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晚輩之間的事情還是晚輩們處理好,我不希望有其他勢力干涉我天雲山的所做所為!」就在那玄陰派老者身形依然擋在郭玄身前之時,一道強勢的聲音忽然從天雲山深處傳出,那聲音藉助著鬥氣,向著整個天雲山之中蔓延而開,顯然,從這道聲音雄渾程度能夠聽出,說出此話的乃是一名極強高手,聲波陣陣,應該是天雲山之中的高層。

… 聽到那從天雲山深處傳來的聲音,玄陰派的長老臉色忽然變得有些陰沉下來,沒想到這天雲山高層都一直在關注著這裡,心中忽然露出一絲不好的預感,而後身形直接便向著山巔之下退去,望著古雲的目光有著一絲惋惜!

天雲山高層發話,不要說是玄陰派,就算是其他幾個大派也不敢前來阻擋郭玄的身形,畢竟,天雲山的實力可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

雖然古雲在劍道一途上天賦不錯,培養起來后,絕對又是一位能夠傲視東聖域存在,但奈何古雲得罪的是天雲山。


天雲山高層既然發話,說明古雲今日想要離開這天雲山是極難了,看來這古雲身上應該有著天雲山想要得到的東西,不然天雲山高層為何會如此的興師動眾!

玄陰派老者僵持了片刻,臉色有些難看的望了一眼古雲,而後身形直接便向著青嵐之巔離去,雖然他很想將古雲帶回,玄陰派好生培養,但奈何天雲山高層已經發話,強如他們玄陰派也只能退步。

而就在玄陰派老者退走的瞬間,古雲的臉上忽然露出少許的笑意,驟然之間,一隻胖如肥雞的飛鳥瞬間憑空出現,將古雲身形承載而起,向著天際閃去,就在剛才,玄陰派老者將郭玄碾壓在古雲周身的氣息震散之時,古雲便已經可以逃走了,只是為了能夠更安全的離開,古雲才選擇了這個時候!

「哼,以為這樣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嗎?」望著古雲瞬間閃向天際的古雲,郭玄冷哼一聲,而後向著整個青嵐峰之中大喝道:「天雲山十大弟子聽令,將那古雲緝拿回天雲山,若有反抗,就地格殺!」

隨著郭玄的話音一落,七八名身穿白色長袍的少年瞬間從多人群之中躍出,駕馭著腳下的飛劍,向著不同的方向閃去,顯然是想在半路之中劫下古雲!

見到那些少年躍空而起,郭玄的身形也緩緩的升起,目光無意之間掃向已經慘敗的秦天,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憐憫。

而其他勢力首腦見到七八名弟子追趕古雲而去,臉色也是有些古怪,這些追趕古雲而去的乃是天雲山之中弟子排名前十的存在,比秦天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若是古雲被追趕到的話,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快走,向著東聖域西洲而去,這些人當中應該還沒有一人能夠追趕上你!」聖老龐大的精神之力籠罩著方圓百里之內,感受到後方追趕而至的七八人,臉色不禁一沉,不過好在天雲山之中的老一輩高手未追趕過來,不然恐怕就算古雲有著雷霆幼獸,也難逃出天雲山!

此時古雲站立在雷霆幼獸身形之上,不斷的使用著體內的異神晶為雷霆幼獸輸送能量,雖然雷霆幼獸速度極快,但卻也還未成長起來,若不使用異神晶灌輸能量的話,恐怕要不了多久,雷霆幼獸便會因體內能量過少而失去飛行能力。

「使用閃電符,務必將那古雲擒住,不然師尊怪罪下來,我們都承擔不起!」郭玄站立在飛劍之上,向著七八名弟子大喝道,此次他們天雲山十大弟子全出,而且還從門派之中取出了十張閃電符,若是還讓古雲跑了,天雲山高層必定大怒,到時就算是郭玄也要承受著巨大的怒火!

隨著郭玄話音一落,其他御劍而行的眾弟子身形微頓,而後同時從衣袖之中拿出了一道閃著精光的符文,在那符文之上有著閃電圖標涌動,只見眾人直接將手中的閃電符貼在飛劍之上,而後體內鬥之氣瘋狂的涌動,腳底的飛劍驟然像受到什麼加持一般,速度瞬間爆漲了幾倍,在高空之中劃過幾道絢麗的彩虹,猶如離眩之劍一般,瞬間消失在天際!

