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黃宇瞪大了眼睛,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居然是聖尊威壓,這聖尊威壓是一個神階技能。

深吸了一口氣,神階啊,這可是神階技能啊,而且細看之下,還是神階極品的技能,了不得,真是了不得。

聖尊威壓,可以釋放出聖尊強者的威壓,讓對方實力大大折損,對於敵人的傷害增幅百分之百,讓敵人的實力達到不同程度的削弱,百分之三十幾率觸發威壓禁錮。

這技能太強悍了,簡直強悍到爆了。

傷害增幅百分之百不說,讓敵人實力削弱,也是很恐怖的,最強大的便是那百分之三十的禁錮,也就是說,有三成幾率可以讓敵人被威壓所禁錮,一旦禁錮就不能動彈,高手之爭,勝負成敗都只在一瞬之間,一旦被威壓禁錮,那麼就等於死路一條。

可以說,如今這技能是自己獲得的技能當中最強悍的。

比起那乾坤挪移,甚至比起黃金劍氣,鴻蒙之刺,都要強悍。

不過,技能雖然強悍,但限制也是有的,就是需要消耗極大的精神力,以自己現在的精神力強度,這聖尊威壓,估計最多只能夠施展三次,三次之後,自己就會精神力耗盡,看來自己需要想辦法提升修為了。

對了,自己如今還有這麼多的仙石,還是可以讓修為提升不少的。

「叮,玩家是否消耗仙石提升修為?」

「是。」

「叮,恭喜玩家修為提升,達到仙武境七層,消耗中品仙石七十億。」

「叮,恭喜玩家修為提升,達到仙武境八層,消耗中品仙石八十億。」

「叮,恭喜玩家修為提升,達到仙武境九層,消耗中品仙石九十億。」

「叮,恭喜玩家鴻蒙造化訣提升,達到第三層。」

驚喜,大驚喜,鴻蒙造化訣居然提升了,黃宇感覺自己的精神力比起之前又要強大了數倍,現在自己一樣只能夠施展聖尊威壓三次,但威力卻是不一樣,此時自己施展聖尊威壓的力量,比起之前要強上一倍不止。

鴻蒙造化訣的提升,黃宇感覺自己的精神力提升了一倍不止,沒想到,自己耗費仙石提升修為,讓鴻蒙造化訣也再次得到了提升。

鴻蒙造化訣可不是那麼容易提升的,不能夠依靠什麼外物,也不能夠依靠系統來提升,完全只能夠依靠自己的領悟,沒想到這一次,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提升了一個層次,這讓黃宇如何不驚喜,不然自己鴻蒙造化訣提升到第三層,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了。

……

第二天,當黃宇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眾人都驚呆了。

此時的黃宇和之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不是契約的關係,炎媚兒都幾乎以為自己認錯人了。

「夫君,你……你的修為?」

黃宇呵呵一笑說道:「媚兒,你不必擔心,我的修為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提升,是因為我煉化了從張耀榮手中奪來的聖尊骨。」

「聖尊骨?夫君,你……你煉化了聖尊骨?」炎媚兒聞言瞪大了眼睛,滿是不敢相信,聖尊骨,那可是聖尊骨啊,即便是大羅境強者都未必能夠煉化,而且即便是可以,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短一個晚上的時間就煉化掉了,而黃宇卻做到了。

聖尊骨,蘊含的能量極其恐怖,但這不是關鍵的,最關鍵的是聖尊強者的意志,聖尊骨雖然只是一根骨頭,但其中也蘊含了聖尊強者的一絲意志,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絲而已,但也是極其恐怖的,大羅境強者都未必能夠抗下。

