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就是園丁?」威爾輕聲的問。他正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偷偷的看著正在向草坪走來的巨人。

「是的,他就是維護庭院的園丁。他以前可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可是在佐伊將他復活之後,他似乎變得殘暴起來了。」米婭悄聲的回答。

「是嗎,看他的樣子確實不是什麼好惹的傢伙。」威爾躲在石柱的後面死死的盯著園丁的一舉一動。

園丁邁著他沉重的步伐來到了威爾剛才踩到的草坪的地方,他低下頭彎下身子仔細的看著威爾剛才所踩的地方,那個地方留下了威爾的腳印。 至尊小農民

「有外人進來了。」園丁突然站起身來,用他那十分低沉的聲音自言自語起來。

「就在附近。」園丁又望了望四周然後用他那骯髒的鼻子猛吸了一口氣后語氣憤怒的自言自語著。

「嘁,被發現了嗎?」威爾立刻將頭縮回來,輕聲的自言自語起來。

「嗯?」在威爾說完話后,園丁立刻將自己的臉望向了威爾所在的方向,然後就向著這裡走了過來。


『糟了!』感覺到了園丁正在向自己走來,威爾心中大驚。

就在這時,園丁突然又停了下來。

『沒過來?太好了。』沒有繼續聽到園丁那沉重的腳步聲,威爾心中立刻鬆了口氣。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站在原地沒有移動的園丁突然快速的陷入了庭院草坪的土裡,並且很快他就從庭院消失了。

安靜了幾秒之後,威爾他自認為園丁已經離開了,於是他又悄悄的將自己的臉從庭院石柱的後面探出來。

「看起來,他已經走了。」威爾又悄聲的說了一句。

「哦?是嗎?」就在威爾正聚精會神的看著庭院的方向時,他的身後突然傳出了園丁那深沉而令人恐懼的聲音。

「哇哦!什麼?」受了驚嚇的威爾趕緊嚇的跳了兩米遠。


「竟然是個活人。」園丁向著威爾的方向走了兩步,語氣深沉的說。

「你……你好。」不知道說什麼的威爾突然向園丁打了一聲招呼,然後他立刻將他的劍拔了出來對準了園丁。

「你來這裡幹什麼,活人。」園丁不解的問。此刻,從園丁的語氣中完全看不出一絲的殺氣,僅僅就好像是一個熟人在向你提問一樣。

「我……我來找……德古拉伯爵。」威爾吞吞吐吐的回答。

「找伯爵大人?哦,你是他的朋友嗎?伯爵大人有人類的朋友嗎?」園丁自言自語起來。

「啊……是的,我是你們伯爵的朋友……可以這麼說。」威爾一臉苦笑的回答。

「很好,英雄,就這樣說,看上去園丁現在並沒有憤怒。」米婭的聲音又輕輕從威爾的劍身上傳來。

「呵,我也感覺是的。」威爾小聲的回答著。

「不要被他們騙了!白痴!」就在威爾的話剛剛說完,突然從園丁身旁的地上竄出了一團黑色的螺旋狀的氣體,接著這股氣體漸漸的變成了人的外形,但是他的全身都被黑色的氣體所籠罩,完全看不清他長什麼樣,但是卻可以看到他那張沾滿了鮮血的血盆大口和令人恐懼的血紅色的雙眼。

「佐伊……」威爾脫口而出。眼前的這個黑影就是在威爾第一次上島的時候攻擊他的那個。

「佐伊大人,這個人說他是伯爵的朋友。」園丁十分老實的對身旁的佐伊說。

「他是我們的敵人,他想要殺掉伯爵,然後毀掉這裡,他也會毀掉這個庭院的,你辛辛苦苦修整的庭院。」佐伊用他那令人噁心的聲音對園丁說。

「不!誰都不可以毀掉這庭院!」園丁突然憤怒的大聲叫喊起來。

「嘿嘿嘿,就是這樣,不想這裡被毀掉的話,就給我殺了他。」佐伊一邊說一邊快速的走到了園丁的身後。

然後佐伊立刻用他那還流著血的尖牙咬了一口園丁那髒兮兮的後頸部。

「啊!」園丁立刻跪倒在地上痛苦的大叫起來。

「他在幹什麼?」威爾立刻驚恐的說。

「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嘿嘿嘿。」咬完了之後, 資本皇帝

「休想……毀掉……這裡!」跪在地上的園丁慢慢的站起身來,十分憤怒的說道。他原本那十分老實憨厚的語氣已經沒有了,剩下的只有憤怒。並且他的雙眼已經變成了和佐伊一樣的血紅色。

「嘁,被佐伊控制了嗎。」威爾立刻就明白了園丁改變的原因,他也立刻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二層VIP室內,大屏里實時高清播放著樓下的精彩搏鬥畫面。

