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太后三人聽到琉璃谷后,臉色頓時突變,都警惕無比的看著對方。

「我要的人呢!」姬無雪翻了一個白眼,沒有搭理姬壽倫,而是看著對方低聲問道。

「丟進來。」

隨著男子的話落下,下一刻便看到一身是血的人被丟了進來,直接丟在了太后的面前。

太后驚呼一聲,軒轅瑟上前將人扳正,臉色一變,捏緊了拳頭,站起身來看著姬無雪,雙眼滿滿的怒火以及殺意。

太后也看清楚了地上躺著的人是誰,臉色突變,連忙叫人去把太醫叫來。

「姬無雪,小小年紀就如此狠毒。」太后指著姬無雪怒吼道,手段好陰狠,竟然這麼折磨我的孫兒。

「比不過太后你呀!我都是跟你學的。」姬無雪看著太后那一臉我要殺了你的樣子,雲風輕淡的說道,論起手段,還沒有你們深宮大院里來的陰毒。

「你····」

「你要做什麼?」軒轅瑟扶住要暈厥過去的太后,咬牙切齒的問道,姬家竟然跟琉璃谷有關係,該死,為什麼一開始沒有發現。

琉璃谷據說是跟神族有關係的,姬家和琉璃谷有關係,這不就意味著姬家的後盾是神族了么。

「十八年前你的皇祖母是如何對待我母親的,我便如何對待她,十八年後,你們以及你的皇祖母是如何對付我姐姐的,我便如何奉還回去。」姬無雪看著軒轅澈冷酷一笑,軒轅澈,你是最應該被殺死的人。

我姬家捧在手心裏面的人,被你們如此的對待,真以為我姬家好欺負?

「小九,趕緊點,爺爺我要回去和我的孫女婿好好地喝一杯。」姬壽倫盯著男子說道,不錯不錯,越看越和我家小九般配。

「爺爺,你給我閉嘴,不想為你的孫女報仇了?」姬無雪看了一眼姬壽倫低聲說道,你到底是來幫你孫女討回公道還是來挑人的。

「自然是報仇的。」姬壽倫聽到姬無雪的話后,立即一本正經的說道,笑話,天大地大沒有給我孫女報仇厲害。

軒轅瑟捏緊的拳頭頓時鬆開了,看著姬無雪,再看看姬壽倫,隨後低笑一聲道:「你們姬家這麼多年來把我弟弟當成親生的對待,你們姬家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你們姬家吧!」

「那又如何?真認為你弟弟知道姬家所有的秘密?恐怕此時此刻前去姬家的人都成為一堆屍骸了。」姬壽倫冷笑一聲,雙手摩擦著,真以為你們和那個老太婆串成一氣就天下無敵了?

而姬壽倫的話語無疑給了軒轅瑟一擊重創,眉心為不可查的一擰,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安丘,我要姬亥月死。」太后舒緩過來之後,氣憤不已的吩咐道。

姬無雪微微眯起雙眼看著太后和安丘,給了姬壽倫一個眼神,姬壽倫先一步對著安丘出手,卻意外的發現,安丘是一個一流高手。

姬無雪眼底閃過一抹訝異之後,很快便冷靜了下來,耳朵一動,下一刻還未做任何反應,就被人一把抱起,隨後便是一股強大的玄力震射開來。

耳邊只聽到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等那股玄力消失之後,姬無雪方才放下雙手,看著眼前的場景,眉頭一擰,扭過頭看著身邊的男人。

而地上此時此刻是黑壓壓的一片死蟲的屍骸,姬壽倫整個人牢牢地將安丘逼退後,因為遇到蟲襲,一個后躍的那一瞬間,將地上的人給丟了出去。

而安丘臉色一變,硬生生的接住了那人,自己無法將自己的攻擊打出去,只能硬生生的擊打在木柱子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姬無雪眼底閃過一抹笑意,伸出手拍了三掌之後,蹲下身看著一地的蟲子屍骸,從腰間掏出一個小瓶子,小心翼翼的拔開了蓋子,從裡面緩緩地爬出一隻白色的小蟲子。