「不好,他們竟然使用了閃電符追趕而來,看來是早就預謀好了!」聖老感知力侵入方圓百里,發現那郭玄等人速度提升了幾倍,向著此處奔襲而來。

「閃電符?」聽到聖老之話,古雲臉上忽然有著一絲陰沉閃現,閃電符乃是一提升速度的利器,一般用於逃跑和趕路,因為煉製閃電符極難,所以一張閃電符也價值不菲,沒想到這天雲山為了將自己擒住,竟然不惜破費九張閃電符!

「老頭,怎麼辦,要不了多久,天雲山的眾人便會追趕而至,到時就算是藉助你靈魂力量,也不可能將天雲山眾人擊退!」古雲駕馭這雷霆幼獸,直奔東聖域的西洲,臉色難看的道。

「看來你現在已經是危險的時刻了,那混沌也該拿出來使用了!」聖老輕嘆了一聲,而後緩聲道:「這混沌印可以擺出絕世殺陣,但卻需要極為強爆的鬥氣,所以……」

聖老話音一頓而後望向古雲,有著一絲輕笑溢出,沒有絲毫的迫在眉睫!

「需要強爆的斗之氣擺出絕世殺陣!」古雲微楞了少許,而後一臉炙熱的望著靈戒之中的混沌印,有著狂喜之色湧出,或許強爆的斗之氣在別人眼中是極為珍貴的,但在古雲這裡卻是最廉價的,因為古雲體內有用之不完的異神晶能量,可以通過體內的調節直接化成鬥氣。

「哈哈,既然敢來我天雲山,那為什麼要跑呢?」就在古雲細想之時,一道大笑之聲瞬間在整個高空響起,只見九道虹光猶如閃電一般,從天際之角而來,周身散發出極強的氣息,將古雲所擁有的氣息都掩蓋而住!

「哼,以強欺弱,以眾欺少,這便是你們天雲山的作風,我憑藉著自己實力將那秦天擊敗,你們又為何來此為難於我!」古雲冷哼道,面對著將自己包圍的九人,古雲依然是那般的從容,只是在交談之間,古雲體內的斗之氣竟然開始膨脹起來,因為古雲此時體內正在將異神晶的能量不斷的演化成斗之氣,待到達到一定程度之時,便能開啟混沌印的第一層法印,強行啟動裡面的殺陣,將天雲山眾人擊退。

「交出混沌印與瘋魔九劍心法!」面對著古雲的話語,郭玄卻是冷聲道,直接讓古雲交出這兩樣東西,畢竟,他已經向天雲山高層彙報,也得到了天雲山高層的支持,不然今天玄陰派長老出手之時,天雲山高層也不會出手阻擋!

「師兄,和他廢什麼話,直接出手便是,他將秦天師弟打傷,害我天雲山顏面受損,今天就算交出兩樣至寶,也必死無疑!」一位長得俊俏的少年眼神之中充滿傲意的道,而後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向著古雲疾馳而去,顯然,古雲在他眼中根本就不足為懼,不然他又怎敢就這樣向著古雲襲去。

面對著這殷俊少年的勁風,古雲眉頭稍稍一皺,這等氣勢恐怕已經達到了劍王境了,雖然是剛剛突破到劍王境,但氣息也足以將古雲碾壓住,可見天雲山十大弟子當中,秦天還算是比較弱的一個!

而就在那殷俊少年即將接觸到古雲身形之時,站在不遠處的郭玄眉頭忽然輕皺,而後臉色大變的道:「九師弟,快撤回來!」

然而,還未等到郭玄話音落地,古雲的嘴角卻已經翹起了一道玩美的幅度,只見古雲周身瞬間迸發出極強的斗之氣,向著靈戒之中涌去,而靈戒之中的混沌印接收到古雲強橫的斗之氣時,整個法印瞬間浮動起來,猶如離眩之劍一般,向著靈戒之外飛轉而去。

而那混沌印帶著強大的氣勢向著靈戒之外飛轉而去之時,正好撞擊到哪來到古雲身前的殷俊少許,之聽見一聲慘叫,那殷俊少許的身形瞬間被擊飛到高空之上,嘴中鮮血狂噴,臉色變得極為的猙獰,無力的倒躺在地面的草叢之中,顯然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而那混沌印將殷俊的少年擊飛之後,並沒有停止運轉,反而氣勢更強的將還站在高空之上的八人全部包圍,而郭玄也在其中!

