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洛克已經看到了掛在自己額頭上的那顆大汗珠,到現在他才知道大聖已經無恥到了什麼地步,只恨不能一腳將它踢飛,過了半天,才沉聲說道:「大聖,你真的是一頭豬!」

「靠, 我這穿越有點怪 ,但別說老子是豬!」大聖又開始維護自己的『人權』了,不過這次它似乎也知道自己理虧,沒有叫嚷著要罷工。

洛克沒有理會大聖的抗議,繼續沉聲說道:「你的強化狀態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如果以後遇到強敵,我們怎麼辦?只要一變身,所有人都會認為迷幻城的搶劫案是我乾的!」

大聖一陣沉默,良久之後說道:「該死的,這還真是一個問題。嘿嘿,小子,你變聰明了,知道動腦子思考了……不過沒關係,到時候老子自有辦法!」

「還有一個問題!」經歷過這次事件后,洛克似乎真的成熟了很多,問道:「根據魔甲驛站的記錄,你已經被毀滅了,那我以後怎麼辦,難道真的要我去操控一部黃金魔甲?」

大聖冷哼一聲,不屑說道:「這還不簡單?迷幻城不是有魔甲走私嗎,到時候你再買一部類似的魔甲,別人也分不出來。」

「你是說瞞天過海?我買一部跟你差不多的魔甲藏起來,實際上操控的是你,對吧?」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那你真夠笨的,浪費我的錢。」洛克突然邪惡的笑道。

「你小子又侮辱我的人格!」大聖這次好象真的怒了。

洛克每次看到大聖吃癟都會很開心,悲傷的表情早已經消散,橫眉問道:「人格?你有嗎?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你想想,我不如放出風聲說買了一部跟你差不多的魔甲,其實根本不用買,直接把你拉出來就行了。要不然,我就說我自己或者我找人又研製了一部跟你一樣的魔甲,反正我以前是魔甲學徒,很多知識還是能嚇唬普通人的。」

「好,不錯不錯,我就說你小子天生是個壞種,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大聖渾然忘記了之前的不快,語氣顯得興奮起來。

洛克頓時無語,轉念一想做壞人也沒什麼不好,反正他以前也沒想過做好人。之所以從小就想做魔甲騎士,不是因為立志精忠報國救濟天下什麼的,很大程度上其實是想耍耍威風讓所有人仰視而已。

「那麼,大聖,你都搶了什麼好東西,給我說說。」

這可問到點子上了,大聖得意的說道:「很多金銀珠寶,三部白銀魔甲,兩部是在驛站搶的,另外一部是那桑托斯男爵放在須彌項鏈里的。哇哈哈哈,你們這個世界雖然文明落後,但很多地方又十分神奇,比如鬥氣魔法什麼的,我始終搞不懂其中的原理。」

「至於這條須彌項鏈,那就太神奇了,裡面的空間非常大,放五部魔甲絕對沒問題的!現在我把所有東西都放進去了,就是還不能把自己放出去,白天你找個機會出城,直接把我帶回來……」

「嘿嘿,聽上去真的很不錯。我只需要戴著須彌項鏈就把你們全帶回來了是吧?項鏈確實是好東西,藏衣服里別人都看不見,不像戒指那麼顯眼。」洛克眼裡冒出了金光,暗下決心以後一定要保管好須彌項鏈,否則就虧了。

大聖突然喝道:「有人在你房間外面,好強的殺氣!」

「殺氣?」

洛克一驚,問道:「你現在沒跟我一起,為什麼能感應到附近的情況?」

「已經說過了,我跟你是一體的!你能通過我的身體看外面的東西,我也能透過你的身體觀察事物。不過你的身體和感知能力比我差太遠了,我只能感應到你方圓十米左右的情況。」

「連這你也能感應到?」洛克再吃一驚。

大聖的語氣十分無奈,嘆道:「蠢材,我說了這麼多,你還沒聽明白嗎?」

「聽是聽明白了,不過……」洛克欲言又止,想到以後如果自己跟阿詩麗親熱的時候某隻大猩猩在旁邊看的津津有味,洛克一陣發寒,全身雞皮疙瘩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


