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景象拉近,那銀色的高塔一個個浮現而出,它看上去就宛若一顆海膽,呈現出一個球體的形狀,內部的本體大小有著月球的三分之二左右,而外部凸顯而出根根銀色的尖塔,將其身形擴大到了十倍以上,整體足以媲美一顆地星的大小!

「要塞級,戰艦!」蒼雲不由得失聲。

他心中滿是震撼之色,這足以媲美一顆行星的巨大造物太過於壯闊,月人這真的是下血本了,居然連殲滅之上的要塞級戰艦也動用了!

戰艦的等級劃分明確,可以說,要塞級戰艦在如今的時代之中,等同於地星時代的航空母艦!核潛艇!任何國家持有的數量均是非常的有限。

它的可怕不在於主炮的破壞力,而在於它的戰場碾壓能力,這巨大要塞就如同一隻鋼鐵的怪物,衝鋒陷陣,完全可以當做前排的肉盾使用,任何的防線在它的身前就是一個笑話,再怎麼強力的元能炮擊也無法直接融化一顆星球吧?

更何況,它還有著如此之多的防禦工事,那每一根的銀色高塔狀態的尖刺,一共百層,每一層之上都設立著元能防禦障壁,足以防禦任何攻勢。

而一旦防線被它突破,它內部載入的無數戰艦就會如潮水般的釋放出來,從前方和後方發動攻勢,對整個防衛線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這一手是非常之臟戰略手段,可不得不承認,非常的有效。

當然驅動這麼可怕的鋼鐵怪物所需要的能量也是異常龐大的,它的推進力度是有限的,但的確可以一點點的徹底碾碎戰場防衛線,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擊破對方的陣腳——這也是月人想要的。

在以往的戰爭之中,出動要塞級戰艦,僅有過一次,在第二次地月戰爭的末期,月人為求自保而出動了要塞級戰艦,而如今,他們再次出動,卻是主動發起攻勢,這兩個舉措不可同日而語,有著天地之別……如今看來,這第四次地月戰爭怕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

蒼雲面沉如水,他收回了視線,將目光重新轉移到了星圖之上,立刻表情變得更加難看了一些。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的目的地便是前方的這顆行星,而要塞級戰艦已經抵達了這顆行星之後,那麼這所代表的意思已經無比明確了……防衛線已經被突破,這顆行星之中的軍部駐紮地有著九成的可能已經失守!

「靠,我還沒有抵達,就已經宣告任務失敗?」蒼雲有些惱火。

他微微吸了口氣,自我安慰了一句:「總是,先進去看一看吧,希望雪狐軍還沒有全部死完,他們剛剛突破了防衛線,還沒機會進行掃蕩,這時候去救援,應該勉強趕得及。」

戰艦向前行駛, 近身醫王

根據得到的戰術分布圖,在這顆環境有些惡劣的星球上,在原始森林地帶的最深處,應該有一個隱藏的軍部駐地,雪狐軍的其中一個團在一日前抵達了這裡。

此刻的星球上,有著許許多多的戰艦在天空掠過,以地毯式搜索著每一寸土地,數量超過了三百以上,這還只是留守著的軍團,負責殿後的,在前方蹂躪防衛線的艦隊還不知有多少。

蒼雲下令讓戰艦壓在低空飛行,小心的避開偵查的視線。

他心中有些焦急,在戰場之中,他這樣的行為有著很大的可能會暴露出他的行蹤,必須儘快找到雪狐軍的痕迹,否則的話,他只能硬著頭皮選擇撤離。

這裡可是戰場,刻不容緩,有時候一分鐘便是生與死的差距。

就在他內心焦急的時候,光幕上突然跳出了幾道痕迹,提示聲也隨之而響起。

「前方發現生命波動,一共十六人,兩艘戰艦,元能機械人六台。」

蒼雲心頭一動:「將視頻調出來。」

前方的場景立刻躍出,雖然是月夜,卻依然顯得明亮清晰可見。

「找到了,雪狐軍……還有一群月人渣渣。」蒼雲嘴角勾起一絲冷笑,下令道:「找個安全的位置停下,啟動完全隱形設置,以最快速度,將當前信息傳遞給集團軍聯繫部門,然後打開艙門,放我出去。」 位於西盟英格蘭星域,防衛線邊界的這一顆行星是一顆非常有名的廢星。