只見混沌印在古雲斗之氣的催動之下不斷的上升,周身有著精光閃動,就在一剎那之間,混沌印周身光芒猛然爆漲,化成一道法陣,將郭玄等人困在法陣之中,而此時的混沌印也在不停的自動維持著法陣,只是吸收的斗之氣極為的龐大,就算古雲有著異神晶不斷的釋放能量,臉色也不禁有著一絲蒼白!

感到到這混沌印使出的陣法將自己眾人困住,郭玄沒有絲毫皺眉,反而是一臉的喜色,顯然這混沌印威力越大,對郭玄來說就更有利,郭玄可不相信,古雲能憑藉著一個混沌印,能以劍極境抗衡八名家劍王境的高手。

就在郭玄被混沌印圍住的瞬間,古雲的身形忽然猶如鬼魅一般,向著那被混沌印重創的殷俊少年而去,帶著強大的氣勢,沒有絲毫的心吃手軟,既然天雲山對自己心狠手辣,那自己又顧及什麼!

「啊……」隨著一聲慘叫,那受到重創的英俊少年瞬間被古雲手中聖器貫穿,眼眸之中閃過驚恐之色!身形不斷的顫抖!

… 「九師弟!」望著那瞬間被古雲貫穿的少年,郭玄眼神之中殺意涌動,沒想到古雲竟敢直接將一名天雲山十大弟子之一給斬殺,這等實力以及魄力,讓被困在混沌印之中的眾人也是一陣的心驚。

「古雲,你竟敢對我天雲山中人下殺手,今日你也休想離開此處……!」望著慘死的殷俊少年,郭玄眉頭大皺,有著一絲愧疚之色,身為天雲山十大弟子之一,看著自己的同伴就這樣身死在自己眼前,心中當然有著一絲激奮。


只見郭玄體內鬥之氣瘋狂奔涌,帶著強大的勁風向著這混沌印所發出的大陣之外硬沖而去,只是讓其失望的是,縱然他是劍王級別的強者,但卻依然無法撼動這大陣絲毫,而且就在郭玄被這陣法反震之時,這平靜的大陣忽然像要運轉起來一般,陣法周身的光幕屏障不斷的發出精光,從高空之上的混沌印之中發出!

還未過到半響,這殺陣之中忽然金光爆射,成千上萬的流光向著陣法之中的郭玄等人攻擊而去,帶著強大的威勢,而此時的古雲體內的斗之氣也瞬間被高空之上的混沌印所抽干,臉色有些微變,沒想到,這混沌印擺出殺陣竟然要消耗這般多的斗之氣,要知道,古雲方才體內鬥之氣極為充盈,但卻還是被一抽而空!

「大師兄,這陣法有古怪!」感受到那無數氣勢洶湧的流光向著自己而來,其餘天雲山弟子紛紛發出驚疑之聲,憑藉著古雲的實力,怎麼可能有那般多的斗之氣來支撐連他們都要警惕的陣法!

「各位師弟,這混沌印乃一至寶,發出這等威勢不足為奇,我等使出全力,將這陣法擊潰,而後再將那古雲斬殺,為九師弟報仇!」郭玄厲聲的道,渾身微震,將那侵襲而來的流光瞬間震散。

郭玄話音剛落,其餘天雲山弟子互相觀望了一眼,而後體內鬥之氣瘋狂奔涌而出,八道身影瞬間在陣法之中來回擊打著陣法光幕,意圖將這殺陣擊破,隨著八位劍王級別的高手出手,這牢不可破的殺陣瞬間變得有些鬆動了起來。

而一直觀望的古雲此時臉色也是微沉,他知道混沌印雖然乃是一至寶,但奈何他實力與這八人相差太多,過不了多久,這殺陣必然會被攻破,到時恐怕古雲想要遁走都難了!

