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端木浩天嘴角勾起一絲邪笑,睜開眼,眼中精芒斗射,同時呼出一口濃濃的濁氣,這些都是金丹之中的雜質,被裂天神魔訣煉化之後排了出來。

端木浩天還以為突破之後,還有能量剩餘,卻是沒有想到,煉化金丹之中的真氣剛好夠他突破,一點剩餘都沒有。

再次突破,他的丹田又變得寬大了一些,經脈也同樣如此,丹田之中的真氣漩渦更加的凝實。

再度將靈石拿了出來,開始吸收靈石中的靈氣鞏固境界。

此時,端木浩天沒有發現,他不經意間勾起的一絲邪笑徹底將慕容瑤雪吸引住了。

看著端木浩天,慕容瑤雪臉上有些發燙,想起那一晚端木浩天給她說的話,面色更加緋紅了起來。

輕輕咬著朱唇,慕容瑤雪暗道:「沒想到這小賊還有點小帥,就是太流︶氓了。」

一個時辰過去,端木浩天感覺到身邊有能量波動,才停止修鍊,他知道,是小龍要突破了。

將靈石收了起來,端木浩天站了起來,走到莫容瑤雪身邊。

「小龍要突破了!」


「只要他突破,我們聯手就是玄階九品妖獸都不是對手。」

他突破練氣六重之後,實力自然大漲,要是現在遇見嗜血妖甲,他有信心一個人對付嗜血妖甲。

小龍六十米大小的身軀之上鱗片豎起,開始吸收天地能量。


「嗷!」

突然,小龍揚起腦袋,吼嘯一聲,聲音之中帶著上位者的威壓,穿金裂石一般。

聲音傳的很遠,遠處的妖獸在這一道聲音之下,頓時匍匐在地,朝著小龍的的方向朝拜著,彷彿小龍就是妖獸中的帝皇。

小龍張開嘴,吞噬漩渦出現,大量的天地靈氣如潮水一般被吸入,與此同時,小龍的身軀開始增長,鱗甲之上的神秘圖文越來越多。

「小龍的每一片鱗片的圖案都不一樣,這事怎麼回事?「端木浩天暗中疑惑。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之後,小龍的身軀已經達到了八十米長短,氣息開始平息下來。

「嗷!」

再度長嘯一聲,小龍身軀變小,眨眼之間到了端木浩天的肩膀上,傳音道:」老大,我突破了!「端木浩天微微一笑,道:「突破就好,我們聯手,在天蒼山脈之中應該沒有多大問題了。」

「我們現在已經在天蒼山脈的邊緣地帶了,一路向北而去,就能到達混亂之地,而且,只要過了天蒼山脈的中央位置,後面的路程,妖獸的等級只會越來越低,對我們構不成威脅,以我們的速度,最多只要五天時間就能越過天蒼山脈的中心地帶。」端木浩天說道。

一天的時間過去,兩人一獸都感覺到了飢餓,片刻之後,端木浩天就在遠處斬殺了一頭玄階七品的妖獸,帶了回來。

簡易的做了一個支架,一堆篝火燃燒著,端木浩天將妖獸的皮毛和內臟清楚后,開始燒烤起來。

本來在這樣的情況下,生火之後讓妖獸注意到自己,增加許多的危險,不過,端木浩天倒是不懼,在加上有小龍在,一般的妖獸也不敢靠近。

臨仙狂戰 ,半個時辰之後,龐大的妖獸被端木浩天燒烤成了香噴噴的烤肉,小龍早就等不及了,口水都要掉出來了。

端木浩天真氣凝聚成一道鋒利的劍氣開始切割烤肉,一塊巴掌大小的嫩肉交給了慕容瑤雪,又分出一塊塊的肉給了小龍。

半個時辰不到,足有千斤重的妖獸被兩人一獸解決乾淨了,慕容瑤雪吃的最少,端木浩天吃的稍多一些,吃的最多的就是小龍,差不多九層的肉都是小龍解決掉的,還意猶未盡的樣子。

休息了一會,兩人一獸開始朝著天蒼山脈深處走去,雖然是黑夜,但對於他們來說沒什麼影響,修鍊到一定境界,能黑夜視物不是難事,並且修鍊出了神識,在黑夜裡與白天沒什麼區別。

只是黑夜之中的山脈中,妖獸比較多,妖獸依舊喜歡黑夜出來活動,相對來說,要危險一些。

兩人一獸走得很慢,反正也不趕時間,一路之上,端木浩天還發現了一些罕見的靈藥,都被他毫不費力的搞到手,就算是有守護的妖獸,都被他以武力打跑,沒有斬殺它們,畢竟沒什麼必要。

小龍淡淡的氣息擴散在周圍,也沒有妖獸靠近他們,根本就沒有危險,有強大的妖獸,慕容瑤雪會發現提醒,倒不用端木浩天操心。

… 天蒼山脈蔓延無邊,霧氣縈繞,陰氣沉沉.

