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七度金戒指這類的空間魔法裝備一般來說都是靠使用者的意念觸發,不過在第一次使用時還是要知道使用咒語,這個所謂的咒語相當於一串密碼,有了這個密碼首次觸發成功后才可以設置意念觸發,這就像地球現代科技軟體的記住用戶名密碼一個意思。

雲龍建知道自己必須生擒這個海鱷將軍,逼他說出咒語,自己才可以使用他的七度金空間魔法戒指。

地上的鹽晶非常的堅固,刀劍砍上去也就是一道白印而已,可是隕鐵玄鏈砸上去就像砸豆腐一樣輕鬆。

別看雲龍建手中的隕鐵玄鏈只有一米多長,可是隕鐵的密度卻是普通鋼鐵的幾十倍,雲龍建手中的隕鐵玄鏈足有五六百斤的重量,這樣的重量砸在鹽晶地面上當然跟普通兵器不一樣。

這根隕鐵玄鏈放在儲物魔法裝備三歲兒童都中都可以拿的動,可是他的真實重量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拿的起來的。

看著地上被隕鐵玄鏈砸出的一道道印記,每一次雲龍建手中的隕鐵玄鏈掃到鹽晶地面上,海鱷將軍都不禁眉弓一跳。

海鱷將軍轉身看向自己七度金戒指帶過來的海鱷精兵,現在已經跟比蒙武士們膠著在了一起。

這些海鱷武士根本就沒有機會對付正在忙碌的構建平台的蟻族工兵,在蟻族工兵身後的戰壕中躲著上千的比蒙,他們衝過去先是迎上潘塔武士的棱槍,然後狼族武士的迴旋刀,等他們看清楚他們面對的是誰時,已經有三分之一的海鱷武士倒在血泊之中。

這些海鱷武士可以說是洛克洛達爾族中精銳中的精銳,不但個個武技超群,而且都是飆淚射手,他們的拿手好戲是在格鬥的同時隨時使用淚箭,絕對是讓對手防不勝防!『鱷魚的眼淚』說的就是他們這種技能!

可是他們的這種技能今天變得毫無用武之地,在比蒙之中以武技而聞名潘塔武士和沃爾夫武士今天一反常態,竟然投擲玩棱槍和迴旋彎刀之後,腦袋一縮再次消失在戰壕之中。

現在海鱷武士再說如果過去攻擊正在施工的蟻族工兵,必定還會遭受這些可惡的比蒙的棱槍和迴旋刀的攻擊,沒辦法,只能先收拾了躲在戰壕中的比蒙再說。

暴怒的海鱷武士衝進了戰壕中才發現,這些比蒙竟然正在撤退,只是狹窄的戰壕限制了他們撤退的速度。

想跑?一輪的棱槍和迴旋刀就殺死三百多海鱷武士精英,現在想跑哪有那麼容易?海鱷武士們怒吼著追上來!

忽然腳下的鹽晶地面都在顫抖著,一支比蒙出名的衝撞部隊犀牛武士隊伍沖了上來!潘塔武士們停下了腳步,笑嘻嘻的看著比身材已經健壯無比的海鱷武士更加健壯的犀牛武士隊伍像一排戰車從自己的身邊沖向海鱷武士!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龍建,說說你的打算」祝化蝶知道雲龍建讓她們離開自然有他的道理。