「小子,快走,這混沌印固然厲害,但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憑藉著混沌印壓制住八名劍王級別的高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感受到那殺陣的威力不斷的削弱,聖老有著一絲急促的聲音也瞬間響起。

「嗯!」古雲輕應了一聲,而後手中法決微動,直接將高空之上的混沌印給召喚了回來,不過那殺陣卻並未隨著混沌印的消失而消失!

收回混沌印之後,古雲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便向著西洲方向疾馳而去,雖然古雲並不知道聖老為何執意要讓自己去西洲,但古雲卻是完全相信聖老!

見到古雲身形遁走,被困在陣法之中的郭玄等人臉色也是難看之極,體內鬥之氣不斷的轟擊著整個殺陣,奈何,這殺陣雖然雖然已經鬆動,但卻依然極為的堅固,一時半會想要將其毀滅也是極難!

……

三天之後,東洲與西洲的邊沿山脈中,一道白衣身形極速的在山脈之中穿梭著,而在其後方,正有著七八道身形也極速的向著這道身形而來!

感知到那後方追趕而來的幾人,古雲此時的面容也是極為的難看,三天了,這三天之中古雲一直在逃亡,中途沒有絲毫的停留,若不是有著異神晶不斷的支持雷霆幼獸,恐怕古雲早就被天雲山的眾人給擒住了。

為了讓雷霆幼獸休息,古雲才選擇了進入山脈之中,這樣的話,不但能夠減緩他們的速度,而且也給古雲製造了逃脫的機會,只是,天雲山眾人全是高手,古雲想要就此逃離卻是有些難度!

而就在古雲身形不斷的逃竄之際,聖老的聲音忽然響起:「他們已經來到附近了,以你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追趕上,那樣的話,你想要逃脫就難了!」

聞言,古雲腳步微頓,眼神之中有著一絲煞氣湧出,古雲此時忽然有種想法,那就是自爆混燉印,與天雲山眾位弟子同歸於盡。但一道意念卻忽然在古雲腦海之中漂浮了起來,那就是他還未蘇醒過來的父親,古天耀!

古雲曾說過,一定要為其父親找出治療的方法,讓他蘇醒過來,若是自己就這樣死在這裡,恐怕古天耀就再也蘇醒不過來了!

想到此處,古雲的眼眸之中有著一絲堅定之色湧出,瘋狂的向著山脈前方極速閃去,此時在古雲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活著,必須好好的活著!

「等等,好重的煞氣!」就在古雲身形極速奔跑之際,聖老的聲音忽然,響起,讓古雲的身形微頓了頓,感知力瞬間張開,但卻並未發現附近的異常,只是在山脈的不遠處正有著一道極為不起眼的山洞!讓古有著一絲好奇之色。

「地藏煞氣,隱匿無比,看來這山洞之內應該是哪位高手死後藏身的地方了,只是不知道怎麼會有這麼濃重的煞氣湧出!」聖老眉頭輕皺了少許,而後臉上有著一絲喜煞色的道:「這山洞地藏煞氣,可以掩蓋住你的氣息,藏匿進去,將周身氣息收攏!」

聽到聖之話,古雲輕點了點額頭,而後身形直接向著那不起眼的山洞而去,雖然以古雲的感知力並未覺察出這山洞的不同之處,但聖老的感知力以及經驗卻是遠超古雲!

」進入山洞之後,古雲的氣息瞬間藏匿了起來,呼吸也變得平靜無比,只是這山洞並沒有古雲想象般的那般神奇,和普通山洞一般,只不過卻像地道一般,一直想著下方蔓延,就像斜坡山洞一般,裡面一片漆黑。

而就在古雲進入山洞的瞬間,天雲山眾位弟子的身形也瞬間出現在這附近,讓古雲精神為之一緊,氣息沒有絲毫的外泄,身形不斷的向著山洞深處而去,這樣的話,自己的氣息便不會被覺察到。

而就在古雲身形不斷侵入山洞深處之時,古雲忽然覺察到,山洞深處不斷的有著煞氣湧出,而且這煞氣也是極為的濃厚,若不是古雲曾修鍊過玄煞勁,恐怕還覺察不出。

帶著疑惑,古雲身形變快了少許,直接朝著山洞深處前行而去,只是讓古雲驚訝的是,這山洞就像無底洞一般,行走了極久,卻依然沒有走到山洞的盡頭,只是此時那煞氣又增加了幾分!