而安丘在看到小蟲子的那一刻,驚叫一聲,丟掉人就要逃跑,可是那小蟲子在爬出來之後,感覺到了什麼,快速的朝著安丘而去。

姬無雪站起身來看著安丘那驚慌失措的樣子,甩了甩手,漫不經心的道:「被自己養的蠱蟲吞噬掉,你應該覺得非常榮幸才是。」

隨著姬無雪的話落下,安丘的身體突然被定住了,不能動彈,而那白色的蟲子緩慢的朝著安丘前進。

下一刻只看到白色的蟲子從安丘的鞋子上爬進了褲子裡面,沒多久只聽到咯吱咯吱的聲音響起。

太后看著安丘那僵硬的身體,臉色大變,想要走過去搖醒安丘,可是還未等她靠近安丘,下一刻便看到安丘整個人出現了變化。 只看到安丘整個身體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下一刻只看到無數的黑色甲殼蟲從安丘的身體裡面爬了出來,快速的擴散開來,而安丘整個人則只留下一件衣服和褲子在地上。

而看著眼前擴散開來的黑色甲殼蟲,站在不遠處的姬無雪和姬壽倫幾乎在同一時刻快速的撤離了太乾殿內,緊隨其後的男子則是順手將門給關上。

軒轅瑟看著無數的黑色甲殼蟲湧來,二話不說讓軒轅澈將自己的哥哥帶走,自己則是走到太後身邊,將一旁點著的蠟燭丟入底下,隨後將大片的燈油撒了下去之後,藉助外力點燃后,帶著太后從另一個通道離去。

而太乾殿內緩緩燃燒起了熊熊烈火,被發現后則是快速的撲滅,可是卻發現大火之中,有無數的黑色蟲子在燃燒,有的利用已經死了的蟲子作為踏板開始逃了出來。

第一個被黑色蟲子咬住的人,在瞬間成為那些逃出來的黑甲蟲的食物,被啃食的一乾二淨。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皇帝只能派人倒油,要將這些黑色甲殼蟲徹底的燒死,因為不燒死,死的就是他們。

姬無雪和姬壽倫三人站在暗處看著眼前的火,燃燒的越來越旺盛,嘴角一勾。

而軒轅瑟兄弟兩帶著人看著燃燒的太乾宮,眼底閃過一抹暗芒,太后氣憤不已的看著眼前的太乾宮。

「皇祖母,孫兒先接你去我的府邸,這個時候,你需要休息和解毒,我們也好趁此機會抓到皇后的把柄。」軒轅瑟收回目光,看著自己扶著太后低聲說道,我們還是棋差一招,便宜了蘭心皇后。

「只能這樣了,澈兒,你真的讓哀家失望。」太後點了點頭,最後很是失望了看了一眼軒轅澈,和軒轅瑟緩緩的離去。

軒轅澈心情極其的不好,但是還是抱著自己的哥哥跟在後面,從暗道離開了皇宮。

「那個老太婆還活著,爺爺,多加防範點,那個老太婆不會就此善擺甘休的。」姬無雪含著笑意看著消失的軒轅瑟四人,眼底閃過一抹冷笑。

「放心吧!爺爺打算帶著你二伯他們離開雙鷹國,回到咱們的老家。」姬壽倫點點頭,雙鷹國已經不適合我們繼續呆下去了,這麼多年來,如果不是為了遵守一個諾言,我們早就離開了雙鷹國。

「我們回去吧!經過太乾宮這麼一燒,皇后要開始蹦躂了。」姬無雪看了一眼燃燒的太乾宮,眼底閃過一抹邪惡的笑意,無意間的一個觸動,點燃了事先就準備好的火源,看著不遠處燃燒起來的宮殿,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皇后,這份我送給你的大禮,你一定要好好的收下,不然就浪費我的心意了。

而原本還在處理太乾宮事情的皇帝在看到不遠處起火了以後,在確定裡面太后遇害了之後,匆匆忙忙的趕了過去。

可惜的是,火雖然撲滅了,但是裡面的人卻死了,這讓皇帝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直接暈了過去。

而除去太乾宮起火之後,新的起火點叫做荔灣宮,裡面住著的新冊封荔貴妃,據說是皇帝的盯了許久的秦月麗,學成歸來的荔貴妃在三個月前被皇帝納入了後宮之後,便得到了皇帝極致的寵愛。

