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每擊殺一隻妖魔,呂陽便能收取一些精氣,除了後天境界能夠攫奪的精氣忽略不計,每一隻化形大妖身上,都能提煉出一至數道原始元氣

最多的是一日前擊殺的化形三重大妖,實力已經達到雷罡境界巔峰,身上妖力也有足足百道,經過一番有驚無險的激戰之後,最終被呂陽斬殺,提煉出三十多道原始元氣

此外,這些妖魔的血液,油脂,骨髓,腦漿……也都統統沒有浪費,全部都被呂陽收集起來,最終積少成多,凝結成一團拳頭大小,通體血紅的奇怪黏液

只見這團黏液內部一片混濁,散發著極其腥膻的味道,但卻又像是濃濃的幽香,非常邪異

呂陽輕掂著這團黏液,把它舉起逆光端詳,可以看到一隻只凶獸般的妖魔虛影在其中沉浮,作兇惡咆哮狀

「差不多了」呂陽流露出一絲微笑

這便是他這幾日所收集的,名為三寶油三寶者,精,氣,神,乃是萬千生靈之根本,而此燈油,便是呂陽從那些妖魔屍體中提煉的

此油珍貴異常,千百屍身也難以提煉出一缸,乃是世俗中人夢寐以求的極品

據傳,吃上一滴,強身健體,吃上兩滴,益壽延年,吃上三滴,直接升仙

第314章收集寶材

第314章收集寶材

* 「咦,那傢伙的漁獲增加了,難道秘密真的在那些魚身上?」曾東看著虛擬屏幕上的數字,不淡定了。

沒有人來看曾東,讓核拳男幾乎氣死,覺得他們太無情,他忘記了,這會兒大家都在找箱子,更何況龍王團人很少,已經有一半投入到了比賽中。

「輸掉比賽就會死,不行,必須拼一把!」曾東選了一條拇指長的魚,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吃掉后,僅僅幾秒鐘,從大腿外側,又長出一條萎縮的第三肢。

上面布滿魚鱗,不受控制的抽搐著,這場面幾乎把曾東噁心死。

曾東終於明白了這一場比賽的真諦,那就是考驗人的忍受力和意志力,吃掉海魚后的各種反應,堪比最殘酷的刑法。

作為一個從殺戮遊戲中出來的人物,曾東明白,有時候死亡,反倒是一種解脫。

我是唐僧他爸 很好,那就試一試,看一看咱們誰最先崩潰。」曾東一咬牙,取出戰斧,剁下了第三條腿,這玩意搞不好也可以用來做魚餌。

殘酷又噁心的釣魚賽繼續進行,而死亡圍棋已經殺到了中盤。

沒辦法,思考十秒,就是一槍直擊靈魂的攻擊,讓龔玉婷和贏商舞幾乎崩潰,她們現在能保持意識,已經很不容易了。

兩個人的身體哆嗦著,嘴巴更是合不上,口水都流出來了,在這段時間內,她們經歷了最痛苦的夢魘幻境,精神上的創傷,已經開始反饋在肉~體上。

「呵呵,比起眼睜睜地看著同伴一次次死亡而無能無力,這些痛楚簡直不堪一提。」贏商舞對生活早已經沒了希望,完全是行屍走肉的得過且過,在人生的最後,可以回報唐崢,這是她剩下的最後一點眷戀。