感受到煞氣越來越濃郁,古雲臉上也有著一絲喜色湧出,他玄煞勁就是要用煞氣來提升等階,這裡這般強大的煞氣,對於提升玄煞勁也是極佳的機會!

待到古雲來到山洞的最深處之時,一道喊罵之聲忽然讓古雲的身形一愣,這聲音古雲好像在什麼地方聽見過!

而這道聲音正是從山洞深處的古墓之中傳出的!若是古雲所料不錯的話,這發出聲音之人應該是前幾日與古雲有些交際的無奈法僧,但古雲卻是沒想到,無奈法僧怎麼會出現在這古墓之中!

巡聲望去,只見一位身披袈裟的和尚正一臉不快的端坐在一塊青石之上,而在其身旁,正有著一道石棺靜靜矗立,而且那石棺的的棺蓋已經被人踹飛,筆直望去,那石棺之中卻是空無一人!

「什麼人!」就在古雲在暗中觀望之際,端坐在青石之上的無奈法僧忽然一聲爆喝,身形瞬間躍起,眼神之中有著一絲驚恐的向著古墓外望去。

而古雲也順勢走了出來,臉色有些古怪的輕哼了一聲道:「是我!」

望著古雲的身形,無奈法僧那緊張的神情終於淡去,有著一絲疑惑的道:「你小子怎麼會來到此處,莫非一直跟蹤我至此,想要搶奪我所得之寶!」

聞言,古雲卻是一臉的無奈,用眼神掃了掃那空空如也的石棺,平淡的道:「我還想問問你怎麼在此呢!身為一名僧人,怎麼會在古墓之中,而且看這樣子,整個古墓都已經被你翻了個遍吧!」

古雲說完,也不等無奈法僧回答便直接向著古墓周圍觀望而去,雖然古雲覺察出了這古墓陰煞之氣已經達到了極致,但古雲知道,這麼濃郁的煞氣必然有著源頭的存在。

而那無奈法僧聽到古雲質疑的話語,臉上也不禁有著一絲難看,僧乃以慈為本,私自進入亡靈古墓,不但會受到世人敵視,還會找來殺身之禍,更不用說,他直接將整個古墓都翻了一個遍!

雖然臉上有些尷尬,但還未過半響,無奈法僧臉上便恢復了平靜之色,望著古雲身形不斷的在古墓之中掃視,有著一絲疑惑,這古墓之中已經被他一寸寸的檢查過,除了濃郁的煞氣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寶物,讓他白來此一趟!

… 山洞之內, 女總裁的王牌助理 ,但卻始終未發現,那煞氣源頭在什麼地方。

「你小子在找什麼呢?這古墓已經被我來回翻了幾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寶物,不然我為何還在此處鬱悶良久!」見到古雲不斷的掃視著整個古墓,無奈法僧一臉無聊的再次盤坐在青石之上,眼神之中有著一絲玩味,以為古雲在尋找什麼至寶!

尋找許久之後,古雲依然未尋找到那煞氣源頭,這不禁讓古雲產生疑惑,他分明感覺到了這古墓之中有著煞氣源頭,但為何又尋找不到!

就在古雲疑惑之際,聖老蒼老的聲音忽然響起,道:「那煞氣源頭應該就在這石棺的底部!」

聞言,古雲身形微楞了少許,而後直接使用斗之氣瞬間將這靜立的石棺擊飛,而就在石棺擊飛的瞬間,一股極為狂暴的陰煞之氣也瞬間將整個古墓蔓延開來,只見那石棺低下正有著一道如噴泉般的氣體不斷的奔涌而出,帶著極為濃重的陰煞之氣。

「嘖嘖,我果然沒有判斷錯!」望著那奔騰的陰煞之氣,古雲發出了一聲輕笑,而後直接盤坐在那煞氣源泉旁,雙目緩緩閉上,感受到那強大的煞氣,有著一絲喜色湧出!這煞氣的陰煞之氣遠比古雲想象的要濃郁的多,若是用來提煉玄煞勁的話,必然能直接將玄煞勁提升到最高層次,只是古雲有些擔心的是,天雲山的眾位弟子會不會巡查到這裡,若是被發現的話,恐怕古雲想要離去就難了。

而一直端坐在青石之上的無奈法僧見到那煞氣源泉也有著一絲驚訝,當見到古雲直接吸收著煞氣源泉之中的煞氣之時,無奈法僧雙眼瞪的極大,眼神之中有著不可思議之色湧出,沒想到古雲竟然直接將這般狂暴的陰煞之氣直接吸入了體內,若是一般人就這樣直接吸取這陰煞之氣的話,必然會遭到陰煞之氣的侵襲!


