徑直轉身御空而去。

隨後,紫天昊就送小龍女離開神仙島,回到活死人墓。

進了放著寒冰玉床的墓室后,紫天昊便拿出葯,看了看小龍女後背,立刻猶豫起來,因為他知道這後背的傷勢小龍女肯定是碰不到的,所以,必須有人替小龍女抹上,但這巨王靈蜂留下的傷痕幾乎佔據整個後背,而且,傷口很深,要處理起來肯定沒那麼容易。

雖說眼前只不過是冰山一角,但卻讓紫天昊還是咽了幾下口水,不管說他好歹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加上他本身對小龍女的感情,所以,會有產生其實在情理之中,但只是這樣的程度就已經讓他快要把持不住,

不過,紫天昊好歹也是見過大場面的,這美女的身體也算是見過不少,所以,他最後在極度的煎熬之中,一步步的移到小龍女的身後,馬上坐了下來,頓時,也隨之鬆了口氣。

「你怎麼了?」小龍女一聽紫天昊的氣息,便不由問道,她似乎並不知道自己無意間的舉動,對紫天昊來說,可是相當致命的殺傷,或許在她看來,讓紫天昊給她抹葯,已經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她卻沒想到這男人的**就像是兇猛野獸,一旦爆發可就難以收勢了。< 「沒事。」紫天昊苦笑的應道,當然,說沒事那是騙人的, 大秦鐵騎 ,也不知道會不會憋壞了。

但紫天昊還是馬上打開神仙姐姐給他的藥瓶,頓時,藥瓶裡面就溢出十分濃烈的清涼味道,他用食指伸進去轉了一圈,然後,他的手指上就沾上了一抹粘乎乎,看起來有點奇怪的綠色藥膏。

「這應該是碧螺膏吧?這可是寶貝啊,除了能讓任何非常嚴重的外傷快速痊癒的效果之外,還有美膚養顏的功效,但因為材料十分收集,所以,神仙女一個月也才能提煉出一瓶。」小龍女聞到香味后,立刻就說道。

「那不是很珍貴?那可要省著點用了。」紫天昊笑了笑,不過,嘴上這麼說,他卻一點都被吝嗇,開始將碧螺膏不斷抹在小龍女那嫩背的傷口上,然後,再均勻塗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藥性太強,所以,小龍女忍不住就發出幾聲輕微聲,就好似撥動人心弦的魔音,頓時,讓紫天昊剛剛好不容易又死灰復燃起來。

「疼嗎?」紫天昊咬咬牙,然後,轉移注意力的問道。

「還好。」小龍女說著,但小臉卻已經緊皺起來,看來不是一般的疼,不過,如果不是她的實力夠高強的話,剛才那一擊恐怕不單單隻是留下這樣的傷痕了,所以,已經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好了。」紫天昊在百般的壓抑之下,終於像是完成了什麼浩大的工程一般,長舒了一口氣,然後,就打算起身替小龍女把衣服拿來遮身。

但這時,小龍女突然就轉了過來,十分認真的說道,「能陪我一起療傷嗎?」

「啊?」紫天昊頓時愣了一下,再看看小龍女那已經在眼前,僅僅只有雙手遮擋的豐滿,那強烈的猶如火山爆發一般衝起,隨時都可能讓他直接撲上去,好好的給小龍女「療傷」。

「你不願意就算了。」小龍女還以為紫天昊不願意,所以,嬌容也是黯淡下來。

「願意……誰說我不願意了,我只是覺得龍兒你可能要拿件衣服遮一下,你這樣很容易讓我放心的。」紫天昊見狀,急忙點點頭,但還是十分君子道。

「我的傷口才剛塗上碧螺膏,藥性還沒有這麼快散開,所以,還不能穿衣服,你就委屈一下好了。而且,我不介意這樣被你看著的……」小龍女說著,嬌容也有些微紅,對於男女之事她也並不是不知道,但她覺得在紫天昊面前,她已經沒必要遮遮掩掩的。