所謂的廢星,指的便是沒有值得開採的資源,也無法改造為適合人類居住環境的行星,既不屬於生命源星,也不屬於資源礦點,但由於它本身處於英格蘭星域的邊界區域,環境雖然惡劣,但卻可以勉強駐紮,於是被軍部選取作為了駐地。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顆行星也只是雞肋而已,並沒有什麼值得重視的地方。

哪怕是雪狐軍派遣了部分的軍隊趕到防衛線上進行部署,這裡也並沒有派遣足夠的兵力,畢竟這裡算不上重要的戰略要點,卻易守難攻,想要突破難度不小。

所以,任誰也難以想到,月人居然會出動要塞級戰艦,從側方強行突破防衛線,想要以閃電戰的形勢,將前方的戰線直接撕裂開,以摧枯拉朽之勢結束拉鋸戰。

如今的行星背面正處於深夜狀態,這顆星球自轉速度緩慢,足足八十多個小時才能轉到一圈,四十個小時的深夜讓溫度下降的極其劇烈,在午夜時分,平均溫度大概在零下三十度左右。

若是實力達不到五級武者,做不到讓元氣包裹住全身,根本無法自由行動,而五級武者在軍隊之中,也有著至少中士以上的頭銜。

蒼雲立於夜空里,暗黑色的光華包裹住了他的身軀,隱入黑暗之中,他放開精神力的感知,將方圓數十公里之內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十六個生命波動,其中十二股是月人的月光能,餘下四股波動為元氣波動,天空還有兩架戰艦。」

蒼雲收回感知,已經了解了具體的情況:「看來,這是在追獵雪狐軍的餘下殘黨啊,這四人的元氣波動都不弱於六級武者,更有兩名八級武者,一名九級武者……至少都有著少尉以上的軍銜,也算是中堅力量了。他們都被這麼狼狽的追趕的話,果然軍部駐地已經被拔除掉了,嘖……我的任務唉,又要麻煩了。」

他深感頭疼,這樣看來,即便那名雪狐中校還活著,不是在逃亡就是已經被俘虜了,最終結果不論是哪一者都是糟糕透頂。

「罷了,先救人吧,時間可拖延不得。」

……

前方的荒原地帶之中,腳下地面已經化作凍土,僵硬冰冷,原野上吹來足以凍僵生命的冰寒之風,一片荒涼。

原野的盡頭,有著四道人影正在繼續的奔走,他們腳踏滑板狀的攜帶型飛行器,距離地面浮空三米而行,前行的速度極快,不留一絲聲響。

四人均為女性軍人,身穿月白色的軍服,肩頭軍銜各有不同,從中士至中尉均有不同。

她們在寒風裡急速的穿行,眉頭緊鎖,面色嚴肅,為首的一人有著水藍色的長發,身材高挑,凹凸有致,五官柔美,眉宇間帶著的神采卻有著雪狐般的狡詐和野性。

這時,繼續奔走的四人,其中一人的速度突然減緩了起來。

身側一人察覺了異樣,貼近一看,頓時面色一白:「野狐,你怎麼……呀,你留了好多血,傷勢好重,為什麼剛剛不說。」

野狐也是一名女性,不過是標準的女漢子,她的胳膊比起普通男人大腿更粗,只是此刻腰腹間有一道傷口,幾乎切斷了她的半個腰肢,就差一點便連骨髓也斬斷了。

「他奶奶的……被陰了一擊,即便有著裝甲護體,也差點被腰斬。」野狐捂著傷口,咬了咬牙道:「隊長,你們先走吧,我這傷勢也逃不了了,倒不如留下來阻攔一下……給你們爭取時間。」

