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22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吃吧。22靈欣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22最近交了桃花運了22林言自言自語道。

吃完飯之後,林言給婉美打電話,約定和她的父親見面。

22呵呵,小師傅,你來了。22看到林言,婉美的父親很是高興。

22叔叔,你還是不要叫我小師傅的好,我就是一名學生,你就叫我小林好了。22林言苦笑道。

22好的,小林,這次我找你來,是有些事情和你商量一下。22婉美的父親突然變的很是嚴肅。

22叔叔,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22

22是這樣的,我知道你精通道法,對於一些鬼神有著跟多的研究,最近我碰見了一宗比較詭異的案子,上面壓的很緊,最主要的是這宗案子可能和我的女兒有關。22婉美的父親,低聲道,臉色很是不好看。

22和婉美有關22林言一聽,心中感到很是驚訝,心理暗想22不會是和李然這件事情有關聯吧。22

22叔叔能不能說的再詳細一點。22

22昨天不是有人報案,青龍山旅遊景點出現一宗謀殺案,作案手段極為的殘忍,受害者只留下一張人皮,其餘的都被掏空。這件案子裡面有著很大的蹊蹺,我想已經超出了人類作案的手段。我想聽一下你的意見22隨即看向林言。試探性的問道。

林言一愣,對於這件事情,婉美今天早上就已經通知了林言,所以林言有著一定的心理準備。穩定住表情。

22如果,叔叔在這個科學時代相信這些鬼神的存在的話,我猜想,這件事情必定不是人類所為,所以憑藉著現在的手段,根本無法破案。22林言低聲道。

22我當然相信,如果不相信我怎麼會找你來,所以我想請你幫這個忙。22

22我,叔叔,這件事情我可幫不了你,因為我只不過是一個學生,對於這些事情我只是略懂一二,所以我根本幫不了你什麼。22

22小林,我知道這件事情對於你來說可能很為難,但是我想請你師傅出山,幫忙解決這件事情,當然,我們會按照規矩來辦事,你們提什麼條件,我們都會答應你。22

22師傅22林言一愣,隨即笑了笑22叔叔,我師父是不會出山的,你就不要打我師傅的主意了,不過我看您面相你最近必定會有貴人相助,所以這件事情您沒有必要過度的擔心,到時候,會有貴人來協助你,幫您的,另外,這件事情和婉美沒有什麼聯繫,所以您放心,婉美還是很安全的。22林言解釋道。其實並不是林言不想幫助他,只是林言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操控者是什麼人物,現在更是沒有這個實力和他們正面相抗衡,所以還是暗中尋找線索的好。

22這樣啊22聽見林言所說,婉美的父親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不過立即臉色擔憂起來。

22小林啊,其實婉美的事情和這件事情沒有關係,不過在這件事情之前,最近我們接到四宗比較詭異的失蹤案。失蹤的女孩子都是少女,而且都是在他們生日的那天失蹤的,我們通過失蹤的時間地點和這三個女孩子的生日生辰作比較之後,我發現,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可能就是婉美。你和婉美是好朋友,所以我不希望我的女兒有著任何的閃失。我就找你來商量這件事情。22

22叔叔,婉美的生辰是什麼時間。22

22小美今年24周歲,農曆五月初五。22

22純陰之體。22師傅的聲音猛的在林言的體內響起。 22純陰之體,是指在單月出生的女子,且出生當天恰好與所生的月份相同,並且是月初的時候,就類似與婉美的五月初五。22師父不緊不慢的講到,林言能感受到師父語氣中強壓的震撼,他感覺有些事情師父不想說出來。