紫天昊一聽,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他其實不委屈,但他的小兄弟應該非常委屈,但小龍女都這麼說了,他就算有一百個衝動,也只能忍住,好好陪小龍女療傷,所以,他乾脆就閉起雙眼,眼不見為凈。

「陪我療傷的同時,剛好也可以進行雙修,不過,雙修的時候一定要心無雜念,不能胡思亂想,記住了嗎?」小龍女接著便道。

「盡量吧!」紫天昊嘆了口氣,他這絕對是誠心給自己招罪受,但小龍女也是這樣的態度,反而也讓他尊重小龍女,不會輕易亂來。

之後,紫天昊和小龍女就對坐在寒冰玉床之上,開始一邊療傷,一邊進行最基礎的雙修……

因為以紫天昊現在的實力還無法與小龍女進行真正的雙修,所以,他們的雙修其實基本上還是以紫天昊自己修鍊為主,小龍女則以自己的武氣為紫天昊做引導,並且,保護紫天昊在利用聖通脈修鍊的情況下,而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的情況,就算如此,這樣的雙修也一定程度上也加快了修鍊速度。

三個時辰后,紫天昊和小龍女便完成了雙修,雖說只是最基礎的雙修,但紫天昊卻確明顯感覺到與有小龍女輔助他修鍊,這修鍊效果明顯要比他一個人修鍊要強上不少,而且,融合體內天黃靈晶的靈氣速度也增快了不少。

這時,小龍女也雙眸睜起,見紫天昊正盯著自己的前,頓時,也是嬌容羞紅,不過,她卻沒有任何的遮掩,只是問道,「看夠了嗎?」

「夠了,夠了,再看下去,我估計要犯錯誤了。」紫天昊哈哈一笑,立刻收回目光起身。

小龍女也隨之起身,拿起一旁的衣物遮身,就在她轉身的時候,紫天昊見到小龍女背後原本的傷害竟然已經癒合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條猶如小蛇般的十分紅嫩的疤痕。

「這神美女的葯還真是神奇啊,龍兒,你的傷口這麼快就癒合了!」紫天昊也有些詫異道。

「那是當然,她的丹醫術可是祖傳自五神之中丹醫術最強的一位,而且,她從小就天賦異稟,據說她五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修鍊丹醫術了。」小龍女理所當然的應道。

「五歲?她有這麼厲害嗎?」紫天昊詫異的問道。

「她也是我唯一見過的,不是龍氏後裔,卻也擁有龍氏後裔血脈一樣的超強潛質,不然,以她的年紀也不可能擁有與我不相上下的實力。」小龍女語氣也帶著幾分驚嘆。

「那她是怎麼做到的?」紫天昊不由問道。

「具體的我不太清楚,但好像她從小就以丹醫術來改造自己的身體……」小龍女猶豫一下道。

「以丹醫術改造自己的身體?這樣也行……我只聽說過基因改造的……」紫天昊聽完,自然也十分好奇神仙姐姐究竟是怎麼靠著這個世界的丹醫術來改造自己身體的,但是,以神仙姐姐現在的實力來看,她的改造成果絕對算是十分顯著的。如果有機會的話,他一定要讓神仙姐姐把改造方法教給他,當然,前提是先要拜神仙姐姐為師才可能有機會。

「這離武皇大會應該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剛才雙修的時候,我順便替你察看了全身經脈的循環情況以及能夠承受武速的最大限度。」小龍女說襖。

「那有什麼好消息嗎?」紫天昊笑問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只要突破皇級八階,就可以將六倍武速的封印解開了。」小龍女應道。

「是個好消息。」紫天昊點點頭,因為如果以六倍武速修鍊的話,這最後兩階的修鍊也能夠更輕鬆一點,而且,如果以六倍武速修鍊,再配合王者級寶獸所產的寶貝,在武皇大會之前,或許還有機會達到皇級九階,不過,這也要看他自己的努力了,畢竟,越接近聖級,這修鍊難度也就越大。