隨著時間的推移,煞氣源泉之中的濃濃煞氣也減弱了不少,而此時古雲那平淡臉龐之上也有著變得有些猙獰,顯然是因為吸收了太多的陰煞之氣而導致的,只是此時古雲臉龐之上卻有著一絲笑意湧出,因為他發現,隨著煞氣不斷的被吸入體內,古雲運轉的玄煞勁也開始逐漸的有了變化,讓古云為之一喜。

良久之後,古雲雙眼緩緩睜開,渾身煞氣繚繞,眼眸之中有著一絲陰邪之氣湧出,不過很快又被古雲反壓了下去!

「你小子這是怎麼回事,雖然這古墓之中沒有尋到寶貝,但你也不用將這煞氣誤當成寶貝吧!」無奈法僧一臉驚訝的望著被煞氣繚繞的古雲,身形有些微顫,沒想到古雲竟然直接將一個煞氣源頭給吞噬了,要知道,煞氣之所以有著源頭存在,就是數量過多凝聚,而後形成這煞氣源頭,卻沒想到古雲竟然吞噬這煞氣源頭。

而就在無奈法僧話音一落,古雲周身的煞氣忽然想被什麼吸取了一般,陰煞之氣瞬間消失,只見古雲身形一動,九道如長虹般的暗勁瞬間從地面漣漪而出,周圍被濃重的黑煞之氣所包裹!

「砰……」一道巨響瞬間在怎個古墓之中響起,九道散發出龐大氣息的暗勁猶如奔龍一般,撞擊在整個古墓之中,令整個古墓一陣顫抖!

望著古雲所發出的玄煞九重勁,一旁的無奈法僧一臉的驚異,沒想到古雲將這煞氣吸取到體內之後,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威力,這倒是讓他小看了這煞氣的存在。

「呼……終於搞定了!」 大明星和小才女 ,不過,就在此時,古雲的眉頭又緊皺了起來,因為古雲感覺到了幾股龐大的氣息正向著這古墓靠近,顯然應該是天雲山的眾人!

「怎麼了!」望著古雲眉頭緊皺,無奈法僧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卻又並不知怎麼回事,只是從古雲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絲厲芒。

「我被天雲山的人追殺了,看來他們應該馬上就到了!」古雲語氣默然的道,沒有絲毫的隱瞞,而那一臉正定的無奈法僧聽到天雲山三個字之時,臉龐忽然一陣的抽搐,用著古怪的眼神望著古雲,天雲山可是整個東聖域之中的主宰勢力,沒想到古雲竟然敢去得罪天雲山,而且現在還是在逃亡當中,想到此處,無奈法僧打了一個激靈,而後身形直接便向著古墓之外逃去,心中忽然有著一絲懼怕之感!

他以前可沒少和天雲山中人打交道,曾經就因為盜走天雲山古墓中的寶物而被追殺萬里,如今想想無奈法僧都有些后怕,那次若不是無奈法僧僥倖逃過一劫,恐怕就要被天雲山高手所擊殺了,所以只從那次以後,無奈法僧便知道,不管是得罪什麼實力,就是不能得罪天雲山,不然就是走到天涯海角心裡也會不踏實!

「快走,這天雲山中人不但實力極強,而且心狠手辣,若是被抓住的話,恐怕凶多吉少!」無奈法僧神情有些焦急,而後身形直接便向著古墓之外掠去,顯然是怕天雲山的眾人尋到此處,而一旁的古雲也跟隨在其後,如今雖然古雲已經將玄煞勁提升到了九重煞勁,但境界卻是有些弱小,想要與天雲山眾位弟子一戰卻是有些難度!

