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嘶嘶!你們都退下!讓本大人來陪這女人玩玩兒!」發現風雅墨直奔自己后蛇形魔獸更是來了玩心,乾脆自己動手。

另外四頭魔獸點了點頭:「是!」

啪!魔獸的尾巴甩在地上,地面頓時出現了一條裂縫!風雅墨植物藤在手纏繞在一旁躲過了裂縫。 「嘶嘶!很好!」蛇形魔獸身形一動,從風雅墨面前一下到了風雅墨身後,風雅墨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天靈石在手,火焰把天靈石拖起老高!砰!

爆破聲比南宮沐宸他們造成的還要響亮,而那蛇形魔獸,則是被風雅墨的天靈石給炸了個頭暈腦脹。

甩了甩自己的大腦袋,蛇形魔獸怒了,怒火中燒的看了旁邊的四頭魔獸:「膽敢戲耍本大人,一起上!」

風雅墨一看蹙了蹙眉,還不行?竟然沒炸死?

肯定是自己的法則力還沒恢復完全只有一半的原因。

另外一塊暗紫色的石頭也拿在手裡,天靈石丟給小白:「小白!」

小白應了一聲好嘞,用法它已經看清楚了!

砰砰!又是兩聲巨響,一塊塊碎石墜落,風雅墨的保護罩把她與小白保護的很好,而那些魔獸明顯是沒感覺到風雅墨還有炸它們的本事,一個個都被炸的七葷八素的!

就是現在!「小白!我們走!」心知自己的現在能力滅不了這些比自己要強的魔獸,風雅墨抓住小白還有兩塊石頭,跑!

一路冒黑煙,風雅墨手裡的石頭,越靠近南宮沐宸他們就越燙,直到最後風雅墨實在忍不住了!丟進儲存戒指!沒錯!省的燒壞了空間!繼續跑!

看著那三道身影風雅墨鎖定在身上帶血,卻絲毫不顯狼狽的真的南宮沐宸身上。

努了努嘴:「南宮……」她回來了……

南宮沐宸明明是在激戰,風雅墨聲音明明是只有她自己才能聽見,可是南宮沐宸卻是瞬間看到了風雅墨的存在。

冒牌貨也看到了,心中有了主意,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乾脆!

南宮沐宸顧流雲發現了冒牌貨的動力,合力阻攔,冒牌貨手成爪型,風雅墨假裝抵抗的被抓了過去,就在冒牌貨要碰到風雅墨時,風雅墨強忍那妖界至寶和仙界至寶的灼熱感,砰!

一腳踹飛了冒牌貨,本來風雅墨想要趁機去拿冒牌貨頭頂的石頭然後把他直接炸毀,可是卻被南宮沐宸眼疾手快的攔下了。

久久沒了動靜,冒牌貨直接被風雅墨打在了懸崖壁上。

顧流雲看了看風雅墨,「怪不得剛剛南宮沐宸會走神,原來你又回來了!女人你怎麼來的?」就算是精靈王再次打開六界之門少說也少十天啊?

風雅墨明顯不想再提,天池水把南宮沐宸和顧流雲身上淋了個濕淋淋,接著拿出兩套衣服,風雅墨扭過頭去。


南宮沐宸無奈一笑:「墨墨……」

風雅墨不理南宮沐宸,為什麼要騙她離開?

深知風雅墨是生氣了,南宮沐宸沒在喊她。

這時,懸崖壁那邊,有動靜了!

算了,既然已經來了……風雅墨扭頭看著南宮沐宸:「怎麼樣他才會消失?」

「攻擊心臟,心臟碎了石頭就掉了。否則拿不下來。」怪不得剛剛南宮沐宸阻止風雅墨去拿!

現在風雅墨比顧流雲還要強,南宮沐宸顧流雲發現都都驚異了好久!

「喏,你用這塊吧。」風雅墨把從仙界拿的天靈石交給南宮沐宸,自己拿著暗紫色。

嗅著風雅墨身上有些陰暗的氣息,還有突然變強大的模樣,顧流雲和南宮沐宸從驚異中同時回神。

「女人你怎麼會這樣?」

知道顧流雲問的是自己為什麼會有陰暗的氣息,風雅墨頭都沒回的隨意說著:「差點走火入魔的後遺症,過陣子就好了。」

走火入魔?還說的這麼輕鬆?顧流雲幾乎想打死風雅墨!