寬大的真皮沙發上,四名男人對立而坐。

「今晚的節目怎麼樣?沒令你們失望吧。」沙發左側,穆司聿搖曳著手中的酒杯,抬眸望向對面張狂邪氣的男人。

「我當是誰這麼喪心病狂,原來是穆少一手策劃,嘖嘖,這樣對待一個美女,你們也忍心。」

炎西野姿態懶散地單手枕著後腦勺,修長的雙腿隨意交疊著,一雙細長的眸子染上邪肆笑意,目光不經意瞥了一眼屏幕里和野獸搏鬥的女人,卻沒有多大興緻觀看,很快收回視線。

「穆老大,這個女人怎麼這麼眼熟,好像在哪見過,哥,你覺得呢?」南敘楓盯著屏幕里的女人,糾結的想了想,總覺得很熟悉,轉頭看向坐在右側不發一言的江御。

穆司聿並未作答,靜默了許久,穆司聿拿起威士忌酒瓶,替炎西野空了一半的酒杯續上,「我聽說,炎少最近在追一個女人,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喔,炎少又換目標了,是哪個?我見過嗎?上次泳池那個莉莉不錯,要是炎少膩了,可以考慮送給本少,如何?」南敘楓湊上前搭著炎西野的肩,一臉壞笑地朝炎西野眨了眨眼。

意外地,炎西野竟然想也沒想的答應了,「當然可以,不管是莉莉,蘭蘭還是絲兒,只要楓少喜歡,拿去便是。」

「真的?嘖嘖,這麼看來,炎少是真的玩膩了那些女人,這樣的話,我就更好奇炎少的新目標是誰了,她長什麼樣?」南敘楓好奇的追問著,倏爾,炎西野臉色一變,不過很快恢復神色。

雖然只是短暫的一瞬間,穆司聿沒有錯過他臉上的神情變化。

炎西野驟然笑了,笑聲張狂肆意,與穆司聿對視,「穆少,你這是什麼意思?」

屏幕里,鐵籠里的女人懸在空中,黑色長捲髮被束成馬尾扎在腦後,露出一張絕色美艷的精緻面容。

女人的臉上帶著一絲冷艷和嘲諷的笑意,即使被關在籠子里,成為眾人肆意觀賞的動物,但她依舊高傲如女王。

……

隨著喬楚惜逼近,野獸猛地跳起來,直接朝她撲過去。

看台上的觀眾們看到驚恐的這一幕,不禁倒吸一口氣。

「完了,完了,這女人不會就要被野獸撕成碎片吧?」

「我不敢看了,太血腥了。」

「吼——」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低吼聲,體型巨大的野獸轟然倒在地上。

眾人難以置信地望著伏在野獸上面的女人,隨即,喬楚惜跳躍到地面上,毫無畏懼地站在野獸正對面,懶懶地倚靠在鐵籠圍欄邊。

觀眾席上,一片靜默。

那女人,贏了?

在場的觀眾們根本沒有看清女人的動作,竟然就這麼讓這頭巨型野獸轟然倒地。

眾人不禁害怕的吞了吞口水,這女人,太可怕了!

更令人咋舌的事還在後面——

良久,躺在地上的野獸緩緩動了下,隨即,它重新站起來,朝站在它面前的女人吼了一聲。

接著,它朝喬楚惜走了兩步,就在眾人以為它要再次攻擊這個女人之時,伴隨著一聲巨響,野獸猛然盤坐在地面上,不,準確點,是盤坐在喬楚惜旁邊。

喬楚惜勾起紅唇,伸出手,撫摸了下野獸的毛髮,而被人類觸碰的野獸,竟然沒有一絲髮怒的癥狀,似乎很溫順。

這,這是什麼情況?

這頭巨大威猛的野獸,被女人給馴服了?

「那現在,應該算這個女人贏了?」

「還是算平局?」

眾人議論著,主持人尷尬的撓了撓頭,突然,耳麥里響起一個聲音,接到消息后,主持人拿著麥克風走到看台中央,激動的說道,「沒想到,我們的美女如此厲害,竟然戰勝了兇猛的野獸!」