「我知道你小子心裡在想什麼歪主意,放一萬個心吧,你需要保持個人隱私的時候我會自動消失的,嘿嘿……」大聖發出一陣讓洛克覺得無比猥褻的聲音,話鋒一轉,大聖嚴肅的說道:「你還是先想想怎麼對付潛伏在你門外的那個傢伙吧,奶奶地,好強的殺氣,估計是來殺你滅口的!」

「殺我么?」洛克面不改色,彷彿經歷過這次傷心欲絕的疼痛后,他突然看開了,面對很多可怕的事情也不再恐懼。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托住下吧,抹了抹那微微有些扎手的鬍渣子,洛克在心裡說道:「我倒要看看,這個時候誰會那麼愚蠢跑來殺我!」

「小子,你不會吐一口血腦子都燒壞了吧?我承認這次讓你很傷心,但也不至於一夜之間心性大變吧?」大聖發出驚詫的聲音,它一時弄不清楚洛克為什麼變得如此鎮定自若。

現在,皇帝不急太監反而急了,大聖低吼道:「小子,你千萬別想不開呀!千萬別往死路上走,你要是死了,我又要找新的主人,說不定又要等待無數年才行,太麻煩了……如果那人真是來殺你的,你一定要拖延時間,堅持個一時三刻,我馬上殺回來救你……」

『吱呀』一聲,大聖話還沒有說完,房門突然開了,慢吞吞的走進來一個黑衣人。

「哈瑪雅?」

洛克低呼一聲,沒有想到來者竟然是哈瑪雅,難怪殺氣那麼濃烈了。順手關上了門,哈瑪雅並沒有說話,手持黑刀,冷冷的看著洛克。那鋪天蓋地的殺氣在整個房間里圍繞著,讓人有些踹不過氣來。

大聖邪惡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小妞真有點本事,我喜歡……小子,你說她深更半夜的來你房間,到底有什麼意圖,會不會是看上你了?」

洛克根本不再理會大聖,心裡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蒼白的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問道:「找我有什麼事?」

「殺你!」

哈瑪雅輕啟貝齒,冷冷的突出這兩個字。

空氣彷彿在剎那間凝固了,變成透骨的寒冰擊打在洛克的心頭。簡短的兩個字,讓洛克和大聖都懵住了。

「殺我?哈哈哈哈……」洛克突然笑了起來,其狀瘋狂無比,好象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

哈瑪雅完美的半張臉依然沒有任何錶情,眼裡有流光閃動,握緊了手中的黑刀。

「既然要殺我,為什麼還不動手?像你這樣出色的刺客,不會這麼拖泥帶水的吧,反正我肯定打不過你……」洛克緊緊盯住哈瑪雅的臉,暗嘆道:「生死在此一舉了,要是哈瑪雅真的出手,就算大聖想救我,也來不及了。」

想到這裡,洛克臉上再次浮現出溫和的笑容,似乎在自言自語:「讓我來猜猜,你為什麼不立刻動手……嗯,你肯定還拿不定主意,對不對?」


「你在想,到底應不應該殺我,對嗎?甚至,你根本沒有與你的兄長哈蘭德商議,就自己擅作主張了,是嗎?」

洛克走向哈瑪雅,全然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樣,步步緊逼。而從來沒有退縮過的哈瑪雅,竟然在洛克的威逼下退後了兩步,臉上閃過了一絲猶豫。

「果然不出我所料,但是不能將她逼急了,否則她真的會一刀殺了我!」洛克思忖著,將哈瑪雅的表情盡收眼底。此時此刻,洛克好象回到了幾年前,那時候他也是狐假虎威憑著一張嘴制服了冰晶城那幾個難纏的小混混頭目。

「一個問題!」洛克豎起了食指,臉上有著捍不畏死的好氣,緊緊盯著哈瑪雅,問道:「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我?大家好歹也是朋友一場,最起碼,讓我死的明白一點。」

「唉,小子,刺客殺人從來不問為什麼,也不會告訴被殺的人為什麼……」大聖突然發出一聲嘆息。

沒想到哈瑪雅卻驚異的看了洛克一眼,嘴唇翕動,那冷漠的聲音讓人心底發寒:「因為你沒有利用的價值了。」

「噢,是嗎?其實我也想過,反正大家都只是口頭協定,沒有人證物證,幫你們完成任務后,你們會過河拆橋殺了我……」洛克好像在跟哈瑪雅說話,又彷彿在自言自語,突然笑道:「這就是你比不過你哥哥的地方,他肯定會認為我很有利用價值。你看,這次驛站會賠償我一部黃金魔甲,並且,還會給我們一筆精神損失費……」