而黃宇不僅僅是在一夜之間煉化了聖尊骨,讓修為得到了驚人的提升,卻還根本沒有什麼其他的影響。

「主人,你真是太了不起了。」陰風鬼皇看著黃宇,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作為黃宇的奴隸,被黃宇控制生死,陰風鬼皇之前本來是逼不得已的,但現在,看到黃宇居然煉化了聖尊骨,而且如此輕易就煉化了,讓陰風鬼皇心中充滿了尊敬,那可不是一般的東西,那可是聖尊骨啊,如果是大羅境巔峰強者的話,或許陰風鬼皇還不會如此震驚,但黃宇的修為不過是區區仙武境而已。

「夫君,你沒什麼事情吧?」而炎媚兒震撼的同時卻也有些擔憂,擔憂黃宇煉化聖尊骨,會造成什麼不好的後遺症。

「沒事,媚兒你不用擔心。」黃宇笑了笑道。

【抱歉,之前一章有些錯誤,不是至尊骨而是聖尊骨。】 「這裡就是落雪城的聖地么?果然是死亡之力。」來到了落雪城的聖地之後,黃宇吃驚不已,當初和張耀榮那傢伙對戰,整個落雪城幾乎有一半被毀掉了,而這落雪城聖地,正是那恐怖力量衝擊的一個方向,但讓黃宇驚訝無比的是,這聖地居然絲毫無損,可見這聖地非比尋常。

「夫君,這裡處處透露出詭異,而且,這死亡之力不簡單,小心點為妙。」炎媚兒看著黃宇說道。

「無妨。」黃宇笑了笑,卻不在意,死亡之力,自己可是修鍊了死亡天經,這些死亡之力對自己來說,正好可以幫助自己修鍊死亡天經,「這裡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危險,不過,不過海長老你們還是留在外面。」

「公子,我們,還是一起進去吧,一起有個照應。」海長老看了看炎媚兒,接著說道。

「不行,裡面太危險了,你們去不合適。」黃宇搖頭,他們去的話,對自己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會拖累自己,黃宇可不希望出現這樣的情況,炎火宗這兩位長老,人不錯,而且炎火宗和炎媚兒關係也不錯,黃宇也不希望看到她們出事。

自己雖然有死亡之力,修鍊了死亡天經,也有死亡天碑的三部分,但卻未必能夠那麼容易就收取第四部分死亡天碑,一旦出現意外,那麼麻煩可就不小。

「媚兒,你也留下吧。」黃宇想了想又對炎媚兒道,「裡面十分危險,我不想你跟著我冒險。」

「不行,夫君,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炎媚兒看著黃宇,語氣十分認真的說道。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你是我夫君,我們都簽訂契約的,一旦你死,我也無法活下去,所以,我要和你一起,我現在的修為已經恢復到了大羅境初期了,足以應付這死亡之力。」炎媚兒看著黃宇說道。

