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許久之後,江紛蕭那散發著寒氣的身體微微有點發熱,兩人四目相對,彼此真情流露。

「找到爸和媽,我一定立即娶了你。」楊封天摟著江紛蕭的纖腰,輕輕地點了一下江紛蕭的鼻尖說道。

「恩!」江紛蕭輕哼道。

正在這個時候在楊封天的帥帳外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盟主,我們距離天嶺山不到三十公里了。」一個士兵提醒道。

聽到士兵的聲音,楊封天暗罵此人說的不是時候,但是直到大戰將即,還是戰事重要,因此放下了江紛蕭說道:「進來吧!」

之後士兵進入到了帥帳之中,楊封天說道:「我們不必前進了,在此安營紮寨,明日黎明我們就帶著二百萬軍隊朝著天嶺山殺過去。」

「明白!」士兵敬禮道。

隨後士兵立刻把楊封天的命令傳達到了各個軍隊,所有士兵在此安營紮寨,之後便為第二天的戰鬥磨刀備戰。

此次戰鬥楊封天也是做了充分的準備,人類士兵全部都裝備上了楊封天的科技產品,修靈者也都擁有更高級的科技產品,小炸彈大約有五十萬的庫存,那是相當的豐厚,聖神城的材料都被拿空了。

… 經過幾個小時的奔襲之後,楊封天率領二百萬大軍來到了天嶺山下,此時大軍距離天嶺山不過一公里的距離了,前方的情景一覽無餘.

從遠處觀看,可以見到天嶺山上的一些哨兵,估計幽蕭教會的四十萬大軍都已經駐紮進了天嶺山裡面了,隨時等候楊封天等人殺入。

見到眼前的情景楊封天並不意外,要是幽蕭教會的人率領軍隊在外面和他對陣,那才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現在正好符合幽蕭教會的境況。

「盟主,我們該如何進攻?」院長吳旭走到楊封天的面前拱手說道。

「我估計幽蕭教會的傢伙已經埋伏在了天嶺山了,我們要是全軍壓上必定會死傷慘重,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我們不幹,這樣吧把飛行靈獸兵團和天空兵團調出來,差不多也有三十萬的兵力了吧,讓他們作為先鋒部隊,先去給予幽蕭教會致命一擊,然後順便偵察一下天嶺山的情況,然後我們所有靈帝及靈帝以上的高手全部殺入其中,最後我們的大部隊在進入天嶺山盪除這些傢伙。」楊封天立刻頒布命令道。

「好!就這麼辦!飛行靈獸兵團、天空兵團聽令,立刻進攻天嶺山,靈帝及靈帝以上的高手準備作戰,其他人原地待命。」院長吳旭的聲音傳到了二百萬戰士的耳朵里。

爾後飛行靈獸兵團和天空兵團立刻朝著天嶺山進發,正當快要來到天嶺山的時候,從天嶺山裡面飛出來了眾多強者,大約有幾萬名,一齊朝著兩個兵團發起猛烈攻擊。

對此楊封天並不擔心,領導飛行靈獸兵團的是秋風夢獸一族的一名太上長老,而天空兵團的領導者正是林lang,以林lang那強大的單兵作戰能力想要穩固住戰局是非常容易的。

雙方在空中進行著大戰,在天嶺山上也有眾多幽蕭教會的士兵朝著空中攻擊,不過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攻擊的次數不會超過三次,馬上就會被在空中的獵魔盟士兵轟死。

二十分鐘過去,楊封天看那些和兩個兵團對戰的幾萬敵軍死的差不多的時候,立刻發起第二道號令,令靈帝及靈帝以上的強者前進,當然其中不包括楊封天,他還要指揮這二百萬人進行戰鬥。

此時在天嶺山內發起了一陣陣的靈力爆炸聲,幽蕭教會逐漸走向了衰弱。

「全軍壓上!」楊封天見到前方戰局已定,立刻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瞬間一百多萬的士兵擂鼓吶喊著,腳踏地面的聲音好像雷鳴一般,大地都被這幾百萬人的重量壓得慢慢凹陷,刀光劍影反射著那燦爛的曙光,士兵們帶著希望和對未來的憧憬殺向了天嶺山,殺向了幽蕭教會,殺向了前方。

楊封天立刻給獸神發了一個消息,讓他進行攻擊,戰爭到了這個份上,也沒有必要讓獸神再隱藏下去了,他是時候出面了。

轟!