「你們幾個先回海精靈和月精靈那裡,盡量說服她們多調集高手,然後一起前往暗夜精靈界」

「龍建是擔心暗夜界黑龍域的黑龍?」祝化蝶問道。

「是啊,最近黑龍頻繁出現在黑龍域的邊緣地帶,我估計他們已經逐漸適應外外面的光線,這可是個大麻煩!」

「黑龍?哪裡有黑龍?你們要去對付黑龍嗎?」大家正說著,邪龍血酬忽然從儲物戒指中探出了腦袋。

「怎麼?你有對付黑龍的辦法?」雲龍建看著邪龍血酬。

「是不是那種火系的黑蝙蝠?」邪龍血酬問道。

神聖巨龍看待普通龍族就跟普通龍族看其他種族一樣,都是螻蟻而已,所以邪龍血酬對黑龍一點應有的敬意都沒有。

「嗯,你說的倒是很形象,老子也覺得他們就像是身上長滿鱗甲的大個蝙蝠!你有辦法收拾他們?」雲龍建心目中的龍族其實只有神聖巨龍,這也是他受地球位面東方文化的影響。


「當然,不過我們可要事先說好,收拾了他們,他們的龍丹可要歸我!」邪龍血酬說道。

『嘭~!』邪龍血酬的話音剛落,文吉一翅膀把他掀了個跟頭。

「馬勒戈壁!給老闆做事你還想談條件?」文吉一副大哥收拾小弟的派頭。

「你……」邪龍幻獸剛想還嘴,看見文吉又掄起了爪子,趕緊閉上了嘴。

「沒問題,只要收拾了他們,龍丹可以給你!你說吧,怎麼對付他們?」雲龍建倒是非常爽快。

「知道什麼叫做龍笛嗎?」邪龍幻獸問道。

雲龍建倒是知道地球倭國有一種樂器叫做龍笛,不過他知道這個邪龍血酬說的肯定不是那種東洋長笛。

「靠!別賣關子,直接了當的說!」文吉把眼一瞪說道。

「聽說人類中有強大的龍騎士,他們召喚龍騎時使用的就是龍笛」沃爾夫戰士灰太說道。

「不錯,就是那個東西」

雲龍建心中一陣狂喜,「繼續往下說」雲龍建催促道。

「那些自稱是龍的傢伙雖然不怎麼樣,可總算還有點龍族的自傲,你們真的認為他們是自願成為別人的坐騎?」

「不是自願,難道是被威脅?」眾人都來了興趣。

「當然是被威脅,龍笛特殊的音質會跟龍族的腦部神經產生特殊的感應,這種感應產生之後,會影響龍族的泥丸宮,而且這種特殊的聲音有成癮性,如果跟龍笛產生感應之後長期聽不到這種龍笛之音就會泥丸宮爆裂而亡」

「胡說八道,如果真像你說的這樣,幹掉一個龍騎士擁有他的龍笛豈不是等於擁有了龍騎?」眾人滿臉的不相信。

「每一個龍騎士都有他獨特的吹龍笛的方法,雖然龍笛在別人看來根本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其實裡面的震頻卻是千變萬化的,即使其他人搞到龍笛也吹不出原來的震頻,根本沒有作用」

原來是這麼回事,原來以前苞勒蕾大陸宣稱的龍騎士跟龍騎感情深厚,如果龍騎士戰死,龍騎會不顧一切的為龍騎士報仇全是狗屁,其實就是巨龍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憤怒的反撲而已。

「估計這種龍笛對你們神聖巨龍無效吧?」雲龍建問道。

「神聖巨龍可不是那些爬蟲,怎麼會受龍笛的控制?」邪龍血酬撇嘴說道。

「你會製作這種龍笛?」雲龍建心中已經出現了自己威風凌凌的帶著一群龍騎士在空中翱翔的牛掰景象。

「當然!」

「靠!太好了,趕緊的給老子弄幾個出來!」雲龍建激動的說道。

「製作方法好說,可是製作龍笛的材料可不容易尋找,不然的話還不是龍騎士滿街都是?」

「製作材料?放心,只要是苞勒蕾大陸之上有的材料,我都可以幫你搞來」雲龍建拍著胸脯說道。

現在除了地精和巨魔那裡自己還沒有去過,其他地方自己都有熟人,所謂的有熟人好辦事,雲龍建感覺搞點魔法道具點材料自己還是可以辦到的。

「嘿嘿,你可真敢誇海口, 盡源生滅 ?」

邪龍幻獸的一番話讓雲龍建傻眼了,別說是找到這些材料,就算邪龍幻獸所說的鳳凰城和仙女龍眉心的菱形龍鱗,雲龍建之前聽都沒有聽說過。

雲龍建看向幾位美女和文吉,這些人也都是一臉的茫然,鳳凰城和龍城這兩個名字只是史書記載的名字,在苞勒蕾大陸,現在知道這兩個地方具體位置的人恐怕已經不多了,除非是那些隱居避世的老古董們。

