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王維賢侄,你有心了,既然你如此誠意,那這萬壽無疆草,老夫就收下了。」

一番說辭,讓枯木大師眉花眼笑。

他拿眼一看,身邊激靈的學徒便走上前去,將那烏木錦盒接過,彎著腰,又呈給他。

枯木大師將錦盒蓋子稍微揭開一條縫,一股馥郁的芳香立即撲面而來。

「不錯。」

枯木大師老臉上的皺紋條條舒展開,顯然是對這萬壽無疆草很滿意。

「王家可真夠狠的,萬壽無疆草都能拿得出來!」

枯木大師對萬壽無疆草如此滿意,蔣天楚在一旁不由暗暗著急。

萬壽無疆草只可以增加百年壽元,對武修幾千年的壽元來說看起來是短了些,但是萬壽無疆草對武修的重要性,遠遠比王維說的要重要。

若在尋常,萬壽無疆草或許沒那麼重要,可是在武修遲遲不能突破而又壽元將盡的情況下,萬壽無疆草便顯得尤為重要,就算資質再遲鈍,多了一百年閉關時間,突破概率肯定會大大增加。

這種情況一般不會出現在浮生境這種「小武修」身上,而是較多發生在釋道老怪身上。

釋道境的突破,比浮生境難上千倍萬倍,很多老怪都會為自己準備萬壽無疆草,以防止自己無法突破而壽元將盡這種情況的發生。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萬壽無疆草不被用來臨死前的閉關,那起碼也可以讓人多百年壽元,像家族老祖這種級別的老怪物,如果能多活一百年,對一個家族的影響也根本不可估量。

萬壽無疆草,這是真正可以改變一個家族走向的逆天物事,可以用無價之寶來形容!

所以蔣天楚才對王家拿出萬壽無疆草痛恨異常。

「蔣天楚,看到了嗎,這才是誠意,如果你們沒有誠意的話,就趕緊滾出去,不要打擾枯木大師清休!」

王偉轉頭,笑眯眯的看著蔣天楚。

「哼,區區一株萬壽無疆草而已,也敢提『誠意』二字,王偉,你的臉皮也太厚了吧?」

蔣天楚一聲嗤笑,一副根本不把萬壽無疆草放在眼中的模樣。

「蔣天楚,別在那擺譜,到底有什麼好東西,快點拿出來啊,也讓我們開開眼界!」

王維也冷笑不已,本就陰冷的臉更顯得陰森無比。

「王維、王偉,你們兩個井底之蛙,給我瞪大眼睛看好了,我蔣家出的乃是中品天級武兵『星空戰袍』!」

蔣天楚猶豫再三,終於一咬牙,從乾坤袋中召喚出一件淺藍色的戰袍來。

「楚哥,這戰袍可是···」


看到蔣天楚將星空戰袍拿出來,蔣成龍面色一變,急道。

「這戰袍可是父親專門關照我一定要親手交給枯木大師的,這點我豈能忘記,需要你來提醒?」

蔣天楚一瞪眼,打斷了蔣成龍的話。

其實星空戰袍根本不是給枯木大師的禮物,而是城主專門給蔣天楚量身打造的戰袍,為的就是讓蔣天楚一舉超越關山玄機和王維。

可眼下,王維拿出萬壽無疆草,蔣家所備之物根本無法和萬壽無疆草相比,情急之下,也只有這件星空戰袍了。


「枯木大師,這件星空戰袍攻防一體,以枯木大師現在的修為,穿上之後,可以防禦住浮生三重高手的攻擊,並且可以發揮出浮生一重的戰力,枯木大師,您貴為煉器師,武力稍低,這星空戰袍,乃是為您量身定做的!」<