「好消息是好消息,但是,我也有點擔心。」小龍女忽然眸光一簇道。< 「擔心?擔心什麼……」紫天昊不禁問道。


「你修鍊的進展實在太快了,尤其是皇級階段,才不過幾個月的就已經到了這個程度,我擔心物極必反,而且,儘管你修鍊的體修心法,但你的身體現在的承受能力還不足以同時承受武鬥師力量和武魂力量,也就是說,你如果同時把兩種力量都發揮到極致的話,對你的身體會造成巨大的損傷,後果不堪設想,就比如這次選拔賽,你就有些太勉強了,所以,在我沒有想到解決之法之前,你先盡量少用武魂力量。」小龍女叮囑道。

「遵命!」紫天昊知道小龍女也是為了他好,所以,馬上揮手示意道。

「去忙你的吧!」小龍女嗔了紫天昊一眼,然後,就徑直先離開墓室。

見小龍女離開后,紫天昊也出了活死人墓,回到系統之中,把該做的事情做完后,他便傳送出了系統,走出北屋后,他就見鬼煞剛好從另一個屋子走了出來。

「忙完了嗎?」鬼煞立刻問道。

「差不多了。我現在要去獸廄一趟,邊走邊談吧!」紫天昊說道。

鬼煞點點頭,兩人便一同離開大院。

「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冷戰那邊有什麼動靜嗎?」見四下無人後,紫天昊就對鬼煞問道。

「有,冷護法讓我設法接近蕭四爺。」鬼煞也是直言不諱的應道,因為他知道如果想要讓紫天昊幫他,他就必須開誠布公。

「哦,看來他是打算利用蕭四爺在蕭家製造內亂,然後趁虛而入……」紫天昊聽著,也並沒有什麼意外,因為這確實是個對付蕭家最好的突破口。

「所以,你有辦法讓我見到蕭四爺嗎?」鬼煞問道。

「當然有,不過,以你這樣的身份,蕭四爺是不會見你的,除非……」紫天昊看了鬼煞一眼。

「除非什麼?」鬼煞也立刻問道。

「除非你告訴他你真正的身份。」紫天昊應道。

「那不太好吧,萬一他告訴蕭家主怎麼辦?」鬼煞眉頭一簇道。

「不會的,你畢竟是他的親侄子,他不至於會趕盡殺絕,相反的,他或許會認為你是個非常值得利用的棋子。」紫天昊搖搖頭,接著便道,「當然,我也不能保證他的想法究竟會有什麼,但如果想讓蕭家大亂的話,這應該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途徑。不過,我只是我的建議,因為你們蕭家之間的恩怨,跟我沒什麼關係,所以,我最多就幫你牽橋搭線,剩下的還要看你自己的……」

「我知道了。那我先請示一下冷護法。」鬼煞也是謹慎道。

「隨你,那我先走了。」紫天昊說完,便影步一展,絕塵而去。

沒多久,紫天昊就到了獸廄,但見這獸廄已經擴建的差不多了,基本上是按照他所規劃的藍圖所擴建的,不僅擴大了原本獸廄的面積,而且,還建了不少輔助設施。此刻,正有不少工人以及蕭家弟子在獸廄裡外忙碌,應該是在做收尾工作,而在場監工的自然就是馬大權。

而馬大權見紫天昊突然出現,顯然也愣了一下,但馬上就迎了上去,卑躬屈膝道,「恭喜白武……不,恭喜白護法在武皇大會選拔賽上過關斬將,輕而易舉的就拿下優勝,這實在是蕭家之耀,我們獸廄之光……」

