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別人的眼裡,王傲傑為人低調深沉,平常大多數時候都在閉門苦修,據說將金鶴軒真傳的狂龍劍法修鍊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同輩之中少有敵手。

另外王傲東雖然很不成器,但是王傲傑對自己這個弟弟向來愛護有加,使得前者在宗門裡橫行霸道,惹下了不少的麻煩。

只是在幾個月前,王傲東突然始終沒了音訊,到現在都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王傲傑的心情可想而知,因此哪怕是高朋在座,他也沒有什麼笑臉。

在座的,都是他在凌雲峰的同門師兄弟,其中包括了陳克禮、張四童、高峰…等五位被衛長風指名挑戰的弟子!

「王師兄,小弟覺得你太看得起那個衛長風了!」

一名在座的青衫少年朗聲說道:「不用幾位師兄出手,我高峰一人足以解決他,讓他知道我們凌雲峰不是他想來就來的地方!」

「說得好!」

當下就有人擊掌喝彩:「衛長風,不過是跳樑小丑罷了!」

晚上這場宴會正是王傲傑出面邀請的,至於他的目的大家都很清楚,無非是對付那個剛剛返回山門就要試劍凌雲峰的衛長風。

在他們看來,王傲傑真的有點小題大做了,區區一個衛長風,需要他們如此鄭重對待嗎?七人之中誰不比他更強?

王傲傑目光一閃,放下手裡的酒杯,沉聲說道:「料敵以寬,那衛長風敢這麼做必然是有點本事的,所以我們不能輕敵大意,輸了幾場都是給凌雲峰丟臉。」

大家不禁面面相覷,誰也沒想到王傲傑會如此重視衛長風!

———————–(未完待續。) 有資格坐在這間雅間裡面的凌雲峰弟子,無不是同輩中的佼佼者。

他們拜入雲海山的時間至少有十年,修為境界都在凝氣七重天之上,是凌雲峰一脈最有希望突破先天大境界的一群人,不管他們出身如何,無一不是天賦過人、被視為天才之輩。

像剛剛說話的高峰,出身雲海城本地,九歲進入雲海外門學藝,十五歲晉陞內門拜入凌雲峰,今年剛滿十九歲已經有凝氣八重天的修為,武道天賦之高不在任何人之下,甚至還超過了王傲傑。

他如何能對衛長風服氣?連帶著對高看衛長風的王傲傑都有點不屑。

高峰畢竟年輕,城府不深藏不住心思,他臉上所流露出的表情,全都被王傲傑看在了眼裡,眼眸里頓時閃過一絲陰鷙之色。

不過王傲傑很快就露出了笑容,說道:「大家不要以為我是小題大做,你們恐怕都不知道,這個衛長風在王都秦陽,先後擊敗了四神宮的四大弟子,名聲都傳遍了整個中州!」

四神宮?

大家都是愣了愣,有點不敢置信。

對於和雲海山齊名的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四宮,在場的弟子裡面沒有誰不知道的,雖然他們都沒有同四神宮的弟子交過手,也知道四神宮的四大弟子絕不會是泛泛之輩。

衛長風能夠擊敗四神宮的四大弟子,要說沒點實力那就是笑話了!

王傲傑的鄭重以待,恐怕就是源自於此了!

高峰還是不服氣,說道:「四神宮有什麼了不起的,龍虎山的井底之蛙罷了,像衛長風這樣的都能擊敗他們的四大弟子,真是徒有虛名了!」

他心裡並沒有將衛長風當回事,下意識地認為不是衛長風夠強,而是四神宮的四大弟子太弱,平白讓衛長風給賺走了名聲。

「也許吧…」

王傲傑淡淡一笑道:「那就請高師弟先戰頭陣如何?」

他知道高峰之所以看不起衛長風,並不是同後者有什麼深仇大恨。無非是心裡嫉妒後者比自己更年輕就出了如此大的風頭。

所以他索性就給高峰這個機會!

高峰不知道王傲傑的算計,聽著眼睛一亮,立刻拍案道:「好!」

他隨即笑道:「只是這樣一來,各位師兄恐怕都沒有機會出手了。未免遺憾。」

大家都有點無語,但別人都知道高峰的性格,所以並沒有太在意。

王傲傑目光落在了一名身材削瘦、面無表情的灰衣男子身上,忽然說道:「克禮師兄,第二陣由你來出戰如何?」

這名灰衣男子是十幾人裡面年齡最大的。看起來差不多有三十,容貌普通瘦臉窄額,只是一對眸子神光內蘊,讓人不敢小視。

在座的也只有他提著筷子在吃菜,不緊不慢細嚼慢咽。

聽到王傲傑的詢問,他頓住手裡的筷子,點點頭說道:「好。」

同樣一個「好」字,在他的嘴裡說出來,沒有高峰的張揚自信,但給人以踏實放心的感覺。就像是答應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那是必然能夠完成的。