而這些自然會惹人嫉妒,恰好不好的是,就在幾天前,這個荔貴妃被爆懷了龍種,這讓皇帝頗為高興,有意要將荔貴妃提攜為皇貴妃。

這不,今天太乾宮出事後,荔灣宮也出事了,這讓原本以為只是一場意外的皇帝認為這是一場蓄意而為之的事情,下令徹查此事。

皇后匆匆忙忙的趕到乾清宮內,看著氣呼呼的皇帝,走上前給皇帝倒了一杯茶,低聲說道:「皇上,你放心,臣妾一定會揪出那個下毒手的人,替妹妹以及母后報仇。」

皇帝抬了抬眼皮,什麼也沒說,只是搖了搖頭之後,輕嘆口氣,站起身來,雙手背在身後道:「皇后,你嫁與朕多少年了?」

皇後有些詫異皇帝會這麼問自己,雙手端放在小腹前,恭敬且溫柔的道:「臣妾嫁與皇上二十八載了。」

「一晃過去了二十八載,當初你嫁與朕的時候也才十五歲,這一晃,你我都老了。」皇帝雙手背在身後嘆息一聲,眼底卻是冰冷無比。

「皇上還能活很久呢!倒是臣妾不知道還能陪皇上到什麼時候。」皇后心一驚,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回答著,總覺得皇帝的話裡面有話。


「這二十八載,你從一個單純美好的人逐漸走上了一條不歸的路,朕理解你,這深宮大院裡面,想要活著很難,想要活的精彩更難。」皇帝眯起雙眼,從什麼時候開始,你開始變了,變得冷血無情,對權欲的慾望也越來越大。

鼠年說鼠人 皇上,臣妾惶恐,還請皇上恕罪,臣妾哪裡做錯了,請皇上責罰。」蘭心皇后一聽這話,頓時跪在地上低聲說道,頭埋的低低的,只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被看穿了一樣。

「起來吧!你有什麼錯,你是為了朕好。」皇帝轉過身走到蘭心皇后的面前,伸出手扶起蘭心皇后低聲說道,你有什麼錯呢!你也是為了活著。

「臣妾很抱歉,未能幫助皇上分憂解難。」蘭心皇后的心提得特別的緊,因為皇帝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看起來沉迷於女色,可是卻比誰都精明。

「你只要給朕管理好後宮就行了,現在荔貴妃也去了,母后也走了,這後宮就真的需要你好好的搭理搭理了,從今天起,你和薛貴妃一通打理著後宮之事吧!」皇帝輕聲說道,拍拍皇后的手背,語重深長的說道。

「臣妾明白。」蘭心皇後點點頭,將眼底的不滿遮蓋住,走了一個荔貴妃又來一個薛貴妃,這還有完沒完了,好不容易那個老不死的今天死了,荔貴妃也被自己弄死了,又來一個薛貴妃。

「你去處理母后和荔貴妃的後事吧!朕想安靜安靜。」皇帝點點頭,看著皇后低聲囑咐道,一臉的哀傷和痛不欲生,讓人看起來顯得好憔悴。 冰雪海顧名思義,常年都有冰雪落下,不過海域寬闊,所以海水並不會結冰,但是冰雪海中有一種強大的自然災害,風咆。

風咆發生時有飆風夾雜著冰咆,強大的勁風快速著帶動冰咆肆虐,高速之下能將人皇強者的魂力護罩都輕易擊碎,繼而斬殺。往往在冰雪海內遇到風咆的商隊,基本上都會全軍覆沒。

蕭浪運氣非常差,僅僅出海三天就遭遇了風咆。

望著遠處遮天避地宛如數百條風龍糾纏咆哮的風咆,蕭浪內心無比震撼,這種大自然之威,任何人力都不能抵抗。即使此刻蕭浪綜合實力已經達到人皇巔峰,在這巨大的風咆之下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那麼的卑微。

數百條龍捲風,夾雜著漫天的風雪,掀起萬丈浪花,龍捲風中間隱隱還有雷電劈下,那種強大的威壓,那種能摧毀一切的力量,蕭浪如果沖入風咆之中,即使有至尊戰車也會在瞬間被絞殺。

幸好有至尊戰車,蕭浪的速度足夠快,風咆一卷千里,至尊戰車卻一秒能飆射數千里,倒是完全不用懼怕。

因為有至尊戰車,蕭浪沒有急匆匆的逃離,反而屹立在戰車之中,靜靜的觀看這神奇大自然的天威。

天道,天道!

