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他這人臉上慣沒有什麼表情,因此在他媽媽和姐姐眼裡,這就是負心渣男的冷漠眼神。

她們雖然心疼這個傻孩子被打成這個狗樣子,但一見到事主親自來,難免還是愧疚更多。

正拿著勺子喂飯的顏夫人都覺得臉上突然燒起來了。

蕭綴開口道:「阿姨,我能跟他單獨談談么。」她的手指把皮包鏈子上的水鑽握的很緊,硌得手指內側生疼。但她看到顏舜兩隻手上都纏著繃帶,心裡疼的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原來她早已經這麼在乎這個人了。

她清了清嗓子,在沒得到答案以前又一次開口,「阿姨,晨姐,我能和他單獨待會兒嗎?」

原本顏夫人就是覺得不知道該怎麼接,這下看她態度這麼堅決只能妥協。

她太害怕她兒子又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來了。這可是準兒媳婦。她下意識盯著蕭綴肚子看了兩眼。

哎,也不知道這個孫子有沒有幸降生到顏家呢。

兩個人出去之後,病房裡還剩下兩個人。

顏舜等了好久不見這個女人主動開口,苦笑一聲道,「你還來幹什麼?」

女配的女兒(穿書)

他只說了一句話,蕭綴卻在心裡給他補上了後半句。 **

下午的數學考試從2:30開始入場,曲衣然特意早去了一會兒,雖然現在進不去高二、五班的教室,他卻可以在那教室周圍晃悠幾圈,找找存在感……靈的。


曲衣然現在已經能判斷出遊盪在校園中那個靈並不是地縛靈,高二、五班的教室附近已經沒了靈魂漂浮過的痕迹,陰冷的寒氣確實退散了不少,但依舊殘留了些許頑固不散的怨氣,咄咄逼人的。

如果是浮遊靈, 重回1981:學霸蜜戀攻略

難道會是……那個?

曲衣然心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

倒是令三人見他如此心急的提早跑來學校,心中都覺得十分納悶。

最後還是藏不住想法的高俊問道,「我說曲哥,你怎麼看起來緊張?數學不是你最拿手的科目嗎?聽我們班老王頭說這次的題應該沒有上月的那次模擬難,再說你上次就丟了5分啊,這次也肯定沒問題的。哎……我就慘了呦,我數學幾何一塌糊塗,快點來理科綜合吧,我只要看數學卷子就腦仁疼!」

曲衣然無語望天,「…………」

怎麼沒問題?

問題大了!

他還真沒想過課本都快落灰的曲衣然在理科方面成績不錯,也正因為是這樣問題才大了!

他本來已經做好了數學和理科綜合全交白卷的準備,但是不負責任地交了白卷之後呢?

曲衣然有些苦惱的抓了抓自己那一頭燦爛的黃毛。

他卻是不知道,其實「曲衣然」只有數學一科成績非凡,其他科目都是渣,數學分再高還是會註定他落榜的結果。

一個神秘的靈,一場註定失敗的科目考試,都令曲衣然倍感頭大。

聽魏晉說他們考場里上午暈了兩個考生,如果都是因為那靈造成的,那麼他必須儘快行動,將靈凈化指引才行了。

全世界我最渣[快穿] ?大多數人都是一次的吧。

暈倒了不能繼續考試了該怎麼辦?能怎麼辦……天朝教育就是這樣,一錘定輸贏,無論你發揮的好與差,都沒了第二次機會。

也許有人會說,那就復讀唄。

復讀真是那麼好復成的?又有多少人有把握在第二年能發揮穩妥,又有多少青春讓你繼續在高中校園裡盡情揮霍……

要知道,時間總是不等人。

你還要重複過一遍地獄般的高三生活,如果可以選擇,誰會願意去重複?