在天嶺山內發出了一陣陣的巨響,獸神帶著他那差不多十萬左右的靈獸大軍開始了反叛,瞬間幽蕭教會的人數就剩下不到二十萬了,甚至是只有十萬左右的人數了。

戰鬥的時間經過了半個小時,在二百萬士兵的強力攻擊下,幽蕭教會的軍隊總算是潰敗的不成樣子,全部都被楊封天等人殲滅,但是令楊封天不安的是,那些神境強者還有三眼魂王乃至伴生幽靈沒有一人被楊封天等人發現,彷彿這些人都消失了一般。

「報告盟主,所有幽蕭教會的人員已經被我們全部殲滅。」裘老來到楊封天面前說道。

「還是沒有那些神經強者的痕迹么?」楊封天問道。

「依然沒有找到。」裘老低下頭說道。

「好吧!讓院長吳旭帶領一百九十萬大軍先回聖神城,留下十萬大軍在這裡清掃戰場。」楊封天沉吟道。

「恩!好的!」裘老點點頭說道。

過了一會楊封天來到了獸神的面前問道:「獸神!你知道這些人去哪了嗎?」

「對此我一無所知,在之前會長吩咐我讓我率領幽蕭教會的所有士兵駐守天嶺山,然後就不知去向,他們的速度也都非常快,很快就不見了蹤影,去了什麼地方我也全然不知。」獸神搖搖頭說道。

「你知道幽蕭教會的老巢在什麼地方么?」楊封天問道。

「老巢?幽蕭教會的據點很多的,據我所知幽蕭教會在十神大陸上有三十多個據點,其中分佈最多的是在獸域的黑妖獸一族之中,至於最大的那個據點好像是在黑暗森林那邊吧!不過具體位置我也不詳,因為幽蕭教會內的每一個成員都無法說出幽蕭教會所有的據點所在,有的甚至就知道他所在的據點,幽蕭教會的保密工作做的是非常好的。」獸神說道。

「這樣,你帶我去黑妖獸一族,我想去那裡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楊封天思索道。

「好的!我們現在就去嗎?」獸神爽快的答應道。

「恩!」楊封天點點頭。

隨後二人朝著獸域黑妖獸一族進發。

黑妖獸屬於獸域一種暗屬性的靈獸,在靈獸界的口碑不好也不壞,雖然黑妖獸隸屬於黑暗屬性的靈獸,但是平時非常低調,對於靈獸界的一些大事很少參與,也極少和其他的靈獸發生摩擦,要不是獸神生活在獸域,再加上獸神又是幽蕭教會的成員,不然的話想要知道這個據點都是一件難事。

經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楊封天和獸神來到了一處山脈,這處山脈上長滿了樹木,大多都是黑松之類黑顏色的樹木,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座黑山。

「黑妖獸一族我也來過,但是也只是走馬觀花而已,這次大戰黑妖獸一族也參與了大戰。只不過在之前的幾場大戰中死傷殆盡了,畢竟這黑妖獸也不是什麼高貴的種族。我們從那個山口進去吧!」獸神指著一個山口說道。

「好的!」楊封天點點頭說道。

隨後二人來到了山裡面,在山裡面到處都是黑色組成的世界,經過了一段時間兩人來到了黑妖獸一族的深處。

「終於來了,我們在此等候多時了。」一個陰森的聲音從山上幽幽的飄了出來。

「你是何人?」楊封天謹慎的問道,此時聽見有人的聲音楊封天並沒有多少的恐懼,反而有點驚喜,至少說明那些神境強者並不是人間蒸發了。

「這麼快就不認識我們幾個了。」正在這個時候五個穿著黑色鎧甲的人突然出現在了空氣之中。

見到這五個人,正是那打不死的五行惡魔,感受到了他們的氣息,楊封天心中一涼,他們五個竟然全部都突破到了真神!

「你們是怎麼突破到真神的?」楊封天冷冷的說道。

「這你就不必操心了,我們自有我們的辦法。」魔焰皇淡淡的說道。

「你們是怎麼知道我會來黑妖獸一族的?」楊封天說道。

「奧!這多虧了那位獸神同志了。」魔焰皇瞥了獸神一眼說道。

「我明白了,原來你們是故意讓我在天嶺山的。」獸神瞬間血脈曲張,一臉怒火的看著魔焰皇道。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魔焰皇說道。

見到這個場景,楊封天皺了皺眉,原本以為是獸神背叛了自己,但是貌似眼前的情況並不是這樣。

「你們是怎麼知道獸神反叛的?」楊封天鎮靜的說道。

「自然是我們會長大人所為,現在也不需要和你扯淡了,弟兄們開打吧!」說完五行惡魔化為了五道能量分別注入了周圍的五座山裡,立刻山體就發生了變化。

五座山發生了劇烈的抖動然後把楊封天和獸神緊緊的包圍在了中間,沒有放出一條出口。

「五行惡魔大陣!」雷魂頗有震驚的說道。

「什麼五行惡魔大陣?」楊封天問道。

「這是五行惡魔的絕技,據說這個五行惡魔大陣必須要在特定的地點和特定的時間才能施展出來,這個大陣一旦使出想要破除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具有九星九級巔峰真神的境界,可以直接遁出空間,另一個辦法就是打敗五行惡魔,而五行惡魔通過大陣的增幅可以大幅度增強自身的實力,在之前他們就是極為普通的真神,現在估計能夠達到九星六級真神了。」雷魂說道。