落子后,贏商舞看向了鐵籠外,雖然沒有唐崢的身影,但是她依舊想起了那個和團長一樣爛好人性格的青年。

「你們呀,難道不知道這是奉行叢林法則的木馬世界?裝什麼好人呀,把自己都搭上了。」贏商舞嘴角溢出了笑容,曾經的回憶,讓人覺得幸福。

「你是瘋子,這遊戲的制定者也是瘋子,你們全都是瘋子!想讓我死,做夢去吧!我會通關聖地,完成心愿!」龔玉婷咆哮著,不過執子的姿勢已經變形了。

「龍王團找到第四隻箱子,請兩隊在五分鐘內返回仲裁庭。」

林衛國握著拳頭,伸出了大拇指,朝著澹臺揮了一下手臂。

特工同樣握下了下拳頭,在玻璃牆上砰了一下后,跑向了高塔。

「第四場是一場棒球!」不等澹臺詢問,陶然已經將通過時間長河看到的未來彙報。

以陶然現在的實力,看的越遠,受到的反噬越大,而且就算死掉,有一些內容也是無法預測的。

「你們誰會打棒球?」看到同伴們的表情,澹臺嘆了一口氣,「這一場,我來吧!」

「你是副團長,還要指揮全團,我來。」秦嫣攔下了澹臺。

「秦姐,我上!」白果急了,拉住了御姐的手,「我來吧,你們是王牌,不能這麼早登場。」

「笨蛋,你知道棒球規則嗎?」澹臺笑著拒絕,雖說比賽處處透著死亡,但是基本規則不會變,要是連這個都不懂,簡直就是給對方送分。

「第四場,單人比賽,殺戮棒球。」

「規則一,你們可以通過之前積攢的積分,購買球員。」

這些球員無一例外,都是現實中存在的人物,當然,如果對他們不熟悉,就算花費巨額分數買下來,也不會用。

「規則二,不準使用能力。」

「團長,怎麼辦?」看到對方的智囊登場,龍王團的李兵有些膽怯了。

「你怕個鳥呀,我可是根據你的擅長,預測的箱子,你一定能完爆他。」狄驚飛難得的沒有疾言厲色,他也是沒辦法,團隊的形勢很不好。

「對,我在日本留過學,我擅長棒球。」李兵給自己打氣,不過一進入棒球場,他就後悔了。

整座球場的風格,完全就是地獄式樣,地面使用白骨鋪就,用鮮血噴著各種彩繪圖案。

龍王團先攻,李兵站在打擊區中,偷偷地祈禱著,千萬不要被三振出局。

澹臺瀏覽著球員名單,開始制定戰術,棒次排列,打擊順序,這都是有講究的。

儘管團副參賽,不過更多人的還是圍在屏幕前,看團長的賽車比賽,因為實在是太驚險火爆了,幾乎每一分鐘,都會有賽車爆炸。

賽車的總數沒有減少,候補區還有很多,每當一輛損壞,就會有新賽車補上,這導致整個賽道上都是賽車,即便跑在第一位,前面還會遭遇賽車擋道。

周郎膽大心細,也發現了光團的奧秘,吃了兩個后,存下了技能。

「機會,螺旋戰車!」

進入直線跑道,周郎砸下了按鈕,賽車頓時被旋轉的暴風籠罩了,就像鑽頭一樣,刺向了龐美琴的雷霆。

「無敵屏障!」


眼看著要躲不開了,龐美琴開啟技能,一個卵形的防護罩將賽車保護起來,緊跟著雙方相撞。

強大的衝擊力將雷霆彈了出去,而周郎則留在了後面。

「可惡,失敗了。」周郎砸了一下方向盤,踩死油門踏板,繼續追在後面。

「哈哈,我要都吃掉,一個不給你留!」劉金澤大笑著,吞掉了跑道前方的每一個光團,每當唐崢想要超越,他就會故意撞過去。

「你的命比我值錢,你肯定不願意兩敗俱傷。」劉金澤吃定了唐崢,畢竟團長一死,也意味著戰錘隊要崩潰。

唐崢沒有氣餒,在尋找戰機,有時候光團並不是在直線路徑上,想要吃,必須略微變向,這就是超越的機會。