再說就算是知道又怎麼樣?不死鳥和巨龍的威名大家都知道的,想要從哪裡搞材料?大家頓時感到沒有什麼希望了。

「嘿嘿,怎麼了?現在不吹牛了?」邪龍血酬看著雲龍建。

「靠!老子是為了苞勒蕾大陸的安危,據算是不死鳥和巨龍也不能坐視不理吧?如果能找到他們最好了!」

「對啊,不死鳥和巨龍可是位面的保護者,找到他們告訴他們異界入侵的事情,他們肯定就會出面帶領大家抵禦異界入侵的」艾琳說道。

「哼!什麼位面保護者,不過是比其他種族更強大一些而已,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你們真的以為他們會不顧一切的為苞勒蕾大陸出頭?」邪龍血酬不屑的說道。

「你一定知道怎麼找到他們吧?」

「龍城是在比蒙的南十字星森林之中,不過沒有龍角螺號就無法讓龍門出現,更別說進入龍城了」

「龍角螺號?」

「這東西比蒙國王的手中應該有,不過進入鳳凰城的引到者火鳥就難找了,據說跟人類國王有關係」

雲龍建聽說跟比蒙和人類皇族有關係反而看到了希望,比蒙國王現在自己也扯上了關係,至於人類國王有人類親王溫萊特這層關係應該也不難接觸,反而比在其他人手中更有機會。

「好,這邊的事情結束之後,我們馬上就去見比蒙和人類的國王,即使搞不到製作龍笛的材料,最起碼可以讓這些強者知道異界入侵的事情,只要他們肯出面,我想最起碼可以促成苞勒蕾大陸幾個國度一致對外抵禦異界入侵吧?」雲龍建說道。

雲龍建的計劃基本沒有變,文吉前去找地精巴特,祝化蝶、艾琳、姬娜幾個前往暗夜精靈界,不過這次前去暗夜精靈界主要的目的不是對付黑龍,而是想盡一切辦法穩住這些傢伙,那怕是暫時的由他們控制暗夜精靈界都無所謂,只要龍笛找到,這些黑龍早晚要成為雲龍建手下的龍騎士坐騎。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打發走了文吉他們,雲龍建讓小泰戈下山負責比蒙軍隊的管理,自己打算趁著夜色到水晶城,找機會偷襲海鱷將軍,搞到七度金戒指。


剛才對付海鱷武士的戰鬥就是小泰戈下山負責的,雲龍建發現小泰戈在這方面有些才能,將兩萬比蒙交給他雲龍建非常放心,並且在領走前雲龍建還特別叮囑了要防備護城河中的海鱷武士晚上有可能會過來偷襲。

一切安排妥當后,雲龍建利用瞬移進入了水晶城。

這是雲龍建見過的最美麗的城市,海鱷武士長相醜陋可是並不妨礙他們對美的追求,經過鹽晶折射后的燈光五彩繽紛,就是是地球位面的霓虹燈般絢麗,讓整座水晶城變得如夢如幻,簡直比唯美的月精靈國度聖月華都都要美麗。