22那婉美豈不是很危險。22林言拳頭我的嘎嘣作響,臉上殺意瀰漫,就連他體內的小玉也被這濃濃的殺氣,逼得滿臉驚恐,陰森的黑氣不由自主的瀰漫開來。

22小林,小林醒醒小林。22婉美爸爸的聲音適時的響起,將原本一臉殺氣的林言瞬間拉回了現實。

22叔叔,你是在叫我嗎?22林言尷尬的摸摸鼻子,這是他的一個特有的小動作,如果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摸摸鼻子。此刻對上婉美爸爸的一臉關切,林言在心裡直罵娘,都怪師父提什麼純陰之體,愣是讓自己走神了。

22是啊,我看你臉色不好,難道小美有什麼危險?22婉美爸爸滿眼的懇切,看向林言的臉色也是差的不能再差了,他就這一個寶貝女兒,要是出了什麼事比要了他的命還難受的。

22叔叔別擔心,我不會讓婉姐有事的,不過她這段時間最好寸步不離的跟著我,否則我也難保她的安全。22一想到之前死去的那些女孩子又有這純陰之體的說辭,林言感覺到這件事越來越棘手了。俗話說的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救人就要一救到低,半途而廢的事他林言可做不來。

22那我現在就要小美回來,不過畢竟一個女孩子家,我希望你這段時間可以住在我家?不知道你願不願意?22婉美爸爸有些為難的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22這個當然願意了。22林言嘴裡頓了一下,很快便想明白了婉美爸爸的顧慮,畢竟他們也只是見了兩次面的關係,貿然把女兒交到他這個不熟的人手裡,人家生怕剛出虎穴又入狼窩,還是放在自己身邊貼身看著,這才放心的下,想通了這點,為了婉美,林言也沒什麼不樂意的。

22那實在是太好了,小美的安危就拜託你了。22婉美爸爸說著眼淚都快下來了,林言這時候才明白那句可憐天下父母心的意思,敢情那個爹媽都是全心全意的替自己的子女考慮的。

22叔叔客氣了,我在醫院的時候多虧了婉姐悉心照顧這才好的這麼快,我還沒好好謝謝她呢?22說這話的時候,林言俊俏的臉蛋上已經忍不住抽搐了,婉美是對他照顧有加,包括給他注射鎮定劑這件事,而且還有自己的好友一起合謀,自己可是深受其害,算了這事不提也罷,畢竟人家也是好心,林言在心裡自我安慰,誰讓他像個瘋子似得在病房裡大喊大叫,怎麼看都不像個正常人不是

22我就說嘛,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父母可以教出像小林這樣擁有正義感,又熱心腸的小夥子,肯定會答應我這個愛女心切的父親,我實在是太感動了,小林啊,你一定要保護好我的小美,我在這裡就拜託你了22又是一番拜託的話,說的林言一個勁的翻白眼,這官場上混跡的人這口才真不是蓋得,喋喋不休的說一大堆拜託和恭維的話,就差把他祖宗十八代都拿出來誇讚一番了。

其實這會林言真想大喊一聲,我是騎虎難下的好不好,我是看你女兒是白衣天使,人又長的貌美如花,不想她一朵鮮花被人辣手給摧花了,這才想著要救她於危難之際,可是您千萬不要再誇下去了,我怕我會一激動從你家陽台一頭栽下去,然後光榮的去見佛祖他來人家,那您的寶貝女兒可就真的沒救了。

要是隔一般人遇到這番恭維話肯定開心死了,可是對於林言這個從小在爹媽的光環下長大,從來不缺讚賞的人聽來,實在是無聊至極,還不如睡會覺來的暢快,好養精蓄銳,然後看看怎麼去應對接下來的難關了,林言有預感,這件事肯定不會像是死幾個人這麼簡單,從他們選擇的人來看,似乎隱藏著一個天大的陰謀在裡面。

22叔叔那裡的話,我也只是會點皮毛而已,您還是先打電話給婉姐吧,她多一分鐘在外面,就會多一分鐘的危險22林言說的煞有介事,將正誇林言誇的收不住的婉美爸爸還醞釀在獨自里的話生生扼殺在了搖籃里。

