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胡籽和牧童一陣長吁短嘆,然後牧童沉吟片刻,道:“趙小川,你還記得當初你在輪迴空間中見到的那九個黑影麼?”

“記得,怎麼了?”趙小川腦海中閃過當初黑影的情況,開口問道。

“現在你體內的黑影有幾個?”胡籽道:“你可以用你的精神力感受一下。”

趙小川皺眉,但還是按照胡籽的話做了一遍,然而這次他驚訝的發現自己體內的黑影竟然變成了八個。

“怎麼會這樣?”趙小川驚訝道,然後將自己感受告訴了兩人。

胡籽嘆息道:“其實那些黑影都是曾經輪迴者給你下一代輪迴者靈魂中留下的印記,也可以稱作是連接上一代輪迴者和下一代輪迴者的鑰匙。”

“什麼意思?”趙小川還是有些不太明白。

牧童說道:“說的簡單一些,就是之前的那些輪迴者在你體內留下的一部分靈魂碎片,而這部分靈魂碎片會指引你感知歷代輪迴者的其他飄蕩在世界的靈魂。”

“當然之前因爲你還沒有覺醒的緣故,所以這種能力並沒有出現,不過當你融合了第三世的靈魂後,你的這種能力覺醒了。”

說到這裏,牧童和胡籽臉上閃過一絲惆悵。

絕品毒醫 趙小川恍然大悟,問道:“那你們兩個?“

“我們機緣巧合下才和你相遇的,算是一種宿命!”鬍子道:“不過我們都還只是殘魂,並沒有和那些黑影融合,所以算是不完全的靈體。”

“爲什麼不融合呢?”趙小川好奇道:“難道出了問題?”

“不是出了問題,而是不敢和你體內的那些黑影再融合。”牧童苦笑道:“因爲我們融合之後,就會被你吸收掉,到時候我們就完全喪失了自主意識,變成了你靈魂的一部分,簡言之就是爲你的靈魂壯大充當了養分。”

趙小川還是有些不太理解。

胡籽插嘴道:“就是吸收第三世一樣,當你吸收了第三世,你的力量暴增,一下子從信仰境跳到了生死境對不對?”

趙小川眼神一亮,道:“原來是這個意思!”

“你終於理解了!”胡籽嘆道,然後話鋒一轉,喝問道:“趙小川,你想要吞噬我們麼?”

“爲什麼要吞噬你們?”趙小川一愣,反問道。

“吞噬了我們,你會變的更加強大,而且這種強大非常快,想必你之前吞噬第三世時已經感受到了吧?”牧童淡淡道。

“唔~那種感覺確實挺舒服的!”趙小川回憶道,胡籽和牧童兩人心頭一緊。

不過趙小川又很快說道:“不過那種強大我並不喜歡。”

“爲什麼?”胡籽問道。

“因爲要吞噬靈魂,那相當於殺人,對麼?”趙小川沉聲道:“雖然已經不太反對殺人了,但是我心底中還是厭惡他們,何況如果要吞噬你們,首先要殺你們對不對?”

胡籽和牧童齊齊點點頭。

趙小川咧嘴笑道:“所以我是不會做那種事情的,畢竟我們相處了這麼久,我還是有些捨不得的。”

胡籽和牧童對視一樣,哈哈大笑起來。

“朋友?哈哈,如果第一世聽到你對其他輪迴者說朋友兩個字,一定會氣的發怒!”牧童笑道。

胡籽更是笑的更誇張:“朋友?我頭一回兒聽說輪迴者之間可以成爲朋友。”

趙小川不悅道:“難道我有什麼地方說的不對麼?”

“沒,沒什麼不對!”胡籽笑道:“好了,朋友,告訴你吧!你應該慶幸你剛纔的決定,不然我和第九世一定會合夥幹掉你的。”

趙小川撇撇嘴,道:“我早就猜到了!”

“猜到了,他居然已經猜到了!”胡籽笑的更開心,道:“其實你吞了我們也沒關係,如果你可以駕馭住我們的力量,倒也無妨。”

“恩?”趙小川好奇地看着胡籽。

胡籽問道:“是不是很迷惑?”