哈瑪雅沒有說話,冷冷的看著洛克。

「我能感覺的出來,其實你第一眼看到我,就想殺了我。」洛克自顧自的說著,語氣越來越自然,好象這一切都不管他的事,「你跟你哥哥不一樣,你喜歡獨來獨往,不喜歡依附別人,更不想聽一個外人指揮。殺了我,你們就自由了,雖然這樣做對你們來說並沒有任何好處!」

驀地,洛克突然狠狠盯住哈瑪雅,語氣提高了幾分:「以前我想不明白你為什麼非要殺我,相信你自己也不明白。但是現在我想通了,因為你覺得你們呆在我身邊不安全,你害怕,所以你要殺我。你是一名刺客,你討厭每天都生活在這種莫名其妙的處境中。殺了我,你這種恐懼感就消失了,你心裡就平靜了,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無所謂,對不對?!」

寒光一閃,哈瑪雅的刀已經架在洛克脖子上,冰冷的聲音一絲絲的滲透如洛克的身體:「你說對了。我並不在意組建什麼迷幻城最大的傭兵團,也不稀罕什麼榮華富貴,這些都是哈蘭德的夢想,不是我的。我活著,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

突然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多了,哈瑪雅猛地住嘴,手裡的刀卻始終沒有劈下去。

大聖的聲音忽然冒了出來:「小子,這女孩小時候肯定受過什麼心靈創傷。現在她用刀恐嚇你, 秀才家的俏長女 。你看,她已經打開話匣子了,你應該趁熱打鐵,和她深入的交流……實在不行,你就哄哄她,比如說你第一眼看到她就愛上她了,這個時候的女人都特別脆弱,說不定你馬上就能泡到她……」

洛克心裡一陣惡寒,假裝沒有聽到大聖的話。看了看哈瑪雅,再看了看脖子上那柄瞬間可以讓自己人頭落地的黑刀,洛克擺出一副沉思的模樣,深藍色的眸子里射出疑惑的光芒,喃喃說道:「為什麼你不往好的方面想,比如說,我可以幫助你?」

「殺了你,就算幫了我大忙了!」哈瑪雅冷冷的說道。

「殺了我,就算幫你忙?」洛克有些疑惑的看著哈瑪雅,那刺骨的刀氣讓他渾身發涼,盡量用鎮定的語氣說道:「我明白你為什麼瞞著哈蘭德來殺我了,因為他肯定不會同意!」

洛克臉上露出了無窮的自信,笑容再現,說道:「我的死可大可小,從小的方面說,你們失去了一位幫手,一位黃金魔甲騎士,還失去了大量的資金……我知道你不會在乎這些,那麼,我們往大的方面說。現在魔甲驛站的事情已經鬧得沸沸揚揚,很多鄰國都知道了,如果我在這個時候死了,難道你就不擔心金甲帝國藉此機會大兵壓境,踏平整個西西里么?不管你心底是否熱愛你的祖國,但我相信你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戰亂吧?」


「你錯了!」哈瑪雅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讓人驚詫的是,這笑容里滿是冷酷和嗜血,「我就是想要金甲帝國踏平西西里,這樣,我也算是報仇了!」


洛克強掩心頭的震驚,看著哈瑪雅那張讓他有些害怕的臉,平靜的說道:「我知道了,西西里有你們的仇人,而且是很強大的敵人,你們現在的實力沒辦法報仇,所以想借刀殺人!」

哈瑪雅只是冷冷的看著洛克,對他的話不置可否。

「那麼我們就要考慮兩個問題了……」洛克笑得很卑鄙,開始冷靜的分析著:「第一,如果真的兩國開戰了,那麼首先死的人就是你們兄妹,迷幻城的人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哈瑪雅突然打斷了洛克的話,面容變得無比堅毅,有著一種決絕之色,說道:「你以為我們怕死么?只要能報仇,死了也算值得!」

