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良心、白眼狼,等等辭彙都難以形容這個女人的心。

最起碼周讓如此覺得。

婚姻行至如今,夫妻雙方都付出了感情,本不該說這話的,但安隅說了、

且還是當著外人的面說的。

徐先生此時只怕是如同萬箭穿心般,痛的難以言喻。

他那滿臉震驚與痛心毫不掩飾的呈現在安隅眼前。

「所以、一直是我自導自演的自作多情?」他問,話語輕顫。

「所以、這段婚姻行至如今你依舊覺得它只是我一個人的獨角戲?」

連續兩問都及其咬牙切齒。

車內空間本就逼仄,徐紹寒這陰沉的話語聲步步緊逼,讓安隅退無可退,直視他?

她怕自己內心的那點點心虛逃不過這男人的火眼金睛。

「說話,」這是一聲冷嗤,緊隨而來的是腕間的疼痛蔓延開來。

他擒著安隅,怒火佔據了他的大腦,此時哪裡還想著去控制力道?

她依舊是不言,徐紹寒伸手擒住人的下巴,迫使她抬頭直視。

「我讓你說話,」徐紹寒雖是商人,但到時是出生貴胄之家,那上位者的氣場此時在這狹小的車內陰沉的讓周讓只想棄車逃跑。

「說什麼?」她問,隱去內心的心虛與其直視。

「說你一邊對我好,一邊有要求我有回報?我以為你是無私奉獻,其實一開始你就是帶著目的來的,」從一開始,徐紹寒的好說到底不過都是一種手段,一種讓她失心的手段。

可婚姻行知此時,她失了心,原以為這人的好是單純的。

此時才知曉,他做這一切也都是要回報的。

他沒有那麼大公無私,也沒有那麼活**。

他不過是個一開始便劃定了遊戲規則的人,讓你跳進那個圈子陪他們玩遊戲。

且還不允許你有想法,只能按照他的遊戲規則走。

「你口口聲聲說你遷就我,隱忍我,其實從一開始你的遷就跟隱忍都是抱著目的性來的,」她似是怕自己前面一句話說多的不夠清楚,又加了一句。

「所以呢?你覺得這場婚姻活該我一個人自導自演?」

砰、、、、、車身猛顫,後座爭吵中的二人猛然回神,潛意識裡,徐紹寒伸手抓住了往前撲的安隅,將她摁進了懷間。

這日夜間,等紅燈的人無緣無故被追了尾。

且還動靜不小。

但卻適時阻了二人爭吵聲。

徐紹寒雙手抱著安隅是,三五秒之後反應過來,同周讓道;「去看看。」

此時,被嚇懵了的周讓才猛然回神,推開車門下車。

2007年,類似於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句子尚未流行開來。

但此時,當周讓站在車尾查看情況時,懵了。

他想、當真是禍從天上來。

「會不會開車?」他伸手敲開人家車門,冷著臉到了如此一句。

「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周讓冷著臉的一句話,將後車駕駛座上的小姑娘險些嚇哭了。

見此,周讓嘆息一聲,選擇報警。

等個紅燈都能被人親屁股,他是無奈的。

但小姑娘如此,在為難就顯得他有些不是東西了。

索性,罷了。

2007年,周讓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可笑之事。

被一個將將出駕校們的小姑娘給追了尾。

且這個尾、追的還不便宜。

這日、徐先生最愛的這輛3257就如此身負重傷。

他圍著車轉了一圈,感謝這和個女孩子救他於苦海之時,也頗為心疼這車。

心想,辛虧葉城沒瞧見,不然、、、得跳腳。


周讓在車旁呼吸了會兒新鮮空氣,這才站在車旁叩了叩車門,彎身同徐紹寒告知情況。

身為公眾人物,出門在外,平日里他是及其注重安全問題,但今日,因歸家心切。

所以才會有今日這一幕發生。

給了別人有機可乘的機會。

但周讓辦事,無疑是乾脆利落的,出事沒多久,葉城帶著警衛過來,徐紹寒換了另一輛車。

而二人的爭吵聲也就此停歇。

但趙家之行,不可避免。

即便安隅不願,無沒有辦法。

曾幾何時,安隅看到過如此一句話,一個人潛意識裡的動作會代表人的內心,所以,當剛剛徐紹寒伸出雙手將她摁在懷裡時,她便沒了爭吵的慾望。 至於挑選這最後人選的規則也很簡單,只要擊敗那站在台上的青年,擊敗其中的任何一人,就足以證明擁有參加雪域大比的資格。