22是啊,怎麼把這事給忘了,看我都是看見你太高興了,我這就打電話。22婉美老爸拍了下後腦勺,一臉懊惱,急忙拿起桌上的電話撥了過去。

聽筒里柔柔的女聲傳來,林言感覺渾身上下都為之一振,好像這聲音帶著魔力一般,至於婉美爸爸說了什麼,他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所有的聽力都集中在了電話的那一頭,回想起第一次見婉美的畫面,竟然痴痴的笑起來,完全沒注意到他的失態,直到電話掛了,他還在久久回味之中。

22小美說她馬上請假回來,小林要是沒什麼重要的東西我想今天就留你在家,你看行不行?22婉美爸爸沒有立馬去看林言,而是先告訴他婉美的回答,又徵求他的意見,22小林,小林22可話出去好久,卻沒有絲毫的回應,這才轉過頭來,看到一臉陶醉的林言,不由得嘴角抽搐,這是林言第二次在他面前陷入深思了。無奈之下,只好搖了搖林言的胳膊,再次叫醒他。

22呃,叔叔,你是叫我嗎?22林言正在想著醫院裡的點點滴,忽然聽到耳邊有個聲音不斷的重複著小林,這才想起自己還在婉美家,又不自覺的摸了摸鼻子,厚顏無恥的問道。

22是啊,小美說她馬上請假回來,我想你今天就留下來,你看行嗎?22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給別人留下一個穩重幹練的形象,可想而知,這會婉美老爸肯定翻著白眼,把林言狠狠的說上一通,根本不會如此好心的再將自己的問題重複一遍了。

22叔叔你是說讓我今晚就留下來是嗎?可是22

22沒什麼可是的,我想你也不希望我家小美有事吧,就這麼定了,我去給你買些生活用品去去就會,你要是無聊可以看看電視,或者上上網的。22婉美老爸指了指客廳的電視,又指指書房的位置,然後打開門飛快的走了出去,生怕林言會逃跑似得。

這次換林言抽搐了,他深刻的認識到,婉美老爸可以做到公安局上這個位置,絕對不是蓋了,看看人家這雷厲風行的手段,一般人還真是無法與之相比的。

22我靠,老子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自由活動的許可權,還是自己同意的。22林言越想月憋氣,不由得爆出粗口,本來還想著拉上婉美過過二人世界,就算是不談戀愛,有個美女作陪,遊山玩水啥的豈不美事一樁,可結果確是被人關在這上下兩層的複式樓房裡,還被人打著有正義感和熱心腸的名義。

22出賣我的愛,你背著良心債22兜里的手機隨著憂傷的愛情買賣震了起來,林言拿出手機,看到上面赫然顯示徐童兩個大字,這才想起自從出院后這廝就不知道躲到那裡去泡姑娘了。

22徐童,你這孫子最近跑那裡鬼混去了,都不知道給爺來個電話,是不是早把你林言大爺跑到九霄雲外去了,我說你這孫子22林言此刻窩火極了,好巧不巧,偏偏徐童這個倒霉蛋這會打電話,一肚子火氣,恨不得全撒到徐童身上,在電話里把徐童劈頭蓋臉一通罵,愣是沒問人家幹嘛打電話給他。

22林言,你大爺的,罵夠了沒有?你丫這是上哪裡受了鳥氣,找我這個替死鬼撒潑來了?有種現在出來找你大爺單挑,看我不你,我他媽的以後就跟你姓22林言一口一個你這孫子,嗓門大的要命,自己罵爽了,可這邊徐童不幹了,他好心好意的和一起幾個兄弟組織起來,打算給林言沖沖霉氣,心情很好的打電話給他,卻招來無緣無故的一通罵,你說給誰能好受了,於是還沒等林言罵完,他就華麗麗的發飆了。