「那怎麼行!」黑狐立刻否決道:「我們雪狐軍,哪會拋棄戰友!」

「咳咳……我是真不行了,而且,飛行器的能源也快用盡了,上次回來的時候,為了偷懶,我沒給它換上元能板塊,還能支撐最後三分鐘左右吧。」野狐苦笑了一聲:「留著也是拖累你們,還不如讓我留下拉個人墊背好了。」

為首的藍發女子回首,聲音微冷道:「以你的傷勢,留下來也拖延不了多長時間,而且如今的我們也幾乎是窮途末路了,軍部駐地已經被毀掉,臨時留下的幾處地下基地也不一定能躲過對方的地毯式盤查,月人就在身後,隨時可能追捕過來,我們沒有戰艦,也離不開這顆行星,也無法聯繫其他地方的守軍。」

白狐臉色越發蒼白,她的修為最弱,只有六級武者,而且參軍不足半年,還無法將生死置之度外,陷入了如此絕望的場景里,內心很是動搖。

「沒辦法了么?」黑狐不甘道,她才不過七十多歲,還有大好年華可過活,誰也不想死在這裡,更加不想死的這麼憋屈,連一個月人都殺不了,只能白白做了炮灰。

「除非……真的有個英雄踏著五彩祥雲從天而降。」藍狐苦中作樂,旋即冰冷道:「可惜,這只是夢而已……我的飛行器在剛剛的炮擊已經受損了,堅持不了多久了,既然都不行了,倒不如停下來,跟月人決一死戰,殺一個不虧本,殺兩個就算是賺到了。」

黑狐默默的埋下頭去,手中多出兩柄匕首:「正有此意,反正走不了,還不如拚命。」

白狐有些畏懼,但卻也鼓起勇氣來,重重的點了點頭。

「何必呢,能堅持一會,或許就有奇迹出現了也說不定啊。」野狐見此,心中又是感動,又是悲戚,四人同生共死不知多少次,情同姐妹,誰也不想所有人都死在這裡。

她們速度逐漸停了下來,飛行器真的是已經走到極限,片刻后墜落了下去。

冰冷的荒野里,彌撒著淡淡的霧氣,這片地帶從遠方看過去就一目了然,但這不代表這裡真的如此平靜,反而危險頗多,野外有著大量的異獸走動……能在這艱苦環境里生存的異獸,階級必定不弱。

她們放慢了腳步,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突然間,地面抖動,平原的凍土裡,突然裂開一道裂口,一道黑影攢射而出,從側面撲向了藍狐。

「小心。」黑狐剛剛開口,卻見藍狐腳步移動,手掌震開,一道水紋波動的柔勁打出,不偏不倚的落在黑影之上,將其擊打的偏移了目標,一頭撞在了十米開外的岩石上。

咔擦……

岩石崩裂開來,接著月光的銀色光影,能勉強看清它的樣貌,巨大的頭顱,短小卻粗壯有力的四肢,綠色的眼眸,獸性的狂怒。

「土行地龍,八級異獸……」藍狐低聲道,語氣里滿是沉重。


八級異獸,對於天才武者而言,自然是可以輕鬆虐殺的對象,但絕大部分的武者,實力普遍弱於同級的異獸,更何況土行地龍具有部分的龍之血脈,是出了名的難纏。


「可惡,準備作戰!黑狐尋找時機,白狐遠處支援,野狐拉開距離,不要被它發現了!」

藍狐當機立斷的下令,哪怕如今裝備不足,也得想辦法將它給耗死,土行地龍遁地追捕能力極強,被它盯上,幾乎不死不休。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句話的意思她這時候才算是徹底明白了,陷入絕境之後,絕望的遭遇將會一重接著一重的到來……她們又不是英雄人物,只是普通的武者,哪裡可能在這種絕境里生還。