王傲傑很滿意地點了點頭:「勞煩師兄了。」

陳克禮是他的大師兄,入門的時間最早,原先在金鶴軒的門中並不出色,據說是因為家裡和這位化神宗師頗有淵源的緣故才被收入門下。

但是陳克禮的天賦雖然不高,性格卻是沉穩堅韌,十幾年的勤學苦練,讓他也站到了先天大境界的邊緣,因此頗得金鶴軒的讚賞。

這一次衛長風邀戰凌雲峰七弟子,陳克禮正是其中之一。

王傲傑原本是想請他出戰第一陣的。現在乾脆讓高峰打頭,只要探清衛長風的實力底細,以陳克禮的沉穩,應該有十足的把握將衛長風徹底擊敗。

當然王傲傑也沒有忽略其他的幾位同門。一一作了安排。

包括他在內的七名凌雲峰弟子,都曾經對謝放門下的弟子有過發難,或者以挑戰切磋的名義加以羞辱,或者言語譏諷打壓。

衛長風的挑戰無疑是在報復,所以他們自然不會讓衛長風得逞。

這不僅僅關係到凌雲峰一脈的顏面,更關係到所有人的顏面。所以必須要將敢於上門挑釁的衛長風徹底打垮!

沒有人認為衛長風能夠連過七關,王傲傑等人所商談的,是如此在這場比試之中讓衛長風輸得體無完膚,這也是王傲傑最大的心愿。

雖然王傲東的失蹤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和衛長風有關,但是在這位王閥弟子的心裏面,早已將衛長風當成了兇手。

他不僅僅要擊敗衛長風,更要為自己的弟弟報仇雪恨!

而此時此刻的衛長風,並不是他的對手們正齊聚一堂商議如何對付自己,他在碧秀峰見過虞輕紅之後,就回到了藏鋒別院。

結果剛剛進門,只見四師兄高益群大步走了過來,怒容滿面地對他吼道:「衛長風,你自己找死就不要連累大家,想出風頭也不看看是什麼時候!」

衛長風愣了愣,沉聲問道:「高師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在同門幾位師兄師姐裡面,他和高益群的關係雖然只是一般,但雙方並沒有任何的恩怨,事實上以前連話都沒說過幾句。

高益群的性子有點冷,不喜歡多話,像現在這樣大發雷霆的更是絕無僅有。

「什麼意思?」

高益群低吼道:「你給大家惹的麻煩還少嗎?拜山試劍凌雲峰,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這樣的能耐嗎?現在我們青冥峰都變成笑話了!」

這個時候大師兄魏言德還有陳婷、方強都趕了過來。

魏言德連忙勸阻道:「四師弟,有話好好說,小師弟也是為了大家出頭。」

「他有什麼資格替我們出頭?」

高益群根本不領情,憤怒地說道:「自己惹下的禍,連累到所有同門,那王閥是好惹的嗎?我…」

「夠了!」



衛長風忽然喝道:「我自己做了什麼自己清楚,不需要四師兄你來教訓,我既然敢於試劍凌雲峰,那就敢於承擔一切責任!」

———————–(未完待續。) 衛長風拜入青冥峰謝放門下的時間並不長,而且他在藏鋒別院住的時間更短,大多數時候都在外面歷練,因此和同門師兄師姐的交情算不上有多深。

但是大家對衛長風的感覺都不錯,謙虛禮貌敬重師長。

直到今天魏言德等人才發現,衛長風並不是他們所想象的那樣沒有脾氣,他的驕傲深藏在骨子裡,也容不得別人肆意觸犯!

高益群驚呆住了。

衛長風的目光轉冷,沉聲說道:「四師兄,你放心吧,凌雲峰這一關我要是闖不過去,我也沒有臉面繼續留在雲海門裡,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牽連到大家!」

魏言德連忙打圓場:「四師弟並不是這樣意思,我們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理應相互支持相互理解,師父閉關未出更應該團結一心。」

高益群醒過神來,臉色時青時白。

他沒有想到衛長風的脾氣如此桀驁,壓根不聽自己這個師兄的話,被衛長風當面反駁怒斥,自然臉面有點掛不住。

「好!這是你說的,到時候你不要後悔!」

衛長風淡淡地說道:「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從不後悔!」

葉雪琪忽然說道:「衛師弟,我支持你!」

陳婷也忍不住開口說道:「小師弟,我們大家相信你…」

高益群入門的時間遠比衛長風來得早,但是他性格內向陰沉寡言,因此和其他幾位同門的關係只是一般。

相比之下,葉雪琪和陳婷對衛長風更有好感,最重要的是衛長風這次悍然挑戰凌雲峰,也是為了同門出氣出頭。

或許他是不自量力,但是這份勇氣值得讚賞。

謝放門下,沒有貪生怕死之輩!