「嗯,換了我,我也會考慮這樣做……」洛克笑了笑,腦子裡靈光一閃,突然沉吟道:「那麼我們開始分析第二種可能性,萬一金甲帝國不出兵呢?那我就算白死了。而且,我在這個時候死了你們兄妹也脫不了干係,警備隊和城主府的人為了安全起見,肯定會抓你們頂罪……我沒猜錯的話,這才是你猶豫著不殺我的真正原因!」

哈瑪雅的手忽然抖了一下,洛克沒錯,這正是她猶豫不決的原因。

「哇靠,小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嘖嘖,有點談判專家的風采了,加油,我精神上支持你!」

洛克恨不得揍大聖兩拳,臉上越來越自信,望著哈瑪雅說道:「你不覺得這樣的賭博很吃虧么?不管你的計劃能不能成功,你們兄妹都得死,我也逃不過一個死字……為什麼不想另外想辦法,我們三人都活下來,找機會以後報仇不是更好么?」

哈瑪雅問道:「你知道我的仇人有多強么,你憑什麼對付他?」

「就憑我和我的魔甲!」洛克意氣風發的說道。

哈瑪雅臉上露出一絲不屑,說道:「笑話,他手下高手眾多,黃金魔甲騎士就有四名,就憑你絕對是送死!」

「黃金魔甲騎士么,哈哈哈哈……」洛克張狂的大笑著,神秘的看著哈瑪雅,弄得哈瑪雅有些摸不著頭腦,然後洛克低聲道:「或許,我應該告訴你一個秘密!」

「秘密?」

洛克繼續保持神秘的笑容,問道:「如果我是我的魔甲,是最高級的魔魂甲,你相不相信?」

哈瑪雅呆了一下,隨即恢復了冷漠的表情,不屑的說道:「就算是又怎麼樣? 非正常特工 !」

「你肯定不知道最高級的魔魂甲有多強大……」洛克吊了一下胃口,然後說道:「那是不需要魔甲騎士操作的,我再告訴你,其實今天搶劫魔甲驛站和桑托斯男爵府的事情,都是我意念操控我的魔甲乾的!」

『哐當』一聲,哈瑪雅的黑刀掉在了地上。

「那些驛站內的黑色碎片,根本不是我魔甲的碎片,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洛克露出極其自大的笑容,很謹慎的看著哈瑪雅,笑道:「很難相信,對吧,可這就是事實!」

哈瑪雅已經動容了,問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認為普通的黃金魔甲,能一斧劈死獅蠍么?你對自己的勢力很有信心吧,你認為普通的黃金魔甲騎士能隨手就能化解你奇妙的攻擊,將你的黑鐵魔甲扔出老遠么?你知道我向哈蘭德詢問過須彌首飾的事情,不久以後桑托斯男爵府就被洗劫了,你認為這其中沒有古怪么?」洛克一口氣問了三個問題,聲勢逼人。

這些話重重擊打在哈瑪雅的心頭,她仔細的看著洛克,好像要重新審視他一次,突然說道:」也許,只是巧合。證據,我需要證據。」

洛克摸了摸鼻子,笑道:「證據么,簡單,白天帶我出城,我讓你看清楚。反正你絕對打不過你,你也不用擔心我藉機逃跑。」

哈瑪雅冷冷問道:「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我憑什麼相信你會真心誠意的幫我?」

「一切的真誠,都不是一兩句話能表達清楚的。你可以當作這是一次合作,我需要你們,你們也需要我,大家互相幫忙……」看著哈瑪雅不為所動的表情,洛克心頭有些焦急,接著說道:「就算我擁有魔魂甲,你也不能讓我直接衝到你那個厲害的仇人地盤上去吧,以寡敵眾,我照樣不是他們的對手……如果我說,我來迷幻城,是為了擁有強大勢力然後打造一片新的天地,眼下正需要你們這樣的高手幫忙,你信不信?」

哈瑪雅保持著沉默,一顆心卻在慢慢的動搖著。

「我相信!」

隨著一個不羈的男低音,白影一閃,哈蘭德已經從敞開的窗戶里跳了進來。

大聖忽然驚嘆道:「沒看出來,這個花花公子還真有些本事。雖然武技比不過他妹妹,但是輕身功夫絕對是一絕的,不愧為第一盜賊啊……小子,你注意到沒有,他手裡還攥著一枚銀幣,看樣子他的暗器技巧十分高明啊!就是不知道,這枚銀幣是用來殺你的,還是用來救你的……」