當然,這還不夠,畢竟,此次缺席雪域大比的名額有限,只有五人之數,這也就意味著,若是戰勝台上的某一人的強者數量超過五人,他們之間,就要繼續戰,從這些勝利者當中,挑選出最後的五人,從擁有雪域大比的資格,到真正拿到雪域大比的名額。

以前,在龍山帝國,許多人面對的強者都是龍山帝國那些最傑出的天才,名額被限定死,他們不如,便沒有雪域大比資格,但如今不同,一些龍山帝國的天才,只要他們能夠擊敗雪月國或者天風國的人,同樣可以獲得雪域大比的資格。

他們,有機會不去面對龍山帝國的那些最強天才。

理所當然的,許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天風國和雪月國的人群,這些人,肯定比龍山帝國的人容易對付。

此時,有一道身影來到了巨大舞台的正前方,對著人群揮了揮手,頓時人群瞬間就全部都安靜了下來,準備聽聽此人怎麼說。

期待的目光,越來越強烈,參加雪域大比,是許多人夢寐以求之事,在雪域大比中,雖有危機,但也有無窮的機遇,能夠得到歷練,變得強大。

「今天諸位來此,想必也都清楚即將會發生什麼,我便也不多說,上台戰者,可以任意挑選對手,但有一點我要提醒,凡戰之人,不得殺人,卻可能被殺,也許你們認為這不公平,但事實就是這麼不公平,沒有勇氣和實力,便不要踏上來戰。」

這人緩緩的說道,讓許多人目光都微微一凝,雖然他們都已經知道這結果,但聽到當眾宣布,許多人還是很不爽。

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因為這些人,已經是龍山帝國挑選出來確定的人選,所以他們不能死,即便挑戰之人擁有殺他們的實力,也不能殺。

但是,這些人去可以殺挑戰者,被挑戰,便是受到侮辱、受到蔑視,所有人都清楚,只有他們踏上去指著別人要挑戰對方,對方便會毫不留情的對他出手,下殺手。

只要他們的實力不如人,就有可能死,被人所殺。

想要獲得這雪域大比的資格,確實需要勇氣,沒有勇氣之人,哪敢去接受這種死亡式的挑戰。

但真正有大勇氣之人,卻不會畏懼,他們心中所想的,唯有戰,唯有武道。

「好了,接下來,我將時間留給你們,正午之前,皆可戰。」

那人再度開口說了一聲,隨即走開來。

人群一個個目光閃爍,終於,一道身影凌空跨步而出,來到戰台之上,這人自然也是青年,此次的雪域大比,只有年齡不足三十之人才可參戰,這是默認的規矩,根本不需要說,任誰都清楚。

此人目光銳利,眼眸直接緊緊的鎖定在一人身上,甚至沒有去看第二人一眼。

很顯然,他上來的時候,就已經找准了自己的目標。

而他目光說想之人,赫然正是雪月國,雲飛揚。

「玄武境四重之人,竟也有資格參加雪域大比,出來吧。」

這人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人群都是暗暗冷笑,的確,這雪月國一方,似乎還有幾個玄武境四重的人,荒謬,這種修為,有什麼資格參加雪域大比。

雲飛揚面無表情,緩緩的站了出來,看著那人道:「你挑選我?」

「廢話,若是如你這等修為也有資格參加雪域大比,我龍山帝國,不知道有多少人可去了,雪月國和天風國,浪費了太多名額。」

這些直截了當的說道,似乎心有不服,對雪月國和天風國的人,他一向看不太爽,就這等修為,憑什麼參加雪域大比。

「好。」

雲飛揚微微點頭,腳步緩緩的踏出,朝著那青年走去,每一步踏出,彷彿都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激蕩射出,為他聚勢。

「轟隆!」


一道聲音顫響,彷彿震顫在人群的內心當中,讓許多的人心臟也跟著跳動了下。

那青年眉頭一皺,這是怎麼回事?