此時,兩人一獸開始朝著天蒼山脈中心靠近,正是端木浩天、慕容瑤雪和小龍。

一路之上,他們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倒是端木浩天收穫了一些靈藥,連玄階中品的靈藥都有兩三株。

一天之後的中午,兩人一獸已經深入天蒼山脈很遠了,裡面的妖獸至少都是玄階八品的存在,不過端木浩天現在對玄階八品的妖獸已經沒有了興趣。

不久之後,兩人一獸就到了一處相對來說比較平坦的森林之中,小龍的眼中帶著興奮的神色。

「老大,應該就在這裡了,我已經感覺到它們的存在了。」小龍興奮的傳音道。

「嗯嗯,小心一點,有兩頭,你我一個負責一個。」端木浩天說道,突破練氣六重,他也想試試實力。

前方的山坳之中有兩頭玄階九品妖獸,氣息不弱於嗜血妖甲。

端木浩天剛剛靠近,兩頭妖獸就沖了出來,怒視著端木浩天和小龍。


地魔蜥,蜥蜴的加大版,身軀有三十米長短,身軀粗大無比,足有一頭成年大象那麼粗,粗壯的四肢力量十足,與鱷魚有幾分相似。

「小龍,動手!」

端木浩天和小龍同時朝著地魔蜥沖了過去,小龍沖向左邊的一隻,而端木浩天則沖向右邊的一隻,兩隻地魔蜥的實力差不多。

黑刀出現在手中,端木浩天憑空一道刀芒斬出,斬向地魔蜥。

地魔蜥的速度也不慢,瞬間避過刀芒,朝端木浩天奔了過來,揚起一爪就抓向端木浩天。

端木浩天冷哼一聲,又一刀劈出,劈在地魔蜥探出的爪子之上,刀芒斬在妖元力之上,低沉的爆炸聲傳出,端木浩天瞬間後退。

但就在這時,一道腥臭之氣,瞬間朝端木浩天撲來,端木浩天只感覺眼前一花,胸口就被一股巨力砸中,身軀急速倒退。

端木浩天這才看清楚攻擊自己的是什麼東西,那是一條舌頭,帶著腥臭的液體,讓人作嘔。

端木浩天頓時感覺一陣噁心,胸口的衣衫都被腥臭的液體打濕,身體倒是沒受什麼傷。

真氣一抖,將衣衫之上的液體震開,端木浩天-怒視著地魔蜥,也微微有點詫異,沒想道地魔蜥的舌頭還有這麼快的速度。

端木浩天決定不再近身攻擊,雖然地魔蜥傷不了他,但是地魔蜥的舌頭噁心無比。

另一邊,小龍和另一頭地魔蜥戰在一起,地魔蜥明顯的被壓制,不過,小龍想要取勝也沒有那麼簡單。

「裂罡斬!」

端木浩天看著三丈之外的地魔蜥,黑刀一揚,真氣運轉之下,三道黑金色刀芒瞬間斬向地魔蜥,地魔蜥雖然是玄階九品的妖獸,但是防禦卻沒有嗜血妖甲那麼強,只要不被它的舌頭纏住就不會有事。