因此高益群對衛長風的質疑斥責,在葉雪琪和陳婷看來是很沒有道理的,她們自然而然地站到了衛長風一邊,幫他說話。

這樣的情景讓魏言德都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很是手足無措。

他雖然是入門最早的大師兄,不過在師兄弟裡面無論實力修為還是天賦都不是最出色的,加上為人忠厚敦實,因此威信不高也缺少應變之能。

謝放閉關之後。門下這幫弟子群龍無首,雖然不能說是一盤散沙,但是他這位大師兄掌控不力,也是導致被外人打壓的一個重要原因。

高益群的怒火其實也不僅僅只針對衛長風,衛長風只不過是他爆發的誘因。

而葉雪琪和陳婷對衛長風的支持。讓高益群的臉色瞬間漲得通紅,他怒視了衛長風一眼,恨恨地說道:「隨便你們!」

話音一落,高益群扭頭就走,竟然是直接離開了藏鋒別院。

小院里,頓時陷入難堪的沉默中。

魏言德嘆了口氣,說道:「大家早點休息吧,衛師弟,你也不要怪四師弟,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大家一起商量。」

衛長風點了點頭——大師兄人不錯。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對於自己試劍凌雲峰的決定,他早就知道會惹來非議和嘲笑,不過來自高益群的責難卻是始料未及的。


但這絲毫都不能動搖衛長風的決心!

結束了這場小小的風波,衛長風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沒有上床休息,而是來到修鍊靜室,從小須彌戒里取出了一枚妖丹。

正是焦雙嬌作為賠禮賠給他的那枚化晶火蛟妖丹!

凝視著手裡散發出奪目光芒的妖丹,衛長風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眼眸里透出堅定無比的神色。

他準備藉助這枚上品妖丹的力量,將自己的境界突破到新的高度!

置之死地而後生!

在決定拜山試劍凌雲峰之後。衛長風就很清楚自己沒有退路,因為他面對的是龐然大物般的雲海王閥,還有宗門之內心懷叵測的強大對手。

在別人看來,衛長風挑戰凌雲峰七大弟子是不自量力的舉動。是必然要失敗。

但是衛長風明白這是最好的破局之法,因為只要打敗了以王傲傑為首的凌雲峰同輩弟子,那麼他就能夠堂堂正正地進入到宗門高層的視線之中。


在這樣的情況下,王閥想要再對付他就沒有那麼容易了,至少明面上的打壓不會再有,否則宗門高層是不會答應的。

雲海門屹立千年聲威不墜。所依靠得正是一代又一代的精英豪傑,任何弟子只要展現出強大的實力和超人的天賦,那麼宗門方面必然會加以重視和培養!

衛長風想要成為的,正是其中之一。

脫下身上的衣衫,他在蒲團上盤腿坐下,默運玄功凝神靜氣。


所有的煩思雜念頃刻間被排出腦海,隨著乾陽真氣在體內的運轉,他的狀態很快達到了巔峰,精氣神無一不足。

右手緊握著火蛟妖丹,衛長風催動了吞日丹陽術。

一股強絕的吸力自掌心陡然而生,瞬間侵入到晶化的妖丹之中,這枚上位火蛟丹蘊藏了數百年的炎火之力頓時被激發了出來,反湧入他的體內!

衛長風不由渾身一震。

火蛟妖丹的丹力之盛完全超過了他的預料,右手彷彿像是握著一塊燒紅的炭火,手掌的皮膚都被炙烤得滋滋作響,傳來劇烈的灼燒痛楚。

然而相比剛剛湧入他體內的浩蕩炎力,這又根本不算什麼。

焦雙嬌送給衛長風的火蛟妖丹出自上位妖獸,相當於先天境界強者的力量菁華,凝萃晶化品質極高,內蘊的火屬丹力極純極烈。

哪怕衛長風修鍊的是火相功法,被這股雄厚的丹力沖入經脈也感覺吃不消,整條手臂的筋骨皮膜彷彿置於煉爐之中煅燒,痛苦到讓他恨不得當場暈厥過去。

不過衛長風非常清楚,自己要是真暈過去了,恐怕連命都保不住!

他咬緊牙關保持意識的清醒,堅定不移地催動吞日丹陽術里的法門,引導丹力匯入武脈,下行丹田注入真陽內丹之中。

妖丹之力是不能直接汲取吸收的,只有運用吞日丹陽術借真陽內丹加以煉化,才能換成大量可供利用的真元,進而實現快速突破境界修為的目標。

這其實就是一場賭博!

——————(未完待續。) 衛長風現在的武道境界,是凝氣六重天。

不過他的真實實力無疑達到了凝氣巔峰,一旦激發出真陽內丹的潛能,足以匹敵任何凝氣九重天的高手,比如雲舞衣、岳白衣…

但是這種藉助外力強行提升的修為,並不是真正的境界能力,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的實力發揮,並且還有著很大的隱患。

雖然說得自朱雀宮主的溯源回真術,能幫助衛長風減少激發真陽內丹所造成的虛弱後果,可是用在三天之後的戰鬥中就遠遠不夠了。

因為他要面對的,是整整七名凝氣七重天之上的凌雲峰弟子,對手無一不是宗門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沒有一個是容易對付的!

所以突破現有的境界對衛長風來說迫在眉睫,只有境界提升上去了,他的實力發揮才能更強,有更大的把握闖上凌雲峰。




如此一幕,看得此地的人族修士震撼不已,眼神中浮現出了濃濃的敬畏,一個個激動萬分。三尊人皇六重天,五尊人皇初期,數十幻神強者,此刻竟然被抬手間全部拍死,這是何其強大的力量?

Previous article

這到底是何等的天意,怎樣的輪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