「這擴建什麼時候能全部完成?」紫天昊立刻問道。


「再過三天應該就能全部竣工了。」馬大權應道。

「不錯,看來曹總管的辦事效率還是相當快的。」紫天昊滿意的點點頭。

「那是,那是,不過,屬下也是日夜監工,不敢怠慢……」馬大權也是邀功道。

「我知道,這五萬金算是你的辛苦費。」紫天昊也懶得廢話,馬上掏出五萬金票拍在馬大權手上。

馬大權頓時一瞪眼,就感覺手一沉,雖然只是金票,但這數額可是沉甸甸的。

「另外,這五十萬金替我給曹總管送去。」紫天昊又拿出五十萬的金票疊了上去。



馬大權一見手裡一疊高高的金票,也是差點就沒站穩,心想,難怪曹總管這一個月來拚命讓他們趕工,原來是有好處可撈,而且,這好處的份量可不一般!

「等獸廄全部擴建完成後,就派人通知我,到時候我會親自來驗收。」紫天昊交代了一句,便徑直離去。

紫天昊回到大院后,就見蕭楚璇竟然在大院內,似乎正打算進他的屋子,看樣子很急似的,但被陳奇攔在了屋外。

「大小姐,我大哥真的不在裡面,他剛才出去了。」陳奇也是一臉扛不住的解釋道。

「那我進去等他。」蕭楚璇馬上說道,其實,她是懷疑紫天昊故意閉門不見,因為知道她肯定會找上門,要他解釋舒妃的事情。

「我大哥不喜歡別人進他屋子的。」陳奇苦著臉道。

「我又不是別人,我可是他的未婚妻,馬上就是他的妻子,既然你叫他大哥,以後就要叫我大嫂,大嫂的話,你敢不聽!」蕭楚璇馬上擺出威勢道。

「這……」陳奇也是十分為難,畢竟,這蕭楚璇是蕭家大小姐,日後更是大嫂,所以,自然也是得罪不起。

「我的未婚妻,你就別為難他了。」紫天昊見陳奇招架不住,也是搖頭一笑的出聲。

「原來你真不在啊!」蕭楚璇轉身見是紫天昊,也是嗔了一句。

陳奇一見紫天昊回來,也頓時鬆了口氣,也識相的先回自己的屋子了。

「我剛才去看了一下獸廄擴建的情況。」紫天昊應道。

「哦。」蕭楚璇看了紫天昊一眼,一時間突然也不知道改怎麼開口,雖然她很想知道紫天昊和舒妃究竟是什麼關係,但是,她覺得紫天昊應該不會告訴她。

「如果你是想問魔妃的事情,那我只能告訴你,她確實和我有些關係,但只不過是利益上的。」紫天昊也知道蕭楚璇的來意,也直接點明道。

「那你跟她真的有過什麼?」蕭楚璇一聽,也是美眸簇起,心想,這傢伙還真是有能耐啊, 總裁爹地要轉正 ,畢竟,這魔妃可是神玄大陸數一數二的大美女,雖說她對自己的容貌也是很有自信,但是和魔妃一比,多少還是有些自愧不如!< 「如果你想知道,我不介意告訴你,但鑒於我們現在的關係,我覺得有些話還是不要說明的好。反正,我們之間的關係也只是利益上的合作,我們只要做好各自的本分就行了,你不需要擔心太多……」紫天昊一副認真之色。

「誰擔心了,是你自己隱瞞了這麼重要的事情,既然我們合作,我也希望你能對我坦白一點。」蕭楚璇也是不甘心道,不過,她究竟不甘心的是被紫天昊蒙在鼓裡,還是不甘心紫天昊是舒妃的男人,她之前心裡也是無法分清楚。但是,她現在心裡卻是相當空落落的,就像是有什麼心愛之物被搶走一般,讓她有些難以淡定。

