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此一幕,看得此地的人族修士震撼不已,眼神中浮現出了濃濃的敬畏,一個個激動萬分。三尊人皇六重天,五尊人皇初期,數十幻神強者,此刻竟然被抬手間全部拍死,這是何其強大的力量?

「這就是我人族的年輕至尊!」

許多人大叫,充滿了自豪,有人甚至忍不住熱淚盈眶。

三大古族出世,人族幾可謂毫無地位可言,每日每時每分都在承受著古族修士的嘲諷。如今有人這般鐵血出手,讓他們感覺分外解氣,心頭頓時暢快不少。

「唰!」

破空之音響起。

姜小凡沒有在這個地方停留,直接消失在原地。

不久后,一道聲音在紫微蒼穹上響起:「修羅族,魔族,鬼族,我姜小凡出來了。你們不是想殺我嗎,若是有膽,歡迎你們到無源大裂角來送死,如果自認無能,就老老實實的龜縮起來,將來我親自上門,一個個送你們下地獄!」

此話一出,舉世皆驚! “你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無論是爲了我也好,爲了未來也好,都不希望你去作不喜歡的事情。所以留在我身邊,讓我來保護你吧。戰鬥的事情,有其他人會去做……”

琉葉坐在嘉蘭哈迪的駕駛室裏,回想着塞勒妮爾姐姐的話語,自己的身上還殘留着溫柔的芳香。這就是幸福的感覺吧,似乎讓這幽閉的金屬空間都明亮起來。

但是,作爲一個花瓶並非我的願望,哪怕我是如此無力,根本不能和姐姐或者歐若拉閣下那樣左右局勢的發展,哪怕我只是時代的洪流中一葉旋轉的扁舟。我也要用盡全力去戰鬥,因爲那個姐姐所認同的世界,應該讓我們一同迎來!這不是作爲衛隊長或屬下的職責,而是和姐姐一同守護夢想的約定!

雖然,塞勒妮爾所作的很多事情都沒有告訴過琉葉,那些交錯在權力和利益之下的陰謀,骯髒的令人不齒,卻是作爲領導者的她無法迴避的內容。但這些污濁的事情,沒有必要讓純潔的少女參與其中。琉葉也明白,身處那樣的地位,不可能完全迴避陽光下的陰影,少女相信着姐姐的信念,並且默契的不去追問,並且暗自決心用自己的力量和方式來戰鬥,一切爲了自己幸福的寄託。

東泉郡第三個軍團的建成典禮開幕了,雖然匆忙組成的官兵稍欠戰力,但是有素的訓練仍然讓戰鬥機羣和步兵組成了攝人的陣容。嘉蘭哈迪也和其他的WGG組成了整齊的方陣,靜默的面對校場的高臺,在那之上,一個金色的身影傲然而立。高臺的旁邊,是臨時搭建起的看臺,華貴的絲綢掩蓋了趕工的粗糙,但諾大的看臺上只稀疏的坐着幾名議員,顯然大多數元老院成員對此儀式興致缺缺,也或許,敏感的政治家已經嗅到了危險的氣息,畢竟,這次的動盪並非他們所能左右,閃耀的軍魂,那些在沙場上圓舞的少女們,纔是即將活躍在時代之中的主角。

“今天,是一個令人驕傲的日子。諸位都將親眼見證,共和國新的議會大廳和東泉郡第三支軍團的落成!我們將懷着無比的榮耀,恪守自己的職責,不惜一切代價,誓死捍衛公民和國家的安全和利益。而這巍峨**的大廳,也將成爲統馭的中樞,在未來的道路上,將這個國家引導向強大和富饒!”