見炎媚兒如此堅持,黃宇最終只得點了點頭,「好吧,不過,你一切都要聽我的,不能離開我一丈之內。」

「好的,夫君,你不用擔心,我還要保護你呢。」炎媚兒聞言微笑著道。

黃宇聞言苦笑,在這裡,誰保護誰還不一定呢,自己修鍊了死亡天經,而且有死亡天碑,是自己修鍊的死亡天經的最佳場所。

才來到這裡,黃宇就感覺死亡天經的修鍊速度加快了,那些死亡之力不斷被吸收進入體內,然後煉化,不斷凝聚起來,黃宇感覺,自己都快要突破第四層了。

看到黃宇和炎媚兒進入那一片死亡之力籠罩的地方之後,有不少人感嘆。

「又有兩個不知死活的,落雪城的聖地,如今可不是那麼簡單,為了寶物,連性命都不要了啊。」

「是啊,可惜了那少年和那美女啊。」

「那小子真是不知死活,區區仙武境巔峰,也敢闖入死亡之地,即便是大羅境強者都吃過虧啊。」

……

黃宇和炎媚兒進入了其中之後,黃宇就發現了,這裡實際上是一處空間,死亡天碑的空間。

這裡的死亡之力,比起外面還要精純。

「夫君,小心點,這裡的死亡之力越發精純,可能有死亡法則本源。」炎媚兒看了看四周說道。

「如果有死亡法則本源就更好了。」黃宇笑著道,「我修鍊了死亡天經,死亡法則本源,對我有極大幫助。」

如果要是有死亡法則本源的話,自己所修鍊的死亡天經將會有巨大的突破,可能直接就突破到第四層,甚至第五層,第六層也說不定。

不過,眼下,自己需要找到這死亡空間的核心所在,哪裡是自己收取死亡天碑的關鍵。

兩人前行了一段路程,黃宇突然停了下來,看著遠方,面色變冷:「媚兒,小心點,前面有情況。」

話音才落,便看到前面黑壓壓一片,彷彿是烏雲蓋頂,但看清楚之後,兩人倒吸了口涼氣,這哪裡是什麼烏雲,全是黑壓壓的死亡之鳥。

「該死的,居然是死亡之鳥。」


死亡之鳥乃是一種上古異獸,這些畜生,極其厲害,單個的實力,並不強大,只是相當於三品至尊而已,但死亡之鳥是群居動物,一群最起碼都是上千隻,而眼前黑壓壓的一片,足有數萬隻,看著這一切,黃宇心中驚駭不已。

「走。」炎媚兒拉著黃宇的手,要施展秘法離開,但還沒有出聲,就臉色一變,原來,兩人已經被圍住了,恐怖的死亡之力已經將兩人籠罩起來,炎媚兒此時修為沒有徹底恢復,雖然已經達到了大羅境初期,但這裡是特殊空間,無法進行挪移,彷彿被什麼法則限制了一般。

「不行,夫君,無法挪移,我們要殺出去才行。」炎媚兒面色嚴肅,對黃宇道。

「主人,趕快用死亡之力將你和炎媚兒護住,你的死亡之力可以要蓋住兩人的氣息,那樣的話,死亡之鳥就不會攻擊了。」這時候露露的聲音在黃宇腦海中響起。

黃宇聞言連忙施展死亡天經,將自己體內的死亡之力凝聚出來,把炎媚兒和自己籠罩在其中。

「媚兒,不要動。」黃宇傳音給炎媚兒道。

炎媚兒發現,這時候,那些死亡之鳥彷彿沒有發現兩人一般,便從兩人上空飛過,速度快得驚人。

死亡之鳥過去之後,黃宇和炎媚兒才鬆了口氣。

黃宇將死亡之力撤掉,道:「媚兒,好了,我們沒事了。」

「夫君,你沒事吧?」看著黃宇臉色有些蒼白,炎媚兒關心的問道。

「沒事,不用擔心。」黃宇搖了搖頭道,「只是有些脫力而已,沒想到這死亡之鳥的數量居然這麼多。」

「沒事就好,夫君,你恢復一下,我幫你護法。」炎媚兒道。

黃宇聞言點頭,便盤膝而坐,一枚丹藥服下去,半刻鐘之後,黃宇睜開了眼睛,此時黃宇的修為已經完全恢復,而且死亡天經隱隱有所突破。

「我們繼續走。」黃宇感覺,自己距離那死亡天碑的核心已經不遠了,只要找到了這死亡天碑的核心,那麼自己的目標也就成功了一半了。

炎媚兒點頭,兩人繼續前進。

越是往裡面,死亡之氣就越是濃郁,此時的黃宇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吸收死亡之力來修鍊了,死亡天經也沒有突破,自己達到了一個瓶頸狀態,雖然只差臨門一腳,自己就可以突破,但黃宇卻鬱悶的發現,死亡天經雖然已經處在了第三層巔峰,只差一絲就可以突破,但就是這一絲,卻怎麼也無法打破。