只是困獸之鬥而已。

黑狐率先發動攻勢,手中匕首閃爍起了寒光,她是少有的暗屬性元氣的武者,擅長刺殺,只不過對付異獸,特別是土行地龍這種皮糙肉厚的異獸時,就顯得略有不足了。

叮叮叮……

一連串的火花迸射,她根本破不開土行地龍的厚實鱗甲,只是撓痒痒。

「吼!」土行地龍咆哮一聲,頭部狠狠一擺,巨大的尾部甩出,橫掃而來,逼迫的黑狐不得不倒退,可她速度稍慢了一些,被勁風擦過,防護服破裂開一道傷口,皮膚被擦破,一塊血肉被撕裂,血液橫流。

黑狐落地,動作踉蹌,已經是沒了行動能力。

見到獵物流血,土行地龍更加狂暴了一些,它本就是嗜血的異獸,發現獵物之後,不撕裂就不會罷休。

藍狐咬了咬牙,緊接著走了上去,藍色水紋的元氣波動,她靠著六品的武學和特殊的身法,與土行地龍勉強的周旋著,以柔勁化解過分的衝擊力,卻也無法破防。

換做平日,他們手中必然有幾件遠程的元能武器,以及元能真空爆彈之類的消耗品,不至於如此被動,可如今基地被炮轟成渣,能撿回一條命就不錯了,更別提裝備補給如何了……

她心中焦急,卻又無可奈何,生怕月人追來,而眼前這異獸也無法擺脫,一時間心神不穩,手中元氣運轉遲疑了剎那時間。

砰!

土行地龍擺動巨尾,狠狠一掃,立刻將她停滯的水紋防禦被震碎,殘留的力量傳遞至她的雙臂上,藍狐手腕骨骼紛紛斷裂,疼的她臉色慘白,身形摔落,半晌都站起不起生來。

「遭了!」白狐小臉蒼白,她架起弓箭,連續開弓三次,弓箭落在土行地龍的鱗甲上,濺起白色的冰霧,可冰屬性的弓箭威力實在太弱,連減緩土行地龍的腳步,吸引它目光都做不到。

「隊長!」野狐咬牙,從不遠處支撐起身體,打算拼一拼性命,吸引土行地龍的注意。

可她剛剛站起身來,天空上,卻有一道淡藍色的光柱落下,不偏不倚的落在她的膝蓋上,將整條腿從中間截斷,野狐只感覺劇烈的疼痛升至大腦,砰然倒地,她來不及去看一眼自己斷裂的右腿,而是吃力的仰起頭看向天空,一共十二名身後展開了月光翼的月人落下,目光冰冷而戲謔的望著她們。

「找到你們了,貓戲老鼠的遊戲到此為止了,下等人種么……選擇投降,還是選擇死路呢?」月人隊長道。

藍狐眼瞳收縮,望著身前三米之外的土行地龍和十二名月人士兵,內心苦澀而絕望,根本無路可逃啊。 困獸之鬥,力竭之時,便是死期。


不論是土行地龍,還是月人,都不是自己能應付的對手。

藍狐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心中默然嘆息,突然間,她睜開了眼睛,發出了絕望的嘶吼聲:「就算是死,我也要拉著你們這群異族墊背,想殺我的話,來啊!」

「誰會投向!雪狐軍之中,可沒有懦夫,不要以為我們是女子就貪生怕死!老娘比漢子更有氣魄!」黑狐緊握著匕首,如同被逼上絕路的野獸:「就算要死,也要你們疼到骨子裡去!」

白狐握著弓箭,雖然無法釋然生死,卻毫無投降之意。

野狐氣息若斯,她一邊咳著血,一邊冷笑:「娘希匹的……就算老娘死了,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真是有骨氣,雖然是下等人種,但我敬佩你們的氣魄,既然如此……」月人隊長擺了擺手,對著身後十一人下令道:「都殺了吧。」

土行地龍擺了擺尾巴,張開了血盆大口,對著藍狐一口咬下,它已經餓了足足三日沒吃東西了,早已迫不及待想要飽餐一頓。

可就在這時,天空里突然響起一個輕飄飄的聲音。

「不愧是第五集團軍啊,巾幗不讓鬚眉,這份視死如歸的氣魄足以讓榮耀軍那群渣渣慚愧到吞糞自盡了吧。」

聲音裡帶著談笑之色,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去,就連張開大口,差一點就將藍狐的腦袋咬下的土行地龍也仰起頭來看了過去。