洛克靜靜的聽著大聖的分析,看著哈蘭德,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讚美一切擁有美麗外貌性感身材碩大乳房的女神!頭兒,那事情真是你乾的,哈哈哈……我本來只是有那麼一點點懷疑,現在完全確定了。」哈蘭德臉上掛著玩世不恭的笑容,絲毫不為剛才偷聽的事情感到尷尬。

洛克也笑了起來,慢吞吞的問道:「那麼,這次我們算是真正的成交了?」

哈蘭德有些為難的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而哈瑪雅卻依然沉默。

「媽的,豁出去了,這兩兄妹是不見好處不收手啊……」洛克暗嘆一聲,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緩緩說道:「其實呢,我早已經下了決定。官方賠償的黃金魔甲,直接給哈瑪雅……至於剩下的白銀魔甲和財物,哈蘭德你看著處理就行了。」

哈蘭德眼裡露出了金光,緊緊保住了洛克,大呼小叫道:「讚美的那萬能的足以讓陽痿的老男人煥發第二春的女神啊,頭兒,從今以後,我們不再是合作夥伴了,我們是真正的朋友,最親密的朋友!」

洛克推開哈蘭德,擦了擦被噴在那頭好看的亞麻色頭髮上的唾沫星子,靜靜的看著哈瑪雅,等待最後的答覆。他忽然覺得,在眼前的兩兄妹中,哈瑪雅才是真正拿主意的人。

「你不怕我們現在就出賣你?」哈瑪雅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洛克一愣,心下突然有股暖潺潺而過,有些感動的看著哈瑪雅說道:「第一,出賣我,你們能拿到多少獎賞?恐怕還不如我搶來的東西多吧?」

說道這裡,洛克臉上突然有了一絲冷酷的表情,用一種讓人不敢懷疑的語氣說道:「第二,你們有證據證明這是我乾的嗎?就算我被拉上了絞刑架,我的魔魂甲也會為我報仇!不要忘記,魔魂甲不需要人操控的,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如果出賣了我,你們死定了!而且我忘記告訴你們,我的魔魂甲脾氣不太好,如果它發火了,能摧毀半個迷幻城!」

哈蘭德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心裡清楚,如果將迷幻城鬧得天翻地覆的魔甲真的屬於洛克的話,那麼洛克剛才所說的這些絕對不是吹牛的。

看著依然沒有表態的哈瑪雅,洛克用那種近乎蠱惑人心的語氣說道:「不要懷疑我所承諾的一切,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說難聽點就是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蚱蜢,你們的仇人自然就是我的仇人。只待時機成熟,就是你們大仇得報之時!」

「三個問題……」哈瑪雅看著洛克,豎起三根白嫩的手指,問道:「第一,為什麼要選擇跟我們合作?迷幻城比我們實力更強的組織太多了;第二,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直接就把黃金魔甲給我?第三,就算合作,你憑什麼讓我們相信,將來等你勢力強大的時候,不會將我們一腳踢開甚至殺我們滅口?」

哈蘭德深吸了一口氣,一顆心提到嗓子眼。這也是他想弄明白的問題,在迷幻城這個犯罪之都,諸如過河拆橋殺人滅口這些聽上去很恐怖的事情,幾乎天天都在發生。要想在這裡活得更長久,那就必須更加的謹慎。

「哈哈哈哈……」

洛克發出了爽朗的笑聲,心頭卻在狂跳,其實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哈瑪雅的問題。好象冥冥中有什麼無形的意志驅使他這樣做,他便隨著這意志許下了承諾。

「三個問題,一個答案,我用一個答案回復你!」如同一縷陽光照射進了小黑屋,洛克的神智無比的清醒,撿起地上的黑刀,遞給哈瑪雅,然後說出了他這輩子最無恥同時也是讓大聖最滿意的一句話:「拿著你的刀,如果你不相信不高興不滿意或者別的什麼,可以馬上殺了我!我的答案是……自從第一眼看到你之後,我就徹底的愛上你了!」