22兄弟,淡定,哥錯了還不行,今天憋氣,誰讓你小子不長眼,偏偏這時候打電話,你22

22誰他媽和你是兄弟,哥你妹啊哥?你憋氣找老子抽什麼風?你當老子是泥塑的?我我徐童以後就當沒你這個人。22

徐童啪的一聲掛了電話,聽到電話那頭的嘟嘟聲,林言的臉上像是開了染坊,五彩繽紛的燃料混在一起,別提多好看了,得,自己又活脫脫的受了會悶氣,他覺得今天出門前應該看看黃曆,要不怎麼這麼倒霉,竟然處處受氣,還是沒辦法發作的生悶氣。

22我靠,我靠,我靠靠靠22指著56寸的液晶電視,說了不知道多少個靠字,林言才感覺自己的情緒緩和了下來,無力的倒在沙發上,眯著眼睛假寐。

走廊你門鎖轉動的聲音傳來,林言也懶得去感覺,只當是婉美爸爸回來,眼睛都不願意睜開一下,一個俏麗的身影帶著一股香風撲面而來,婉美在門口就看到躺在沙發上的林言,見他沒有任何反應,放下手包,換了拖鞋,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感受到有雙溫柔的眼睛看向他,不用猜林言都知道是誰了,想想自己剛才沒有起身,現在當著婉美的面立馬睜開眼睛指定會被恥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裝下去好了。


婉美看向沙發上的林言,安靜的閉著眼睛,呼吸十分均勻,第一次這樣仔細的看他,才發現原來林言這麼帥氣,怎麼自己在醫院照顧林言的時候沒發現呢,只可惜自己比他大幾歲,要不考慮下眼前這個人做自己的男朋友好想還不錯的樣子。

想到這裡,婉美的臉緋紅一片,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心思,只不過在醫院照顧過他一段時間罷了,而且人家還比自己小的,想到這裡,婉美收回了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去了洗澡間。

停留在身上的目光消失了,林言這才睜開了眼睛,他有些奇怪婉美為什麼看他看了這麼久?難道是英雄救美之後,美女要以身相許了,這中橋段只有在電視情節裡面看到過,在這個感情開放的年代,這也太扯了一些吧。

22臭小子,不好好想下要如何應對接下來的事情,還有心思在這裡兒女情長?22師父的聲音傳來,一副恨鐵不成的語氣,就連小玉也在林言體內忍不住偷笑,更是讓林言有些臉上掛不住了,恨不得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22師父,您老人家沒事就好好歇著,不要妨礙了我的好事。22林言為了挽回一點面子,厚顏無恥的對妖皇擠眉弄眼,還說什麼不要妨礙了他好事的話,把妖皇氣的夠嗆,直接大袖一揮,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耳朵邊總算是可以清靜一會了,林言看向陽台,煙癮這會犯了,左右這會婉美在洗澡,一時半會也出不來,現在抽根煙,然後把煙頭扔下去,她也不會發現的,注意打定,林言就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去,拉開了陽台的玻璃門,一股清新的花香,伴著悅耳的鳥叫聲傳來,讓林言心情好了不少。

在陽台上站定,這才發現滿滿整個陽台放滿了大大小小,形態各異的花盆,花盆裡全是些他不認識的奇怪植物,此刻正是六月中旬的時候,這些個花花草草在陽光下貪婪的沐浴著,其間幾抹紅黃相間的色彩明艷亮麗,剛才的香味就是自這些色彩而來的。

不過林言是個大男人,對於花草之類的東西他是不感興趣的,要說感興趣那就是手中的煙草了,沒事抽根煙,學學活神仙,神清氣爽,提神醒腦,堪稱良品。

煙圈一個個吐出來,煙灰被他彈在了花盆裡,用林言話說叫做施肥,殊不知他家那盆水仙花就是被他這種施肥法死的慘烈異常。

22小子,我發現這些花草有些詭異,還有這香味怎麼這麼奇怪?22師父的聲音在腦海里再次想起,看不清他的臉色,但是他口氣中的凝重,絲毫不像是空穴來風的樣子。

可林言對於花草實在不感冒,對於師父所說的詭異,實在是瞧不出來那裡不妥了,至於這花香,他只是覺得聞起來不錯,心情好想跟著好很多,林言沒有做聲,將自己的分析在腦海里過了一遍,只覺得師父有些危言聳聽了。