聆聽着塞勒妮爾的演講,軍人們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澎湃的心潮卻如同實質一般的盪漾着,每一次的呼吸,都讓她們心中的激動傾露在這個世界上,上萬道目光,都將她們的全部崇拜投向高臺上的女子。

“那麼,現在我將以軍團長和大執政官的身份爲軍團的議會大廳命名!”隨着塞勒妮爾的手臂一揮,花崗岩牆壁上的紅色綢緞緩緩的滑落下來,幾千臺WGG和AS的胸前也開始閃爍。軍團中所有的裝甲機械,都在一次性電磁離解層的作用下,緩緩顯示出自己的圖案。如同一陣波浪,席捲了整個裝甲陣列。那是紫槿花環繞的金色的權杖,背後是兩柄交叉的長劍,美麗的凹印花紋,書寫着軍團的名稱——“權杖禁衛軍團”

與此同時,大廳之前的厚實花崗岩牆壁上,遮擋的緞子已經委頓在地上,露出了刀斧的痕跡,精巧而有力的筆跡,赫然昭示了身後那肅穆建築的名稱,傲慢的君臨的威嚴,“皇冠廳”三個大字讓所有人的心臟都跳動了一下。

“萬歲!權杖禁衛軍團!萬歲!皇冠廳!”上萬人的吶喊,震撼着看臺上的議員,有的是恍然大悟的恐懼,有的是瞠目結舌的愕然,然而更加重磅的衝擊緊接着到來了,那是塞勒妮爾戰書一般的發言。

“軍人和政權的使命,應該是捍衛國家和人民。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人已經迷失在自己的慾望之中!諸位都知道,昨天在東泉郡發生了可恥的一幕。本來應該保護人民的執政官,放縱自己的衛隊攻擊遊行的民衆。而面對白廳軍團的執法官,元老院居然庇護了這個政治家的敗類!所以……”


…………

舊元老院大廳,沉浸在一片壓抑的氣氛之中,元老院的衛兵和白廳軍團士兵協同維持外面的秩序,而兩者緊張的感覺卻如同對峙一般。

“不是這樣的!大家聽我說,這是陰謀,絕對是陰謀!”一名女子頭髮披散,執政官制服也有些凌亂,眼睛裏佈滿了血絲:“是那些平民,他們有人衝我的私人衛隊開槍。所以才引發了戰鬥的!你們不能把我交給白廳軍團!”

“閉嘴吧,你已經成爲整個共和國的笑柄了。”林原微笑的樣子,一點緊張的表情都沒有,卻轉頭望向其他的執政官:“塞勒妮爾閣下離開以後,這個地方真的愈加烏煙瘴氣了。看看外面激憤的民衆吧,難道諸位還想要繼續庇護她?”

坐在上首的代理大執政官面色鐵青,狠狠的瞪着少女:“林原閣下,請注意的你語氣!這件事情沒有查清楚之前,我們不會將迪雅執政官交出去的。”

而已經接近瘋狂的迪亞閣下更是直接衝了上來,幾乎是咆哮一般的吼着:“我是無辜的!這都是你們的陰謀!這都是你導演的吧,林原,你這個該死的……”

然而棕發的少女連看她一眼都沒有,只是輕蔑的一笑,然後衝着在場的九名執政官和十幾名議員代表看了一下,一把扯下了胸前的執政官徽章,丟在了桌子上,然後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明白了,那麼我宣佈辭職,這個元老院已經沒有繼續待下去的必要了。”

保守派的政客們目瞪口呆,雖然平時做夢都在想將這個少女扯下馬,以斬斷大執政官的左膀右臂。但是這一天到來的時候,望着已經成爲平民的林原離開的背影,卻覺得彷彿對方纔是真正的勝利者一樣。不,並非彷彿,這些塞勒妮爾派系的人的確露出了勝利的笑容,紛紛跟在林原後面離開了大廳,絲毫不留戀的將徽章留在了桌子上。

看着突然空曠了許多的議會廳,保守派的政客們面面相覷,似乎還沒有從巨大的變化中反映過來。接着大門再次的打開,一箇中年議員慘白着臉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蒼老、驚詫、恐懼、絕望的情緒籠在那茫然的雙眼之中。

“閣下不是去參加新建議會大廳落成典禮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中年議員裂開嘴,聲音顫抖着:“塞……塞……塞勒妮爾她!兵變了……” 響亮的聲音於紫微蒼穹上回蕩,如上古神兵般鏗鏘而鳴,直指上古三大族。這讓紫微星幾乎所有人族都變色,事到如今,竟還有人敢這麼挑釁三大古族嗎?!