空氣在這一瞬間完全凝固了,房間里沒有任何聲音,每個人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

『砰』的一聲,洛克被哈瑪雅重重的一腳踹飛,剛好落到了柔軟的床上。那大床瞬間倒塌,洛克眼前一黑,再次暈了過去。

哈蘭德如受雷擊一般,站在原地愣了半天,隨後臉上露出了驚詫的、古怪的、曖昧的、神經質的、說不清道不明的笑容。洛克身體內的大聖,也發出了驚詫的、古怪的、曖昧的、神經質的、說不清道不明的狂笑聲。

而哈瑪雅,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上午柔和的陽光透過木窗,在地上留下斑駁的影子。

在一陣熱氣騰騰的水霧中,洛克躺在大木桶里一邊沐浴一邊長吁短嘆,回想起最近在迷幻城的遭遇,不由生出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小子,我突然有些看不透你了,越看你越像一個扮豬吃老虎的陰毒傢伙。」大聖突然冒出了疑惑的聲音。

「那就不要看,偷看人洗澡是很不禮貌的!」洛克低吼一聲,下意識的伸手擋住了某個部位。忽然想起大聖多半會重提他偷窺阿詩麗的不堪往事,連忙轉移話題道:「我才是真的一點都看不透你!」

「我怎麼了?」大聖一頭霧水的問道。

洛克露出義憤填膺的表情,興師問罪道:「你自己說,打劫魔甲驛站那麼大的事情,你都不和我商量一下,到底我們倆誰才是主人啊?」

「嘿嘿……」大聖露出了『憨厚』的笑聲,打著哈哈,然後有些強詞奪理的說道:「其實我也想先通知你的,但你要是知道了這次行動了,肯定會表現的不自然,要是露餡了怎麼辦?老子就是想讓你真情流露啊,想想你那天在魔甲驛站傷心欲絕的表現,真是震撼人心啊,誰能想到這次搶劫你也有份?」

洛克臉上的線條扭來扭去,眼裡射出憤怒之光,彷彿自己是任人擺布的棋子,有種被人愚弄的感覺,罵道:「大聖你這個魔鬼,你無非是想我演戲給大家看對不對?」

「答對了,大爺我是不是安排的很周密?哈哈哈哈……」大聖發出張狂的笑聲,完全不顧洛克的感受,用『老懷大慰』的語氣感慨道:「你小子演技實在太高明了,將那種丟失心愛魔甲的無奈絕望以及悲憤表演得絲絲入扣、入木三分,隱約表現出後現代主義對現代社會的強烈控訴,在我以前那個世界,肯定能成為影帝!」

「老子不是在演戲!」洛克難得吼出一句粗話,滿臉的悲恨表情,大有找大聖單挑三百回合的趨勢。如果他的血肉之身能與大聖的鋼筋鐵骨對抗的話。

「我知道你不是在演戲。」大聖全然不理會洛克的吼叫聲,反而振振有詞的說道:「但是昨天晚上,你明顯就是在演戲了。特別是最後那一句深情告白,想必讓哈瑪雅徹夜未眠了,哈哈哈哈……」

「閉嘴!」洛克色厲內荏的吼叫著,一抹怪異的紅暈還是偷偷爬到了臉上,心跳瞬間加速,喃喃道:「昨天我也是逼不得已,不然就成為她刀下遊魂了,我都還不知道以後要怎麼面對她呢!另外,我命令你,即使你要罷工抗議,我也要命令你,以後別這樣折磨我了,也不要擅作主張做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知道,以為大爺我不會擅作主張了。」大聖做出了保證,然後安慰道:「不用擔心,你已經充分展現出一名恐怖分子的潛質了,還怕什麼,走一步算一步吧。說不定那小姑娘已經對你暗自傾心了,你白撿了這麼一個厲害的女朋友難道還不滿意么?萬一她不接受你,你就死纏爛打,多向哈蘭德學習,哈哈哈……」

「可是我心裡只有阿詩麗,這樣做好象對不起哈瑪雅。」



「哈哈,王維賢侄,你有心了,既然你如此誠意,那這萬壽無疆草,老夫就收下了。」

Previous article

22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吃吧。22靈欣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