22師父,您會不會太無聊了,想要拿我開涮吧?22林言一臉的不耐煩,只是覺得是師父太過無聊,想拿自己逗逗樂,解悶子。

22屁話,拿你師父當什麼了?我要是這麼有空,逗逗小玉多好,單純善良,又可愛,比你這個沒人要的臭男人豈不是多出很多樂趣?22妖皇滿頭黑線,看向林言的眼神好似失望透頂了。

兩個男人說著話,完全沒注意到小玉那張原本就有些黑沉的臉色,現在堪比鍋底了,這都是什麼極品師徒,不要沒事就拿人家小玉說事,正是躺著都中槍。

22原來師父你喜歡小玉?早說嘛!那你們聊,我不打擾了。22林言一臉的痞笑,看向小玉和妖皇臉上多出了幾抹玩味,笑的極度猥瑣。

22臭小子,你給我閉嘴,再多說一句,信不信我一掌劈了你?22妖皇壓抑著怒火,語氣中滿是警告。顯然是林言觸碰到了妖皇敏感的地方,一股無形的壓力自身體里傳來,讓林言有一瞬的呼吸困難,臉色由紅到紫,由紫到青,最後變成了蒼白。

林言感覺自己好想被抽空了似得,渾身軟的像棉花糖,整個身體軟綿綿就差跌倒了。22師父我錯了,師父饒命22艱難的從口中擠出兩句哀求的話,他覺得自己下一刻就會窒息而死了。

22臨時抱佛腳,你當我是地藏王菩薩那麼慈悲善良?現在收了你的紫瞳,好好反省一下吧。22身後的披風一甩,妖皇毫不客氣的開口,卻是要收回紫瞳,林言有些錯愕的看向那道背影消失的地方,心裡別提多懊惱了。

22我草,都是徐童這混蛋帶壞了老子。22恢復自由的第一刻,林言就指忍不住滿腹的怒火,再次將矛頭指向了徐童,可憐徐童這會噴嚏不斷,一個電話搞的心情也是鬱悶到了極限,恨不得抓著林言的衣領一通老拳打回來。

又是一股淡淡的清香吸進鼻腔里,林言的煩躁心情很快得到了緩解,眼光不自覺的看向這些個花草,師父的話在腦海里回想起來,剛開始自己沒發現,可這會林言感覺到古怪了,這些花香好想會讓心情不好的人,變得開心起來,沒有煩惱,可是人的喜怒哀樂是需要發泄出來的,怎麼能一直是喜和樂。

22難道,這些花可以控制人的情緒?22一個大膽的念頭誕生,林言的心揪了幾下,怪不得他覺得完美家人有些過分熱情好客了,原來都是這些花草惹的禍。

22哈哈現在有了你爺爺我,就這些個破花草還能放出什麼響徹天際的大屁來,我林言的林字倒著寫。22林言那股子不怕死的成就感又出來了,自從小玉這件事後,他整個人都陷入了自戀的境界里無法自拔了。

22不用等這些花放屁,我看你就嗝屁了。22師父聲音不陰不陽的在腦海里迴響,諷刺的味道佔據了百分之九點九九,確切的說就是來諷刺他的。

22我好歹是你的徒弟,你就這麼急著盼我早死,好佔據我的身體,實在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徒弟佩服!22林言眉毛一挑,看向妖皇的眼神多了幾分鄙夷,絲毫不畏懼的回擊到,卻沒想起自己剛才差點就死在人家手裡,還被收回了紫瞳。

22既然佩服,還不快點打聽清楚這些花的來歷,哪有花大中午的還長得這麼欣欣向榮的,我怎麼收了你這麼個徒弟。22恨鐵不成鋼,實實在在的恨鐵不成鋼。妖皇邊搖頭邊嘆氣,好似一個垂暮的老人,背影中帶著些許凄涼。