實在是讓人鬱悶,要怎麼才能夠突破?黃宇眉頭皺起,看來要想想辦法才行。

一邊走,一邊想著事情,遠處傳來了河水嘩嘩的聲音。

抬眼看去,遠處是一條大河,那河水極其污濁,上面漂浮著無數屍骨。

黃宇眉頭緊攢,那些屍骨卻是沒有腐爛,但看起來格外噁心,而且密密麻麻的,什麼屍體都有,不僅僅是有人類的,還有各種異獸的屍體。

河岸邊上的屍骨也有,不過這些屍骨全部都是骨骸,和河水之中的又不一樣。

「這是……浮屍江?」炎媚兒看著眼前的景象驚呼道。

「浮屍江?」黃宇一聽一愣,看著炎媚兒道,「媚兒,你知道這裡?」

炎媚兒聞言道:「夫君,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過,浮屍江乃是上古大戰時期,死亡之主煉製出來的一件強大武器,裡面有無數死屍,這些死屍被死亡之水浸泡之後,會屍骨不腐,轉化為恐怖的屍人,這些屍人極其恐怖,刀槍不入,水火難傷,當初死亡之主依靠著浮屍江縱橫上古時期,難逢敵手。」

黃宇一聽,死亡之主,難道這死亡天碑就是那死亡之主煉製出來的,是那傢伙的法寶不成?

而炎媚兒又道:「不過,這並不是死亡之主煉製的,死亡之主的浮屍江寬達數千丈,裡面的屍人,實力堪比聖尊,而眼前這浮屍江不過區區數十米而已,差距極大,不可能是死亡之主的那一條浮屍江,但也極其恐怖了,我們要想過去,難,太難了。」

黃宇眉頭皺起,這浮屍江,麻煩,十分麻煩,雖然只是區區數十米,但要想過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因為黃宇發現,那浮屍江那些屍人,並不是死的,一旦靠近,這些東西就會復活,如此數量巨大的屍人,而且一個個實力強悍,堪比至尊,自己兩人根本無法闖過去。

如果要是在外面,沒有法則之力限制的話,到時可以飛過去,但在這裡,根本無法飛躍過去。

「怎麼辦呢?」黃宇眉頭緊皺,「媚兒,這些屍人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


「有,這屍人雖然厲害,但也是有弱點的,那就是佛蓮,佛蓮乃是佛家至寶,正是這屍人的剋星,不過,那佛蓮何其珍貴,在這仙武大陸,根本不存在,所以,要想過去這浮屍江,幾乎是沒有可能。」炎媚兒搖頭說道,「除非我能夠恢復到巔峰境界,不然根本過不去。」

「佛蓮,佛蓮。」黃宇心中嘀咕,系統是可以兌換的,但恐怕自己沒有足夠多的仙石啊,佛蓮既然是佛家至寶,要兌換所耗費的代價肯定極高,如今自己不過是區區幾十億中品仙石而已,恐怕遠遠不夠。 「露露,要過去這浮屍江是不是真要佛蓮才行?」黃宇沒有辦法,只好求助於露露了。。。

「主人,是的,如果主人想要過去這浮屍江的話,那麼就必須要有佛蓮,不然主人是沒有辦法對付這些屍人的。」露露解釋道。

黃宇聞言面帶苦澀,還真需要佛蓮,那佛蓮可不是一般的東西,自己現在恐怕無法兌換出來,難道,難道自己就要這麼放棄?可不是自己的性格啊,既然已經到了這裡,再放棄的話,太可惜了。

「露露,兌換佛蓮需要多少仙石?」黃宇猶豫了一下,問道。

「主人,佛蓮比起一般的極品仙器還要珍貴,主人如果要兌換一株佛蓮的話,最少需要十億極品仙石。」露露說道。

黃宇一聽,不由瞪大了眼睛,「露露,你沒有開玩笑吧?十億極品仙石?」

「不是開玩笑的。」露露說道。

「那……那也就是說,我現在根本沒有可能獲取佛蓮了?」黃宇苦笑道。

「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

「什麼辦法?」黃宇忙問道。

「主人可以租借。」露露說道,「只不過,租借的代價也不小。」

「就沒有其他辦法么,我的乾坤挪移乃是神級技能,也不能挪移過去么?」黃宇苦笑道。

「主人,不可能的,這裡是死亡天碑的內部空間,蘊含了死亡法則之力的本源,主人現在實力太弱,如果主人達到至尊境界的話,或許可以挪移過去,但現在主人的實力遠遠不夠,所以不可能用乾坤挪移,跨過這一條浮屍江。」露露搖頭說道,「唯一的辦法就是依靠佛蓮。」