「他們是怎麼到達真神境界的?」楊封天皺眉道。

「可能是動用了一些秘法吧,不過我估計這種晉陞的副作用一定很大,你和獸神齊心協力應該還是有希望獲勝的。」雷魂回答道。

隨後在五座山的山頂上面出現了五行惡魔,此時他們一個個都居高臨下,虎視眈眈的看著楊封天和獸神。

「竟然都成了九星六級的真神。」獸神震驚的說道。

「雖然你們成了九星六級的真神,但是比起真正的九星六級真神還是要差不少吧!」楊封天冷漠的說道。

「那又怎樣, 大腦異常 。」五行惡魔邪-惡的笑道。

… 「不過你們真的認為你們必勝么?」楊封天深邃的眼睛望著五行惡魔道.

「本來沒有但是,有了這個五行惡魔大陣,就有了,你們兩個就算是有通天的絕技也未必是我們的對手。」魔焰皇猖狂的說道。

「奧!那還扯什麼淡。」楊封天大罵一聲,然後立刻使出了光神劍訣三式,全身的實力提升到了最強,九星六級巔峰真神。

隨後楊封天釋放出來了黃昏領域,馬上整個世界的各個角落都盡在楊封天的掌握之中。

「獸神還不快使出你的絕技。」楊封天提醒獸神道。

「好的!獸神領域——開!」 你怎麼又慫了[快穿]


獸神領域和楊封天的黃昏領域不同的是,獸神領域可以大幅度增加獸神的攻擊力,甚至能夠提升兩倍,而楊封天的黃昏領域卻是多方面提升的,主要功能在於偵查。

兩個領域各有各的特點,不過要說實用還是要數楊封天的黃昏領域。

「哼!雕蟲小技,惡魔天音。」五行惡魔冷哼道,隨後一陣駁亂高亢的魔音從四面八方傳入了楊封天的耳朵裡面。

楊封天感覺到那音波從四面八方傳入到了他和獸神的耳朵裡面,瞬間鼓膜一陣刺痛,楊封天的腦海裡面受到了一下劇烈的震蕩,不過好在楊封天的精神力還算強橫,立刻將精神力凝聚成盾牌狀,擋住了魔音的進攻。

隨後楊封天將精神力分離出來了一小部分,然後化為一個袋子將楊封天周圍的魔音全部吸走,馬上楊封天的壓力大大減小。

而獸神的那邊可沒有這麼好運,獸神無論是在攻擊上還是在防禦上,甚至說在速度上那都是一等一的好,但是魔音的攻擊不同尋常,獸神的精神力並不算是很強,因此很容易就被對方的惡魔天音著了道。


「九天聖光訣,金眸聖光!」楊封天毫不猶豫的使出了金眸聖光,雙眼變成了燦金色,兩束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芒散播出來,空氣中的魔音被逐步瓦解,最終消失在空氣之中。

「沒想到,竟然讓你們破了惡魔天音。魔金、魔木、魔水、魔火、魔土,魔五行,弒殺!」五行惡魔再次施法道。

瞬間五行惡魔各使出他們屬性的攻擊,五種屬xj織在一起然後化為了一柄絕世魔刀朝著楊封天刺去。

看著這一柄魔刀,楊封天手心處冒出一陣冷汗,這個魔刀的攻擊力大大超過了他的想想,僅僅憑著他一個人想要擋住這柄魔刀簡直是痴心妄想。

「封天,這是五行惡魔幻化出來的五行魔刀,這個魔刀可以克萬物,但是萬物沒有一種可以克魔刀,因此你和獸神防禦的時候絕對不能夠使用屬性攻擊,必須使用物理攻擊,不然你們定會被魔刀的攻擊泯滅。」雷魂適時地提醒道。

聽到雷魂的話,楊封天趕緊對獸神傳音道:「使出你最強的物理攻擊。」

「好嘞!青拳殺!」獸神立刻會意使出了他最強的物理攻擊青拳殺。

「三光煉天掌,三光煉天地!」楊封天使出了三光煉天掌,三光煉天掌修鍊到極端可以轟出三個光掌虛影,其攻擊力相當於聖級靈技,其威力十分嚇人。

轟!