復讀生所承受的壓力往往是很多人想象不到。

曲衣然手指一緊,不自覺地握成了拳頭,在狹窄的褲兜內捏得吱嘎作響。

「衣然?」方言側過身看著他驀然緊繃的臉,「怎麼了?高俊說話一直這樣,你別多在意。」

他以為曲衣然是因為高俊話太多,嫌煩了。

「沒什麼。」曲衣然試著放鬆自己,含糊地找了理由說,「我去趟洗手間。」

方言點了點頭,「嗯,考完了以後再見,你要是提前交卷了,就在UCC里的老位置等我們。」

聽他說完,曲衣然身體一僵,「…………」

絕對不會提前交卷的,即使胡編亂寫也要把整張卷子都寫滿了=。=

況且曲衣然根本不知道UCC的老位置,也沒處等他們去。

邊走邊感受著走廊內的特殊氣息,很淡,明顯已經離開了很久的。


看來那隻靈已經離開了二樓考場,轉移陣地了。

距離下午的數學考試還有四十分鐘,吃飽喝足的考試們陸陸續續都趕了回來,他們驚訝的發現,上午還陰冷陰冷的二樓奇異的變暖和了?

可是一樓寬敞的走廊里卻泛起了一陣莫名的涼氣。

窗外明媚的太陽光似乎被什麼東西遮住了似的,即使依舊能充分地透過玻璃照射進來,冷意卻直爬人的脊背。

「這到底怎麼回事?冷死人了!上午還好好的……」

「誰知道呢!我們還是快點進去吧,開始檢查了,嘶嘶……真冷啊……」

路過嘰嘰喳喳的人群,曲衣然默不作聲地豎起耳朵仔細聽著。

開始檢查了,說明……數學考試即將開始。

該來的總會來,躲不過,他也沒辦法躲。

曲衣然深呼吸,吸入肺中的氣息很涼,令他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現在精神多了。

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曲衣然隨著人流走到了自己的考場門口。

數學考試開始的鈴聲明明與上午考語文的時候一樣,然而心境不同,此時此刻的感受也就完全不同了。

曲衣然心思明顯不在答題上,卻還是迷迷糊糊的跟大多數人一樣埋頭做題填寫答題卡。

教室內越來越陰了,孜孜不倦照耀大地的太陽被驀地冒出的烏雲遮住,只露出了小半張臉,卻沒了之前火力十足的勁頭。

原本大敞四開的窗子都被監考老師們給關上了,現在的天氣還真是瞬息萬變,天氣預報似乎在進入夏季以後就沒有準過。

看來即使是北方的城市,也應該時刻在包里備一把雨傘了。

他們哪裡想到,外面淅淅瀝瀝砸下來的是玻璃球大小的冰雹。

「噼噼啪啪」,冰雹擊打著窗戶、外牆,聲音有點像胡亂敲打的小鼓,一聲接著一聲,毫無章法。

許多考生抬起頭快速掃過窗外后又瞬間垂下,繼續一心一意的答題。

而坐在靠窗位置的曲衣然卻並沒有任何動作,他不僅能清楚地感覺到那隻靈來了自己所在的教室里,還能感覺到……那隻靈,就在自己身後同學的背上。

果然應了他心中的猜想,不是地縛靈也不是浮遊靈,這是一隻特殊的背後靈。

背後靈,顧名思義就是專門跟在人背後的靈。

它們可能為善靈,亦為守護靈,多半是心中惦念著昔日的恩情還沒有報答,所以才會在死後固執地不去轉世投胎。

這種情況在古時居多,如今卻是極其少見的。

近現代以來,已經鮮少會有善靈出沒了。

是的,這隻考場里到處亂晃的靈並不是善茬的,然而它最特殊的地方在於,這隻靈也不算是惡靈。

所謂背後惡靈即是被惡鬼纏身。

如今近距離的靠近這隻靈,竟然完全沒有感覺到任何惡意,冷氣倒是十足,卻是發自心底哀傷凄涼的冷。

曲衣然垂低了頭閉上眼,細碎的劉海順著額頭的弧度遮住了眼帘,讓他看上去像是在思考什麼。


放鬆了全身,靜靜的感受靈散發出的濃烈不甘。