出了古墓之後,無奈法僧目光環顧了四周片刻,而後轉頭向著剛出來的古雲道:「相見便是緣,我佛家最講究的便是緣字,但貧僧有事在身,就先行一步,日後若是我們再有緣相聚,我定會送施主一至寶,也好續下我等的緣分!」

無奈法僧說完也不停留,直接向著天際閃去,身形極快,似乎忌憚什麼一般,神情有些萎縮。

而一旁的古雲見道無奈法僧就這樣盾走,眼神之中有著一絲鄙夷之色湧出,無奈法僧這根本就是懼怕天雲山眾人才急促離去,不然以他的性格又怎會如此急躁,所以在古雲的眼神之中,不但著鄙夷之色,還有著不屑一顧的神情,天雲山弟子又如何,那秦天不是照樣被自己給擊敗了嗎?

望著無奈法僧離去的身形,古雲眼神漸漸的變得平靜了起來,按照聖老所說,駕馭著雷霆幼獸向著東聖域的西洲疾馳而去,為了避免讓天雲山的眾人再追查到自己的行蹤,古雲將體內的玄煞之氣全部都釋放了出來,將自己周身所散發出的氣息全部掩蓋而住。

一個月之後,天雲城之中人影閃動,一道道身影出現在天雲城之中,面色有些難看,而這些人都是天雲山之中的高手,其中甚至不乏有著天雲山長老級別的人物。

這一個月之中天雲山的威嚴也是盡失,一個月前,古雲上天雲山與秦天一戰,而後將其戰敗,卻未想到秦天就此一蹶不振,有著心魔在內心不斷遊走,讓其功力大減,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前途而言。

而就在前不久,郭玄與眾位天雲山弟子也是無功而反的來到天雲山,臉色極為的難看,此次他們不但沒有將古雲擒到,反而永遠都失去了一名師弟,這對於他們天雲山十大弟子也是極大的恥辱,其中臉色最為難看的便是郭玄,在秦天與古雲五年之約之時,郭玄就保證過在比斗之時讓古雲交出混沌印,而後再將其交給自己的師尊雲奎,不然郭玄又怎能從哪裡輕易得到九張閃電符!

而這天雲城之中之所以有這般多的天雲山高手,就是為追殺古雲而去,只是自從古雲逃離天雲山之後,古雲的任何線索都全部斷了,導致著天雲山眾多高手開始盲目的在整個東州大規模的尋找,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古雲其實早就已經離開東洲了!

東聖域,西洲的一處酒館之內,古雲身披白衣的端坐在酒館之中,神情悠閑的望著來往的路人,眼神之中平淡之極,雖然古雲知道,這天雲山正在不斷的派高手追查自己的行蹤,但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的是,自己已經脫離了東洲,來到了這有著一絲隱秘的西洲。

「老頭,你說這西洲有著一個勢力不天雲山還要強橫,到底是什麼勢力?」靜坐了少許,古雲有些按耐不住的道,在古雲的腦海之中,天雲山乃是整個東聖域無敵的超級勢力,怎麼可能還有勢力比天雲山還要強橫。

「嘖嘖,天雲山只不過是明面之上東聖域第一大派,但實際上,這西洲的極天學院才是整個東聖域之中可怖的存在,只是極天學院之中的高手一般」極為低調,所以有很多人不知道這個勢力!」聖老的聲音緩緩的從古雲腦海之中響起,對於極天學院的評價極高。

「極天學院?」聞言古雲微楞了少許,用著疑惑的目光望著聖老,不明其意。

「現在天雲山之中有著眾多高手出動,就是為了尋找你的下落,若是你行蹤曝光的話,恐怕會直接引來眾多高手前來擒你,到時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逃脫,所以你現在只能前往極天學院,成為那裡的一名學員,這樣的話縱然天雲山高層知道你在其中也不敢輕易動手!」聖老鄭重的道。

… 「成為極天學院的學員?」聽到此話,古雲身形微動,眼眸之中有著一絲不解,這極天學院真的有聖老所說的那般恐怖嗎?若是那樣的話,古雲還真有必要前去極天學院走上一朝!

「嗯,只要你進入極天學院,實力也必然會暴漲,因為在極天學院之中,修鍊法決無數,而且還有著靈丹妙藥,只要有潛力之人,在極天學院之中歷練過一番的,都成為了這東聖域名動一方的強者,所以這才是整個極天學院的恐怖之處!」聖極力勸說道,如今古雲已經身在刀尖之上,雖然天雲山中的高手還未波及到西洲,但這卻是遲早的事,若是古雲能夠在其發現之前進入極天學院,那縱然天雲山,也不敢輕舉妄動!