南宮沐宸垂下了眼眸,他……

「南宮,你待會兒記得用全力,顧流雲,待會你負責引誘他。」


分配好這些,風雅墨拍了拍懷裡的小白:「乖,一會兒要小心咯。」

唰!小呆總算睡醒了過來,黎兮小呆合體,整裝待發!一切準備就緒!

「主人我們來了!」

風雅墨點頭:「很好,正是時候。」 天空的暗紅遲遲未散,轟隆隆的雷聲不斷,眼看若是不下場雨的話,地上的一切都要被毀壞殆盡了。

風雅墨南宮沐宸顧流雲三人被全部分開,南宮沐宸身邊圍了五六頭斗聖階級的魔獸,風雅墨身邊圍了三四頭魔獸,顧流雲身邊也是圍了三四頭。

冒牌南宮沐宸看著在魔獸中央的三人狂妄至極:「南宮沐宸,別以為只有你有底牌,若不是本尊看在你幫本尊提前變成人所以不想動手,你也早就不存在了!哈哈哈!『」

尖銳的聲音讓風雅墨顧流雲聽的渾身不舒服,南宮沐宸與這塊破石頭的能力不分高低,所以他們現在拼的,就是誰更能堅持。

風雅墨眉頭微蹙,從魔界拿的那塊暗紫色的石頭至寶風雅墨丟給了顧流雲,顧流雲現在法則力還太弱了,所以,風雅墨還是把這石頭給他比較好。

「我不需要,你拿著!」顧流雲還想丟過來,可是發現風雅墨根本就不準備接,丟過去也會被魔獸給搶了去只能作罷。

看著魔獸一頭一頭的倒下,冒牌貨依舊沒動,趁機會恢復力氣,現在他能動用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就在這時,天空中一朵大烏雲席捲而來,帶著絲絲空間波動,又是一大塊空間被撕破。

風雅墨顧流雲同時抬頭看去:「晉級了?!」兩人這個舉動,說明晉級的不是風雅墨,也不是顧流雲。

小白小呆黎兮也是屏住呼吸,它們也明白,這次的晉級,不是冒牌貨,就是南宮沐宸!

如果是冒牌貨……那他們!就真的沒辦法了!

在眾目睽睽下,那烏雲停留在了南宮沐宸頭頂,雷鳴電閃,冒牌貨一看也終於意識到不好,若是他現在去擊殺了南宮沐宸,也是個好機會!總之,他晉陞成功,對冒牌貨是大大的壞處!

「想晉陞?休想!」冒牌貨心神一動,剩下的五頭魔獸全數開始圍攻南宮沐宸,南宮沐宸此刻要晉陞,若是被打擾,輕則走火入魔而成為廢柴,重則死。

風雅墨自然不允許,與顧流雲對視一眼!合力護住南宮沐宸!只要等他晉陞成功,到時這塊破石頭定是混不下去了!

冒牌貨也是深知如此,再不浪費一絲氣力,直奔南宮沐宸!

四系法則力不斷逼近,風雅墨甩手一道漩渦,帶著破風的聲音:「敢碰他你就死定了!」該死!

顧流雲和他的植物寵古力在一旁拼勁全力對付魔獸,風雅墨則全身心投入對付冒牌南宮沐宸!

這麼會兒功夫,兩道雷劫下來了,南宮沐宸還好,好在是安然無恙。

砰!一掌!拍在了冒牌南宮沐宸身上,冒牌貨退後一步,火焰噌的從身上迸發,頭頂的石頭劇烈的動了動,風雅墨瞅准機會,又是一掌拍過去!

找準的是他的心臟!

意識到風雅墨的動作,冒牌貨火焰加大,風雅墨瞬間近不了他的身。


「主人!看小白的!」只見小白小小的人身子從空間里牽引出了一條洪流,這冒牌貨不是在用火嗎,那它就用水,滅了他的火!

小呆再次來到風雅墨身邊,下面只剩下一頭魔獸,顧流雲一人就可以解決。

「簡直!……找死!啊!」冒牌貨一聲怒吼,小白的水流被打散,風雅墨上前一步接住小白:「別動讓我來。」畢竟小白身材太小,雖然同樣是至寶……

「女人,接著!」接過顧流雲扔來的石頭,是妖界的那塊。

眼看著第十道還是十幾道雷都劈下來了,冒牌貨南宮沐宸更是急迫,從頭頂抓住石頭,口中不知道是念著什麼,猛然間,一道強烈的光芒刺痛著風雅墨的眼睛,風雅墨連忙用植物藤攔住他,可是後來……沒攔住!