其實妖皇是從側面告訴林言這些花有那些問題,好儘快處理了,他心裡有另外一個擔心,期盼著這件事和那個人無關,要不以林言的資質,指定會死的連個骨頭渣都不剩了。

妖皇的嘆息,在林言看來純屬是故作神秘,不過對於這些個花花草草的事情,現在確實要問個清楚,想他林言現在拜了妖皇為師,要是死在這幾盆花花草草手上,那豈不是虧大發了,這本買賣怎麼算都不划算,林言抽完煙,也不能無所事事的站在陽台上發獃,只好推開玻璃門走進了客廳里。

浴室的水聲逐漸停止了,一個玲瓏的身材帶著水汽,從裡面婀娜的走出來,淡淡的沐浴液味道充斥著鼻腔,婉美穿的是睡衣,薄薄的真絲面料緊緊的包裹著嬌軀,更顯曼妙俏麗。

美女林言見過不少,例如之前的初戀情人,可是像婉美這樣弱柳扶風的樣子,實在是美女中的極品,又有幸看到美女出浴,如果可以摟美人入懷,那就是死也值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想起這句話,林言覺得實在經典。

22小林,你看什麼呢?難道我身上有什麼髒東西?22從婉美一出來,林言的眼睛黏在了婉美身上,拔都拔不下來,婉美被看的難受,小臉紅了一片,有些難為情的詢問道。

22沒,沒什麼,我只是覺得婉姐今天好漂亮。22林言收住目光和即將噴涌而出的鼻血,一臉單純的回答道。

22就知道那我尋開心。22聽到被人誇讚漂亮,那個女孩都會十分開心的,婉美難掩心中的羞澀,就說是林言拿她尋開心。

22沒有啊,我是說真的。22林言認真的回答,讓婉美原本就紅的厲害的臉蛋,愈發的紅了。

22好啦,我們說說別的事情吧。22婉美出言打破了僵局,接到爸爸的電話,她就急匆匆的趕了回來,沒敢在醫院再待下去,回家來想問問到底是什麼事情,卻發現林言在沙發上睡的香甜,自己就先去洗了澡。剛才的一番對話,讓兩人都沉默了許久,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22是啊,我怎麼把這個忘了,婉姐我想問下你們陽台上的花草是那裡來的?22沒有先說婉美的危機,林言將花草的事情記在了心裡,見到婉美這樣說,先講自己心裡的疑問拋了出來。


22這些花草是媽媽養的,至於來歷,你要等她回來了。22柔柔的聲音,卻沒有林言要的答案,這林言有寫失望。

22那好吧。22林言有些泄氣的回到,其實心裡早已經把這些詭異的花當成了危險品看待,恨不得現在上去砸個稀巴爛,畢竟在別人家,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直覺告訴他,婉美的媽媽有古怪,等下婉美爸爸回來,他一定再問一下,看他知不知道這些花的來歷。


22怎麼,這些花有什麼不妥嗎?看它們長得多好,現在是中午,別的花草都蔫噠噠的,只有我家的花草還是這麼精力旺盛。22婉美說著一臉的自豪神情,想起煩躁的時候聞聞花香就能緩解情緒,這些花草實在是神奇。

22神奇,難道這些花不是花?22想到自己的猜測,婉美驚訝的捂住了嘴巴。 時間好像停滯了一樣,從中午到黃昏,直到兩人的肚子敲起了架子鼓,可還是不見婉美爸媽的蹤跡,至於婉美想到這些花的不同之處,嚇得心驚膽顫,還好被林言安慰了一番,這才鎮定下來。

算來算去,就算是婉美媽媽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可婉美老爸是出去買東西,今天又是周末,警局應該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可他們遲遲不回來,這件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難道是遇害了?林言有些不安的設想著,從心眼裡希望婉美的父母沒事。