雲龍建可沒有心思觀賞這些美景,他大致判斷了一下,往水晶城的中央,一處規模最大的建築瞬移過去。

這座建築燈火通明,中間是一個大殿,大殿內一群海鱷族正在商量著什麼,雲龍建一眼就看到了白天他見過的那個海鱷將軍。

「將軍,真的不用讓南征大軍回援嗎?」一個身材高大但是體態臃腫的洛克洛達爾海鱷人問道。

「放心吧尊敬的陛下,不但不需要南征大軍回援,我們還可以想辦法抓住這個比蒙的戰神使者,從而解決南征主帥被困的局面」海鱷將軍朗聲說道。

「哦?你真的這麼有信心?」那個海鱷國王語氣中帶著喜悅。

「陛下放心,明天早上事情就會有大的轉變」

「哈哈哈……好,那我就靜候佳音了,哈哈哈…..」

雲龍建躲在一處相對陰暗的地方,心中暗暗納悶,難道今晚海鱷將軍已經決定對自己的營地進行大規模的偷襲?雲龍建揣測著。

「就不打擾陛下休息了,微臣告退!」海鱷將軍說完起身。

「好,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海鱷國王說完站起身來從一個偏門走向了宮殿的內部。

如果能夠刺殺洛克洛達爾族的海鱷國王,當然會大亂他們部署,甚至可以結束這場戰爭,可是雲龍建看著這裡到處是戒備森嚴的衛兵,還是打算了跟蹤海鱷國王的念頭。

在這座完全是用鹽晶建成的城市,即使是晚上在燈光的相互折射下,想要跟蹤一個人也布容易,更何況這個看似皇宮的地方亮度明顯要比其他地方亮的多。

海鱷國王離去之後,海鱷將軍帶著十幾個人也出了這座大殿,往一處並不算明亮的街道走去。

這條街道最起碼沒有來回巡邏的海鱷武士,雲龍建悄悄地利用瞬移跟了過去。

沒過多久他們來到一個巨大的斜著通往地下的入口,跟海鱷將軍同行的人都相繼離去,只有海鱷將軍一個人邁步走了進去。

海鱷將軍放單正是雲龍建偷襲的好時機,雲龍建看到這個通往地下的入口處並沒有人守衛,跟著就進入了這個入口,穿過一條長長的斜著往下的通道來到了一處寬闊地帶。

外面折射的光線進不了這裡,所以這裡變成了伸手不見五指,雲龍建正屏住呼吸想要判斷海鱷將軍去了哪裡,忽然黑暗中傳來了一陣大笑!

「哈哈哈…..來了!」

剎那間裡面燈火通明,如同白晝一般!

『咚、咚、咚~~!』一聲巨響,雲龍建進來時的通道口被一塊巨大的鹽晶給堵死了,而且聽聲音這塊巨石的後面還有很多塊巨石,這裡已經被堵的死死地!

雲龍建環視四周,立即明白自己太魯莽了,竟然著了這個海鱷將軍的道了。


「這小子就是你說的比蒙戰神坎帕斯的使者?」

海鱷將軍就在雲龍建的正前方十幾米遠處,在他的旁邊還有十幾個海鱷武士站立著,十幾個海鱷武士的中間有一個看想去顫顫巍巍的老海鱷武士,剛才問話的就是這個顫顫巍巍、老態龍鐘的海鱷老者。

「回鱷聖,就是他!」

看來這個老海鱷的地位不低,海鱷將軍對他畢恭畢敬的。

「嗯….看上去似乎是有些門道,難怪耶魯會吃了他的虧」老海鱷看著雲龍建點著頭說道。

雲龍建沒有說話,雖然眼前的老海鱷看上去顫顫巍巍的,不過雲龍建感覺得出來他可不是容易對付的對手,現在雲龍建正在考慮一件事情,那就是怎麼逃出這個鬼地方。

從入口到這裡的距離已經很長,雲龍建的瞬移是達不到這麼長的距離的,而且瞬移可不可以穿越鹽晶還是個未知數,雲龍建是在不知道如果穿越過去后自己是在鹽晶的內部會出現什麼情況,現在也不敢貿然嘗試。

不過雲龍建知道,這個出口被堵死,肯定還有其他出口可以出去,不然這些海鱷族豈不是跟自己一起被活埋在這裡?所以在這個空曠的地下大廳中四處找尋著,希望可以找到通往外面的方法。

「呵呵,不用找了,其實就算是後面的入口開著,你也絕對逃不出去,我勸你還是乖乖受擒吧!哈哈哈……」海鱷將軍大笑著,看上去把握十足。

「是嗎?我看不見的吧?就憑你們想要困住老子?」雲龍建從儲物戒指中將隕鐵玄鏈和龍根杵都取了出來。

這次雲龍建顧不上邪龍幻獸還在龍根杵中修鍊了,對面的老海鱷有種讓雲龍建看不出任何危險的感覺,雲龍建知道這種感覺才是最可怕的,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這個老海鱷的修為已經遠遠超出了自己的探知能力。