「是他,是那個狠人的聲音!」

有人未曾知曉姜小凡已經再次出世,且於桃花源斬殺了數十古族強者。但是這一刻,這個聲音他們卻還是非常熟悉的,頓時就有人激動了起來。

「可是,他雖然很強,但終究只有人皇領域的修為而已,縱然是年輕至尊,可是卻也連玄仙都抗衡不了,如今敢這般挑釁三大古族,這,他能擋得下嗎?」

不少人擔憂。

有人搖頭,死死的握拳,帶著激動的聲音開口道:「那有什麼,那個狠人一定可以的。當初他還在幻神境界的時候不也跨越一個大境界坑殺了數十上百的人皇強者嗎,這次也一定可以,屠了古族那些王八蛋!」

「對!殺他們個徹底!」

許多人眼睛都發紅。

這些日子來,他們實在受夠了古族的壓迫和羞辱,一個個都有些抬不起頭來。如今姜小凡於無源大裂角喊出了這樣的聲音,這些人自然興奮而激動。

紫微星東之盡頭,葉家……

「什麼,那傢伙瘋了?」

葉緣雪瞪眼。

旁邊,縱然是葉伊炎也微微皺了皺眉。

不是他不相信姜小凡,而是以他如今這等級數的修為也不可能這般去挑釁三大古族。畢竟那幾大族加起來可是數十尊三清強者,整體實力超過葉家太多了。

「有些亂來了。」

葉秋雨也搖頭。

「不,他沒有亂來……」這座殿宇中,唯有冰心搖頭,如水的眸子中閃爍著淡淡的雪芒。她抬頭望向遠方,自信的道:「他可以的,不會有問題。」

紫微星最西方,夏家所在……

夏風鳴眼中閃爍著璀璨精芒,不過很快就又幽冷了下來。


同為年輕一代的至強者,姜小凡有勇氣出來面對三大古族,在某種程度上而言,這是對其餘年輕至尊的一種壓迫,比他們更向前邁進了一步。

「不用在意,你的路在更遠的地方!」

夏家之主突兀出現,冷漠的道。

同一時間,紫微星以北的朱家,紫微星以南的吳家,兩大家族的族主皆冷笑連連,遙望遠方。姜小凡如此挑釁三大古族,他們可不認為這幾大族會遵循紫微所謂的規矩,三族必然會有玄仙,甚至是超越玄仙的強者出世。

「我不信他能擋得了三清存在!」

兩大家族的族主各自眸子森然。

無源大裂角,姜小凡獨立一塊光禿禿的巨石上,微風捲起額前的黑髮,他一動也不動。這片區域萬丈內沒有人煙,也沒有生命,用來作為戰場最是合適。

「小子,你確定你這麼叫喊一下,那些人就會乖乖的上前來?」

渾天老祖道。

姜小凡點頭,笑道:「會的!」

「三清級數啊,希望多來一些吧……」

邪屍陰笑。

三十六尊老妖怪悠閑的站著或則坐著,他們在等,等待機會,讓他們戰鬥和血殺的機會。而這個機會不會太久了,因為姜小凡說過,很快就會有人來到這裡。

修羅族,魔族,鬼族……

「囂張的小畜生!」

「這也給了我等機會,這一次必除掉他,取得銀銅!」

「嘿!」

三大古族個個表情森然。

他們不是沒有想過姜小凡有足夠的準備,而是根本就不在意。他們是三清境界的強大存在,各自存活了數十萬年的歲月。這等歲月的積累足以讓他們無視一切,一個小小的人皇,縱然準備再充足也不可能讓他們顧忌。

「嗖!」

「嗖!」

「嗖!」

三大古族現在所在的領地中,破空之音瞬間響起。

修羅族,魔族,鬼族,幾大古族皆有三清王者出,身後則是跟在黑壓壓的一群護衛,幾乎都是玄仙強者。這些護衛當然不是來保護他們,而是作為他們的隨從出行。如此陣容,讓人族修士個個畏懼驚悚。