黑金刀芒封鎖地魔蜥的三個方位,讓它避無可避,只有擋住刀芒,地魔蜥瞬間轉過身,搖擺的巨尾排山倒海一般撞向三道刀芒。

刀芒斬在地魔蜥的身上,力量的碰撞,刀芒在地魔蜥的尾巴之上留下了三道一尺多長的淺傷口,鮮血流出。

端木浩天瞬間開始結印,就在地魔蜥轉身的一瞬間,赤火印再度轟向地魔蜥,熾熱的氣息讓地魔蜥都感到了威脅。

地魔蜥居然吐出一道妖元力漩渦,漩渦之中,妖元力快速的形成一頭縮小版的地魔蜥,朝著赤火印撕咬而去。

赤火印撞在在妖元力形成的地魔蜥之上,空間一震,大約一息之後,赤火印和妖元力形成的地魔蜥同時爆炸開來,一道恐怖的氣lang同時卷向端木浩天和地魔蜥。

端木浩天憑空打出一掌,將氣lang抵擋了下來,同時黑刀再度出現在手中,憑空斬出,黑金刀芒一閃。

瞬間,一道劃破血肉的聲音傳來,同時一道鮮血如噴泉一般噴了一地,端木浩天急忙後退,在地魔蜥的面前留下了一節半米長的鮮紅舌頭。

在赤火印爆炸開來的時候,端木浩天就算準了地魔蜥會來這一手,於是他毫不猶豫的一刀斬出,剛好斬在地魔蜥的舌頭之上。

舌頭是地魔蜥的利器,同時也是它的軟肋,一刀斬下不是什麼難事。

地魔蜥口中鮮血狂涌,半米長的舌頭被斬了,對它來說,是一個不小的創傷,這一下,端木浩天再也不用擔心地魔蜥噁心的舌頭了。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裂罡斬再度斬出,加上游龍無影步的配合,簡直防不勝防,地魔蜥剛剛反應過來,端木浩天就已經靠近它,三道刀芒斬在它身上,鮮血飛濺。

地魔蜥逐漸被壓制下去,一刻鐘之後,倒在了端木浩天的刀下,端木浩天只是微微有些面色蒼白而已,沒受什麼傷,只是真氣消耗了大半。

另一邊,小龍將地魔蜥壓制了下去,地魔蜥的全身上下都是傷,大約半柱香之後,小龍成功將地魔蜥斬殺。

小龍將兩頭地魔蜥都吞噬之後,端木浩天將一些有用的部件收了起來,兩人一獸開始朝深處走去。

端木浩天吞服了兩顆真元丹,真氣恢復了一些。

「咦?」

突然,慕容瑤雪輕咦了一聲,像是發現了什麼讓她驚訝的東西一般。

「怎麼了,瑤雪?」

端木浩天急忙問道,同時小龍也一臉關注的看著慕容瑤雪。

「發現了一個好東西,你要不要?」慕容瑤雪賣起了關子。

「好東西?」端木浩天一下就來了精神,道:「當然要,我又不傻!」

小龍也來了精神,和端木浩天在一起,這一點,它倒是完全繼承了,只要是好東西,就沒有放過的道理。

「是什麼東西?」端木浩天急切的問道。

「在前方的那座山峰之下,有一個地底溶洞,一般來說, 無病闊少 ,一定是有什麼寶貝,至於是什麼寶貝我就不知道了,我的神識還發現不了。」慕容瑤雪說道。

「那還等什麼,趕緊的啊!」

端木浩天帶著小龍和莫容瑤雪就朝前面的一座山峰奔去,一刻鐘之後,端木浩天站在一座挺拔的山峰面前,眼中熾熱之色斗射。

「瑤雪,怎麼進去?」

端木浩天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有洞口什麼的,於是向慕容瑤雪問道。

「這個地底溶洞沒有入口,是封閉的,但是在這座山峰的五十米高處,只要你往裡面打開十丈左右的距離,差不多就能進入溶洞之中。」慕容瑤雪說道。

嗖!

慕容瑤雪話音剛落,端木浩天就朝山峰奔去,在五十米處停了下來,拿出黑刀開始切割石頭。

石頭只是普通的石頭,黑刀如切割豆腐一般就將石頭切開,一塊塊半人高的大石被端木浩天扔了下來。

寶物的誘惑,讓端木浩天干起活來格外賣力,一刻鐘之後,端木浩天兩手握著一塊巨石,用力一來,前方頓時傳來空洞的聲響,迴音久久不散。

端木浩天一喜,知道自己已經成功打通了溶洞,將巨石扔下了山峰,帶著小龍和慕容瑤雪就朝地底溶洞走去,端木浩天打通的地方,正在一個台階之上,兩人一獸慢慢的朝溶洞之中走去。

地底溶洞之中有暗淡的光線,端木浩天也不知道這些光線從哪裡來的,不過這不是他要關心的,他只關心到底有什麼寶貝。

兩人一獸順著台階小心的朝下方走去,端木浩天也不知道這個地底溶洞有多深,一炷香之後,他們終於到了地底溶洞的底部,溶洞的空間極大,足有上千丈大小,安靜無比,根本不會有妖獸的存在。

兩人一獸繼續朝前方走去,一路上倒是見識了不少奇異的景觀,溶洞之中的鐘ru石形成各種各樣的形狀,如騰飛的蛟龍,如奔騰的蠻牛,很多。

又過了半個時辰,兩人一獸穿過了層層通道,終於找到了寶物所在。

在端木浩天面前的是一個約有一米大小的小池,小池之中全是ru白色的液體,沒有一點雜質。

ru白色的液體散發出淡淡的香味,其上靈氣縈繞,彷彿不屬於人間。

端木浩天看著這一小池的液體,眼睛都瞪了出來,臉上的笑容都停不下來了。


寶貝啊,絕對的寶貝啊!

