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吼。。。。」

七七,你不了解,那個人很厲害,她一吹那個聲音,我們會狂躁,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我們不是沒有反抗過,每一次都會被她鎮壓。

但是她又控制不住我們的狂躁,我們狂躁起來六親不認,會自相殘殺,然後她躲得遠遠的。 數道黑色龍捲風咆哮著沖向小不點。

小不點不僅不畏懼,臉上反而露出笑容,沖著高龍做了個鬼臉:「小矮子,你要遭殃了。」

虛空突然一陣詭異的扭曲,已經殺到小不點面前的黑色龍捲風,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空氣中是如此的平靜,就彷彿前一刻還咆哮肆虐的龍捲風,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

高龍瞪大了眼睛,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龍捲風不是被人用法力平息,也不是被其他攻擊擊潰,而是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不,並不是憑空消失。

高龍還能感受到自己與龍捲風之間的感應,他扭頭看向遠方,在那裡,原本平靜的森林中,突然毫無徵兆的出現幾道黑色龍捲風,將那裡茫茫林海摧殘成一片廢墟。

有人將自己發出的龍捲風,挪移到了那裡。

高龍轉過頭來,一個白袍廣袖,羽衣星冠的年輕道人出現在小不點身旁。

小不點歡呼道:「師父!」

林鋒點了點頭,笑道:「做的很好。」

小不點癟了癟嘴,委屈的說道:「師父,那小矮子欺負我。」

「小矮子?」林鋒失笑道:「臭小子,你自己個頭也不大吧?他是築基期修士,道法神通的傳承也不弱,你眼下不是他對手很正常,不過等你築基以後,直接可以吊打他,輕鬆又愉快。」

聽見林鋒師徒二人的交談,高龍氣得臉色鐵青。

「好啊,本少爺就看你如何輕鬆又愉快!」高龍低喝一聲,雙手合攏放在胸前,一起捏了一個法訣。

腳下布在山谷中的颶風碎魔陣,忽然舍了天金雷蛟,全部力量匯聚到一起,化作無盡颶風,朝林鋒二人撲來。

雖然被小不點拆了一根旗子,法陣缺了一角威力大減,但高龍發了狠,直接噴出一口精血。

這精血落在颶風中,轉瞬消失不見,但颶風卻起了驚人的變化。

原本黑色的颶風,瞬間變成血紅色,彷彿無數條赤龍,張牙舞爪撲向林鋒。

一股血腥戾氣撲面而來,將半邊天空都染成紅色。

「區區法力印記,本座又怎麼可能沒有發現?不過本座並不放在心上罷了,你們來多少,本座收多少。」林鋒微微一笑,神色平靜,只是伸出右手食指,輕輕一點。

「兩界虛空妙術!」

八卦諸天大道藏的法力運轉開來,溝通兩個不同時空,挪移諸天!

這是林鋒自己從八卦諸天大道藏中領悟出來的法術,是他自己獨創,整個天元大世界,古往今來,從不曾出現過的一門法術!

就和八卦諸天大道藏的道法一樣,這是完全屬於林鋒自己的法術,普天之下,獨此一家!

林鋒面前的虛空以人肉眼幾乎不可察覺的速度扭曲了一下。

而這片虛空中,正氣勢洶洶撲向林鋒的血紅色龍捲風,突然全部消失不見。

不是被人以力量強行擊潰,也不是颶風漸漸平息化解,而是直接悄無聲息的在林鋒面前消失。

完全是在同一時間,高龍面前的虛空也扭動了一下。

然後高龍臉一綠,就見原本離奇消失的血紅風暴,竟朝著他這個主人撲來,距離近在咫尺,速度快到他甚至來不及取消法術。

「呼!」

高龍腰間一條玉帶猛地一亮,接著響起刺耳的風聲,一道無形罡風狂涌而出,迎向血紅風暴。

這道罡風無形無色,看起來完全透明,只能隱隱約約看見空間輕微扭曲,暴露了它的存在。

無形罡風看似平淡,卻像一柄無堅不摧的長刀,直接將漫天血色風暴一分兩半!