22小美,媽媽回來了。22開門的聲音傳來,兩人都緊張的注視著門口,看到婉美媽媽還是和往常一樣拎了些蔬菜回來,並沒有什麼異樣,婉美和林言的心才稍稍放下來了一點。

22媽,怎麼不見爸爸回來啊?22沒見到老爸,婉美還是不放心,又問自己的老媽,想確定一下爸爸是否安全。

22我家丫頭一會不見爸爸,就想他了?怎麼沒見你這麼惦記著媽媽呢?媽媽會吃醋的哦!22婉美媽媽風趣的回答,還不忘逗逗婉美,可這會不見老爸回來,婉美實在是笑不出來的。

22不是啦,我只是看爸爸中午出去,就沒回來,所以有些擔心,媽媽你不是回來了嗎?累不累?女兒幫你錘錘肩膀好不好?22露出一貫乖乖女的表現婉美接過媽媽手中的菜籃子,拿到廚房,邊走邊哄著自己的老媽。

22看看,我就說我家丫頭不會只想著她老爸的,小林,你說是不是?22獨自說話的婉美媽媽,忽然轉頭詢問身邊的林言。滿臉慈祥的笑容。

22是啊,是啊。22林言打著哈哈,可是剛才婉美媽媽眼中的異樣目光,讓他心裡有一絲說不出的冷意,可是卻感覺不出來任何不尋常的氣息,這讓林言有些惱火。

22阿姨,我看您家陽台上的花草長得不錯,您能告訴我從那裡買的嗎?我也買幾盆養在家裡,沒事的時候提提神,緩解下學業上的煩惱。22林言帶著試探的口吻,確實言辭懇切,好像生怕人家不告訴他似得。

22沒想到,一個大男孩子,居然喜歡這花草,其實這些花草也不是什麼特別的品種,就在離我家不遠的花卉市場買的,你要是喜歡,下次阿姨帶你去。22婉美媽媽微笑著回答,林言再看向他的眼睛,沒有絲毫的陰寒之氣,好想剛才的事情只是自己的錯覺。

22這樣啊,那就麻煩阿姨了,現在還是先保護好婉姐的安全比較重要,畢竟她的生日馬上就到了。22林言不怕死的繼續試探,他就不相信,提到婉美她還不露餡。

22是啊,小美的生日就快到了,小美想要什麼禮物呢?22看到婉美收拾完東西出來,婉美媽媽笑著將婉美的手握在手裡,臉上平靜無波,臉上也是無限的溺愛,根本沒有一絲一毫,林言剛見到她的氣息流露出來,不過林言卻一點也不相信,眼前這個人真的是婉美的媽媽。

22婉姐,我想聽聽你小時候的好笑事情,能不能請阿姨將給我聽聽?22林言插話,其實是為了更加確定一下,畢竟留著這麼一個人在婉美身邊,實在是太危險了。

22臭小子,沒事就知道拿你婉姐尋開心,看我不打你。22婉美何等聰明,怎麼會不了解林言的心思,可她實在不想承認,眼前這個一臉和藹的人不是她的老媽,而是什麼不知名的東西。

22婉姐,饒命啊,我這不是看大家無聊嗎?22林言委屈的先一步離開了沙發,屋子裡頓時出現了一副你追我趕的景象。

林言拚命的給婉美使眼色,可惜人家油鹽不進,對於他的擠眉弄眼,完全不當回事,而是更加彪悍的追了過來,讓林言疲於應付,完全顧不得在沙發上冷眼旁觀的婉美媽媽。

22阿姨救命啊!婉姐殺人了。22林言看止不住婉美的追趕,只好將這個棘手的繡球拋給了婉美媽媽,看她會有什麼表現了。其實林言雖然急著應付婉美,可還是注意了下婉美媽媽的動作,見她對他倆的打鬧無動於衷,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就越覺得奇怪,於是再一次的試探起來。