「各位,我們的節目並未結束,接下來,就是我們特別舉辦的拍賣會,競拍物就是我們場上這位堪比野獸的火辣美女,底價十萬美金,現在開始!」

「什麼?拍賣會?」

他們是嫌命太長,才會把這種強悍到能徒手制服一頭野獸的恐怖女人帶回去吧。

眾人紛紛望向鐵籠里的女人,不禁寒顫。

沉寂良久,倏然,一道聲音響起,「十萬。」

聽到聲音,眾人紛紛轉頭看去,是一名長相很普通的男人。

「呃,勇士啊。」

「二十萬。」

「我出二十五萬。」

「……」


緊接著,場上不斷響起叫價聲,喬楚惜輕挑眉梢,目光冷然地掃了一眼叫價的男人們。

「五十萬。」

「八十萬!」

價位仍在飆升中,觀眾們饒有興趣的在一旁觀看著,「這些男人競爭得這麼激烈,不會是想把人家迷暈了直接送床上吧?」

「嘖嘖,這女人這麼強悍,我看除了下迷藥,沒有哪個男人能征服得了她吧,雖然手段下三濫了點,偶爾試試這種火辣的女人,還是挺刺激的。」

聽到觀眾們的議論聲,喬楚惜勾起唇角,露出嫵媚至極的笑容,看台上的男人們頓時被女人的笑容給迷得七葷八素。

「靠,絕色佳人,極品啊!」

「我出一百萬!」

「……」

「竟然叫到一百萬了,嘖嘖。」

主持人突然走上台,拿起麥克風說道,「剛剛接到VIP室的貴賓叫價,一千萬,還有人要競拍嗎?」

聽言,眾人嘩然。

「一千萬?」

「誰啊,出手這麼闊綽。」

「兩千萬。」場上,又是第一個叫價的那個男人。

「小兄弟,你確定你吃得消?」 甜園福地

倏然,主持人再次激動出聲,「VIP的貴賓出價五千萬!」

「……」

現場啞然無聲。

「五千萬一次,五千萬兩次,五千萬成交!」

……

二層VIP室內。

「炎少,原來你喜歡這種類型啊,換口味了?」見炎西野竟然叫到如此高價,南敘楓不禁打趣道。

炎西野漫不經心地理著袖扣,站起身,「穆少,沒什麼事,我先走了,哦,對了,今晚的節目很精彩。」


穆司聿勾起薄唇,和炎西野對視著,「炎大少爺滿意就行,稍後我會派人將禮物親自送過去。」

待炎西野離開后,南敘楓不禁對穆司聿豎起大拇指,「穆老大,太牛了,這一場秀,不但賺得演出票,還把美女給賣了,我說今天怎麼把炎少給叫過來了,敢情是早就摸清人家喜好,嘖嘖,這一局,穆老大穩賺不虧啊。」 典禮已經開始,林知漪看著陸陸續續上台接受系主任頒獎的學生,心裡說不上什麼滋味。

當初她因為入校成績好,還未入校便在國內有名的展子得過獎,被程子昂說了句不喜歡搞設計的女生。從此便再不聽課,作業也總是臨到頭了才緊趕慢趕地趕出來。

最後,一路紅燈,若不是她家林氏是錦城最大的吸收設計系畢業生的公司。恐怕她今年還畢不了業。

若是能重讀一遍大學,她一定會好好聽課,不會再因為程子昂的事兒荒廢了自己的學業。至少做一個大家都覺得值得的好學生,也爭取成為上台領獎章的人!

想到這裡,林知漪無不感概地說道:「當初也只是當初,終究是荒廢了四年的人,手都陌生了,怎會比得過這群練了四年,積澱了四年的人?」

蘇子安不知道該怎麼搭話,畢竟她說的也是事實。若是他硬著頭皮繼續誇她,只怕會讓她覺著自己是在諷刺她。若是那樣留個壞印象的話,不如他閉嘴。

於是,直到典禮結束,蘇子安也沒再找到適合的話題,畢竟她還沒想起自己來,現下他倆的交情也算不得深。若是胡亂說些話,那不如不說,靜靜呆在她身邊也是好的。

蘇子安沒再說話,林知漪倒是落得清靜。認認真真的把畢業典禮看完了,心裡不斷感概、後悔著。

系裡的傳統向來是典禮結束后,有酒會作為第二輪。相比於剛剛有系主任致辭,有優秀畢業生代表發言的典禮而言。酒會算是令人放鬆的一輪,這一輪里也有許多公司的代表會來看人,談論。若是有畢業生得了代表的青睞,直接簽了合同也不是沒有的事。

林知漪早想見識一下這類似招聘會的設計系酒會。誰承想,禮堂廣播里剛剛把酒會的熱場曲放了出來,場上不過有繫上安排的熱場子的學生在跳著舞。

她身邊這位便朝她伸出了手,「林小姐,早就聽說錦大的設計系酒會有意思,這台上人人都可以上去跳一支舞。只是今日我未帶女伴來,能否冒昧地邀請林小姐帶我領會一下?」

蘇子安的話說得又快又大聲,他又向來吐字清晰。是以周圍的不少人都看了過來。

「那不是蘇氏公司的老闆蘇子安嗎?我還在他公司實習過,難道今天是來選人的?」

「不會吧,他眼這麼瞎,放著你不要,要那個年年掛科的?」

「嘁,你們可別亂嚼舌根。人家可是林氏的小女兒呢,受寵著呢。你們今天在這裡說她壞話,別說找工作,就是在這錦城活下去都難!」




「晚輩之間的事情還是晚輩們處理好,我不希望有其他勢力干涉我天雲山的所做所為!」就在那玄陰派老者身形依然擋在郭玄身前之時,一道強勢的聲音忽然從天雲山深處傳出,那聲音藉助著鬥氣,向著整個天雲山之中蔓延而開,顯然,從這道聲音雄渾程度能夠聽出,說出此話的乃是一名極強高手,聲波陣陣,應該是天雲山之中的高層。

Previous article

何月然深深地看了一眼,似乎沒有想到這個小男生想問題竟然想得這麼深入,看樣子才智還真是不可小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