九天無相罡風,風神宗至高大道風神無相訣修得的強力風系神通,無形無相,無堅不摧,來自九天之上斬天裂地的罡風,足可與不動明王怒火和地藏金身相提並論。

這根玉帶,這高龍師門長輩專門煉製給他的護身法器,就為了關鍵時刻保住他的性命。

驚魂未定的高龍,望著林鋒猛地一揮手,無形罡風朝林鋒斬擊過去。

林鋒笑著搖搖頭:「看來你不懂,相對於你操縱的風,本座的力量,才是真正的無形無相。」一邊說著,林鋒和小不點二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九天無相罡風失去目標,斬在山峰上,直接將山頂削斷,巨大的山峰轟隆隆地朝下方滾落。

可是卻傷不著林鋒半根毫毛。

高龍終於怕了:「此人厲害,九天無相罡風畢竟是長輩煉製,我尚無法控制自如,不是此人對手,今天先逃走,回去召集宗門內高手圍剿他們。」

一拍座下風獸飛廉,高龍轉身就跑。

飛廉是風系靈獸,速度驚人,化作一道青光,轉眼間就可以飛遁千里。

高龍心中得意:「就算打不過你,你也拿本少爺沒招,等本少爺回去招來宗門內高手,總叫你這道人死無葬身之地。」


林鋒望著高龍遠去的背影,嘆了口氣。

「你還是不懂。」

林鋒抬手一指,兩界虛空妙術再次發動。

已經逃向遠方的高龍和他座下的飛廉獸,只感覺眼前一花,身處的空間輕微扭動間,竟已經被傳回了林鋒面前!

之前的亡命飛奔,全都白費了!

高龍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雪白,指著林鋒急急吼道:「九天無相……」

腰間玉帶再次亮起。

林鋒微微一笑,卻已經搶先一步,伸手一指。

「比起九天之上的罡風雷霆,底下涌動的地火岩漿,其實,空間之力才是真正的最強攻擊。」

「因為,某種意義上來說,來自空間斷裂的攻擊,根本無法防禦!」

兩界虛空妙術發動,高龍精神一陣恍惚,茫然的四下張望。

「咦?那道人怎麼會突然離我那麼遠?等等,那是……」高龍猛地瞪大眼睛:「那是我的飛廉獸,那上面……」

一副詭異的畫面出現在高龍視線中,遠處,林鋒仍然同飛廉獸對峙著。

而在飛廉獸悲傷,也坐著一個人。

準確的說,是半個人!

一個只有下半身的人,自腰部以上的身體,完全消失不見。



高龍獃獃的向下瞅去,卻見自己的身體,自腰部以下,下身,雙腿全部消失,各種內臟正滴著鮮血向下方地面墜落。

直到這時,淹沒他知覺的劇痛才傳來。


「不!!!」高龍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嚎,只剩上半身的軀體向地面摔落,還沒落地,人已經在半空中斷氣。

林鋒摸了摸下巴:「這副畫面,有點少兒不宜啊。」

他扭頭向一旁的小不點看去,卻見小傢伙瞪大了眼睛,喃喃說道:「這招好厲害……」

「……我想太多了。」林鋒頓時敗退。


他拍了拍小不點的腦袋,視線轉向面前瑟瑟發抖的飛廉獸,笑道:「雖是雜血的,但畢竟是上古珍種後裔,你小子有福了,不僅有天金雷蛟的真血,有人還送貨上門,多給你添了一樣飛廉真血。」