一聲巨響之後楊封天和獸神被五行魔刀打的深陷地下兩米,全身的氣血翻騰,消耗靈力也極為龐大。

「我明白了!五行!哈哈!哈哈哈!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不是相生相剋的,五行也有剋星,五行的剋星就是無屬性,神陽焚天,焚燒吧!我的太陽!」楊封天突然狂笑道。

隨後神陽焚天衝天而起,瞬間化為了一個直徑十米的太陽,其暴戾的能量席捲了整個山脈,從神陽焚天的上面分離出來了五道火球,這五道火球全力轟向了天空。

轟!

一陣巨響過去,天空出現了一個結界, 豪門蜜寵:甜心小妻搶回家

緊接著五行惡魔各自吐了一口鮮血,帶著不甘和怨恨的目光說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很簡單,任何事物都是相生相剋的,五行也是一種屬性,既然是一種屬性那就有辦法破除,五行的中間便是無屬性,而無屬性又相當於虛無,既然如此我的攻擊就能輕易破除你們的五行惡魔大陣。現在你可以和我說說你們會長他們去那裡了吧!」楊封天有條不紊的說道。


「果然聰明,不過可惜已經晚了,這個時候我估計會長已經完成他的祭祀了,哈哈!」魔焰皇大笑道。

「祭祀?」楊封天皺了皺眉,疑惑道。

「沒錯!正是祭祀,通過祭祀,我才得以擁有肉身,才得以逃脫你對我的控制。」正在這個時候一個穿著黑袍的人從天空中慢慢走來。

感覺到此人散發的威勢,楊封天心中一凜,這樣的靈力威壓對自己來說是只增不減,也就是說此人的實力要在楊封天之上。

「你就是幽蕭教會的會長?」楊封天平靜下自己的情緒朝著黑袍人說道。

「是的。」這位幽蕭教會的會長淡淡的說道。

聽著這名會長的聲音,楊封天總覺得在何處聽見過,但是卻又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好了!不用猜了,我——就是李敏超,你少年時期的噩夢。」黑袍人緩緩地揭開了他的黑袍,露出了一張陰翳慘白的面龐。

「李敏超?竟然是你!」楊封天震驚的說道。

「沒錯,我就是李敏超,從你誕生的那一刻起,我就誕生了,我從來都沒有擁有過實體,我只是你的影子,我只是你的伴生幽靈!」李敏超雙目憎恨的說道。

「你怎麼會是我的伴生幽靈?」楊封天疑惑道,伴生幽靈的樣子是和伴生者一模一樣的,但是李敏超顯然和楊封天有天翻地覆的差別。

「有何不可?怪就只能怪你的命運太悲慘了,不過還好通過幽靈祭祀,我成功與三眼魂王融合形成了幽靈魔王,擁有了強大的實體,再加上我那無窮的幽靈能量,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吞噬了你,我才真正的完整了。」李敏超一臉狂熱的看著楊封天說道。

「我的父母在什麼地方?」楊封天雙眼凝視道。

「奧!你是說那兩個老東西啊!他們估計快不辦事了吧!看在你快被我吞噬的份上,就讓你再瞅瞅那兩個冥頑不化的傢伙吧!」李敏超說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扔出來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已經兩鬢斑白,蒼老的不成樣子,顯然正是楊封天闊別十多年的父母。

「爸!媽!」楊封天眼睛立刻濕潤了,將父母從空中接了下來。

「封天!」看著楊封天,楊封天的父母老淚縱橫。

「你到底對我父母做了些什麼?」楊封天雙眼猩紅的望著李敏超說道。

「也沒做什麼,就是把他們關在大牢里,可能是因為吸收黑暗氣息吸收的太多了吧!」李敏超毫不在意的說道。

此時父母的靈力修為已經銳減到了靈帝,甚至只是靈帝剛出頭,可以想象這些年父母受了多大的苦難。

「好了沒有,我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你lang費。」李敏超不耐道。

「爸媽!你們現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去就來。獸神!保護好我父母。」楊封天把父母輕輕地放在地面上,對獸神說道。

「好的!你要多加小心。」獸神說道。

楊封天點了點頭說道,隨後升入空中,對著李敏超冷漠的說道:「去蟲洞吧!我可不想搗毀這裡。」


但他這人臉上慣沒有什麼表情,因此在他媽媽和姐姐眼裡,這就是負心渣男的冷漠眼神。

Previous article

秦風心念電閃,身子原本射出百米之外,竟在半空中硬生生滯住了身形!那大道聖機圖在心中漂過,彷彿被他靈覺從中剪裂!他的身軀,直接從半空中墜落下來,將地上砸了個深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