彎道抵達。

「去死吧!」劉金澤突然丟出了技能,大量的黑色煙霧從排氣筒噴出,遮蔽了跑道。

「糟糕了!」觀戰的秦嫣一行大驚,陶然更是幾乎把嘴唇都要咬破了。


呼,唐崢駕車從煙霧衝出,帶出的勁風將煙霧吹得到處都是,他的動態視力極其出色,再加上瞬間記憶,早已經將跑道形狀印在了腦海中。

後面的賽車就沒這麼好的臨場應變能力,不是衝出賽道,就是碰撞,慘的一塌糊塗。

賽車爆炸,形成了幾個光團。

不僅是兩個團隊的賽車,其他的賽車也可以吃,所以隨時可見賽道上爆發技能,絢麗的猶若一場盛宴。

每當出現精彩的超車、爆炸,觀眾的歡呼聲就會一浪高過一浪。

四場正在進行的比賽,唐崢這場,無疑是最瘋狂的,幾乎是每分鐘都伴隨著死亡。

「第五場開始,請去尋找箱子!」

聽到通告,陳虹傻眼了。

「還沒結束呀?咱們怎麼辦?」失去了兩位團長,陳虹壓力巨大。

「去找箱子。」穆念琪接手了,她可沒唐崢那麼好說話,語氣冷冰冰的,「陶然,開啟能力,干擾狄驚飛的預言。」

團隊無精打采,讓穆女王決定下猛料。

「別怪我沒提醒你們,要是讓狄驚飛找到了箱子,無論誰出戰,幾乎都是死路一條。」


「狄驚飛不會蠢到自己上場吧?」陳虹覺得不太可能,還有兩個小弟,至於親自動手么,萬一失誤,豈不白死了?

事實上,過氣女明星烏鴉嘴了。

不到三分鐘,遊戲通告響起,狄驚飛找到箱子,讓大家返回仲裁庭。

「怎麼這麼快?陶然,你又沒有干擾他?」陳虹要氣死了,看著狄驚飛抱著箱子,肆無忌憚地打量著這邊,她躲向了陶然身後。

「哈哈,屏蔽我的預測?你們當我傻呀,上一輪我就鎖定了這些箱子的位置了。」狄驚飛嘲笑。

「別虛張聲勢了,是不是擔心拿不下比賽,決定親自上場了。」穆念琪反唇相譏。

「哼,懶得和你們廢話,咱們賽場上見。」狄驚飛相當霸氣,「實話告訴你們,這個箱子是我特地挑出來的,你們無論誰上,都難逃一死。」

「他肯定在說謊,秦嫣,你上,你很厲害,說不定能幹掉她。」為了不被選中,陳虹很沒有節操的推薦人選。

「我來吧!」秦嫣倒沒有推辭,這讓白果急的都快哭了。

「不行,陳虹,你出戰。」穆念琪拉住秦嫣,盯向了陳虹,語氣不容置疑。

「為……為什麼?我不去,你們欺負人!」陳虹拒絕,「我早知道,你們肯定把我當外人。」

「你的價值最小,你不死誰死?」穆念琪根本不和過氣女星講道理,他選擇了最正確的方案,只會飛行的陳虹,按照田忌賽馬理論,應該在這時候被犧牲掉。

「雖然殘酷,但這是必須的。」顧雪琪看向了陳虹,試圖說服她,「你肯定撐不到最後,不如為團隊貢獻一下吧?」

「你為什麼不去貢獻?」陳虹驚聲尖叫,看到眾人盯著自己,吼了起來,「要不猜拳,生死各安天命。」

「陳虹,主動一點,別讓大家面子上難看。」穆念琪不介意扮黑臉,這種時候,團隊利益至上。

「姚峰,你可是男人,你難道不應該挑起大梁,如果幹掉狄驚飛,龐美琴一定會對你刮目相看。」陳虹開始擠兌中二少年。

「真的?」姚峰有些意動了,至於狄驚飛什麼的,他根本沒有正確的概念,為了討好龐美琴,他什麼都願意做。 「姚峰,你還不如活著給龐美琴擋槍。」穆念琪直視著陳虹,說出了心裡話,「這一場,我知道自己是必死的,你如果奉獻一下,唐崢通關后,或許會看在這點面子上,復活你。」