小不點聞言也笑了起來,直接跳上飛廉獸的後背。

飛廉低吼了一聲,顯得極為不滿,但當它注意到林鋒正笑眯眯盯著它的時候,飛廉渾身打了個哆嗦,頓時不敢有絲毫異動,任由小不點騎在背上。

林鋒手一招,高龍下半截屍身便朝地面掉落,但他那根可以釋放九天無相罡風的腰帶自然落到林鋒手裡。

玉帶劇烈震動,想要破空飛去。

林鋒手一指,布下天籠咒印,將玉帶封住,然後人從空中落下,來到山谷中心。

天金雷蛟進化耗盡全部力量,又被高龍的颶風碎魔陣攻擊,此刻已經是奄奄一息,無力掙扎。

林鋒同樣用天籠咒印封住雷蛟,然後黑雲旗一卷,便將雷蛟巨大的身體收納。

做完了這些,林鋒也跳到飛廉獸背上,對著小不點笑道:「走,這次收穫頗豐,你小子的洗禮是不愁了。」

小不點烏溜溜的大眼珠一轉,腆著臉笑道:「師父,他那條腰帶也給我好不好?」

林鋒沒好氣的拍了他一下:「你這對眼珠子倒是夠毒,不過這東西為師還有用處,恐怕不能給你,不過這次回去后,有好東西等著你。」

「不僅是你,你們師兄弟四人,人人有份。」

小不點眼睛一亮:「是什麼啊,師父?」 等到我們自主清醒,已經是一天一夜了。

那時候,會有很多同類受傷,甚至還會有很多死亡。

我們不敢想那個場面,每一次反抗的結局就是同類的大面積死亡。。。。。

到後來我們也不敢反抗了,只要孩子們能活下來,就這樣吧。

白熊吼了幾聲,說起這些,也是心中感傷,敢怒不敢言。。。。

七七聽聞,也是忽然明白了。

有小熊們這些做威脅,再加上真是有一些本事,這本事實在太瘋狂。

自相殘殺,死傷一大片,一次次的經歷,已經讓它們失去了一切反抗的動力。

這讓她不自主的想到了剛出森林時遇到的戰場中,大象娘親它們。。。。。。

也是被奴役著,逃離不了。

這白熊可是比當初的大象們還要慘。

被強制生下那麼多孩子,還存活不了,活下來的還被母子分離,然後被抓去,指不定在受著什麼傷害呢。

七七已經說不出話來,抬頭看了看這些白熊們。

她是第一次見到白熊,並不知道以前的白熊是什麼樣的狀態。

只是覺得眼前這些白熊是沒有一點精氣神兒的。

它們雖然強壯威武,卻是帶著一股子頹廢的氣息,一點都不像是這雪國的獸類之王。

「你們。。。。。她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你們自相殘殺,難道她還沒辦法讓你們停下來嗎?」

七七對這個還真是不了解。

白家的控獸術她只是見過一些,但是只看到過程,還沒結束就被她給截胡了。

不管是在北海大陸的猛獸軍團還是在雪山上跟白鳶鬥法,同樣是讓猛獸發瘋攻擊,但是七七很快就阻止了它們發瘋。

原來,白家控獸術的短板竟是這樣!

怪不得當初去北海大陸參與叛亂要帶上姚慕雪。

原來是她們無法控制猛獸不發瘋,害怕猛獸就算取得勝利,最後反過來也傷害了自己的軍隊。

怪不得。。。。。。

饒是那白鳶如此厲害,卻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嗎?

怕是這些年她控制這些白熊,就是為了研究這個吧。

似乎一切疑問都解開了。

「吼。。。。。。」

沒有辦法,曾經有好幾次,她把我們趕到那邊的海域,與其他人類搶奪食物,也是讓我們瘋狂的掠奪,甚至傷了不少人類。

她先前只是讓我們搶食,並沒有說要傷害人類,可是最後卻也是控制不住我們,讓我們在那裡跟人類殘殺了一天一夜,最後兩敗俱傷。。。。。

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其實,我們真的不想傷害人類,現在可好,怕是我們跟人類的仇恨是永無休止了,再也無法和平共處。

那幾次,甭說人類會恨我們,我們也恨我們自己,人類那麼厲害,現在有一個白大人,將來指不定會有更多的白大人找我們報仇。

所以,可以說,我們這些年,活的都很惶恐,整日擔心人類的報復。

可是我們又沒有辦法,不是其他人的報復,就是白大人的威脅和控制,我們真是沒辦法啊。。。。。 白熊們說起這個,竟是有些抽泣了。

七七也跟著有些哽咽。

「那是以前,你們信任我嗎?我可以改變你們的現狀,但是你們現在必須聽我的,不能再跟著那個人為非作歹了。」

「而且,我跟人類的王認識,他是個很善良的人,他知道你們是被逼無奈的,一定不會為難你們。」

「只是,你們要答應我,自此之後,守在北極,不要再出來跟人類搶食了。」




本來一開始,她還覺得是不是因為宮澤離知道誤會了她,心裡對她有愧,所以才會對她格外好一些的。

Previous article

無非是想在趙家面前博個好名聲,在將安隅踩一腳。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