。 紫衣瞥了一眼他們,有些嫌棄。

還大將軍呢,這場面就怕成這樣,果然男人啊,還不如女人。

倆人聽了這個,看了看身上帶著的藥粉,又看看靈女在專心控獸,這才有些放了心。


白慕雪吹的是笛子, 生於1984

因為樂器傳播的聲音比較廣泛,而且容易把控,所以白家一直都致力於研究用樂器控獸。

事實證明,這個方向是非常對的。

在所有樂器中,笛子聲音最是清脆,而且容易攜帶,所以厲害白家訓練控獸技能用的都是笛子。

白慕雪穿越之後學了不少樂器,這笛子雖然不太精通,也還是會吹奏的,更何況來到白家之後,也專門對吹笛子技能進行了訓練。

她其實並不笨,學起東西也是非常的快,在現代的時候,家庭條件雖然不好,但是學習成績還算可以。

但是她自己也沒想到,經過紫衣長老的親自訓練,她又把學過的心裡課運用到吹奏中,憑藉意念傳送到樂曲,效果竟是如此的好。

她的表現得到了紫衣的認可和讚賞,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了。

看到有人來了,白慕雪曲風一轉,催眠曲一般的調子緩緩響起。。。。

片刻之後,那些本來還嗜血一般的猛獸,那些本來發狂一般的難民,忽然安靜了下來。

都不再亂竄亂跳,就那麼忽然席地而坐,不多一會兒便眯起了眼睛,打起盹來。。。。

兇殘的場景變得安靜,只有漫山的血跡表明剛才的混亂的確發生過。

衛忠瞪大雙眸看著這一切,白家果然是白家,這也太神奇了。

可以想象,若是這些猛獸都去了戰場,那根本不用他們的士兵出手啊。

而且,衛忠清楚的發現,他當初養的四隻老虎也在其中,不過它們現在也已經成了熟睡狀態,看起來沒有了一絲的靈氣。

這四隻當初竟然敢背叛他,現在好了,也成了白家的傀儡,真是報應不爽。

衛忠對這幾隻也是相當的憎恨,雖然養過那麼多年,感情也算是有,可是就是因為這樣,在它們背叛自己的時候,感情已經變成了恨意。

若不是這這猛獸還有用,他真想上前親自解決了這些老虎。

「這。。。真是神了啊。。。」

佟建明忍不住感嘆,看著那已經收回笛子的靈女,兩眼都是冒光的。

這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女啊,若是兒子還在,這才是該喜歡的女人的樣子。

只是可惜,這靈女已經許配給雪太子了。。。

紫衣長老面無表情,好似這都是應該的,更何況現在這兩個人是要仰仗他們,根本不用給他們好臉色去討好什麼的。

是他們該來討好自己。

紫衣只是很滿意白慕雪的表現,忍不住鼓起掌來。

「靈女這技術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紫衣破天荒誇讚一句,白慕雪對她也是十分恭敬,立馬道:「是長老教的好。」

對於白慕雪現在的識時務,紫衣也是十分滿意的。

她就知道這白慕雪可比白凝霜好下手多了。 星空戰袍其實原本的功效更大,浮生四重的蔣天楚穿上后,浮生境可以說不會再有敵手,除非釋道巨擘出手。

可枯木大師身為煉器師,本身實力低微,僅僅有命泉一重修為,所以發揮的功效極為有限。

不過饒是如此,也已經很難能可貴了,起碼枯木大師在碰到浮生境高手之時,已經有了一戰之力,不再像之前那樣,只能做那砧板之魚。

「蔣天楚,你倒也真捨得!以前我倒還有點忌憚你,可你星空戰袍都沒了,又拿什麼來和我斗!」

王維眼睛死死盯著淺藍色的星空戰袍,冰冷的目中閃過一抹隱晦的貪婪之色。

他覬覦這星空戰袍可不是一日兩日,如今星空戰袍就在眼前,他差點有種直接搶奪過來的衝動。

「哼,蔣天楚,算你狠,不過你最好祈禱枯木大師被我帶走,如若不然,為了這星空戰袍,我也會殺了這老不死!」

王維心中殺意瘋狂生長。

「蔣天楚,你們蔣家就這點誠意嗎,枯木大師已經晉陞為紅袍煉器師,這種天級武寶,他自己就可以煉製,又豈會稀罕你這種粗糙之物!」

王偉在一旁大聲諷刺起來。

「哼,王偉,星空戰袍價值上億上品靈石,不知道萬壽無疆草價值幾何啊?」

蔣成龍一聲冷笑,面色不善的看著王偉。

萬壽無疆草雖然是可以左右一個家族走向的神聖之物,但畢竟只針對個別人有用,遠遠不及星空戰袍那樣人人可用,所以真拍賣的話,星空戰袍的價值要在萬壽無疆草之上。

「價值?此言差矣!蔣成龍,枯木大師乃一代人傑,又豈會在乎這些俗物,我們所奉之物,價值再高,又有何意義,只有對枯木大師有用才行。萬壽無疆草雖然拍賣起來不如星空戰袍,可星空戰袍對枯木大師有用嗎,難道枯木大師身份尊貴至此,還需要親自戰鬥不成?!」

「哼,王偉,你少在這血口噴人,枯木大師當然用不著親自戰鬥了,但是難保不會有些小人狼子野心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之事,有了星空戰袍,枯木大師生命無疑又多了一重保障!而且這星空戰袍乃是由五名紅袍煉器師共同鑄造,枯木大師可以研究一下它的手法···」