陳虹猶豫了,她知道穆女王說的不差,聖地戰太殘酷血腥了,以她的實力,絕對走不到最後,她只是在逃避,不想承認罷了。

「你們決定了沒有?」金髮女郎不滿了,「再沒有答案,我就要隨機挑選。」

「她上!」穆念琪點名了。

「秦嫣,你一定要告訴唐崢,我為團隊做出的貢獻。」陳虹嚇哭了,拉著御姐的手,不想鬆開。

「我會的。」秦嫣的人望不錯,所以她的承諾讓陳虹放心了。

「唧唧歪歪的,真羅嗦。」 那時剛好愛上你 ,打開了箱子。

「第五場,單人比賽,死亡橄欖球。」

「規則一,不準使用能力。」

眾人甚至不用看下面的規則,也知道陳虹死定了,橄欖球的對抗很激烈,狄驚飛單靠身體力量,就能撞死過氣女明星。

沒有反悔的機會了,兩個人被傳送進了賽場。

觀眾席上此起彼伏的吶喊,此時在陳虹看來,就是死亡的宣告。

身上穿著運動護具,陳虹雙腿哆嗦著,走到了指定位置,看著身旁那些人高馬大壯的像犀牛一樣強壯的猛男們,她淚流滿面。

「我不想死呀!」

在過氣明星的怒吼聲中,比賽開始。

狄驚飛接到隊友傳球,抱著它,像一輛開足馬力的坦克,無視了達陣區,直接朝著陳虹沖了過去。

「他根本就不打算達陣得分,是想轟殺陳虹。」穆念琪攥緊了拳頭,默默地道歉,內心中,她並不是一個冷血的女孩。

「快飛起來呀!」能力被剝奪,沒了翅膀的陳虹看著轉瞬就奔到眼前的狄驚飛,下意識的想要往旁邊躲閃,可是動作壓根跟不上思維,然後下一刻,整個視野就天旋地轉了。

陳虹被撞的臨空,直挺挺的飛出了十幾米遠,一口口地咳著鮮血,她的肋骨碎了一多半,疼的連呼吸都疼。

沒有隊醫、也沒有裁判制止,這是死亡比賽,觀眾們享受的就是這種絕望的恐懼。

陳虹不想爬起來,以為裝死能躲過去,可是那些橄欖球隊友氣勢洶洶地沖了過來,要是被他們腳上的釘鞋踩中,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秦嫣轉身離開,她看不下去了,這根本就是一場虐殺。

「我不想死呀!」陳虹看不到己方同伴,只能朝著天空無助地吶喊著,隨即第三次被撞了出去,然後被踐踏而過。

過氣女明星是真的爬不起來了,毫無懸念,在遊戲開始不到三分鐘,就被撞死在賽場上。

穆念琪拍了幾張照片,這些她會拿給唐崢看。

「哼,下一次別用雜魚浪費我的時間!」狄驚飛拍了一下衣襟,殺一個連反抗都不敢的雜兵,實在沒什麼好炫耀的。

「嘁,裝什麼逼,有膽子就去和我們團長比賽呀?」姚峰朝著狄驚飛比了一個中指,差點把他氣炸了肺。

「我宰了你!」

「請注意你的言行,否則將判為犯規,給予懲罰!」金髮女郎擋下了狄驚飛,一揮手,那些女人都舉起了武器。

「你以為這些東西能攔住我?」狄驚飛覺得諸事不順,已經想要發飆了。

「別吹大話,直接動手呀!」姚峰擠兌狄驚飛,不得不說,中二少年缺乏常識,還真是氣死人不償命。

「殺戮圍棋那邊到收官階段,快分出勝負了!」

顧雪琪一句話,直接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都紛紛湧向了囚籠賽場。


無非是想在趙家面前博個好名聲,在將安隅踩一腳。

Previous article

聽著太上長老這般說法,衛正天終於鬆了一口氣,「那我就帶龍武謝過太上長老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