蕭浪見識了不少天道攻擊,有火焰天道,有冰雪天道,有大地自然之道,有毀滅天道,有殺戮之道。各種天道五花八門,威力分別不同,而很多天道在蕭浪看起來,和自然天威是相連的,借天地之威天地之力,行風雷之事滅萬千之敵。

比如沐山鬼的大地自然之道,在蕭浪看來應該藉助大地之力來防禦自身。他整個人和附近的大地都是連接的,攻擊他等於攻擊附近這一番天地,天地不毀,沐山鬼就是不死之身。

比如雷電之道,藉助神雷之類,攻擊中帶著雷電,自然威力倍增。比如冰雪之道,攻擊中攜帶冰雪之力,讓對方凍結,身體反應速度移動速度自然減弱了。

眼前的風咆,此刻在蕭浪眼裡也是一種天道,如果感悟成功,讓攻擊之中攜帶風咆之力,威力同樣能倍增。

所以此刻蕭浪屹立在半空,眼睜睜的看著風咆越來越近,就連至尊戰車猶如怒濤中的浮萍左右漂浮,護罩光芒大盛,他都一無所知。

「咻!」

但就在此刻,遠處的一道身影引起他的注意。

一名黑髮年輕人踏海而來,這年輕人臉色黝黑,目光如電,頭髮是捲曲的,在飆風之下凌空狂舞,他沒有穿鞋子,也沒有任何兵器,隻身穿著普通的武士袍,一路竟然朝風咆衝去。

高達數十萬米,與大海天空相接的巨大風咆,一個只有不到兩米的渺小人類,互相朝對方衝去。眼前的畫面巨大落差,讓人永生難忘。蕭浪的心也下意思的繃緊起來,為這人的勇氣喝彩,也為他找死感到可惜。

此人實力只有人皇五重樣子,居然去挑戰可以摧毀一切的風咆?不是找死是什麼?

但是下一秒,蕭浪的眸子卻是陡然一縮,因為那年輕武者衝去一個風咆之中,身子竟然在高速旋轉的風咆內跟著一路盤旋而上。他的速度非常快,藉助了風咆之力一路盤旋,最終在上升到萬米高空時,身子朝遠處爆射出去,落入另一個風咆之中。

「唔…這人居然感悟了風咆天道!」

蕭浪看得暗暗稱奇,自己剛剛還在琢磨著風咆天道,居然有人現場為他演示了。風咆如此恐怖,沒有感悟風咆天道的武者進入只能是找死。

「咻!」

那黑髮年輕武者,從一個個風咆內鑽出,又鑽入另外一個風咆之中,身上沒有半點傷勢,反而眼睛越來越亮,速度越來越快,那可以摧毀一切的風咆在他眼裡就像小孩子的玩具般。

「好!」

蕭浪看得心神澎湃不已,下意思的喝彩一聲,那人目光陡然射來,那亮堂堂的眸子宛如無盡的星空,很是引人注目。 一眼定情:冷少甜寵小嬌妻 ,只是看了蕭浪一眼,繼續朝下一個風咆衝去。

「走了!」


風咆越來越近,至尊戰車能量損耗的非常快,蕭浪只能無奈控制戰車,繼續朝北方奔行而去。

至尊戰車速度太快了,風咆很快就被拋在了後面,蕭浪屹立在戰車前方,目光望著無盡的海域,望著遠處和大海連接一線的天空,望著無盡的風雪,他眉頭微微皺起,眸子內一片疑惑,自己該感悟什麼樣的天道?

讓戰車直線朝北方奔行,蕭浪開始用心觀察這個天地,企圖竊天地之玄妙,悟自身之天道。

時間過得飛快,蕭浪一路飛行,一路感悟尋找,很快就入夜了。對於此刻的他來說,夜晚和白天並沒有太大區別,身體越強者,視力也越強大,完全不用擔心看不清路,至尊戰車撞上海島之類的事情發生。

「熬!」「嗤嗤!」「啊!」

繼續趕路,在半夜時分, 我的糢特總裁

海獸會偶然攻擊過往的商隊,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前方的戰鬥似乎有些過於激烈?難道是海獸暴動了?

蕭浪控制戰車悄然朝前方飛去,很快抵達了戰場邊際,入目的景象讓他都有些於心不忍。

海獸並沒有暴動,只是出現一隻異常強大的海獸,估計最少有七八十萬年。商隊很大,巨大的鐵船足足有數百艘,鐵船上的武者也最少有數萬人。但此刻鐵船幾乎被毀,最少死去一半,其餘的都在被那隻巨大海獸追殺著。

海獸是一隻類似章魚海獸類型的,不過看不到本體,只有無數的觸手不時冒出來,將一名名武者拖入海下,那些觸手上面都是長長的白毛,海獸纏住武者之後,只是挖出心臟,然後任由屍體在海面上漂浮。