黃宇嘆了口氣,無奈不已,看來自己這一次又要大出血了,租借,租借一次,不知道要耗費多少的仙石。

「好吧,露露,那麼如果我借用一下佛蓮需要耗費多少的仙石?」

「一刻鐘,三十億中品仙石。」

「我……」黃宇直想罵人,太特么坑了,租借一刻鐘,就需要足足三十億中品仙石,這也太貴了,這樣的費用,簡直不忍直視,黃宇心在滴血,如果不是沒有其他辦法的話,黃宇還真就想放棄了。

深吸了一口氣,黃宇看著露露說道:「好吧,租借一刻鐘。」

「叮,恭喜玩家獲得佛蓮,時限一刻鐘,消耗中品仙石三十億。」

三十億中品仙石啊,一下子就這麼沒有了,林遠心中是肉疼不已,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不租借的話,那麼自己即便是以後,也無法做到,除非自己能夠弄到真正的佛蓮,但要將佛蓮弄到手,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那樣花都謝了,因而還不如直接租借了呢。

佛蓮到手,林遠就查看了佛蓮的,這佛蓮乃是一件佛寶,極品佛寶,對於邪魔等黑暗生物,都有強大的壓製作用,而對這屍人更是有最大的剋制。

「媚兒,你看著是不是佛蓮?」黃宇得到佛蓮之後,便對炎媚兒道。

「不錯,這……這就是佛蓮,夫君,你是怎麼弄到手的?」炎媚兒看到黃宇手中的佛蓮驚訝不已。

黃宇道:「這佛蓮是我用特殊方法弄出來的,只有一刻鐘的使用時間,一刻鐘過去,這佛蓮就會消散。」

「啊……」炎媚兒吃了一驚,這佛蓮看起來就和真的一樣,氣息,法則之力,等等都是一摸一樣,而黃宇竟然說,一刻鐘之後就會消失,讓炎媚兒怎麼不吃驚,「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要試試效果就知道了。」

「好。」黃宇點頭,拉起了炎媚兒的手,便朝著那浮屍江快速趕了過去,來到浮屍江邊上,才一踏上浮屍江,就看到那密密麻麻的屍人開始活躍了,一個個嘶吼,眼中閃爍寒光,移動了起來。

不過,當黃宇祭出佛蓮的時候,一道金光將黃宇和炎媚兒籠罩在其中,四周被佛蓮金光射到的那些屍人一下子就消散,化作虛無,佛光所到之處,所有的屍人都消散蒸發,那恐怖的屍氣也一樣被凈化掉。


「走,我們時間不多。」看到效果,黃宇也鬆了口氣,加快了速度,神風步,虛空穿梭施展開來。

半刻鐘之後,兩人過了浮屍江,黃宇這才鬆了口氣,這浮屍江看起來也就幾十米而已,卻沒想到,速度極慢,即便是自己師尊神風步,也沒有辦法快起來,說實在的,黃宇還真是十分擔心。

不過,幸好,還是安全的過來了,此時回頭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屍人,黃宇還是有些頭皮發麻,自己好歹也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沒想到,遇到這個場面,情緒波動還是挺大。

過了浮屍江之後,黃宇可不認為,就能夠輕易進入死亡天碑的核心了,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

黃宇的天罰之眼早已開啟,前面是一處霧茫茫的地方,甚至連天罰之眼能夠看到的地方都不是很遠,這讓黃宇眉頭微微皺起,這樣一來事情就比較麻煩了,不能夠看到更遠的地方,麻煩不小。

危險也變得越來越大。


第三隻大妖開口,表明了放棄的意思。

Previous article

… 柳州邊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