主神競爭者 老闆,這是哪裡?」邪龍幻獸在雲龍建身邊遊盪著,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這次可能要連累你了,如果你有什麼脫身的方法就先逃吧,我現在可顧不上照顧你了!」雲龍建小聲跟邪龍幻獸說道。

「靠!你怎麼會惹上淚涌鱷聖?」邪龍幻獸也小聲說道。

這個顫顫巍巍的老海鱷邪龍幻獸竟然認識。

「馬勒戈壁!我怎麼知道?我只是想跟著守城的鱷魚將軍搞到他手中的七度金戒指而已,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早就設好了套給老子鑽!」

這時老海鱷再次說話了,不過不是對著雲龍建,而是對著邪龍血酬,「小傢伙,你身上似乎有些我熟悉的感覺啊~~!」

「既然這樣前輩可不可以放過我?我一個小小的幻獸,好不容易在他的兵器上修鍊才有今天的成就,不容易啊,前輩就大發慈悲吧!」邪龍幻獸說完用一隻龍爪指了指雲龍建的龍根杵。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老海鱷這才把注意力集中到雲龍建和他手中的龍根杵身上,頓時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呵呵,我說你們兩個身上都有神聖巨龍的氣息,原來是因為你手中的兵器!」

「這老傢伙看來對神聖巨龍非常畏懼啊!」雲龍建繼續小聲跟邪龍幻獸說道。

「嘿嘿,神聖巨龍的功法是這老小子的剋星」

雲龍建心中一陣暗喜,「這麼說咱們不懼這老傢伙?」

「馬勒戈壁!如果是老子當年,收拾他還不是跟玩似的,你小子的修為可有點懸,這老小子的拿手好戲就是『孤星淚』,他的淚涌只要跟你的法力元素能量接觸就會迅速吸取你的法力元素能量進入他的體內,如果是老子當年完全可以撐爆這老小子的泥丸,以你的修為那點法力元素能量被他吸入泥丸就如同石沉大海,所以你必須在他的經絡中就動手!」

『孤星淚』?這他媽就是傳說中的吸星大法啊!雲龍建立即明白了。

「你們兩個嘀咕啥呢?」自以為知道了雲龍建和邪龍血酬身上神龍氣息原因的老海鱷陰沉著臉,「你們不乖乖受擒難道還要讓老夫親自動手?」

老海鱷的話音剛落,邪龍血酬嗖的一聲到了老海鱷的這一邊,「前輩饒命,我投降!」

「嗯!」老海鱷掃了一眼邪龍血酬然後看向雲龍建:「你呢?別說老夫沒有給你機會,現在投降我還可以饒你不死!」

「哈哈哈…..!機會是自己爭取的而不是靠別人給的,想要老子投降?也不看看你們有幾斤幾兩?」雲龍建說著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幾塊魔獸晶核,都是沒有觸發過內存這現成的魔法的魔獸晶核,只要輸入法力立即就可以瞬發魔法。

這是幾塊中級以上魔獸晶核,魔法威力都已經相當於中級魔法師的瞬發魔法,一塊是土系,一塊火系外帶幾塊水系。

「前輩小心,他手裡的魔獸晶核非常厲害,而且這小子還是個高級水系魔法師!」看到雲龍建想要動手,邪龍幻獸馬上討好的對老海鱷說道。

「哈哈哈……!」老海鱷笑了,「高級水系魔法,各種未觸發的魔獸晶核,這就是你們所說的精通各種魔法和戰歌的比蒙戰神坎帕斯使者?哈哈哈……」

海鱷將軍被老海鱷笑的滿臉通紅,「鱷聖,我們的信息也是從南征軍耶魯那裡得來的,而且這小子的力量驚人這是我親眼所見的!」海鱷將軍想起雲龍建手中隕鐵玄鏈掃過鹽晶地面時的力量就感到心中暗暗肝顫。



異域獸人,潛伏在每一個獸人種族裡面,這是胡無雙最大的一塊心病。她害怕。害怕狐族裡面也會有異域獸人,她更加的害怕,那個異域獸人,會是一個她認識的人。

Previous article

而太后三人聽到琉璃谷后,臉色頓時突變,都警惕無比的看著對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