「沒事的話,就請回吧!」紫天昊說完,就徑直朝自己的北屋走去。

蕭楚璇瞪了紫天昊一眼,但拿紫天昊也沒轍,最後,也是帶著幾分不悅而去。

回到北屋后,紫天昊就進入系統,開始熟悉寶獸系統新增的基因庫功能,而這寶獸基因庫明顯比他想象中的要龐大,還非常複雜,牽扯到很多現代的基因領域的知識,所以,他不得不臨時惡補各種基因知識,幸好系統可以直接將基因知識植入他的大腦,讓他慢慢消化,所以,差不多用了兩天時間,他就將大部分基礎的基因知識掌握,並且,也已經懂得基本的基因收集操縱。

又過了一日,紫天昊覺得獸廄也應該差不多擴建完成了,所以,他便先出了系統,果然一出屋,這陳奇就跟他彙報了馬大權派人來通知獸廄的擴建已經順利竣工的事情,所以,他就帶著陳奇和林寒前往獸廄。

到了獸廄,紫天昊就見曹勛和七、八位蕭家武皇站在一起,馬大權則站在一旁畢恭畢敬的伺候著,而獸廄內外,有超過三十位弟子在忙活,似乎已經恢復日常的工作了。

「曹總管……」紫天昊走上前後,馬上拱手叫道。

曹勛和在場的幾位武皇也立刻回禮,並且,還和顏悅色的跟紫天昊道賀,由此可見,現在紫天昊在蕭家的地位明顯比之前提升了很多,當然,這護法也不是白封的。

「白護法,我可總算是見到你了,你這一回來,就突然又不見蹤影……前兩天,我本來還想好好宴請你,祝賀你奪得武皇大會選拔賽的優勝……」曹勛見紫天昊來了,也笑臉相迎的說道,因為這次擴建獸廄,他收了紫天昊不少好處,所以,對紫天昊的態度比之前更加熟絡不少,當然,誰會跟財神爺過不去呢!

「曹總管客氣了,這理應是我來請才對,如果不是曹總管盡心儘力的話,這新獸廄應該也不會這麼快就擴建完成。」紫天昊也是禮尚往來道。

「白護法這話說的,這擴建獸廄可是我們蕭家的大事,事關我們蕭家寶獸的培養和提升,加上還是家主親自吩咐的,所以,我肯定不能怠慢。」曹勛這話說的也是冠冕堂皇,「你之前要的弟子人數,我也已經都安排好了,剩下的下個月我也會盡量都給你安排上,現在這獸廄比之前大了數倍,如果人手不夠的話確實不太好辦。」

「那就麻煩曹總管費心了,對了,我還有件事情,希望曹總管再幫忙一下。」紫天昊說道。

「哦,白護法還有什麼要求就儘管提出來,我儘力辦好。」曹勛也是十分乾脆道。

「也不是什麼要求,我只是想讓曹總管幫我多宣傳一下,讓蕭家的王級弟子以及諸位武皇,還有那些武聖大人物可以將他們的寶獸都交由我們獸廄寄養,其他我不敢保證,但我能保證只要在獸廄寄養,他們的寶獸的產寶率會比之前至少提升一倍的速度……」紫天昊馬上說道。

「提升一倍?!」曹勛一聽,也是雙目發亮,因為他自然清楚這產寶率提升一倍是什麼概念,而且,這蕭家雖然是魔武境的第二大家族,但是在寶獸方面卻極為不專長,加上也沒有這方面的人才,所以,這蕭家的那些武皇以及武聖大人物幾乎都是自己親自飼養寶獸,而獸廄也就成為可有可無的。不過,自從紫天昊當成這獸廄總管以後,馬上就對獸廄大刀闊斧的改革,而且,還兌現了之前對家主的承諾,讓獸廄超過一般的寶獸產寶,所以,由此可見,這紫天昊確實是很有能耐的。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紫天昊如今已經是名正言順的蕭家的乘龍快婿,武皇大會之後就會與大小姐蕭楚璇舉行大婚,所以,他現在在蕭家的地位也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很快的,和曹勛一同而來的那些武皇便先爭先恐後的報名,而紫天昊也馬上讓馬大權給那些武皇辦登記手續以及記錄所寄養寶獸的相關信息。