趙小川點頭。

牧童道:“好了,不要再逗他了!告訴他真相吧!”

“其實第一世有一個猜想,那就是利用轉世輪迴十世的方法來製造出十名輪迴者,然後將這十名輪迴者的力量集中在一名輪迴者的身上,打破輪迴的束縛,從而成爲傳說中不死不滅的存在——仙!”胡籽沉聲道:“而你剛好是第十世!”

趙小川凝重道:“所以你們之前纔會稱我爲救世主?”

胡籽和牧童目不轉睛地看着趙小川,然後齊齊點點頭,承認了趙小川所說的。 伴隨著羅布爾特的倒地,整個酒吧的氣氛,瞬間凝滯。

秦穆然輕輕拍手,彷彿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音樂呢?我要繼續跳舞。」

秦穆然輕聲說道。

幾名酒吧服務生,被嚇的目瞪口呆,反應過來后,急忙重啟酒吧的音樂。

「霍爾頓,這裡的事情,你負責善後處理一下。」

秦穆然言道。

「放心,您不用擔心,這裡我會處理好的。」

霍爾頓言罷,目光看向了酒吧地上,兩具已經冰冷的屍體。

……

這時候,秦穆然伴隨著DJ的音樂,優雅走到莉雅面前。

「莉雅小姐,你的舞步很美,我們繼續吧!」

秦穆然笑道。

莉雅神情獃滯,踩著高跟鞋的雙腿,都有些微微發顫,她沒有想到,秦穆然居然會這麼厲害。

現在,她沒有任何選擇,伸出顫抖的手,陪秦穆然繼續跳舞。

「Mr秦,你到底是什麼人?」

莉雅詫異問道。

秦穆然一手攬著莉雅的小蠻腰,曼舞在舞池中央,神情帶著一絲從容的笑意。

「莉雅小姐,你覺得,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秦穆然笑道、莉雅眉頭輕翹,沉默片刻,彷彿是想通過秦穆然的細節,看出他的身份。

「不知道,不過我可以肯定,你是一個很危險的人物。」

莉雅言道。

「哦?我倒是覺得,我現在很像一個好人,不是嗎?」

秦穆然笑道。

「好人?你剛才在殺羅布爾特的時候,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說實話,在西方,我第一次見到你這樣危險的人物。」

莉雅言道。

「你覺得,我不該殺他們?」

秦穆然笑著問道。

「當然,他們只是嘲諷了你幾句而已。」

莉雅說道。

在莉雅看來,羅布爾特似乎並沒有犯下多大的錯誤,即便有錯,也罪不至死。

秦穆然緊緊摟著莉雅的腰部,一邊在燈光下跳舞,一邊笑道。

「我來自東方,我不能允許有人,侮辱我的國家,否則,必須死,這是我的原則。」

秦穆然嚴肅回道。

莉雅作為一名西方世家的女人,他根本不能理解,東方病夫這個稱號,究竟刺痛了多少東方人。

不僅僅是秦穆然,任何一個有榮辱心的東方人,在今天這種場合下,都不會袖手旁觀。

如果非要怪,那隻能怪羅布爾特說了不該說的話。

「不過,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麼人,能告訴我嗎?」

莉雅嫵媚笑道。

此刻,她對秦穆然的身份,愈加好奇。

「可以,不過,這裡人多,我不方便說。」

秦穆然壞壞一笑。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去找一個沒人的地方,才能告訴我嗎?」

莉雅順勢笑問。

作為威士酒吧的舞女,秦穆然話中的玄機,她心知肚明。

「那,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跟我說說,你到底是誰。」

莉雅言罷,陪秦穆然朝酒吧外走去。

這裡,有霍爾頓料理一切,秦穆然根本不需要擔心有任何後續的麻煩。

……

深夜,西方,某五星酒店套房內。

秦穆然半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懷裡,以為著那名叫莉雅的西方女人。

「你真的好棒,你們東方人,都這麼強壯嗎?」

莉雅嫵媚言道。

金黃色的長發,披在秦穆然胸膛前,妖艷無比。

「怎麼?你這是因為我,開始崇拜東方了嗎?」

秦穆然笑道。

「我對東方,確實有些好奇,我感覺那是一個神奇的國度,有機會,我會去看看。」

「Mr秦,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人了吧!」

莉雅說道。

「我呀,我是個好人呀!」

秦穆開玩笑說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他怎麼可能隨便透漏給一個剛認識的西方舞女?