顧流雲一驚,再去幫忙,卻也是沒有辦法……難道真的……看了眼還有雷劫醞釀的南宮沐宸:「南宮沐宸!」 希望天邊的南宮沐宸能夠聽到!

「不要!」小呆尾隨著冒牌貨,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在小呆身上,它能攔住,南宮沐宸安然無恙,它攔不住……

「小呆,你要用盡全力了!」小白說著只能看小呆的了。

小呆一臉凝重的點了點頭,可是……

冒牌貨再次腳下一蹬。顧流雲臉色巨變:「不好!」

風雅墨雙腿一軟,差點栽到地上,南宮……

結束了么?

周圍狂風肆虐,水聲不斷,火焰未滅,雷電交加,土地崩裂。

南宮沐宸與那冒牌貨同時融進了雷劫中,最後一道,可是冒牌貨卻趕上了。

「南宮……」地面裂縫越來越大,而風雅墨就站在裂縫的邊緣。

「女人,別這樣,就算南宮沐宸……待會那破石頭定也是遭受了重創,讓破石頭破了人型,到時也許還有辦法!」顧流雲拉不動風雅墨,只能這樣說,難道眼看著風雅墨掉進裂縫么?

風雅墨木鈉的看著天邊那抹異樣,南宮沐宸已經沒有了影子……

「真的……可以么?……」風雅墨嘴角顫了顫……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連屍首都沒有的人……還能怎麼活過來么……

靜……死寂,周圍一片狼藉,南宮沐宸卻消失了,風雅墨顧流雲站在高山山頂。

「南宮……」真的消失了……眼淚,止不住的落,第二次哭,第一次是小白,這一次……

顧流雲在一旁看的眼眶微紅,他也終於知道了自己跟南宮沐宸比是輸在了哪裡,「女人,就算如此,南宮沐宸還可以投胎,我們等他便是。現在,取了魔界至寶,等他回來。」

對!顧流雲的話喚醒了風雅墨,對,南宮沐宸不會死的!至寶!六界至寶一定可以幫她!

「墨墨。」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只見那人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異常。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但眼裡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小看。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這時卻漾著另人目眩的笑容。

「墨墨。」他說。

這一刻,萬物復甦,魔界,重整。

南宮……他沒死……他回來了……

小獃獃傻呆傻的任由小白在自己頭頂哭的稀里嘩啦,因為小呆也在哭!就連黎兮,也哭了!

顧流雲眼眶瞬間不紅了,罵罵咧咧道:「南宮沐宸!你也太不厚道了!」說著顧流雲拍了南宮沐宸一巴掌,南宮沐宸掃了顧流雲一眼:「這次做的不錯。」剛剛他因為那破石頭搗亂,受了重傷,但好歹雷劫度過去了,傷也就自然而然的好了。然後他就回來了。

「南宮!……」風雅墨再顧不得別的的撲進南宮沐宸懷裡,她不管別的,她只知道,她剛剛心很疼,特別疼!

不管是掃黃還是如何,這個抱,她都抱定了!

「他呢。」風雅墨離開了南宮沐宸的懷抱問著,絕美的小臉哭的梨花帶雨讓南宮沐宸有些手足無措,看了眼肩膀上的水漬,南宮沐宸揉了揉風雅墨的小腦袋,大手中赫然出現了一塊黑石頭。

風雅墨一把拿了過來剛想扔了,最後還是沒有。為了這塊石頭,她們可是費勁千辛萬苦,不能扔。

「接下來,怎麼辦?」風雅墨等人的心都落了下去,顧流雲在一旁沒好氣的說著:「還能怎麼辦,如果魔界不要了就走,還要就修!」

現在魔界,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水倒流,山顛倒,天地交錯……


「好!那接下來就修整魔界!然後去找風靈溪算賬!」風雅墨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風靈溪把她騙到了人界,還投胎,否則根本就不會有這麼多破事!所以,這些帳,她都要一筆一筆的算在風靈溪頭上! 風雅墨三人有了五界至寶加上風雅墨自己,就是湊齊了六界至寶,這樣牛逼哄哄的陣仗,加上南宮沐宸的幫忙,顧流雲的法則力也在不斷提升。

直到半年的時候,風雅墨終於睜開了眼眸,魔界已經修整的差不多,而她的法則力……

床上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揉了揉發軟的雙腿,修長的大腿輕邁下床,朱唇輕齒,頓時香氣撲鼻:「呼~風靈溪,看來,你馬上就可以看到我了。」