「這難道是地心靈ru?」端木浩天不可置信的說道。

「正是地心靈ru」,慕容瑤雪說道:「這地心靈ru應該只形成了千年,還沒有萬年,算得上千年地心靈ru。」

「千年地心靈ru啊,發財了,發財了,哈哈哈…….

端木浩天忍不住大笑,千年的地心靈ru算的上是玄階上品的天材地寶,並且不是一般玄階上品的天材地寶能想比的。千年的地心靈ru具有很強的治癒作用,只要是金丹境六重以下的修為,千年地心靈ru都有很大的作用,斷臂重生都不在話下。

千年地心靈ru雖然不能拿來提升修為,但是對恢復傷勢有很大的作用,只要一滴千年地心靈ru就能比的上玄階中品的療傷聖葯。

一滴千年地心靈ru的價格絕對不在一顆玄階中品丹藥之下,甚至還要高出一些,尤其對於急需要千年地心靈ru的人,就算是讓他拿玄階上品丹藥交換都可以。

端木浩天的身體都在顫抖,這一池的千年地心靈ru該有多少滴啊,有這些地心靈ru在,足可以換取資源讓他和小龍突破,同時還可以為慕容瑤雪換到玄階極品的天材地寶。

「老大,我們發了啊!」小龍也興奮了起來,激動的聲音在端木浩天的腦海之中響起。

… 「發了,發了……

看著這一池的千年地心靈乳,端木浩天就笑得合不攏嘴,片刻之後,他才稍稍收起笑容。

在儲物戒中開闢了一個小空間,端木浩天將小池中千年地心靈乳全部都轉移到了儲物戒之中,一滴都沒有留下。

端木浩天還在四周找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道:「瑤雪,這裡面還有沒有什麼寶貝?」

「應該沒有了,能有千年地心靈乳就不錯了。」慕容瑤雪說道。

端木浩天點了點頭,他們能發現這裡已是意外,有這麼多的千年地心靈乳也知足了。

在得知這個地底溶洞並沒有什麼寶物之後,端木浩天正準備離開,但卻被慕容瑤雪阻止了,道:「這地底溶洞能形成千年地心靈乳,尤其是這小池子周圍,含有地脈之氣,而你又有土屬性,在這裡修鍊一段時間,能吸收一點地脈之氣,對你有好處。」

地脈之氣,端木浩天也知道,地脈之氣就是大地含的精氣,對於土屬性的修士來說,絕對是寶物的存在,尤其是對土屬性的領悟,有很大的作用。

「好!」端木浩天開始盤坐在小池之中修鍊了起來,全身的真氣也轉化為了土屬性,一直以來,他都只是在修鍊金屬性和火屬性,對於其他的屬性,他都沒有注意,一是沒有相關的戰技,而是怕暴露。

有此機會,自然不能放過。

同時,小龍也修鍊了起來,地底溶洞之中的靈氣還是比較充足的,修鍊起來也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個時辰之後,端木浩天已經進入了一種玄奧的狀態之中,只見他的周圍淡淡的土黃-色波紋開始波動,尤其是從地面之上開始溢出一絲絲的土黃-色精氣,進入端木浩天的身體之中。

慢慢的,他的身體表面覆蓋上了一層土黃-色的光罩,將端木浩天包裹了起來。

「好高的領悟能力!」慕容瑤雪微微驚嘆道,端木浩天算得上是第一次修鍊土屬性,只是一個時辰就捕捉到了土屬性的一點點蘊勢,這需要極高的領悟力。

一般的人,能在一個月之中領悟到這個地步,就算得上不錯了,能在幾天之中到達這個地步,就算的上是天才了,能夠一天之內達到這個地步,就是絕世天才,而端木浩天只用了一個時辰啊。



「嘶嘶!你們都退下!讓本大人來陪這女人玩玩兒!」發現風雅墨直奔自己后蛇形魔獸更是來了玩心,乾脆自己動手。

Previous article

異域獸人,潛伏在每一個獸人種族裡面,這是胡無雙最大的一塊心病。她害怕。害怕狐族裡面也會有異域獸人,她更加的害怕,那個異域獸人,會是一個她認識的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