「那狠人真的能擋住嗎?」


「可以!一定……一定可以的!」

看到如此陣容,許多人族修士都畏懼了,更多的人開始擔憂起來。

「轟!」

三尊三清級數的王者出行,每人身後都跟著一群強大的隨從,這等龐大的威勢隔著很遠就能夠感覺的到。魔威,血芒,陰光,三種氣息源源不絕的擴散開來。

無源大裂角,姜小凡獨自一人立身赤黃色巨石上。

「簌簌……」

微風飄過,很快變得激烈起來。

「來了!」

姜小凡眼中劃過一抹精芒。

他的話語剛剛落下,前方,三股龐大的威壓頓時降臨,震的整片大地都在搖顫。三道高大的身影降落在地,身後皆跟著一群數百人的隊伍,每個人臉上都掛著冷淡和陰森之色。

「對付我一個人皇小修士也要如此,真是好大的排場!」


姜小凡譏諷。

他就靜靜的立身在赤黃色巨石上,直面三大古族的王級存在和數百族人,一點也沒有畏懼之色,顯得淡定而從容。

「牙尖嘴利!」

「不用與之廢話,斬了他,將銀銅帶回去!」

「先說好,天魔劍為我族帝劍,屬於我族所有!」

三大古族的王者各自開口,根本未曾將姜小凡放在眼中。而事實上,作為他們這等級數的人物,也的確有著這樣的資本,三清之下皆螻蟻。

「嗡!」

三大王者各自邁步向前,三股強大的意念同一時間將姜小凡鎖定了。

姜小凡可以清晰感覺到籠罩在自己身上的那三股驚人神念,但是他的臉色卻依然沒有一點變化。其目光繞過三大王者,看向遠方的數百古族修士,笑道:「不愧是三清級數的存在,已經知道自己要死了嗎,竟然帶上了陪葬的族人。」

此話一出,數百古族眼神更加陰冷了,殺氣衝天。

「死到臨頭還敢大放厥詞!」

「弱小的人族只會說大話而已!」

「哼,五百年後,這一族當全滅!」

古族修士個個殺氣驚人。

修羅族,魔族,鬼族,三大種族的王級存在各自來了一人,因為要對付一個小小的人皇修士,他們不可能動身數尊三清強者。而事實上,若非是因為姜小凡體內的銀銅關係重大,三大族的王級存在不可能親自出動。

「死吧!」

修羅族王者第一個動手,直接探出血掌抓向姜小凡。

同一時間,魔族和鬼族的王級存在也不曾落後,同時拍出了大手:「當年那個人留下的東西應當毀掉,不該存在於世。今日斬你,五百年後屠戮你人族,這片大地將會歸於我等所有。」

「轟!」

恐怖的威勢浩蕩,三隻大手一齊朝著姜小凡落下。

「那個人留下的東西為我人族所有,現在是我的東西!」姜小凡冷笑,右手揮出,無情的道:「不用等到五百年後,五百年內,我斬了你三大族所有人。五百年後,你等各族的那些老怪物出世,我也一併接著!」

「殺!」

他最後冷冷的吐出一個字。

「轟!」

剎那間,數十道龐大的威勢浩蕩,如同是沉睡中的數十頭絕世凶獸蘇醒了過來,氣息一出,崩天裂地,直接讓遠處的那些古族修士炸開了大片,僅僅只有玄仙級數的強者勉強存活了下來。

「小子,你的召喚力不行啊,才來了三頭三清級數的獵物。」

「你這讓我們怎麼分?」

「那個六重天的傢伙是我的,別跟老祖我搶!」

虛空動蕩,直接破碎。

這一刻,三十六尊老怪物同時從虛無中顯化了出來,將修羅族,魔族和鬼族的三尊王級存在牢牢的圍困在其中。他們眼中皆閃爍著興奮之光,真的如同野狼盯住了獵物般,讓古族三大王者沒來由的升起一股寒氣。

「你們是什麼人?」

魔族王者沉聲道。

身後,姜小凡立身赤黃色巨石上,淡淡的開口:「別跟它們廢話,殺!」

「好吧,殺!」

「轟!」

剎那間,強橫的威壓瀰漫整片無源大裂角。



於是,根據每個人的特點和作用,君無雙很快做出了分工。

Previous article

在別人的眼裡,王傲傑為人低調深沉,平常大多數時候都在閉門苦修,據說將金鶴軒真傳的狂龍劍法修鍊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同輩之中少有敵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