他感覺,現在時機已經差不多了,該步入正題了。

秦穆然故意用手,輕微撫摸莉雅的後背,在他的手腕上,戴著自己小姑秦霜留下的金手鐲。

果然,這立刻引起了莉雅的注意。

「這個手鐲,怎麼會出現在手上?」

莉雅詫異問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今晚,為了成功套取這個消息,自己可是犧牲很大呀!

畢竟,在今天登機離開中海之前,自己已經交過公糧。

現在,又被這個西方女人榨了一邊,身體都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這個手鐲,我一直戴在手上,怎麼了?難道,你見過這個手鐲?」

秦穆然笑道。

秦穆然並沒有直接說出這手鐲的來路,而是故弄玄虛,編織出這樣一個理由。

「不錯,我確實見過,前幾天,有人送了一個一模一樣的金手鐲,不過我賣掉了。」

莉雅言道。

她並沒有發現,秦穆然手腕上的手鐲,其實就是她賣給冥王殿的那隻。

「哦?怎麼可能,我這個手鐲,可是獨一無二的……」

秦穆然藉機言道。

「獨一無二?不可能,我確實前幾天,也有過這麼一隻手鐲。」

莉雅肯定說道。

「我不相信,你可看清楚了,這個手鐲,雖然只是普通黃金,但它可是上千年前的產物,放在東方,這可是價值連城的文物,怎麼可能還有第二隻呢?」

秦穆然笑道。

他說的不假,秦霜戴的這隻手鐲,確實大有來路,遠不是靠黃金本身來衡量價值的。

「文物?早知道,我當初就該多賣幾個錢了!」

莉雅笑道。

「莉雅小姐,你真的也有過這麼一隻手鐲,能告訴我,你是從哪裡得到的嗎?」

秦穆然故意套話問道。

他今晚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鋪墊這個問題。

因為,只有找到自己小姑手鐲的來路,才能順藤摸瓜,知道自己小姑究竟在哪裡遇到了麻煩。

「我的那隻同款手鐲,是前幾天伊朗塞堡城的特朗家族二少爺送給我的,他和羅布爾特認識。」

莉雅回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沉思片刻。

特朗家族?

他記得霍爾頓給自己彙報過,自己小姑秦霜執行任務的對象,就是格蘭塞堡的特朗家族,而自己小姑的手鐲,又落在特朗家族的二少爺手中。

這一切,絕非巧合。

「Mr秦,你可以留下我的聯繫方式,以後我們常聯繫。」

莉雅滿臉滿足,嫵媚笑道。

「當然。」

秦穆然微微笑道。

現在看來,一切似乎已經很明了了,自己小姑的失蹤,肯定和格蘭塞堡城的特朗家族有關係。 次日一早,秦穆然面帶倦意,走出酒店。

酒店外,霍爾頓已經等候多時。

「老大,有線索了嗎?」

霍爾頓問道。

「我親自出馬,你說呢?」

秦穆然活動下脖頸,微微一笑。

「霍爾頓,立刻查一下,格蘭塞堡城的特朗家族背景,我小姑的失蹤,肯定和他有關係。」

秦穆然言道。

我猜想,那個她一定是莫白的痛處,他不是說過,他也是身不由己嗎。一定是聶放用什麼人在威脅他。而一個人在乎到另外一個人能在乎到這種程度,很大可能,那個人是他心愛的人!

Previous article

空空道人覺得菩提子確實是聰明,勤學苦練自然沒有必要——下山玩玩,也能接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