之後的幾日,這消息也隨之傳開,更多蕭家的王級弟子以及武皇也都紛紛將自己的寶獸寄養到新獸廄,一是沖著紫天昊這蕭家乘龍快婿的頭銜,二也是沖著紫天昊所承諾的能夠提升一倍的產寶速度。除此之外,也有幾位蕭家的聖級護法和長老也看在紫天昊現在的身份,把自己的寶獸送入新獸廄暫時寄養,算是捧個人場。

不到十日的時間,這新獸廄中所寄養的寶獸,加上原來的,就已經超過七十隻,數量相當客觀!

見時間已經差不多成熟后,紫天昊便趁著夜色,出現在已經空無一人的寂靜獸廄之中。

「夢兒,把整個獸廄以及包括方圓百米的範圍與系統進行時空對接……」隨後,紫天昊立刻就示意道。

「時空對接開啟!」只聽夢兒的嬌音響起,緊接著,就見紫天昊胸前的尋寶盤閃爍起耀眼的白光,然後,漂浮而起。

下一刻,一道驚人的光束就從獸廄中央衝天而起,剎那間,就不斷擴大,化為巨大的光柱將整個獸廄籠罩其中,最後,直到獸廄外圍的百米才停下。

而如此異景,自然也驚動了蕭家上下。

很快的,負責巡邏的一些蕭家弟子也迅速趕往獸廄的方向,但等他們趕到的時候,那白光已經消失無蹤,獸廄內也沒有什麼可疑的人物,最後,他們只能悻悻而去。< 與此同時,就在離桃源鏡不遠的空白場景之中,驀地,巨大的奇影瞬間從天而降,赫然是一棟棟建築物以及建築物的一些景物,這突然出現的正是蕭家獸廄。

這時,紫天昊也從獸廄走出,然後,轉身環視四周,十分滿意的點點頭,這系統果然很強大的!

「時空對接完成,現實世界和第二世界的兩個場景已經完全同步,不管你在第二世界的場景之中做什麼,現實世界的場景也會隨之改變,但是,現實時間場景中的人物並不會發現你的存在。」夢兒說道。

「先開始這獸廄裡面的寶獸基因吧!」紫天昊也沒閑著,馬上說道。

隨後,紫天昊再次進入獸廄,開始採集獸廄內所寄養的寶獸的血液,再利用寶獸基因庫逐一分析基因,收入基因庫,而這也是他邁出改革整個神玄大陸的寶獸領域的第一步。

時間一晃就是幾天後。

正在系統中,十分投入的進行基因比對的紫天昊突然聽到系統發出警報,所以,他便停下手中工作,馬上離開系統,回到北屋后,他就聽到有急促的敲門聲,他便將門打開,就見林寒站在門外。

「有事嗎?」紫天昊問道。

「家主好像有要事找白護法……」林寒應道。

「哦,我知道了。」紫天昊點點頭,等林寒離開后,他就收拾了一下,換了一身得體的衣物,然後,就去了百武堂。

到了百武堂,紫天昊就見此刻堂內聚集著不少蕭家的大人物,包括一些之前沒見過的護法和長老,蕭楚璇和蕭正雄也在場,此外,還有在武皇大會選拔賽上被他算計過的那個蕭家九階武皇俞昆。

「家主!」紫天昊進門后,就立刻對蕭正淳拱手道。

「白護法先坐吧!」蕭正淳伸手示意了一下。

紫天昊點點頭,便坐到俞昆隔壁的位置山,而俞昆見到他,自然是一副嗤之以鼻之色,顯然是看他非常不爽。



————-鳴——-謝———————-

Previous article

「三姐,你看怎麼辦?」木天說。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