「既然如此,那我便前往極天學院暫避風頭吧!」古雲將手中酒杯一飲而盡,而後身形飄逸的向著酒館之外行去,其實古雲本想直接前往黑水城與族人們相聚,但此時古雲卻被天雲山中人追殺,若是天雲山中的高手尋找到黑水城的話,恐怕就連自己的族人也會受到牽連,所以古雲才安奈住心中對族人的思念,不然的話,古雲早就前往黑水城與族人相聚了。

就在古雲腳步剛要走出酒館之時,一位面容殷俊的少年忽然與古雲迎面而來,背後一把長劍被白布包裹,身穿紫青色的衣衫,走動之間竟然有著一股隱匿的氣息隱藏在其中,看其年齡應該與古雲一般,只是讓古雲有些疑惑的是,這少年連他都看不透,可見他實力不在古雲之下。

似乎覺察到了古雲疑惑的目光,身背長劍的少年目光輕抬,舉目望了望古雲,露出了一絲微笑,而後便直接踏入了酒館之中,在他眉心處有著一道龍形刻紋,有種讓古雲心顫的感覺!

「上古世家之人!」望著那眉心處有著一道龍形刻紋的少年,聖老一絲疑惑的聲音忽然響起,沒想到上古世家之人竟然會出現在這東聖域之中。

待到那少年進入酒館之後,古雲才輕搖了搖頭,而後身形便直接向著西洲的隱龍海而去。

隱龍海乃是西洲之中一道密地,遼闊無比,佔據了西洲的大半疆土,而在隱龍海之中,妖獸異種遍布,島嶼無數,海水也是連綿不絕,呼嘯的海風足以讓平凡之人止步於海邊!

而古雲之所以會選擇去隱龍海,就是因為聖老所說的極天學院便在這隱龍海之中,而且隱龍海之中不可不止極天學院這一個強橫的勢力,其中勢力依然錯中複雜,只是在隱龍海之中,一般勢力見到極天學院之人都會萬般的討好,不為別的,只因為這隱龍海,甚至整個東聖域之中,還沒有一個勢力敢與極天學院作對的!

古雲知道,這隱龍海之中勢力無數,為了避免其他勢力的注意,古雲直接將雷霆幼獸召喚進了靈戒之中,而後駕馭著自己腳下的聖劍,化作一道流光,向著隱龍海所在的方位而去,速度也是達到了極致!

……

海風迎面席捲,古雲身形站立在大海岸邊之上,望著那波濤洶湧的海水,心情瞬間舒暢了起來,只見在海的盡頭,山峰矗立,仙氣環繞,絲毫不下於這大陸之上,只是地位稍偏,不過這也正是藏龍卧虎的好地方。

短暫的停留之後,古雲便直接駕馭著聖器向著隱龍海的一座島嶼而去,而這座島嶼經過聖老的確定,正是極天學院所擁有的島嶼,在那島嶼之上,除了極天學院的學員之外,其他勢力之人也是一概阻止在外!

就在古雲身形想向著那遙遠的島嶼飛行而去之時,兩道氣息龐大的身形忽然出現在古雲剛剛站立的位置,眼神之中有一絲精光涌動,望著極天學院所在的位置閃過一道寒芒!

「這小子果然狡猾,竟然前往了極天學院,看來是早就知道我們要向其出手了!」一位老者目光望著極天學院,眼神有些陰翳的道。

「哼,難道他能躲在極天學院一輩子嗎?若不是我們天雲山與極天學院有約定,我們天雲山之人不得踏入這隱龍海,我能保證,不出半天,便將這小子擒住,交給掌門處置!」

「唉,雖然他不能再極天學院待一輩子,但那混沌印恐怕要便宜極天學院中的那些老東西了!那可是連我們掌門都欲得到的東西,卻沒想到,這小子身上竟然有著這等至寶!」



而太后三人聽到琉璃谷后,臉色頓時突變,都警惕無比的看著對方。

Previous article

「他就是園丁?」威爾輕聲的問。他正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偷偷的看著正在向草坪走來的巨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