「什麼人!」月人隊長大喝一聲,十二名月人列隊,目光謹慎的掃視著周圍每一個地方,可他們看到自己眼睛都花了,依舊沒能找到聲音的發出點。

「別找了,我就在你們面前。」聲音再次響起。

月人隊長一愣,不知道何時,前方的虛空之中,一名帶著銀色面具的青年正在虛空之中一步步走來,他的動作如此優雅淡然,好似閑庭信步。

月人瞳孔一陣收縮,聲音尖銳訝異:「踏虛而行,這是……地階武者,遭了,準備撤離……」

他的命令剛剛發出,只聽得青年好笑道:「我允許你們離開了么?」

他手掌一握,十二名月人立刻身體僵硬,定力在高空之中,紋絲不動,周圍的空間被盡數禁錮,他們好似水中的游魚一樣,隨著水面一起凍結。

旋即,他目光下移,落在了那土行地龍上,視線平靜里,帶著可怕至極的壓迫力。

即便一言未發,土行地龍宛若面對雄師的小白兔一樣,嚇得縮著腦袋後退了幾步,眼睛根本不敢向上看過去,腦袋緊貼在地面上,顫抖不已。

作為五聖獸之主,蒼雲的一舉一動都對於獸形生物有著可怕的威壓。

「你捕食是沒問題,但不該對人族下手。」蒼雲輕聲道:「死!」

一言落下,好似千鈞重量壓迫,土行地龍身形立刻凹陷了下去,深深陷入大地之中,如同被碾路機來回碾壓了幾十次,被幾十噸的重鎚砸中了一樣,內臟和骨骼瞬間被擠壓成了血肉模糊的醬汁,死的不能再死。

藍狐看的獃滯了,就在咫尺之外的土行地龍就這麼輕易的被滅殺了,將她們逼入了絕死境地的八級異獸,居然就這麼死了……

她甚至沒有看清那位前輩高人到底做了什麼,他似乎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

「還有,你們。」蒼雲沉吟了一會:「留一個人就足夠了,其他的都殺了好了。」

他甚至不給對方一個開口的機會,手掌一揮,除了月人隊長之外的十一人,好似被蒼蠅拍打死的蒼蠅一樣,砸落在地面上,模糊成了一團血肉。

月人隊長眼球瞪大,括約肌都無法控制,下體一陣陣顫抖,幾乎已經嚇尿。

「你知道什麼,直接說出來,我可以讓你痛快點死。」蒼雲也不多廢話,直接了當的問道:「否則的話,相信我有一千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月人全身顫抖不已,只是點頭。

「你們是什麼攻過來的?」

「十個小時之前……通過超巨型折躍門傳送過來的。」

「戰場里發生了什麼,軍部駐地如今如何了?」

鳳霸天下:冷皇的特種帝后 ,直接消滅了。」

蒼雲眉頭一皺:「直接消滅了?沒有一個人活下了?」

「不,不知道……我不是負責內部的隊伍,只是抓捕從裡面逃亡出來的小隊。」月人隊長支支吾吾的答道。

「最好說實話,否則的話,呵呵……」蒼雲笑容和善。

「我說!我什麼都說!」月人只感覺一股惡寒升上脊梁骨,連忙道:「主炮轟擊之後,軍部還有三分之一的人沒有死,除了部分的逃亡者,其他都已經被捕捉了,現在應該已經被送到了要塞級戰艦之中嚴加看管,進行各種各樣的情報拷問。這是我知道的全部了,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見到他似乎不像是說話,蒼雲點了點頭,對著他腦門一點:「謝了,說好的,給你個痛快。」


「叮!」

Previous article

這灰袍武皇見狀,也將自己的寶獸收回,原本混亂場面,因為龍媚的突然出現,瞬間就平靜下來,而且,靜的有些可怕,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喘一聲,包括兩個修羅學院武皇在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