22好啦,丫頭,不要鬧了,你看我辛苦打掃乾淨的房子,被你們弄成什麼樣子了?22婉美媽媽假裝生氣的對婉美開口責備,但是寵溺之情依然不減,甚至更加多出了幾重,讓林言在心裡冷笑,這人還真他媽會演戲。

22哦,知道了。22一路彪悍的婉美,在聽到媽媽的話之後,乖乖的停了下來,可林言卻乘機轉身,在婉美光潔白皙的小臉上狠狠的捏了一下,還一臉俏皮的率先躲進了沙發里。

婉美隨後坐了下來,朝林言揮揮拳頭,意思很明了,就是警告他,再囂張,小心挨揍,他婉美可不是省油的燈,這次是看媽媽的面子。林言無奈的翻個白眼,到覺得這個婉美除了工作之外多出了幾分彪悍的可愛。

22媽媽,你還沒說爸爸哪去了?你看外面買天都塊黑了。22婉美指指窗外,臉上帶著焦急,再次問起了爸爸的行蹤。

22那個你爸中午的時候給我打了電話,說是警局臨時有事,可能要出趟遠門,以為事情緊急,就不回來收拾東西了,等你生日那天他一定想辦法趕回來。22婉美媽媽恍然想起什麼事情的樣子,對婉美煞有介事的說道。可林言還是發現了他的慌亂,好像刻意隱瞞著什麼似得。

22原來是這樣,媽媽我餓了,我想吃你做的水晶蝦餃。22婉美假裝安心的挽著媽媽的胳膊,撒嬌的說自己要吃水晶蝦餃,還滿臉的期待之情,好想這會的林言成了多餘的。


22阿姨做的蝦餃味道肯定不錯,我也好想吃,這會餓死了。22林言附和著,心裡更加確定這個婉美媽媽是假的。

兩人目送著婉美媽媽走進廚房,彼此眼中都帶著一抹謹慎,而婉美的眼神中更是多出了,幾分傷痛,讓人心疼不已,婉美以參觀自己卧室的由頭將林言帶進了自己的小房間,雖然房間看起來也只有不到二十平米的樣子,可卻裝飾的溫馨可愛,牆上貼滿了卡通畫,各色毛絨玩具,安靜的在房間的一角以高低大小的順序排列著,婉美上前一步坐在了邊上,林言也不客氣,在婉美的身邊坐了下來。

22你也發現了?22林言迫不及待的詢問,現在時間對他們來說太寶貴了,林言不想浪費,直接了當的詢問起婉美來。

22是,雖然她裝的沒有破綻,可是爸爸每次去那裡都會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的,而媽媽知道都是由我轉達,可這次媽媽說爸爸給她打了電話,那爸爸沒理由不給我打電話的,除非22說道這裡,婉美的眼眶紅了一片,她強忍著要哭的衝動,將纖細白嫩的手伸出來捂住了口鼻。

22婉姐,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叔叔和阿姨生死未仆,外面這個人,實力不容小覷,我們還是小心點好,不要讓她發現什麼破綻。22林言安慰加著提醒,生怕以婉美這個柔弱的性格會壞事,在心裡暗罵自己這氣生的,讓師父受了紫瞳,以他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弱的不能再弱了。

22小子,這會知道後悔了?22腦海里的聲音再次想起,林言第一次覺得這聲音實在是太親切了,自己那會怎麼沒發現啊!

22師父,救救徒弟我,這外面的人是誰,我真的看不出來。22林言在妖皇面前恭敬的貴了下來,就差抱著妖皇大哭一場了。




洛克已經看到了掛在自己額頭上的那顆大汗珠,到現在他才知道大聖已經無恥到了什麼地步,只恨不能一腳將它踢飛,過了半天,才沉聲說道:「大聖,你真的是一頭豬!」

Previous article

「怕你不成?」白風怒吼起來,龍拳爆發,十五萬山之力湧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