武者中倒是有不少人皇強者,但人皇巔峰強者只有兩名,還都沒有出手,只是帶著一名全身籠罩在白色輕紗內的女子瘋狂逃逸,居然對其餘武者不管不顧…

「大人,救命啊!」

「大人,求求你求我們一命!」

無數的武者看到蕭浪面色從容的屹立在至尊戰車上,那白色觸手幾次想攻擊,輕易被他躲避。他們的速度太慢了,根本不能逃避那巨大海獸的攻擊,只能把希望放在蕭浪這個突然出現的強者身上。 「你去處理母后和荔貴妃的後事吧!朕想安靜安靜。」皇帝點點頭,看著皇后低聲囑咐道,一臉的哀傷和痛不欲生,讓人看起來顯得好憔悴。

「皇上放心吧!臣妾會辦好的,那臣妾就不打擾皇上休息了。」蘭心皇后對著皇帝行了一個禮,轉過身緩緩離去,走出去的那一刻,臉上的神色變了。

皇帝背對著門外,眼底閃過一抹冷笑,抬起手輕輕的抹去眼角的淚水,等到門關上的那一刻,皇帝轉過身一臉的冷笑。

「皇后還是一如既往地愚蠢啊!皇上,您的計劃就要成功了。」送皇后離開的蘇公公走了進來,看著一臉冷笑的皇帝,恭敬地說道。

「還的謝謝姬無雪呢!對了,離美人怎麼樣了?」皇帝坐在龍椅上,看著蘇公公問道,今天這一齣戲可是自己最滿意的一齣戲。

「離美人最近很安靜,腹中的胎兒也安好。」蘇公公急忙說道,皇上是打心眼的喜歡這個離美人,不然也不會將離美人藏起來,不受皇后的迫害。

「給她送些東西過去,挑最好的東西送過去。」皇帝滿意地點點頭,算算時間,自己已經有三個月沒有過去看過她了,是應該挑個時間去看看她了。

「奴才明白了,皇上,最新煉製的丹藥已經出爐了,大師說已經找到了提升的法子,但是需要新鮮處女,十五歲以下女孩的精血才能煉製。」蘇公公點點頭,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情,眼底閃過一抹暗芒。

「按照大師說的去辦,不要泄露任何消息出去,我要的是絕對。」皇帝滿意地點點頭,絲毫沒有遲疑。

「是,那奴才服侍你去離美人那邊吧!」

離開皇宮后的姬無雪有些閑散的行走於各個市場,酒樓、賭坊、酒庄、布莊等,而在她的身後,自然跟著兩個礙眼的傢伙。

終於在姬無雪聽在青樓前的時候,姬壽倫忍不住了,一把拽住姬無雪的手就往家裡走。

「誒!你幹嘛呀你。」姬無雪看著姬壽倫一臉跟我回家的樣子,很無語的說道。

「你一個女孩子家家去逛青樓,像話嗎?」姬壽倫瞪了一眼姬無雪,這東西是男人來的地方,是那種不安於室的男人來的地方。

「你不是也來過嗎?」姬無雪摸著下巴直接拆台,看著姬壽倫一張老臉爆紅。

「你個小兔崽子,你爺爺我來這裡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個小兔崽子。」姬壽倫伸出手直接敲打在姬無雪的頭頂上,沒好氣的說道。

當初要不是你個小傻信了他們的話來這裡,你認為你爺爺我會來這裡?

「我說爺爺,你能不能被這麼老古董啊!」姬無雪無語的一撇嘴,翻了一個大白眼。


「我老古董?你知不知道流言害死人啊!缺錢你跟爺爺要就是了。」姬壽倫氣呼呼的說道,你個不省心的傢伙,真想撬開你的腦袋看看,都裝了些什麼。

「切,對了這個人是誰呀!」姬無雪伸出手摸摸鼻子,我像缺錢的人么?好吧!我的確缺錢。


七度金戒指這類的空間魔法裝備一般來說都是靠使用者的意念觸發,不過在第一次使用時還是要知道使用咒語,這個所謂的咒語相當於一串密碼,有了這個密碼首次觸發成功后才可以設置意念觸發,這就像地球現代科技軟體的記住用戶名密碼一個意思。

Previous article

「晚輩之間的事情還是晚輩們處理好,我不希望有其他勢力干涉我天雲山的所做所為!」就在那玄陰派老者身形依然擋在郭玄身前之時,一道強勢的聲音忽然從天雲山深處傳出,那聲音藉助著鬥氣,向著整個天雲山之中蔓延而開,顯然,從這道聲音雄渾程度能夠聽出,說出此話的乃是一名極強高手,聲波陣陣,應該是天雲山之中的高層。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