門外。感覺到風雅墨蘇醒,一個長的人神共憤的男人,骨骼分明,比女人都要好看的大手微微一動:房門便被推開了:「墨墨醒了?」剛開始的一個月風雅墨陪著南宮沐宸把魔界毀壞嚴重的很的地方修整了一下,顧流雲則是直接無休無止的修鍊,再後來,風雅墨也開始了無休止的修鍊,南宮沐宸則是接著整頓,不過儘管如此,南宮沐宸的晉陞速度,也是嘆為觀止。

「唔……南宮你……已經恢復全盛了?」風雅墨眉頭微蹙,這個男人啊,現在的南宮沐宸,可以說是全系法則師,且……都已經超越法則!可以進神界!若不是因為神界大門還沒開,南宮沐宸已經早就到神界了。

南宮沐宸點頭笑道:「墨墨不也是嗎。」

風雅墨嘆了口氣,好像上一世,她跟南宮沐宸是她的天賦更勝一籌吧?這一世也是,可是因為修鍊較晚……

算了,反正這個男人又不是外人,而且自己也恢復了全系法則師的能力。風雅墨不再蹙眉,絕色的小臉再沒了之前的大大咧咧和衝動,多的是淡然,多的是隨性。多的是高貴和不可高攀。

「顧流雲怎麼樣了?」畢竟都是上一世認識的人,認識了萬年之久的人。

「他天賦太差,還需要幾個月。」南宮沐宸不以為然的說著,不過風雅墨還是聽出了一絲醋味。

口中無奈的說出了真相:「你肯定是用現在的能力對顧流雲威壓了吧。」不然不會還需要幾個月,都已經過去大半年了,按說有之前的準備,至多比風雅墨推遲一個月。

南宮沐宸不語,看來是真的!

「那就等等他,然後一起去找風靈溪算賬。」至於晶晶她們……先去神界找點兒東西,助他們一舉成神。

神想要創造第二個第三個神很簡單,只是怕創造後會好心沒好報,還要被他們欺壓,所以沒人願意如此,但是風雅墨不同。

又是過了三個月,魔界已經徹底修復完畢,比之前更加漂亮了,不得不說,這裡魔的惡,也越來越少。

後來風雅墨問南宮沐宸是怎麼讓那些手下對他再次信服,南宮沐宸輕飄飄的回答,不服的,打~

唉……那也確實肯定都服了,不服的都打服了吧?以南宮沐宸的能力,還真是。

風雅墨著手五界至寶,加上自己的血液,六界至寶融合在一起,瞬間,天空出現了一個五彩大漩渦,風雅墨隨手收了再次分開的五界至寶,「我們走。」

南宮沐宸顧流雲一左一右在風雅墨身邊,看得出來,好像還在爭!你懂的!

神界里。

「卧槽!」風靈溪難得以真正模樣時爆粗,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三人,一下子從她愛不釋手的貴妃椅上站了起來,一身現代裝扮,黑直長發,一身白色運動服,這丫的竟然又不顧後果去現代了?

風雅墨臉色不由黑了黑,縴手一動,一團雷電結合的球朝風靈溪打了過去!風靈溪身子往左一閃!

小呆卻出現在了風靈溪要跑的方向,風靈溪繼續跑!

小白也出來繼續阻攔!

風靈溪又跑!黎兮也出來了!

無奈!風靈溪乾脆不跑了!同樣絕色與風雅墨卻又各不相同的臉色快速閃過一些擔憂,怎麼辦?這來的太快了!

「咳咳……嘿嘿,女兒啊,墨墨啊……雅墨啊……親愛的……」 眼看自己裝傻這招是沒什麼用了,風靈溪也就脖子一抻,非常不爽的說著:「風雅墨!老娘生你養你這麼多年!你現在這是要咋的?還想吃了老娘不成?還有你南宮沐宸!我可是你岳母!你想對你岳母動手?別忘了你們倆還沒成親呢!」



這灰袍武皇見狀,也將自己的寶獸收回,原本混亂場面,因為龍媚的突然出現,瞬間就平靜下來,而且,靜的有些可怕,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喘一聲,包括兩個修羅學院武皇在內。

Previous article

端木浩天嘴角勾起一絲邪笑,睜開眼,眼中精芒斗射,同時呼出一口濃濃的濁氣,這些都是金丹之中的雜質,被裂天神魔訣煉化之後排了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