「哼哼,讓枯木大師研究這件卑劣戰袍的鍛造手法,蔣成龍,你這是在小看枯木大師嗎,以枯木大師的鬼才,超越星空戰袍的鑄造者是早晚的事情,又何須研究!」

「······」

王偉和蔣成龍就在枯木大師面前這麼唇槍舌劍起來。

枯木大師就那麼笑眯眯的看著,既不制止也不發表意見,看那一臉興奮的模樣,好像看耍猴一樣。

蔣天楚本來還冷眼旁觀,他注意到枯木大師的態度后,立即喝止蔣成龍,「成龍,住口,在枯木大師面前如此失禮,成何體統!」

「楚哥,他太過···」

「我說了,住口!」

蔣天楚面色一沉。

蔣成龍立即不再說話。

「枯木大師,不知道這件星空戰袍,您可還滿意?」

蔣天楚恭恭敬敬的詢問枯木大師。

「對啊,我何必和那傻子做那口舌之爭,東西是送給枯木大師的,枯木大師喜歡就行!」

蔣成龍這才感到後悔,暗怪自己太魯莽、太衝動。

「天楚賢侄,你也有心了,這戰袍老夫很喜歡。」

枯木大師又是笑眯眯的開口,學徒立即上前,將星空戰袍毫不客氣的收下,眉花眼笑的。

萬壽無疆草和星空戰袍一出,那些厚著臉皮死賴在枯木府碰運氣的小家族一個個全都灰溜溜的離開了。

沒辦法,他們準備的禮物和萬壽無疆草、星空戰袍一比,那簡直就是個渣渣,還是別拿出來丟人了。

「這個老混蛋,既然收下了我們的萬壽無疆草,怎麼又把星空戰袍給收下了!」

王偉不由在心中暗罵起來。

看來枯木大師貪得無厭,這傳聞確非空穴來風。

「枯木大師,家父一向仰慕枯木大師,他聽聞枯木大師今日得閑,所以準備了好酒,要和枯木大師一醉方休,不知枯木大師肯不肯賞臉?」

王維又沉聲說道。

禮物送完,也該開始表態了。

「枯木大師,家父聽聞您突破紅袍煉器師,為表恭喜,特地準備了一卷煉藥手札,想和枯木大師共同一觀,不知枯木大師意下如何?」

蔣天楚也連忙開口。

「呵呵,老夫何德何能,能勞城主大人和王家主掛懷,老夫在此先行謝過了,只是老夫剛剛突破,身子疲乏,要先靜養一番,等恢復了體力,定然一一登門拜謝。」

枯木大師並不表態,笑眯眯的說道。

看那紅光滿面神采奕奕的,怕是繞城光屁股跑一圈都不在話下,哪裡有半絲「身子疲乏」的模樣?

「老不死的,還真貪!」

「老不死的臉皮真厚!」

這一刻,無論是王家還是蔣家,都是在心裡大罵起枯木大師來。

枯木大師之所以拖著不走,無非是因為一個原因,因為他禮還沒收夠!

星辰城三大家族三大巨頭,現在可是只來了兩個,還有一大家族沒露面呢。

「枯木大師,小子關山風月,攜弟關山玄機、蕭讓前來拜會!」

幾個各懷心事的老狐狸、小狐狸在大堂爾虞我詐、冷嘲熱諷了沒多久,枯木府外,終於傳來了一道聲音。

「風月賢侄,快請進。」

枯木老臉上露出絲絲笑意,連忙命人將關山風月一行人給請進來。

關山風月、關山玄機、蕭讓,三個器宇軒昂的年輕人就這麼走進了枯木府大堂。

「這就是蕭讓?」

王維和王偉兩人的目光均落在蕭讓身上。

說來也諷刺,在場之人,蔣家兩人都和蕭讓打過照面,獨獨恨不得殺了蕭讓的兩個,卻是從沒見過蕭讓。

「哈哈,風月老哥,我剛剛還在念叨,這種盛事怎麼會少了你,這不,一轉眼你就來了?」

「玄機老弟,幾日不見,你越發的英俊了。」

「蕭兄弟,說起來我們有大半年沒見了啊,你這是到哪裡瀟洒去了?」


天凡嘆了一口氣似乎在回憶什麼又似乎在等待什麼。他一下就把自己的小木的靈體揪了出來。

Previous article

洛克已經看到了掛在自己額頭上的那顆大汗珠,到現在他才知道大聖已經無恥到了什麼地步,只恨不能一腳將它踢飛,過了半天,才沉聲說道:「大聖,你真的是一頭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