此人的腳步,似乎蘊含一股勢,無邊浩瀚之勢。

「轟隆隆!」

雲飛揚的腳步又是一跨,這一步看似緩慢,卻是一大步,一步跨出,人群的心臟,又跟著狠狠的跳動了下。

勢,雲飛揚的腳步,蘊含天地大勢。

雲飛揚的境界,天人合一。

「玄武境四重修為,天人合一境界。」人群瞳孔收縮,這雲飛揚的實力,似乎被低估了,擁有天人合一之境界,便有越級戰鬥的可能,就如林楓,他的劍,每一劍與天地契合,人劍合一、天人合一,因此他隨意的一劍,都可以與超越他一個級別的人戰鬥,若是使用劍道意志,則可輕易越級抹殺。

這雲飛揚,除非天人合一之外,似乎還達到了另外一種奇妙的境界,與天地之勢的契合,非常完美,這是一種境界、一種領悟。


那囂張上戰台的青年目光凝在那,眉頭緊皺,他似乎,挑選錯了對手。

「轟隆!」

又是一道聲音在他的心頭顫響,讓他的心跟著跳動了下,隨即,他便看到雲飛揚一步跨來,簡單的一步,卻瞬息降臨他身前。


一股天地之壓迫力量,全部都壓迫在他身上,讓他渾身遽然間收緊,內心狠狠的顫動。

「滾。」

一道霸道的聲音吐出,他的心甚至還在顫動,便看到一雙肉拳降臨在身,一股無形的狂霸力量傾吐在胸前,讓他的身體猛烈一顫,直接飛了起來,在虛空中灑下一片殷紅的鮮血。

「轟!」

伴隨著那人跌落在地上,人群的心也跟著跳動了下,一拳,那被低估的玄武境四重強者,擊敗這玄武境五重的青年僅僅只用了一拳。

這一圈,帶天地壓迫之勢,無可匹敵。

「不要再有人來騷擾我,否則,後果自負。」

雲飛揚依舊是剛才的表情,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他是一個怕麻煩的人,他討厭麻煩,喜歡清凈,為了一勞永逸,索性一拳震懾所有人。

而雲飛揚的目的似乎也達到了,看到他走回到原地,閉目養神,許多人都將雲飛揚從目標名單中剔除,此人,不能惹。

玄武境四重?

能被挑選中參加雪域大比的人,果然沒有那麼簡單,這雲飛揚,雖只是玄武境四重,但一拳轟飛了玄武境五重之人,輕而易舉,誰敢輕視。

就連那些雪月國之人也一個個驚訝的看著閉目的雲飛揚,心頭震驚,他們,同樣不知道雲飛揚的底細,雲飛揚本就神秘,突然出現、卻不顯山露水,不經意間走進了雪域大比的圈子,直到此次,人群才真正注意到雪月國的天才當中,有這麼一號人在。

據說,雲飛揚,乃是從斷刃城中走出。

舞台之下,人群當中,一道面色微有些蠟黃的年輕身影看著雲飛揚,目光閃爍,露出一縷詫異的笑容。

這面色蠟黃的青年,赫然正是林楓,而在他的身邊,蕭雅拉著他的衣袖,安靜的站在他的身邊,目光眺望著上面的人群。

「看來,大家都被他騙了。」

林楓心中暗暗說道,這雲飛揚,看起來極為的普通,沒有任何的不凡之處,林楓雖和他有過幾次的接觸,但也從來沒有真正去注意他。

今日,是雲飛揚第一次展露自己的實力。

林楓知道,那不是勢、不是天人合一,而是意志的力量! 一小時后,服用了配方的曲悠然,似乎慢慢有了好轉,只是提不起精神來,側身躺在床上睡了過去。

慕白轉身悄悄的處理指尖的傷口,所謂的藥引,就是心愛之人的血。

這種狗血的古老小說劇情,卻被慕白給碰到了,他無心吐槽,只要曲悠然能好,別說是幾滴血,讓他立刻從世上消失都行。

走到床前,幫她蓋好被子,溫柔的掠過曲悠然的額頭,又在她的鼻尖蹭了蹭,蜻蜓點水般的點上她的唇,最後戀戀不捨的坐了許久,才挪步離開。

他剛一出門,就被飄海而來的記者堵了個正著。

「你好,慕先生,少夫人這次被兇手襲擊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能和我們說下嗎?」

「罪犯是否已經抓到?」

「少夫人被襲事件,是否與這次古堡殺人案有關?」

慕白頓了下,心說這事怎麼還是被捅出來了,來不及細想,就聽到有人問。



這片地兒再次熱鬧了起來,看好東方墨玄的場外觀眾在這一刻簡直瘋狂了,只有那莊家苦著一張臉,心頭直祈禱著東方墨玄輸!

Previous article

眾人看到龍陽和鷹王對抗,紛紛議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