這隻靈很安靜的浮在了他身後那名男同學的肩膀上,就是不知道,他的下一步想法是什麼。

無緣無故出現在考場的背後靈,專門浮在考生身後,那麼第一聯想便是考生了。

解鈴還需系鈴人,如今自己也是考生。

「不要試圖侵入他的身,你的力量不足以支撐你的瘋狂行為。」

「誰?」那隻浮在人肩膀上的靈被嚇了一跳,有些慌張的四處張望起來。

不對啊,這屋裡鴉雀無聲,除了沙沙作響的寫字聲外,根本沒有一個人開口說過話。

一定是自己產生幻覺了,用腳指頭都能明白的,高考的考場里哪有人敢在監考老師面前亂說話?

嘖嘖,他揉了揉眼睛自嘲地笑了,「做鬼都能產生幻覺,呵……我沒救了。」

「不,你還有救的。」曲衣然無聲地說。

「…………」

見鬼了!!!

這隻靈很明顯被曲衣然嚇到了,這個人……可以不張嘴說話?周圍人都聽不到?

撲騰著自己輕薄的身體在教室空中轉了幾個圈,想要找個縫隙快速遁走,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在原地無法離開。

邪了個門了!

「你是人是鬼?哪個道上的?」靈逃不走,只能戰戰兢兢的開口問道。

曲衣然嘴角彎彎,繼續用意念對他說,「無論是人是鬼,你都能感覺到我沒有惡意的。」

「…………」這、倒是。

曲衣然知道他已經安靜下來了,嘆息一聲,「告訴我,為什麼想要進入考生的身體奪取控制權?他們都是普通人,無法承受你帶著死氣的力量。即使你成功的入侵了*他們也會不省人事的,行為全是徒勞。」主要是精神上承受不起。

「你……怎麼知道?你是誰?」靈有些結巴。

「我是靈媒師。」

靈媒師?

「來抓我的?」他第一反應便是抓鬼師。

曲衣然輕笑,「你想太多了。」

抓鬼師沒見過,倒是有幸遇到過陰陽師,同屬陰陽兩界的使者,可共同語言卻非常少的。

靈媒師凈化亡靈,指引其順利去投胎轉世,平息冤氣,回歸極樂之地;可大多陰陽師卻喜好召喚附近的亡靈成為式神,為己所用,與靈媒師的宗旨衝撞很大。

曲衣然揉了揉眉心,乾脆放下筆,放棄了與寫的絆絆磕磕的數學卷子做鬥爭了,一心與靈溝通起來。

「還有什麼心愿未了。和我說說為什麼遲遲不願離開人世。」

「我想……想參加高考!」靈沒有彎彎腸子,坦率地直言道。

曲衣然,「…………」

=口=竟然是這麼個理由?

「所以,才想進入考生的身體……只為了……參加高考?」了卻心愿?

「沒錯!」靈跌坐在窗台上,緩緩道出,「我本是一名高三考生,當時最大的願望就是以全校第一的身份考入A大,做理科狀元,奪到學校準備獎勵狀元的那五萬塊錢獎學金。」

並非說笑,它確實有這樣的實力。

「只要正常發揮就一定能成功的,可是……我卻在來考場的途中發生了車禍。」說完,它笑得凄涼。

不甘心,說什麼都不甘心。

為什麼我早早的逝去了,為什麼我還沒有來得及參加高考,就這樣的死了?

如果學習一般般,也不會心懷這樣刻骨銘心的怨了。

正因為每一次大考的成績都能在全市名列前茅,它才如此哀怨,凄傷。

「你是哪年的考生?」

「2007。」

「…………」現在已經12年了。

曲衣然扶住額頭,「你不會每年高考都在這裡『蹲點』吧?」


「沒錯!」靈握拳,曲衣然彷彿看到了它身後燃氣的熊熊火焰,「每年這個時候我都會來的,一定要參加上高考!」

「你已經死了。」





這到底是何等的天意,怎樣的輪迴?

Previous article

許久之後,江紛蕭那散發著寒氣的身體微微有點發熱,兩人四目相對,彼此真情流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